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小说吧 关注:13,184贴子:56,245
  • 12回复贴,共1

我曾深爱你这城 沈夕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离婚七年后,沈夕莞再一次被萧墨抵到了墙上。

男人灼热气息喷吐到她的耳际:“沈夕莞,你知不知道在你离开的这七年里,我有多想念你……躺在我身下娇喘连连的样子?”

酒店的客房里,只开着一盏橙黄色的床头灯,他的脸,只有一半在明亮中,嘴角勾起,带着轻佻的邪魅,而隐藏在昏暗中的另一半,却似乎是冰冷的嘲讽和阴狠!

沈夕莞的心,一瞬间疼的无法呼吸。

她的血液里仍流淌着对他无法割舍的深爱,可他对她唯一的想念,竟是如此的不堪?

“萧墨!”

仿佛隔了好几个世界,她喊他的名字,声音里带着颤抖的凉意:“我们已经离婚很久了,请你……放开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9-18 22:08
    久别重逢,是她的预谋,可是真正面对他,她却打了退堂鼓。

    “放开你?”萧墨讽笑了一声:“昊然说,今晚,给我找了个女人,沈夕莞,我们当初离婚的时候,你可是拿走了萧家一大笔钱,怎么,还会沦落到出来卖?”

    钱?

    是的,她签下离婚协议书,他给过她五千万的补偿,他当时讽刺她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势力女,那现在,是不是就该羞辱她是个不知羞耻的**了?

    “沈夕莞,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贱!”

    果然……

    曾与这个男人结婚三年,他的眼里和心里从来就没有过她。

    她不过凭着自己的一腔爱意,苦苦守着那个冰冷的家,直到,她的父亲被查出肺癌。

    她向他借钱,他不给,却递过来一纸离婚协议书,她苦痛的挣扎后,无力的签字,从此,他永远自由,她远走异国他乡,一别,七年。

    “既然都已经是和不知道多少个男人做过的烂货了!那就再多和我做一次!”

    无情而残忍的语言像一把无形的刀子,将沈夕莞刺得鲜血淋漓。

    他却已经揪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拖到里面的床上推到,她还没有从天旋地转的疼痛的反应过来,他高大的身体已经强压了下来,带着酒味的嘴恶狠狠的吻上她的。

    他的舌头轻车熟路的钻进她的嘴里,抢走她所有的空气,与她唇舌纠缠,是他一贯的强势。

    她瞪圆了眼睛,用力的推他,一双手却都被他抓住,禁锢到她的头顶!

    她和他之间,没有爱,却有性,他们之间,曾那么契合,他清楚的知道她所有的反应……

    布料的破碎声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沈夕莞猛的将头往旁边一转,嘴巴得了空,喘息着说:“萧墨,你做可以,别撕我衣服!”她的眼里一片悲哀,她知道自己抗拒不了萧墨,从来都抗拒不了……

    于是,她狠下心来,准备将计划中的事情做完。

    萧墨愣了一下,下一秒,却疯了似的,将沈夕莞身上本就单薄的裙子撕成了碎片,然后,没有任何的前戏,就冲进了她的身体中。

    意料之外的紧致,让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紧接着,是狂风暴雨般的摧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9-18 22:14
      结束之后,萧墨看着不挂一丝的她残破般的躺在床上,深邃的黑眸中划过一抹异样的情绪,伸手,扯开被单,盖住了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沈夕莞,像你这种愚蠢又肮脏的**,连出来卖,生意都不好,这么紧,是有多久没和男人做过了?”

      沈夕莞忍住全身的酸痛,拥着被子坐起来,看见萧墨黑沉着一张俊脸,睫毛却抖动了几下,这是他,紧张的表现,即使过了七年,她依然记得他所有的小习惯。

      可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对他百依百顺的沈夕莞了。

      “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9-18 22:17
        想到被自己打晕了,藏在另一个房间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所谓女明星,沈夕莞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萧墨,看来,你对贝舒雅的爱,也不过如此!

        “你这个**,没有资格提起舒雅的名字!要不是因为你,她怎么可能会被人轮?怎么可能会失去子宫,怎么可能会每一天都活在悲痛和不安中?”萧墨阴狠冰冷的视线,再一次刺向了沈夕莞的眼睛。

        然而,沈夕莞却毫不畏惧的对上了他的视线:“所以呢,萧墨,你还想再对我进行一次道德绑架吗?”

        萧墨盯着沈夕莞,没有说话。

        “可是萧墨,你别忘了,我当年,也并没有逼着你娶我,我也是那场婚姻里的受害者,就算我有罪,我也早就用我自己的血,用我孩子的血,还清了!你忘不了新婚夜,你走不出萧家,救不了贝舒雅,所以在婚后的每一天,都肆无忌惮的强、暴我,哪一次,不是将我折磨的奄奄一息?那三年里,我都不记得我流过多少血……”

        沈夕莞裹着被单,下了床,手摸着床头柜上放着的一瓶喝了一半的酒,拿了起来,接着说:“萧墨,你知道吗?我也是恨过你的!”

        一个“恨”字,让萧墨的身体骤然一僵。

        “你当年,也不过就是凭着我爱你,才可以肆无忌惮的糟践我,可是我却从来都不欠贝舒雅的,贝舒雅有那样的下场,是她自作自受!谁让她跑到酒吧去醉酒了?她要不是喝的不省人事了,被那群男人捡尸,她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你却生生的将她的悲惨强加在了我的身上……不过,”

        沈夕莞转过身,平静的望着萧墨:“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对你,没有爱,也没有恨,我早就像剜掉腐肉一样,将你从我的世界里,彻底的剜除干净了!就算你现在又站在了我的面前,也不过是我众多恩客中的一个!”

        “啪”的一声!

        是萧墨的巴掌狠狠的招呼到了沈夕莞的脸上。

        而沈夕莞回报给他的,是一酒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18 22:18
          想看的宝宝留言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18 22:18
            求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19 09:34
              同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19 09:3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9-20 10:13
                  想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10-05 21:01
                    有全文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0-05 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