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三四校...吧 关注:13,111贴子:900,084

三四文(长篇小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久时间没有回贴吧看看了,现在重新写一篇弥补一下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31 21:34
    这里的“她”是指四月
    “他”呢就是三月啦
    凌晨两点。
    四月站在半山别墅的铁门口,皱眉望着别墅二楼那间散发暖黄色灯光的房间,心底没来由的产生了深深的寒意。
    都这么晚了,他还没睡?
    她很想转身就走,可是载她过来的的士早就不见了踪影。她一进大厅,陈管家便大步流星向她跑来,四月一夜未回,这别墅上下的佣人今晚就无法睡觉。
    “四月小姐,三月少爷在房间里等你,你赶紧上去,好好认个错,说不定……”陈管家语气停顿了一下,没有将话说下去。
    认错就会原谅?她认识的三月可没有这么好心。
    门是虚掩着的,四月站在门口,磨蹭了好久后才推开门,白色帆布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没有丁点作响,一只脚才踏进去,结果一个纯白骨瓷咖啡杯就朝她砸来,她身形一闪,刚好躲了过去。
    “还知道回来?”男人冷冽的声音带着质问和指责。四月偷偷翻了个白眼,一个星期不见,三月少爷的脾气好像越来越大了啊。她抬起头,只见眼前这个男人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自己。这个男人,还是和往常一样,即冷漠,又冷漠。她很不争气的为他那帅得人神共愤的皮囊失神了一分钟。“怎么,不打算解释?”漠然的声音,满含讥讽。
    解释?有用吗?
    “我今天去参加了一个生日派对,本来想早点回来,可是……”即使知道解释没用,但迫于三月与生俱来的威慑力,她还是忍不住开口。
    在三月面前,她卑微的像一只蝼蚁。
    她零零碎碎的解释了一些,抬头却发现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根本就没在听她说话。
    她失落的垂着头。“我养你这么多年,不是让你狼心狗肺” 他今天刚从M国回来,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半山别墅找她,中午的时候他叮嘱特助再三通知她,结果她倒好,人影都不见一个。
    “别在和你那群狐朋狗友走到一起,不然……”
    又是这警告威胁的说教语气,四月表示很不满。“三月,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你别这么管着我,行吗……”说这话时,她语气微弱,没有丁点底气,毕竟,已经被他习惯性的养了八年了,不是吗?
    “不管?”他唇边泛起一丝冷意,拳头捏的作响,四月下意识的往后又退了几步,她身体明显一僵,深吸一口气,单纯又无辜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得出来,眼里有对他的惧怕。
    “去洗澡”他突然开口。
    “做什么……”他莫名其妙的转移话题,让她一时半会之间没反应过来。“就你现在这邋遢样,让我怎么下得去口?”“……”她秒懂他的意思。他幽深的眸子望着她,眼里是毫不避讳的嫌弃,一件素色圆领毛衣,一条浅色牛仔长裤,脚上一双白色帆布鞋,品味真糟糕!更重要的是,她身上竟然还有一股刺鼻的酒味。她背着他喝酒了?
    “我不要洗!”她像一只处于戒备状态的小刺猬,离他远远的,双手背在身后,不安的搓揉。“你要我动手帮你?嗯?”她垂下眸子,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尖,为什么他突然之间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我还小”她理所当然的模样让他不禁觉得好笑。
    “你说你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还敢说自己小?”他薄唇轻挑起一丝弧度,用她刚才叫板的话来堵住她的嘴?**!四月在心底把三月骂了成千上万遍,她才刚过完18岁生日,他就迫不及待的对她有那张**的想法了?
    她猛然转身,刚想挪开步子,结果就被他扯过身子,狠狠的甩到柔软的床上,紧接着,他欺身而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31 22:36
      为神马hundan和qinshou被打星号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31 22:37
        期待(๑˙ー˙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01 03:3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03 22:38
            第二章
            “不要!”四月下意识开口求饶,这一次,三月好像格外认真。
            他宽大冰凉的大手探入她的毛衣内,不过这手感,真差劲,是他没养好吗?怎么瘦不拉几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三月,你放手!”她像是受到了莫大的耻辱,三月这突如其来的,过分亲密的举动,让她难以接受。
            她眼角的余光,撇到了床头柜上亮着的台灯,她用力伸长着手,将台灯拿了过来……“你敢砸我一下试试?”他冷眼盯着她握在手里的台灯,轻描淡写的一句威胁对于四月来说却是威慑力十足。四月握紧了手,说实话,她是很想砸下去,可是挣扎犹豫到最后,却只是慢慢垂下了手,台灯掉在地上。她闭着眼睛,别过了头,脸上那抹委屈的神色在三月看来格外刺眼。
            “纪三月,你是有‘受虐倾向’吗?”明明彼此互不顺眼,还硬要捆绑在一起生活,都八年了,不累吗?
            受虐倾向?呵,是啊,他就是被她虐惯了,一次又一次。他大手捏着她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强大的力度疼的她眼泪都掉了出来。
            “四月,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她听。他对她的要求并不高,只要顺着他意,别惹他生气就行,可这丫头……
            她咬着唇,沉默。看她一副贞洁烈妇,誓死不从的样子,他冷哼一声,突然没有了兴致,从她身上退了下来。他现在的确没有胃口吃这清粥小菜。
            他拿着挂在架子上的西装外套摔门而出。四月呆呆的望着头顶的水晶吊灯,强忍着眼角的酸涩,心里有一瞬的恍惚,她跟在三月身边已经八年了,这八年来,她走的规规矩矩,小心翼翼,为什么,他就是不待见她?
            尽管已经是凌晨了,但三月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开,正处温柔乡的齐潇洒和玄月接到三月的电话后,不禁叫苦连天,这大boss还让不让人休息一会儿了,才从M国回来,都不用倒倒时差吗?
            敢怒不敢言,齐潇洒和玄月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夜色’酒吧。还未进包厢,齐潇洒便对前台经理发话,“把你们这里的‘头牌’送到纪总包厢里”“一个……够了吗?”经理有些拿不定主意。“别小瞧纪总,他胃口大,有多少送多少,他能搞定!对了,最好要那种很有‘经验’的……知道吗?”齐潇洒恶作剧道。
            纪三月这男人,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没见他跟哪个女人鬼混过,他倒要看看,是他‘守身如玉’还是他‘不行’?对了,突然想起自己上次好心,把他养的那个小媳妇送给他玩玩,哪料,一口都没吃下,还被那丫头砸伤了……一想到这,齐潇洒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齐潇洒和玄月两个人走进VIP包厢的时候,三月正一个人坐在沙发边上喝闷酒。
            “又在你家小媳妇那受气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04 18:03
              好气哦,都没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04 18:1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04 22:2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05 12:45
                    第三章
                    包厢内安静的出奇,没有音乐声,没有哄闹声,昏暗的灯光下,纪三月的神情看上去有几分落寞。他修长的手指夹着红酒杯,一手搭在沙发边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冷峻绝美的那张脸,在灯光的烘衬下,倒少了平日里惯有的高傲与狂妄。
                    齐潇洒一个人喋喋不休,纪三月和玄月两个人默契的保持沉默,只是一杯又一杯的将酒往嘴里灌下去。
                    终于在齐潇洒快口干舌燥的时候,经理将‘夜色’的头牌送了过来。
                    六七个女人站成一排,各种‘款式’都有。“哥,你先选”齐潇洒做出一副很大方的样子,“挑剩的,我就和玄月分了”。纪三月和玄月同时向齐潇洒投射一记白眼。
                    “都滚”薄唇轻启,他的神色里已经有不耐烦。庸脂俗粉,看着就恶心。纪三月的这一态度,更让齐潇洒肯定‘他不行’这个事实了。
                    “哥,要是你在那方面有隐疾的话,你就告诉我,改天我帮你预约个医生,好好瞧瞧。”清脆一声响,是玻璃杯被砸在地上的声音,“齐潇洒,你TM再说一句,我明天就炒你鱿鱼。”“……”齐潇洒不敢做声了,他泡妞的钱都是从三月那里拿的,若是他将自己炒鱿鱼了,不就是断了自己的后路吗?他开的薪水可是让他泡多少妞都没问题啊。
                    对于齐潇洒来说,饭可以不吃,但是妞,绝对不可以不泡,所以当纪三月给了他警告以后,他立马闭嘴了。他招来俩个妞,一丰满,一消瘦,一左一右陪在自己身边,小妞投怀送抱,很快的,齐潇洒就忘记了纪大boss还在自己旁边,便与两个女人纠缠起来,酥软的呻吟声,沉重的低喘声……
                    齐潇洒忘记了自己是来陪纪三月的,情到深处难自控,他搂着两个女人就要往外走,自然是要去酒店嗨一番了。
                    “你给我站住!”纪三月将齐潇洒叫了回来。“你倒是一点都不‘挑食’啊?”纪三月轻笑一声,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被那么多男人上过的女人,你也要?不怕得病?”纪三月话一出口,在场的那几个头牌脸上纷纷都挂不住了。“你以为我像你啊?”齐潇洒摇了摇头,感慨,“你讲究,你的女人都是从小培养的,不过话说,你家小媳妇被你养这么大了,你还没下口?”“不要跟我提她。”“好,不提不提……”齐潇洒赶紧赔不是,平时纪三月也是一个挺冷静的男人,也只有安四月那个丫头能让他暴跳如雷了。
                    喝了一夜的酒,齐潇洒和玄月一起将喝醉了的纪三月扶出了‘夜色’酒吧。
                    他的身体有些疲软的靠着车椅,微微皱着眉头,喝了一夜的酒,想必一定头疼得厉害。
                    齐潇洒和玄月相视一眼,最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咱们要将哥送回哪里啊?是纪家老宅,还是他的私人别墅,或者……安四月丫头那里?”齐潇洒有些拿不定主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06 22:01
                      路过的潜水的吭一声让我知道你们来过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9-06 22:0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06 22: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9-07 00:04
                            第四章
                            “去安安那里吧”玄月道。
                            回纪家老宅,他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会被纪老头子教训一顿,若是回私人别墅,那里又太冷清,他怕新来的女佣照顾不好他,所以,安四月那里是最好的选择。
                            齐潇洒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念叨,“你说咱哥是不是没事找事怎么就喜欢在安四月丫头那里找气受呢,不喜欢她干脆将她赶出去就好了!”“呵”玄月轻笑一声,勾了勾嘴角,那笑意里似乎也是有些无奈,“像你这种大种马怎么会懂爱一个人的感受?说不定咱哥就是喜欢上安安了?”
                            虽然纪三月嘴上从来没有承认过,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他也从中看清楚了些什么。
                            “不是吧?原来咱哥就好这一口,就喜欢嫩的,难怪‘夜色’的头牌他都看不上!”齐潇洒啧啧感叹。
                            那些个身经百战的女人怎么能和安四月比呢?
                            半个小时后,齐潇洒将车开到了纪三月为安四月专门置办的半山奢华别墅。
                            这里是全城最有钱的人家才能入住的地方,不是达官政要,就是商界富豪,像安四月这样一个连高中还有一个月才能毕业的女生,没有纪三月,这一辈子,是休想入住了。
                            安四月吃完早餐,正准备去学校,结果齐潇洒突然跳出来,拦住了她。“你、你想干嘛?”安四月对齐潇洒的警惕性格外的高,谁叫他一看自己十八岁生日一过,就急着想打她主意呢?上次,她就是被他陷害,差点丢了清白。“哟,这么害怕做什么?亲爱的安安……”齐潇洒说完,还特不要脸的伸手去捏了捏安四月光滑的脸蛋。
                            “你小心点。”玄月好心提醒,
                            “等会咱哥醒了,你就等着被咱哥收拾吧。”齐潇洒触电似的赶紧将手收回。
                            对了,纪三月还有一个特点,安四月是他的私人物品,谁都不能碰!
                            安四月微微垂着头,不想搭理齐潇洒,绕过他,便准备叫司机送自己去学校。
                            “今天不许去学校”齐潇洒将她的书包从她的肩膀上取下,丢在沙发上,“咱哥喝醉了,你好好照顾他。”“不行!今天是最后一次模拟月考,我必须要去!”“咱哥重要还是你那破考试重要?”齐潇洒不屑的哼哼两声,“不许去学校!”齐潇洒命令道。
                            “家里不是有佣人吗?难道没有一个人能照顾得了他?”安四月也有些不满。“哟!你这丫头,胆子倒是变大了啊?”齐潇洒步步逼近她,一字一句,“咱哥养了你这么多年,白养了啊?照顾他都不会?”
                            齐潇洒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吩咐了司机几句,让他今天不要载安四月出去,司机很快的就顺从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9-09 19:38
                              555为肾么别人的贴吧都有人,我的就没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09 20:1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10 01:05


                                  回复
                                  17楼2017-09-10 13:33
                                    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10 13:42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10 18:0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12 00:04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9-23 21:13
                                            第五章
                                            齐潇洒和玄月一起将纪三月从车里扶了出来,扶到了楼上主卧,便将他交给安四月。
                                            “你要好好学着,怎么伺候咱哥,今天所有的佣人都不许帮她!”齐潇洒对一屋子的佣人下了命令,安四月这丫头别的本事没有,平时惹纪三月生气的本事倒是有一手,所以作为纪三月的兄弟,他必须告诉安四月,怎么做纪三月的女人,才是合适的。
                                            齐潇洒都说话了,自然没人敢帮她。若是纪三月一醒来,发现自己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 一身酒味,一定会大发雷霆。而到时候,所有的佣人都会说,不关她们的事,是安小姐伺候你的……
                                            然后,纪三月一定会把矛头指向自己。安四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好迈着步子朝楼上走去。
                                            楼下。
                                            “你确定这样做没问题?”玄月有些狐疑,虽然安四月是纪三月领养的,纪三月大部分时候对她的态度也不怎么好,但是,安四月却在纪家没有受过一丁点苦,纪三月派了一屋子的人照顾她,现在要她去照顾别人,她能行吗?
                                            主卧内,纪三月高大的身躯躺在床上,安四月轻声慢步靠近着,他还穿着昨晚出去时的那身西装,四月有些茫然,她现在应该替他洗澡换衣服吗?
                                            迟疑了好一会儿,四月才难为情的爬上了床。
                                            她伸手去解他的领带,然后费劲了力气才将他从床上拉起来,脱了他的西装外套,解了他的衬衫纽扣,露出他那完美的身材……
                                            腹肌,人鱼线,这男人样样不少。
                                            四月不禁有些面红耳赤,手上的动作也有些不利索了。
                                            她的小手顺着他的腹肌缓缓下移,去解他的皮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9-25 19:26
                                              最近忙的不可开交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9-25 19:28
                                                dd


                                                回复
                                                25楼2017-09-25 19:33
                                                  吾,get到了新技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26 23:26


                                                    回复
                                                    27楼2017-09-30 20:19
                                                      哇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9-30 23: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0-27 18:48
                                                          好喜欢楼楼的文!更新求艾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11 22:09
                                                            还更吗


                                                            回复
                                                            31楼2017-11-17 2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