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白凤吧 关注:16,749贴子:113,148
  • 25回复贴,共1

【原创】【生贺】白露为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Emmmm尽管这么说很煞风景但朕并不是白凤的痴迷粉丝,这一篇是写给朕家花儿的,和自己的小说结合了一下,一开始可能大家看不懂。。
因为剧情是断断续续的所以更完会放剧情梳理
另,对白凤的性格没有吧里各位大佬把握得好,所以如果辣眼睛请左上角qwq
还有,本贴除了花儿以外的回帖都会删除
【为什么?害怕被你们打死啊。。】
二楼放文。
祝朕的爱妃生日快乐,永远开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9-19 21:58
    1
    澄露是一只小翠鸟。她生在灵山中,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其实也不能算无忧无虑,只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她身形比较小,毛色又同别的翠鸟不同,大家都不太愿意同她玩。不过她不孤独,因为她有一个狐狸好朋友,叫山竹。
    山竹是一只没什么天赋的野狐狸,一心想着要变九尾天狐。
    “知道嘛?我可是要成为超越所有天狐的狐狸!”山竹抖着她一身红色的毛发兴冲冲地朝她叫喊,“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澄露一开始被她的热情和上进打动,觉得有这么一个朋友真好,自己也可以和她一起上进。可山竹并不安分,她没事总喜欢往灵山外面跑。澄露见她的次数越来越少。她自己也曾经想过,要不要好好修炼,也化成个人形,去外面看看。但有了山竹的前车之鉴,她不太想好好修炼了。
    最后一次见她,她已经修成了八条尾巴,却满面愁容。
    “你看,翠花,”山竹用她的爪子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八条尾巴,眼睛一点神采也无,“我修到了八尾,可是丢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我不叫翠花,我叫澄露!”每次她都会这么纠正山竹,可她从来没有听进去过。以往澄露会很生气地用嘴狠狠啄她,可这一次她没有这么做。
    “你丢了什么东西?”
    山竹却不看她,爪子合十化了个人形,是个七八岁的孩童模样,样子却有些奇怪。不过澄露觉得新鲜,也不太在意,开心道:“你能化成人形啦?”
    “还有,我永远都不可能变成九尾天狐了。”
    山竹的语气阴沉得紧,以前的热情自信早已荡然无存。澄露只是错愕地盯着她,竟不知如何出言安慰。
    半晌,山竹说,她要离开灵山去人界寻找她丢失的东西,可能很久不能回来。
    “那我跟你一起去?”澄露问道。
    山竹还未曾答话,灵山深处突然惊起一片鸟群。在他们皆是愕然时,蓝发白衣从天而降。他根本不看澄露,一出手就对着山竹。山竹虽苦修至八尾,却根本打不过他——两三下她就被擒住了。
    “你不能去人界。”
    少年揪住山竹的尾巴将她提起,痛得她直冒眼泪。澄露惊异于他只一招便破了山竹的化形术,却见不得自己朋友受欺负,于是大喊道:“你放开她!”说罢,腾起翅膀绕去正面啄他的手。
    少年倒是有一双白净的手。原本澄露是不愿意啄旁人的,毕竟这一招只对山竹用过。可他在伤害她唯一的朋友,她忍不了。于是她运足了气力,少年却将手一松,山竹被狠狠摔在了地上,澄露扑了个空,被少年盈盈一握,四目相对时,她看清楚了少年的脸。
    那是一副绝世的好容颜。
    澄露没有出过灵山,不知道如何去形容他,却觉得见他一眼,周围的树木花草,都黯然失色。她不由得看呆了。
    好看的眉峰不屑地挑了挑,让澄露回神。
    “你是来救她的?”
    虽心知实力相差悬殊,澄露还是鼓起勇气大吼:“是!反正你不能欺负她!”
    少年甚是漫不经心:“那好,为了你朋友,你让她千万别去人界。”说罢,竟放开了她。
    澄露只觉得少年的手倒很轻柔,不似对待山竹那样心狠手辣,所以松开她时她还特别有活力地扑腾着翅膀。虽然心中暗暗庆幸他没认真出手,但还是操起一副极生气的口吻:“为什么不能去人界?她说了她要找她丢掉的东西啊?”
    少年幽幽朝她身后看了一眼,幽幽叹了口气,幽幽道:“你朋友还是跑了。看来公子之命我这次是无能为力了。”
    感觉他并没有出全力拦住山竹,倒像是在敷衍。
    看澄露还没反应,少年道:“你朋友丢下你跑了。赶紧走吧,我对你是没有兴趣的。”
    然后他就消失了。
    就剩下澄露一只鸟在那里瞎扑棱,脚底还落了个瞬移符,应该是山竹逃跑时特地给她留的,背后还有一行很丑的字。她看不懂。
    “真是的……”我一只鸟,连手都没有,怎么用瞬移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9-19 21:58
      @道可道jy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9-19 21:58
        2
        澄露在不久之后就修炼成人形了。
        身着碧衣,有清秀面容,是她想要成为的样子。
        说来也奇怪,山竹花费很长时间才修成人形,而且还是一个说不出有哪里奇怪的人形。而澄露只用了一年,就化成了她理想中的形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她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搞懂山竹写的是什么。
        山竹的字,实在是,太丑了。
        “走啦,别来找我,我会回来的。”
        澄露哼了一声,心道谁会去找你,你连位置都没告诉我。
        要说为什么她突然想修炼人形,并不是羡慕山竹。
        可能是因为那日所见的少年。
        那日所见的少年在她修行的一年内,偶尔来看过她几眼。
        “为什么突然想要修成人形?”他停驻在灵山树林,高高的树枝上,并不睥睨澄露,但目光也没有朝向她,而是远远眺望,似是漫不经心,“是为了去找那只野狐狸吗?”
        澄露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目光流转,眯起眼睛俯视自己:“我记得,你好像叫……翠花?”
        少年轻巧地接住从树林底部抛来的愤怒石子儿,蹙眉听得澄露尖着嗓子狠狠叫道:“我不叫翠花!我叫……”
        “这不重要。”少年修长的手指轻轻将石子儿把玩了几番后顺势一抛,带笑道,“反正我记住你这个蠢样子就行。”
        澄露没有发泄的机会,因为他说完这话就走了,害得她自己气了半天。后来的几次,他也只是静静站在高处,一言不发地望着自己。
        再后来,他就没有出现过了。
        澄露以为,这不行。他以前欺负过山竹,也欺负过自己这么多次,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至少得让自己教训他一次。
        唔,这样的话,得先打听到他的名字。
        她没花多久就问到那个少年的名字。
        白凤。
        难道他真的是一只凤凰?澄露是不相信的。所以她打算再去见见他。据说他在一个叫做云水庭的地方给魔君打下手。
        这么说他一定不是一只好鸟。
        就他那么找抽的说话方式,他也不可能是一只好鸟。
        那澄露自认,虽打不过他,也要去声讨他一番。思绪随便一过,她竟赌气似得哼了一声。
        然后愣在原地,不知自己是怎么了。
        ……
        好吧,她就是想再见见白凤。说不清原因。
        于是她一边修行一边问,云水庭是个什么地方。名字倒挺风雅,可既然住着个魔君,那就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更何况白凤还欺负过她唯一也是最好的朋友。
        其实云水庭就在灵山旁边。
        但是澄露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个路痴,真要她自己找她估计能找到天荒地老。
        她就一个妖在灵山里绕了很久很久,满山的青葱绿树让她晕头转向。澄露不觉抱怨,一个坏鸟的居所居然还会这么难找。真是,太坏了。
        “白凤——”
        她将自己整理好的小小行囊往地上一摔,
        “你这只坏鸟!我一定要找到你!”
        原本白凤也没干什么特别对不起她的事,只是语气轻佻让她生气罢了,而她却有这种执念。后来连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然后决定再用山竹当挡箭牌。
        灵山的树四季常青,万物灵动。这一点澄露还是颇为满意的。尽管她不算合群,却着实喜欢这副生机勃勃的样子。
        但今日她所行的路上,只落了几只小小鸟,毛发倒纯,雪白里透着莹莹之光,灵气得很。旁边,是无言的静谧。
        灵山竟有这么可爱的生物嘛?自己之前做鸟的时候都没看到!
        澄露开心地向他们伸出手,鸟儿也不怕,听话地飞到她手掌心轻轻啄着,竟也没什么感觉。向前看去,是更多的小鸟,都偏着头望向自己,黑色的小眼睛眨巴眨巴,很水灵。
        澄露愈发欢喜,沿着这条道路欢欢喜喜地奔跑起来,几乎都要现出原形了。但她还是克制住自己想扑腾翅膀的冲动,一蹦一跳地向前迈着步子,沿途的小鸟也静静观望,待她身影过后展翅离开,飞向天际,十分整齐。
        澄露自然没注意到这些。待她走到路的尽头,翠林褪去,远处是万里无云的碧海蓝天,白鸟群聚于浅滩之上,散落的数只浅浅依在蓝发白衣少年的身上,不时发出短促啾鸣,似是在与他说笑。
        他还是同先前一样,背对着自己,抬手与群鸟逗趣,晨光勾勒出他起伏有致的侧脸,笼上一层微光,将小白鸟的莹莹之光吞噬。果然,海天一色中,他还是最出挑的那个颜色,能够将别的事物全都比下去。
        至少在澄露眼中,一直是这样的。
        只是她不愿意承认罢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9-19 22:02
          先这么多。余下的慢慢发qwq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9-19 22:02
            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19 22:09
              3
              “你……”
              白凤回头,带着一抹浅笑。
              “若我不提示你,你打算在这树林里绕到几时?”
              澄露嗫嚅了半晌,嘟囔道:“就算你不提示我我也能走出来……”
              白凤并未追问,而是向她招手,要她坐在自己旁边。澄露一开始拒绝了,却被他提起来放到身旁。
              “你干嘛!”
              澄露瞪着眼睛气鼓鼓地想看向白凤,可头却被他用手肘轻轻压住,无法动弹,又挣脱不开,只能噘着嘴,默默对飞到她面前的可爱小鸟做鬼脸来泄愤。
              好长时间,他们就各自沉默,听鸟群啾鸣,听潮起潮落。
              许久,澄露听得白凤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为什么突然想找我?”
              就知道他会问这个问题。澄露吐了吐舌头:“因为你不是一只好鸟,你欺负山竹,还欺负我,所以我要教训你!”
              “我何时欺负过你?”
              “你现在在干嘛!!”澄露表情很夸张,“所以快把你的手拿开!惹我生气的后果很严重的!”
              她看不到白凤的表情,而他的声音也很平静。
              “你可能不知道,有些事就是上天注定的。”
              什么意思啊?突然深沉,牛头不对马嘴嘛……
              那他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既然这样,就让本鸟来开导开导他!敌人欺负自己是一码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但学会尊重敌人又是另一码事。嗯,一码归一码。
              “就比如说山竹跑到凡界,比如我为魔君打下手,比如神魔势不两立,比如山竹永远不可能修炼成九尾天狐,比如……”
              澄露听到山竹永远不可能修炼成九尾天狐时,心狠狠刺痛了一下。她现在根本没办法联系到她,嘴上说不担心,却很忧心她的处境。一年没见了,说不思念那是假的。
              这件事大概是她永远的痛处。九尾是她的梦想,但她却永远都没可能达成。她没有那个高贵的血统,可上苍却连让她晋升的机会都不给。
              白凤的神情看不见,大概很忧伤吧。
              澄露都已经想好怎么安慰他的言辞了。然后再问问他,知道山竹到底去哪里了嘛。
              白凤的手肘撤下,俯身平视澄露。
              “比如,你一直得受我的欺负。”
              澄露懵了好久,然后满面赤红地愤怒挥动小拳头:“你胡说!”
              她自然是没打到白凤,被白凤制服后不安分地乱动。
              白凤突然松开力道,伸手想触碰她的脸,这一系列的举动让澄露觉得有些奇怪的熟悉感,心跳得很快,白凤的面容似乎曾在记忆的某个角落出现,但仅仅是出现过,不会再多了。她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少年的动作停滞不前。
              “还是太早了。”
              澄露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鸟群纷纷散去。潮汐漫漫,渲染着阳光。
              白凤背过身,面对无尽的大海。
              “有些事,就是上天注定的。公子说,即便是神鸟也逃不出这种所谓的命随天定。”
              澄露其实还是迷迷糊糊。白凤今天说的话很深奥。她不懂。
              “我也是,你也……”
              白凤飞快瞟了眼澄露的面颊,见她没什么反应,改口道:“你虽不是神鸟,也是如此的。”
              澄露对这番话没兴趣,但对他口中的公子倒是产生了浓厚的兴致:“公子是谁呀?”
              “少知道为好。”白凤道,“这海洋本就是公子的幻术,向海行走就能进云水庭。你这般费力找我,找回去相必也不容易。不如先虽我同去云水庭吧。正好,公子和山竹都不在。”
              “你可以用你的鸟把我再带回去……”澄露想了想,觉得能去云水庭看看也挺好,说不定就能等到山竹回来。于是她声音小了下去,改口道,“那我跟你去。你不许再欺负我了!”
              “你不怕我在骗你么?”
              “你要是想杀我呀,早就下手啦。如果我对你有用,你又不会立刻杀我,所以暂时是安全的。”
              “你倒聪明。”
              比那时好多了。
              澄露于是顺理成章地到达了云水庭,成了魔君主人不在时常驻的客人。
              澄露很喜欢这个地方,感觉这里的气息与自己很合得来,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般乌烟瘴气。白凤也会来看看自己,又可以安心地等山竹。
              但若说最开心的时刻,那还是与白凤独处时。彼时他会用魔君的笔墨纸砚小心地描摹着云水风景,虽算不得还原神韵,却也很养眼。而澄露,会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不会磨墨,所以画面并没有红袖添香那样的美好,却静谧得让她觉得心安。似乎许久之前,她也曾这样安静地看一个人画画。
              但她才没活多久,又何来的许久之前。
              澄露自己当然是不清楚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9-25 18:53
                4
                当云水庭的主人回来时,澄露正跟在白凤身后向鸣辉堂走去。那里是魔君的居所。
                紫衣贵胄公子在他们踏入殿堂时缓缓出现。他面上有说不出的疲惫,左手臂弯抱着一只脏兮兮的狐狸,浑身都是血,衣服上也有斑驳血迹。
                他看了澄露一眼后,问白凤:“找到了?”
                白凤颔首。
                澄露听不大懂他们的对话,却觉得这个魔君生得也极好,态度也算和善。她目光一转,便定在他手中所抱的狐狸上。
                “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的。”紫衣公子携着怀中的狐狸走开几步,背对着白凤,“只是现在这情形,怕是要让你再等等了。”
                “但不会太久的。”
                “我知道。”白凤道,“我这事,原就不急。倒是你,怎么搞成这样?”
                “那是……山竹嘛?”澄露窜到公子身前,声音急促道,“是她嘛?”
                “嗯?你认识山竹?”魔君直视前方的目光转了转。
                “她怎么变成这样了?”澄露没有回答魔君的问题,声音中是无尽的担心。
                这次是白凤回答了她的问题:“你不用着急,公子会治好她的。”
                澄露看着山竹被带走了。明明只是去一趟人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她会认识魔君?
                不算久远的记忆猛然涌上来,澄露突然想起,在灵山中,白凤阻拦山竹的情形。他是不是知道什么,所以才会拦住山竹?可他如果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当初为什么那样敷衍?
                澄露还是没忍住问白凤:“你知道会是这样嘛?”
                “猜到她会受伤,没想到伤得这么重。”白凤斜倚在木质桌案上,“公子那时叮嘱我稍加阻拦,所以没出全力。想来那时公子便知晓拦住她是不可能的。”
                澄露颔首,又听得白凤道:“其实,翠花。你朋友的性格你也了解。她想干的事,一般都会拼尽所有气力去做。即便我成功拦住了她,她也会找机会出灵山。”
                “我一直都没具体问她什么样的东西让她离开灵山去凡界。这样看来,还不如不找。”澄露满脸忧色,哀怨地叹气,忽然想起了什么,狰狞道,“还有,我不叫翠花!”
                白凤无视了澄露的抗议:“这一点倒是同你不一样。”
                “我?”
                澄露觉得白凤的眼神很奇怪,似乎在透过自己看着什么别的东西。
                “……没什么。”白凤眼神黯了黯,“我们先离开吧。”
                在之后的几天里,澄露一直在鸣辉堂前转悠。她还是很担心山竹的。但她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所以也只能是干着急。
                终于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魔君再次抱着小狐狸出来了。她的神色甚是安详,背部有规律地上下浮动,显然是睡着了。
                澄露跟着魔君来到一个很大的亭子里。在那里,魔君轻轻放下怀中的狐狸,让她依着自己,而后抬头打量着跟过来的青衣女子:“澄露姑娘,山竹的伤势已无大碍,你不用太担心她了。”
                “真的嘛?”澄露目光定在熟睡的狐狸身上好一会儿,而后抬头真诚道,“谢谢你救了她!我本来以为魔君都不是什么好人呢……”
                面前的魔君牵起一抹牵强的笑意,面色竟有些苍白,而后偏头看向亭外氤氲的水汽,末了,再看向自己时笑意自如,眼中多了些神秘。
                “有一些问题想问你。”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容易就修成了人形,而山竹费了这么久,变成的人形还是奇奇怪怪的?”
                澄露摇了摇头。
                “或者说,你修炼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别的力量在帮你?”
                澄露还是摇头。
                “啊……”魔君看起来很苦恼的样子,“算了这个问题当我没问。”
                “关于白凤,你对他的记忆有多少?”
                这个问题问得奇怪。她和白凤认识不算太久,但天天呆在一起,关于他的记忆自然挺多的。
                “你仔细回想一下,有没有什么地方是让你感觉到似曾相识的?”
                澄露被问得有些懵,而面前魔君的神色又极为急切,所以她便开始细细思虑。她不知道的是,白凤此时已偷偷站在她身后不远的栏杆上,静静看着她的背影。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和白凤在一起的时候挺安心的。”
                魔君目光朝澄露身后瞥了一眼,那是在给白凤打暗示。可惜澄露没察觉到。
                “挺安心的啊……”魔君爽朗笑道,“我这个护卫啊,脾气可不太好。不过我看对澄露姑娘倒是客客气气哟。”说着,摆出一副八卦的表情,“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啊?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说实话本公子一直在为护卫的婚事操心,我瞧着澄露姑娘挺适合的,不如你们两个……”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有一道白羽擦着他的脸颊疾驰而过,与此同时澄露羞红着脸站起来:“你……你这也太不正经了吧?!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呢!”说罢,扭头便走,却看到白凤现在自己身后,狠狠睨着魔君,而后背过身去:“老不正经。下次的白羽可就不是擦伤这么简单了。”
                魔君哈哈大笑起来:“澄露姑娘,我说什么来着,这厮对别人的脾气可是相当火爆……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呀!”
                澄露一想到适才的对话白凤都在身后偷听,面颊灼热感更甚,来不及反应便听白凤道:“再胡说,我拆了你的云水庭。”而后,拉起自己便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2-07 19:48
                  @道可道jy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2-07 19:49
                    未完待续。嘻嘻嘻。
                    生贺拖这么久朕其实挺愧疚的来着
                    但因为手头事情太多所以就一直拖更
                    实在是抱歉
                    但朕还是深爱朕的爱妃的
                    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2-07 19:51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2-09 21:31
                        催更!催更!略略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10 12:14
                          再声明一下 这个帖子除了花儿之外别人回复都是删除的 因为怕被骂 【emmmm】所以大家回复的话……朕就不客气地删除了……【朕在开贴的声明里明明说过了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2-10 16:05
                            5
                            澄露第一次和异性拉手,心跳立刻加速,脸唰地一下红了,但白凤只定定往前走着,也没有停下的意思。澄露扭头看了看,那个不正经的魔君满面笑容地盯着她被白凤紧紧拉住的手腕,暗示性地朝她眨了眨眼。回想起刚才他说的话,澄露羞怯之心顿起,急忙将视线移开,对前面大步流星的白凤悄声道:“喂……你打算什么时候松手啊……”
                            白凤像是没听见,手中力道反而紧了些。
                            前面的傻鸟跟聋了一样。澄露心中暗骂了一声,只得跟上白凤的脚步离开了。
                            在魔君看不到的地方,白凤总算松开了手。澄露两手搓了搓,杏眼一瞪道:“突然拉着我走是什么意思啊?”
                            “噢?那看来你对那个死不正经提的建议挺感兴趣?”白凤双手一环,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澄露甚至有种错觉,他很喜欢瞧别人气急败坏的样子。
                            “谁……谁对那个建议感兴趣了?”而澄露也……很不争气地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了,瞪着一双眼道,“谁要嫁给你啦?”
                            白凤的嘴角一勾,神色更是嘲讽,讥得澄露竟无言以对:“我说翠花,你想得挺多啊。公子只不过玩笑一二,难不成……”
                            他突然将脸凑得极近,呼吸喷洒在澄露精致的脸上,让面部的温度瞬间上升:“你还当真了?”
                            “我、我……”澄露一下子紧张得说不出话,这么一张好看的异性的脸就凑在自己跟前,让她心跳得好厉害。许是发觉澄露羞得说不出话,白凤这才直起身子,语气含笑道:“瞧你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调戏你。你还是好好冷静冷静吧,免得被那个不正经的魔君看到,又要拿这件事说个不停。”
                            澄露不敢看他,只将视线凝在地砖上,默不作声地跟着白凤向前走着,却不料白凤突然停下脚步,澄露当然又撞了上去。
                            “你怎么突然停下了?”澄露道。
                            “因为我到我的房间了。”
                            澄露猛然惊觉,抬头一看——果然,是白凤平日的居所!自己居然一不小心跟着他……
                            “要进去看看么?”白凤的表情又多了几分看好戏的意思。
                            “……进去就进去。我干嘛这么害怕你一只傻鸟啊?”澄露一边嘟嘟囔囔,一边迈进了屋子,身后传来白凤的轻笑:“翠花,你刚刚叫我什么?”
                            “没什么!”
                            澄露害怕白凤再想出什么别的语言挖苦自己,干脆直接不说。
                            “看来你很喜欢翠花这个名字噢。”
                            完了。刚刚忘了这一茬了。以前无论是山竹还是白凤这么叫自己,她是肯定会反驳的。但刚刚一下太紧张,就没想起来……
                            澄露正想着如何解释,却见白凤速步走到窗旁放置的一张桌子,他拉开抽屉,取出了一只毽子。毽子是用青色的羽毛做的,澄露觉得那个羽毛的颜色极好看,宛若碧玉一般,正想问白凤讨来看看,却见白凤一脸凝重地拿着他来到自己面前:“你对这个毽子……”
                            澄露不知道为什么白凤露出这样严肃的神情,这与他一贯的风格不符。但既然是他拿着这个毽子问自己,澄露也顾不得其他,一边口上道:“这个毽子的羽毛真好看……”一边伸手要去碰。刚要碰到,澄露便被一股力量弹开了。白凤一怔愣,旋即将毽子移开,和澄露一同看向门外神情肃穆的魔君,他的手正拉着化成人形却一脸倦意的山竹。紧接着,澄露便昏睡了过去。
                            白凤赶紧将她扶住,一脸哀怨地看着魔君,正要说话,却见魔君神色冷然,一抬手便将青色羽毛制成的毽子收入手中:“你想做什么?”
                            白凤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沉默良久,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我只是想试试她有没有想起来……”
                            “适才你也听见本公子试探她了。她什么都不记得。但凡她有一星半点的记忆,今日的谈话就不会这么快就结束。”
                            白凤蹙眉。
                            “看来将这个毽子交给你就是个错误。本公子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兑现,只是时候未到,你不要心急。”魔君目光狡黠,笑着看向将澄露揽于怀中的白凤,语气戏谑,“明知以她现在肉身特殊,只要是触碰到她过往用过的东西,好不容易汇聚起来的灵体又会被过往的灵气干扰导致破碎,还给她看这个?白凤,我该说你什么好?”
                            白凤只长长叹了口气。若是以他平日的性子,遇到魔君这般说教,肯定要反唇相讥。但这件事,确是他处理不周,险些令澄露丧命。他不敢为自己今日的鲁莽开脱。
                            魔君仍是一脸笑意:“好了好了。幸亏本公子到得及时。你若是真觉得愧疚,以后就别老用这么些个琐事打扰我们家小竹休息啦。”一旁的山竹满面困意,竟贴着魔君睡着了。魔君蹲下身子,将小小的山竹抱在怀中,哼着小曲走了。
                            “……多谢公子。”
                            在魔君走出很远以后,白凤用很小的声音说道。他将沉沉睡去的澄露轻柔地抱起,放在自己的榻上。
                            这一次,是他心急了。
                            可他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要继续等多久,榻上的女子才能完全恢复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2-11 20:04
                              @道可道jy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2-11 20: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11 20:24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2-11 20:25
                                    帮你顶贴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2-14 21:21
                                      楼楼,加油啊,很好看的,为何不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7-05 22:18
                                        6
                                        澄露醒来时,屋子里明晃晃的,一个人一只鸟都没有。头有点晕乎乎的……还有点疼?
                                        好像……还做了个什么梦?梦境朦朦胧胧,好似故意罩上层层白纱不让她看清一般。她隐约记得梦中有蓝天白云,有清浅芳草,有嬉闹喧嚣,还有,上上下下穿梭在天地间的一只青羽毽子。
                                        耳畔似乎有孩童言语,像是气极一般,声音清亮干脆:“这原是给你的,如何被他们抢了去?若不是我看见,你就算将它白白给旁人了?”
                                        毽子……毽子……
                                        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瓜:啊!她好像就看了一眼白凤给的青羽毽子,然后就……就睡过去了。
                                        澄露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神奇的毽子,长得那么好看,居然还催眠,还让她做了个孩童梦境。又或者,是白凤这只死鸟搞的鬼?可他神情肃穆,不似玩笑啊……唔,也许是他戏比较足,装得很像,连自己都骗过了。嗯。一定是这样。等会儿我找到他,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思虑间,却是魔君进了屋子,笑眯眯道:“哎呀,姑娘醒了。身子可有不爽之处?”
                                        澄露还未答话,魔君便继续道:“方才我刚进来你便晕倒了,白凤怎么唤都唤不醒,还以为是我云水庭照顾不周,白凤怠慢了姑娘呢。如今看来,姑娘气色尚佳,倒是我冤了他。”
                                        澄露心道,看来是误会了白凤,自己的身子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瞧见个毽子都能晕,一面笑道:“魔君您客气,庭中哪会招待不周,是我自己的问题。可能近来神思疲倦,有些累了吧。”
                                        “好在白凤已去到灵山寻些药草,想来姑娘的身体状况用不着本公子费心。”
                                        澄露听到此句心下欣然甜蜜,面上两抹红云悠然腾起,目光微微流转望向桌案:“那枚毽子呢?可是被白凤收起来了?”
                                        “嗯。那枚毽子可是他的爱物,他一般可不给人看的。”话音刚落,魔君便摆出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狡黠一笑,“想来澄露姑娘和白凤亲近,自然愿意给你看。澄露姑娘,本公子说得可对呀?”
                                        “什……什么啊!”澄露面颊灼烧更胜,只避开他的目光道,“不过是个好看点的毽子罢了,我还见了个一样的呢,小孩子家的玩物而已……”
                                        “噢?姑娘在何处见过这样的毽子?亏得白凤视若瑰宝,竟也是普通之物?不妨说与我听听,待他回来羞他一羞。”韩非问这话的时候语气似是打趣,但其实他是揣着试探之心的——若是她真能想起毽子的来历,离她记忆恢复可就算近了一大步,白凤还不知要高兴到什么程度。所幸澄露并不是个爱藏着掖着的,若她心思再敏感些,魔君觉得自己还要再费些功夫。
                                        果然,澄露心直口快:“也、也不算见过,是在梦里,梦里看到的……”
                                        “梦里?”
                                        澄露想了想,觉得这个梦境说出去也无妨,毕竟魔君救过山竹,也收留了白凤和自己,同他说说也无不可,于是便道:“这个梦做得奇怪,我只见了那毽子一眼,竟就做了个有毽子的梦……”她将梦境略略同韩非说了一番,包括那句让她记得深刻的孩童言语。魔君听后打趣道:“这样看来,我倒是觉得白凤这个毽子确实与众不同,能让姑娘你魂牵梦绕……”
                                        “谁稀罕他的毽子啦!”澄露否认道。半晌,又弱弱补了一句:“但,确实有点好看。感觉那上面的青色羽毛,很温暖。”
                                        韩非听罢,自袖中取了一枚羽毛,颜色同那只毽子上的别无二致:“我这里有一根青羽,姑娘既喜欢,不妨赠予你。”说罢,将羽毛递过,双目悄悄观察着她的表情,见澄露欣喜收下,全无痛苦神情才暗自放心下来。
                                        “这东西可不能叫白凤看见,毕竟他一直以为那样的羽毛独他一个有,若你这么轻易拿出,他还道是你从他毽子上薅下的。”
                                        澄露眼珠一转:“那这羽毛会不会是公子你偷偷薅的?”
                                        韩非眯上眼,大笑几声,食指在唇上比了比,示意她别说出去,便一溜烟走了。
                                        澄露垂目看着手中的羽毛,把玩一番后揣入衣兜。
                                        但韩非可从未偷拿过那毽子上的毛。况且今日的事,白凤已被提早告知。
                                        原来,魔君见她晕倒后睡得安详,全然没有狰狞之色,和他以前见过的不大一样,思来想去,决定拿一根占有星点过往灵力的物件试探试探,看她有没有想起什么过往。既然没什么异样,也许白凤的心愿提前一些开始也无妨。
                                        毕竟,他等得太久了。
                                        从澄露那头出来后,韩非直奔住所。山竹睡得极沉,还没有醒来,总算让他松了口气。抬眼,便看到白凤依着门框,背对自己,一言不发。
                                        “嚯?难得。我们白凤采药回来,不第一时间看看自己的小老婆,倒来我这里。我该感动一下吗?”
                                        “她……”
                                        白凤沉默了好久,才用极轻的声音道,“我怕她想起什么不好的。”
                                        韩非为山竹掖住被角,一面悠然道:“怕就不去见啊?依我看,是你怕了。”
                                        白凤没有出声。
                                        “你也不用畏惧什么,她迟早会想起来,到时候也要面对的。只是当年那件事你本也无错,何必心虚,自讨苦吃。”韩非道,“但离她全部想起来还早得很。今日你给她看了毽子凑巧竟成了个机缘,让我觉得可以让你少等些时日。”
                                        “公子您的意思是……”白凤猛然转过身来,眼中似乎有光。
                                        “今日我探了探她,发觉她对过往的灵力不是那么的排斥,所以只要稍用点心思便可达目的了。”韩非笑道,“接下来,就看你如何跟她相处了。”
                                        白凤颔首谢过。韩非再抬眸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1-10 03:35
                                          门边哪还有鸟影。
                                          唔,这难道就是所谓的 归心似箭?真是有了老婆忘了主子。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11-10 03:35
                                            @道可道jy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11-10 03:36
                                              嘻嘻嘻嘻嘻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10 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