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恶魔般的公爵...吧 关注:3,027贴子:2,963
  • 24回复贴,共1

75.できれば、別のもの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让各位久等了
这一话是在今天赶工出来的,质量并没有太大的保证。再加上作者的用词越来越……婉转(?),依我的水平仅能做到简陋的意译,所以请不要抱有任何期待
剩下的两话我会尽量在一周内完成的,还请各位放心


回复
1楼2017-09-09 13:31
    75.可以的话,请换另一种方式。

    即便这并非物语,吾……阿尔特=阿佐利亚斯确实在那一瞬间,认为那是Happy End。
    将迄今为止在暗地中企图对阿佐利亚斯王国不利的瑞克托斯公爵家,其罪证摆在他们面前,通过弹劾他们将其罪行大白于天下,拯救这个国家。
    正因为直到刚才吾还在这样想所以吾才会站在这里。

    不过,那也是数分钟前的事了。
    在当前的状况下,吾……吾,那个。
    吾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正陷入极大的混乱之中。
    就该是这样吧?毕竟吾对此可是一无所知啊。
    在吾弹劾结束后,大臣突然将父亲……将国王陛下揍了。
    不是走投无路勃然大怒的古利德=瑞克托斯,也不是其子杰克=瑞克托斯,而偏偏是一直都是仅仅站在陛下身后的他,突唐的犯下了此等暴行。

    不,更准确的说……。

    「这是忠义!忠义!噢啦!忠义噢啦!」

    现在也在继续他的暴行。
    那个大臣以恶鬼般的神色跨在国王身上,对其面部一味的施以连续的拳击。
    每当那强烈的冲击交互袭向两颊时,陛下都会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古利德=瑞克托斯等人的弹劾为何会与大臣的暴行连在了一起?
    莫非,这仅是吾调查不充分,就连大臣也在袒护瑞克托斯公爵家吗?
    若真是如此,为何他会殴打陛下?
    莫非陛下也在与瑞克托斯公爵家协力……不,不不,吾在想什么。
    不行,因为此情此景的信息量过大思考都有些不正常了。

    对,首先要做的。首先要做的是必须制止他。
    制止他的暴行,将陛下从那猛烈的颜面殴打的风暴下拯救出来。

    ……不过,吾无法将他救出来。
    要说为何,吾的双脚就仿佛被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全身就好像被钢丝固定住了一样纹丝不动。
    不,吾还是老实交代吧。
    吾对大臣,对他那怒气熏天挥舞拳头的景象抱有恐惧。

    他每次的殴打都会高呼忠义这点又使恐惧增幅。
    吾所知的忠义才不是这般粗暴,这般具有攻击性的东西。
    动啊。动起来啊吾的身体。这样下去的话陛下他就……!

    「等、等一下大臣殿!」

    那是,在吾为了制止现在仍在进行中的大臣的暴行,拼命的让自己的身体遵循自己的意志而用力的时候。
    为了制止那番暴行而最先开始行动的,是方才仍在被吾弹劾的主要人物。古利德=瑞克托斯。

    「……执政殿,请不要阻止我。不向陛下(这货)展示力量的话他是不会明白的。这是忠义,是忠义的连击……所以,因为这是忠义,是死不了人的。哈哈。」

    不知平时那冷静的思考消失到了何处。大臣好像脑子完全坏掉了,将意义不明的话语投向了阻止自己的古利德=瑞克托斯。
    哪怕在一瞬间,能看出他对大臣的那番模样抱有怯意的颤抖着,古利德=瑞克托斯仍然继续说道。

    「不,那个……大臣殿。对了,就是那个!倘若再殴打下去对陛下的脸造成损伤的话,在下周建国纪念日的仪式之前外伤的治疗会极为困难,这将会消耗大量高额的魔导治疗药!这在财政上承受不了啊!」

    「哈哈,是这样啊。说的也是。那么,脸就到此为止吧……忠义!」

    跨在陛下身上的大臣在听闻古利德=瑞克托斯的发言后站了起来,就好像踢飞小石子一样将脚踢向了陛下的侧腹。
    陛下在地上滑行的同时发出了痛苦的声音。那份威力若以踢飞小石子来形容的话有些太过了。

    「不!那个,吾辈并不是只要不是脸就好的意思哦!?大臣殿,请住手!吾辈会工作的!会好好工作的!!」

    「你说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一想到陛下(这货)一直没有对阿尔特殿下传达关于你的事可能会导致财政崩坏,就忍不住生气了啊!哈哈哈!」

    「就、就是这样。所以那个,差不多该停止继续踢陛下了……你看,他都出血了。」

    「不,这先暂且不论,我只是想对陛下(这货)展现忠义(施展暴力)而已,请让我再继续一段时间……噢啦!」

    大臣停止殴打陛下的面孔,而相对的这次又开始对他的身体降下了忠义(踢击)。
    等等,为何古利德=瑞克托斯会担心陛下的身体?他不是意图暗杀吗?再说工作什么的,财政崩坏什么的又是些什么鬼啊!?
    是说,刚刚大臣他说了什么?他是说了父亲,陛下他忘了向我传达关于执政的事吗?那到底——

    「失礼了殿下。敢问大臣殿在这里吗?这里有些资料……啊~,难不成这是感觉有些不妙的状况吗?」

    就在吾思索大臣那别有意味的话语之时,吾听到了谒见之间敲门以及开门的声音。
    想着来着是谁看了过去,只见站在那的是和吾一样金发碧眼身材纤细的男子。
    那是一位容貌虽然与吾很是相似,但给人的印象总有些软弱的青年。

    阿佐利亚斯王国第二王子,汉斯=阿佐利亚斯。是吾的弟弟。

    「哼哼……」

    汉斯为了理解现在的状况环顾四周。
    持续踢向陛下的大臣,以及阻止他们的古利德=瑞克托斯。
    视线在停止思考的拉鲁伯爵,以及吾带来的暗杀者间游离不定,好像在思考自己该做什么的杰克=瑞克托斯。
    还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呆呆的看着一切的证人们和吾带来的卫兵们。然后还有吾自己。

    「这只是仆*的推测,兄长,难不成你弹劾瑞克托斯执政了?」【*:汉斯的人称和杰克一样是「僕」】

    汉斯的身体对习武来说过于贫弱。
    说是贫弱,但却并非一般所说的身体虚弱,而是作为阿佐利亚斯王族来说贫弱的意思。
    因此,在早期他便放弃了王位继承权,决定辅佐国王……开始学习现任大臣那般的地位时所必需的东西。
    或许是正因如此吧。汉斯他聪明到了在连吾自己都说不上完全理解的这个状况下,能推理出吾弹劾了古利德=瑞克托斯这件事。

    「啊、啊啊。吾找到了证人、证据还有暗杀者……」

    吾向汉斯说明了吾弹劾他们的前因后果,以及大臣把陛下踢飞的经过。
    在听吾说明的途中,汉斯就脸色发青不住叹息,在吾全部说完的时候他便以完全理解了的样子为难的用一只手捂住了脸。

    「啊~兄长,打断你一下。仔细听好了……古利德=瑞克托斯公爵是善良的贵族。搞不好还是阿佐利亚斯的贵族当中最为善良的。」

    听完吾说明的汉斯,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如此。
    善良?古利德=瑞克托斯他?你说瑞克托斯公爵家的人都是善良的?

    「你、你骗人!」

    「仆没有骗你哦。而且他并不单纯只是善良的贵族。他承担着我国的财政,要是没有他的话我国的财政就会发生非常糟糕的事……最糟的情况下可是会导致财政崩坏的。」

    汉斯继续说着,那善良的古利德=瑞克托斯还是一位非常细腻的男性,每当他受到打击他的工作都会有停滞的可能。说着这番话的汉斯,其面孔虽一如既往的软弱,但他眼神中却满是认真。
    那看起来实在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不,等一下倘若汉斯所言皆为事实的话,那那名暗杀者又是什么情况?那个暗杀者可是都自白了哦?

    想到这里,吾将视线转向了暗杀者的方向,杰克=瑞克托斯弯下腰与跪立着的他视线相对,向他确认他所说的话。

    「呐佑我君,你为什么要说自己是暗杀者啊。你不是见习厨师吗?」

    「暗殺者……?什么?」

    「暗杀者。啊~……就是那种杀人赚钱的家伙。」

    听了杰克的话,那名吾认为是暗杀者的男子面色发青拼命的摇着头。

    「不、不对,我没有杀人!没有赚钱!那个的话,太快!我不明白!!」

    他用只言片语的大陆语言向杰克回答了与吾质问时截然不同的答案。

    「看来,他不但听不懂兄长在说些什么,甚至连《暗杀者》这一单词都不知道呢。……嘛,仆明白你的心情啦。倘若仆身处与你相同的立场的话,可是无法断言不会有跟你同样想法的啦。」

    等等,等一下。
    真的吗?古利德=瑞克托斯、以及杰克=瑞克托斯,瑞克托斯公爵家,真的没有任何企图吗?
    你说他们是仅有容貌可怖的善良贵族?你是说那才是事实,这一切都是吾的误会吗!?

    「汉斯,你知道吗?你知道瑞克托斯公爵家,古利德=瑞克托斯不是会有邪恶企图的人吗!?」

    「欸欸,嘛。无论是陛下、大臣殿,还是骑士团长,阿佐利亚斯的高层基本都知道。你看,执政殿的面孔是那副模样,若不事先通知的话……虽说如此,但实际上仆并不是直接被人告知的啦。」

    汉斯如此说着,将视线从吾身上移开,看向了仍在响着打击音的室内的一角。

    「看来陛下应该要直接将此传达给仆们兄弟二人的……但他好像没有完成这一点,其结果便是今天的这种情况。」

    吾随着汉斯的视线看了过去。

    「就是今天的这种情况啊。」

    痛苦呻吟的陛下,持续踢打的大臣,不忍直视捂住脸的执政。
    就连直视了那番景象的吾,也知道自己面色发青、没有了血气。


    吾难不成,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虽说是误会,虽说父上没有传达于吾,大臣的暴行以及他的心思好像都是为了防止阿佐利亚斯的财政危机,但吾岂不是用自己的手扣下了它的扳机吗?

    「……汉斯。吾那个,会受到废嫡,之类的惩罚吗?」

    面色如同亡灵般的我如此向汉斯询问,汉斯一瞬间露出了呆滞的表情,随即叹了口气回答道。

    「哈……兄长,你是书或戏剧什么的看多了吗?仆虽然不知道在他国这会是怎样的情况,但在这阿佐利亚斯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听好了?继承王族血统的只有仆和兄长,而且仆在早期就退出了争夺王位,习得了作为阿佐利亚斯之王所必要的军事知识和战斗技术的就只有兄长你哦?虽然执政殿在阿佐利亚斯的财政上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人,但兄长你也是和他同样……不,是比他还要重要的人物。再者说倘若这场骚动真的令你废嫡了,执政殿就会认为是以自己为中心的这场骚动迫使王子废嫡而使财物停滞,这不是本末倒置吗。执政殿就是如此心灵善良的人。所以废嫡什么的,根本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吗?即使兄长你无意义的杀害了十人左右清白的国民,那可也是会被彻底隐匿的哦?哪怕兄长你流着血泪哪怕你不愿意也是要坐上王位的哦?你可要做好觉悟哦?」

    哦、哦哦……总觉得汉斯今天对吾的态度有些强硬啊。
    在那番话的最后感觉有种与大臣相近的威压感,都让吾有些哆嗦了。
    该不会,这家伙也对吾惹出来的这场骚乱有些生气了吗。
    不过话说回来,是吗不会废嫡吗……不,但是。

    「汉斯。即使如此,像这样……没有任何责罚实在是有些不像话吧。倘若你所言皆为事实的话,即使事情的发端是因为父上,吾多少也有一定责任,毕竟吾不但误会甚至还弹劾他们了啊。」

    吾对汉斯说出了一件好像很有道理的事。
    正如吾所说,对着现状吾确实感到有一定责任,若老实的暴露心声的话便是想着「为了让吾轻松一点给吾一定惩罚吧」而做出的发言。
    不知他是否察觉到了这一点,汉斯作为提案的惩罚极其残酷。

    「哈,那样的话……那么兄长你也混进他们里面,去接受大臣的忠义你看如何?」

    吾再次看向好不容易在不知不觉间为将其忘掉而移开视线场景,那正好是大臣的忠义炸裂的画面。

    「噢啦!忠义踢!!」

    陛下在他那侧腹炸裂的冲击(忠义踢)的作用下,无关乎与地面的摩擦,如同车轮一般在地面水平回转并撞到了墙上。
    正因为是现在吾才明白。陛下他,是国王。是阿佐利亚斯的国王。
    是可与骑士团长平等对战的存在。而非能被老人的力量压倒的存在。
    那个……大臣的忠义它的威力,有些偏离了常规。

    「……万分抱歉汉斯先生。请问可以换种别的方式吗?」

    吾多半,在那时候是第一次对弟弟使用了敬语。

    -Fin-


    回复
    2楼2017-09-09 13:32
      竟然没人.....
      加....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9-09 13:42
        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和平主义者连击”hhh(•́ω•̀ ٥)翻译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09 15:40
          笑到不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09 19:05
            感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09 19:4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9-09 20:50
                這是中譯!!!!(無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09 21:26
                  可以把“忠义”换成“忠诚”吗(战锤的忠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09 22:15
                    不行了 再笑下去肚子會抽筋
                    可是真的太好笑了
                    另外也感謝大大的翻譯


                    回复
                    10楼2017-09-09 23:41
                      笑到肚子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9-10 02:11
                        接受忠义吧,王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10 11:28
                          很好,這很「忠誠」。


                          回复
                          14楼2017-09-10 15:10
                            (ಡωಡ)忠义确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10 22:05
                              好消息(?)
                              剩下的两话我终于推出去了,虽说最后会由我修改译名但就我个人而言总算是搞定这个坑啦!!(ಡω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11 00:21
                                我感受到了楼主的忠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11 17:04
                                  二王子的智商好高,就算没有被告知真相也能靠自己理解现状,所以。。。果然是偷看剧本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11 21:48
                                    噢啦!噢啦!噢啦!噢啦!噢啦!噢啦!噢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12 08:21
                                      大臣的職階:巴塞咖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7-09-13 15:10
                                        大臣的職階:巴塞咖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7-09-13 15:10
                                          大臣怕不是頂著caster職階的巴薩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9-16 18:11
                                            感谢翻译


                                            回复
                                            25楼2017-10-05 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