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史莱姆300年吧 关注:9,954贴子:10,905
  • 16回复贴,共1

84 被魔王纏上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翻譯完畢
(當中有翻不出來的 語死早
盡可能 正常譯出 我想不影響劇情才對


回复
1楼2017-08-31 09:59
    以下正文
    -------------------------------------------
    一回頭看,門被打開了,佩克菈進來了房間。
     幾乎在無意識中遙拉擺好了姿勢。確實,讓其遭受了非常危險的處境。
    萊卡也擺好了姿勢。只是,兩人的姿勢不同。遙拉是想要逃走,而萊卡則是要戰鬥也可以的感覺。


    「佩克菈,怎麼了嗎……?」
    「諸位,也還尚未吃飯。想說正好難得的話,是否能一起吃個飯?」
     確實,那不是件壞事。倒不如說,一聽到吃飯這個詞語,才發現自己變得非常地餓了。
     當然,雖說考慮到確認大家的安全並不是個適合吃飯的場合。但所謂人類的身體,好像能得知到,那所謂名為氣氛的東西。


    「正好呢。在哪個地方?」
    「我來為各位引導到來賓用的食堂。那麼,姐姐大人,一起走吧」
     很自然而然地佩克菈挽著我的手臂。


     我在即使到現在為止所見的人中,從這個孩子感覺到身體語言特別多的樣子。
    但是,法露法因為是女兒的關係,作為特例來說。


    「啊……梓大人……」
     萊卡稍微露出孤獨的臉了。退一步來說確實萊卡最多只能算是自己的弟子。過一會兒,最好還是讓她撒下嬌比較好嗎……。


    「總感覺師父大人被偷走的樣子,果然還是有股敗北感……」
     遙拉也懷抱著一樣的感想的樣子。這個嗎,考慮距離感意外地難呢……。作為今後的課題吧。


    「那個,佩克菈,會不會太靠近了呢?」
     但是,佩克菈不在意我說的話,倒不如更加地粘住我了。
    「這是所謂模擬姊妹關係這樣的東西喔。對我的憧憬再稍微奉陪下吧,姐姐大人」
     嘛啊,因為能做魔王的姐姐角色之類的人並不存在,沒辦法嗎。這個孩子也很寂寞吧。


    「是的是的。就是那樣的約定呢」
     我向佩克菈的頭——羊的角和角之間撫摸下去。
    「啊~,我呀,雖然今天一度昏過去的說,不過,那樣的事全部都能被抵銷般這樣的幸福呢~」
     這樣聽說是從沒受到過這樣的幸福的話,這裡也感到很光榮的。
    (譯:語死早 こうもてらいなく幸せと言われると、こっちも光栄に思えてくる
    (整句看了5分鐘沒看出來是什麼意思)


    「那個,姐姐大人,到食堂以前可不可以拜託你公主抱我嗎?」
    「你,相當地接連強硬要求著呢……」
    「可是,因為我,是魔王嘛」
     確實說那裡很對不住,也沒有做著使役著人這樣的狡猾的喜悅的感情存在。


    (譯:慘了 悲劇... 這裡對我的翻譯難度一口氣增高 完全掉線了
    たしかにそこに申し訳なさも、人を使ってやってるってセコい歓びの感情も何もない。)


    是個拜託人什麼事都是理所當然的人生呢。


    「習慣對人提出要求的事嗎」
    「而且,不是說作為不親吻的替代嗎?姐姐和妹妹之間應該更偏向那樣特別的時間呦」


    「這樣也是呢。那麼,代替接吻的話就這樣吧」
     我把佩克菈抱起來了。比想像中還要輕呢,好像抱著毛毯呢。
    「姐姐大人的手臂中……。在童話中憧憬的場景,果然是極美好的呢……」


    (譯:是百合朵朵開呀 (鼻血呀!! 救護車呢?


     從後面萊卡和遙拉是臉上露出不太快樂的表情跟上來了。


    「遙拉桑,我搞不好對那個人有點不擅長呢」
    「我也是真要說起來,也不太行呢。那樣的大小姐應該要在哪邊嘗過世間的嚴厲才能成長呢。
    譬如說,應該在我工廠的地方工作一個月多加八十小時左右的加班之類的呢」


    (譯:...?一個月的工作天數以20天計(做5休2...每天加班4小時0.0 血汗工廠吧


     不會吧,這二人這麼樣的對佩克菈的存在而被刺激到之類的……。
    過一會,預先放入觀察吧。我是隨事而動的主義呢。
    另外佩克菈也不是壞人呢。倒不如說,即使頭被撞上使其昏迷,這事本身也沒恨著遙拉呢。


    「啊,現在,考慮著我以外的事了吧,姐姐大人」
     佩克菈稍微鼓起了臉頰。
    「是說我考慮著什麼也是自由的吧」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公主抱的時候,想著被抱著的妹妹才是自然的吧」
     公主抱好像也有各式各樣的規則呢。


    「那麼,沒有什麼感想嗎? 『你呀,好輕呢』之類的?」
    「大概,雖然可能是因為衣服豪華的原因,是相當地重呦」
    「姐姐大人,真是使壞呢」
     再一次地,雖然佩克菈鼓起了臉頰,不過——
    「被那樣使壞的姐姐玩弄也好呢」
     結果是,看起來很快樂呢。


     途中,其他的魔族用大吃一驚的臉色看著,不過,誰也沒說什麼。能對魔王抱怨的魔族誰也不存在吧。
     在食堂面前別西卜和瓦妮亞等候著。別西卜稍微怎麼說呢,相當地吃驚。


    「魔王大人,稍微做過頭了吧……?」
    「可是,能足以認為是姐姐這樣的人才在這世界根本不存在的嘛。雖說是想過別西卜桑成為姐姐的候補,不過,一次也沒斥責過我呢」
     佩克菈噘起了嘴。相當地,就好像野丫頭呢。別西卜她們也辛苦著吧……。


    「哈啊……梓啊,請好好地擔任姐姐大人的角色。妾處理不了」
    「明白了呦。就做好這幾天啦」
    「希望可以的話,二個月一次左右來這兒吶」
     或許來說,這個奇怪的關係,能一直繼續嗎……。搞不好變成難搞的事了呢……。


    「對了,別西卜桑也不一起去吃嗎? 那個鱉溪埔桑的部下也是」
     結果,用我的家聚會時再加上若干人像是佩克菈跟瓦妮亞一起移動了。嘛啊,熱鬧點比較好吧。


     雖然魔族的宮廷料理整體來說調味比較濃郁,但還是很好吃。不是蟲之類的飯菜,我想真是太好了。


    吃飯中,佩克菈好多次的「姊姊大人,有想喝的酒之類的嗎」「姐姐大人,如果有喜歡的飯菜一定要告訴我喔」「姐姐大人,姐姐大人」的聲音不斷響起。
    「可以稍微地,有像是魔王般的舉止嗎……?」
    「這樣的話,不就與平時一樣的嗎。作為妹妹想為姐姐大人盡到些什麼的」


    能自由地使役魔王的這個權力,該如何使用才好呢……。


    (譯:毀滅世界(誤


    「那麼,過一會,能告訴我許多在魔族的土地上生長的植物嗎? 說不定變成新的藥源」
    「是的! 立刻安排呢!」
     這樣的話,也能給我的土地帶來許多恩惠,暫且如此吧。


    「明天終於是交付獎章的日子。很期待呢!」
    「說起來,那邊才是主要活動呢……」
     哎呀呀,那會變成怎樣的活動呢。


    (譯:雖然從後面翻過來的....這裡就有flag了)


    「是啊,對了,是叫萊卡桑的吧」
     新奇地,佩克菈叫了我以外的名字。
    「是,是有何事呢?魔王大人?」
     實在是,因為我和佩克菈緊貼在一起的關係吧,萊卡還是繃著臉。


    「明天,可能會跟意外的人再會喔」
    「嗯?」
     對不說出答案的佩克菈只是惡作劇般的微笑著。


    收起回复
    2楼2017-08-31 10:00
      辛苦了


      回复
      3楼2017-09-01 10:35
        こうもてらいなく幸せと言われると、こっちも光栄に思えてくる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幸福宣言,这边(我)也感觉有些得意呢)
        たしかにそこに申し訳なさも、人を使ってやってるってセコい歓びの感情も何もない(虽然这样说很抱歉,不过被人驱使着还产生喜悦感这种情况并不存在呢)
        大概是这样吧-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01 16:03
          たしかにそこに申し訳なさも、人を使ってやってるってセコい歓びの感情も何もない。人に何か頼むのが当たり前という人生送ってきてるんだな。
          盯了10分钟终于把第二句想明白了。这段话是梓评论魔王性格,「确实在那其中既没有(对支使别人这件事的)抱歉之意,也没有我在支配着人们哦这种狭隘的愉悦之情。只是对她的一直以来的人生来说支配别人是理所当然之事。」


          收起回复
          5楼2017-09-02 21:00
            我想問,鱉溪埔是誰?


            收起回复
            6楼2017-09-04 08:55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