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眼罗曼吧 关注:3,378贴子:125,638

【文】 目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9-10 22:44
    序言
    就是无聊想到这样一对cp
    毕竟官方也是喜闻乐见
    靠 一写就是停不下来
    高三党注意
    可能更新慢但一次会更多一点
    文章无原创女主
    防止玛丽苏
    禁止玛丽苏
    二楼只是序言
    失忆梗出没注意(rpg的老套路)xxx
    文章是发了审核但是管理大大们无视了
    先发为好
    万一不过审核自己再删掉重新改
    文风多变注意
    看不懂请自行回顾前面(´・ω・`)
    那么三楼上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10 22:53
      【目送】
      [零]甲板上的雨
      夜晚也不安静了
      本来是打算一个人静静的独处
      过往的事缠绕自己而无法入睡
      想去没人的地方走走
      如果能把记忆都丢在那里
      想要的时候捡起来看一看 听一听
      等到眼泪流干了
      再丢下
      回去
      ______________
      男人从抽屉里找出一本黑皮封面的笔记本,静静的翻开,一页一页的,纸张边缘范出的黄是记忆走过留下的痕迹,纸上的文字是当年岁月的轻狂。
      “这个,”我用手点了点日记本,看到上面潦草的文字,几乎让人难以读懂。“你写的?”
      男人微微抬起头,勾了勾嘴,“是啊。很久了,很久很久写的。”话语中是长长的叹息。我搀扶着他,慢慢走到窗台边上,他伸手撩起窗帘,看着窗外那一片平凡而现实的风景。
      “现在和以前是不一样的,我忘记的事情太多了,至今为止,虽然还是能够通过这样一本东西记起来一些小的碎片,”男人这么说的。
      “哦,要听故事吗?”男人随后问道。
      “是关于唐长官你的吗?”我加问。
      “也可以这么说啦...就是日记上的故事吧。”男人招呼我坐在他边上,我顺手将窗帘拉开。窗外的光线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屋里总算有了些生气。
      “听。”我勾了勾嘴角。
      “哦,等等。我去找副眼睛啊。老花了老花了。”男人笑着,取下样式奇怪的太阳镜。
      “那是关于一个,很早以前认识的,一点不爱说话的可爱家伙的故事 。”
      日记被翻到了第一页。
      男人的脸上充溢着暖暖的阳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10 22:54
        [一] 不再是初见
        8/11
        距离麦当和丑丫头的告别已经六年之久了。哦别问我为什么这么久,我也不知道。那个蓝色丑丫头与我商量一夜后终于达成协议了:没错,我去找红眼,当然必须扯个牛犊借口逮他去星际联盟。然后丑丫头便会把黄金魔方给我,再由我转到总部进行一系列...繁琐复杂的研究。总之后事也不是我这种地位的人能解决的了。你看看这样一打算真完全o**k,计划条件清晰任务目的直接但是难度贼娘的大。
        我靠靠靠靠抓红眼你有没有搞错我的小姐姐?真的让人胸都大,抓红眼比杀他还难行不?讲真六年前在火星和那小子交手,当时真的为自己嚣张调戏他的行为感到后怕和可耻。社会我红大佬,人狠话不多,打我跟玩似的。讲真,这样过去抓他简直是搞事情。讲真,搞了大事真的要被削。混小子背上两把刀削人都不带眼的。讲真...
        我不跟你讲假的。
        但我居然还是答应了?我屮艸芔茻...。毕竟黄金魔方所隐藏的坐标是全宇宙的禁忌航线_魔鬼脚印。而且,我作为星际联盟搞基(划干净)高级执法官,如此敏感的词,我不能坐视不管。这是我的职责了。
        脑门里跟塞气球似得。现在比抓红眼更大的难题是:
        这小子现在在哪我都不知道。抓你奶奶个腿毛。
        但是或许星际联盟的定位导航系统可以调查。
        还真是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追踪到红眼了,在冥王星。我也没有多想,麦当的蔓影术还有五天左右发作,抓紧时间。今天天气不错点应该正,说不定可以成功。
        我把大致情况和丑丫头说了。丑丫头催我抓紧抓红眼。我真的日了汪了,这事真的不能赶紧啊。还得...看天机。
        嘛,好运,点得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10 22:59
          8/12
          导航系统可是真的好用。
          在冥王星很轻易追踪到红眼。这小子,迷路迷到冥王星了吧。以防丑丫头误认为食言,我再次和她通了话,汇报了好消息。丫头点了头,又在催我抓紧。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勾起甩在旁边的粉色拖鞋一个翻身出现在红眼面前。
          简直可说猝不及防。虽然那小子并没有任何反应,连眼都不眨一下。
          可怕。
          “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啊?”
          “....”
          “这里是冥王星,联盟重地!你现在私闯联盟重地可是罪啊。”我拿出了执照。
          “...”
          “???”
          真的这小子是聋了还是???无视我直接绕过去。半个字都不讲?出于上一季在火星上的交手,我也有所领教。五色眼的红眼,真的是极端危险的人物了。今天还特地带了彩虹石。希望能...够他玩两招塞塞乐子...吧。
          真的没几回合下来我就躺地上了。
          这小子真的都不用动手,两把明晃晃的大刀直接朝我削过来,差点断了孙子。
          红眼你真的是专业的啊??
          气愤不是一点点了。这浑小子...真的玩真啊..。砍了那里还了得?
          我掷了骰子。
          点,蛮不正。
          三点。
          不过可以了。还是要看天机。
          霜降。他的双刀抵挡了全部。
          惊蛰。护他的影子抵挡了全部。我惊讶于他强大的防具。
          不过,这第三招是他完完全全想不到的。
          我以最快的速度,绕到他身后,以惊蛰击打后还未散去的烟雾作为阻碍他视力的工具,用伞柄直接敲他的头。
          确确实实的敲到了。而且他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感受到一阵疼痛。
          虽然我有把握力度。不至于敲击的太疼。但是速度可能过快了。他被击打后从口中小声的挤出一个,然后摸着头。
          “啊。”
          然后踉跄往前冲了几步。
          我差点被他这一举动笑到。
          实在..太可爱了。
          这小子, 为了防止摔倒的尴尬还左右晃了几下来站稳脚。关键是摸着头的手一直舍得没放开。之后便是斜眼看着我。
          各种鄙视厌恶。
          好了,现在这小子是真的讨厌我了。
          源自于我那弱智到爆的攻击方式居然还让他猝不及防的差点酿成摔倒的尴尬。
          “....”
          “.....?”
          “.....。”
          无数的尴尬最后变成一大串省略号。
          我和他就这样一直对视着。他有些愠怒的看着我,也仅从眉梢读出。我带着玩味的看着他,心底还莫名其妙对这小子有些好感。还在回味刚才那一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10 22:59
            哟,没敲疼吧?刚才稍微用了点..力吧。我以为你会绕开的。”我将伞倒插在背后。“脑袋没开玫瑰吧?”
            真的想摸他头。不过也不是现在。我还是要将他带回去才行。
            “...”红眼微微抬了点头,还是瞪着我,而且一句话都不讲。
            看来是真敲疼了,这小子在生气吧。
            “你生气了?”我朝他走过去。他后退了几步。
            “没。”
            “没?”我反问道。
            “没。”他放下了护着头的手。一脸鄙视的瞅着我。
            “真的吗?”我逼近几步。把他堵在墙角。
            “......”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无路可走的时候又是一阵沉默。
            说谎嘛。眼神出卖。
            “那你别瞪我啊。眼神友好一点啊。”我朝他的脸凑了过去,呼吸有些急促,我能感觉到。这家伙,是不是紧张了?
            有什么好紧张的啊,又不是要亲他....
            亲他?
            眼看现在,好像也是我占了上风。平日看起来气场异常强大的红眼,居然也会陷入窘境。像只小兔子被逼在墙角瑟瑟发抖。不由的有些可怜他。
            算了算了。
            我松开了撑在墙壁上的手,拍拍身上的尘土。
            “你叫什么,小子。”我双手插在口袋里。
            “罗曼。”如此简洁,连主谓都省略了。
            “行,那罗曼,跟我回一趟总部。你惹了些乱子。”
            “...你想抓我?”
            抓..也不是这个意思吧..其实还是蔓影术的事情。只是现在说出口,无论如何也是尴尬的。虽然另一边的丑丫头真的在一脸严肃的催促我抓紧时间。说真,这丫头估计喜欢麦当那神经大条的小子了。什么事情都肯为他做,还动不动就红脸。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
            17岁的小子们是时候该走上这一步了,也正常,只是像我这样30来岁的老男人却只能整天对着美女发呆连个老婆都没有。这帮臭小鬼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
            我除了叹气也不能说别的了,不是不能,是啥也说不出。
            “不是抓。”可别让他误解了我的意思。虽然说的直白点的确是,“只是去一趟。”我摊摊手,“不过是红眼大人的话,去不去都随您。”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由一开始“绝对要抓这小子回去然后逼他解除蔓影术”的想法直接变成“爱去不去都由他自己决定吧”。现在我居然是几乎接近于服从的态度来对他说,可能是这么一折腾,尴尬病又犯了的缘故,吧。
            “...怎样?嗯?”我这是在和他商量我跟你讲。真的是在商量我跟你讲。万一起口角没顺着他的心这他ma上来就是一刀背扇扁我的gou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10 23:01
              “...怎样?嗯?”我这是在和他商量我跟你讲。真的是在商量我跟你讲。万一起口角没顺着他的心这他ma上来就是一刀背扇扁我的gou头。喏,现在他的刀还在地上倒插着一闪一闪的。
              “知道了。”他这么说着。
              所以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我说的这么明白你要还是不知道那我就活吞拖鞋自尽???
              我的红大佬拜托话不能说一半的???
              既然是知道了,红眼这家伙应该会很识趣的跟我走一趟了。毕竟我也算是..费了不少的唾沫。看他的表情应该也是不耐烦了。
              哦终于上套路了你看看。这种情况下我都这么说了啊八成是答应了跟我走。
              “那么红眼大人您的意思是?”
              “不去。”
              ........。
              ???
              然后我很绝望很绝望的坐地上了,这个时候应该来一场猛烈的暴风雨衬衬心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10 23:01
                8/13
                我在床上已经赖了一整天,真正的一整天。从昨天下午四点睡到今天下午四点,导致的后果就是:不叫人搀扶我是起不来的。
                至于为什么我会睡那么久,还是得从昨天和红眼罗曼见了第二次面后说起。
                那天在冥王星见到他,由刚开始的“强行抓住送去总部”到“商量由他自己决定”再到“强行抓住送去总部”。最后的结果就是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我从冥王星一路抬回来。
                真的被揍的不省人事,那团该死的黑色影子..。现在依旧是浑身酸痛。
                我起身与丑丫头通了话,告诉他千万别惹到红眼,不然下场是真的很惨。
                但是在肉体的疼痛上,我居然又多出了几丝精神上的快感。
                那一天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将那小子逼到墙角的激动。当初真是后悔了为什么没给亲上去,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到头都得被削一顿,还不如干点快活的。
                嗯...还能有再见到他的机会不?
                要是有,我可就往死里调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10 23:02
                  第一部分还是蛮长的 xxx
                  分了几次发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9-10 23:02
                    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9-10 23:36
                      超萌这对cp,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9-11 00:40
                        看了看我书柜上的那本《目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9-11 18:42
                          [二]流窜的灵魂
                          8/15
                          在找蓝毛丫头之前,我先得去洗个澡,香喷喷的,毕竟三天都没沾过水了,还真有些想念那冰凉的感觉。洗完后,再去找红眼,这也是阻止宇宙秩序混乱的前提。
                          我是这么打算的。看起来如此完美的计划,如此筹备。
                          不过总是事与愿违。因为我常去的公共澡堂停了水,只是停水吗?不是,不是。卫队告诉我水箱被流窜而来的海盗给炸毁了,沸水一下子涌出来,那几个海盗居然无处可逃,被活活烫死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也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只能说是自作孽不可活。
                          活该,害人终害己。
                          不过现在的问题已经摆在面前了:我该去哪里洗澡?我在周围来回走,也算是点正,遇见一机器娃,它用导航告诉我,某条小巷里有洗头房或许可以去那里洗澡。
                          洗头房?
                          那不是专业的小姐服务吗?
                          怎么会告诉我这个,果然很了解我嘛。
                          反正维护了这么久的正义,也该是我释放天性的时候了。我没和卫队联系,一个人来到小巷,找了一家名叫“来花洗头足浴房”。这名字骚里骚气的,一看就是不务正业搞噱头的下三滥地方。
                          不过我就是专门为这个而来。
                          迎接我的是一个性感恐龙大姐,穿着骚粉带半透明的吊带裙,到大腿根,看得人两眼发直。
                          “哟美女。”我一如既往的友好打了招呼,算是对她热情待客的回应。恐龙姐似乎很高兴,招呼我坐在外厅的沙发上,她去倒水,弯下腰是那一瞬间,我看见周围几个男人全部凑过前去盯着裙子下面。
                          “大哥,喝水~”恐龙姐把水端在我面前,我的视线却停留在她靓丽的指甲上。
                          红色的指甲油,掺杂着一些深赭,很好看的配色,让我想起了什么人的头发。
                          什么人..
                          我有些迷。
                          “大哥~?”恐龙姐凑了上来,“发什么呆嘛~”
                          可以说,我被她那浓烈的香水味给拉回了神,有些茫然的看着她,恐龙姐两颊泛起了红,做作的音色依旧不变“别这样看着人家~好紧张的~”
                          “那也是你漂亮。”我接过她给的水,打算喝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只好放下水杯。
                          “喂?”
                          “唐长官,之前黑旗作战失败逃亡的海盗到现在也没个下落,您说该怎么办呢?”
                          “这些以后再说,我忙。”
                          “不,不是啊唐长官,听我说完。那些家伙现在流浪到各个星球去抢骗干坏事,都是些危险的亡命之徒!”
                          “哦哦,知道知道了知道知道知道了了了。”我敷衍道。真的是,这帮**,说正事也不会挑个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16 09:03
                            “还有唐长官,海盗们随身都带炸药!请立刻对外来人员进行身份识别!”
                            “知道..以后解决..”
                            这些家伙,自己活得不快活居然也不让别人幸福。我叹一口气,用余光看见恐龙姐的表情有些奇怪,周围的几个男人也变得不自在起来。
                            “唐长官...红眼的位置我们也追踪到了..好像在什么足浴旁边。”卫队突然变换了话题。
                            “来花足浴洗头房?”我顺口接了一句。
                            “对!...不过唐长官您怎么知道...”
                            “我也在这里调查,对,调查。”
                            “好的,长官小心。附近是流窜海盗们的聚集地,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卫队!”
                            “知道了,回见。”我挂断了电话,看着恐龙姐异样的神色和周围男人莫名其妙的敌意,我算是明白了。
                            一场大的战争不可避免了。
                            这些家伙,果然是黑旗下的败将。
                            “大哥,怎么不喝水~”恐龙姐将指了指我手中的水。
                            你这么催促我喝水,八成是水里有毒吧。
                            “好,好。”勾了勾食指示意恐龙姐过来,恐龙姐很识趣的将那巨大无比大饼脸凑了过来,我突然将杯中的水倒在她脸上。顿时,透明的液体一接触皮肤,便迅速,无情地腐蚀,侵入骨髓,是一种钻心的痛。伴随着恐龙姐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死死的捂着脸,整个人仰面倒了下去。周围的男人见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慌了神。
                            “你这家伙!是星际联盟的执法官!”其中一个白发中年男子冲我喊到。“你想干什么?!”
                            “不错。”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轻描淡写道:“伏法你啊。”
                            男人害怕的后退了两步,从身后掏出一把刀,冲向我,胡乱的一阵乱砍乱刺,少说也有五六下,却都被我躲闪过去了。
                            流窜的海盗,果然都是些败兵。
                            我心里这么嘲笑着。这样的家伙们,面对偌大的强者,只能望而生畏。而看见那些无所势力的弱小的孩子们,就是无情撕裂开观摩他们丑恶本性的展示。
                            这样的灵魂,真是弱小而渺茫。
                            “该死的男人!”
                            “去死吧!!”
                            现场一片混乱。恐龙姐的脸已经全部毁容,浓酸却不闻她的惨叫依旧加紧侵蚀。她现在除了捂着脸满地打滚来缓解内心的剧痛外也无计可施。两三个男人拉着她,以防冲到店外引起更大的骚乱。
                            害人终害己。这帮**,想让我喝浓酸嘛。
                            我从背后拔出伞,用伞尖顶撞面前狼狈不堪的男人的腹部,猛烈的冲击后,他变立刻跪在地上,双手紧捂着肚子瑟瑟发抖。解决这帮人,实在太轻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16 09:04
                              完全没有当时和红眼打斗的乐趣。唉..毕竟不是一个等级的。
                              但是这个时候得抓紧时间伏法他们,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解决。
                              我用绳子将他们的手反绑在后面,一个一个堆在角落里,完事后拍了拍手上的余灰,之后就交给联盟卫队来处理吧。
                              我转身想走,到门口时身体突然一抖,迎面撞上了什么,眼前一团黑。
                              “啊!”我一懵,隐约感觉到是一个人,身高似乎在我脖颈间,头顶似乎有什么尖锐些的东西蹭了蹭脖子。
                              我开眼才看见是他。
                              红眼罗曼。
                              “是你?”我侧着脑袋,扶正了眼镜,有些不可思议,好奇他是怎么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又在情理中,卫队追踪的位置居然这么准确,还是如此碰巧给我这么轻松的遇上。“你居然来这么下作的地方?”
                              红眼并没有回我的话,或许是认为问题太过无聊,又是绕开我直直走进店里。
                              “喂?”我喊了,但是没有喊住他,下一秒他的举动让我真是大跌眼镜。
                              这小子,直接一脚踹开水泥墙,直直的继续往前走。从被踢开的墙处,我伸了伸脖子,大墙串小墙,墙中自有墙中在。
                              “停停停!”我几乎看不下去了,所以便上前拽住他的衣袖,不算用力的往自己怀里拉,这究竟是有多死心眼?绕个路都不情愿还要拆墙?您可真是专业人流医生加拆墙工人啊。他盯着我,没多久又把视线放在拉着他衣袖的手上,之后又是一脸疑惑的望着我。
                              “你上哪去啊?”我问,“什么地方需要你走的这么直?”
                              “和你无关。”红眼甩开衣袖,头也不回的想要继续往前走,但又被我从身后抱住。
                              也是,从一开始见到他,就莫名其妙对这样的小鬼有一种难舍的执着。在记忆深处,慢慢被挖掘开,看到的是一片黑暗渺茫。也是出于他的无言,更是很想知道他的全部。明明是一个如此陌生的人,也会有一时间觉得熟悉。
                              我能感受到他愣了一会,又默了一会。
                              “告诉我。”我贴在他耳边问。“去哪里?”
                              “.....”红眼并没有回答我,但是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他冰凉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没感受多久,随后就被他一把推开。“离我远点。”丢下这样一句,又直直的往前走了。
                              我想追,却又没上前。就愣愣的立在那,看着他的身影变小变暗。
                              他或许知道什么的。
                              他或许不想说这些的。
                              头,有些痛。
                              总是有些东西,让人熟悉又陌生;总是有些记忆,只有在永恒黑暗里才会闪烁一晌;总是有某个人,在你想不到的时刻说上一句“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16 09:07
                                我想明白,这个记忆的拼图,丢失的都是些什么。
                                我想找回来,让我找回来吧。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16 09:08
                                  [三]断裂的空间
                                  8/17
                                  蓝毛丑丫头被联盟逮捕了。
                                  这样的事情我也是刚听到。近几天总是在想事情,想,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但是总是一场空,在大脑里搜寻却什么都没搜索到,有关红眼的记忆。也是因为黄金魔方的事,中断了我的念想。
                                  丑丫头手里的黄金魔方只是个次品。也只是一时救人心切,便想出这么一个搜招。最后只有等着被联盟洗脑做好孩子吧。
                                  但麦当那边的蔓影术又该怎么办呢。红眼可是不会轻易解开的吧。
                                  我屈指数了数,遇见红眼三次。第一次在火星,交过一次手;第二次在冥王星,又交了手,我被打的很惨;第三次在小巷,突然对他有了难舍。
                                  现在满脑都是他。
                                  也不知道那家伙在做什么,现在又在想什么。莫非还在拆墙找路?
                                  我倒是觉得自己很是奇怪。为什么满脑都是他。今早却还要执勤巡视,这样下去,恐怕也会影响工作效率了吧。
                                  之后我决定,红眼的事情先放一边,反正这家伙不认路,迷路迷到哪里都可能,赶急着追问他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要是哪天点正遇见他再说吧。
                                  双眼皮开始打架,眼前有些模糊了。隐约间看见,桌上放着一段记忆。
                                  我将视线移回来,看着对面低头端坐的丑丫头,又瞅了一眼桌上碎成块的黄金魔方,无言,叹气。
                                  “我知道你们不会救麦当的...我知道的。”丑丫头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一提起麦当,就是杏眼闪泪花。
                                  “但是你不能拿假的魔方来制造骚乱。”我义正言辞道。的确,丫头的广播让不少人都神经紧张和敏感,今天,应该好好管束一下这个没爹没妈没爷爷的小姑娘。
                                  “我想救麦当...我只是想救他...他为我们做了很多..事,他为了让我们去找彩虹海..为了找到雪流星..”
                                  “雪流星?”我反问她,是疑惑还是别有它意。连自己也不清楚了。
                                  “对...雪流星...找到他..就能实现任何愿望了...爸爸妈妈..爷爷!可以...复活啦...呜...大家..大家..一定可以回来陪我..”姑娘的头垂到了脖颈间,我依稀看见,几滴断线珠子顺着眼角滚落下,滴在她的双手上,随即,她握紧了双拳。
                                  我默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传说,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遥远的就好像童年在乡野的麦田里看对面繁华的城市一样。丫头的声音越来越低,吐字不清晰,哽咽不断,断断续续的喘息。我掩上文档,走出门,灰蒙蒙的天,依旧下着细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16 09:09
                                    那时候他应该是站在外面的。我是走出去时远远的在一棵小小的枯梧桐下,看见他单薄的身影,直直的立着。我愣了会,尴尬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向他。
                                    “罗曼。”我喊了他的名字,慢慢走到他面前。“刚才..在处理事情。呆了多久了?”
                                    “没多久。”他看着我,从他往日冷漠眼神里隐约有一股温柔。我取下搭在肩上的围巾,默默的缠绕上他的脖颈,又替他理了理衣物。“你知道雪流星吗,罗曼?”
                                    “不。”
                                    “嗯,那是一个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东西,有人说这么告诉我的。”
                                    “是吗。”
                                    “对啊。只要能够找到的话。”
                                    “找得到吗。”
                                    “这个不清楚了...不过如果有的话,我也想许愿啊...”我抬着头,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急不慢的流下,空气里又多了分泥土的清香。“我想和重要的人一直一起,不再离开..更加不能忘记。啊啊..我知道,人生的话,的确有很多痛苦,但是为了让自己不抱紧那份悲伤,会选择忘记和逃避,吧。”
                                    “你不会的。”他没有眨眼,红色的眼里有一股认真的劲,留下了这句话,将围巾重新围回我的脖上,缠绕的有些笨拙的可爱。
                                    “那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呢?”我玩笑的说着,低眉伸出手轻轻捏了一把他的脸,又来回蹭了蹭。冰凉凉的,很舒服。“那罗曼你呢?有什么愿望吗?”
                                    “一样。”他微微仰起头,看着我,勾了勾嘴角。
                                    雨天里,有些冷。他的笑容却像一抹阳光,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16 09:09
                                      文风突然变了[扶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9-16 09:13
                                        加油⊙▽⊙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9-16 12:13
                                          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9-16 22:03
                                            早上再来更一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9-17 05:58
                                              七点就要到学校上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9-17 05:58
                                                [四]丑恶的本质
                                                远处骚乱鸟鸣把我闹醒了。窸窸窣窣,窃窃私语,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就好像从一堆人身边走过,留下一个背影时,唯利是图的小人扭出不好看的笑容非议着自己,吵闹的声音四处徘徊,若有若无,却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各种的不适。
                                                我的确是醒了过来。梦里那一棵没有叶片的梧桐树,真是记忆犹新,感觉像是这个世上真的能够存在的地方。
                                                我倒是有一种想去寻找它的冲动,还有树下那个红发的少年。
                                                “红眼...?”我紧缩眉头,扶着额头,大脑在双唇吐露出这样两个字时猛烈一阵剧痛。“嘶...”我揉了揉太阳穴,却搜索不到有关任何他的记忆。四周扫视一番,发现自己是在工作时睡着的。眼前繁重,四处散落的文档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胡乱的整理了一番,不算整理吧,只是将他们垒成一叠,顺手丢在一个角落,任凭灰尘去沾染。
                                                我现在可没有搞工作的心情,一点都没有。也是最近状态不太可以。隔壁的审问室不断传来愤怒与不解的反驳,以及耐心,忧郁的教育。
                                                “星际联盟是这样的对吧!!”
                                                “任凭我的家人消失!!”
                                                “对我的伙伴见死不救!!”
                                                “你们!永远都只有自己的地位和利益!!!”
                                                “你!!你!!还有你们!!!”
                                                “无情!!冷血的工作狂!!任务狂!!都消失吧!!!....呜哇哇哇哇哇哇...”
                                                随后便是无尽的呜咽像泥土,填满我的耳朵。我靠在椅子上,抬着头,盯着天花板发呆,工作狂,任务狂,冷血。我们的确是这样的人啊。那丫头,说的话既直又真,刺入肌骨,将五脏六腑都挖出来,瞧见瞧见,肮脏不堪。我的确在仔细的想,当初银河眼在毁灭星学会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不曾出手?为什么眼睁睁看着这么多的人像泡沫一样消失,像羽毛一样坠入火海?利益是什么样的东西?他很重要吗。
                                                我也是因为这样,将那一套代表着高级执法官身份地位象征的工作服丢入垃圾桶,然后流入废弃的飞船坟场,穿起了自己以往的裤衩。
                                                我从来不喜欢那些名利,我的字典里不曾有这样的字,也不会允许,永远都不会。
                                                “我要将你们的事情抖出去!”
                                                那一瞬间,我从椅子上直了起来,瞳孔略微一缩,隔壁的丑丫头,在说什么?
                                                “污秽不堪的事情!呵呵..”
                                                “你在说什么?笛亚小姐?”卫队的一名成员有些疑惑的问着。
                                                “星际联盟的高级干部,居然和银河眼...”
                                                我猛的推开了椅子,站了起来,将耳朵,贴在墙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17 06:00
                                                  “同银河眼的经理人有混乱关系..!”
                                                  “笛亚小姐!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星际联盟的高级执法官们都是严明守纪的!希望你不要诋毁星际联盟!”
                                                  “这是真的!你们不愿意救麦当,我不会让你们好受!!是你们摧毁了我的一切!你们和银河眼狼狈为奸!”
                                                  “住口吧笛亚小姐!”
                                                  “黑骑也是你们怂恿的!对吧!”
                                                  “笛亚小姐!”
                                                  “你们的嘴脸真让我恶心!银河眼的人,星际联盟的每个人都是那样污秽!”
                                                  “我要用星际广播!!快一点!你们这些冷血的人!!”
                                                  “我要曝光你们所有的事情!你们都只是披着善良绵羊皮的野兽!!”
                                                  吼叫声越来越大,反驳声却意外的消失了。不好的预感从心头降临,我迅速穿好拖鞋,开门那一刻,是伴随着枪响的。
                                                  我看到的是,蓝发的女孩,像一桩木头一样,直直的栽倒了地上,之后是红色的液体围绕着她的躯体蔓延开来。在她的正前方,站着一位黄卷发的女人,手里端着枪。
                                                  “...克丽丝!!!”我几乎要疯了,直接叫了起来,上前夺过她的枪,狠狠摔在地上,周围几个卫队的人傻傻的站着,地上的丑丫头抽搐着。
                                                  “你做了什么?!”我上前拉住她的衣领。
                                                  “这个死丫头,玷污了星际联盟。这么散播谣言,会影响星际联盟在全宇宙的权威!”
                                                  “嗤!那你为何要开枪?”
                                                  “解决问题而已,唐伍德长官。”女人拍下我的手,“还有,请对女士温柔一些。”
                                                  女人直直的走了出去,门也不关。
                                                  “送丫头去抢救室,傻站着干什么?!”我朝几个木讷的卫队叫喊。
                                                  “是...是!”
                                                  我目送着这些家伙七手八脚的将丑丫头抬了出去,之后,在指示下属清理地上的血迹时,不停的在想丫头说过的话。
                                                  是真的吗...。我反思着自己,这样下去,终于有一天,我的灵魂也变得这样丑恶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9-17 06:01
                                                    以及这里的原创人物不是主角只是龙套因为实在想不起让谁替代的好随意胡乱编了一个名字。绝对不会是成为唐木的cp的表误会[以及戏份这么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9-17 06:02
                                                      来张人体压压惊来点刺激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9-17 06:28
                                                        随便涂张红大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9-17 06:36
                                                          今天算是回来休息一下
                                                          顺便江苏的美术高考生真的很苦逼xxx
                                                          一天八张速写画的手都抽了还要学文化课
                                                          素描画照片一点都不会造型不像就算了人平的和纸片一样
                                                          来来回回橡皮擦了两次
                                                          画完全部擦干净..又重新画..
                                                          反正最近一直都是一点多睡觉早上五点又要起来搞卫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9-23 21:08
                                                            [五]迷路的雪流星 早晨的阳光
                                                            我在走廊上缓缓的踱着步子,顶头的灯把我的影子拉的很长。 回忆起昨天那副场面,心里不由得绞了一绞。前方病院处的门是掩着的,我轻轻推开了它,伴随着有些让人耳麻的咯吱声。
                                                            “恢复的差不多了吗?”我双手插着口袋,悠悠的说着。
                                                            “不需要你的同情。”蓝发丑丫头把脸别过去,逃过了我的视线。“我要离开这里。”
                                                            “真是又丑脾气又坏。”我朝她走去,嘴上这么说,看到她腹部紧缠的绷带,心里却不免的为她默哀一阵。“那个开枪的丑女人被我炒了。”我挠了挠头,虽然头皮并不痒。“别把任何人都想的那么坏啊,丫头。”
                                                            “为什么救我?”
                                                            “啥?”
                                                            “你就不怕我把星际联盟底下员工的事情都出去吗?那样有损名声啊。”
                                                            “谁的名声?星际联盟的?”
                                                            “你认为呢..哼。”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还是感受到细微的踌躇。我左手支撑着床板,身体向前倾,尽力与她平视,“告诉我。”
                                                            丫头被我盯的不舒服了,微微向后倾斜身体,抽了抽嘴角,什么也没说。我就这样看着她,她回避我,墙上的挂钟精致的刻画着时间。
                                                            “给你,讲个故事吧。”丫头摩擦着双唇,缓缓的,静静的吐露出细微的低语,“我以前的故事..”
                                                            “我喜欢听故事。”微笑着。
                                                            “爸爸妈妈一直没有来陪我。”
                                                            “我是和爷爷一起在一个充满数据的地方长大的。”
                                                            “我用数据记录下他们离开的时间,在通过高等数学与哲学理论计算推理出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回来。”
                                                            “在我所度过的时间中,百分之十是与他们说再见,百分之三十是在无休止的代数中学习。”
                                                            “最后的百分之六十是默默地目送着他们的背影,直到和飞船一起消失在蓝蓝的天空里。”
                                                            我默了一阵,这相似的不行的场面,让我大脑一片空白。
                                                            “那一夜我没有睡觉。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事情,但是还是很担心..我用数学,哲学打发着时间..”
                                                            “后来..飞船炸了。星际联盟没有来支援。”她的双手死死的攥住床单,“我的计算出了结果。”
                                                            “那是一个无理数,哲学告诉我不存在。”
                                                            “真的。”
                                                            “我的父母和飞船一起沉入了深渊。”
                                                            “你说,这是谁的错呢。”丫头湿润的眼睛看着我,她的话语让我头脑又是一热,“我错过了很多事情,无数的事情。”
                                                            “或许人生本来就该这样,得得失失。”
                                                            “但是我所得到的是一块金色的玩具魔方,失去的是灵魂与家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9-23 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