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流吧 关注:9,070贴子:677,712

【all流之庆生】逆流(仙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提前四个月庆生的我肯定是第一个祝我枫生日快乐的


回复
1楼2017-09-05 21:28
    短期内大量发帖不仅会被删帖还会被度娘封禁,两者都经历过,所以就不等新年让人代发了,量多容易被和谐




    提前发也是为了我家小栗子
    男神有句话我很喜欢,有时候你想证明给一万个人看,到后来只得了一个明白人,那就够了
    不论圈地自萌还是逆流而上,最后一程,我陪你


    回复
    2楼2017-09-05 21:29
      逆流


      湘南湾附近海域,夜幕暗沉,一艘渔船停泊在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海面上,远处有引擎声传来,有人走到船头用手电打暗号,对方回以灯光信号后才让两艘快艇靠近。

      有三人跳上渔船与来人交流,另一艘快艇绕到后方警戒,渔船上的人打开两个木箱,里面齐整地摆放着白色块状物,上面的龙头标签标志着它们是东南亚质量最好的海*因。

      运毒来的泰国人检查对方带来的现金,可是两个行李袋中除了最上层是现钞,满满都是冥币,他们还没来得及发怒,前后夹击的子弹让他们永远消声。

      半小时后,又有一艘快艇前来,渔船上只留了一盏闪烁不定的钨丝灯,上船交易的人没有留意到船舱上的弹孔以及甲板上残留的血迹,他们先把钱交予对方检验,却见那两人验视完毕后将钱袋塞入防水袋,随即跃入水中!

      剧烈的爆龘炸点亮黑夜,爆裂声在广阔无垠的海面上飘荡开,消散于无形,火焰连同尸首将船只吞没,将罪证付之一炬。



      五天后,湘南湾大桥上,刚抵达日本的南烈正乘车前往陵南市准备调查毒品交易一事,他们在日本的代理商三浦台近日遭逢变故,有人就趁火打劫黑了他们的买卖,南虽是日本人,却也多年没回国了,这次回来除了查出幕后黑手,也为了寻找新的代理人。

      夜深时分,来往车辆稀少,迅速接近的引擎声引起南的注意,后视镜中两辆摩托疾驰而来,瞥见车手抬手举枪的刹那,他就伏下身子同时压低司机肩膀!

      子弹打碎后车窗,密集地射入车厢内,南眼中闪过阴翳,他刚下飞机就被伏击,想必是吞他毒品的人为免被寻仇,先下手为强,司机惨叫一声中弹昏厥,南只能爬到副驾驶座,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开枪还击。

      又有一名车手飞驰而来,南以为是对方增派的援手,不料那人像个牛仔似地抛出绳索将其中一人套住拉下摩托,紧接着以极快的速度绕到另一人后面,用电.击棍戳中那人后腰。

      南望见两名杀手都摔下摩托,并未掉以轻心,果然前方突然冒出的越野车急刹与他相撞后,又朝他的位置用力撞过来,他不得已退回后座,失去方向控制的车子撞上大桥护栏才停住。

      南立即爬出后车窗,以车尾作掩护,可他只带了一支手龘枪,远不及敌人火力凶猛,他正盘算着跳桥逃生,方才那名车手如神兵天降,车速未减便朝越野车丢掷了两个玻璃瓶,瓶子在半空被子弹射中后爆裂开,威力不亚于小型炸龘弹。

      玻璃瓶中装的是汽油,遇火即焚,玻璃碎片随着爆龘炸高速四射,越野车边的杀手猝不及防,几乎丧失了所有战斗力!

      车手朝南伸出手,南没有迟疑跨上摩托,在远远传来的警笛声中离开了是非之地。


      回复
      3楼2017-09-05 21:29
        车手把南送到了安全场所,摘下头盔,露出英挺眉眼,“南先生,我叫阿七,是村雨先生让我来保护你。”

        南打量这个自称阿七的男人,与三浦台那帮大老粗浑然不同,竟有股儒雅气质,若非亲眼所见,还真难想象貌似斯文的人能在枪林弹雨中来去自如,但他不需要一个陌生人当保镖,“村雨自身难保,就不劳你们挂心了。”

        阿七自然明白南的顾虑,也不多费唇舌,只解释说“我们老大遭人陷害不能亲自见你,但劫走南先生货物的人我们有了眉目,和今晚偷袭你的是同一伙人,湘北市的武园与我们明争暗斗多年,这次连累南先生蒙受无妄之灾,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南瞧阿七态度诚挚不似吹嘘之徒,倒比村雨之流更像领头人,可惜三浦台已经没有合作价值,如果这人真有本事,也省了他再沾染血腥,“我给你半个月时间。”

        “不必,十天够了。”阿七笑得笃定,仿佛取回那批货探囊取物般容易。

        实际上,那对他而言确非难事,最麻烦不过说服自己真正的顶头上司——陵南警局负责人田冈,此时正对着他吹胡子瞪眼,“我让你归队,你跑去给湘北的人当义工?武园的事你出什么头,安西手底下没人啦?”

        原来阿七本名仙道彰,一年前进入本市最大的犯罪团伙三浦台卧底,近日他与同僚里应外合将这股恶势力连根拔除,岂料湘北市的武园社团借机黑吃黑,枝节横生,湘北警局负责人安西便找他商议帮忙。

        仙道左耳进右耳出,等田冈口也训干了气也消了大半,奉上茶杯以及春阳般的笑容,“头儿我这不是为了给咱陵南争光嘛,你想啊,以后湘北的人写报告把你的大名给加上,他们是在你英明神武的协助下才破的案,光荣的小锦旗还不分分钟颁给你啊!”

        田冈一想到县年终大会上自己比安西略胜一筹便心旌摇曳,喝口茶润润喉,语重心长教导说“你道行浅,安西会平白无故给咱这么大便宜?他是要让你羊入虎口,接近南烈,你知道南烈什么背景吗?”

        三浦台的毒品货源就是南烈,仙道对他略知一二,“南烈是大毒枭北野的门徒,北野二十年前逃亡泰国后建立自己的势力,毒品生意遍布东南亚,各国都在通缉他。”

        “那你知道北野背后是谁吗?金三角三大毒王之一的独眼龙!独眼龙原本是坤沙手下,坤沙向缅甸军政龘府投降后,他在北野协助下抢占了坤沙最大的罂.粟田,收编坤沙部分武龘装组织,安西的目标是独眼龙!”

        田冈太了解安西了,仙道是难得的人才,调来陵南才一年就捣毁三浦台立下大功,他不能让仙道去送死,仙道却没他那般紧张,而是充满了好奇,“安西长官和独眼龙有仇?”

        “不仅是宿仇!还是深仇大恨!”田冈一拍桌子,说书似地讲起安西与独眼龙的恩怨。

        独眼龙原名不祥,警方只知他有一半日本血统,妻子流川玥是纯正的日本人,十八年前,独眼龙带怀孕的妻子回乡探亲,安西收到线报去围捕,双方激烈交战,两败俱伤,独眼龙的左眼被安西射瞎,妻子也受了重伤,逃回泰国半年后实施了疯狂报复,竟把湘北警局炸了大半,死伤无数!

        十年前,安西派得意门生谷泽去泰国参与国际刑龘警针对独眼龙的联合围剿行动,结果行动失败,谷泽也客死异乡,四年前,安西与泰国警方展开合作,让关门弟子三井寿潜入独眼龙贩毒集团卧底,也是一去不返。

        “你可不能受安西蛊惑重蹈覆辙!”

        仙道对三井有点印象,当年横扫国内各项射击比赛大奖还赢得过亚洲射击锦标赛的亚军,后来销声匿迹,“我听说三井只是失联,没证据显示他牺牲了。”

        “这么多年杳无音讯,不是死了难不成是投敌啦?”恐怕安西自己都接受不了第二种可能。

        仙道摸着下巴似在思忖其中凶险,然后严肃问道“独眼龙左眼瞎掉之前叫什么龙?”

        “这不是重点好吗?”田冈气得拿文件夹砸他脑袋!

        仙道步伐矫捷地闪躲到门口,指指手表说“下班了,我约了人!”


        收起回复
        4楼2017-09-05 21:29
          仙道约的不是别人,正是田冈的老对手安西,以前他听闻过白发魔的传说,两天前才一睹真容,不禁感慨岁月不饶人,安西夫人布置茶水糕点后退出茶室,安西笑容和蔼,“仙道君能应邀前来,我很感激。”

          “言重了。”仙道恭敬地跪坐着,“您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这是我的荣幸。”

          “想必田冈劝告过仙道君不要与我来往,也分析过当中利害关系,”安西虽无心争名夺利,却也清楚田冈作风,“你肯见我,是否有了决断?”

          既然安西开门见山,仙道也不绕弯子了,“那么,前辈是想请我协助打击武园,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安西厚重的镜片闪过光芒,“仙道君是聪明人,国内毒品问题难以根除是因为有人源源不断从金三角运毒而来,不从源头解决,治标不治本,你们扫毒科处于被动位置,往往事倍功半。”

          仙道轻笑,“除了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前辈还想替两位学生报仇吧?”

          安西握紧了瓷杯,良久才说道“也为了当年湘北警局被炸死的同僚。”

          仙道收敛笑容,直视安西,“前辈调查过我的家庭背景吧?”

          “我要说没有,你也不信。”看中仙道并不全是机缘巧合,三浦台与北野的合作是前提,更因为仙道父亲死于当初的爆龘炸案。

          庭院中醒竹击石发出清脆的敲击声,安西也不愿强人所难,“仙道君不必马上做出决定,等你思虑周全了再答复我。”

          仙道正襟危坐,郑重说道“我愿意接受这个任务。”



          六天后,田冈在办公室桌上看到仙道的任务简报,气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给仙道打电话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湘北的事你瞎掺和什么?马上回来!”

          “湘北和陵南是兄弟市,不要分得那么清嘛!”仙道好言慰藉,“而且你教过我,我们缉毒不是为了荣誉,而是为了全世界人民免受毒品危害!”

          田冈被吹捧得一愣,“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没有吗?那就某位伟人说的!”仙道正气凛然道“我们警察代表着爱和正义,大爱无疆,怎能局限于一方水土?”

          “思想觉悟不要那么高!”田冈气得牙痒痒,也不知道安西怎么给仙道洗脑了,硬的不行来软的,他缓和语气劝道“仙道,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考虑家人啊,泰国不是日本,出了事咱鞭长莫及啊!你忍心叫家人伤心吗?”

          这么不吉利的话真够晦气的!仙道腹诽,家人啊,他出生没多久母亲就改嫁移民了,前几天忽然收到消息,他素未谋面的妹妹生了儿子,他们一家子要回国省亲,顺便来看望他,想想都尴尬死了,还是赶紧跑泰国躲避难堪的局面吧。

          “喂?喂!信号不好听不清!”仙道举高手机,田冈那句“你在哪里?”被海风吹得零零碎碎。

          他在哪儿?他正在前往曼谷的货船上乘风破浪!


          回复
          5楼2017-09-05 21:30
            关于文,中篇,架空
            关于cp,声明文中有少量三流,但与仙流没有交集,不写标题上是不想让人误解文里有暧昧不清的狗血三角四角什么的,介意慎看


            收起回复
            6楼2017-09-05 21:31
              嗷嗷嗷,赶紧占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9-05 21:37
                这么说流川就是大毒枭的儿子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9-05 22:10
                  大毒枭小枫吗。。赶紧占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05 22:31
                    最喜欢忆如和栗大的剧情向,既不傻白甜也不炒狗血,你们俩果然志趣相投很般配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05 22:41
                      所以wuli小枫是出淤泥而不染还是组团乌漆嘛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9-05 23:18
                        被提前四个月庆生笑晕 非常期待毒枭之子流川枫
                        这篇该不会是之前说的补偿原罪的影帝,蛇蝎心肠的小枫衬托正义善良勇敢的仙道吧哈哈哈
                        见证忆如醬和她的小🌰子堅貞的love


                        收起回复
                        12楼2017-09-06 03:37
                          小枫是大毒枭儿子,仙道是缉毒的,所以这文是走相爱相杀路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9-06 10:13
                            啊啊啊,卧底仙道最心水了,忆如大大加油啊!小枫该不会是独眼龙的儿子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9-06 11:20
                              为什么我的回复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06 11:20
                                卧底仙道什么的最喜欢了,忆如大大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06 11:21
                                  啊啊啊,为什么不能留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06 11: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06 11:24
                                      我彻底失望了,不能留言就是不能留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06 11:33
                                        你又开始挑战我的IQ,每一段都看两遍啊我……不过这个题材我超喜欢啊,看样子这篇又是短不了的节奏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06 12:46
                                          看到楼上的留言一下子吐出来好多条。栗子和忆如你们两个不要在这里发狗粮好不好,喜欢忆如文的设定,感觉像看香港警匪片,最喜欢这种题材了,期待大毒枭的儿子小枫出现。


                                          收起回复
                                          22楼2017-09-06 14:52
                                            所以三哥真的是投敌了…说不准深入狐穴就是套路,呵呵,没关系,前赴后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9-06 18:48
                                              无间道吗?刘德华和梁朝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9-07 09:38
                                                《白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07 09:41
                                                  与仙道接头的是个婀娜妩媚、眉宇间不乏英气的女人,漂亮的女人往往很危险,但他第一个念头却是她不会是人妖吧?

                                                  来人举止落落大方,用流利的日语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彩子,北野先生让我来接你。”

                                                  “是同胞啊,我叫阿七,和南先生有十日之约,是来物归原主的。”仙道与她握手,排除掉人妖的可能性。

                                                  一句同胞并没有增加好感度,彩子精明的大眼睛似要在他身上戳几个窟窿,看看他内里是黑是白,不过她什么都没问,只命令手下将他带回的毒品装到车上,“走吧,七哥。”

                                                  两人经过一天的舟车劳顿从曼谷来到清迈府,仙道没想到给他接风洗尘的是北野本人,身形瘦削、满头银丝,穿着普通的米白色衬衫与寻常老人无异,但一双炯然有神的眼睛直教人无端紧张。

                                                  仙道没有回避眼神的碰撞,恭敬行礼说“北野先生亲自迎接,实在是三生有幸!”

                                                  北野欣赏他不卑不亢的态度,抬手示意他坐下,彩子正欲离去,北野叫住她,“彩子你也坐吧,我替你引荐下,阿七是我在日本的代理人的下属,不仅如约找回了被劫的那批货,还救了阿南的命。”

                                                  南的救命恩人?彩子对仙道另眼相待,北野继续介绍说“彩子不是我助理,她是独眼龙的女儿,阿南有点麻烦要处理,我才让她代劳。”

                                                  仙道心下一凛,据情报,四年前北野助独眼龙在金三角占领据点、稳固势力,双方表面上同气连枝、休戚与共,实际上谁不是为自己谋利,为了相互制衡,各自派一名亲信到对方地盘,名为互通消息,实为监视。

                                                  这么快就接触到独眼龙武装贩毒集团的核心人物,得来全不费工夫,仙道以茶代酒向彩子致谢,“多谢彩子小姐百忙中抽空,给我这种小人物带路。”

                                                  “我是闲人,不忙。”间谍角色到哪儿都不讨好,好在他们顾忌她的身份对他客客气气,而且三年一换的苦差事也快到头了。

                                                  “年轻人,既然你有本事拿回毒品,为什么不留着自己做买卖?”
                                                  北野身为异乡人能闯荡出一片天地除了手腕高明,还因为他目光如炬,谁能助他一臂之力,谁会成为绊脚石,他心中早有定数,与独眼龙结成联盟这点就足以证明。

                                                  仙道不敢懈怠,打起十二分精神回答“先生谬赞了,我不擅长做生意,况且社团倒了,我也没本钱付货款,做人最重要的是诚信,我能做的就是把货物送还回来。”

                                                  北野叼着烟斗听他讲完,幽幽吐出两口烟圈,“你老大都坐牢了,你干嘛冒这么大风险完璧归赵?”

                                                  仙道站起来鞠躬说“我有黑道背景,留在本地不好发展,所以想来投靠先生。”

                                                  彩子饶有兴致地审视仙道,摸不准他是老实还是睿智,在老奸巨猾的北野面前,巧言令色反而会弄巧成拙,坦率直白才能赢得好感。

                                                  北野静静地抽着烟草,仙道便一直弯腰不起,这时南的心腹岩田过来在北野耳畔说了些话,北野双眸精光烁烁,看着彩子嘴边泛起冷笑,让彩子不寒而栗,“阿南查到贩毒给勒翁的人了,是察猜,现在正躲在勒翁那里,你觉得由你出面清理门户好,还是由我出手?”

                                                  彩子拧了柳眉,他们出产的海*因并非独家出售给北野,双方销售盈利互不干涉,勒翁也是活跃于泰北的毒枭,生意上和北野起了冲突,竟给缉毒部队通风报信捣毁了北野一个毒品加工点,北野和三大毒王都通了气,要断了勒翁财路,半个月前有人暗中卖了一大批货给勒翁应急,如果南烈所查属实,不妥善解决将会演变成大矛盾。

                                                  “我去吧。”不管是老三察猜擅做主张还是独眼龙授意,被外人抓了他们都脸上无光。

                                                  “阿南被困在勒翁的地盘,你去调解也好,让岩田和阿七护送你吧,万一勒翁不讲情面对你动粗,也有个照应。”仙道抬起头,北野的意思是让他介入内部事务,北野笑着拍他肩膀,“刚来就让你做事,有没有问题?”

                                                  “我不会让先生失望!”第一天来就卷入三方斗争,仙道有点没底,但这也是取得信任的绝佳途径。


                                                  回复
                                                  27楼2017-09-07 14:24
                                                    出发前,岩田指挥手下往车上搬武.器,仙道扫了眼夸张的军龘火装备,心说这帮老粗是去打仗吗?瞥见坐在另一辆车上忧心忡忡的彩子,过去套近乎,“我人生地不熟,规矩也不懂,还请彩子小姐多提点。”

                                                    彩子敷衍应了声,岩田和仙道盯得太紧,她都没机会向独眼龙汇报,要是真抓了察猜,北野这只老狐狸又多了块压制他们的筹码……

                                                    “刚刚我听得不是很明白,请问那个察猜和彩子小姐什么关系?”

                                                    彩子心里烦躁,可是对上仙道人畜无害的笑脸又发不出火,“是我三哥!”

                                                    仙道理清了思路,独眼龙收养了不少孤儿替自己卖命,察猜应该是其中一个养子,涉及家族利益,难怪彩子如坐针毡,他思索了会儿说“南先生没有立即动手而是请你过去,肯定是不想伤了两家和气,你觉得三哥会不会听你的,来和北野先生解释清楚?”

                                                    这正是彩子所担忧的,察猜要是不现身,南和勒翁硬碰硬把事态闹大了,更不好收拾残局,仙道献计说“我有个法子,不用火拼血流成河,就能把三哥引出来,只是要你受点委屈。”

                                                    擒贼擒王,道理很简单,彩子没料到仙道会拿她当饵,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拿枪指着她脑袋,向勒翁的人放话,让察猜半小时内出来,否则就打爆她的脑袋!

                                                    夕阳西斜,仙道特地选了东边,岩田等人持枪将他围住,其他三面有狙击手的话很容易暴露位置,彩子倚在车门上,“你泰语说得不错。”

                                                    同为缉毒警龘察的父亲遇难后,仙道下意识地开始学习泰语,虽算不上精通,正常交流没有障碍,“以前有个泰国女友,多少会些,有机会也想向彩子小姐学习呢。”

                                                    彩子冷哼,这种时候还不忘调情,真是胆大妄为!

                                                    察猜最终还是出来了,他给独眼龙打电话求助,反而被训斥,命令他必须救下彩子,否则就让他陪葬,他无可奈何带着全副武装的雇佣兵走到仙道前面,“就这么几个人也敢来送死?”

                                                    “我们不是来送死的,是来给三哥送礼的。”仙道让岩田顶替他的位置,放下枪慢慢走向察猜,“我今天刚来,还请多多指教,这是我给三哥的礼物,请笑纳。”

                                                    察猜冷不丁被仙道塞了颗手龘雷在手里,仙道顺手把保险销拔了,吓得他手脚僵直,雇佣兵也退开好几步,“混.蛋,你找死!”

                                                    被数支机枪对准的仙道不慌不忙解开外套,里面包裹了一层黏土状物体疑似C.4,雇佣兵又退开数步,仙道笑着说“只要你像对待女孩子那样温柔地握着它,它就不会生气爆龘炸。”

                                                    察猜抓着握片的手直冒冷汗,“疯子!你到底要干嘛?”

                                                    “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回去和北野先生谈谈,三哥放心,北野先生绝不会冤枉人,更不会伤害你和彩子小姐。”仙道做了请的手势。

                                                    僵持下去情况也不会好转,察猜咬牙上了车,“得罪了。”仙道用胶带缠住他拿手龘雷的手防止意外松开。

                                                    没多久,南和手下从勒翁的赌场走出来,仙道朝他点头致意,两批人先后驾车离开。


                                                    回复
                                                    28楼2017-09-07 14:24
                                                      —TBC—
                                                      度娘抽风,隐藏我的回帖,如果没看到楼主回复,那是度娘的错
                                                      以及,虽然设定架空,不过私下设定成2000年


                                                      回复
                                                      29楼2017-09-07 14:26
                                                        三哥不会就是三井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9-07 14:34
                                                          英明神武的影帝忆如你终于良心发现不黑影帝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9-07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