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源小说吧 关注:16,282贴子:214,170

Teens-源说-『古风』南城以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回复
1楼2017-08-31 23:52
    因为格式错误重新发帖:
    这里 沈安九
    此文为古风重生。切勿考证
    如有相似,不胜荣幸
    林生x王源
    本命王源,底线王源易烊千玺。黑则撕。


    收起回复
    2楼2017-08-31 23:55
      C01

      <<< 他来了。

      “我记得我去北赢那年,第一次看到你,你才七岁,却总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没有一点表情,那双眸子里,连孩童应有的神采也没有。”

      “我记得你身后背着一把比你还高的剑,一直跟着林易后面。寸步不离。”

      “你这双眼太冷漠,不管是现在还是当年,都是如此。那年花朝节,在定北候府,你就是这般看着我,用剑指着我,把林言紧紧护在身后,像是护犊子一般。”

      “那时候,你才和我肩膀一样高,但却不容小觑,耍起剑来,就是久经沙场的将军也不如你狠。”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出现在南城,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那时你已经长大了,样貌也变得更加清秀,只是隐隐约约能看出你小时候的样子。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来了。林易亲手把你推到我面前,这是第二次。”

      “因为你这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总是叫我迷失自己,所以即使你一次又一次的把我推出去,将我置于风口浪尖,我还是下不去手。”

      “我不恨你,我怎么会恨我的阿生呢。至少你来了,来到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了,至少在所有人都背弃我的时候你还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至少最后,你放弃的是林易,不是我。”

      “阿生,你必须杀了我。用你的剑,这样林易才不会怀疑,他一定能保住你的性命。”

      “阿生,我对不起南城子民,他们那么相信我。我死后,你一定要把我葬在城墙之下,我注定要受尽南城子民践踏。”

      “阿生……我好欢喜你。”
      -

      “不要……不!”

      “林生,林生,醒醒!林生!”

      床榻的人儿睡得很不安稳,额头上满是冷汗。清脆的童音在她耳边唤着她的名字,一声又一声,肩膀被剧烈的摇晃,头脑昏昏沉沉。

      林生缓缓睁开眼,秀气的眉蹙起,眉间落了一层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深沉与凝重,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净是撒落的慌乱甚至还有害怕。

      床头的烛光闪着微弱的光,刺进她的眼里,顿时惊醒。已经是后半夜,窗外的雪还在不停的下,像是要淹没整个大地,就连窗头也落上了一层冬雪,在烛光的照印下煞是好看。

      屋外景色依旧,屋内熟悉的案桌,熟悉的墙瓦,如今恍若隔世。

      哦,这里是北赢的定北候府。她是林生,定北候府的侍女林生。现在她是七岁的林生,一直跟在林易身边的林生。

      “林生,”与她差不多大的女孩趴在她的床头,睁着明亮的眸子,“你又做噩梦了。”

      她与林生一般大唤林言,很早之前就已经入府,她是南溪族的后裔。只是当年定北候率兵攻打南溪族,大破南溪族,便将年幼的她带回了府。因为是异族人,便只能当个侍女。

      “林生,你已经一连几天都在梦魇,”林言吹灭了烛台“你到底梦见了什么,怎生哭了出来,一直在喊,要不找叶大夫来瞧瞧……”

      “没事,只是有些累了罢。无大碍的。”林生抹了一把眼睛,触手是温热的液体,她闭上眼。驱除脑海中一幅幅画面。原来还是会心疼。

      林言向来是闲不住话的“林生,你知道吗,明天南城太子入驻京城。”

      “南城太子,唤作什么?”

      “王源。”

      “……”林生不再说话,是他,他来了。


      回复
      3楼2017-08-31 23:55
        C02

        <<< 她,从今以后再也不是定北候府的林生了。

        林生躺在床上却一夜无眠,她还是记得上一世,上一世的惨痛,现在想起还隐隐作痛。但那好像只是做一场梦。

        上一世的场景一遍一遍在林生脑海回放。


        -



        北赢三十二年冬,林生一身青衣,身负铜剑,踏雪归来,求见定北候,那时候她刚从战场回来,还未洗去一身血雨腥风,她眸中,戾气未退,带着一身杀伐,无人敢近身。

        今日,定北候大婚,迎娶的是北赢先皇最宠爱的十一公主清音,带着三十万大军而来,带着丰厚的嫁妆,清音公主下嫁定北候,与成欢将军共侍一夫。

        而她被拒之门外。后来宿醉,只记得迷迷糊糊听见林易的声音,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林易说:“对不起。”

        -

        北赢三十三年春,定北候出征,岭山一站,南城大胜北赢,当时林易继任定北候之位不到四个月,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将林生送去南城,作为战败国俘虏。当时,林生最喜欢的常青树正翻着新芽,生机勃勃。

        “林生,”林易站在树下,沉默了许久,只是说道:“活着回来。”

        也许,他也是不舍吧,毕竟林生是他亲手教养长大的,是整个定北候里最优秀的暗卫。老定北候曾经说过,林生会是最好的细作与暗卫。

        她总是穿着一身青衣,不善言辞,许是沉默惯了,一开口嗓音很哑:“侯爷,若我活着回来,从今以后,我便再也不是林生。”

        谁都知道此去南城,她是北赢的细作,两国之争,无论谁主沉浮,林生都不可能再是定北候府里的林生了,也再也不可能回到林易身边。

        林易久久沉默。他不是不明白,正是因为明白,他才这么做,因为林生是最好的细作。

        “如果回来的是我的尸体,侯爷可否答应我一件事?”她在常青树下站的笔直,身后依旧是那把青铜剑,那是林易送给她的,她从不离身。

        林生,她不一样,和世间任何女子都不一样。林易看着她,出神:“好,我答应你,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

        “把我的尸体葬在这棵常青树下,不要立墓碑。”她似乎很喜欢常青树,林易曾问过她,她说常青树会一直生生不息。所以他便给她赐名林生。

        他狠狠抱住她,声音竟有些梗塞了:“好,我答应你。”

        -

        北赢四十三年,和平共处十年的南城与北赢再次开战。
        北赢四十四年,北赢大军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连破几十座南城城池。

        -

        白光剑影,成欢将军的剑已刺入林生胸口三分,她却一分不退,甚至眉头都不动一分。成欢大惊:“你为什么不退?你分明可以……”

        只要后退一步,以林生一身武功要全身而退轻而易举。只是,若她后退一步,成欢身后的三十万大军便会兵临晋门关。林生一步不退,血染红了银灰色的战甲:“这是南城的战场,身后是千万南城子民,我如何退?”

        林生身后是南城十米城门,城后是南城千万子民,可她忘了她只是血肉之躯,是北赢曾经最优秀的细作,最完美的暗卫。

        “常听侯爷说,这世间除了林生,没有哪一个女子能在刀光剑影下和我一决高下。”成欢眸光相逼,“林生,你如何不能退?你忘了?你出自北赢定北候府。”

        林生抬手,握住剑刃:“成将军,我不是北赢的林生。”一点点将剑拔出,手心血漫剑端,她只说:“我是南城三军主帅。”话落,她猛然拔剑,依旧不退,反身抽出腰间软剑,直指成欢,手心血红,染上了她的剑。

        林生伏于南城十年,终于,将她的剑献给了南城。晋门关一战林生以一敌三十万北赢大军,满身伤痕,心口一剑几乎要了她的命,最终,定北候林易终究退了兵。

        -

        北赢四十五年,北赢五十万大军兵临城池,南城国破,金銮殿上王源一身戎装。他问她:“林生,你为什么留下?”

        林生抬头,眸光清亮而黑沉:“因为我是南城的将军,你的臣。”她从当日北赢俘虏一步步荣升成他的臣,成了南城的林生将军,为他征战十二年,他都快忘了她蛰伏多年,忘了她曾是北赢的臣子,是定北候府最出色的暗卫。


        回复
        4楼2017-08-31 23:55
          C03

          <<< 至少在所有人都背弃我的时候,你还站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北赢四十五年,北赢五十万大军兵临城池,南城国破,金銮殿上王源一身戎装。他问她:“林生,你为什么留下?”

          林生抬头,眸光清亮而黑沉:“因为我是南城的将军,你的臣。”她从当日北赢俘虏一步步荣升成他的臣,成了南城的林生将军,为他征战十二年,他都快忘了她蛰伏多年,忘了她曾是北赢的臣子,是定北候府最出色的暗卫。

          王源转过身,不看她染血的面容:“你回去吧。”过了很久,他说,“回到林易身边,回到定北候府吧。”声音颤抖。

          林生猛然抬眸:“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么多年的蛰伏,她小心谨慎,步步为谋,从未露出过一次破绽。

          他走下高台,一步一步朝她走近:“当年南城遣送去北赢当质子的不是太子,是朕。”

          林生惊愕,世人皆知当年南城战败,南城君主遣送太子去北赢为质,竟不想……好一招狸猫换太子。

          他笑,笑意冷意盎然,“这南城的君主为了保全他的太子而舍弃了朕,只可惜,他的太子在这把龙座上只坐了十天。”

          十五岁弑父弑兄,王源只用了三年时间,将南城改朝换代,他有多狠,林生如何能不知晓。

          林生猛地抬眼。握着剑的手微微一颤,没有后退,林生迎上王源的眸光:“既然你知道是我,知道我既为细作,为何不杀了我?”

          王源笑着看着她,“因为你这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总是叫我迷失自己,所以即使你一次又一次的把我推出去,将我置于风口浪尖,我还是下不去手。”

          “你恨我吗?”

          北池一战,若不是她泄密了南城的排兵布阵,北赢的大军也定不会这么快兵临南城京都。

          王源却摇头,看着她的眸光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不恨,怎么会恨我的阿生呢,至少你来南城了,来到朕触手可及的地方了。”他伸出手,指尖缓缓落在她的脸上,带了轻颤,“至少在所有人都背弃我的时候你还站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至少最后,你放弃的是林易,不是我。”

          林生猛然后退,沉寂的眸,终于乱了。

          王源的手,悬在半空,许久,垂下:“林生,答应朕一件事吧。”

          她沉默,许久许久,才看他:“好。”

          “阿生,你杀了我吧。用你的剑,这样林易才不会怀疑,他一定能保住你的性命。”

          只要有了王源的尸体,是叛臣还是功臣,北赢大军便无能分说,全由林易定夺。王源是林生唯一的保命符。

          没有一丝迟疑,林生摇头:“不。”一个字却简定至极。

          王源仿若未闻:“阿生,我对不起南城子民,他们那么相信我。”一步步走近她,“我死后,你一定要把我葬在城墙之下,我注定要受尽南城子民践踏。”

          “阿生,”王源唤她,他抱紧她,握着她的手,剑入胸口。“我好欢喜你。”

          瞳孔骤然放大,她喊:“王源!”声音支离破碎,只剩颤抖。

          -

          林易最后一次见林生,他是兵临城下的敌军主将,她是驻守城池的将军。南城殿外,林易高坐马上,身后是千军万马,烽火通明里,她抱着王源的尸体缓缓走进了刀光的暗影里。她一身戎装被血染红,一步一步走下十米台阶。

          许久,林生将王源尸体放下,抬眸,瞳孔久久才凝神:“你来了,我知道,你终有一日会带着北赢大军来踏平这座宫殿,只是,竟这么快。”十年,一晃十年,恍如隔世,她征战沙场,早已不是当年跟在林易身边的林生了。

          林易走近她,视线竟有些痴缠:“林生,我来带你回去。”

          林生垂着眸,如梦呢喃:“他死了,王源死了。”缓缓抬眸,一双冰冷冰冷的眸子看着林易,一字一字如鲠在喉,“林易,我不是北赢的林生了,我是南城的叛臣。”她笑荒凉却落魄,“我回不去了。”

          林易从未见过这样绝望到孤寂的她,伸手,却始终未曾碰触到她:“都结束了,林生,我带你回北赢,带你回种满常青树的定北候府。”


          她的声音空灵飘荡,好似不真实,“没有定北候府了,从你把我送来南城那天我就知道,当你坐上那个北赢九五之尊的位置后就不会再有定北候府了,也不会有林生了。”

          她什么都知道,她知道她只要踏入南城就回不去了,北赢所有的一切都要抛弃。林易唤她:“林生。”语气及近哀求。


          回复
          5楼2017-08-31 23:56
            C04

            <<< 前世的种种就当做是做了一场梦。

            她什么都知道,她知道她只要踏入南城就回不去了,北赢所有的一切都要抛弃。林易唤她:“林生。”语气及近哀求。

            她却蹲下,看着地上的尸体,说:“他是因为我死的,南城君主已亡,南城已破,我这破城的将军又如何能活。我欠他一条命,这万人践踏的罪过我终究是要陪他一起受。”林生仰头:“林易,我不想回定北候府了,把我和他一起葬在南城城下吧。”

            她起身,用那把青铜剑刺入胸口。林易几乎嘶吼而出:“不!”他运功便要夺去她手里的剑。

            但是他忘了,林生一身剑术以快闻名,即便是他,也甘拜下风。

            “林生!”林易跪在她身侧,颤抖的双手不敢触碰她。

            “林易,”她开口,血迹漫出嘴角,“那年常青树下你给我生命,我还你一生,现在我不欠你了。”她阖上眸子小声呢喃:“王源,其实我也好欢喜你啊。”

            “林生!”他嘶喊,几乎歇斯底里,只是再也没有人应他,他的林生被他亲手送进了地狱。他抱住她,伸手拂过她的脸:“林生,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你送来了南城。”

            -

            上一世的经历现在想起似乎还在隐隐作痛,不论是胸口那一剑的位置还是心,林生伸手摸了摸眼角,有泪。她笑了笑,轻声对自己说:“林生,前世的种种就当做是做了一场梦吧。”

            -

            次日辰时,林生便起身,韶华宫的掌事嬷嬷近身侍奉:“姑娘醒了。”

            林生颔首,望了一眼案桌上的瓷瓶,问道:“那药是何人送来的?”

            嬷嬷回道:“没看到人,药是放在了门口,方才林言说世子爷来过了,想必是世子爷留下的。”

            林生未言,抿了一口清茶,将瓷瓶收进衣袋中。

            “世子爷去了福寿宫给太后娘娘问安,一炷香后会过来接姑娘出宫,请姑娘稍等片刻。”

            是了,今日该是南城遣送质子抵达的日子,上一世,瑾王王源替太子王鸿赴北赢为质,却因一场大火而伤了肺,从此落下心疾,每次发病疼痛难忍,却药石无医。

            只是,鲜为人知的是瑾王王源与太子王鸿容貌相似了八分,鲜少有人分清,而这场劫数,是瑾王替太子受了。也甚少有人知道,瑾王的生母并非南城皇后,而是皇后的妹妹,那个在冷宫断送了一生,爱而不得的女子。


            回复
            6楼2017-09-01 00:05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9-01 00:06
                超级谢谢您的配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9-01 00:06
                  古风的文诶
                  鲜少瞧见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01 23:38
                    可以改编成3387文字游戏嘛?我会注明原作者的,如果要看作品可以加Q。3237828968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02 01:57
                      个人特别喜欢古风,可是写的特别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9-02 22:17
                        C05

                        <<< 她将会是我的妻子。

                        马车内,天方鱼白,殿下便差遣秦荃将军出去,一盏茶的功夫才回来。


                        未等秦荃说话,王源就先开口:“送到了吗?”


                        殿下特别急切,哪有平时的沉稳,情绪都已经外露。猫腻啊猫腻。常福公公在一旁候着,揣测着。


                        秦荃回禀:“已经送去韶华宫。”


                        韶华宫?那不是华妃的寝宫吗?一大早的,秦荃将军去那作甚?常福公公甚是不明。


                        “那可曾有人看见?”好一幅期盼的表情。


                        “不曾。”秦荃回道。迟疑了一会,秦荃小心地问道,“定北候府林生,殿下可曾认识她?”


                        林生?这名字好生耳熟,常福公公细想,可是在什么地方听闻过,一时毫无头绪。


                        王源道:“不曾。”


                        那为何对那小姑娘竟是如此袒护?秦荃虽疑虑重重,但却不敢多问。


                        稍作沉默后,王源道:“她将会是我的妻子。”


                        常福和秦荃难以置信。


                        “殿、殿下,”常福公公一脸惊恐,“您、您是在说笑吗?老奴心脏不好。”他一直认为他家不近女色,因为王府里没有一个女的,连只母蚊子都没有。常福公公曾经怀疑过自家主子是不是有龙阳之癖,为此伤心了好久。


                        结果——


                        王源唇角微微勾起:“万里红妆,天下为聘,我筹谋了十一年。”提及此处,一双好看的杏眸出奇的温柔,像是融了久沐的冰寒,美的动人心魄,异常勾人。


                        常福公公老脸一红,低下头,忍不住惊叹。十一年,那时候瑾王殿下才四岁啊!


                        不对,十一年前,林生姑娘还未出生啊!这….这教他们如何相信。素来沉默寡言的秦荃忍不住多言一句:“殿下,属下不明。”


                        王源沉下眼底泛起的柔光:“你只需记着,她是你的主子,你要好生护着。”



                        南城皆知,瑾王王源冷清成性,从未有人和事能分他一分心思,而那女童,却只不过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罢,便让这不食烟火的人儿,染上了世俗。


                        林生其人,着实厉害。


                        秦荃沉声:“是。”


                        回复
                        16楼2017-09-03 16:53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03 17:00
                            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03 17:06
                              是不是接下来就拜堂入洞房啦哈哈哈
                              安九真是快懒成一头小猪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03 17:28
                                深夜悄咪咪来一更。


                                C06

                                <<< 王源,等我。

                                韶华宫内,许是昨夜着了凉,林生开始昏昏沉沉。


                                “林生,你去榻上躺一会吧。等会世子来了,我唤醒你,不然照你这样还未等到世子带你去见到南城太子便倒下了。”林言担忧。


                                “也好。劳烦你了。”林生听到南城太子便不再推脱。


                                林言见她闭目休息,想至近几日林生常梦魇,便将安眠香点上。

                                -


                                次日,林生从榻上起身,取了件黑色的袍子穿上:“现在什么时辰了?”林生这一觉睡得着实很久,林言怎么叫都没有叫醒她,只得作罢。


                                这是林生自重生一来第一次没有梦魇,所梦到的都是与王源在一起的趣事,促使她不愿醒来。


                                “已经辰时了。”林易又道“世子昨日寻过你,因你睡得太沉,没能叫醒。方才世子又来寻过,说是南城太子今日入驻京都,让你跟着一起去瞧热闹。”


                                林生骤然站起,衣衫尚未整好,就大步往外跑,甚至,光着脚。


                                屋外,天寒地冻,林言追着林生大喊:“林生,你的靴子!”走出门外,已然寻不到林生的身影,只有雪地里凌乱的脚印。


                                林言沉下眸子,神色不明。


                                今日,大雪漫天,荣天太子进京朝拜,昨日本应进京朝拜,不料出了意外。去相迎之人是定北候府世子,城里人山人海。天下皆知,这南城太子颜容天下,今日这瞧热闹的多数是未出阁的少女,大抵是结伴来一睹这天下第一美男子的‘芳容’罢。


                                轿辇中,南城太子端坐,容貌倾雪,一种干净到不忍亵渎的感觉直击脑海。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被前面的乌发遮挡。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白皙的皮肤,一双钟天地之灵的杏眸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那便是南城的太子啊,生的好生俊俏啊。”


                                “俊俏不假,就是这身子看起来有些羸弱。”


                                “你懂甚么。这南城太子可是南城君主最为宠爱的儿子,自小金贵着呢。”


                                “……”


                                街两旁的女子掩着嘴耳语,不敢明目张胆,只能频频投去目光。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出缓缓把轿帘放下,挡去了众多少女思春的目光。


                                这人生的俊俏便罢了,偏生这手也是及其好看的,教人嫉妒。


                                十里长街,百姓坏绕。


                                忽而,马前一女童迎雪缓缓走来,赤着脚踩在雪上,恰逢马蹄抬起。


                                “吁——”马上的人一把勒住绳索,马车一震,马啸声还未落,破口大骂:“你是不是想死啊!”


                                抬起手,马鞭冲向女童,围观百姓瞠目结舌,暗叹着女童命不好。不想左侧马上的少年踏马跃起,瞬间来到女童面前素手接住鞭子。


                                这北赢定北候府世子果然武艺精绝!


                                回复
                                21楼2017-09-04 01:11
                                  顺便来几幅图欣赏我源的美颜盛世。




                                  收起回复
                                  22楼2017-09-04 01:20
                                    我来混眼熟,姑娘就直接叫我夏夏或者林笙吧
                                    感觉我混眼熟早已成了习惯
                                    如果姑娘逛tf王源小说吧的话应该回看到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9-04 17:49
                                      恰巧我圈名也叫林笙,不过不同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9-04 17:50
                                        好巧不巧卡在奇怪的地方..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9-04 19:23
                                          这文,卡的我心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05 10:55
                                            C07.

                                            <<< 似乎隔了几个世纪般,隔山望水我还是很喜欢你。


                                            “陈将军。”林易松手,“这是我府上的侍女,刚才鲁莽,还请留我三分薄面。”


                                            不过舞勺之年,功夫与气度,都不弱一分,到叫人刮目相看。


                                            陈将军还欲发作,便听得轿中少年声音传来:“怎么了?”


                                            那声音清冷,温润,好似与生俱来。


                                            林生突然就红了眼眶,下意识走近马车,手却紧紧被林易拉住,他摇头,用唇形告诉她现在不得靠近。


                                            即使这样,林生还是目不转睛,望着轿子里隐隐约约的轮廓,怔怔出神。


                                            陈将军回道:“启禀殿下,并无大事,只是马受了惊。”


                                            “哦?我怎的听见说是定北候府侍女?她可有大碍?”


                                            声音极是好听,虽然清冷,但却带着温和。


                                            “回殿下,并无大碍。”


                                            王源道:“启程吧,别耽误了时辰。”


                                            “诺。”陈将军一声令下,继续前行。


                                            林生望着远去的轿子若怔若仲,失魂落魄,林易拉着她避开前行的人马。


                                            林易吩咐随行而来的侍卫代为护送,便将林生牵到一旁:“林生,你怎生来了?”


                                            林易开始絮絮叨叨的说着:“你的头可还痛了?可还难受?可要去再看一下?”


                                            她却好似未闻,目光一直落在远处快要看不见的轿子上。


                                            “林生。”林易又唤了一声。


                                            她这才收回视线,敛下眸中泛滥的情绪,风雪吹得越发厉害,她的眼眶很红。


                                            “怎了?可是身体抱恙?”


                                            似乎从十天前林生落水之后,她便不似从前,越发沉默寡言,有时盯着某处不知在想什么,一坐就好久。也让林易越发猜不透。


                                            林生摇头:“无碍。”


                                            她的脸色渐渐苍白,林易这才发现,她光着脚,踩在雪里。


                                            “怎的不穿鞋就跑出来了?你身子本就寒,你要受了寒气可该如何是好?”他皱着眉,又气又无奈,不过十几岁的少年,却老气横秋的训她,最后还是心疼她,将她抱上了自己的马上,将自己外袍脱下裹住林生被懂得通红的脚。


                                            对林生,他素来亲近,不问缘由的对她好


                                            “世子,”她转头看他,“你就不怕有朝一日林生会挥剑指向你吗?”


                                            林易笃定而笑,“你不会。”


                                            不会吗?上一世,她便用那把他送给她的古铜剑,镇守南城,最终还是与他兵戎相见。


                                            她道:“世事无常。”

                                            -


                                            这日酉时,常福正絮絮叨叨的替王源打抱不平。安庆宫高墙之上,人影晃动转眼,不见踪迹。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殿外骚动,火光摇曳,脚步声急促杂乱。


                                            寝殿内,王源轻声问道:“外面何人喧哗?”


                                            殿外,几百侍卫严阵以待,为首男人高声道:“臣赢都御林军总领,闫明,奉命前来捉拿刺客。”


                                            嗓音慵懒,王源道:“本王已就寝,退下。”


                                            闫明迟疑了片刻,才回道:“是。”转而下令,“去别处搜,务必缉拿。”


                                            脚步声走远,殿外通明的火光还未完全撤去,常福公公大喝一声:“大胆贼人,还不快放开太子殿下。”


                                            这刺客好生胆大包天,灭了灯芯,破窗而入。


                                            屋内一片漆黑,只有王源腰上的匕首闪着银光,但那匕首抵住的位置却不是致命的地方,握着匕首的手,在颤抖。


                                            “还不快放开太子殿下,若伤了太子殿下,定叫你碎尸万段不可!”常福公公急的满头大汗,却不敢上前。


                                            “带路。”


                                            嗓音稚嫩,清脆酥软,如空谷幽兰,似乎像藏了汹涌的情绪,声音有些颤抖。


                                            女童?刺客居然是个女童?未等常福公公开口,就有人破门而入,正是秦荃,一身轻功出神入化,转眼就来到了林生身后。


                                            王源突然喝止:“退下。”


                                            秦荃迟疑片刻,收了招式。


                                            常福公公大惊,甚是不解。


                                            没有转头,王源问:“要去哪里?”


                                            好听的薄荷音竟有些轻颤。


                                            “离开这。”女童匕首更近一分,快要划破他的衣裳。


                                            “秦荃。”没有烛火,看不清王源的神色。“去引开御林军。”


                                            “属下遵令。”秦荃微微诧异。最终持剑出了寝宫。


                                            回复
                                            27楼2017-09-09 00:55
                                              依旧卡在...奇怪的地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9-09 07:1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9-09 07:13
                                                  林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9-09 08:28


                                                    收起回复
                                                    31楼2017-09-09 12:13
                                                      跑来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9-18 20:30
                                                        emmm……一个通知。
                                                        最近几天考试,而且星期六星期天都上课。暂时停更几天,要么就是不成章更文,也就是没有章节,只有一段一段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9-23 00:08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9-23 08:41
                                                            暖暖哎w


                                                            收起回复
                                                            36楼2017-09-23 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