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吧 关注:78,372贴子:1,373,217
  • 14回复贴,共1

【水】【半脑洞】从书信的要求看曹二丕的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曹丕在咸鱼翻身后写了一首诗作信投送。
既然是信,那么就要有收信人。
按照信的标准,收信人得明确。
诗体裁的信件依然是信件,信件为了传达必须有明确的收件人。
极端做法的张籍的节妇吟,全称是节妇吟寄东平李司空师道,收件人的信息表里是籍贯带姓名还有官职都叫上,生怕那边装着听不懂。

当然曹丕的信不可能这般公开的指明收信人。
不能公开的指明收件人,同时信又是诗,是公开发布的。
一封给私人的单独信件,却用公开传颂的诗文的形式发送。
这里边是啥原因就不多说了。因为猫已经在吧里其他贴里嘀嘀过了。

假如各位是曹丕,如何写一封不写出收信人姓名,但又让自己心里收信的那位知道这是给他的?
这是摆在曹丕面前的问题。
曹丕既然写了诗,发了出去,而且赵云也读懂了。这说明曹丕的诗里显示出收信人信息是很唯一的。

不过看这诗,收信人的信息好像很不明显。
曹丕的信
秋胡行
泛泛绿池,中有浮萍。
寄身流波,随风靡倾。
芙蓉含芳,菡萏垂荣。
朝采其实,夕佩其英。
采之遗谁,所思在庭。
双鱼比目,鸳鸯交颈。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知音识曲,善为乐方。

乍一看,完全看不出给赵云的,甚至看不出来是给另一个男人的。
但是呢,除了赵云看出曹丕是写给自个的,曹丕的老婆甄姬和曹丕的弟弟曹植也看出来这是曹丕写给赵云的。

从诗里看,似乎只有有美一人,婉如清扬,知音识曲,善为乐方几句是写的收信人。
但是,天底下难道就只有一个人是婉如清扬?难道只有一个人是知音识曲?
答案肯定不是。魏国曹丕周围,满足婉如清扬,知音识曲条件的都一大群。就算曹丕心里觉得赵云是第一号婉如清扬,知音识曲,那在他身边的第二号第三号总不至于认为自己长得难看啥啥。
赵云从何认定曹丕这诗写给他的?总不能只因为一首什么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什么望北辰而永思。什么愿从君而终没。
曹丕在咸鱼时间的诗赋,在赵云眼里看来和曹丕在发抽风差不多,实际确实是抽风。
赵云怎么肯定曹丕这一首秋胡行是他继续发抽风呢?
而不是视野开阔了有了新伙伴,或者长成熟了变得珍惜身边人了呢?
毕竟曹丕写这诗时候三十三了,不是十三,不是二十三,是三十三!
诗里描写了一处景物,是不是有共同回忆的景物呢?
答案是——不是。
诗里的场景很广众,就是一个有荷花池子或者湖,如果说是共同场景,那么有诗里共同场景体验的人群有全国的人。这么大的范围人群都有的共同场景,就没有特别信息提示可言了。
就拿曹丕自己的诗来说,就有同场景的。
玄武陂做诗
兄弟共行游,驱车出西城。
野田开广辟,川渠互相经。
黍稷何郁郁,流波激悲声。
菱芡覆绿水,芙蓉发丹荣。
柳垂重荫绿,向我池边生。
乘舟望长洲,羣鸟讙哗鸣。
苹藻泛滥浮,澹澹随风倾。
忘忧共荣与,畅此千秋情。

除了玄武池,还有池塘里也是同样的水草荷花游玩场景。其他人的
公燕诗——刘祯
永日行游戏,欢乐尤未央。
遗思在玄夜,相与复翱翔。
辇车飞素盖,从者盈路旁。
月出照园中,珍木郁苍苍。
清川过石渠,流波为鱼坊。
芙蓉散其华,菡萏溢金塘。
灵鸟宿水裔,仁兽游飞梁。
华馆寄流波,豁达来风凉。
生平未始闻,歌之安能详。
投翰长叹息, 绮丽不可忘。

曹丕和自家兄弟,在魏国的好朋友,和自己的姬妾都游过有荷花的水域。那么为什么曹植和甄姬不认为是其他人,而笃定是赵云呢?
总不可能这些人全部都丑得完全和婉如清扬一点边都不靠吧。猫想魏国不会全国的颜值这么低,同时曹丕眼光没这么差。。

因此,除了有美一人四句外,其他句子肯定透露了有关赵云的具有唯一指向的信息。
曹丕需要这个唯一指向来让赵云明白自己是收信人。
赵云和曹植从这个唯一指向知道曹丕是给谁写的。
为什么猫没有说甄姬呢?甄姬离曹丕和赵云都太近,估计曹丕在之前就穿水了。他在曹植跟前穿水则晚很多。

要找这个唯一性,只有一句一句的分析读了。话说猫一直不喜欢这种阅读法。为了云云,豁出去了。
好在现在有网络。

第一句泛泛绿池,中有浮萍。
泛泛,诗经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
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
愿言思子,不瑕有害。
——这是写卫公的两个儿子的。与赵云没有关系,诗意上反而和曹丕的兄弟们有关联。
泛泛,赠从弟——刘祯
泛泛东流水,嶙嶙水中石。
苹藻生其涯,华叶纷扰溺。
采之荐宗庙,可以馐嘉客。
岂无园中葵,懿此出深泽。
——和赵云有点点关系,离得够远。但是不具有唯一性,远不一定是指远到天涯的远。
而且这诗是汉末当时的一个诗人写的,赵云不一定知道这首诗。不知道这诗,自然不知道泛泛绿池的浮萍是指远方的人。

第二句,寄身流波,随风靡倾。
搜索结果是类似上边曹丕的文友们写的游玩诗。比如刘祯的那首公燕诗,里边就有两个流波。
还有一首——曹植的浮萍篇开篇:浮萍寄清水,随风东西流。是不是很吻合的感觉,这是曹植根据曹丕的秋胡行泛泛绿池写的应对诗,当然很吻合对应咯。

第三句,芙蓉含芳,菡萏垂荣。
这喵的类似的太多了,猫找的是唯一指向,这句肯定不是。

第四句,朝采其实,夕佩其英。
和第三句一样。

第五句,采之遗谁,所思在庭。
古诗十九首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环顾望故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曹二丕一次强大的化用。不过唯一向依然不明,远不代表极远。古诗十九首的时间不明,如果流传够有一段时日并有一定知名度,赵云知道这首诗的概率还是很大的,但是不足够联系到曹丕与他。同理,曹植也不足以根据涉江采芙蓉联系到赵云。

这就剩三句了。
一句是抄袭的,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诗经里对清扬婉兮的运用比较多,其他诗也在用,婉如清扬的运用比较少,不过因为曹丕喜欢江阳韵脚,用了婉如清扬一句。

还有两句,最后一句
知音识曲,善为乐方。
知音,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 奋翅起高飞。
识曲,
今夜良宴会,欢乐难具陈。
弹筝奋逸响,新歌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
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申。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无为守穷贱,轗轲常辛苦。
没有搜索前,猫还没有想到这一句还有诗文典故。不过呢?还是跟赵云看不出唯一联系。说有几分曹丕的共鸣曲的感觉倒有几分类似。但是曹丕写诗投信,是要赵云知道他在喊话,得让赵云知道这诗是给他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曹丕哭得再大声都是屁用
让赵云知道这是写给他的诗,是曹丕写诗的第一任务,哭得感人不感人是第二步。作为一个成熟的文学中年和一个在悲鸣相求的曹丕来说,在句子里明确指向收信人信息是必须办到的。

只有一句了,
双鱼比目,鸳鸯交颈。
比目,从文学史说,曹丕这诗开创了比目鱼的爱情友情典。目前没有发现早于这诗的用比目鱼比喻的感情文学。暂缺认为曹丕原创。

鸳鸯,
汉绝句
南山一桂树,上有双鸳鸯。
千年长交颈,欢爱不相忘。
据说是先秦两汉年代的绝句,存世的有四首,这是其中一首。歌颂了感情的坚贞,但是此外没有其他信息了。

鸳鸯,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一艳女在此堂(常),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义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凤求凰二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表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同时出现了——有美一人。

比目鱼,尚书——桓公欲封泰山,管仲曰:昔者圣王功成道格,符瑞出,乃封泰山,今者比目之鱼不至,凤麟不臻,未可封也。
曹丕,秋胡行(写作时间禅让前后)
尧任舜禹,当复何为。
百兽率舞,凤凰来仪。
得人则安,失人则危。
唯贤知贤,人不易知。
歌以永言, 诚不易移。
鸣条之役,万举必全。
明德通灵,降福自天。
这一首猫也查过,字太多,不想一项项打了。
简说,符瑞——凤凰——比目鱼——鸳鸯——凤凰

凤凰???
凤求凰???
古诗古赋有不少是没有作者的,有的有署名的,也经常被怀疑是托名。

在文学考据里,古诗十九首和古绝句和凤求凰两首都是作者不明。
曹丕的整首诗的句子目前的搜索典几乎就是这个样了。除非有新的发现。
赵云的单指向信息必须出现诗里,什么信息构成单指向呢?
赵云本人亲自写的诗。
套用原作者的诗来表示对应关系,比如曹植就是这么做的。曹植很多应对诗就是直接套用曹丕的诗句内容。
那么曹丕为什么不能套用赵云的?

曹丕采用套用模式来点破收信人是赵云,那么诗里套用的部分肯定是很重点很明显的部分,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部分。
只有涉江采芙蓉和凤求凰是全诗重点地方的明显套用。
涉江采芙蓉和凤求凰都是没有具体作者的文学,那么不会是赵云比较活跃后的作品,不然不会没有准确的作者名字。

早年作品看三首文学的风格,涉江采芙蓉的词句明显比较大龄。而凤求凰青春感极高。
同时,凤求凰的韵脚是江阳韵大部分。论证凤求凰不是司马相如写的,最重要的一个举证就是韵脚和司马相如的行文不合。
曹丕的燕歌行就是江阳韵,也就是说,江阳韵是燕歌里很大部分韵脚。赵云是燕歌地带的人,写文写江阳韵的概率很大的。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在两汉很流行,一群年轻人没事弄些小情景剧自娱自乐,直到现在都是很常见的,不管是分别模拟一个角色,还是集体构建台词歌词,一直以来类似活动都很多啊。
赵云或者赵云加其他人创作了司马相如怎么怎么,卓文君怎么怎么,卓王孙怎么怎么,侍女怎么怎么。。。不过传下来的就只有司马相如怎么怎么了。其实原因很简单的,通常说,文学要好才有流传资格,作为一群小年轻,写年轻男性的司马相如是最有代入感的,写得最好很正常,他们不是女的,写的卓文君台词能看么!

赵云搞鼓的情景剧怎么到曹丕手里的,话说,猫好像在说过在曹丕小的时候,赵云和曹家很熟很熟。
同时写情景剧的就是曹昂和他的一些朋友。
至于曹植能从大哥留下的剧本台词里锁定是赵云,不是其他人,这很好解释。
除了赵云以外的编写者都死在了建安二年的宛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9-05 23:08
    楼主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回到了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发现一向和蔼可亲的邻居王大爷,正在爬他们家的窗户,便冲过去大喊一声。王大爷落荒而逃。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慢慢消失。可惜,一切都晚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9-05 23:18
      为什么猫认为,曹丕套用内容会在现在还能找到呢?而不是已经消失了呢?
      首先从信的要求看,收信人是第一重要,曹丕构思诗文的第一任务就是成功套用赵云留下的文字,诗的一切构思就是建立在如何对赵云留下文字的套用上,诗里重要节点的套用典故很容易被同代后代的文学爱好者考评记录。

      其次,帮助被套用的赵云留下的原典存世是曹丕本人的愿望。站在曹丕角度,他会很大态度去帮助原典流传下去。
      曹丕用心的话,在流传方面的效用还是很高的,比如牙门将军翊军将军这些军号的后世流传,曹丕的贡献很大。
      让原典流传下去,猫相信二丕有这种能力。
      话说把作者按成司马相如,就是很大的流传保障,词句本身很好记,作者名号又响,而且文学性真个高。这简直是就是为流传准备的。
      话说曹丕修饰过语句小细节没有,就不知道了。不过韵律和意境是不可能变。因为气场和二丕的文是两个风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9-05 23:25
        整首秋胡行泛泛绿池的生成顺序
        最先确认收信人信息。
        双鱼比目,鸳鸯交颈。
        有美一人,宛如清扬。

        第二步确定格式。
        芙蓉含芳,菡萏垂荣。
        朝采其实,夕佩其英。
        采之遗谁,所思在庭。

        第三步修饰诗文
        泛泛绿池,中有浮萍。
        寄身流波,随波靡倾。

        最后定稿
        知音识曲,善为乐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05 23:47
          好长


          收起回复
          5楼2017-09-05 23:59
            从文学考证看,曹丕整首诗里只有双鱼比目鸳鸯交颈一句是指向收信人信息的唯一属性句子。
            从这一句的信息可以排除收信人以外的其他人。
            文意不可排除他人,只有收信人是典故原创人来排除其他人的一条路了。
            从概率学的理论说,双鱼比目和鸳鸯交颈都有是收信人原创的可能性。
            按照概率论,收信人创作了两个典故的可能为三分之一,只原创了其中一个典故的可能为三分之一。
            后世南北朝的牙门将军翊军将军军号来自曹丕概率为99%,来自司马炎的概率为1%。

            鸳鸯交颈的原典为凤求凰的概率是95%,为其他的概率是5%。

            以概率学和文学的综合推论,凤求凰词曲是赵云做的概率为6成以上。

            这么看,云云的音乐文艺水平真很高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06 14:36
              用曹丕的思路解读这首泛泛绿池,大意就是,我眼前的池塘里飘着翠绿的浮萍,随着风儿向我走来。
              我摘下芙蓉花要送给谁啊?
              曾经写下过凤求凰这首曲子的人,他才是圣王期待到来的比目鱼。(比目鱼在以前是指应圣王才出世的神秘东东和后世认为的吃的比目鱼和爱情比目鱼都有很大的不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06 18:36
                小ps:边让,章华台赋小片段——。。。于是天河既回,淫乐未终,清篇发徵,激楚扬风。于是音节发于丝竹兮,飞响轶于云中,比目应节而双跃兮,孤雌感声而鸣雄。。。。


                激楚扬风,比目应节双跃,孤雌感声鸣雄

                流郑激楚,度宫中商。。离鸟夕宿,悲鸣相求。。

                感声而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06 22:50
                  好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9-07 09:04
                    曹丕诗歌发布后的各人反应。。

                    赵云:这他喵的智障!不过这个智障那里好像没出啥麻烦的样子,看来他搞定了很多事的样子。。。

                    曹植:天啦噜!二哥十多年来不敢忘不敢言的夫君居然是反了我们打死我们好多人的赵云。这是什么世道啊?妈妈啊!爹爹啊!老天啊!我老哥怎么了?抽了什么风?宝宝我心里好苦啊。。。哇哇哇哇!!!


                    甄姬:唔,老爷子归天,子桓这是坐正了啊。竟然敢直接喊人,不过还是这点出息。哼,比目双跃,孤雌鸣雄,你喵的就这点出息了!不过呢,曹子桓你要是立元仲当太子,我才不管你干啥呢。你如果只让元仲当个王,老娘就给你嚷得明白点,让所有人都知道!

                    个别因为种种可能知情的极少人:花痴抽风了,自个小心注意,别当炮灰。



                    余下的人员,其人数占总人数的99.9999999%,这部分不明真相人员。

                    刘备:曹丕这个酒色之徒加娘娘腔接替了曹操,真是我伐吴的好机会啊。
                    西蜀人员:伐吴的好机会啊,好机会啊。

                    孙权:这曹丕感觉好不靠谱,不过也没啥好大腿可抱,好歹先让他不来打我就行。万一刘备觉得曹丕好欺负呢?
                    东吴人员:万一刘备觉得曹丕那个软蛋好欺负呢?


                    无派别人员:我好像看到魏国皇帝在喊他的小亲亲,我也去拿朵花去找我小亲亲。亲爱的,我来了。

                    还有一群人员:丕哥丕哥我爱你!!!爱你爱到想死你!!!


                    如果曹操活着的时候,曹丕发表这样的可以直接锁定到赵云的文学出来。。
                    曹操:操!老子儿子多,没了一个不算啥,何况这个从来不讨喜的货!不过怎么还是还是那么气呢?

                    曹丕捏猫。你当我傻么?老头子没死前敢这么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07 12:35
                      综上所论,在夏侯丕的心上人确系某只云的设定得以成立前提下,可以做出一些合理的推测:

                      丕甄关系的破裂大抵分为两个阶段:首先,如果甄氏母家出自常山真定的背景,是当年夏侯丕收取甄氏的重要原因之一的话,那么这段姻缘的当事人一开始就带有“宛宛类卿”的替补求偿性质在其中,算不得初心所系了。而甄氏一旦意识到夏侯丕的心上人是个男人的话,稍有气性的人在“宛宛类卿”的冰冷真相被猛然揭开时,亦悲亦怒之下,多半会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愚弄和羞辱。双方之间因此出现不可弥合的心理裂痕自是难以避免,再加上思想观念不合等现实因素的侵袭,之后渐行渐远,直至形同陌路,也是可想而知的。

                      如果情况仅此而已,还不足以促成甄氏的悲剧结局。魏文即位之后,迁都去洛阳,甄氏留于邺城。当时后宫位份最高的郭氏已经是贵嫔(原为夫人,后升贵嫔),晋封中宫指日可待。甄氏作为一个连洛阳城门都没进过的无宠“夫人”(位分次于贵嫔),原本是翻不起什么大浪的。某丕虽然与其疏离已久,不复当初,但也没想着要把她怎么样,留于邺城无非也就是今后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的态度罢了。甄氏若安分守己地待在邺城不作妖,等东宫之事大定,曹叡获封爵位离京就国之后,她像光武帝废后郭圣通一样挂个王太后的名号安安稳稳地混完后半辈子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而,如猫酱上文所推测,甄氏自恃掌握了某丕“心上人的秘密”,企图以此为筹码来为曹睿争夺储君之位。那么,这个举动本身就带有着十分明显的政治胁迫意味,权力博弈失败之后被下诏赐死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但她仅仅是政治谈判的话,赐死而已,尚不至于被“披发覆面,以糠塞口”治以“大不敬”之罪,除非在这个过程中,她说了一些十分难听的逆耳之言,比如怨恨之下言辞激切,辱及某丕“心上人”,以致遭到雷霆之怒——非“以糠塞口”不能泄其愤,这也是完全符合逻辑的一种可能性。

                      【兮嘉の三国八卦志】关于甄氏其行

                      关于《魏书》里对于甄氏的记载,应该是后来曹叡登基对生母进行的美化和虚饰。集解里有提到:“总之(甄)后之归(魏文)帝,本不以正,其不获令终,固无足怪。裴松之所称言行之善,皆难以实论,知当时已有定评矣。”这几句说得可不太好听。事实上关于甄氏德行的记载皆出于裴注,而因怨言被赐死则出自陈寿志,既然出现矛盾,引注的可信度相对更低一些。

                      其实,裴松之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他指责指责《魏书》作者王沈:“推此而言,其称卞、甄诸后言行之善,皆难以实论。陈氏删落,良有以也。”裴松之表示,我虽然把《魏书》的内容搬了出来,但我是一点也不相信的,陈寿当初删掉这些胡说八道,干得漂亮!

                      【兮嘉の三国八卦志】帝赐死甄氏不悔

                      方技传里说,文帝让周宣解梦,周宣说天下当有贵女子冤死,某丕后悔却最终没来得及拦住赐死甄氏的使者云云,我觉得可信度是很低的,若某丕真的后悔也会在甄氏死后加一些追封或对其家族进行赏赐抚慰,然而却没有任何确凿记载。可以想见,甄氏被赐死时,两人关系已经降到冰点,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

                      裴松之说“魏史若以为大恶邪,则宜隐而不言,若谓为小恶邪,则不应假为之辞”。《明帝纪》有言“以其母诛,故未建为嗣”,另外值得注意的一条史料是:◎《晋书·阎(讚)[缵]传》:“魏明帝因母得罪,废为平原侯,为置家臣、庶子、师友、文学,皆取正人,共相匡矫。”集解云:“宫省事秘,隐奥难窥,开国之初而不能容一妇人,事涉离奇,读史者不能不为之推寻也。”

                      【附录】宫羽辞:《洛神赋》人物志辟谣
                      https://tieba.baidu.com/p/3886616830

                      总的来说,我是倾向于甄氏被赐死,很可能是有一些“隐而不言”的原因在里面的。推测,如果某丕的心上人是男人且身份敏感不可言说的事情被甄氏所获悉后,对方以此想达到某些政治目的却未能成功,从而导致己身受诛,其子被贬,这是完全说得通的。但由于某丕心上人的问题不能摆到台面上来明说,因而在那些信息掌握不全的围观群众看来,这件事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于是各种流言蜚语不胫而走。可惜,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吃瓜路人估计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香草美人”的哑谜上去,只能往恶俗狗血方向上靠。毕竟,甄氏被赐死的内情,无法对外公布,因为某丕不可能对公众澄清说:“姓甄拿着我的把柄进行政治要挟,还出言不逊辱我夫君……”所以,当事人对此只能完全不作详细解释,任凭后世舆论捕风捉影,乱解一番。


                      回复
                      11楼2018-01-29 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