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流吧 关注:9,072贴子:677,898

回复:【all流之庆生】逆流(仙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近水楼台,自然要先向流川下手。仙道:近水楼台,自然要先向流川上下其手。 流川:手剁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7-09-20 22:59
    还以为仙道能捞上来一个白流川,顺便来个人工呼吸啥的!哈哈,是我想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7-09-20 23:03
      仙道什么时候可以看见白白的小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7-09-21 06:12
        我以为能捞出一个雪白的小流,结果捞出一只芭蕉叶版的仙道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6楼2017-09-21 11:14
          看到仙道心生邪念的时候我以为要走牛郎织女路线了,结果仙道你只想让人出糗,你你你注孤生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7-09-21 15:38
            哈哈,仙道偷鸡不成蚀把米,你还是别找小枫的麻烦比较好,要不然有你的苦吃。


            收起回复
            98楼2017-09-21 20:11
              看到溺水就想到人工呼吸,结果走向完全没想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09-22 13:38
                仙道并不娇贵,脚伤休养了三天就痊愈能够行动自如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流川算账,这日流川又去了南边,他暗中尾随,尽管中途跟丢了流川,凭借记忆还是找到了那座瀑布。

                回想当日他亲眼目睹流川沉入水底,流川得以金蝉脱壳,水潭底下肯定另有玄机,有了前车之鉴,这次仙道除了把鞋子脱下藏好,和衣潜入水中,天气炎热,就算湿透也能很快蒸干。

                潭水清澈,但往深处潜游光线不足,仙道沿着石壁多番摸索才发现一处不足一人高的天然洞穴,他小心翼翼穿过洞穴最终在另一头浮出水面,原来在瀑布后面的山石中别有洞天。

                仙道慢慢攀着岩石上岸,山洞空阔,远处几丝光亮大概是出口,除此之外唯一的光线就是右前方一盏汽油灯,昏黄的灯光下是安恬而眠的身影。

                这小子倒会挑地方,这洞穴沁凉怡人最适合避暑,连空气都与外头有天壤之别,让这小子独享可惜了,仙道放轻了脚步,可他堪堪迈出两步就听见左前方传来野兽的低吼!

                伴随着枯草摩擦的声响,黑暗中嗅觉灵敏的猛兽一步步靠近,仙道强自镇定,拔出枪套内的枪上膛对准越发清晰的巨大黑影,不能再近了,他已处于极度危险的距离!

                仙道神经高度紧绷,注意力全集中在前方,千钧之际他握枪的手腕被利器击中,疼痛令他失去准头,枪响在空旷的洞穴内回荡,他的身体被推撞落入水池中,他本该庆幸先一步冲向他的是流川而非黑熊,可流川显然没打算轻饶他。

                水流很大程度影响了仙道的力道与速度,流川却灵活地像条鱼,他甚至碰不到流川,但他的脑袋和周身要害都被愤怒的流川踢了个遍,更要命的是,流川还游刃有余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缺氧,他不欲纠缠,流川却趁机扭住他一条胳膊又用双腿锁住他的脖子!

                仙道甩脱不掉十字固,窒息使他的气力迅速流失,肺里的空气榨干后他视线变得模糊,脑中充斥着不甘,不是牺牲于围剿独眼龙,竟是死于意气之争,对手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流川把仙道半个身子拖上岸,黑熊凑过来冲仙道嘶吼示威,流川轻轻吹了声口哨,它退开两步发觉仙道昏死过去了,于是回到自己窝里啃浆果。

                流川吃了些水果当点心,仙道还是没醒,他不耐烦地一脚踩中仙道后心,仙道吐出几口水才恢复意识,仰起头流川还踩着自己居高临下俯视,“野蛮人……”

                流川一脚把他踢回水里,仙道呛了水咳了半天,对水潭也有了阴影不想原路潜泳回去,见流川坐回席子上不再搭理他,便爬上来避开黑熊往洞口方向走去。

                光裸的脚掌踩中尖锐的东西,仙道捡起来细看,竟与之前捡到的铁蒺藜一模一样,流川刚刚就是用它来偷袭他,铁蒺藜、黑熊……仙道似醍醐灌顶,三番两次出现的黑熊是同一只并且不是巧合!

                “察猜暗杀我那晚是你救了我?”仙道拿着铁蒺藜问,“这东西是你做的?”

                流川冷哼,察猜那个有勇无谋的**让小孩子放毒蛇时就暴露了,之后挖陷阱引仙道上钩都在他预料之内,救仙道是为了借刀杀人,铲除察猜。

                仙道不指望从流川那里套出什么内情,独眼龙的儿子个个居心叵测,察猜死后权势变动,流川因彩子间接得利,他只不过是他们内斗的棋子,迟早,他会成为执棋的人,股掌之间将他们置于死地!


                回复
                100楼2017-09-22 14:09
                  为了拉近与彩子的关系,与彩子一同进餐成了仙道的习惯,不过今日彩子与流川在食堂坐下后,他没像平常那般主动挪到近旁,幽怨的小眼神时不时飞向流川,彩子冰雪聪明猜到几分,“前几天捉弄阿七把他衣服拿走的是不是你?”

                  流川不屑地哼气,彩子能够想象仙道的怨气了,“你呀非得把每个人都得罪吗?阿七那人不坏,以后指不定能帮咱们呢。”

                  流川翻个白眼,仙道短短数日就和颂缇等人混成一片,又成天巴结彩子,八面玲珑也就算了,还长了副好皮相比寨子里的男人都好看,彩子对那小白脸青眼相加,他可不想让那种人当姐夫!

                  彩子知道流川清傲看不上仙道,劝道“阿七在这儿无亲无故,待人接物圆滑些很正常,只要他对咱们没恶意,就可以结交,你乖点,以后别戏弄他……”

                  流川不想继续仙道的话题,夹起炸鱼排塞进彩子嘴里,彩子无奈地捏他脸颊,咀嚼了两口,忽觉鱼腥味刺鼻,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冲出食堂把刚吃下的饭菜吐得干干净净。

                  流川递上纸巾,轻拍她的背帮她顺气,彩子半天才缓过气来,流川抬起她手腕在寸口切脉,她连忙抽回手,“哎呀我就是胃难受,天气又燥热,没事!”

                  流川敛了眉,拉起她的手再次把脉,彩子了解他的脾性,只能由他诊查,幸好他经验不足没诊断出来,“都说了是轻微热病,我休息会儿就不碍事了。”

                  流川无法,带她去诊所拿了些防暑药才放她走,心里仍然放不下,她的脉象有点奇怪不像热症,于是翻找医书查看。

                  彩子回到房中翻倒在床,纸包不住火,这事不能拖太久……正烦恼,仙道带了椰子来探望,“我刚才瞧你身体抱恙,天气热你也没胃口,我就拿点冰镇椰汁让你消消暑。”

                  椰子内加了冰块,喝起来清爽降暑,彩子挑眉,“几个营地只有老大那儿有制冰机,普通人可喝不到冰镇饮料,你挺有门路嘛。”

                  “是你们看得起我,以后还得彩姐多多关照呢。”如今彩子负责毒品运输,想要出山,必须靠她。

                  “让你费心了,我该谢谢你。”彩子笑容娇媚,“流川不懂事,要是开罪你了,请你担待。”

                  “不敢当不敢当,十一少与我井水不犯河水……”仙道话没说完,流川就急匆匆跑过来。

                  流川看见椰壳上凝结水珠,摸了摸冰凉的椰子,当即拿起来塞进仙道怀里,弄得仙道彩子好不尴尬,“小枫,不准没礼貌!”

                  “我不打扰了,彩子小姐你好生休养。”为免加深矛盾,仙道识趣地放下椰子先走为妙。

                  彩子唉声叹气,“小枫,好歹阿七是我的客人,你这样做让我都下不来台!”流川无心争论,只将手覆在她肚子上,她大惊失色,“你……你知道了?!”

                  流川翻看医书后发现彩子的脉象是孕妇的滑脉,虽然有滑脉不一定是怀孕,但彩子各种症状都像极了孕期反应,于是出手试探,她果然承认!

                  流川不啻是一惊,他没上过学,所学医术由医师老斋教授,生理知识也仅从书籍上获取,男女情事他并非完全不懂,可彩子尚未婚嫁,对方会是谁?

                  彩子心知流川定会追究到底,隐瞒的话会适得其反,只好坦白,“我是怀孕了,起初我以为是经期不准没在意,回来后例假迟迟不来,找老斋号脉才知道有了。”她顿了顿,强颜说道“没关系,我正打算抽空去城里把孩子拿掉。”

                  流川握紧了她的手摇头,彩子鼻子发酸,她喜欢小孩子,生一个自己的宝宝组建一个家庭是她梦寐以求的,但眼下也只是个梦,时机没成熟,到处是豺狼之辈,趁胎儿未完全成形及早打掉对大家都好。

                  “不用紧张,不是了不得的大事,以后还会有的。”说到后面声若蚊蚋,未来是怎样的光景谁都预料不到,自欺欺人才能坚持走下去。

                  流川还是摇头,眼神坚定不容反驳,彩子心中一动,她从小照顾的弟弟不知不觉长大成人了,尽管脸上稚气未消,那对纯粹的乌眸中透出的坚毅果敢,让她对未来有了更多期冀。


                  回复
                  101楼2017-09-22 14:09
                    小流不想仙道成为姐夫,那就快点把他掰弯吧!话说这孩子的父亲是哪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2楼2017-09-22 14:32
                      看了这一章,我站黑熊*黑枫的西皮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3楼2017-09-22 15:18
                        我很好奇,彩子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呢?小枫你放心好了,仙道是当不了你的姐夫的。


                        收起回复
                        104楼2017-09-22 15:43
                          宫城是武师吧?怎么和彩子认识的?
                          仙道什么时候来和小流啪啪啪他一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7-09-22 16:04
                            仙流好有趣啊
                            花菜头上场了,期待期待 喜欢专情单纯可靠的SD第一潮男


                            收起回复
                            106楼2017-09-22 23:40
                              其实我一直想问:小孩用的啥牌子的美黑粉~~水泡都没洗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7-09-23 00:27
                                野蛮媳妇啊,预见了仙道被家暴的悲惨未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7-09-23 16:52
                                  仙道的皮相是寨子里最高的,恭喜影帝至少在颜值上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7-09-23 19:42
                                    千阳镇原本是个小村落,坤沙武装集团占领这里后,村民被奴役种植罂.粟生产鸦龘片,村子被扩建成为补给站,96年坤沙向缅甸军政龘府投降,村民们以为苦日子要结束了,独眼龙继承这片领地又打碎了他们的希望。

                                    独眼龙在镇上建了座小庙供奉亡妻牌位,每月初都会来庙里悼念爱妻,彩子等僧侣诵经完毕,献上花环,照片上的女人美丽坚强,拼死延续新生命才有了流川,而她也是她从人贩子手里拯救。

                                    “爸爸,宋干节我们想把妈妈送到清盛的巴萨克寺祈福。”彩子朝独眼龙恭敬说道。

                                    “是小枫的意思吧。”独眼龙凝望被鲜花环绕的遗像,“过去三年每逢宋干节,他就避开我躲到深山里去。”宋干节是泰国阖家团聚的传统节日,对他而言已失去了意义,“三年前我把你送走想要挫挫他的锐气,哪知他那么倔,大概只有死亡能让他低头……不,那个逆子宁死不屈,彩子,你认为当初我做错了吗?”

                                    “您要顾全大局……”

                                    独眼龙不等她回答便打断她,她的答案只会和其他人一样,除了流川没人敢说实话顶撞他,他踱到庭院中,四年前移栽的樱树只剩光秃秃的枝干,现在的日本是樱花盛开的季节,“阿玥说家乡的樱花海美如仙境,我没亲眼见过,希望你和小枫能看到,我打算送小枫去日本读书,让
                                    你陪着他。”

                                    彩子有点不敢置信,独眼龙感慨说“以前我替坤沙卖命,被政龘府军四处围剿,小枫跟着我颠沛流离,没能接受良好的教育,来这儿安定下来后,我本打算送他去念书,结果发生那种事……我不能让他走我的老路,等老八回来接替你的工作,你们就去日本吧。”

                                    “我不会辜负您的嘱托!”彩子心潮澎湃,没想到她所期盼的这么快就要实现了。

                                    临走,独眼龙突然问“阿七那个人怎么样?”


                                    仙道近日左右逢源,先是被独眼龙器重,要他宋干节期间陪同流川彩子游玩,这厢不仅颂缇,连老六乌塔帕都来拉拢他。

                                    乌塔帕设下好酒好菜款待他,仙道刚坐下就有衣着清凉的女人跪在他身旁替他捶腿,他赶忙摆手婉拒,“不不,谢谢不用了!”

                                    乌塔帕大笑,“阿七兄弟不必拘泥,你是我们的贵宾,服侍你是这些山野村妇的荣幸。”

                                    仙道硬着头皮接受按摩,与乌塔帕寒暄客套一番,谈及流川,顺着他的话意指责流川刁蛮跋扈,“十一少有龙爷庇护,目中无人惯了,我也没得过他的好眼色呢。”

                                    “哼,等离了寨子,失去保护伞,看他怎么骄横!”乌塔帕对流川恨之入骨,伺机报复割耳之仇,“爸爸让你保护流川,那小子未必领情,彩子毕竟是女流之辈,而且大哥接了宗交易,以宋干节活动为掩护进行,她不能时刻盯着流川。”

                                    颂缇是聪明人,知道躲在背后拿乌塔帕当枪使,仙道做出苦恼的样子,“所以这任务很棘手啊,万一失职,我也小命难保咯!”

                                    “你是北野先生的代表,你的生死爸爸做不了主,”乌塔帕开导说“外头形势复杂,你又是临危受命,出了差池也不能全怪你,你总不能为了流川把命搭进去吧。”

                                    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借此机会除掉流川,他要是与他们作对,会被当做肉中刺一并拔去,眼下只能先应承下来,“六哥和大哥看得起我,能效劳的我一定帮忙。”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

                                    酒过三巡,乌塔帕借口去厕所,仙道思忖着独眼龙和这些儿子两边都不能得罪,到时候只能随机应变,给他揉捏大腿的女人将手移近内侧,惊得他弹跳起来差点把桌子撞翻!

                                    女人按命令行事,以为做得不好惹客人不高兴,吓得匍匐在地,仙道心知她们都是可怜人,扶她起来说“别怕,不是你的错,是我不习惯,回头你帮我转告六哥,我有事先走了。”

                                    营地里哪有仙道这样斯文的男人,更难得的是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她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把他记在心里。


                                    回复
                                    110楼2017-09-23 20:05
                                      仙流一行人提前两天出发去清盛,出山时仙道照例蒙了双眼,由于道路颠簸加重了彩子孕吐反应,车子放慢速度走走停停,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开了近四小时。

                                      即使是清盛这样的边陲小城也张灯结彩有了节日氛围,整洁的道路和庄严的寺庙是丛林中没有的,入城后流川的视线就不自觉被车外的景色吸引,他已经三年没出过山了,哪怕是街边行人淳朴的笑容,也是被奴役得麻木的山民脸上难以见到的。

                                      他们在城西巴萨克寺附近挑了家环境不错的宾馆入住,在彩子严令下,流川不得不和仙道睡同一间,吃过饭后,他们先将流川母亲的骨灰盒送到巴萨克寺,彩子给庙里捐赠了丰厚的善款,骨灰盒被放置在离佛像最近的位置。

                                      到了晚上,彩子特意把仙道支开,“我和小枫逛逛,你随意。”实际上,来清盛最主要的原因是流川要见见她的男朋友,有信号后她就发信息通知男友宫城良田前来了。

                                      仙道求之不得,到宾馆后他已给木暮发了短讯,陈述目前的处境并告之节日期间将有一笔毒.品交易进行,丰玉在清迈府离这里车程三小时左右,他估摸着木暮应该快到了,彩子此举正合他心意。

                                      彩子带流川去了西北老城墙边的步行街,在人气最旺的排档点了满满一桌美食,“小枫你多吃点,在山里可吃不到这么多好吃的!”

                                      流川挪开她前面的冷饮,她撇撇嘴,拿起洒满香辛料的烤串又被流川抢走,她咽了咽口水,“小枫,我知道孕妇不能喝冰的不能吃辛辣食物,可我好不容易有点胃口,你不能网开一面吗?”

                                      流川把相对清淡的椰汁鸡汤和菠萝炒饭挪到她面前,她只能把气撒到迟迟未来的宫城头上,“我、我已经到街口了!”电话那头气喘吁吁。

                                      当盛装打扮的宫城出现在他们面前,周围顾客纷纷侧目,彩子瞪大了眼睛,“你穿成这样去结婚啊?!”说着扯下夸张的明黄肩带,都不想和流川说这个傻子是孩子的爸爸了。

                                      宫城憨笑着解释“阿彩你别生气,我第一次见你家人怕失礼,穿得稍微隆重了点。”这还是他花重金从朋友那里租的呢,不等彩子介绍他便朝流川伸手,“你好,你就是阿彩的弟弟流川吧,阿彩常跟我提起你,我叫宫城良田,也是日本人呢!”

                                      流川打量穿着长袖立领锦缎马褂的宫城,和彩子口中的底层小人物形象出入挺大,彩子担心他嫌弃宫城出身给他做了不少心理建设,不过这人打扮得再光鲜,骨子里的市井气是无法完全掩盖掉的。

                                      宫城出发前做了功课,临时学了点手语朝流川比划,“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彩子拿筷子敲他,“小枫又不聋,你脑子进水了!”

                                      宫城一拍脑门,拍马屁拍马腿上了,他向流川双手合十,“抱歉抱歉,我太紧张,脑神经短路了!”

                                      流川虽然不喜欢别人讨好自己,但宫城冒失中不乏诚挚,一个人再世故,眼睛也骗不了人,他看着彩子时自然而然流露的真情不掺半分虚假,那就足够了,况且能包容彩子泼辣性格的男人不多了。

                                      彩子也不扭捏,单刀直入说“我怀孕了,两个多月了。”

                                      宫城扇了自己一巴掌,“不是做梦!”紧接着跳起来欢呼雀跃,“我有宝宝了!我要做爸爸了!”

                                      彩子瞧他傻乎乎的样子就来气,“闭嘴!小声点!”

                                      “哦!别吓着宝宝!”宫城忙跪到彩子旁边将耳朵贴在她小腹上,“让我听听宝宝心跳!”

                                      彩子揪住他另一只耳朵,“才两个月听你个鬼!”

                                      宫城搓搓发红的耳垂,嘿嘿直笑,“阿彩你放心,我马上准备聘礼向你们家提亲,绝不会让你受一丁点儿委屈……”

                                      宫城把婚礼都提上日程,对未来满是憧憬,彩子脸色一黯,“良田,我不会跟你结婚,我家里有很多不可控因素,我甚至不能保证会留下这个孩子。”

                                      宫城脑子里轰的一声,原来彩子叫他来不是为了告知喜讯,不过他并不泄气,而是正儿八经安慰彩子,“我早知道了,你和北野等人来往密切,北野做什么的丰玉人谁不知道,你愿意同我这种小角色交往已经是上天恩赐了,你不用为我牺牲什么,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配合,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流川默默听着宫城的山盟海誓,并不觉得肉麻,发自肺腑的情话最能打动人心,彩子红了眼眶,“**,说什么死不死的话?多不吉利!”

                                      见宫城前,流川很担心彩子是被花言巧语所蒙蔽,见到宫城后,对于彩子怎么会看上既不器宇轩昂也不风流儒雅的人十分诧异,经过一晚上的相处,他对爽快的宫城也生出些好感,也明白为何彩子会相中这样的普通人了。


                                      回复
                                      111楼2017-09-23 20:05
                                        宾馆内,仙道向木暮致电询问,木暮却让他走到阳台上,他的房间在一楼,推开玻璃门就看到木暮在酒店后面的小花园东张西望,他赶紧招手让木暮过来,“你怎么上这儿来了,被撞见怎么办?”

                                        木暮气定神闲,“你说他们姐弟俩出门了,外头那么热闹,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的,而且清盛说大不大,咱们在外面碰头被撞见几率更大。”

                                        时间紧迫,仙道把旅行袋暗层内的几页图纸抽出来交给木暮,“这是我画的三个营地的建筑和兵力分布,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一号营地,二号三号营地去得少,比较粗略,还有一个小镇是给营地输送补给的,我还没机会去,那里驻扎的主要是雇佣兵。”

                                        “辛苦你了!”木暮将图纸收好,“你提到宋干节期间的交易,知道具体时间地点吗?”

                                        “15号他们要和一个绰号老虎的美国人做买卖,但彩子要我留下保护流川。”仙道还在纠结中,流川若是意外身亡,独眼龙震怒下必会彻查,到时他稍加引导,就算不能把颂缇拉下马,乌塔帕也性命不保,然而,牺牲一个未曾制.毒贩.毒的人不符道义,更遑论流川还救过他的性命。

                                        木暮思虑了会儿,“这不失为良机,如果你在流川孤立无援之际救他取得他的信任,借口带他回丛林避难,就能得知进山的路了。”

                                        “那小子除了彩子谁都不认,我都在他身上栽了两回,让他指路,还不如找找半个月前塌方的山路,我还在坍塌的地方扔了水瓶做标记呢。”

                                        “泰北这么大,缉毒部队人力有限,不可能逐条公路搜索。”木暮还是把希望寄托在流川那边,“咱们双管齐下,彩子由我和缉毒部队盯着,能人赃并获最好,可以从她嘴里审出关键信息。”


                                        回复
                                        112楼2017-09-23 20:06
                                          枫爸虽然残忍,原来还是爱他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7-09-23 21:25
                                            啊,彩子和宫城会有好结果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7-09-24 07:30
                                              宫城这出场真是有够夸张的啊,不过还是得到了小枫的认可了。


                                              收起回复
                                              115楼2017-09-24 13:02
                                                彩子还是快点和小枫去日本吧,争取把孩子生下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6楼2017-09-24 14:35
                                                  我宫我彩超幸福这么快要去日本了,可以看见读扫盲班的小流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7楼2017-09-24 21:28
                                                    我注意到小枫和仙道睡一间房,有机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7-09-25 12:58
                                                      宫城彩子很有爱呀,仙道这是要英雄救美的节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7-09-25 14:24
                                                        流川回来得晚,仙道正躺床上百无聊赖地按遥控器,偏偏流川经过电视机旁时,频道切换到成人台播放不可描述的人妖秘事,他赶紧换台,可流川挡住了信号,并且用看变态的眼神看他。

                                                        “我……”仙道本欲解释自己没那种奇怪的癖好,流川拿起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只留下鄙夷的鼻音。

                                                        仙道关了电视翻倒,他英明神武的形象……不对,他在流川面前早就没什么形象了,臭屁小鬼,早晚有一天要让你服服帖帖!

                                                        流川将自己清洗干净,浴室内水汽氤氲,他抹开附着水雾的镜子,记不清多久没仔细看过自己的脸了,相较记忆似乎又有了些许变化,不过无所谓,没人在乎他长什么样,他也不需要别人记得他的模样。

                                                        流川出来时,仙道已经睡了,他在自己床上躺下关了壁灯,冷气凉爽舒适,加上一天的疲累,没两分钟就入眠酣睡了。


                                                        翌日仙道起床时流川还窝在被子里,彩子提醒过他千万不能打扰流川睡觉,在诊所的惨痛教训他没忘,于是没打招呼出门去餐厅吃早点。

                                                        彩子的房间在对面,仙道正瞧见客房服务生往她房内推送早餐,他本打算问问今天的行程,早安问候在看见裹着睡袍的男人后卡在喉咙里,他自动把宫城归为特殊龘服务人群,虽然这位牛龘郎的质素平平,但撞破人家隐私总归不好,“不好意思,打扰了。”

                                                        彩子叫住仙道,也不避嫌,主动介绍说“这位是我男朋友,你找我什么事?”

                                                        仙道不想质疑彩子口味,“没什么,就想问今天有什么安排。”

                                                        宫城与仙道握手,“你好,我叫宫城良田。”

                                                        仙道记性不差,这个名字木暮曾提过,不会那么巧吧?他加重了手上力道,“你好,我叫伝七,你叫我阿七就好。”

                                                        宫城表情细微的变化逃不过仙道的眼,两人默契地晃了晃手,“幸会幸会。”

                                                        彩子没瞧出两人异样,“你陪着小枫就好,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就带他去吃去玩。”

                                                        “好的,我先去西餐厅吃早餐了。”仙道说完看了眼宫城,后者心领意会地回以微笑。

                                                        仙道吃完早点的时候,宫城也找了借口出来见他,他扬起嘴角,“荣泰拳馆的拳师,我听朋友提起过你的大名。”

                                                        “彼此彼此。”拳师是宫城副业,他的主业是买卖情报,黑白两道的生意他都做。

                                                        “所以你和彩子是逢场作戏?”

                                                        “当然不是!阿彩是我一生挚爱,我们会结婚,还会有家庭!”宫城严肃纠正,“阿彩是孤儿,出身没办法选择,但她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她替独眼龙贩毒,不算伤天害理吗?”仙道语气平和,他不想因此与宫城产生矛盾。

                                                        “独眼龙的命令她没有拒绝的权力,她本质是个善良的人,我给你们提供免费情报,就是为了给阿彩换一份赦免。”

                                                        既然宫城把话说到明面上,他再咄咄逼人也是自讨没趣,“那就麻烦你,两天后彩子和老虎交易时协助木暮进行抓捕吧。”宫城站起来,仙道戏谑说“你不会给彩子通风报信吧?”

                                                        “我有职业操守!”宫城悻悻离去,仙道把宫城的情况转告木暮,希望这个不安定因素不会影响他们的行动。


                                                        回复
                                                        122楼2017-09-25 19:03
                                                          流川今天的行程很简单,就是去巴萨克寺义务参与大扫除,他在最偏僻的角落清洗洁白的佛塔,仙道就站在墙边阴凉处观望,他又不是虔诚的佛教徒,更不是流川下属,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难得清闲。

                                                          日头高照,阳光猛烈,仙道在阴影里都感受到热浪滚滚,白塔边的炭头是块不怕晒的木头啊,他好心去庙里倒了凉茶来,走近了才看清流川衣衫湿透,脸和脖子上的汗水都汇聚成小河了,“哎,你就不能休息会儿啊,中暑了怎么办?”

                                                          流川没理会仙道,铁桶内的水脏了该换,他扛起担子还没站定就一阵目眩,仙道忙扶住他摇晃的身体把担子卸下,“真服了你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摊上这么个固执的主,仙道认栽,他挑起水桶到水池边换了清水回来,佛塔边的茶碗空了,他又去拿了一壶来,期间又帮忙换了一趟水。

                                                          到了第三回,仙道发觉流川停下动作盯着他,他走过去还没开口,流川就指指水桶,他嘴角抽了抽,心说替人干活这种事不能显得太勤劳,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这下好了,流川把他当做免费劳动力,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第六回时,仙道决定跟流川坦白,他不想挑水了,他尽量表现得力不从心、不堪重负,孰料放下水桶后,素来冷淡待人的流川竟向他点头致谢,含霜夹雪的眼眸似被烈阳融了霜雪漾着柔柔水波,他拟好的腹稿就胎死腹中了。

                                                          第八回时,仙道觉得自己不能再堕落了,假装神游天外对流川的目光视若无睹,心说大少爷,有些话咱心照不宣,求放过!可是不懂人情世故的流川单纯地以为他在走神,并不打算放过他。

                                                          流川的视线如芒在背,仙道最终向恶势力低头,为了博取流川信任,为了铲除独眼龙贩毒团伙,为了伟大的禁毒事业!

                                                          流川一共清洗了三座佛塔,功德无量,仙道挑了数不清多少桶水,精疲力竭。

                                                          仙道太久没干体力活,腰酸背疼浑身散架了似的,肩膀都快磨破皮了,累得没胃口,冲了澡就躺倒准备先睡一觉,有人按门铃,居然是上门服务的按摩师,“我没叫,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女技师温柔行礼,“是伝先生吗?我是酒店直营的spa会所职业按摩师,这是服务卡。”

                                                          服务卡上是流川签名,想不到那小子还懂点事,仙道让女技师进屋,享受一番精油推拿后总算活过来,“请你来的人呢?”

                                                          女技师将工具整理好,“好像在会所做水疗。”

                                                          疲劳感消除后顿感饥饿,流川应该也没吃晚饭,仙道便跟着女技师去了楼上会所,打听流川时,几个按摩师娇笑说“那位先生啊,被姐姐拖来时还很不情愿呢,我们推荐他做水疗,他好害羞都不让我们按摩,后来太累在浴池里睡着啦。”

                                                          独立的雅间内,喷泉模式的浴池内水花翻滚,混合着薄荷精油的袅袅清香弥散开,服务生贴心地将灯光调暗,轻缓的音乐声中,流川静静伏在池壁边,半湿的乌发垂落在额角鬓边,挡住了大半边脸庞。

                                                          这小子不挑事的时候其实挺顺眼,仙道凝视流川恬静的侧颜,尤其是睡着后显得格外乖巧,可惜只能远观……等等,他惋惜个什么劲,而且这样盯着一个男人像个变态,正直的仙道打了个冷战,匆匆离开,他一定是饿昏头了,还是赶紧去填饱肚子吧。


                                                          回复
                                                          123楼2017-09-25 19:03
                                                            这下仙道能看到白嫩嫩的小流川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4楼2017-09-25 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