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心云梦吧 关注:225贴子:10,108
  • 8回复贴,共1

存疑且不知何用的给孔子生后代一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9-01 09:12
    数次投敌,无所谓风骨的同时,对小百姓而言生疏遥远,对权力中心而言不肯分其一杯羹。
    宋元
    北宋徽宗崇宁三年(1104年),孔子第四十八代嫡孙孔端友袭封“衍圣公”。但在1128年,由于女真金国大兵侵宋,后来的南宋高宗--当时的康王赵构南逃,孔端友以应诏书“拜谒圣天子”为名,仓皇逃离曲阜,背负孔子的弟子子贡雕刻的孔子及夫人亓官氏的楷木雕像随驾南渡,后世居衢州。孔端友成为孔氏南宗始祖,这一宗历经六代衍圣公,约两百年。
    与此同时,女真金国也册封未加抵抗便主动投降金军的孔端操,也就是孔端友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袭封了“衍圣公”,以主持曲阜孔庙祭祀。孔端操成为北宗之始。而后过了一百年,由铁木真的儿子窝阔台率领的蒙古汗国的军队占领山东曲阜,又立既非孔端友也非孔端操的直系后代的旁支后代----孔子第五十二代嫡孙孔之全为“衍圣公”,这样,13世纪20年代(1220年代),蒙古、金、南宋三国并立之时,曾出现“天有三日”—三个“衍圣公”(孔端友直系后代、孔端操直系后代、孔之全)的局面。
    在蒙古汗国蒙哥汗统治的时候,蒙哥的弟弟忽必烈管着华北的河北山东一带的事务,那正是圣人孔子的后代们大量聚居长住的地方,孔子的后人们对当地汉人百姓如同地狱一般的惨状生活装聋作哑,没有半句上表,没有一字抗议,只管当他们的“衍圣公”!
    根据蒙古人多桑写的《多桑蒙古史》的第二卷第二章引语所证明,蒙古汗国早在成吉思汗铁木真时就早有法令,蒙古人“杀一回教徒(伊斯兰教徒)者罚黄金四十巴里失,而杀一汉人者其偿价仅与一驴相等。”,既然命价差出这么多倍,杀个汉人才赔偿这小点钱,为了发泄找乐子,当然是想杀就杀想砍就砍,不杀白不杀,就跟砍着玩一样,蒙古士兵有时候是不高兴为了发泄,有时候是高兴喝醉了,有时候是试一试手里的刀快不快,有时候是出去打猎杀动物之前热热身,总之,但凡有一点理由,蒙古人都会用它来作为杀死汉人以取乐的理由!整个中国的北方几乎是十室九空渺无人烟惨不忍睹村村血海,尚铖主编的《中国历史纲要》中认为:蒙古灭金后得户八十七万余,口四百七十五万余,比金章宗太和七年(1207)年统计户七百六十八万余,口四千五百八十一万余,少了90%。按照这个统计,北方被屠杀汉族人民人数约四千万。蒙古人在中国屠杀各族人民和他们在阿拉伯半岛、中亚、欧洲东部的行为丝毫没有分别。蒙古帝国在中国境内的种族灭绝,是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受害者的人数,被作为世界记录,明文记载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的1985年版中!!蒙古士兵又何止是光在北方随意的无差别的大屠杀,在整个中原汉族地区,蒙古人到处都随意的无差别的杀死各类汉人:
    根据明朝初年宋濂和刘基(刘伯温)等所编修的《元史》中记载,仅陕南一带双方交战后,南宋军队阵亡士兵和被屠城的百姓就达数十万。 《元史》中所载,蒙古攻宋时,共屠城二百,包括最大规模的常州屠城。元灭宋,得户九百三十万,比较南宋宁宗嘉定十一年(1218年) 的户数一千三百六十万,少了30%。按每户5人计算(金朝境内每户平均5.4人),南方南宋境内被屠杀人数约两千四百万!! 据《元史•世祖本纪》,“元世祖至元十九年, 以四川民仅十二万户,(南宋)官府本所设二百五十余万户,令四川和省议减之”。元至元十九年是1282年, 距离元军平定四川的1278年仅晚4年,也就是人口数只有战乱发生前夕的4%,这就说明了四川省在当年与蒙古的战争中人口减少的惨况令人
    震惊。 仅仅成都一城城内被屠杀至少140万人。城外数都数不清,下面是从中国地方志找到的记载。旧《成都县志》引明人赵防《程氏传》,该传引元人贺清权《成都录》曰: "城中骸骨一百四十万,城外者不计。”又引元人《三卯录》曰:“蜀民就死,率五十人为一聚,以刀悉刺之,乃积其尸,至暮,疑不死,复刺之。" 于是赵防感叹曰:"元人入成都,其惨如此!"。明朝正德、嘉靖年间诗人文学家杨慎(字升庵,是《三国演义》中开篇词“滚滚长江东逝水”的作者)所著的《杨升庵遗集》亦谓:"宋宣和中,成都杨景盛(即杨升庵的祖先)一家,同科登进士第十二人,经元师之惨,民縻孑遗,以百八十年间,犹未能复宋世之半也!"
    而这个时候我们的孔子后人在干什么,在争着向侵略、奴役和大屠杀我汉民族的异族侵略者的蒙元朝廷的统治者,蒙哥汗的弟弟--主管华北的忽必烈撒娇,想要当“衍圣公”呢!先头一个衍圣公孔元措1252年死了,其儿子侄子等一帮孔家族人就开始争夺这“衍圣公”的头衔,直争得是面红而赤骂成一团狗急跳墙!这些圣人后裔也不管什么“夷狄天所厌之”了,也不管什么“夷狄之有君,不若诸夏之无也”(语出《论语•八倄》)了,全都亲自到忽必烈身边来添臭脚,忽必烈哈哈大笑,回应道:“尔等皆回,务要竭力苦读,若果有才华,朕方能封官”(姚燧《中书左丞姚文献公神道碑》),也正是在这孔子诸后裔狗咬狗的这一年(1252),忽必烈也许是存心想要玩弄孔子后人,把他们当狗耍,更也许是想要玩弄所有汉人读书人的尊严,他这个汉字根本认不得几个,汉语根本只会简单用语,连孔子死了多少年都不知道还要问旁边汉人谋士郝经的蛮夷胡虏酋长,居然在姚枢、窦默、许衡等一帮忠于他的汉人“理学名师”们的簇拥之下,接受了“儒学大宗师”的无耻称号!这样荒诞绝伦无耻至极的闹剧,孔子后人们不但不去争辩,还都上赶着抢着去上表庆贺,说什么这是“实质荣归”“名实相副”“圣人开颜”“吾皇圣明”了!!


    回复
    2楼2017-09-01 09:14



      满清1644年趁李自成的闯王军队攻入北京,大明朝崇祯皇帝朱由检自缢,福王朱由菘逃到江南组织南明之际,与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合并一处而南下中原,一路原明朝守将虽也有如史可法、阎应元等坚持抵抗不止着,但多是什么李成栋、郑芝龙之类,多尔衮和多铎进南京城时,那南明官员们的降书降表堆满了南京明皇城的玉阶,多尔衮根本不厌烦听完!而多尔衮的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却随之开始了,非要把汉人蓄满头长发后竖起发髻的发型(儒家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出自《孝经•开宗明义章》)硬硬改成满洲人的前额剃得精光后面留一条猪尾巴长辫子,非得把汉人的祖先们从西周那会子就已成定势的大袖开襟宽衣Y字领右衽的华服冠裳(也就是汉服,非是汉朝之服,乃是汉民族从西周到明朝灭亡前的服装)硬硬改成满人穿的对襟盘扣蜈蚣扣马蹄袖的“马褂”(满清灭亡后中华民国之汉人男子亦多有穿着者,民国男装便是杂穿:中山装、西服、马褂、长衫。
      在此等严令之下,本来乖乖投降满清愿意当顺民奴才的江南百姓,也被逼迫着起来反抗,想要保住自己的先祖们传承了几千年的衣冠和发型,以嘉定三屠为例,满洲统治者“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命令一下,一向“民风柔弱”的江南民众的反抗怒火,立刻在松山、昆山、苏州、嘉兴、绍兴、江阴等地熊熊燃烧。嘉定城中民众不分男女老幼,
      纷纷投入了抗清行列。然而,临时组织的民众义军无法与满洲正规军和汉奸军的联盟对抗。乙酉年七月初四嘉定城破后,清军蜂拥而入。当屠城令下达之时,清兵“家至户到,小街僻巷,无不穷搜,乱草丛棘,必用长枪乱搅。”“市民之中,悬梁者,投井者,投河者,血面者,断肢者,被砍未死手足犹动者,骨肉狼籍。” 清兵“悉从屋上奔驰,通行无阻。城内难民因街上砖石阻塞,不得逃生,皆纷纷投河死,水为之不流。”若见年轻美**子,遂“日昼街坊当众奸淫。”有不从者,“用长钉钉其两手于板,仍逼淫之。”(《嘉定乙酉纪事》)史家慨叹:“三屠留给这座城市是毁灭和不知道德为何物的幸存者。” (魏斐德《洪业—清廷开国史》)。血腥屠杀之后,清兵便四出掠夺财物。 “兵丁每遇一人,辄呼蛮子献宝,其入悉取腰缠奉之,意满方释。遇他兵,勒取如前。所献不多,辄砍三刀。至物尽则杀。故僵尸满路,皆伤痕遍体,此屡砍位能非一人所致也。”大屠杀持续了一日,约三万人遇害,“自西关至葛隆镇,浮尸满河,舟行无下篙处”。更有甚者,清军“拘集民船,装载金帛、子女及牛马羊等物三百余船”,(《嘉定乙酉纪事》)满载而去。
      除嘉定三屠外,还有屠江阴,屠昆山、屠嘉兴、屠常熟、屠广州、屠赣州、屠湘潭,此外还有,屠大同、屠四川等等,满清政府甚至勾结台湾岛上的荷兰殖民者,攻屠思明州(今福建厦门)义士百姓屠 戮殆尽,尸积成山,血流成河。清军攻陷昆山,屠城三日,“杀 戮一空,其逃出城门践溺死者,妇女、婴孩无算。昆山顶上僧寮中,匿妇女千人,小儿一声,搜戮殆尽,血流奔泻,如涧水暴下”!(王家桢《研堂见闻杂记》)1649年(永历三年 顺治六年)郑亲王济尔哈朗占领湖南湘潭后的屠城;同年镇压大同总兵姜镶为首的山西反清运动,“朕命大军围城,筑墙掘濠,使城内人不能逸出,然后用红衣火炮攻破,尽行诛戮”,不仅大同全城军民屠 戮殆尽,“附逆抗拒”州县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杀。1650年尚可喜与耿继茂攻克广州时的屠城“再破广州,屠 戮甚惨,居民几无噍类。„„累骸烬成阜,行人于二、三里外望如积雪。因筑大坎痤焉,表曰共冢。”“甲申更姓,七年讨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极。血溅天街,蝼蚁聚食。饥鸟啄肠,飞上城北,北风牛溲,堆积髑髅。或如宝塔,或如山丘„„”。充分暴露出满清侵略者标榜的“吊民伐罪”的伪善。这类血淋淋的事例在史籍中屡见不鲜。古语云:“杀降不祥”,清军往往以“恶其反侧”等借口将来降军、民屠戮一空”(顾诚《南明史》第6章第2节 第20章第3节)。
      据张善余主编的《中国人口地理》记载:明朝末年人口为九千万人,清军入关第二十年(1664年)为五千万人,满清三十九年(1644--1683)的野蛮屠杀,使全国总人口估计减少了至少一半以上。历史上其他外族大规模入侵造成的人口损失为:蒙古灭金、宋人口减少四成,约五千万人;靖康之难减三成,约三千六百万人;八年安史之乱剧减二至三成,约二千万;五胡乱华(含侯景之乱)在低谷中波动并几度显著减少;日本帝国主义侵华三千五百万人惨遭屠杀,但中国总人口未减少。可见,满清贼寇的野蛮凶残连国人切齿痛恨的日寇小鬼子也望尘莫及!
      面对这样的地狱一般巨大的惨剧,孔子的圣裔后人们又在干什么呢?他们还是干着原来干过的老事,给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异族侵略者****魔鬼们当干儿子甚至干孙子,向蛮夷胡虏谄媚巴结,抛媚眼撒娇,再请求得到原来干过几次的给异族侵略者当狗的老本行老职位----“衍圣公”吗!
      1644年,满清那异族小皇帝爱新觉罗.福临(顺治)在其“皇叔父摄政王”多尔衮的庇护下刚刚在北京城里面举行完登基大典,被明朝崇祯皇帝朱由检册封为“衍圣公”十几年的孔子后代----孔子第六十五代孙孔胤植便立即在第二天上书顺治皇帝称臣,其上处对异族入侵者和侵略屠夫们的赞美拍马屁可谓是肉麻至极恬不知耻恶心的我羞耻到无地自容!!那**汉奸文化流氓孔胤植的《初进表文》,谀颂满清君主“承天御极,以德绥民”,“六宇共戴神君”,“八荒咸歌圣帝”,“山河与日月交辉”“国祚同者韩并永”,还诚惶诚恐地自称“臣等阙里坚儒,章健微末,曩承列代殊恩,今庆新朝盛治,瞻学之崇隆,趋距恐后”云云。简直形若**秽似猪粪!满清小皇帝福临阅后(当然是其皇叔父摄政王多尔衮阅后假装其阅过)表示:“先圣为万世道统之宗,礼当崇祀,昭朝廷尊师重道之意。本内所开个款俱应相沿,期与优渥,以成盛典。”十月二日,摄政王多尔衮根据方大猷的奏请和吏部的题复,仍封孔胤植为衍圣公,照原阶太子太傅,孔胤植长男孔兴燮加二品冠服,四氏世袭五经博士孔胤玉、颜绍绪、鲁闻达、孟闻玺等仍照旧承袭五经博士,孔胤植保举的世职曲阜知县孔贞堪照旧准用。好一派“君臣和睦”“文治大成”四海安宁““天下太平”的景象!可是你们这群孔子后代的汉奸们难道忘记了吗?就在你们给满洲人作狗作猪的同时,满洲人正在那江南烟花之地的扬州肆意的屠杀你的同民族同胞,肆意奸淫你的姐妹侄女,他们在被伤害的时候,还正在想着你们的祖宗孔圣人显灵,去拯救他们,可是你们现在却跪在异族侵略者的脚下唱着赞歌,这,就是你们的“仁德”吗,这就是你们的“王道”吗?我X!!
      让我们来看看这千古第一奴才**文《初进表文》的全文到底如何:
      伏以泰运初享,万国仰维新之治,乾纲中正,九重弘更始之。率士归诚,普天称庆。
      恭惟皇帝陛下(顺治),承天御极,以德绥民。协瑞图而首出,六宇共戴神君,应名世而肇兴,八荒咸歌圣帝。山河与日月交辉,国祚同乾并永。
      臣等阙里竖儒,章缝微未,曩承列代殊恩,今庆新朝盛治,瞻圣学之崇隆,趋跄恐后,仰皇猷赫濯,景慕弥深。 懋膺天心之笃佑,金瓯巩固,式庆社稷之灵长。臣等无任瞻仰忻舞屏营之至。谨奉表上。进以闻。
      满清顺治二年(1645)六月,满清朝廷颁布剃发令,下令在全国剃发,激起了广大汉人平民的强烈反抗,而那位主动上表当奴才的衍圣公孔胤植却于改年闰六月二十六日"恭设香案,宣读圣谕",主动地命令所属内外人役(仆人杂役),与其一起“俱各剃头讫”(全都剃头了),并上奏满清朝廷。多尔衮闻之大悦,再赏曲阜孔家无数白银、珍奇、金玉之物。
      看到自己的远房亲戚孔胤植这么不争气,这么窝囊,另外一个旁支的孔子后人,满清官员孔闻謤上奏请求,


      回复
      3楼2017-09-01 09:15
        看到自己的远房亲戚孔胤植这么不争气,这么窝囊,另外一个旁支的孔子后人,满清官员孔闻謤上奏请求,以女真金国和蒙古胡元时都没有逼迫孔子后代剃发易服而是准许着本来服装祭祀孔子为理由(“近奉剃头之例,四氏子孙又告庙遵旨剃发,以明归顺之诚,岂敢再有妄议。但念先圣为典礼之宗,颜、曾、孟三大贤并起而羽翼之。其定礼之大莫要于冠服。„„惟臣祖当年自为物身者无非斟酌古制所载章甫之冠,所衣缝掖之服,遂为万世不易之程,子孙世世守之。自汉、唐、宋、金、元以迄明时,三千年未有令之改者,诚
        以所守者是三代之遗规,不忍令其湮没也。即剃头之例,当时原未议及四氏子孙,自四家剃发后,章甫缝掖不变于三千年者未免至臣家今日而变,使天下虽知臣家之能尽忠,又惜臣家未能尽孝,恐于皇上崇儒重道之典有未备也。应否蓄发,以复本等衣冠,统惟圣裁。” 出自《清世祖实录》一六四五年十月初三日孔闻謤揭帖),想要至少让曲阜孔家一家不要剃发易服,结果被多尔衮大骂一通指责一遍,不予理睬免去职位算完。孔子后人还是不得不穿上孔子生前从来没有见过的衣服--马褂,留起孔子生前只会认为是非华夏的蛮夷胡虏之貌的前秃头后猪尾长辫子,去给孔子磕头。
        1919年,前满清时期的“衍圣公”孔令贻得以再次“入觐天颜”,在爱新觉罗.溥仪那被北洋军阀政府圈在故宫里幽居享受“优待条件”的“皇城”中享受了可以骑马来回跑不用下马进皇城的特殊待遇。后来的数年间,曲阜孔府仍然对前满清废帝爱新觉罗.溥仪呈送“奏折”,自称“微臣”。更可一观以冷笑嘲讽之的是,满清灭亡十几年之后,一九二三年(中华民国十二年),孔丘的第七十七代孙孔德成还以“大清宣统十五年”的落款向溥仪上书以“叩谢天恩”!
        辫子军的头头张勋在1917年夏季7月短暂的复辟了满清12天(后来被段祺瑞的讨逆军打跑,复辟失败),“民国六年”在那12天里又短暂的成了“大清宣统九年”,孔丘七十六代孙孔令贻又拍电报,电文说“恭承明诏,日月重光,毅力诛猷,普天同庆”,“敬贺大喜”“不胜欣喜若狂之真情”。
        最后也是最罪恶的就是:在伟大的八年抗日战争中,


        回复
        4楼2017-09-01 09:16
          孔子的后裔们不仅仅担任了日本帝国主义者侵略和奴役中国的副手助手的角色,而且还承担了日本帝国对中国进行军事侵略和政治迷惑的“文化政策顾问”这类的重要角色,尊崇和祭拜孔子成为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所必须进行的重要手段!!


          回复
          5楼2017-09-01 09:17
            1937年,日军大举扣动扳机,已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想要进攻北平之前,孔子第七十七代孙孔德成“先生”突然诗兴大发,鼓吹中日两国“同文同种”,诗曰:“江川珠泗源流合,况是同州岂异人”,其论调与日寇文化特务马场春吉臭味相投(马场是制造九一八事变的日本关东军少壮派军官之一,同时又来往于中日两国,在中华民国的北平南京等地鼓吹颂扬“孔子之道,至大至高”以建立所谓中日两国“共荣共存”的“东亚新秩序”,马场春吉还惺惺作态,令人恶心呕吐的作“痛心疾首”状——“世道日下,人心不古,吾日觉昌明孔教,实为对症之药”而这“昌明孔教”的任务,就落到了那些东洋小鬼子“大日本皇军”头上了!)。


            回复
            6楼2017-09-01 09:17
              1938年2月8日,日本已经开展全国侵华战争半年多,在被日本占领的沦陷区的曲阜,孔府代理“奉祀官”孔令煜宴请日寇某驻济宁的联队“联队长官”,“大队长”,“副官”等一干头目到孔府吃饭喝酒,谈天说地,并笑盈盈的高兴的合影留念,现在照片仍然在《孔府档案》8914卷里面珍藏。”。


              回复
              7楼2017-09-01 09:18
                南京的 伪国民 主席汪精卫1940年写的《纪念孔子的意义》一文,直言“中国之一切的典章文物,无不源于先师孔子,无先师孔子,便无所谓中国文化


                收起回复
                8楼2017-09-01 09:2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