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140贴子:3,115
  • 2回复贴,共1

31-盛夏的一天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由英语四级低分掠过、日语字母只认识の的菜鸡楼主带来的半英翻外加机翻脑补同人文。
欢迎校正。


回复
1楼2017-09-01 21:07
    人被绑在在木桩上,烟雾在他们周围升起,我无法移开我的目光,只能看着这一幕。
    在夏天的炎炎烈日下,在燃烧的稻草堆上,半死不活地的人只能交替地从喉咙里发出悲鸣和尖叫。
    他们狠狠地踢着木桩上的人,从心底感到愉悦。他们在看准时机在火上加点油,或者用水浇淋,似乎在专心地玩着延长牺牲者痛苦的游戏。
    随着曾经是人的东西渐渐变黑的,尖叫也逐渐变弱,最终停止。
    周围不知不觉间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热气和恶臭使我禁不住呕吐了出来,我听到旁边传来沙哑的笑声。不合时宜的笑声传来,这让我觉得有什么正在搅动着我的大脑一样。
    我再也无法忍受,只想闭上眼睛,捂住耳朵,蜷缩在一起。但被人抱在怀中,我不能这么做。
    “放开我”,我拼命地想这么说,但我还不会说话,成人的手臂很容易控制住我小小的身体。
    眩晕很严重。头痛得要裂开一样。
    夏天的炎热,火传来的热气,还有恶臭,每个都令人窒息。
    想要忍受恶心也已经到了极限了,因为喉咙的疼痛和胃部的倒转,逆流而上的东西直接从我的嘴中吐了出来。
    自己的呕吐物和烧焦的人的臭味混合在一起,使刺鼻的气味更糟了。
    我半呆着盯着自己的呕吐物,慢慢地抬起头来。
    我想看看那个抱着我的人。这几乎是一种本能,我不确定自己为什么想这么做。
    但是,在我看到他之后,我从心底里后悔做了这件事。
    他有着长而美丽的披肩发,血色瞳孔的男子,用恍惚的笑容看着我的脸。
    当我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父亲的时候,我从床上醒来。
    在空气闷热的房间里,我粗暴地拭去脸颊上流下的汗。。
    也许是因为恶梦,我的指尖很冷,颤抖得很厉害。
    没有打开我的窗帘,我离开了我的房间。我想要清凉的空气,但外面也很热。我受够了这种令人窒息的高温和湿气。我打开窗户,至少有一些新鲜空气吹进来。
    卡地亚的领土,迎来了五年不见的酷暑。
    在我的领地西部,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中暑倒下,成立的自警团因应对和预防这个问题奔走而没有了休息时间。一直窝在房间的我和特雷吉亚伯爵处理着许多工作,但在宅邸的仆人们管理下,我们不得不花时间来喝水和休息。
    士兵渐渐地开始从东面的开拓地返回了。前几天开始以二十人为一组开始了难民的移动。因为东部有更多的水,那里的气候温和一些,我从一些士兵那里听到他们希望还在那里。
    卡米尔还没有回到官邸,在事情结束之前至少要两个月的时间才会回来。
    我脱下了吸满汗水的睡衣,穿上了一件轻薄的长袍。
    奥尔登西奥夫人应该帮忙准备早餐,她不会来叫醒我的。在我五岁之后,我再也不需要有人来叫醒我了,除非我睡过头。
    我的脖子因为汗湿感到很不舒服。我离开房间,在去餐厅的路上寻找女仆。因为府邸里只有菲比和伊莎多拉两名女仆,所以在早上忙碌的时候很难找到她们。今天运气很好,我找到了正在回收衣服的伊莎多拉。
    “早上好,大小姐”
    “早上好,伊莎多拉。对不起,我房间的床也拜托你了”。
    那些睡衣如果不洗的话就不想再穿了,我的床单也被汗水浸透了。就这样睡下的话很令人讨厌,梦也会变糟。本来就是因为高温而做了噩梦,我想让被窝舒适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对馆中的其他人来说也一样吗,伊莎多拉“的确很热啊”的嘟囔着,认真地点点头。
    “我明白了。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在早饭后把身体擦干净,在房间里准备好。”
    伊莎多拉又点点头,鞠了一躬,然后匆忙地沿着走廊走了下去。去取要洗的衣服是女仆的工作,但实际上洗衣服是女佣的工作。不需要花时间,慢慢地吃,我的房间就会准备好盆子和毛巾吧。
    早餐的座位上少见得坐着伯爵和夫人,还有克劳缇娅。特雷吉亚伯爵平时很早就用餐了,而玛莉莎夫人和克劳缇娅会在晚些的时间吃早餐。只有爱丽丝在房间里用餐,除了她之外,所有的人都在餐厅座位上,这是非常巧合的事情。
    ……那么说来,我还没有去过爱丽丝的房间。最近的爱丽丝好像身体好了一点的样子,白天经常出现在院子里,所以没有必要到房间探望。
    今天去房间看看她吧。
    当我用伊莎多拉为我准备的毛巾擦完身体之后,去爱丽丝的房间时,正好遇上玛雅快步走出来。
    “哎呀,艾莉莎小姐”
    “要去哪里,玛雅。从爱丽丝小姐身边离开还真是少见啊。”
    玛雅是作为爱丽丝的专属女仆来到这里,所以她们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看到她白天就离开爱丽丝独自去别的地方真是罕见。今天,罕见的事情不断发生。
    “是的,伯爵叫我。”
    “从伯爵那里……这样吗。我暂时照顾一下爱丽丝小姐吧。”
    “非常感谢。对不起,麻烦您多多关照一下爱丽丝小姐。”
    玛雅露出稍微安心一点的表情,又快步走开了。由于爱丽丝经常咳嗽,她尽量不想离开她。
    于是我敲了敲爱丽丝的门,听到了“请进”的话语响起。比起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她似乎更加精神了吧。
    “爱丽丝小姐,打扰了。”
    “艾莉莎小姐!欢迎光临!
    爱丽丝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在床上,而是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她脸上一片灿烂地正要站起来,我示意她“这样就好”。
    “你今天状况好像不错。”
    “……是的,托您的福,精神多了。”
    她微笑着点点头,我走近她,想看看她在做什么。我站在她的旁边,爱丽丝突然感到有些害羞了一样向窗外望去,小声说了句“我刚刚在眺望着外面”。
    “外面?”
    “是的。从这里,我可以看到庭院和另一边的池塘”
    从这里眺望着景色,精神就会变得更好了,她笑着说道。
    那样啊,一边随声附和一边将视线移动到窗边,看到了爱丽丝谈到的庭院和池塘。那是我弄到毒芹的地方。因为池塘是园丁不需要照顾的地方,那里说不定还长着一些。然而,当士兵把池塘和水缸连接起来,准备在军营里洗澡的时候,他们应该早就扔掉任何有毒的植物了。
    鲜艳的植物围绕在水的周围,从远处看起来相当漂亮。在一个阴暗的地方,我眯起眼睛,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坟墓。从这里可以看见那个坟墓吗?
    “……你不能到水池边上。”
    “当然,我知道得很清楚。在那之前,如果没有变得更加精神的话,连庭院都不能去了。”
    水边对她来说是很危险的,但我仍然看到她眼中的憧憬与渴望。


    回复
    2楼2017-09-01 21:10
      第一次做翻译,感觉有的句子翻译的很别扭……


      收起回复
      3楼2017-09-01 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