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将军的不死骑士吧 关注:3,535贴子:4,432
  • 17回复贴,共1

第二章 巴莱博的英雄谭 第十话 领主莫德伯爵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明天去拿药,下午看看能不能翻,医生确诊之后说我有天生眼疾,只能治肿瘤不能治眼疾......
希望大家给我点鼓励,小时候得过非典还是活过来了.....这次应该会视情况动手术......
总之希望用药水滴一滴就好了,最坏的情况可能是右眼失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9-15 21:28
    祝早日康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9-15 22:2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9-16 08: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16 08:3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16 10:55
            我一个高中同学他爸是眼科医院(对,医院名字就是眼科医院)的院长,自己八百度近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9-17 10:15
              眼睛基本好了,这个贴用来翻译,那个贴就当是以后重翻吧.....


              回复
              7楼2017-09-17 13:04
                果然翻译君这个群体都是天生多病的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9-17 14:10
                  在『迷惑之森』的行进中,正式决定了无头马的名字。


                   因为命名时阿努巴娜和兰贝尔越说越尴尬了,所以通过了阿努巴娜的方案。


                   对执拗地称呼无头马为梦魇的阿努巴娜,兰贝尔的毅力让她感到非常失望。


                   虽然森林的威胁已经多次向兰贝尔袭来,但是对于兰贝尔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挡道的巨大蜘蛛的头被梦魇的脚踏碎,貌似是山贼团的森林瓦伊托群(翻译:我都忘了这是啥了好像是僵尸)在梦魇的突击下不到十秒就被歼灭了。


                  接下兰贝尔的剑和梦魇的战争践踏合力一击原山贼团长的巨型森林瓦伊托,被砍飞的头的腐烂的肉深深的陷入树中,在与阿努巴娜短暂的闲谈时也没掉下来。


                   不久兰贝尔决定应当在到达森林近郊的街道为止,与梦魇分别一次。


                   因为梦魇的身姿过于引人注目,所以不能进入市区。


                   兰贝尔也给予了梦魇极力的避开众人的目光,被攻击也不能反击要逃拼命跑的那样的严令,说着再来时会叫它就与梦魇分开了。


                   那个时候梦魇也已经亲近了兰贝尔,温顺的点了点没有头的脖子,消失在森林的黑暗中。


                   通过森林到达巴莱博的兰贝尔,也与阿努巴娜分别了。


                   本来是打算同行到街上的。


                  「谢谢了,剑士先生。让我托了您的福。今天的旅途,阿努巴娜一生也不会忘记吧。如果平常,会有五成左右的,不过,这样说剑士先生的话谁也不会相信吧,减少五成左右正好」


                   阿努巴娜用平时那样轻的语调告别,最后说着「再见了,有缘的话也会再见面的,期待着下次相见」离开了。


                   巴莱拉就如同冒险者都市的传言那样,不管怎么样冒险者的人数很多。


                   带成为被称作为从魔的狩猎的魔兽陪同的人,背着巨大武器的人的身影也很常见。


                   只是走在其中,比周围的人高出一公分以上、穿着魔金铠甲的兰贝尔的身姿格外显眼。


                   可以说过分的明显。


                   也经常有远远看着兰贝尔的人停下脚步,因为发呆而丢下手里的东西。


                   靠着墙的一脸坏人样的三人组,对兰贝尔发出嗤笑。


                  「那是什么东西?」


                  「穿着那样的东西,身体能正常的活动吗?马克,真是可笑呢。」




                  被称作马克的,三人组中最年轻的身材矮小的女子,毗齿咧嘴地笑着。


                  「交给我把,森派」(表示最烦音译)


                   三人组是隶属冒险者行会『毒鼠』的冒险者。


                   大致是正规的冒险者行会,不过冒险者之都巴莱博,冒险者行会太多难以监视,流氓性质的家伙组成群体的行会也多数存在。


                   『毒鼠』是那种行会的典型。


                   接受违反领主规定的条约的委托,如恐吓被委托人、倒卖信息、使用魔术偷窃等轻犯罪委托。


                   马克的父母都是冒险者,不过她在幼小的时候因为对抗魔物而丧命时,便在巴莱博进行偷窃工作。


                   因此也有入狱的经历,虽然有魔术的才能,但是不接受正规行会的邀请,而是依靠『毒鼠』来维持生计。


                  「暗影啊,隐藏吾身」


                   马克竖起手指咕哝着,以她为中心的魔法阵展开了。


                   是隐蔽气息的魔术。


                   本来是为了在狩猎从魔时逃跑或者先发制人用的魔术。不过,『毒鼠』却主要作为偷窃前的准备。


                   马克,也被『毒鼠』灌输了这种魔术的使用方法。


                  「你果然最擅长这种吝啬的魔术啦。哈哈哈」


                  「你们不也是一样吗」


                   马克对于这两人的话默默嘲笑。


                  (我才不想在这种地方。如果磨练魔术,取得业绩,赶快和其他的行会取得联系,溜出这种鬼地方)


                   那样的内心情感只字不提,亲切很好地笑轻轻地弯曲手腕子。


                  「请看着吧。当他之后发现的时候。一定会一边不停的挣扎一边大声叫骂」


                   迅速地钻入了纷乱拥挤的人群中,很好地缩短了和兰贝尔的距离。


                   弯下去立在头中完成占据栏遮蔽物背后的位置压轴的演员,从后面用风的魔术滚脚的筹措,脊背跑出去了。


                   马克接近到一定的距离时,兰贝尔突然停住了脚。


                   正好那个距离是将近六米,兰贝尔背上大剑三倍的长度。


                   但是,这是在人群中。


                   六米也不可能从外边用探知魔术发现隐蔽气息的马克的接近。


                   如果是通常,自己也不用在意,但是马克判断自己应该停住脚。


                   其原因,是兰贝尔的杀气。


                   在战场,有些人在战斗中钻空子,从敌人的背后偷袭的行为是有效的。


                   磨练那种技术,确实有擅长取敌将首级的那种人在。


                   原本是四魔将之一的兰贝尔,到交战时受到死角攻击的机会很多。


                   即使不是战场,也有被暗杀者瞄准生命。


                   八国统一战争时代的战士,经常需要学习分散自己意识却能感知敌人动向的技能,因为不能掌握那个东西,多少挥舞着剑的年轻将领丧失了生命。


                  倒不如说马克即使手段出众,兰贝尔也能沉下杀气吸引对方。


                   马克多少即使有才能,她现在的时代,也不过是学了一些流氓行会的下级魔术。


                   对兰贝尔来说如同孩子的恶作剧一样,有并非一定要反击的意义。


                   适当胁做只是想使之退缓期充分地相配。


                   兰贝尔觉得接近的人已经丧失了勇气了,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地悠然地离开了。


                  (是热闹的街道呢。为了了解街道的事情和『吹笛的恶魔』的动向,首先想去『舞动之间』的行会本部。是如果那里,有合作的空间把)


                   几乎自动击退马克的兰贝尔,也没有对马克过分在意。


                   但是,马克却没有那么想。


                  「 啊……不行……」


                   正面承接兰贝尔的杀气的马克忍耐不住,腰破碎到那个场合扎了双膝。


                   为了抑制因急剧的精神压力而上升的胃液,按住自己的脖子倒过来。


                   马上,在街的一角变成了骚动。


                  「哎,你咋了小妹妹?」


                  「怎么了?」


                  「讨厌,注意到的时候就倒下了……」


                  (是什么?不是路过的魔物,是幻觉吗?){兰贝尔以为是魔物跟踪他....}


                   老早就在思考着别的事情的兰贝尔,回头看着失去意识的马克那样考虑着,不过,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有什么特别的问题,重新开始寻找『舞动之剑』的行会本部。


                  回复
                  9楼2017-09-17 16:15
                    不行 要睡觉了


                    虽然眼睛好了,但是我现在极度疲劳 翻完先睡了....


                    可能翻得不好就不说了,翻完先睡了....这次几乎都是手打没有机翻 有点脑抽.....


                    回复
                    10楼2017-09-17 16:16
                      赞美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9-17 19:5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17 21:27
                          祝翻译早日康复,同样做过眼科手术的路过


                          回复
                          13楼2017-09-18 11:18
                            好好的去医下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9-18 22: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13 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