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使与黑猫吧 关注:3,552贴子:4,693
  • 30回复贴,共1

66、贝尔德扎姆神圣教会的禁忌之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发的帖子被度娘删了,果然不能用实妹图,继续放祭品一张


回复
1楼2017-08-31 10:48
    朋少ˉ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31 11:13
      ←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31 12:16
        mar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31 12:16
          度娘吃實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31 13:07
            吃妹子的時候印記被看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8-31 14:32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31 17:36
                光暗魔 和光神暗神魔神都有关系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8-31 18:05


                  回复
                  10楼2017-08-31 18:24


                    回复
                    11楼2017-09-01 15:41
                      本话完结,名称整理后重新发了下。在搜索上花了不少时间,虽然没有润色但问题应该不多。累抽,下一篇待过些天再整了


                      回复
                      17楼2017-09-02 22:41
                        異世界跟宗教有關的沒一個好貨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9-02 23:22
                          感謝翻譯,不知道會不會把她帶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03 00:0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9-03 01:53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9-03 23:2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9-04 01:13
                                  感謝餵食(好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9-05 00:20
                                    宗教直到現在還是厭惡= =哀


                                    收起回复
                                    25楼2017-09-05 15:26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09 01:45
                                        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9-11 11:24
                                          人物名:
                                          修亚·卡加利/シュウヤ・カガリ
                                          洛洛迪奴/ロロディーヌ
                                          菲/フェイ
                                          光神鲁洛迪斯/光神ルロディス
                                          利特/リット
                                          露比亚/ルビア
                                          诺拉·艾古拜因/ノーラ・エーグバイン
                                          唯/结衣/ユイ
                                          智慧之神伊利阿斯/知恵の神イリアス
                                          地名:
                                          贝法利茨大帝国/ベファリッツ大帝国
                                          贝尔德扎姆镇/ベルトザムの町
                                          法达克/ファダイク
                                          佛尔多纳山/フォルトナ山
                                          戈尔迪克斯大沙漠/ゴルディクス大砂漠
                                          赫加特雷鲁/ヘカトレイル
                                          玛哈海姆山脉/マハハイム山脈
                                          宗教国家赫斯利法特/ヘスリファート
                                          宗都赫斯利法/宗都ヘスリファ


                                          「洛洛,穿过这里。因为打算和那位女性稍微聊聊」
                                          「喵啊」
                                          洛洛也『明白了』似的叫了声,注视着转移门的光芒。
                                          好了,走吧。
                                          ――刚潜入传送门从镜子出来后,女性连呼鲁洛迪斯大人。
                                          正在祈祷中。
                                          她睁开眼睛,看见突然从镜子里出现的我,眼睛变成一点并停下祈祷的话语。
                                          然后,目光交汇的瞬间――。
                                          「呀――」
                                          「――抱歉」
                                          女性发出了悲鸣声。
                                          急忙走到前面用手捂住了女性的嘴。
                                          「我什么也不会做,能不引发.骚动吗?」
                                          好像,是犯罪者性质的话语。
                                          她一边颤抖着一边不停地微微点头。
                                          似乎明白了。
                                          放开了捂着嘴的手。
                                          「嗯,先打个招呼吧。你好」
                                          「喵」
                                          她眨了眨眼看向洛洛。
                                          「啊,好的。猫酱? 那个,您好。阁下是神的使者吗?」
                                          提到了神吗,因为是从镜子里出来的人吧。
                                          变成那样是理所当然的。
                                          「……不,不是。我是冒险者。还有,现在说是使用这面镜子的持有者的话行吗」
                                          「是冒险者大人吗,请原谅。最近镜子接连有发光的现象,因为终于从里面出现了人,我想一定发生了神的奇迹……光神鲁洛迪斯大人的使者降临了……」
                                          她在教会的关系吗,说着那种事又露出不可思议的脸,视线来来回回地朝向我和洛洛。
                                          「不是那么夸张的东西啊,吓到你真抱歉。先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是修亚·卡加利,叫修亚就行。还有,这只在肩上的黑猫是使魔的洛洛迪奴,就叫洛洛吧」
                                          「原来是这样,洛洛酱和修亚大人呢,我是禁忌之子的露比亚」
                                          禁忌之子?姑且忽略掉,我点了点头再次张望房间。
                                          「露比亚,虽说抱歉但能否告诉我这里是在哪里的什么地方吗?」
                                          她抬起脸,与我视线重合。
                                          这孩子的身高大概是一百五十公分多点吗?
                                          「可以啊,这里是【贝尔德扎姆镇】的神圣教会,在离开【宗都赫斯利法】西南面的地方」
                                          【宗都赫斯利法】……记得有听过。
                                          「宗都赫斯利法是?」
                                          「【宗教国家赫斯利法特】的教皇所居住的神圣的宗都」
                                          「啊啊,原来如此」
                                          由那个国名想起来了啊。
                                          不久之前,袭击过我的美女吸血鬼猎人的事情。
                                          名字是诺拉·艾古拜因吗。
                                          诺拉有提到过。
                                          在宗都内有大圣堂,与赫加特雷鲁的教会规模不同。
                                          因此这里的所在地是在赫加特雷鲁北面的更北面。
                                          据说是在穿过戈尔迪克斯大沙漠之后的地方。
                                          「……那个,修亚大人是有名的魔法师吗?」
                                          「不,那个大人还是算了。虽说我也突然亲昵地在叫露比亚什么的,但我可不配称为大人。还有,我也不是那种有名的魔法师吧,多少会使用魔法但本职是战士」
                                          「是真的吗?使用这样的镜子――」
                                          露比亚话说到一半停下了。
                                          从镜子上部的沟处脱落的二十四面的小物体回到了我的头上。
                                          像以往那样漂浮于空中并在脑袋周围旋转着。
                                          「又吓到你了吧,抱歉」
                                          我不由得顾虑到,一把抓住二十四面物体,放进胸前皮带上附着的小袋里。
                                          「不,不会」
                                          「话说,这面镜子是你的所有物吗?」
                                          「不是。据说是很久以前捐赠给教会的东西,详细情况就不知道了」
                                          哼~。
                                          即便如此……很奇怪。
                                          从刚才开始用了好几次掌握察,但周围没有魔素的反应。
                                          由于前不久还有多个人的反应,是有什么原因吧。
                                          直接问下试试。
                                          「……是吗。现在,这个教会里还有司祭吗?」
                                          「现在除了我以外谁都不在。……司祭大人连带其他的助祭前往【佛尔多纳山】了」
                                          佛尔多纳山吗,也就是说巡礼的旅行吗?
                                          我想竟然也这样的事,一般来说会留下一个人就走吗?
                                          「露比亚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我是……」
                                          露比亚垂下脸,陷入消沉中。
                                          嗯?难以启齿的事情吗。
                                          「讨厌的话不用勉强说也行,因为我想稍稍参观这个镇子,去外面看看」
                                          这样说着,留下露比亚想从房间出去。
                                          「啊,请等一下。我也去,给您带路」
                                          「那么,就拜托你了」
                                          教会和上次来侦查的时候没有区别。
                                          从走廊登上阶梯,在有讲台的祭坛旁边出来了。
                                          中间有礼拜堂,并排着长椅子。
                                          通过长椅子的外侧,一边看着装饰在墙上的宗教画一边走向有出入口的门。
                                          在外面依旧看见类似玉米的植物生长的田地。
                                          洛洛从肩上跳下,跑向田地。
                                          「洛洛,因为吃田里的东西是不行的吧?别毁坏啊」
                                          「嗯嗯嗯,喵」
                                          「黑猫的洛洛酱,真精神呢。但是,不可思议。从那样的镜子里出现人与猫什么的……」
                                          离开教会在土路上边走边说。
                                          「哈哈,是吧……话说回来,据说这里是【贝尔德扎姆镇】呢,离首都赫斯利法很远吗?」
                                          「我想步行需要十天以上,虽然【佛尔多纳山】比较近呢」
                                          以时速四公里的速度步行,一天内能走动的时间为七小时到十小时左右……大体上,到都赫斯利法有三百公里左右吗。
                                          虽然如果用马之类的话早就到了吧。
                                          「……明白了,谢谢。虽然几乎都在提问很抱歉,但这里有旅馆吗?」
                                          「有啊,那边的坡道往上走有条路,沿路一直前进,在离开镇子的大街上就有了」
                                          在离开镇子的地方吗。
                                          「在相当远的地方啊」
                                          「修亚大人是城里人吗?」
                                          似乎决定加上大人了。
                                          「虽然我想并不是那样但……为什么?」
                                          「因为旅馆在这种乡村的郊外是理所当然的。镇里直接有街道,既会减少耕地或牧场的面积,又会使附近的田地荒芜。也有为了方便从怪物和盗贼的袭击中保护镇子的缘故」
                                          嘿诶,原来是这样。这一带就是这种结构吗。
                                          【法达克】的附近或者【赫加特雷鲁】的道路是由于沿着大街存在街道吧。
                                          啊~,所以那个时候,盗贼的灾害才会多吗……。
                                          啊,只是由于我的误会,在像这个【贝尔德扎姆】这样偏僻的位置上存在正规的城镇或村庄也说不定。
                                          「……抱歉,原来是这样吗,我似乎是城里人」
                                          「呵呵,果然是那样吗」
                                          露比亚露出笑脸。
                                          整理披肩长发的样子朴素又美丽。
                                          金色的头发和眉毛,清澈的碧眼。
                                          稍许晒黑的皮肤,虽说让人觉得年幼,但是美人。
                                          金色的长发与长耳的合作真像精灵一样。
                                          但是,脸颊上没有精灵特有的印记吧。
                                          然后,穿着的服装是布满黑斑与污垢的朴素连衣裙。
                                          因为是美人脸真可惜,与王子相遇前的灰姑娘的印象。
                                          「……露比亚在教会过着怎样的生活啊?」
                                          「那个,作为司祭大人的帮手。我持有战斗职业的助祭,因为擅长回复魔法,有使用回复魔法治疗生病或者受伤的人。其他也有帮忙干过力气活或者驱除怪物」
                                          相当丰富啊。
                                          继续这样的对话,
                                          「司祭大人啊啊啊啊」
                                          孩子叫喊着跑了过来。
                                          嗯?露出快要哭的脸。
                                          「菲,怎么啦?」
                                          「啊,司祭大人不在吗?但是,但是,魔女子也行,利特他呢,利特他从栅栏跳下来脑袋受伤了啦」
                                          「我明白了,赶紧吧。修亚大人,那么这里就」
                                          露比亚用认真的表情说着,轻轻低头后和孩子一起跑了过去。
                                          由于在意便跟在了她的后面。
                                          登上坡道跑向土街跟到了现场,在与玉米不同的类似菜花的花田蔓延的地方有很多围起田地的等身高的栅栏。
                                          在那跟前的地上有蹲着的少年。
                                          「利特,不要紧吗?现在就施加魔法哦」
                                          「呜呜……」
                                          少年虽然从头上流着血,但意识似乎还在。
                                          露比亚把手放到少年的头上,开始施展魔法。
                                          「大愈」
                                          诶!?无咏唱?露比亚的瞳孔颜色由蓝色染成红色。
                                          进一步,虽然是一瞬间,但她的头上出现了两手拿着滴血的红黑色发光杖的女神。
                                          女神拥有三只眼睛,露出慈爱的表情并渐渐消失。
                                          露比亚举起的小手闪耀着红光,少年被光所包裹。
                                          包裹少年的效果光很快地逐渐消散。
                                          一瞬间看见了,那位女神的那种姿态……好像在哪里见过。
                                          「哎,这里是?」
                                          少年当场轻快地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站了起来,表现了精神的样子。
                                          像是头上的伤口完全恢复了那样。
                                          「利特这个笨蛋啊啊」


                                          回复
                                          28楼2017-09-11 11:42
                                            叫做菲的小女孩抱住少年利特并捶着胸口。
                                            「哎呀,菲?啊,是魔女露比亚」
                                            叫做利特的孩子似乎惊讶地望着露比亚。
                                            明明治好了你,那是什么眼神?
                                            「利特,从头往下摔落,受伤了吧?菲是为了到我那里通知我」
                                            露比亚好像并不在意从孩子投来的厌恶视线和叫做魔女的话语,像是关怀般用温柔的脸面对恢复了的孩子。
                                            「啊――」
                                            似乎想起来了的利特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确认了伤口的状况。
                                            「利特。真是的,不能攀登这个栅栏」
                                            「唔……」
                                            「请向菲道谢」
                                            「――菲,谢谢你,我得救了啊。魔女的露比亚也谢谢了」
                                            「能得救太好了啊啊。魔女子,谢谢哦哦」
                                            菲紧抱着利特。
                                            男孩子难为情似的‘住手啊’的说道。
                                            「呵呵,那么,不用向我道谢了,请回到自己的家里去吧」
                                            「好~的」
                                            「再见呐~,魔女子~」
                                            少年与少女精神饱满地跑开了。
                                            魔女子这称号,虽然在意但……。
                                            看着露比亚的脸。
                                            为什么,发生过什么吗。
                                            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女性会被称为魔女。
                                            哪里谈得上是魔女,从这种满足般的慈爱表情只看得出是女神或者巫女吧……。
                                            为什么会是魔女?
                                            因为不能直接问她,也在意刚才拿着浸血杖的女神,变成了询问关于无咏唱魔法的事情。
                                            「露比亚真厉害啊。虽说像是刚才的女神那样的在一瞬间出现了,但和没有咏唱有关系吗?是什么能力吗?」
                                            「诶,啊,是的。女神吗?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但对于高明的魔法师来说是无咏唱吗?被吓了一跳,我生来就只有回复魔法没必要咏唱能够施展」
                                            「嘿诶,那不是很厉害的能力吗。尽管如此,为什么不是司祭而是做着助祭啊?」
                                            「那是……」
                                            她难以启齿似的移开了目光。
                                            挺在意,试着问下吗。
                                            「如果让你不愉快的话真抱歉。因为我对教会的事不清楚所以问下,有那种了不起的能力的话我想就连司祭也能当上但……」
                                            「不,当司祭什么的是不敢想象的事。我是禁忌之子,尽管只是住在这个贝尔德扎姆神圣教里也算幸福的了」
                                            虽然被忽略了,但是什么啊,禁忌之子究竟……。
                                            「禁忌之子?到底哪里是禁忌之子?」
                                            「诶」
                                            「嗯?什么啊,那个反应。对我来说只能看见一个普通的漂亮女孩哦」
                                            「哪,哪里。第一次被说……刚才瞳孔变成红色的样子应该也看见了,即使看到这个“长耳”也这样认为吗?」
                                            尽管说是普通的长耳,不,如果和琪修、贝利兹比起来稍许短些吗?
                                            「是这样吧,那有什么问题吗?」
                                            「……」
                                            嗯,低下头沉默了。
                                            脸颊染成红色,比起那种可爱的反应,我更在意魔女子和禁忌之子的说法。
                                            这孩子似乎是在迫害及中伤理所当然的地方度过了啊。
                                            「谢、谢谢……」
                                            「不,并不值得那样道谢……」
                                            只能说出老套的话。
                                            「没有那种事,活到现在从来没有像这样为我说话的人」
                                            因为在意,问下吧。
                                            「是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很过分吧。但是,为什么瞳色改变、长耳会是禁忌之子啊?刚才孩子们向你投以‘魔女啊’什么的言辞」
                                            「因为是事实吧。我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就被称为魔女了。因为不需要咏唱就能使用回复魔法被视为了异端儿。这种瞳孔的颜色变化似乎是继承魔族血统的证据。由于长耳也是精灵的证据,因此作为禁忌之子,马上被托付给了教会」
                                            What?(作者原话就是这个)不由得,起了像外国人般的反应哟。
                                            从幼时起就作为魔女作为异端儿作为禁忌之子这样的……过于歧视了啊,喂。
                                            但是,在存在奴隶的世界里啊,什么都有可能吧。
                                            不如说,由于不能成为奴隶只是被托付给教会还算比较好吗?
                                            「……那双眼睛和长耳,竟然是被厌恶到这种地步的东西吗?」
                                            「是的。在这个国家“精灵”是以“继承魔族的血统者”来对待的。在【宗教国家赫斯利法特】作为类似禁忌的存在,像我这样的存在是委身于神圣教会等候光神鲁洛迪斯大人裁决之身。不这样做的情况就作为奴隶卖掉或者由神圣骑士团执行火刑」
                                            喂喂,所谓火刑是中世纪的魔女狩猎……。
                                            塞勒姆的魔女或者贞德・达尔克吗。
                                            「难道,露比亚是半精灵吗?」
                                            「父亲和母亲似乎是人族,因此我想不是混血儿」
                                            人?也就是说返祖现象?
                                            “似乎”……从这句话来看,也许不知道亲生父母吧。
                                            或者,真的是继承魔族的血统者?
                                            虽然唯也说过有继承魔族的血统,但像她所说的那种歧视并没从唯那里听说。
                                            诺拉说过自玛哈海姆山脉下的南方诸国起信奉着多数神明的人居多,就像这个赫斯利法特仅有的社会制度那样。
                                            「……嗬,那么这个国家是把精灵与魔族同样对待的吧」
                                            「诶诶,是的。很久以前,精灵们的国家【贝法利茨大帝国】发起战争的时候,由于居住在这个地区的人族多数被精灵们虐杀的缘故什么的……详细经过就不清楚了」
                                            历史不断重复着。吗。
                                            「关于其他的国家,较为宽容精灵的国家因为几乎都有听说,远道而来的旅客全都受到惊吓呢。在国境方面,什么都不知道就进入领土内的精灵冒险者与国家警备队发生的小冲突听说很多。而且,被捕的精灵中也有很多被作为奴隶。……像我这样被托付在教会是很罕见的」
                                            哎哟,差別国家吗。
                                            「宗教国家似乎不是摆样子的……」
                                            「有点讨厌呢。但是,养育我的教会的大家几乎都是温厚的人,也有好好的照顾我」
                                            被教会照顾?温厚?即便说那种话,虽然从露比亚的服装上感觉不到一丁点儿温厚……。
                                            听她这么一说,变成了令人同情的状况。
                                            「……那样就好了」
                                            在同情的同时,只是说着老套的话。
                                            比方说,由我出钱你不离开这样的国家吗?
                                            什么的,就算说了也是离得很远的地方,太不负责任了吧……。
                                            「……是的」
                                            「但是,留下你一个人就走到底是怎样呢?」
                                            「没办法吧,巡礼的旅行似乎对司祭大人来说很重要。对我说了把这里交给我。由于巡礼好像很花时间,但似乎始终都是看家」
                                            「为什么啊?始终?」
                                            「对于地方的神圣教会,司祭大人外出巡礼,据说变成了没人在的教会被遗弃的情况也有。因此,不守护这里的话……」
                                            看着那种悲哀样子的露比亚的笑容时,洛洛在田里满足的返回了。
                                            和我知道的基督教会不一样。
                                            作为牧师通常会重视地区的社团,日常的每一天都应该恭谨地和大家分享作为共同体的一员而努力之类的啊。
                                            嘛,就算用现代的印象考虑也无可奈何吗。
                                            「喵啊」
                                            我重复着那样的愚见,洛洛飞扑了上来。
                                            一边巧妙的使用触手一边在右肩外套的上面停下。
                                            渐渐的,触手的用法仿佛达人一样。
                                            比起体操选手的落地更完美啊。
                                            嗯,怎么说好呢。污渍……新外套上有土迹。
                                            「……洛洛桑。脚、肉球,脏了吧」
                                            这么说着,抓住洛洛的脖子抱起来。
                                            就这样放到了地上。
                                            「要清洗,在那边的地上别动啊?」
                                            「喵」
                                            从胸带的背包中拿出皮布,再放出生活魔法的水。
                                            冲洗软软的肉球并一只脚一只脚的擦拭。
                                            然而,似乎在意起放出水的源头,向着放出的水像拳击练习那样以猫拳碰触开始玩耍。
                                            「好可爱~真有趣。洛洛酱」
                                            这样那样终于擦完肉球,洛洛从手臂到肩膀就像三角跳般渡了过去,钻进头巾的里面。
                                            「虽然平时不会像这样擦拭,但其实这件衣服、外套是新货」
                                            反正会弄脏,但我想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维持新货的状态啊。
                                            「真是漂亮的东西呢,胸前的刺绣是伊利阿斯大人的?」
                                            「噢,是啊。果然知道呢」
                                            「是的,因为在这个国家是很罕见的,光的神大人和光的精灵大人以外几乎没有人信奉」
                                            一近似神教的吗。
                                            接近基督教原理主义、伊斯兰教原理主义的吗?
                                            「……难道,穿着这件外套会遭到迫害?」
                                            「不不,那倒不会……虽然我觉得,但说不定有可能……」
                                            会有可能性……竟到这种程度了啊。
                                            宗教国家,太可怕了……。
                                            在这里以否定神的感觉生活,不就会变成像提出了地动说的伽利略·伽利雷那样的事件吗?(注:“伽利略事件”——罗马教廷于1633年对伽利略进行的审判。)
                                            但是,有可能。
                                            在教会里监视着精灵子、魔女子,除此以外是奴隶和火刑吧?
                                            如果我的存在被暴露,不会作为魔族处理吧,说是相当于禁忌什么的,教皇的骑士团像会一下子飞奔过来。
                                            教皇的什么部队之类,那种危险的集团也有……。
                                            这个国家……讨厌啊。
                                            那么,总之地名也清楚了,差不多回去吗。
                                            虽然想前往有旅馆的地方,但很远……。
                                            ……对。
                                            听着迫害像家常便饭一样可怕的差别国家的话,我的探索干劲开关在某处消失了啊。
                                            「……那么,姑且返回教会吗」
                                            「不到旅馆为止可以吗?」
                                            「嗯,已经,算了」
                                            「明白了,回去吧」
                                            然后,为了回到教会走着土路返回。
                                            但是,在靠近教会时,感到了复数的魔素。


                                            ~~~~~~~~~~~~~~~~~~
                                            本话完。补上,话说这都吞几次了


                                            回复
                                            29楼2017-09-11 11:44
                                              SF的問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9-11 1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