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忆的异世界倾国姬吧 关注:1,567贴子:1,417
  • 11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 1-6 诞生之仪的陷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周六啦

献上晓姐姐和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9-16 15: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9-16 16:38
      突然觉得女主会在一次偶然吸血后开挂也说不定。
      忘记了女主原来是吸血鬼啊


      收起回复
      3楼2017-09-16 17:26
        「稍微、……变成了麻烦的事」
        现在,父亲大人总会在吃早饭的时候对我说些不吉利的话。
        毕竟、昏厥过去的我、燃烧的教师、漩涡般的热气、抱着我哭泣的妹妹以及身旁的老师和助手;在用风与水的魔法进行通风和冷却的时候、全员都被带到了专门用于集合的房间中、直到我醒来的第二天之前、这期间的记忆完全不记得了。
        接着、似乎因为与瑟蕾娜分开接受魔法授课而使她感到了寂寞。所以瑟蕾娜一直对这边的情况感到害怕、这实在是太糟糕了。「姐姐没生气喔」,我用着苍白的笑容向妹妹传达了自己的感情、姆・・・

        「亲爱的、有什么事吗?」

        妈妈帕尔梅担心地向爸爸询问、对了、父亲大人不论何时都是不说丧气话并泰然自若的样子、总是高高在上地与我们说话。因为前世父亲总是以友好的感觉和我说话、所以最初就想着「什么啊这语气?」、但「这就是国王」的想法将脑中的疑问在顷刻之间挥去。

        「是最近、凶恶的魔物不断在增加的事吗?」
        斯蒂芬哥哥也探出身子、但父亲大人并没有说自己担心的事、是很糟糕的事情吧?我突然感到背后一凉、是的、我寄宿的身体、我的不幸是由灵魂谜一样的系统以及命运的神秘要素所决定的、如果说『凶恶的魔物正在增加』的话、作为进行过无数次异世界转生的专家、魔物の大量発生(モンスタースタンピード)(Monsterstampede)的情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温和的妈妈、温柔的哥哥、然后比什么都可爱的妹妹被魔物蹂躏的样子光是想象一下就会感到心如刀割。

        「姐姐?没事吧?」
        不行、又被妹妹担心了。
        「果然、身体不好吗……诞生仪式可能要推迟了」
        诶?推迟的事情无能为力了吗?难不成我一生都要延期?

        「亲爱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帕尔梅担心地问、似乎是与魔物没有关系的样子、但是为何会有更加不好的预感?

        「那是、长老们的诞生仪式是以戏剧演出来呈现的」
        「呜诶!」
        「那样的!对尤玛的体力来说太勉强了、更何况她还在进行诞生之仪的朗读练习!」
        啊、出现了奇怪的声音、毫无公主风范的声音出现了!但是母亲大人悲鸣般的尖叫救了我一命。不、完全没有得救啊!
        诞生仪式是献给生出自己的神和双亲的仪式、传统是以父母和儿女的戏剧演出开始。一般是在村子的广场上以对父母说类似求婚话语般的一个惩罚游戏、而王族则是要在剧场举办的。
        戏剧是个体力活、观众、热气、照明、和紧张等等的一切都会将体力夺走、强制性地成为了主演的话,对毫无体力的身体造成负担是不可避免的、长老们想杀了我吗?是想要杀了我的吧。

        在诞生仪式上去世的孩子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是因为胎儿的死亡率很高吧?没有出生当然就不会被记录在王族的家族之中。
        是的、也就是说哪里的来历不明的妈妈生下的作为王族毫无势力的我来讲,诞生仪式是最后的机会、全部作为污点和无用功来打算的话、虽然不知道在诞生仪式上死了会变成怎样、作为解释的话语要多少有多少。

        「那个的话……尤玛的诞生仪式,我会以一开始和泽娜相遇的形式来演出」
        「呜诶诶诶!」
        又出现了奇怪的声音!说出来了!这次帕尔梅虽然在悲鸣前倒吸了一口气但依然泄出了声音、但正是这如同濒死的蟾蜍一般的呻吟掩饰了我的失态。
        顺带一提,泽娜是我和我实母的的名字。

        「怎么这样!不行!不行的、到诞生仪式的日子没有一星期了啊!?」
        「我知道的、诞生仪式一直推迟到夏天中月的中期也是没有问题的」
        「诶?」
        「亲爱的!?」
        又是奇怪的声音出现了。嗯……、这个世界和前世一样分为春夏秋冬各三月,一年有12个月、而前春月、春中月、后春月一类的称呼非常浅显易懂、就是、分别为每个月二十五天、三十天、二十五天,而中月比较长的感觉、一年是320天、而难以理解的就是闰日(比如二月29号)到来的日子。顺带一提一周是五天。

        「亲爱的!你想把尤玛杀了吗!?在公众面前杀死这么可爱的孩子吗!?」
        妈妈厉声厉色地冲父亲喊道,啊,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妈妈的表情。
        「杀了她?为什么这么说?」
        「夏中月的中期!这不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吗!」
        「是・・・是这样啊」
        父亲似乎是第一次注意到的样子,我才意识到,原来父亲是二百五吗?。

        「剧场呢?剧场要设置在哪里?」
        「那是、因为尤玛是深得国民关心的公主、设置在了很多人进入的蓝之剧场・・・」
        「那不是野外剧场吗!那是即使对专业的表演者而言也必须坚持提高音量的严酷舞台啊!」
        「…………」
        国王沉默了!一言不发地沉默了!伟岸的国王因为受到打击而沉默的样子不禁让我笑出声来、灵魂都要笑地跑出来了、干脆就这么泄露出来然后从这垃圾般的命运中逃脱吧。

        一边拼命砰砰敲着桌子、流着泪用以***的样子接近的妈妈并不准备就父亲抱起脑袋苦恼的样子妥协、对这种走投无路的气氛而笑出来的反而是我自己吗?但我感觉我要笑出人命了。
        当我注意到那边时,妹妹正怯生生地望着这边母亲的样子、斯蒂芬哥哥则低着头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哎呀,死了吧?我、死了嘛?

        不、不只是这样的、仅仅是夏中月的野外舞台?这是论外的、绝对会在三十分钟内死的、但由于前世的对野外LIVE的狂热、那样的东西如果是现在的自己陷入其中会怎样?
        前提得先保证有着原地待命的急救车送我到医院这样令人发寒的事出现。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要做!」
        嗒吧一声拉响椅子的我站了起来、因为突然站起来了,有点贫血。
        「不行的!尤玛、要是死了怎么办」
        妈妈拼命地阻止我、确实如果是夏天的野外LIVE的话会死的、所以在春天进行就可以了。
        「没问题的!从现在开始记台词!预定在四天后就进行诞生仪式的话」
        「尤玛!坐下!!」
        妈妈试图阻止我而大声吼道、这么说被这样斥责还是第一次吧?
        「・・・能做得到吗?」
        父亲大人带着一丝的期望看向了这边、看到他的瞬间、啊、不行,我真想狠狠地揍扁这张脸。

        「怎么可能做得到!泽娜和你的戏曲一点都不短啊!」
        「做得到的!我对自己的记忆力有绝对的自信!」
        没错、我的记忆力是世界无敌的第一、我的冒险标题就是「世界最强的无敌记忆能力!」如此程度的自信。不、对不起关于这些都是骗人的、是参照权大人的记忆能力。

        巡更程序知道吗?我忘记了的总统在演讲的时候看到的东西、他在一个透明的木板上写了一篇文章(加速世界吧)、那个东西和我在参照权中看到的东西很像、用AR的感觉来讲就更接近了、只要能这样的话,即便我忘记了台词,只见过一次的戏曲也会被显示出来。

        「深邃的森林中、王蜘蛛蛇(バウギュリヴァル)(Bauguri Val)在死斗中败下阵来、逃进了森林深处、没有能够治疗的药、艾利普斯王会因过深的伤口而死亡、而在那里悦耳的声音正巧响过、呀,在那里生活的森精的美人啊、我需要您的帮助!仿佛找到一线希望的绚王说道、抱歉,这就来救你、还有,我并不是美人,真可惜啊。艾利普斯王已经没有可以犹豫的时间了、在森林中回响的悦耳之声的主人从怀里取出魔法的药、被撒上药剂的伤口眼看着就愈合了、这是?你到底是?呆然的艾利普斯王看着发出笑吟吟之声的主人、啊哈哈、真是失礼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华丽的男人啊、这就是艾利普斯王和冒险者泽娜相遇的时候、・・・哈哈・・、如、如何?」

        回过神来,这是一片鸦雀无声的食堂、啊、早餐的花被吃光了。

        「好腻害!姐姐!好腻害!」
        天真无邪的喜悦的妹妹瑟蕾娜的声音、和发出哈哈声的我的声音于空中回响。

        End


        回复
        4楼2017-09-16 19:01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16 22:03
            翻译菌,请问您加几号油!我们免费为您提供!
            终身免费,随时都能加油!加油!!


            回复
            6楼2017-09-16 22:51
              喔喔,果然是領養的孩子,然後爸爸莫名的天然黑(?),不過主角體力差到沒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17 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