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水满的小窝吧 关注:513贴子:19,146

【第四部新文——未命名,修訂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鉆》文我不滿意,其實我當初的想法它應該是一篇很不錯的文,但是後來因各種事情分心,我也就寫得寥寥草草,男女主角甚至是配角的性格都有些偏離了。這次回歸,我從頭修訂,包括本文的名字。希望大家依然會像支持《迷迭香》修訂版一樣的支持我。
————————————————————
最大的改動應該是洛嘉馳的性格,其實最早的設定他是一個很單純的大男孩比較無害的,但是後來我覺得如果他只是一味的單純無害,那麼害人的又會變成hil姐了,hil姐已經在前面兩部害過不少男人了,這一部我想多虐虐她好了,所以我改了洛嘉馳的性格,他可能會有些心計,也可能大家會發現修訂后的他其實變成了一個雙面人,他會為了某些利益在hil姐面前扮無辜,扮單純,以博取她的心。可以說,前期的一切都只是他的‘表演’……嗯,由於我不想劇透的緣故,接下來的走向是怎樣的,我就不多說了(其實是你自己還沒想好對吧!),我希望看到你們對前期兩面三刀的洛少爺狠狠的咒罵…………


然後……hil姐會在這篇文里被我虐到七竅生煙,總之前男友、前女友、二娘……最后外加一個LUCAS統統把她折磨到死就對了……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透露一下結局……………………………………………………………………如果實在被我虐到收不住了,那麼就是BE,如果我有點良心大概就是HE了


廢話不多說了,這幾天有空就來更修訂版


回复
1楼2017-09-13 21:10
    發不了表情了?


    回复
    2楼2017-09-13 21:11
      有沒有搞錯,我明明寫了那麼多可愛的表情,都發不了
      必須刪除表情才可以發帖,那麼請問表情放在這裡讓不讓人用呢?


      收起回复
      3楼2017-09-13 21:13
        【1】
        一年一度的電影節頒獎禮,聚光燈勢要將黑夜照射如同白晝,紅毯上更是星光熠熠,每一位明星轉身時的一顰一笑都會引來閃光燈一陣瘋狂的聚集,一時間若非是見慣不驚、‘訓練有素’的大明星們,必定下台后眼花繚亂到連路都看不清。

        佈景板後方陰影里站著兩個男人,其中一個身型高大的男人沉默的看著紅毯上的一切,面上雖無半點表情,可眼裡的光芒卻曝露了他心底隱隱的渴望,總有一天……我也會走上這張紅毯,讓全世界都認識我——洛嘉馳LUCAS。

        正想著,突然紅毯方向一陣喧鬧,他一雙黑澤透亮的眼里頓時有了更璀璨的色彩,性感的嘴角更是不能自控的往上牽了牽。那一邊粉絲們扯破喉嚨的喊著某人的名字,還在拍上一組明星的攝影師們耳聰目明的立即調轉‘槍頭’紛紛朝著還未走到攝影位的女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陣瘋狂的按著快門——白衣翩翩,聚光燈下的女人如同一粒散髮著迷人光芒的珍珠般閃閃發亮,一顰一笑,都引來無數粉絲的尖叫,而她似是‘獎勵’那些為她瘋狂著迷的粉絲們,翩然的微笑著轉了轉一襲白色珠紗晚禮服,那畫面簡直猶如天使落入凡間,她頻頻回首,溫柔而優雅的向著粉絲揮手、微笑致謝,直到沒入紅毯盡頭的工作人員身後……

        “看完了?你的眼珠是不是該收回來了?”洛嘉馳身後另一位,百無聊賴的慵懶開口:“我都不知道這種人造美女有什麼值得你這麼仰慕。”

        “你當然不懂欣賞何謂‘女神’,你欣賞的另類怪物恐怕還沒在這個星球誕生。”

        “你小心被JOANNA聽到,否則她小姐脾氣又犯起來,到時候不僅你會被煩死,我也跟著倒霉!你還是收斂些的好!”身旁一直碎碎念的是矮他一個頭的好朋友,也算是他這個名氣還不大的男模的免費助理兼‘入門級’經紀人——林蘇航。混娛樂圈嘛,不管名氣多小,基本的配備還是得從開始就必鬚要有的,否則,管你有多帥多靚,休息的時候一個人端一張小凳在一旁,那淒涼的景象到你翻身那一刻都會成爲笑柄。

        “你不提醒我,我倒差點忘了該把和她分手的計劃提上日程了。”洛嘉馳沉著一張冷峻的臉,皺起的眉間寫滿了不耐煩。“和她交往本就是因為一單看上去還不錯的合約,結果呢?我倒是受夠了她的小姐脾氣,忍了又忍,哪知道那坤龍的墨鏡廣告從導演到製作都是粗製濫造,那種質素的廣告我要是接拍了,我現在還能站在這裡嗎?她要是真的年少無知不小心搞臭了我的名聲我還可以原諒!畢竟這世界上沒腦子的女人占大多數,但是她要是搞砸了我畢生的夢想——總有一天會和我的女神一起拍戲,一起站在領獎臺上。那我的人生就毫無意義了!所以你不要再跟我提她了,要耍小姐脾氣讓她耍個夠好了,不要以爲她老爸仗著我現在沒經紀公司,有幾個臭錢就可以隨便擺佈我!”說這個是他畢生的夢想,似乎有點誇張了,但曾經與家人決裂的一去不回頭卻讓他發誓,沒能有一番成就絕不罷休……於是,關於一切,都必須有附加的價值。他有一張天生就應該成為偶像的臉,而一米八七的身高和一副好嗓音更是不會被他浪費,自從幾年前的一次偶然機會被一間雜誌社編輯看中,開始了模特生涯后,他才發現這個圈子才是他的歸屬,於是他努力包裝自己:去演藝培訓班、練歌、寫作、健身……如今的他雖暫時不能和那些大明星相提並論,可所到之處也是頻頻被讚賞有潛力的一位新人,他相信只要是金子必定會發光,只是遲早的事。而所謂的愛情……也必須建立在對他事業有利的前提下,所以,這個JOANNA‘公主’恐怕與他的良辰美景就快告一段落了。

        “好了好了,要不要幫你寫進通告里?”林蘇航不屑的癟了癟嘴,LUCAS的真實想法恐怕連這個最好的朋友也并沒有毫無保留的表露過,所以林蘇航自然當他只是說說氣話,并沒有當真。“喂喂!周子鎧來了!”

        “他?”LUCAS冷眼看著春風滿面走在紅毯上的男人:“他才出道一年不到吧?怎麼也可以上紅毯?”
        “唔,因爲之前接拍的那兩輯廣告囉!”林蘇航饒有興致的抱著雙臂笑說。

        “就是那兩輯男士香水系列廣告?”

        “是的,你不知道那兩輯廣告剛剛才拿了克裡奧廣告獎嗎?他作爲廣告裏的男主角也因爲有出色表現迅速走紅,雖然這次的電影節他沒有任何提名,不過能走上紅毯做嘉賓已經很不錯了。”

        “廣告大獎……那個導演才是功臣吧?沒想到周子鎧其貌不揚也可以這麼迅速走紅?”LUCAS冷笑著不屑的說到。

        “是啊,他的躥紅其實有很大因素是因爲那兩輯廣告創意獎的導演沒有去領獎,大家都蠻好奇那創意策劃的導演究竟是誰,所以對廣告本身的關注度也就很高了。”

        “那麼……導演究竟是誰呢?”LUCAS回頭一副‘怎麼你就沒給我撈到這等好事’的臉色望著林蘇航。

        林蘇航偏頭看了看自己的老友聳聳肩:“我怎麽知道?我只知道廣告是PLUTO集團爲他們的代理品牌拍攝的,導演一定是他們外聘的囉!你知道有些神經兮兮的‘藝術家’,都喜歡搞神秘。Lucas,你也不用在這裡羨慕別人,你這匹千里馬遲早會遇見你的伯樂的,但是首先請你別那麽挑剔了,再爛質素的廣告,只要從平面走進電視——”他用手指畫了一個框框,繼續說道“都將會是一個你發光的機會。”

        “哎唷我說林蘇航先生,我現在只是一個平面模特,我未來的夢想是站上演藝界最高榮譽的領獎台,我從現在開始就沒要求,不挑剔?……………………我差不多死得了。”說完,LUCAS翻過一記白眼轉身離開。


        回复
        4楼2017-09-13 21:14
          【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靜萱,你又要飛加拿大了?才回來沒多久呀?”一間高級餐廳的包廂裏,三個女人圍坐一台,活潑好動的Sara對著面前美若天仙的歐靜萱不悅的撅起嘴,在她身旁搖著紅酒面上沒什麽表情的女人始終沒有說話。

          “喂,HILDA,你出句聲喇!”Sara用手肘碰了碰身旁的好友。

          沒等HILDA開口,歐靜萱便溫柔的笑說:“Sara、Hilda,我很快就會回來的,這次只是過去參加新片的宣傳酒會,順便也可以休休假,你們知道我現在在香港連門都出不了,等我回來一定請你們好好吃一餐。”

          名叫HILDA的女人不著痕跡的勾了勾嘴角的笑意說到:“是啊,靜萱現在這麽紅,到處都有狗仔隊跟著,讓她透透氣也好,尚恩也會去加拿大,好像跟你差不多時間飛機,你們也可以互相照應一下。”

          歐靜萱握著水杯的手不自然抬起撥了撥頭髮,然後才抿著唇笑了笑:“尚恩過去也是談生意,怎麽照應我啊,啊對了……HILDA,我還沒恭喜你,你執導的廣告得了大獎!不如等我這次回來給你帶你最喜歡的那款手袋做禮物!”

          “喔對啊對啊!!可是爲什麽你不去紐約領獎???我想不通!?又是你的……什麽……什麽策略?”Sara好像頓時才想起老友的這件‘榮譽大事’睜著一雙大眼望著身旁一副標準女強人姿態,不苟言笑的HILDA。

          HILDA只是淡淡而禮貌的笑了笑:“我只是PLUTO的品牌部經理而已,只在意我代理的產品能不能賣出去,其他的,我沒興趣關心,好了,我下午還有個會要開先走一步了,你們慢慢聊,喔對了……靜萱,不用幫我帶那手袋了,我已經不喜歡了。有你這位我最好的朋友一句恭喜已經足夠開心了,等你回來我們再聚。”她優雅淡然的起身穿上外套眨了眨靈動的大眼笑著轉身離開。

          Sara在HILDA離開以後才轉頭嘟著嘴問靜萱:“怎麽我覺得最近HILDA有些不對勁?雖然她以前就這副樣子,但是最近好像越來越冷淡了,尤其……是對著靜萱你。”

          “你懂什麽啊?她這是捨不得我呢。”靜萱嬌嗔的笑了笑,然後埋頭抿著手裏的水,再不發一言。


          回复
          5楼2017-09-13 21:15
            【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LUTO品牌部

            “HIL姐,你回來了?有你的信。”跟了HILDA多年的ELSA,40來歲,精明老練,是HILDA不可多得的得力助手。

            HILDA一面走進辦公室,一面脫下外套遞給ELSA,接過她手裏的信,微微的皺起了眉頭,‘又來了?’

            “又是這樣沒有署名的信,今天中午你出去以後我發現放在前臺的,好奇怪,上一次也是這樣。”ELSA平日裏做事積極、效率很高,只是這好奇和八卦的性子一直改不了,望著HILDA手中的信恨不得自己長了一雙X光眼,下意識的探出個頭很希望HILDA能打開瞧瞧裏面的內容。

            HILDA見她這副‘渴求’的眼神也並不責怪,只是歪了歪嘴角示意她出去。

            待ELSA走後,她才拆開信沉默的看著裏面的內容,長長的睫毛一扇一扇的微微跳動,許久後,才又默默的將信裏的東西裝好放進最底層的抽屜。

            淡漠的眼中,裝著更多的冰涼,一陣微弱的嘆息帶著無奈和酸楚,她轉了靠椅面向著落地窗外出神。

            *******************
            歐靜萱的原名叫歐曉燕,是她兒時的玩伴,从幼稚園開始到小學直至中學畢業她們都是最好的朋友兼同學,十三年前在紐約讀書的HILDA,寫信給曉燕,一個月后收到回信卻發現曉燕的回信地址變了,信中她說自己在香港買了房,已經搬家了,這讓HILDA甚感驚訝,因爲在她的記憶裏,曉燕從小到大,家裏的環境就不太好,而這手中的寄信地址卻無疑是一處豪宅。不過她卻有些替閨蜜開心,認爲曉燕雖沒有錢出國念理想的大學,但可能卻找到了好的姻緣。

            然而又一封信寄來的時候,裏面有一張曉燕的照片,卻更是讓HILDA大跌了眼鏡……這不就是常常在雜誌中見到的名叫歐靜萱的娛樂圈新人嗎?不到一年時間的她已經憑藉完美的臉蛋和笑容俘獲了不少觀眾的心,成爲當時香港最炙手可熱的新星。而之前看到這名叫歐靜萱的女明星卻並沒有引起HILDA的過多關注,因爲……她做夢也沒有想過自己的閨蜜竟然搖身一變成爲了這位‘歐靜萱’,看著照片裏的人,再看著信中的內容,她忽然間覺得歐曉燕已經在這個世上消失了,想著曾經因爲長相醜陋時常被同學仔欺負,膽小、自卑,成天哭個不停的曉燕,想著自己一直認爲單純、天真又讓人憐憫的曉燕,想著每當別人見到自己和曉燕合影時候指著曉燕說‘這孩子真醜!’自己莫名的憤怒感時……突然她無奈的笑了,看著歐靜萱寫來的信,內容是:“親愛的HILDA,對不起,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關懷和照顧,現在我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醜小鴨了,一定讓你感到很驚訝,對不起,我用你借給我上學的錢去國外整了容。我改了名字,改了我的身份,改變了我的樣子,因爲我知道如果我還是當初的歐曉燕,這輩子也不會找到人生的目標和幸福,請你原諒我,也請你不要因此遠離我,因爲我知道你一定看不起這樣的我,可是,從小就漂亮、優秀的你永遠不能體會我內心真正的痛苦,雖然你常講‘沒有關係曉燕,我覺得你是最可愛的,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努力面對人生,長大以後一定會像天鵝一樣展翅高飛的。’小時候的我,是一直將你的這番話放在心裏,可是你出國以後,我再沒有了朋友,沒有再讓我依靠的人,我知道我這隻醜小鴨只有靠自己才可以改變人生了,於是我變成了現在的歐靜萱,HILDA,我只是想求你一些事,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但你知道……現在我真正的人生才剛剛開始,這世上除了我的父母也只有你知道我的過去,我已經把家裏所有關於以前的一切都燒掉了,希望你也能夠讓我重新開始,我知道這對你來說是很難的,畢竟我讓你失望了,可是我求你幫幫我……將我們過去的所有,都燒掉好嗎?包括這封信。也請你能夠瞭解我內心的痛苦,繼續將我當作你最好的朋友。因爲過去的一切,我都記在心裏,那些都是無法抹滅的關於HILDA和歐曉燕的回憶。”那一晚,她望著帶到紐約的那些和曉燕的珍貴照片,翻看了整整一晚,她認爲自己沒有權利去責怪曉燕,因爲肩負著家族責任的她沒有能夠幫到曉燕,陪在她的身邊幫她挽回自信。第二天的清晨,她只留下了和曉燕中學時期的一張最珍貴的合影,便將其他所有照片以及這封信全部燒掉,也祝福歐靜萱從此踏上她全新的人生。她在紐約看著歐靜萱一次次的獲獎,一次次的走向輝煌,她認爲曉燕當初的決定,也許是對的……

            回國後,歐靜萱依然將她當作最好的朋友,她當初的擔心也消散了,因爲不管樣子怎麽變,歐靜萱的內心依舊是當初的歐曉燕,這樣就夠了。

            外表冷漠的她,卻時常在靜萱的面前露出笑容,她打心底的爲她高興,並且發誓一世都爲靜萱保守秘密,她們常常見面,她稱讚她的演技越來越好,她也會稱讚她越來越成熟幹練和美麗,一切都是那麽的自然、和諧,依舊是最熟悉最要好的一對朋友——


            回复
            6楼2017-09-13 21:15
              【4】
              **********************

              回憶未完,便聽到桌上電話鈴響,她收起眼中的淡漠轉回座椅接起了電話:“喂?HILDA,哪位?”

              “HONEY,怎麽接電話前都不看名字的?很忙嗎?”電話那頭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唔,正要準備開會。”聽到來人的電話,她的眼中又多了一些悵然。

              “什麽時候收工?我來接你。”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今晚可能會加班。”

              “再晚我也等你,我就要去加拿大了,一走一個多月誒,走之前我要多和我的HONEY膩在一起。”男人大笑著說道。

              HILDA卻只是扯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說:“隨便你吧,我要去開會了。”

              “喂,你成天這麽‘隨便我’,你就不怕我跟別的女人跑喇?”

              “呵……陳尚恩,如果你‘想’跑,我也留不住你,也不會留你因爲沒有這個必要,這麽多年了,你還不瞭解我?”她斜了斜眼,只覺好笑的勾了勾嘴角。

              嗆口的話,換來電話那頭的一陣沉默,就在她想說拜拜然後掛斷的時候,陳尚恩才又開口:“好吧……就是這樣的你,才讓我跑不掉也不想跑,唔……你先忙,晚一點我到你公司樓下再給你電話。”

              掛上電話,她將所有的心事都收了起來,才踏著高跟鞋出了辦公室門,叫ELSA通知策劃、企宣部開會。

              ——————————————
              會議室裏,每個人都安靜的拿著手中的一疊資料細看著。

              “PTR0317這組男士太陽油廣告,指定讓我們部門接拍,你們手頭上的資料是策劃部整理出來的客戶需求,企宣部,我希望你們儘快能夠找到合適的人選來試鏡,PTR公司給我們的拍攝預算有限,所以現在當紅男星就不要考慮了,但是我需要一個:外型陽光,身高一米八六以上,經濟實用的男人——現場果(Luo)身試鏡。”她的語氣顯得有些不耐又無奈。因爲她本身只是做一個品牌經理而已,之前的兩輯廣告雖然外界並不知道是她執導,她還刻意不去領獎就是不想惹來麻煩,不過PLUTO的那個翹腳大老闆卻把她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由於廣告拍攝得非常精彩使得代理品牌的香水銷量瞬間飆高了五倍,於是PLUTO代理的品牌廠商們都競相請求PLUTO集團的品代部門替自己的產品進行廣告宣傳,所以那位翹腳大老闆大筆一揮簽下了不少合約!這使得HILDA不勝煩擾,莫名的增加了幾倍的工作量不說,而且要與她最討厭‘伺候’的明星們打交道。哎,可誰叫她只是一個打工仔呢?現在看來,她是逃不掉這些令人心煩的折磨了……

              “嚯……”一聽到‘果(luo)身試鏡’的眾人,都興奮的倒吸了一口氣,由於人數眾多這一口氣的分貝可不小。

              HILDA 看著一群女人興奮得快流口水,一群男人則色嘖嘖的咧著嘴,翻過一記白眼清了清嗓子拉回大家騷動的情緒繼續說道:“果(luo)身試鏡不表示什麽都不穿!有什麽好興奮的?工作不見你們這麽興奮?”

              “呃……HIL姐,爲什麽不直接找周子鎧呢?他一直很感激你,給我們PLUTO的價格也沒有因爲他現在身價上漲而漲價,趁熱打鐵,說不定下一輯廣告又會拿獎。”企宣部經理說道。

              “周子鎧的外型達不到要求,個子也矮了些,長相不夠陽光,身材,我想也不會有六塊腹肌,膚色不夠深度,夠了沒?”她平淡的說:“你究竟有沒有認真聽到我的需求?!”

              “是是……對不起……”

              “好了,你們就開始物色合適的人選吧,選好以後通知我。”說完,她沒好氣的瞪了一眼企宣部經理,起身離開。

              “唉,身高1.86以上,外形陽光,膚色健康,還要有六塊腹肌,身價還要便宜……上哪兒找去啊?”HILDA一轉身,企宣部各個負責人都犯難的撓起了頭。

              “是啊,周子鎧這樣的HIL姐都不滿意……還上哪兒找?”

              “叫你們找就去找吧,別廢話了。”ELSA話說得尖銳,實則是在提醒他們HIL姐說一不二的性子。

              “不如讓HIL姐的男朋友陳尚恩來拍!有型又帥身材又好!又可以徵服HIL姐這麽挑剔的人,她一定無話可說了吧?”策劃部一名男員工獻寶的拋出一個自認爲完美的點子。

              “我看你是活膩了。”

              “你六合彩中頭獎想辭職找不到藉口了是吧?”

              “有病!”

              大家紛紛翻過白眼,整理好桌上的資料走人,根本不想理會那個講廢話毫無建設性意見的人。

              HIL姐的男朋友——陳尚恩可是香港陳氏企業的太子爺,身家過億……會來接拍這麽個太陽油廣告?除非他瘋了……


              回复
              7楼2017-09-13 21:16
                【5】
                ——————————————————————
                有些昏暗曖昧光線的房間裏充滿著迤邐溫情的味道,陳尚恩望著身下微皺著眉頭面上泛著淡淡潮紅的HILDA,越覺得心甜得緊:“可不可以了?”他吻著她發燙的面頰柔聲問到。

                “這幾天是危險期……你——”話未講完,瞬間的進入令她頓然煩心不已,低呼一聲,她使勁的想推開身上的人:“你聽不懂嗎?!”

                “我懂,但是我不要!”他霸道的抱緊她不讓她反抗,克制住自己進入時的那一刻失控的慾望,喘息著:“有了BB不好嗎?這樣你就可以答應嫁給我了……”

                “……不……要不然你就停下來!”她有些慍怒,最近的事已經讓她夠心煩了,她是如何克制著、忍耐著、希翼著,才可以不去想那些可能的可能,如果有了BB……

                可是尚恩的腦子這個時刻卻根本無法多想,他只是一面儘量體諒著和他高大身型比例不太協調的女朋友的壓迫感,一面卻有些失控的加快了由(CHOU)送:“現在可停不下來……我愛你,我真的愛你,HILDA!爲什麽你就是要這麽倔呢?一點都不可愛……”話雖是這樣責怪,可是他卻覺得這樣讓他無法捉摸的HILDA,註定是他心底永遠無法替代的女人。

                知道自己現在根本無法阻止他,她也漸漸的放棄掙紮,只是在最關鍵的時刻用淩冽的眼神警告他:“如果你敢……在裏面……就去加拿大再也別見我了。”

                尚恩懊惱的咧了咧嘴,在最後一刻瞬間退出,沉重的喘息過後,望著轉身抽出紙巾自然的藏到被子下擦身的HILDA,鬱悶的吐出一口氣:“有沒有搞錯……”

                “搞錯就不要再搞了”她沖他眨眨無辜的大眼,得逞的笑了笑,起身推開他,裹著薄薄的圍毯鉆進浴室。

                “救命!!!!我真是敗給你了!!!喂你也不小了喔!!該嫁給我了吧??!!”尚恩哭喪著臉抱著枕頭走到浴室門口可憐巴巴的大叫著。

                站在鏡前的HILDA,卻有些惆悵的皺著眉,望著頸項上的淡淡吻痕,失神許久,才開口回答他:“那你就再等等,讓我看看……你究竟值不值得嫁。”

                外面忽然沉默了,她等了許久也沒有人搭話,忽然間一股酸澀湧上喉頭,下一刻她便迅速的打開花灑走了進去。


                回复
                8楼2017-09-13 21:16
                  好了今天到這裡,一共5篇,有吞樓請留言。


                  回复
                  9楼2017-09-13 21:17
                    终于发上来了!!!哈哈哈哈哈哈你宛如个智障 一个人叽叽歪歪说了这么多 好像大家还不知道你回来了 去微博通知一声~~~ 不要说忘记微博密码


                    收起回复
                    10楼2017-09-14 16:41
                      L先生!!!请不要把生活中的不满发泄到我HIL头上!!!!!


                      收起回复
                      11楼2017-09-14 16:45
                        一个人自言自语了一个晚上,我刚刚要不是在重装电脑闲的无聊来看了看,还真不知道您老人家来了!!!我看你是这两年被人虐得不轻来找hil姐泄愤了吧。。。。哈哈哈哈哈你**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9-14 16:49
                          来了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9-15 11:22
                            搬家打卡


                            收起回复
                            14楼2017-09-15 14:12
                              回来就好,后爸别来无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9-17 00:34
                                后爸,后面的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9-17 14:02
                                  後爸終於來了! 不但沒放棄還用心重新修訂,感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18 14:04
                                    时隔几日来看竟然真的有人,我以为大家已经不来了。
                                    谢谢你们,稍后就放更新。


                                    回复
                                    18楼2017-09-19 21:31
                                      一直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19 21:53
                                        【6】
                                        ——————————————————
                                        某時尚雜誌社攝影棚

                                        LUCAS望著手中的照片歎了一口氣,是真沒想到Joanna這麼難打發,他是個‘斯文人’總不至於因為分手和那個‘潑婦’大動干戈吧……那麼只好……

                                        “喂蘇航,正好,來來,幫我選一張靜萱的照片,我想要放在銀包裡。”LUCAS拿著幾張照片朝著正推開化妝間進來的林蘇航說到。

                                        “喂,我有正經事跟你說,小喬,你先出去一下。”林蘇航急急的走向前來,將化妝師小喬打發走。

                                        LUCAS斜眼瞟過風風火火的林蘇航,又回頭端詳著手中的照片,一副苦惱的樣子,懶洋洋的說道:“什麼正經事啊?你快看看,哪張比較漂亮?這張?還是這張??”

                                        林蘇航只睨過一眼,便一掌拍住那些照片,正經非凡的說:“喂,PLUTO的品牌部在為新產品宣傳選新人試鏡!!”

                                        LUCAS見林蘇航當他的話像放屁,不爽的厥了厥嘴:“哪又怎樣?”

                                        “怎樣?這可是一次大好的機會!!周子鎧就是這樣上位的!我看過需求了,你絕對符合條件!明天跟我去PLUTO試鏡。”

                                        “哇,我現在沒廣告拍啊?PLUTO說叫人試鏡我就要撲著去啊?明天???這裡怎麼辦?不拍啦?”LUCAS聞言,手一攤指指現在接拍的廣告,這才剛剛開始化妝而已。

                                        “這平面廣告簡單,今晚搞定它!明早就去試鏡。”

                                        “哇老兄你不是吧!!!五十組鏡頭,要拍通宵的!!會死人的!!PLUTO給多少錢啊?你這麼激動!!?”

                                        “錢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這次機會,你不論身材、相貌還是演技,都比周子鎧強太多了,連唱歌作詞作曲你都會!你這麼一個全才,只是欠缺一個機會!!一個讓更多人認識的機會!!他現在已經接拍了電視劇的男主角了,你還在窩這裡看照片發花癡?你不是總想著要跟歐靜萱平起平坐,夢想有一天跟她站在一起領獎的嗎?”

                                        LUCAS癟癟嘴,撇開‘看照片發花癡’背後的苦衷不說,林蘇航的一席話確實是很打動他,前些日子,看了周子鎧為PLUTO拍的廣告,他有些嫉妒,這兩輯廣告並不是以人物本身的形態去吸引人,重要的是創意和故事美妙得令人震撼,令人印象深刻,他有些敬仰畫面背後那個描寫和創造這故事的人更希望自己能有這樣的‘天賜良機’。‘抓住每一個機會,不管好與不好……’:“唔~那你幫我選一張照片……明天我就上PLUTO試鏡。”他思索半餉后裝著漫不經心的樣子說到。

                                        林蘇航見他認真沉思,轉眼又是一副吊兒郎當的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埋眼敷衍的看了看歐靜萱的照片說道:“不都一樣嗎?隨便選一張好了。”

                                        “哪有一樣啊?你不要這麼敷衍好不好?這張笑得比較甜,這張的角度比較好,吶!我一定要選一張最漂亮的放錢包里。”LUCAS把照片一張張遞到林蘇航的眼前說著。

                                        “看到了,是有點不一樣,這張笑得露了兩顆牙齒,這張露了三顆,就這點區別你讓我選什麼?”

                                        “那你到底選不選?”這哥們就是為了給他找氣堵嗎?

                                        “哎~這張好了。”林蘇航隨便指了一張照片,然後便再也不看一眼,轉頭認真的看著LUCAS:“誒,我問你一個問題,既然你喜歡歐靜萱到這種程度,為什麼還要和JOANNA拍拖?她也不算什麼美女。”

                                        “我喜歡歐靜萱,就非得要去追她嗎?”LUCAS慵懶的將林蘇航選中的照片放進錢包里,轉身照著鏡子理了理頭髮繼續說到:“首先,我不習慣追人,其次這圈子美女太多,看得麻木了,我頂多欣賞一個女人……至於JOANNA,如果不是她老爸給我介紹當初那單我以為很不錯的合約,我也不會答應和她在一起,無所謂,不就是女人嘛?換來換去不都一樣?”

                                        “那麼你對歐靜萱也不是真心喜歡啰?”

                                        “喜歡~~~”LUCAS回頭,茫然的望著老友,然後眨了眨眼:“不過,怎麼才算真心喜歡?”

                                        “喜歡一個人是會無時無刻都在腦子里想到她,時時刻刻都想跟她在一起,無論做什麼……她開心你就開心,她不開心你也會跟著不開心。你拍過這麼多拖,難道你一點經驗都沒有的嗎?”林蘇航手一攤,沒想到這個表面上看上去像個大情聖的男人,竟然不懂真正心動的感覺!


                                        “你這麼說來……好像還真沒有……”思考半餉,LUCAS認真的點了點頭。

                                        “哇……那你的前女友們真是……很悲劇……我看你還是別去禍害人家歐靜萱了,雖然我對她沒有什麼好感,不過……整容女也是人啊~~~哎” 林蘇航搖頭歎息的說到

                                        “你能不能別再說人家整過容?她整容的時候你看到了嗎?你怎麼知道人家整容了?歐靜萱跟你有什麼仇什麼恨?你就這樣看不慣她?我告訴你林蘇航,如果有一天‘我被她‘’追到手,你別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我倒要看看你以後能找個什麼超凡脫俗的外星人做老婆!”

                                        聽到LUCAS噼里啪啦的講了一大堆,林蘇航終於笑說:“對了,這才是你應該對歐靜萱的態度,行行行,我知道哪位是你的真命天女了~~你的女神,說不得罵不得……”笑完,他受不了的推門出了化妝間。

                                        LUCAS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林蘇航是誤會了什麼,他只是……:“誒……喂!!!我……林蘇航你給我回來!!!!”


                                        回复
                                        20楼2017-09-19 22:22
                                          【7】
                                          ——————————————————————————————————
                                          “HIL姐,這個怎麼樣?”ELSA跟在臉色不怎麼好看的HILDA身後,小心翼翼的問著,這已經是上午試鏡的第五人了。

                                          “不行,繼續叫下一個準備吧。”

                                          “現在已經快十二點了,應該下午才會有人來。”

                                          “那就下午繼續,我再強調一次,這次選人跟上次選周子鎧不一樣,上一次我要的只是一個眼神深情長相普通的男人,但是這次我要的是一看就讓人印象深刻甚至移不開眼的,演技好不好不是問題,我就沒奢求過這些花瓶要有多少才華。剛才裡面那位是來搞笑的嗎?表情那麼浮誇!他知不知道他在我眼裡跟只肌肉發達的青蛙沒什麼區別?!”真是好氣又好笑,剛才只是讓那人做兩三個自然一點曬太陽的動作,他像健美先生一樣大秀肌肉!!還咧著一張大嘴沖她傻笑。看得她一頭黑線。

                                          “呃……”ELSA回頭向企宣部經理拋去一個‘被你害死了’的眼神,正想安撫一下氣熏熏的HILDA,卻聽見有人跟上前來。“請問試鏡是在這裡嗎?”一個文質彬彬帶著眼鏡的男人微笑的問道。

                                          “是,不過請下午再來……”企宣部經理苦逼著臉,‘女王陛下’HIL姐現在應該需要消氣以及休息一下吧……哪個不長眼的這個時候還沖來試鏡!!

                                          聽到聲音,走在最前面的HILDA駐足轉回了頭,見到有些瘦削的林蘇航,自覺又是一次失望的試鏡,癟了癟嘴角想離開。

                                          “看吧!我就叫你下午再來囉!!覺也沒得睡~”一個怨氣十足的聲音傳來,她這才注意到林蘇航身後還跟著一個耷拉著肩頭,帶著墨鏡一副懶散樣子的男人。

                                          “對不起,呃……打擾了,那我們下午再來”林蘇航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哎……還是沒來得及’。

                                          “他試鏡還是你試鏡?”HILDA打量了一下遠處墨鏡男的身型,他如果站直了打起精神來應該……還好……吧……

                                          “他!”之前一直沒有注意到這個女人,聽到聲音才看到人,不知道為什麼心頭會一顫連說話都抖了一下,指著身後的LUCAS,只冒得出這一個字。

                                          “把墨鏡摘掉。”她想說這人還真當自己是大明星啊?這室內光線不比室外,帶著墨鏡耍什麼大牌?也不怕走路撞牆。

                                          林蘇航眉頭一挑望瞭望身邊的LUCAS心想:‘這女人什麼來頭?這樣的語氣,那傲慢的洛大少可會生氣的哦?’

                                          但沒想到‘洛大少’竟然聽話的摘下了墨鏡,卻讓人見到他那一晚沒睡後的黑眼圈……

                                          “行了,回去吧,不用試鏡了。”HILDA翻翻白眼‘真是浪費時間!’轉頭就要走。

                                          “對不起,他昨晚通宵沒睡趕拍廣告,所以才……這樣的,不如看看我帶的資料再考慮一下好嗎?”聽見HILDA的話,林蘇航驚了一驚,再加上這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種說不清的懾人氣場,他料定她一定是這場試鏡的負責人。

                                          “喂,你算哪根蔥啊?導演都沒見過我,你怎麼就知道我不行啊?”聽到HILDA的語氣,洛嘉馳不服的站直了身,歪著頭挑釁的看著前方那身材嬌小的女人。

                                          見‘洛大少’果然起了火,林蘇航頭大的正要制止,卻聽到一陣冷冷的聲音飄來:“不好意思我正是這次廣告的執行導演,我也不知道你是哪根蔥,只是看到你這雙傻氣十足的‘熊貓眼’就知道你不行。”

                                          “……執導?”林蘇航盯著面前抄著手一臉不悅的HILDA,傻了眼。

                                          ELSA見LUCAS如此冒犯,而HIL姐又正有氣等著發洩,火勢半開的樣子,趕緊給林蘇航遞眼色然後說道:“這位是我們品牌部經理海翹小姐,也是這次廣告片的執導。”

                                          “上兩輯廣告也是你執導?”是不是這次廣告片的執導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知道他內心裡暗自敬仰的人難道真會是面前這傲慢的女人?LUCAS沉著臉口氣不屑的問道。

                                          “是的……”ELSA見HILDA冷著眼不答話,只好替她回答。

                                          聽到這聲回答,林蘇航和洛嘉馳的心裡都各自‘咯噔’一下,面色難堪而又尷尬,為了這一次的機會,林蘇航不得不討好的笑說:“原來傳說中那位沒有到場領獎的執導就是海小姐,真是失敬失敬,其實LUCAS也是很敬仰海小姐的,否則也不會通宵趕拍片,然後來這裡試鏡了,嗯……剛才LUCAS冒犯了,希望海小姐大人有大量別和他計較,給他一次試鏡的機會,我保證他不會讓您失望的。”

                                          站在一旁的洛嘉馳有些尷尬,內心不悅但又不得不有些後悔剛才被人一點就‘燃’下不了臺,他權衡了許久,見HILDA揚了揚頭也不說話只是像在看好戲般的望著自己,只得抿了抿唇,小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她不得不說,自己剛才仔細的透過他那黑眼圈見到的是一雙又黑又清透的眼,再加上林蘇航的解釋,和這一句淡淡的‘對不起’,氣消了一半,看他的身形、氣質和長相,不知為什麼她確信他應該會是她想找的那個人,既然人家已經道歉,自己再不給臺階下顯得有些小氣,況且……符合條件的人真不是那麼容易找的,那只‘青蛙’還在她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好了,進會議室把他的資料給我看看吧。”這句話一出,林蘇航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望著她轉身的背影,擦了擦自己額頭的虛汗,朝LUCAS遞過眼色,跟著ELSA和企宣部經理一同進入會議室。


                                          回复
                                          21楼2017-09-19 22:29
                                            【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成敗就在這次了,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點緊張?}
                                            安靜的會議室裡,只聽到HILDA沙沙的翻看資料的聲音,林蘇航覺得自己呼吸大聲一點都好像不合時宜,只得和LUCAS大眼瞪小眼,示意坐在對面的他看看剛發出的簡訊。

                                            ‘癡線~’見到短信,洛嘉馳只是不屑的呲了一聲,然後飛快的用手機發著短信{有什麼好緊張的?看她那樣子我就想打她!}。

                                            而耳聰目明的HILDA,卻只瞄了一眼他的表情,便低下頭繼續。

                                            {你少來了!剛才叫你摘墨鏡你就乖乖的摘下來了,我還沒見過你這麼聽話,你敢說你不怕她?}

                                            {我會怕她?那只是我沒反應過來而已!唓,這女人脾氣這麼臭,一定是個沒人要的老處女!}

                                            {哈!不就是因為人家完全不給你面子,當眾滅你威風嗎?說話這麼難聽XD!我賭一千塊,待會兒她跟你講話你一定會乖乖的屁都不敢放一個!XD!!!}

                                            “我看完了。”淡淡的一句話,打斷了兩人的簡訊,但就是那麼冷冷淡淡聽不出絲毫情緒的聲音卻令兩人心頭一凜,立即抬起了頭。

                                            她對兩人的反應心裡有數,這痞子一樣的lucas剛剛才被‘收拾’了一次,一定對她懷恨在心,不過這絲毫不會影響什麼,她才懶得跟個小孩計較,有失身份,那翹腳大老闆的指示可關乎著自己的飯碗,她是個聰明人,暗自權衡了一番,便說:“啊,LUCAS是吧?唔……看了你的資料,基本符合我的要求,跟我先進更衣室一趟。”

                                            “更衣室?跟你??”他面上一沉不解的問道。

                                            “怎麼?身上有疤見不得人啊?”她起身輕蔑的飄過一個眼神‘想太多了吧……’然後轉身就率先離開。

                                            LUCAS事先不知道果身試鏡這回事,林蘇航自然是看懂了他眼中的疑問,待他身體不由自主跟著出門的時候輕聲說了一句:“小心晚節不保喲。”然後拍了拍他的肩,扯出一個看好戲的笑容,朝他揮手道別‘哈!果然是乖乖的,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間變得這麼聽話,來到更衣室門口,她已經打開門走了進去,他謹慎的朝裡探了探頭,裡面除了一堆閒置的服裝和穿著白色襯衫踏著高跟鞋抱著雙臂一臉不耐煩等他好奇完然後進去的HILDA以外,再沒其他人了。


                                            回复
                                            22楼2017-09-19 22:36
                                              我真的很想罵人了,我發了十遍,都發不出下面的!!!


                                              回复
                                              24楼2017-09-19 22:43
                                                【9】


                                                回复
                                                25楼2017-09-19 22:46
                                                  【10】


                                                  回复
                                                  26楼2017-09-19 22:47
                                                    【11】
                                                    的東西一直在蠕動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就這麼把我賣了?”從PLUTO出來,洛嘉馳開著車斜睨著身旁對著合約一看再看面上笑得像朵花一樣的林蘇航說道。

                                                    “少來了,你不是被賣得心甘情願嗎?”林蘇航彈了彈手中的合約,心情舒暢的笑著。

                                                    一句話堵到他無法接下去,他沉默的搶過林蘇航手中的合約一面開車一面看,一面思索著,那個女人,就是得到克里奧大獎的執導?那個其貌不揚的周子鎧的迅速躥紅便是那個女人一手的抬舉?
                                                    ************
                                                    Lucas,你也不用在這裡羨慕別人,你這匹千里馬遲早會遇見你的伯樂的。
                                                    *************

                                                    望著合約上的簽名‘H-I-L-D-A是麼?伯樂……嗯……’他似乎頓時心情明朗了起來,瞇著眼摸了摸那幾個娟秀的英文字,笑容舒展開來。

                                                    林蘇航看著身邊好友一臉近乎‘陰險’的笑容,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你笑什麼?”

                                                    被他一問,他才反應過來,沉下一張臉不悅的沖林蘇航說道:“你!今天什麼裸身試鏡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害得我被那女人耍得團團轉!”

                                                    “我不告訴你是怕你聽了以後又唧唧歪歪不願意去,HILDA也不過是酷了點,我倒沒覺得她在耍你。”

                                                    林蘇航說這番話的時候偷偷扯著嘴角的笑,洛嘉馳斜眼一眯挑了挑眉問到:“HIL~DA~你和她很熟啊?!你那個傻樣子表示什麽??你不要告訴我你眼光獨特到這種地步??就喜歡這種陰陽怪氣的母夜叉?”

                                                    “你有毛病啊?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現在是你有毛病!林蘇航我們老友多少年了?你今天非常不正常!從發簡訊開始你就一直站在那個女人那邊!後來你們一起吃飯你就一直盯著她看,還一直傻笑到現在!!!”他索性將車停到一邊,轉過頭帶著怨氣對林蘇航說道。

                                                    “你這番興師問罪活像個吃醋的小女人!!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喜歡的人是我!我可是個性取向非常正常的男人,我們是不可能的。”林蘇航認真的看著洛嘉馳,還用雙手搖著他的肩頭讓他清醒一點。

                                                    “就算世界上的人死得只剩下你和她,我也不會選你的,你放一萬個心好了……”

                                                    “哦~那你意思是——”

                                                    “打住,還剩一個她,我也不會選的。”他搖搖食指,讓林蘇航停止幻想。

                                                    “哈,那好解決啊,你繼續做你的單身狗,我和她一起——”見LUCAS回身‘惡狠狠’的瞪著他,他笑嘻嘻的繼續說道:“誒,別說我不夠朋友,我們會記得給你撒狗糧的,每天管夠!想吃多少有多少!哈哈哈哈!!!”

                                                    自己說錯話,挖了一個大坑‘什麼世界上的人死光了只剩她和他……’他被自己的智商暴擊了一萬點,只能狠狠的翻了一記大白眼給林蘇航,便不再說話,無趣的再次啟動車。‘這兩人都去死好了,世界上只剩自己一個,才有得清靜。’


                                                    回复
                                                    27楼2017-09-19 22:49
                                                      【12】
                                                      ————————————————————————

                                                      入夜已深,工作一整天的疲憊讓她早早就入睡了,可電話就在這時候響起,打斷她原本就淺淺的睡眠,緊緊的皺了皺眉她才接起響個不停的電話:“喂?”

                                                      “HONEY!有沒有想我?”那邊傳來陳尚恩溫柔的聲音。

                                                      她竭力的睜開眼看了看床頭的鐘,煩躁不堪的問到:“陳尚恩,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

                                                      “啊!我……我忘了現在國內已經是深夜了,對不起……我只是想你了,想聽聽你的聲音。”

                                                      他總是這樣不分時間場合的打擾她,這些年來她已經習慣,她認為他自私,可他卻認為這是他愛她牽掛她的體現,知道現在短時間是無法再睡了,索性起身靠在床頭:“你的合約簽得如何了?”

                                                      “你有沒有想我啊?”陳尚恩一向都是這樣,說話和做事都很自我,只要他想知道,想要得到的,都會進行主導。

                                                      本來被打擾睡覺就已經是一件令她無法忍受的事,一直以來對陳尚恩這種自私行為不滿的她越顯光火:“我不想半夜三更和你討論這樣幼稚的話題!我不是二十來歲青春少艾,我不想沉浸在每天想你、愛你這樣的無聊對話中!!陳尚恩,如果沒有其他要緊的事,我想休息了!”

                                                      “無聊?呵……為什麼別人覺得浪漫溫馨的事換在你眼中就是無聊?!”

                                                      “誰覺得浪漫溫馨你就說給誰聽!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我和‘別人’不同,我也是到現在還在忍受你所謂的體貼!如果你覺得厭煩——”

                                                      “好了好了HILDA,我不和你吵,是我不對,……你……好好休息吧。”陳尚恩最怕就是她接下來要講的話,即便覺得自己有些委屈,他也只好將怨氣往肚子裏吞,是的,從一開始他就是被她這種奇怪的磁場所吸引,身爲富家公子的他,出入任何場所都有不少女人倒貼上來,唯獨這個HILDA從不買他的帳,更是激起了他強烈的挑戰欲,苦苦追到手後,便再也戒不掉這‘毒癮’,但自生從小的優越感也著實難以改變,他習慣了強勢、習慣了主導、習慣了讓女人將他的體貼視爲一種恩澤,這就是他和她之間最大的鴻溝。再加上HILDA近期態度的轉變他不是沒有注意到,有些心虛的他迅速的掛上了電話,不讓她有機會戳破他們之間那搖搖欲墜的‘感情’。

                                                      電話掛斷,她還是呆坐在床頭,再難以入眠,這近四年的感情……帶給她的其實並不是這樣淡泊和心煩,陳尚恩雖然一直因爲家世優越的原因有些不可一世,但對她,卻是千依百順的,除了當她因爲工作忙碌而忽略他被他抱怨過,每次吵架都是他最先低頭,也許尚恩要的……真的不是她這樣的女人,他要的就是一個仰視他,對他溫柔體貼,時刻放他在心上、念他在嘴上、賢慧的乖乖女。她做不到但也並不代表她沒有愛過,反而收藏在心裏不善表達的那份心意曾經也是深刻的,而現在……他們的關係在她心裏正在逐漸產生裂口,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問題,還是他的問題,亦或是……


                                                      回复
                                                      28楼2017-09-19 22:49
                                                        【13】
                                                        ——————————————

                                                        一雙纖細的手臂,環上掛斷電話一直坐在床邊發愣的陳尚恩的肩頭,柔柔的開口:“怎麽?又挨駡了?”

                                                        陳尚恩閉了閉眼不耐煩的推開女人的雙臂起身穿衣服:“我們以後都別再見面了。”

                                                        “爲什麽?!!她給你氣受,你就要把氣撒我這裡?!”女人不依不饒的跟下了床,搶過他手中的襯衫。

                                                        “我懷疑她已經察覺到我和你的關係了。”

                                                        “那又怎麽樣?!!現在不是正好!?”女人掩住內心糾結不安的情緒,咬了咬唇:“正好……可以跟她提分手!”

                                                        陳尚恩停住手中和她的拉扯,冷笑一聲:“呵,你瘋了歐靜萱?你可是她最好的朋友!”

                                                        “尚恩,我……我知道我這樣做對不起HILDA,可是,我真的很愛你,我控制不了自己,你和她在一起也不開心——”

                                                        “你搞錯了,我和HILDA在一起並沒有不開心,只是在某些方面她沒有你這麽會取悅我而已。”陳尚恩淡笑著:“我和你早就說過,你要的,我都可以給你,錢、房子甚至是名譽,而我要從你身上得到的只是偶爾的偷腥、偷情而已,對你來說不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嗎?但是,這種關係永遠都無法上升到愛的層次,要說愛,我只愛過一個女人,就是海翹,所以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和她分手的。”他拿過歐靜萱手中的襯衫再次穿好,口氣淡然的說到:“下週簽完合約,我就回香港了,以後我們都不要再見。”

                                                        “我對你來說……就只能在床上取悅你嗎??!!我有什麽不如她!!?我沒有她漂亮嗎?我沒有她身材好嗎?我不夠她溫柔嗎?!陳尚恩!!你爲什麽要這樣對我!!!”歐靜萱哭鬧著,心有不甘的拉扯著陳尚恩不讓他離開:“錢!房子!名譽!!我都可以不要!!我只是愛你!!爲什麽你不可以愛我!!?”

                                                        陳尚恩突然停了下來,面對著那哭泣閃爍的眼,漂亮的歐靜萱此時此刻梨花帶淚的樣子更是惹人憐愛,任誰看了都會心軟,可他卻冷冷的笑說:“貝沙灣的房子你可以不要?唔……這個也許你可以不要。你剛接拍的戲可以不做女主角,你願意放棄?放棄你現在得到的一切?”

                                                        見歐靜萱沉默,他笑著說:“你從出道開始,就靠我暗中支持,你要的,我清楚,我要的你也清楚,所以我們才可以這樣平靜的過了這些年,你知道嗎?你和海翹最大的不同,不在於你的相貌、身材、性格……對我來說,你和其他女人都一樣,我用錢,用權利就可以支配你們,而海翹……我所有的一切,在她眼裏都不重要,她要的,只是我的心而已,我知道我不是個正人君子,忍不住和你發生關係,卻又離不開她,我沒權利和你說這些話,所以現在我不想一錯再錯,你的事,我依然會從旁協助,你要什麽我都可以給你,但是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再來往了,我不想她傷心。”陳尚恩嘆了一口氣,拿好外套踏出了門。

                                                        “你以爲她就離不開你嗎!!???!你以爲她愛你嗎!!???她不過是寂寞了找個人陪而已!!!!你這么寵她!可她根本不愛你!!!根本不會捨不得離開你!!!!!!陳尚恩!!!!”歐靜萱哭喊著,一直跌落地上,還喃喃自語:“尚恩……沒有人比我更愛你……我還有什麽比不上她……還有什麽!!!!”


                                                        回复
                                                        29楼2017-09-19 22:50


                                                          收起回复
                                                          30楼2017-09-19 22:56
                                                            今晚就更到這裡吧,大家晚安


                                                            回复
                                                            31楼2017-09-19 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