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皇家夫妇吧 关注:4,673贴子:77,060
  • 6回复贴,共1

【三王道】【原创】129天后的1029(TF)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喂百度
2L说明
3L放文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08-31 10:22
    这是一篇短篇悲文,部长视角,会一次性发完,首发冢不二吧哦~
    下面放文!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7-08-31 10:23
      冢不二——129天后的1029
      I cannot live without you.
      没有你,我活不下去。——手冢国光
      我随着人潮走下飞机,漫无目的地看了看四周。到处大多数都是打扮花花绿绿,头发呈各种各样颜色的旅客。不是第一次来到冲绳了,却是第一次那么茫然。深夜十一点,我该去哪里好?踏进机场后,我翻开了塞在口袋里的一张纸,上头写着‘冬阳民宿’的地址。这间民宿的名字真是自相矛盾啊。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在看见这个民宿的名称后皱眉了。
      这间民宿从来没有听过,也没看网上做过关于这民宿的宣传或广告,总感觉不是很可靠啊。要不是在整理抽屉里的杂物时发现了这张纸和几张收据等的,我还不知道原来北海道有这样的一间民宿。找到这张纸时我上网查过,结果,不管我输入的是‘冲绳冬阳民宿’,或是‘冲绳海岛民宿’,上面都显示找不到与这间民宿匹配的结果。
      真是不可思议啊。
      在这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居然还有网络上搜寻不到的东西。
      真是不可思议啊,我居然会在美网开赛前的一个星期,来到这个地方。
      但是,更不可思议的是,这间民宿还有旅游配套,居然是周助自己偷偷上网订的。我越想越不明白,周助做事情一向来小心谨慎,为什么他会订这种看起来就是很不可靠的配套呢?而且,看了那张收据,居然花了十万多日元啊。当下我还以为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这间不起眼的小民宿,听都没听过的旅游配套,居然花了他整整十万多日元。
      这么贵,周助会不会被人骗了啊?不亲自来看看,我总会牵挂。
      我拖着行李箱踏上手扶梯时,还在盘算着要怎么去到这个应该没有人会知道的冬阳民宿,就看见了下方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位高大的男生,皮肤黝黑,两人脸上都挂着友善的笑容。小女孩戴着一顶有着五颜六色花纹的鸭舌帽,手上抱着一个纸板,上头写着大写的黑色粗体字:‘不二周助’。
      是周助的名字。他们到底是谁?我抱着疑惑的心走向他们问:“你们是谁?”
      “你是不二周助吗?”小女孩仰头问我。
      “不是,我是手冢国光。”我摇了摇头。
      “哦,你就是不二周助说的那个,他的爱人。不二周助呢?”小女孩往我身后望了望,歪了歪头问道。
      “他……不来了。”被她这么一问,我的心宛如被狠狠地割了一刀。我抿了抿唇,开口时声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干涩。
      “不来了?为什么?”小女孩像是没注意到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瞪大眼睛诧异地问道。
      “请问我们可以走了吗?”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抬起头不再去看小女孩的眼神,看向了一旁一脸不知所措的男人。
      “可以可以!我们走吧!”男人慌忙陪笑着说,伸手给我提行李,另一只手拖着小女孩走。
      我跟在他们身后离开了机场,来到了一辆小货车前。男人替我把行李放好后就启动了引擎。我坐上货车前座,把头往后仰,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好累。最近,我总是觉得疲累。货车的空调像是失灵了,在这炎热的夏日夜晚,我坐在这辆窄小的货车里,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空气真的不流通,还是因为其实我这段时间下来都一直有快要窒息的感觉。
      痛得快要窒息。
      “抱歉啊,手冢君,空调坏了,我开了窗,这样有好一点吗?”男人给我摇下了车窗,关心地问道。
      我感到凉凉的晚风从半开的车窗缓缓地渗进来轻抚我的脸,沉默着点了头,接着又闭上双眼。
      “手冢哥哥,为什么不二周助没有来?”小女孩居然还不消停,好奇地不停追问我。
      “手冢君,我叫千岁千里,她是我妹妹千岁美由纪。抱歉啊,小孩子乱讲话,你不要放在心上。”男人及时打断了她,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我扶了扶没有下滑迹象的眼镜掩饰情绪,偏着头说:“不,没关系。”
      “哥哥,这个手冢哥哥一定是失恋了。不然为什么不二周助会没有来。”货车依然在行驶,我闭着眼睛假装睡觉,却在货车行走发出的声响中依然听见美由纪那小女孩轻声对她哥哥说话。
      “嘘!不要说话!”千岁千里气急败坏地说。
      “来我们这里旅行的,几乎都是情侣……”
      “嘘!够了。”
      ××××××××××××××××××××××××××××××××××××××
      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摩挲着我的脸。痒痒的。那感觉轻轻的,有点调皮,有点熟悉。是周助吗?
      我猛然坐起身,看了看四周。什么人也没有,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再低头望一望,终于发现打扰我睡觉的罪魁祸首,不禁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不是周助。怎么可能是他?是挂在床边的床幔。感觉太像了,周助也曾经在我睡觉的时候轻轻地用手指弄我的脸,然后等我醒来无奈地看着他时对我坏坏地,顽皮地露出笑容。
      我环视着我睡的这间房间,不算宽大,还有点小,却异常地舒服。我回想起昨晚,我被千岁兄妹载到了这间民宿,当时的我太累了,没有多加留意周围的情况。我只记得我走在沙路上,球鞋里渗满了烦人的沙粒。我被他们领到了这间房间,千岁美由纪吱吱喳喳地在交代着什么,我没有听进去。
      我向他们道了谢后,脱了鞋子,随手搁置了行李,径自走到床边,倒头就睡。那个晚上,我没有吃晚餐,没有洗澡,就只是睡觉。
      我其实浑浑噩噩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是却出奇地好睡。真的很神奇,在这陌生的地方里,我居然睡得这么好。已经好久没有睡这么好了。
      我掀开了白色的床幔下床,走到了玻璃门前。玻璃门后的景象让我不禁呼吸一滞。是一片蔚蓝的大海,海上的浪涛是白色的,阳光照射在海面上反射出了晶光,画面美不胜收。好久没有那么近距离地看海了,原来大海也可以那么漂亮。
      我再转头看看我住的房间,我还以为会是很简陋的一间小房间,原来是一间漂亮的木制小房。它的家具是白色的,床单是蓝色的,床幔是白色的,墙壁是蓝白色的,地板是红褐色的木……啊。我心里一动。
      我回想起之前,跟周助在一片星空下聊过的话题。
      “国光,你觉得,以后我们要是同居了,我们的房间要什么颜色好啊?”
      “你喜欢什么颜色?”那个时候,我偏头看着我的周助总是笑眯眯的侧脸,温柔地问他。
      “不如就放蓝色跟白色好不好?然后地板就是偏红色的褐色木板,怎么样?”周助兴致勃勃地转头看我,说道。
      “好。”我回答。你说什么,都好。“为什么呢?”
      “因为蓝白红象征着青学的颜色啊!”周助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青学可是见证了我们的相遇,我们关系的进展,我们所有的奋斗和热血的地方诶!它是我们爱情里最大最重要的一部分。”
      我笑了,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发。是啊,青学……是一切的开始。
      “好,你说的对。”
      周助……你看,这里像不像你所描述的,我们以后的房间的样子?我苦涩地笑了笑。这时,悠扬的钢琴声突然响起,音质不算太好,却是我每晚都要听了才能入睡的一首歌。那是周助亲手弹的‘卡农’,当时他特别地害羞,对自己的钢琴没有信心,是我偷偷录了下来,设作手机铃声,从此没再换过。他也从此,没再弹钢琴给我听。
      我接起手机,是妈妈的声音。
      “国光!你终于接电话了,担心死我了……”妈妈如释重负地说。
      “妈,抱歉。”我歉疚地说。
      “你到冲绳了吗?”
      “到了。昨晚就到了,只是我太累了,睡着了。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昨晚累得不行,完全忘了要拨电回家报平安。
      妈妈的语气变得柔和了起来:“国光啊,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别再去想了。这次的旅行就当作一次疗伤之旅好吗?”
      “嗯。妈,我没事。”为了让他放心,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跟平常没什么两样:“这里真的很漂亮。”
      “没事就好。妈不打扰你了,好好玩吧,掰掰!”
      挂了电话后,我坐在床上放下手机,蜷起了双腿紧紧地抱着,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之间。我的指甲,嵌入了皮肉里,刺痛,但是,永远不会痛过心里的痛。
      我真没用,都二十九岁的男人了,还让母亲为了我而担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8-31 10:24
        我走出房门,睡了一整晚肚子也饿了,我看了看屋子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我从敞开的门口望出去,外面就是洁白的沙滩。原来我就住在沙滩上啊。这么想着,我到外头去兜了一圈,赤着脚踩在软软的沙滩上。被太阳晒得温热的沙滩包围着我的双脚,非常暖和又舒服。我吹了一会儿的海风,觉得这个冬阳民宿的地点还真不错,人烟稀少,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令人心情平静。
        又绕了一圈,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看见,我从一开始惬意闲适的心情变得有点不安,难道我被带到了荒岛上?走回了屋子里,我往里头叫了几声:“请问有人吗?”
        屋子一角的毛玻璃门拉开了,千岁美由纪的头探了出来,高兴地说:“手冢哥哥,你醒来了?”
        “嗯。请问有没有东西吃呢?”我礼貌地问道。
        “有有有。你的食物已经准备好了,是按照不二周助吩咐的,就在屋外的小亭子那里。”千岁美由纪指了指朝门外指了指,我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果真看见了她说的那个小亭子。我走过去,小亭子下的桌子上摆放了一碟用透明食物罩盖着的水果。
        我掀开了食物罩,盘子上放了各种各样的水果,都被切成了漂亮的心形。
        心形的苹果,心形的奇异果,心形的草莓,心形的西瓜……
        我的心痛得无法呼吸。我咬着下唇坐了下来,盯着盘子里的水果发了好久的呆,才有力气拿起叉子,把一块苹果送进嘴里。我食不知味地吃,千岁美由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手冢哥哥,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水果不好吃?”
        我对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切得很辛苦诶。不二周助原本说,他要自己亲手切给你吃的,但是他没有来,不过我还是照他的安排做了。我厉害吧!”千岁美由纪得意洋洋地说,听见这句话我更加伤心,不想再说话,没有理会他。
        “手冢哥哥,不二周助真的不来了吗?”
        “……”我别开脸去,假装在欣赏大海,不想回答。
        “手冢哥哥,我哥哥说,即使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我们也不会退钱的哦!”千岁美由纪继续在我身后七嘴八舌:“但是你放心,不二周助定下的所有安排不会因为他没有来而取消的,我们还是会照做。”
        “他定了什么安排?”我回过头好奇地看着千岁美由纪,周助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他千叮万嘱我们不可以告诉你的!”千岁美由纪夸张地做出了守口如瓶的动作:“手冢哥哥,你们是不是已经分手了?你是不是很伤心呢?还是你要取消掉不二周助的安排?”
        “不,不用取消。”我连忙说道:“我也想知道他做了什么安排。你告诉你哥哥,我不会要求退钱。”
        “那就好。”千岁美由纪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说道。
        这两兄妹真是俗气,一直在提钱的事情。
        “手冢哥哥,失恋是不是很痛苦呢?”
        “你知道什么叫失恋吗?”这小鬼头真早熟。
        “知道啊,就是你不爱我,我不爱你,say goodbye咯。”千岁美由纪把手背在身后自然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人小鬼大。“你今年几岁?”
        “我十岁。”
        “十岁应该好好读书,不是管这种事情的时候。”我认真地对她说教道。
        千岁美由纪还来不及说什么,她哥哥就骑着摩托车噗噗噗地向我们的方向靠过来,他熄了引擎后跨下摩托车说:“美由纪,快过来,帮哥哥搬东西。”
        “这就来!”千岁美由纪对千岁千里挥了挥手,就转头满脸抱歉地看着我:“手冢哥哥抱歉啦,我不能陪你了,我要去帮我哥哥做事情。”
        “没关系。你去吧。”我摇摇头说道。
        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深感无力。这小鬼的自我感觉怎么这么良好啊?谁要她陪啊?
        我把水果吃完,站起身,光着脚在沙滩上走路。我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风不太强,海浪却很大。我的头皮传来一阵阵热辣辣的痛,我才发现我忘了戴帽子,烈阳高照,照得我的头顶都快可以煮鸡蛋了。
        我忍受不了这样的炎热,加快脚步走向了树荫下。那里挂了个吊床,我走过去躺下来,偏着头,看着漂亮的大海。吊床在我身下摇啊摇,我的思绪渐渐飘远了。
        原来,一个人看海,是可以不带任何感觉的。
        我看着海风把椰树吹得婆娑起舞,慢慢地闭上了双眼。我想起十四岁那一年,我们为了网球全国大赛的特训来到了海边,经过一段漫长的沙滩奔跑后,我们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双腿酸软无力。当时,周助站在我身边,我们并肩看着红红的夕阳,一点一点地消失在海面上。天跟水连成一线,是难得一见的美景。我望着周助,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身上,我却觉得,最美的风景就是他。
        那一年的全国大赛我们没有拿到冠军。但是那一天艰苦的,如魔鬼般的特训,还有周助在夕阳里的那一抹微笑,和他的身影,我永远不会忘记。也许就是那个时候,我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了他。
        十五岁那一年的全国大赛,我身为单打三号,却败北了。我倒在球场上,身累,心也累,再度睁开眼睛时看见的不是室内球场顶部的灯,看见的是周助的脸。他把我扶起,明明比我还要瘦小,却像一座可靠的山一样支撑着我,扶持着我走回观众席。
        之后,我们拿到了冠军,我欣喜若狂,却只是露出一抹淡笑。他回过头,高兴地对我笑着说:“TEZUKA,走吧,我们现在是日本第一了哦。”
        “啊。”我简短地应道,心里的狂喜,浓厚得无法言喻。
        然后,我听见一声轻轻的,莞尔的笑,低头一看,看见周助睁开了大多数时候眯着的眼睛看着我。眼帘后那蓝色的双眸,就像现在的天空一样的湛蓝,是那么地漂亮,那么地迷人。
        他促狭地说:“原来,TEZUKA也会像现在这样笑的啊。”他调侃我。他总是喜欢这样调侃我,而我,也乐意被他调侃,乐此不疲。
        那一年,我们十五岁。
        “手冢哥哥!手冢哥哥!”我听见声音。
        我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千岁美由纪凑近我的脸。
        我吓了一跳,差点从吊床上一个重心不稳摔下来。
        “手冢哥哥,你来我们这边,不是吃就是睡,你不会闷的吗?”千岁美由纪纳闷地说道。
        “不会。”我坐了起来回答。我不会闷,只是觉得被人烦。
        “不二周助花了那么多钱,你却只来这里睡觉,为什么要浪费他的钱?”
        “我一直想问,为什么你们收费这么贵?”我终于问出一直以来的疑问。
        “才不是我们收费贵呢,是不二周助开的价,因为他有很多要求。”千岁美由纪解释道:“就连你住的房间的颜色,都是他要求重新上漆的。”
        “啊?重新上漆的?”我错愕了,周助干什么那么大费周章?
        “是啊,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重新设计和布置的啊!”千岁美由纪说道。“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帮我哥哥。”
        她正要跑开,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地回过头说:“对了,手冢哥哥,今晚沙滩上有惊喜,记得要来啊,对了,打扮得帅一点。”
        “惊喜?”我皱了皱眉,到底还有什么安排?
        “是啊!”
        “又是不二周助的安排吗?”我大声对着千岁美由纪已经远去的背影喊。
        千岁美由纪回过头,对我吐了吐舌头。
        ×××××××××××××××××××××××××××××××××××××××
        已经是夜晚时分。我打开行李箱,从里头取出了一间有领的蓝色衣服,还有一件黑色的长裤。这身衣服,是周助给我选的。那个时候我们正在购物商场里随便乱逛,本来没有打算买衣服,但是周助在橱窗里看见这身新款的服装,兴奋地拉着我,拼命说服我试穿。
        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但是看周助那么兴奋,我也就依言试穿了。我从试衣间走出来后,他端详着我,双眼一亮,说道:“KUNIMITSU,这身衣服果然很适合你,你穿着去海边走在沙滩上,一定很好看。”
        “去海边?”我有些哭笑不得,去海边还这样打扮?去海边不是不穿衣只穿泳裤比较衬吗?周助脑子里净是装一些奇奇怪怪的点子。
        我很少穿这件衣服,它一直被我保存在衣柜里。但是周助说,穿着在沙滩上走会很好看,于是我就把它带来了。我把衣服轻轻放在床上,抚平了衣角,一阵落寞浮上心头。换好了衣服后,我梳好了头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SYUSUKE。”我唤道。“你看,我怎么样?”
        我眼眶一阵发热。
        “手冢哥哥!手冢哥哥!”千岁美由纪的声音又从外头传来。她的声音由远至近,在推开我的房门时语气瞬间转换:“手冢哥哥……!哇!你穿成这样很好看。”
        哦?她觉得好看?周助的眼光果然很好。我摸了摸她的头说:“谢谢。”
        “手冢哥哥,我有一个好消息,跟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千岁美由纪一手比一个‘一’问道。
        “我不要听坏消息。”我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咬了咬牙说。我这一生已经听过一个最坏最坏最坏的消息了,真的不能再承受另一个坏消息。
        “好,那我先说好消息。好消息就是,我终于完成了不二周助的所有安排,等着你来验收了!”千岁美由纪仰起下巴,趾高气扬地说。
        “那就快带我去吧。在哪里?”我迫不及待地说。
        “沙滩啊。”千岁美由纪说。
        我的脚步已经往门外迈,急着要知道,周助到底安排了什么东西。
        “手冢哥哥,等等!你还没有听坏消息。”千岁美由纪跟上我说。
        “我不想听。”
        “坏消息是——快下雨了。”千岁美由纪没有理会我,自顾自地说道。
        我望了望天空,真的要下雨了。我快步走在沙滩边,抬头看着已经分为上下两层的天空,上层的灰蓝色重重地压着下层的浅蓝色。
        晚风也变强了,空中有细沙在飘扬。我蹙起眉头,在冷冷的风中催促千岁美由纪:“要下雨了,在哪里?快点带我去。”
        “好!”千岁美由纪的双腿好像突然装上了电动机,拔腿就开始跑,竟然一下子就超越了我,朝前方直奔去。
        我连忙加快脚步跟上她,好在我是运动员,体力好,要跟上她不是大问题。她伸出手,拉着我,我也任由她牵着,让她带我到那个有周助的地方。
        我们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在一处堆砌成了心形的网球前停了下来。我喘了几口气,千岁美由纪放开了我的手说:“手冢哥哥,不二周助原本要我们帮他买大量的网球,他要自己堆砌的,可是他没有来,所以我帮他堆砌了。”
        我蹲了下来,任由大风吹乱我的头发,轻轻地触摸着那些小小的网球,那细细的绒毛,是我再熟悉不过的触感:“他……不二周助还说了什么吗?”
        “他还说……”千岁美由纪偏头想了想:“他说他会在你看到这些网球后,对你说,KUNIMITSU,‘相爱十四周年快乐’。”
        我,跌坐在沙滩上,怎样都爬不起来。
        而在那个时候,就像各种的悲情剧会有的情节一样,大雨从天上无情地飘落下来。
        我无助地坐在滂沱大雨中,感受着豆大的雨点一下一下拍打在我身上,脸上的水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我不停地,不停地颤抖。这段时间下来拼命压抑的悲伤在那一瞬间,毫无预警地奔涌而出。
        周助。我要你回来。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8-31 10:30
          周助。
          周年纪念日快乐。
          就算我如何任性,怎么祈祷都好,我也清楚知道,你是不会回来了的。
          这些日子以来,我忙着记住你离开的日子,却忘了我们的纪念日。
          就在你车祸离开后的第129天,竟是我们的相爱纪念日,十月二十九日。十四年前的十月二十九日,我向你表白了。这一天,让我在思念你的日子里,多了另一种揪心的疼痛。
          天有不测之风云。这是我在这129天里最常想到,也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每个人见到我,都会这样对我说,以这句话安慰我千疮百孔的心灵。而今天,在这座岛上,这句话也灵验了。
          从早上到现在,都是阳光暴晒的好天气,怎知到了晚上竟下起大雨来。
          周助,你知道吗?
          我总在雨夜里想起你。
          你还记得十五岁那一年的雨夜吗?那一晚,全国大赛决赛的前一晚,我们明明在烤肉餐馆一起吃晚餐时才见过面,回到家居然还要通话聊天。
          我握着手机缩在被子里,听着雨点打在窗口上的啪嗒啪嗒声,没日没夜地跟你聊天。
          聊的是什么,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这也不重要。我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十三岁那一年,我们初遇,我还记得那天,我被学长罚,你却跑到球场上来帮我扫地。你真的很善良,总是带着那么友善的微笑对待每个人,对于你在乎的人的事情一直那么重视,对自己的事情却处之泰然。
          十五岁那一年的校内排名赛,我打赢了你,你明明流着泪,却还是挂着笑容地对我说:“输了真不甘心。但是……真是太爽了!”
          那时我觉得你实在是太可爱了。
          十六岁那一年我向你表白,在网球场边表白。我们之间的成长,感情的萌芽,进展,都由网球,球场为我们见证。你答应了。我们在一起了。从此我们就再也没有分开。一直到……一直到129天以前。
          我们守护着彼此慢慢成长,然后,在对的时机相爱了。
          失去你以前,我一直认为我是个坚强的人。左手受伤了,我一滴眼泪都没掉,咬紧牙关,积极地接受着复健,治疗。抚养我长大的爷爷过世了,我也没掉眼泪,你紧紧地抱一抱我,我就觉得好多了。
          但是,129天以前,我收到你离我而去的消息,却再也坚强不下去了。我没有哭。也没有向任何人诉苦。因为我最想诉苦的对象,也就是你,已经不在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我看似坚强,内心却早已经被摧残得碎成了粉末。
          我的痛苦持续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如别人所说的,被时间冲淡。你不在,我的世界一点一点地褪色,变得黑暗,无光。我手冢国光的生活,没有了你的怀抱,没有了你的笑容,没有了你的温和,就不再完整。
          周助。
          终于等到我们都长大了,终于可以相爱了,但是,天有不测之风云,我们不能厮守到老。我还没能跟你求婚,你就离开了。
          周助。
          我很想你。我想念你的微笑,想念你蜜色的头发,想念你坏坏的眼神,想念你蓝色的双眸,想念你的网球,想念你叫唤我的时候轻轻那一声‘呐,TEZUKA’,想念你的一切。又有谁会知道,我这个看似不会表达,没有感情的大木头,心里其实藏着那么深的一段情?
          我知道,每个人都担心我。
          我知道,你也会担心我。
          以前你总是担心我吃不好,睡不好,不会照顾自己。
          你离开后,我确实吃不好,睡不好,不想照顾自己。
          我除了悲恸,我甚至还任性地,无理取闹地,怪你,怪你的不告而别。很不可思议吧?我,手冢国光,居然也会无理取闹。我只能说,你就是我的克星。
          我气你。
          我气你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气你没有遵守我们之间,一辈子爱着对方,一辈子陪着对方的诺言。
          一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在你离开的129天后,居然还能为我送上那么多的温暖和感动。
          一直以来的周年纪念日,都是我带着你去庆祝,我安排一连串的活动,一连串的惊喜,给你买你会喜欢的礼物。这是你第一次为我,为我们,筹划周年纪念日的活动。但是,你却不能陪在我身边。
          如果可以选择,我不要这些,我只要你,就只要你。如果我能许一个愿望,周助,我要你活着,陪着我度过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下辈子。
          周助。
          请放心。
          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即使很难做到。
          这129天里,我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去思念你。
          这129天以后,我会把你,放在我心里最深,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位置。
          我不会忘记你。也无法忘记你。
          你永远住在我心里。永远活在我心里。
          如果我,会在某个下着雨的夜晚想你想得特别难受的话,请你给我几声小小的雷声吧。
          如果我,会在某一次打网球时特别思念你,你就让大风刮起吧。
          如果我……会在某一次看海的时候想念你,你就让海浪冲到我脚边吧。
          让我知道,你在。
          周助。
          你曾经对我说过,只要跟我在一起,不管多高的地方都可以到达。我现在告诉你,我要带着你的意志力,达到最高的顶端去。我会拿到大满贯。
          你说,真正的你就在和我对战的球场上。而我说,真正的我,就在这里。就是这个,爱你爱得无可救药,并且会一直爱着你的这个我。
          周助。
          我爱你。
          你放心。
          我会好好的,真的。
          所以,你不用再为我担心了。
          明天,是第130天。
          是新的开始。
          我会带着你的爱意,好好地,勇敢地,不大意地活下去。
          全文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8-31 10:31
            即使是悲剧但依然温馨么...不愧是小遥啊,看到最后一句被暖到了。最悲哀的不是你死了,而是不爱了。既然还爱着,那就不算悲哦~提个要求,以后你更文时都@吾辈吧~


            收起回复
            6楼2017-08-31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