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奇办公吧 关注:215贴子:322
  • 22回复贴,共1

如果巴黎不快乐 不如回到我身边 。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她曾以为,穿高跟鞋的女人,都应该是优雅地行走在路上的。[br]而此刻的她,飞奔在上海的骄阳下,那些化着精致妆容的白领女子,都用异样的眼神望向她。[br]脚上的那双鞋,隔着两年时间,又穿到了她的脚上,她这才清楚,原来两年的时间,变的不仅仅是心,连脚的大小都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9-05 12:44
    分明记得两年前,冯伯文把这双鞋送给她作为生日礼物,他托着鞋盒,温情款款地说:“亲爱的曼君,生日快乐。只要你帮我顶一次罪,我们的公司就能继续运营下去,等你出来,我带你过好日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9-05 12:44
      那双鞋,黑色镶嵌着珠宝,极高的跟,多么精美的一双鞋啊。[br]也是那双鞋,将她送进了监狱。[br]冯伯文的罪名,她一个人顶下来了,依照法律判刑两年。[br]在监狱的那两年,冯伯文没有去看她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9-05 12:44
        两年后,她穿着这双鞋,飞奔在马路上。[br]你有见过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子在马路上飞奔吗?那样的女子,大多是在爱中受了伤害的。[br]阮曼君穿着近乎是三寸高的高跟鞋,绕过静安寺,从华山路往希尔顿大酒店跑。两年,上海变化这么大,原来的弄堂都拆迁了,幸好以前上班就在这附近,否则真会迷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05 12:45
          她是要去阻止一场婚礼,她身无分文,甚至连打车的钱都没有,她只能不停地奔跑。[br]她短短的发,被汗水和泪水打湿,贴在脸上,她边跑边在心里想,待会该怎么面对那个新郎新娘百年好合的局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05 12:45
            脚上的高跟鞋竟一下就脱离了脚,飞了出去,一下就飞进了一辆半开着的车窗里。那辆别正在等红灯,车里坐着一个穿亚麻色西装的男人,那只鞋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男人的头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05 12:45
              她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光着,匆匆跑到了车边敲窗户,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她局促小声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砸到你的。”[br]他的额头被高跟鞋砸破了点皮,紧抿着薄凉的嘴唇,不怒而威的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05 12:46
                正想发作,却见是一个脸色苍白瘦弱的女人,满脸的汗水和泪水混杂着,他将鞋递给她,附送了一张纸巾给她,却一言不发,他一贯不喜欢和脏乱的女人多说话。[br]她点头,握着纸巾,指着他的额角问:“你的额头破了,没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05 12:46
                  “没事。”他答道。他眼睛看着前方的红绿灯,上面显示还有十秒就可以通行了。要去参加一个商业伙伴的婚礼,不能误了时间。[br]她只能看到他轮廓鲜明的侧脸线条,她正欲离开时,又回头问他:“打扰一下,现在几点了?”[br]这时红灯跳了过来,他的车已经启动,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驾着车随着庞大的车流缓缓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05 12:46
                    他从车的后视镜里,看着她落寞地站在路边,手提着一只高跟鞋,突出的锁骨,消瘦的身子,同她身后那栋繁华大厦相比显得那么的卑微。[br]这让他内心最深处的那一块隐秘一下被揭开,曾经也有一个女子,如她一样,孤孤单单地站在马路边,像是找不到家的孩子,等他带着回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05 12:47
                      她没有想到他会把车倒回来,车在她身旁停下,从车里传来低沉的声音:“十一点一刻。”[br]“十一点一刻,来不及了。”她嘴里念着,来不及了,等她跑到酒店婚礼都该举行了。她凄然一笑,又何止是十一点一刻就来不及了,一年前两年前就来不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9-05 12:47
                        一个女人可以义无反顾地挡去男人身边所有的劫难,却挡不住男人的桃花劫。[br]“上车!”车里又传来他的声音。[br]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就像是命令一样,她没犹豫什么,打开车门,上了车。车里有着级好闻的味道,不是花香,更像是一种木香,浅浅的香气,让她有种从烈日灼热下一下子就回到了清凉森林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05 12:48
                          “去希尔顿酒店。”她亦是用简洁的语气告诉他。[br]他用余光瞟着她,杂乱的短发,满脸的汗水,一张脸被晒得通红,穿着发黄的宽大白衬衣,牛仔裤,一点也不像他平时接触的那些精致女人。[br]而她竟然是要去希尔顿酒店,这正和他是同路的,他是要去参加一个商业伙伴的婚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9-05 12:48
                            而她一抬眼,就看见新郎冯伯文站在酒店门口,白色的西装上,别着的那朵红花上清楚地写着“新郎”,冯伯文在迎接参加婚礼的来宾,站在一旁穿着红色礼裙的是新娘。[br]新娘身高一米七左右,长长的礼裙穿得十分高贵,松松挽着的发,那么的优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05 12:49
                              整个酒店都被冯伯文包下来了,酒店的门前挂着一条长长的横幅,写着:新郎冯伯文与新娘雅琪喜结良缘,百年好合。[br]她看看自己,再看看穿着华服高贵的新娘,她突然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05 12:49
                                来这里之前,脑子里闪现过那么多假想的画面,她想也许自己会冲上去狠狠甩冯伯文和那女人一个耳光,然后就哭天抢地地指责冯伯文的负心。也许干脆就很冷静地上前,眼神犀利地看着这一对人,诅咒他们早结早离。[br]可是,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她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只能狼狈不堪地站在酒店的台阶下,抬头仰望着上面一对人的笑脸迎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05 12:49
                                  “冯伯文??????”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声音很大,把坐在车里的他也惊了一下,这个瘦弱的女子怎么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br]众宾客都望向了这边,很快就明白了,都在小声议论着,而新娘雅琪的脸色也变了,冯伯文急忙敷衍了一下,就往台阶这边大步地走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05 12:50
                                    她站在原地,望着冯伯文朝她走来,冯伯文当新郎就是这样子啊,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春风得意,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这个男人脸上看不出一点沧桑,仍是两年前的俊逸模样。[br]冯伯文走到她身边,就像是见到了瘟疫一样,脸上的笑容僵着,低声说:“你怎么到这来了,你来干什么!我今天结婚,到场的宾朋都是商界名流,你别捣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05 12:50
                                      她看着冯伯文的脸庞,她想不过是两年的时间啊,两年前她为冯伯文背负一切罪责,她傻兮兮地坐了两年牢,怎么能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一个境地。[br]确实是结婚,只是新娘换了人。[br]她没有作声,只是望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像是失语了一般。烈日下,她的发丝滴着汗,她知道自己狼狈不堪,她在没出狱之前,想了好多好多要说的话。而今面对面,在喊了一声冯伯文后,她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05 12:51
                                        周围没有一丝风吹过,空气都带着狂躁的闷热,压着人透不过气,冯伯文没有耐心再耗下去,宾客们都在等着,冯伯文见她不说话,便说:“你赶紧走吧,瞧你一身赃得和乞丐一样,我给你点钱,去买些吃的穿的,找个地方先住下,我改天再找你。”[br]钱递了过来,她却没有伸手去接,她只是盯着冯伯文那只握着钱的手,手指上戴着婚戒,她全身都在轻微地颤抖,她抱住自己,想让自己可以平静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9-05 12:51
                                          冯伯文气得朝四周环视,又转身朝身后的新娘雅琪笑了一下,见曼君仍是一言不发也不拿钱,压低了嗓音凑近她耳边,对她说:“如果你不要钱,那请你马上走,马上给我走。”[br]她喃喃地点点头,拖着已经透支了体力的身子,伸手拉开车门,想上车走,见冯伯文转过身,又轻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9-05 12:51
                                            冯伯文回头,不耐烦的眼神扫过来。[br]“祝你幸福。”她强装出微笑。说完在眼泪落下的前一刻,仓皇钻进了车里。[br]“我远方一个亲戚的女儿,老家发了洪水,想来投奔我,大家不要受影响,婚礼照常进行。”冯伯文大言不惭地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9-05 12:52
                                              他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不过是一个老套的负心汉故事,本是来参加冯伯文的婚礼的,她又钻回了他的车里,这倒让他不好下车了,他一向是不喜惹事端的,于是冷冰冰地说:“下车!”[br]她掩面,带着哭腔说:“开车,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好不好?”她不想自取其辱待在这个地方了,她得到了答案,她不是那种喜纠缠的女人,既然都亲眼看到了,她只想速速离开这里,不见,再也不见才是最好的绝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9-05 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