灵异故事吧 关注:42,893贴子:200,516

【连载】小村禁忌,我和姑姑不能说的秘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9-20 17:40
    我叫林小七,出生在一个叫林家村的偏僻小村中。和大多数村子不同,我们村有个古老的禁忌。
    没人知道坏了禁忌,会发生什么事,唯一知道的人,是我的小姑姑。
    她坏了这个古老的禁忌,在我出生不久后,就疯掉了。
    姑姑虽然是个疯子,可脸蛋总是很干净,她每天都要洗好几次澡,也不背着我,小时候我常看到她洗澡洗的身子都破了皮,可她好像感觉不到疼,整天咧个嘴傻笑。


    回复
    2楼2017-09-20 17:41
      小时候我怕牛,有一次我在地里玩,村里的大海叔牵着牛上地,那牛也不知发了什么疯,见着我哞哞的嚎,最后村里的牛像是都听了号令似得,挣脱了缰绳追着我就跑。
      后来我跑回家才逃过一劫,不过那天晚上,我却做了一个怪梦。
      我梦到一个长着牛犄角猴脸的怪物,跪在炕沿儿下面给我磕头烧纸钱。
      我被吓醒了,醒来后总觉得那个猴脸的怪物在我身边看着我。
      因为这事我大病了一场。吃一口吐一口。


      回复
      3楼2017-09-20 17:49
        最后没得吐了,吐胆汁。
        后来我爹找来了二丫她奶奶,才给我救了回来。
        这事之后,我发现姑姑变了,看不出疯傻了、像个正常人似得,只是澡还洗的很频。
        那天,天刚黑,姑姑突然将我拽到了她的小屋,不由分说的就将我的衣服扒了,叫我陪她洗澡。


        回复
        4楼2017-09-20 17:50
          那时候我才十二岁,不懂得那些所谓的伦理纲常,在姑姑的威逼利诱下也就答应了。
          我姑原本就长得很好看,洗完澡的姑姑变的更好看了,就像天上的仙女似得。身上的皮肉又白又嫩,嘴唇又红又亮。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发现我每晚上厕所的次数增多了,以前都是一晚一次,现在每晚都是两到三次,甚至更多。
          这倒也不算啥,我发现,自从和姑姑一起洗过澡后,我和二丫出去玩的时候,我总会盯着她的胸部一顿看,有时候看的她脸都红了,骂我恶心。
          其实我也不想,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


          回复
          5楼2017-09-20 17:56
            后来,我找到了奶奶,将这事说了,奶奶笑着摸着我的脑袋瓜,说我长大了。
            又过了一年多,十三岁的我长得跟个小大人似得,而且特别的能吃。
            每顿饭少说三四碗。光是吃馒头,一顿饭都能吃个七八个。
            不到一年,家里就被我给吃穷了。
            为了家里的粮食够吃,全家人一商量决定开荒种地。


            回复
            6楼2017-09-21 09:09
              山上的地,规定不让动,说是葬着山神爷呢,可家里都快活.不起了,吃上顿没下顿的,谁还管什么规定不规定的,活命要紧。
              那天,天很阴。
              听说我家要在山上开荒,我们林家村的村长火急火燎地跑到地来,死活的不让我们家开荒。
              “老幺叔啊,祖宗定下的规矩,这地不能刨啊!”
              “啥规矩不规矩的,俺家都要活.不起了,不多开点地,俺家吃啥喝啥。”爷爷脾气倔,没有听村长的劝,在干巴巴的手掌上吐了两口唾沫后,又挥起了锄头来。


              回复
              7楼2017-09-21 09:09
                后来,我找到了奶奶,将这事说了,奶奶笑着摸着我的脑袋瓜,说我长大了。
                又过了一年多,十三岁的我长得跟个小大人似得,而且特别的能吃。
                每顿饭少说三四碗。光是吃馒头,一顿饭都能吃个七八个。
                不到一年,家里就被我给吃穷了。
                为了家里的粮食够吃,全家人一商量决定开荒种地。


                回复
                8楼2017-09-21 09:39
                  山上的地,规定不让动,说是葬着山神爷呢,可家里都快活.不起了,吃上顿没下顿的,谁还管什么规定不规定的,活命要紧。
                  那天,天很阴。
                  听说我家要在山上开荒,我们林家村的村长火急火燎地跑到地来,死活的不让我们家开荒。
                  “老幺叔啊,祖宗定下的规矩,这地不能刨啊!”
                  “啥规矩不规矩的,俺家都要活.不起了,不多开点地,俺家吃啥喝啥。”爷爷脾气倔,没有听村长的劝,在干巴巴的手掌上吐了两口唾沫后,又挥起了锄头来。


                  回复
                  9楼2017-09-21 10:00
                    村长叹气摇了摇头,叫我爹和我劝劝我爷,家里穷,他可以向县里反应,可这地是真的开不得啊!
                    我爹也是有苦难言,家里是爷爷当家,况且爷爷还是一根筋,我爹即使说破天了也没用。
                    最后,村长不得已用罚款来威胁我爷爷。
                    你不是不听劝么,那好,你撅一锄头我就扣你一块钱,没钱就用粮食抵债。
                    我爷爷一听当时就炸了庙,挥起锄头就要刨死村长,好在我和我爹眼疾手快,抱住了爷爷,才避免悲剧发生。


                    回复
                    10楼2017-09-21 10:02
                      村长受了委屈,被气的不行,一个劲的喊着:“疯了都疯了,你就作妖吧,早晚把自己作死。”
                      我爷爷正在气头上,听到村长这丧气的话,撸起袖子准备豁出老命,村长一看不好,瞧准机会,撞开爷爷,连滚带爬的跑下了山。
                      “爹你消消气,村长也是为了咱家好。”过了能有半根烟的功夫,我爹试探性的问了一嘴。
                      我爷两眼一横:“好个六。咱家啥条件你还不知道啊!你说,我咋就生出你这么个不中用的羔子,你看看人家大海再看看你。”
                      爷爷横了我爹一眼,向地上吐了口痰,扭头又瞥了我一下,没好脸子的道:“爹吐吐一窝,生出的儿子也是个不中用的猪崽子。”


                      回复
                      11楼2017-09-21 10:12
                        我那时候也不是小孩了,爷爷话里有话,自然听得明白,我今年虽然刚满十四岁,但是在我们农村乡下也属于成年人了,其实我早就有去城里打工的想法,听到爷的话。
                        我下意识的用发酸的毛巾擦了把汗,准备和爷爷说,等开完荒去打工的想法的时候,爷爷哼哼两声,往干瘪的手掌吐了两口唾沫,举起铁榔头,当啷一下就刨在了一块破旧的石碑上,石碑顿时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叫我没想到的是,就在爷爷这一榔头下去之后,天空中有两朵黑漆漆的乌云忽然撞到一起去,紧接着一道光亮的大闪电咔嚓一声响了起来。
                        紧接着,令我腿软的一幕出现了。一道炸雷,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一只有足球般大小的火球竟然向我落了下来。


                        收起回复
                        12楼2017-09-21 10:19
                          我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等我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了,爷爷和我差不多,他也昏迷了好几天,只是,我醒来的时候,他还没有醒。
                          为了能让爷爷多活两天,村里卫生所的大夫每天都会给爷爷打一针营养药,但是不知为啥爷爷就是醒不过来,家里面始终笼罩着一片压抑的气氛。
                          在第五天晚上的时候,家里人商量决定,将家里两间草房抵押给村西头的二州子家,换钱给爷爷看病。
                          当晚,我爷爷就被抬上了驴车,我爹赶着车带着我爷爷去县里看病了。
                          两个小时左右,天色墨黑一片,我爹红着眼睛竟然赶驴车回到了家里,说是他刚路过山脚边,我爷爷就醒了。


                          回复
                          14楼2017-09-21 10:44
                            全家人算是能松口气了,这人能醒过来就好,毕竟爷爷可是家里的主心骨顶梁柱啊。
                            我眨着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此时坐在驴车上的爷爷。
                            说来也是奇怪,爷爷居然咧着嘴‘嘿嘿嘿’的笑着,身上的衣服滴滴答答的淌着水。
                            我刚要将这个情况说出来,谁知这时候我的小姑姑居然走了出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后,又回了自己的屋。
                            我吞了口唾沫,将话咽回了肚子。
                            这次,家里有了两个疯子。家里面就像是疯人院似得,整天都传出嘻嘻哈哈的傻笑声,因为这事我的那些小伙伴都不来找我玩了。


                            回复
                            15楼2017-09-21 10:44
                              说来奇怪的是,我爷爷不光嘿嘿嘿的傻笑,还喜欢挠脖子,脖子上的皮都被挠掉一大片,血肉模糊的,但他却像一点都不知道痛似得。
                              晚上吃完饭,我路过爷爷房间的时候,猛地下了一跳,因为我见到我爷爷正在挠脖子,本来就已经结痂的脖子,被他挠的鲜血直流,而且他手指甲里都是碎肉屑,他还时不时的往嘴里放手指头,吸允那恶心的东西。
                              我吓得脸色发白,那时候天色已经墨黑了,恍惚间,我似乎看到我爷爷的肩膀上骑着一道黑影!
                              我奶奶一直在扳着我爷爷的手,一边哭一边骂:“老头子你消停一会吧……你这是作啥啊?”


                              回复
                              16楼2017-09-21 10:46
                                “奶,你没看着我爷肩膀上骑着东西么?”我站在门外,吓得声音都哆嗦起来。
                                我揉着眼睛,想确定是我眼花了,可不管怎么揉眼睛,那黑漆漆的影子一直盘坐在我爷爷的肩膀上。
                                奶奶一听,吓了够呛,骂道:“小七,你别胡咧咧,啥黑影啊?”
                                而我爷爷,似乎是没听到我和奶奶的话,依旧咧着嘴傻呵呵的笑,奶奶扳着他,他猛地一推把奶奶推到墙角边上去了,奶奶捂着脑袋嚎:
                                “啊。老头子你别作了。你这是想让我死啊?”说完,她脱下布鞋,朝着爷爷的脑袋上抽了几把。


                                回复
                                17楼2017-09-21 11:52
                                  我爹和我娘听着屋里有动静,急忙地赶了过来,最后我爹把拴着驴的绳子卸下来,把我爷爷捆起来,他才算消停了。
                                  爷爷没法再继续挠脖子,开始嚎哭,那哭声咿咿呀呀的,根本就不像个老头儿能发出的动静。
                                  我爷爷坐在炕上嘤嘤的哭,一家人全都不敢上前去,而我则是从始至终的盯着爷爷的脖子,因为之前消失的那个黑影又出现了!


                                  回复
                                  18楼2017-09-21 11:54
                                      我哆嗦着,刚想开口说这件事,一只冰凉的手蒙在了我的眼睛上,另一只手捂在我的嘴上,我打了个激灵,那只手松开,我回头一看,是我姑姑。
                                      再次看爷爷的时候,那个鬼影我就看不到了,但他依旧在嘤嘤的哭。
                                      一家人看了一阵,奶奶说明早去找隔壁村里的老常太太过来给看看。
                                      这老常太太是二丫的奶奶,听村里人说她这个人挺邪乎的,能通晓阴阳,听我娘说,她小时候还给我看过病呢。


                                    回复
                                    19楼2017-09-21 11:55
                                        聊了会后,我被我姑带到她屋子里,她一直看着我,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我愣模愣眼的看着她,问道:
                                        “姑,我在爷爷的脖子上看到一个黑影,你为啥不让我说?”
                                        从我记事以来,我姑都不怎么说话,那次我被雷劈是她第一次开口说话,她蹙了下眉,轻轻柔柔的说道:
                                        “小七,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说。”
                                        我一愣。


                                      回复
                                      20楼2017-09-21 14:13
                                          我一愣。
                                          姑姑的话,令我惊讶万分,这和她平日里疯笑的声音一点都不一样,我盯着她的脸,说了一句:
                                          “姑,你是不是不疯啊?”
                                          “记住姑说的话。好了,你回去吧。”
                                          我姑下了逐客令,我也不好再问了。
                                          第二天早上。
                                          我爷爷还是不停的哭着,挠不到脖子,结果把舌头都咬烂了,我看着就觉着疼。


                                        回复
                                        21楼2017-09-21 14:15
                                            早上我爹就骑着自行车去隔壁村子里把那二丫的奶奶老常太太请了过来。
                                            进屋后,老常太太瞧了瞧爷爷的病,眯着眼吧唧吧唧咗了两口烟杆子,叫我们都退后,她从随身的布袋掏出一个铜碗,往里面倒了点淘米水,神神叨叨的在爷爷的脑袋顶滴了几滴水。
                                            见没什么效果,老常太太不由得怔了一下,这次她索性直接一口喝掉了铜碗里的淘米水,直接一大口喷在了爷爷的脑袋和脖子上。
                                            谁知,那老常太太刚喷完不久,忽然像窒息了一样,眼珠子瞪得奇大,满是皱纹的脸上突然由灰变成黑红色,最后又变成了紫色。
                                            叫我更没想的是,她竟然邪乎的一翻身,直愣愣的一跟头倒在了地上,在众人的惊讶中,开始用力掐着自己的脖子,嘴里还发出一道沙哑中带着狠毒的声音:
                                            “我掐死你……”


                                          回复
                                          22楼2017-09-21 14:20
                                              我吓得缩在我姑身后,最后看着那老常太太咬破舌尖,掐着自己脖子冲出屋子,跑到太阳底下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奶奶迎出去追问道:“他常奶奶,咋回事啊?”
                                              老常太太一个劲的摇头晃脑,吃吃呜呜说了一通,也不听清她在说啥,最后她连钱带鸡蛋,啥也没要,直接落荒而逃了。
                                              而我爷爷,身上还捆着绳子,脖子上被淘米水喷过,竟然从脖子的伤口内冒出黏腻腻透明的液体来。
                                              奶奶哭着拿着抹布擦了一把,吓得她大叫一声。
                                              那抹布上挂着细碎的透明东西,像鳞片似得。


                                            回复
                                            23楼2017-09-21 14:25
                                               而我爷爷竟然嘿嘿一阵怪笑,全身软成一团,像个蚯蚓似得爬到炕沿上,用脖子蹭着炕沿,不大一会,炕沿上就粘着细碎的鳞片和血。
                                                全家人吓得都睁大了眼,没人敢上前。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我爹将爷爷扶到饭桌子上,奶奶则是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喂他。
                                                正吃着,院外响起一阵敲门声,急促又慌忙,我娘叫我去开门,我捧着饭碗去开门,门还没打开,就感觉到院外是一阵骚动,貌似外面站着不少人。
                                                推开门我就看到了村长和一大推村民。
                                                在他们的前面我家门前放着一个担架,担架上躺着个佝偻的人,或者说,那不是人,而是一具死尸。


                                              回复
                                              24楼2017-09-21 14:41
                                                  那死尸身上的皮肤已经有些被泡涨了,有些地方还挂着污泥水草。
                                                  我也没敢多看,就听村长道:“小七啊,叫你爹和你娘出来一下,先别告诉你奶奶。”
                                                  啥事儿啊,为啥不能告诉我奶奶?我闻言偷偷的看了一眼那具佝偻的尸体。
                                                  尸体上套着灰布衫子,我心里一突,我再往脸上一看,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中的饭碗都摔成了两半。


                                                回复
                                                25楼2017-09-21 14:44
                                                    “你这孩子咋回事啊?快找你爹娘出来?”村长见我这副模样,叨咕着:“害怕啥,他是你亲爷爷。”这担架上的死尸,他不是别人,正是我爷爷。
                                                    说完,村长见我还没起来身子还一个劲的哆嗦着,直接扒拉开我,自己走进了院里,当他看到坐在饭桌上吃饭的爷爷时,吓得他妈呀一声,撒腿就跑出了院子。
                                                    外面抬担架和看热闹的村民,一时半会还没搞清楚状况,有几个凑近院子里想看看咋回事?
                                                    然而刚进去,他们就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最后连抬着担架的人都扔下担架,跑了。


                                                  回复
                                                  26楼2017-09-21 14:47
                                                      我爹和我娘听声走了出来,当我娘看到地上的尸体时,吓得嗷一声嚎。好悬没昏过去。
                                                      这时候我已经吓得满脑子空荡荡的了,两只手抓着门框子,想冲进屋子,但屋里更骇人。
                                                      到底哪个才是我爷爷?
                                                     屋里的那个,还在吃东西,疯疯癫癫,若无其事的翻着眼皮。
                                                      这件事在村儿里传开了,因为那死尸身上穿的衣服不是我爷爷平时的穿着,所以我爹和我娘实打实的确定,说那死尸就是和我爷爷长得像,其实根本就不是我爷爷。
                                                      可他如果不是我爷爷,那为什么长得和我爷爷一模一样?


                                                    收起回复
                                                    27楼2017-09-21 14:48


                                                      收起回复
                                                      28楼2017-09-21 14:57
                                                         屋里的那个,还在吃东西,疯疯癫癫,若无其事的翻着眼皮。
                                                          这件事在村儿里传开了,因为那死尸身上穿的衣服不是我爷爷平时的穿着,所以我爹和我娘实打实的确定,说那死尸就是和我爷爷长得像,其实根本就不是我爷爷。
                                                          可他如果不是我爷爷,那为什么长得和我爷爷一模一样?


                                                        回复
                                                        30楼2017-09-22 10:43
                                                          还有没有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9-22 18:06
                                                            怎么不继续写了?挺好看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2-05 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