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赤红之瞳吧 关注:230,923贴子:4,852,968

【同人】[17-08-30]斩!暗黑之瞳 (重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重开,大家好,大家可以叫我恶魔或者小魔。本书讲的是塔兹米阴差阳错的加入狩人的故事。
上一贴由于有几个BUG所以改了改。如果写的不好,还请勿喷。
声明:1、楼主是高中党外加住宿,所以更文时间不定。 2、本文可能不再是单纯的艾塔文了
3、本人绝不弃坑。 4、没有了
镇楼图:


回复
1楼2017-08-30 10:51
    需要被艾特的人请在此楼留名。


    收起回复
    2楼2017-08-30 10:52
      序章
      帝国,这个已经传承了千年的国家,如今充斥着腐败,繁重的税收,成为了人民的负担,上位者的贪婪,使得人民更加不满,皇帝却又茫然无知。
      人名开始反抗,组建起革命军,企图推翻这个腐败的国家。
      帝国的命运将如何?是像前几次那样镇住叛军?还是像上一个国家一样瓦解冰销?或是还有其他结局?


      回复
      3楼2017-08-30 11:06
        第一章,初到帝都
        帝都,据说因繁华而吸引着无数人。
        去往帝都的道路上,两个商人漫无目的的驾着马车行驶在道路上,突然间,地动山摇,随着尘土的飞扬,马匹的嘶鸣,一只巨大的生物从地下冒出。“土、土龙!”一名商人惊讶并恐惧的说出。面对一头一级危险种,以他二人,下场只有死。正当他们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斩!立!绝!”
        噗,土龙瞬间被分尸,商人们还没从刚才的情景中缓过来。只见一位穿着土黄色衣服的棕发少年出现在他们面前。“太谢谢你了!你真厉害,这么轻易就解决掉了土龙。”见此,少年以自豪的表情回答到“不客气,就当练练手。我叫塔兹米,记住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将会在帝都流传。”
        “你要去帝都打拼?”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不过帝都很危险,你个人去?”
        “不,我还有四个同行的伙伴,在路上遇上土匪走散了,再说帝都再危险也不会遍地是危险种吧。行了,我还要赶紧赶路,先走了,再见。”塔兹米戴上帽子,背起巨大的包袱,挥了挥手,向帝都跑去。
        “虽说这样,但帝都真和你想的不太一样……”见他跑远,商人也就继续赶路。
        数日后。
        “这就是帝都吗?好华丽啊。”塔兹米看着这到处人来人往,繁华美丽的城市,心里异常兴奋,“他们应该到了吧。”塔兹米朝兵营走去。
        “哦?就你还要加入警卫队?看你这身板和个子好像不到标准,算了,先填下表吧。”招聘官一脸无聊地支着头把表给他。
        塔兹米因赶路现在脸上和衣服上都是土,头发也乱糟糟的,就像个痞子一样,难招募官有些看不起他。
        “啊?从士兵开始?”
        “不然呢?”招聘官依旧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塔兹米用力的拍了下桌子,把招聘官吓了一跳,“那也太慢了,我给你露几手,让我当个队长怎么样?”
        3秒后
        咚,一个身影以完美的抛物线从屋里飞出。“这么多志愿者,如果让我一个一个看怎么看得完,我们这也是有人员上限的,滚。”
        “怎么会这样”塔兹米无奈的躺在地上,望着天空。
        “你好像遇到了什么事,少年。”
        塔兹米抬头一看,一位穿着暴露,基本上只穿内衣的金发美女出现在眼前,这就是帝都吗?塔兹米的眼神紧盯着胸部。怪不得村长说帝都的人都很开放……塔兹米不经想到了村长说过的一句话。不过女子要是知道塔兹米心里想的东西。估计塔兹米该被痛揍一顿了……
        塔兹米赶忙站起来,露出兴奋的模样“真的吗?请告诉我吧。”
        “那就请姐姐吃饭吧。”
        酒馆中
        “咕咚,咕咚,啊~,果然在白天喝酒就是爽啊,来,你也喝一杯。”
        塔兹米拿起一杯葡萄酒抿了一口,看了看对面十几瓶空酒瓶,说到:“差不多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了吧。”
        “这个嘛,就是金钱和人脉,我有一个朋友在军队里当官,只要给他足够的贿赂就行了。”
        “那这些够吗?”哐,一大袋钱被塔兹米放在桌子上。“这些是我在路上猎杀危险种,帮忙锻造及卖掉自己锻造的武器赚的钱。”
        金发女性眼冒金星,“够了,这么多足够让你当个队长了。”说完,拿起钱就走,“你就在这等我,遇上我就当长长见识。对了,你也可以去参加帝都竞赛,名次高的话也是有可能当官的。”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女士稍稍的转了转头,只能看见侧脸和那一丝邪笑,“我叫雷欧奈。”说完便走出酒馆。
        “总觉得不应该跟他说帝都竞赛的事。”雷欧奈嘟着嘴自言自语的说。
        塔兹米又拿起葡萄酒抿了一口。错觉吗?塔兹米微微皱起了眉头,感觉刚才她在得意,在嘲笑我,像是那种忽悠完小孩的那种笑。
        几小时后。
        “可恶,可恶,那可恶的爆乳,果然没猜错,尽然骗了我这么多钱,难怪说长长见识……”塔兹米边走边抱怨着。在酒馆里等了几个小时,连人影都没见到。还好留了一手,没把全部的给她。塔兹米颠了颠手里的钱袋。不过为什么帝都的旅馆都那么贵,这点钱根本撑不了几天。为了省钱,塔兹米甚至厚着脸皮请求免费在旅馆住一夜,当然结果是被赶出去。
        果然今天又要露宿街头了吗。塔兹米看看缓缓落下的夕阳,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无奈。
        “算了,吃一堑长一智。”塔兹米纯真的笑了笑。
        “塔兹米!”
        谁在叫我。
        塔兹米朝声音来源处望去,看见了一张极其熟悉的脸。


        回复
        4楼2017-08-30 11:11
          那个人是…伊耶亚斯!
          “伊耶亚斯,好久不见。”塔兹米热情的抱住自己的挚友,这是他们在分别后第一次见面,心里异常激动。
          “塔兹米,你怎么浑身都是土啊,差点没认出来。”
          “赶路赶得急吗。看你这身打扮,看来是当兵了呀。”
          “那是!给一个大户人家当护卫,”
          “你见其他同伴了吗?”
          “莎悠和菲娜(原创)就在后面。”不远处,两名少女朝这挥了挥手,塔兹米也挥挥手实意。
          “那布伟恩呢?”这句话明显感到担忧,要知道布伟恩和塔兹米互认为亲兄弟。
          “不知道…不过你放心,以他的实力,没那么轻易死去。”
          菲娜走了过来,“没错,他可比伊耶亚斯厉害多了。”听了这句话,伊耶亚斯脸上显出一条黑线,这是实话,伊耶亚斯从没有赢过布伟恩。莎悠也走了过来,拍了拍塔兹米的肩膀表示安慰。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塔兹米。”莎悠问到。
          “现在帝都的征兵人员超额了,我打算参加帝都竞赛碰碰运气,这段期间就靠锻造赚些钱吧。”
          “然后我们也都当上了队长,也就能拯救家乡,我也就能和菲娜结婚了。”伊耶亚斯用手肘堵了堵塔兹米的胸口,发出清脆的响声。
          菲娜脸微微发红,“谁要嫁给你。”说着并用手掐了下伊耶亚斯,不过他不以为然。
          塔兹米摆出了一个酷姿势,说:“切,队长,我可是要当将军的人。” 莎悠打断了塔兹米的自恋,插了一句“行了,这事以后在说,现在我们赶紧找个地好好的聚一聚吧。”
          “可我的钱大部分被骗了。”说到这塔兹米尴尬的挠了挠头。“有我们在,没事,走吧。”四人就这样说着笑着,并排走向远方。
          可他们并不知道,在附近有一人在看他们。“那个笑容真有趣…”说完便消失了。


          回复
          5楼2017-08-30 11:13
            一个月以后
            当!当!当!塔兹米在认真的铸剑。那天以后,塔兹米向伊耶亚斯三人借了些钱,用这些钱租了间房子开了家武器店,准确说更像铁匠铺,不过生意还不错,墙上挂着各种武器,还有枪。
            叮当,门铃响了,推开门的是个把白色长发捆成双马尾的少女。“菲娜,你来了,欢迎欢迎。”塔兹米停下手上的活跟她打招呼。
            “我来取东西,看你这生意不错啊。”
            “那是,毕竟3岁就开始练了,再加上父亲留下的祖传秘法,现在军队上都有人找我定制武器。”
            塔兹米走到墙边,将一把银色细剑拿了下来递给了菲娜,他心里清楚,这是菲娜专门为伊耶亚斯(娜?)设计的。
            “我来给你介绍介绍吧”塔兹米把细剑带到菲娜的面前,“此剑在由两种金属制成,融合了两种金属的特性,轻到小孩子都能拿起来,却又不失绝佳的硬度,剑身雕刻花纹,贯穿力极强。”用一根手指抵在剑的中心,“完美的平衡。”
            “确实很完美。”菲娜满意的说。
            ……
            生意虽然不错,但今天格外冷清,原因是今天是帝都竞赛的决赛,许多人去看这场精彩的对决,塔兹米也会去,不过他是去参赛而不是观看。果然我的实力还是不错的。
            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伊耶亚斯和莎悠了。
            菲娜她已经走了,说有重要的事,我也该准备准备了。穿好行装,拿上剑,正准备出发时,门铃响了,一位白色短发女子走了进来。
            “欢迎光临小米武器店,多种武器武器任你挑选。不过对不起,我现在有事要出去,这里已经打烊了。”
            女子并没有理会刚才的话,而是走到墙边,看着墙上挂着的武器。“我就进来看看买个现成的,很快。”白发女的眼一直盯着墙上的武器,顺着墙走,走了一圈,在一把手枪前停了下来,她把手枪拿到手里,摆弄了几下,这把手枪的重量较重,射击口上按了一根空心钢管,弹夹也跟以前见过的不太一样。“这里的武器都很特别啊。”白发女的目光转移到塔兹米身上,“哦,都用了自己的特殊方法,外边没有。”
            “哦?意思就是只有你知道造出这种武器的方法?”白发女斜眼撇了一眼塔兹米说道。
            “是的,都在这里。”塔兹米笑嘻嘻的用手指指了指头。
            白发女沉默了一会,仿佛在犹豫什么。“这里怎么没子弹?”塔兹米一脸震惊,“私下卖子弹是违法的,小姐!你得去军队企业才能买到。”白发女子摇了摇头,之后,她把手上的手枪买下,走出了屋子,还在门口叹气说了句可惜了。不知为何,塔兹米突然冒了些冷汗。怎么回事?塔兹米用手摸了摸头,感觉很差异,可时间不等人,塔兹米看了看兜里的怀表(注意),再不走,就赶不上参加今天的决赛了。
            不远处,白发女子看着他远去,“虽然不认识你,但…对不起……”


            回复
            6楼2017-08-30 11:18
              菲娜人设图


              回复
              7楼2017-08-30 11:19
                决赛场地
                “出场于我左手边的是肌肉男,48号卡尔。出场于我右手边的是锻造师,15号。”比赛双方分别从两侧通道走向战斗场地,看台上的人欢呼雀跃,分分下注,而有些看台上的人比起赌注,更喜欢赛场上的厮杀。
                此时塔兹米心里很不爽,靠,尽然没叫我的名字,显然是看不起我。看台上的人大多将赌注压在了卡尔身上,只有一些看在赔率大的情况下,铤而走险,把赌注压在塔兹米身上。
                下注环节结束,比赛双方分别走向战斗场地中央,双方互视,“看来这场比赛的奖金我轻易就能拿到,不想挨打,就投降吧,哈哈。”卡尔带着挑衅与藐视的目光看着塔兹米。塔兹米拔出手中黑色的剑,怜罪者,将剑尖指向对方,“你会后悔的。”
                裁判把手举起,高喊:“比赛开始!”
                拳剑相撞,一场激烈的比赛开始了。


                回复
                8楼2017-08-30 11:21
                  第二章:危机!痛苦!悔恨!
                  未来是什么样的?命运又是什么?
                  塔兹米呈大字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出着神,眼里没有一丝神彩,犹如死物一般。
                  这几天他的脑海里无时不刻的回想着曾经五个人一起度过的每一分没一秒。为了拯救家乡而想在帝都出人头地的他们,总是在不停的规划,未来已经定好了一个又一个目标,仿佛把握好了自己的命运,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五个人都在心里憧憬着帝都,就像这世界上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但是,现实并没有按照他们定制的轨迹所前进,如同被人掀翻的沙盘,化成沙砾落进湍急的河流中,冲刷的无痕无迹。
                  就好似帝都对他们的天真做出的惩罚一样,未来降临的太快了,五个人的同伴瞬间就被夺走了两个,死亡永远成为了他与他们之间的一堵墙。而另外两人,一个重伤在院,一个下落不明。
                  “所以说…这样的命运……这样的未来……”黎明还远远没有到来,门外的灯火也无法透过紧闭的房门,昏暗的房间里塔兹米发出微弱的呢喃声,“…怎么…怎么可能会接受……”塔兹米缓缓的闭上眼睛,然后又是一夜噩梦。
                  “大人…大人…醒醒啊大人……”女仆有些紧张起来,慌慌张张的伸出手拍打塔兹米的脸。
                  听到有人呼喊的塔兹米从恐怖的梦境中脱离出来,一睁眼便被窗外传来刺眼的阳光弄得晕眩,下意识用手挡了一下。一旁的女仆见塔兹米清醒,终于放心的舒了口气,但转即又害怕起来,急忙跪在地上认错。
                  “对、对不起,大人,我、我是见大人一直没有动静,以为…以为大人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叫醒大人的,绝对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
                  还徘徊在虚幻与现实之间的塔兹米被这一瞬间的变化弄得始料未及,他还没弄清楚什么状况就发现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性已经跪在他的身边。塔兹米伸手想要把自己支起来却在撑到一半时倒了下去,这时才想起自从被那个冰冷冷的女人救回来之后他就一直保持这个样子没有动过,一时间身体居然没能跟上他。
                  “没事的,你不用紧张。”塔兹米用嘶哑的声音告诉女仆
                  一边的女仆谨慎的看了他一眼,见了这位由将军带回来的少年好像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楞了会神后,伸出手去帮他,当少年确认能自己坐好后冲着女仆露出一个微笑。
                  “你叫什么名字?”塔兹米这样说到。
                  “莉……莉莉!”塔兹米的这句话把名为莉莉的女仆吓坏了,主子跟仆人说这句话一般没好下场,就连声音都吓的颤抖起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莉莉。”
                  “没有没有,这是我应该做的。”莉莉连忙摇了摇头和手,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塔兹米揉了揉有些昏沉的脑袋观察了下四周,发现整个房间除了他坐的这张床以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唯一一件新东西是女仆莉莉推进来的推车,上面放着盛有十分诱人的饭菜的餐盘,这时才想起似乎过去几天早中晚都有人给他送食物,但犹豫他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而没有理会过,难怪自己会虚弱成这样。
                  “那个…大人。”莉莉突然开口,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唯唯诺诺的说“大人…您还是吃点东西吧,否则您的身体会撑不住的。”
                  莉莉把话说完后赶紧低下了头,被迫接下这件差事的她,自然知道如果眼前这位少年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是个什么下场,毕竟带她回来的人可是传说中的帝国最强,私下还有留言说她比魔鬼还恐怖。
                  塔兹米揉了揉肚子,说到“是该好好吃些东西了。”
                  这句话让女仆莉莉安心的长舒了口气,还未等塔兹米去拿推车上的餐盘,莉莉就已经十分利索的把一个小型的折叠餐桌拿了出来,摆在塔兹米面前,快速的把餐盘放了上去,一系列的餐具也被摆放整齐,最后再将饮品倒入杯中。
                  从未受到过这种待遇的塔兹米显得十分尴尬,论谁也不会相信一个乡下小伙竟会被这样服侍。塔兹米虽然很想跟她解释一下,但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了,只能先去解决眼前诱人的食物。
                  在拒绝莉莉的喂食请求后,塔兹米不紧不慢的一点一点解决着盘中的食物,而莉莉则跪坐在一边,十分紧张的注视着他,随时防止他被噎着。塔兹米吃到一半时突然停了下来陷入沉思,他又想起了他的朋友,想起了他们生死分别的那天。
                  —————————————
                  月夜下,庄园里一片安详寂静,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吱-,一间仓库的大门打开了,“伊耶亚斯!”菲娜跑了进来,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刺进了她的鼻子,下意识的捂住鼻子,看见里面有无数尸体,这就是帝都的黑暗吗。她急切的大喊“伊耶亚斯,你在这里吗?!”。
                  “菲娜,我在这。”伊耶亚斯一只手扶着栏杆,一只手伸出来,疲惫的说着。
                  “等一下,我马上救你出去。”菲娜拿出偷来的钥匙,打开了铁牢门,扶着他走出来。“快、去救、莎悠”伊耶亚斯颤抖着手指向一个方向。
                  见此,菲娜扶伊耶亚斯坐下,然后跑向莎悠,一刀斩断她身上的链条,把身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往嘴里灌着水。现在的莎悠身上有多处伤痕,已经快要昏迷了,伊耶亚斯也在喝水,还时不时咳嗽几下。
                  “我们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吧!”
                  菲娜扶着莎悠慢慢的走出去,伊耶亚斯也站了起来走了出去,艾莉娅在门外等着他们,她因害怕没有进去。艾莉娅是这个庄园主人的二女儿,长有一头黄色卷发和瓷娃娃一般的面貌,她天性善良,经常把有困难的人带回家,可原本出于帮忙的她,没想到会这样。“对不起,伊耶亚斯哥哥,莎悠姐姐,我不知道家里会有这样的事……”艾莉娅用颤抖的声音说着。
                  “不用害怕,这件事与你没有关系,你也是出于好心。”菲娜安慰着艾莉娅。
                  “跟着我走,我以前为了出去玩在围墙挖了个地道可以逃出去,我们得快点了,别被父亲母亲发现了。”
                  “你们已经走不了了!”


                  回复
                  10楼2017-08-30 11:49
                    先更这么多


                    回复
                    11楼2017-08-30 11:52
                      收起回复
                      12楼2017-08-30 11:52
                        来了


                        回复
                        13楼2017-08-30 11:54
                          如果有有人看还请冒个泡,吱个声。


                          回复
                          14楼2017-08-30 11:54
                            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8-30 11:54
                              楼楼很棒笔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8-30 11: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30 12:34
                                  决不弃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30 12:35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30 14:12




                                      回复
                                      22楼2017-08-30 14:45




                                        回复
                                        23楼2017-08-30 15:12
                                          顶楼主,还以为没有同人小说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8-30 17:47
                                            支持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01 21:23
                                              楼主从学校回来了


                                              回复
                                              27楼2017-09-02 09:30
                                                咔啦啦,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
                                                快点,跑的再快点。菲娜依然在寻找伊耶亚斯,路上杀了不少人,虽然在开打前劝说别挡道,但没一个听的。
                                                快到了,就快到了。菲娜已经听到伊耶亚斯的吼声并看到了不远处的仓库,可就在她欢喜的同时,又有一个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这次是个纤细的少女,有一头黑色长发,身上没有穿着护甲,不像是守卫。
                                                那个少女扭过头看了她一眼
                                                菲娜依然为了节省时间而诉说,可…“请你让开,我要去救……”
                                                “葬送。”
                                                噗,菲娜话还没说完,少女就以出奇的速度到她面前刺了她一刀,快到菲娜甚至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这样腹部被挨了一刀。
                                                菲娜想要还手可自己除了能用手摁着伤口以外动不了了,伤口处弥漫出几道咒文。恐惧感弥漫到全身,也许…这代表我快要死了吧。我就要死了吗?无数的回忆一帧一帧的映过眼前…我还没有和朋友回到故乡。…最后停在那个人上,还没有找到伊耶亚斯。
                                                “菲娜!!”急忙赶来的塔兹米正好看到了菲娜被刺的一瞬间,那种表情,那种眼神,难道她就没有怜悯之心吗。那名黑发少女并没有理睬塔兹米,连看都没看一眼,而是甩了一下长发,向别处跑去,仿佛在寻找什么。
                                                塔兹米一手扶着菲娜,一手摁着她的伤口,看着菲娜身上缓慢弥漫的咒文,不禁在想这到底是什么?
                                                “带我、去伊耶亚斯,快点…”
                                                “好我马上带你去。”塔兹米背上她向仓库跑去。
                                                伊耶亚斯这边的情况也不怎么好,体力不支的他勉强与没有在认真敌人在战斗,虽然让两人重伤无法继续战斗,但自己也受了伤。随后又来了一个持枪士兵,他拉着一个与艾莉娅很相似的女孩,不同的地方是艾莉娅有着蓝宝石般的眼睛而她的眼睛是红色的,血一样的红。
                                                她就是艾莉娅的孪生姐姐,艾莉丝,看上去很可爱,但她可不想她妹妹那样善良。
                                                现在的伊耶亚斯正被枪口指着头,双手被两个人控制着。他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表情上没有一丝胆怯和恐惧,仿佛这一切在他的预料之内。
                                                持枪人准备扣下扳机的一瞬间,突然,这里的人都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时间仿佛被偷走一般,远处的人影幻影般的移动,就好像摄影机的慢放,自己的身体动也动不了,但可怕的是,瞳孔中居然能看见,最后感觉到的是远处传来的呼喊声和耀眼的蓝光。
                                                当一切恢复原样时,就如同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塔兹米出现在他的眼前,并且打掉了手里的枪,正当他们准备出手时,一股强烈的无力感袭向全身,分分倒下,陷入昏迷,唯有露出惊骇的艾莉丝还在站着。
                                                伊耶亚斯流着泪抱着奄奄一息的菲娜,仿佛生死别离,不,是是,“对不起,伊耶亚斯,我没办法按照约定回到故乡了”
                                                “不,错的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眼泪不断的落下,他明白菲娜的时间不多了,为此,他下了一个决心。
                                                “菲娜…”伊耶亚斯从口袋中拿出一件物品,那是一枚雕刻精美的银戒指,是伊耶亚斯花了好长时间做出来的,上面还刻着菲娜最喜欢的樱花。“…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伊耶亚斯把戒指戴在菲娜的右手指上,两唇相接,两人热吻起来,周围的一切都在衬托他们
                                                站在一旁的塔兹米也哭了,有伤心之泪,也有少许感动。
                                                良久,唇分,菲娜用最后的力气抚摸着她所爱的男人的脸颊,此时的她眼里只有他,她感觉很满足,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不舍的闭上了双眼。
                                                “啊啊啊啊啊!!!”伊耶亚斯吼叫着,仿佛要把所有的不满发泄出来。
                                                “我们该走了。”站在一旁的塔兹米说到,虽然他知道现在说这个不太好,但这里依然不安全。
                                                “你一个人走吧。”伊耶亚斯淡淡的说。
                                                “你在说什么!”塔兹米大喊着,“我知道你想要你心里很难受,这里不安全,等我们带着菲娜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把菲娜…好好安葬。”
                                                “不,是因为…”噗,伊耶亚斯吐了一大口鲜血,倒了下去。
                                                “伊耶亚斯!”塔兹米赶忙扶着伊耶亚斯,“伊耶亚斯!你怎么了?!”
                                                “塔兹米,你先往哪看看。”伊耶亚斯指了指仓库,塔兹米转头看了看,一脸震惊。他看见了什么?他看见鲜血,笼子和凄惨的尸体。
                                                残缺不齐的尸体上布满了血迹,显然在生前受到过残酷的折磨,他们的手拼命伸向外面,从希望到绝望,最后死去。塔兹米感觉自己的胃在翻滚。
                                                “看见了吧,这就是帝都的黑暗,我和莎悠就是被她骗进去的。”伊耶亚斯又用手指了指艾莉丝。
                                                艾莉丝一直站在那,为什么不跑?不是不想,而是不敢,这周围有人正追杀她呢。
                                                “胡说,我才没有…”艾莉丝想辩解,但转眼就被打断,“你认为现在说还有用吗。”
                                                “…没错,是我干的,那些乡下人不过就是些**,有什么大不了,我不过就是用……”艾莉丝用几近疯狂的语言怒吼着,双手还在乱比划,整个画风都变了。
                                                “塔兹米,我被这家人注射了病毒,马上就会死,你一定要照顾好莎悠,找到布伟恩,回到故乡,完成我们拯救家乡的计划。”伊耶亚斯用十分微弱的声音说着。
                                                “不!伊耶亚斯,你还有救,我们赶紧去医院。”
                                                “哈哈…我的、身体我明白,即使有救我也不会独活。最后,本大爷死也要死的威武。”伊耶亚斯摆了个帅气的姿势,然后又口吐了一大口鲜血。
                                                用全力攥着塔兹米的手,“好、好、活、下、去。”语毕,伊耶亚斯也闭上了眼睛。
                                                我来了,菲娜。这是伊耶亚斯最后所想的。
                                                “骗人的吧。”塔兹米呆立在哪,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就失去了两位挚友,还是眼睁睁看着他们死的。他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此时雨下的更大了,仿佛是在替他哭泣。
                                                “菲娜!伊耶亚斯!”
                                                别叫了,他们已经死了。一个声音传入塔兹米的耳朵。
                                                你就打算一直这样站着么,就这么看着他们,让凶手逃之夭夭,自己无能为力。
                                                不,不会。
                                                “啊啊啊啊啊!!”血色的花朵绽放,塔兹米手刃了艾莉丝,尸体倒在了地上,血液沿着剑滴落,然后他也倒在了地,他太累了,真的很累,甚至没有感觉到有人过来差点杀了他,也没有感觉到有人保护了他。塔兹米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只在意识消失前感到有人抱起了他并闻到一丝幽香。
                                                “我……你。”
                                                陷入沉睡…


                                                回复
                                                28楼2017-09-02 09:47
                                                  太好看了,请继续写下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9-02 12: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9-02 15:3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9-02 17: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9-02 21:12
                                                          一阵风从窗外吹来,打断了塔兹米的沉思,他抬起头看了看窗外蔚蓝的天空,原本刺眼的阳光被舒适的温暖所替代,又一阵凉风吹过,让人心旷神怡。
                                                          “出去看看吧。”在这舒适的环境下,塔兹米突然有了这种想法。
                                                          仔细想了想,似乎不能一直窝在这个房间里,总得知道被带到什么地方吧。不由的加快了进食速度,这倒是把一旁的女仆弄得一惊一乍,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只能跟加专注的盯着塔兹米。还好,到塔兹米吃下最后一口饭时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之后莉莉开始收拾餐盘,而塔兹米却扶着墙打算站起来,这可把莉莉吓得不轻,连忙放下东西去扶他。塔兹米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借着她的力气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艰难的走了几步。
                                                          “没事的莉莉,我一个人就行。”站在门口,塔兹米一边环视着周围一边跟身边的女仆说话。
                                                          “可是……”女仆莉莉还是不放心,她想再说些什么,却觉得她面对他,可并没有说话的权利,于是只得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摆脱了莉莉之后塔兹米扶着墙,缓慢的行走着,开始打量起了这个他待了好几天的地方。凭借着出色的身体素质,他很快就能正常行走。
                                                          塔兹米走在被光滑的大理石铺满的长廊上,塔兹米的心底里渐渐的惊讶起来,似乎自己来到了一个十分了不得的地方。整栋建筑设计的异常华丽,用钢铁支撑的房子,被油漆粉刷的屋顶,甚至不远处还有座城堡,这个地方如同村子里那些老人描述的皇宫一般,除了大型的石质支柱以外,还到处充斥精致的雕刻,由紫檀木做的大门和家具,外边的庭院里除了种植着大量未知的花卉外,还隔几段便竖立着一座雕像或者喷泉,中心处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人造湖泊。
                                                          塔兹米几乎就要认定这是皇帝居住的地方了,而在他行走的这段时间里有数队穿着特制盔甲的士兵从他身边走过,就好像看不见一样,不仅没有对他进行询问,连看都没看一眼。也许是因为塔兹米穿着一身白色的军服,听莉莉说这套衣服是那个女人准备的,这才没有被怀疑。不过塔兹米也倒是不在意,如果真要问起来,那才麻烦了,参军的士兵都是有记录的,无凭无据,自己一个边境来的贫民是怎么到这样权贵人家来的,估计实话实说也没人信吧。
                                                          不过塔兹米依然忍不住去想,他们身上的盔甲质量虽好,但并不完美。
                                                          又走了一段时间,原本紧张的心情已经消失,再加上那些士兵对自己视而不见,所以塔兹米也大胆起来,开始随意乱走起来,走过了不知道多少走廊和庭院,估计早忘了是从哪来的吧。
                                                          “嗯?”
                                                          走着走着,塔兹米在又一个庭院发现了什么。
                                                          在庭院的石椅上,坐着一个十分纤细的背影,浑身上下都是黑色,利落的短发正好遮住脖颈,让塔兹米看不到她的侧脸。
                                                          似乎是一个人在哪里低头做着什么,犹豫片刻后,塔兹米决定上前去打个招呼,毕竟这是塔兹米除莉莉外第二个不是士兵的人。塔兹米从那一边的入口慢慢走过去,还没走几步,那个黑色的背影就像受惊的小动物,将什么东西放在怀里,死死的护住,然后一点一点的转过头看向塔兹米,是一个拥有精致面孔的少女,如同她的头发她的瞳眸也是黑色的,塔兹米呆滞了一会儿,此时那对水汪汪的眼睛正对视着塔兹米,眼里散发着怨恨,好像在盯着有个穷凶极恶之人,满是警惕。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少女的第一眼时,塔兹米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与愤怒,不过也就一瞬间就消失了。
                                                          “嗯…嗨?”塔兹米尝试举起手向黑发少女打个招呼。
                                                          然而黑发少女并没有回应他,而是转过头更加护住怀里的宝贝。吃了个闭门羹的塔兹米尴尬的把手放下来,心里有些郁闷,却又不想放弃,于是干脆走到少女另一侧的圆椅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对面的黑发少女就开始打量自己,只见她双手环抱着,下巴抵在一个袋子上,眼神不善,
                                                          “别看了。”塔兹米刚想开口,少女便先发制人说,“我是不会分给你的。”“哈?”塔兹米没搞懂这句话,而黑发少女像证明什么似的一边盯着塔兹米一边小心翼翼的从袋子里拿一块类似饼干的东西并狠狠的咬了一口。
                                                          塔兹米瞬间感到无力,任他如何去猜想也不会想到少女如此珍惜的东西尽然是额…一袋点心,此时的少女仍然在提防他,不行,得跟她好好解释一下。
                                                          “我…”
                                                          “我是不会给你的。”少女再次抱紧点心袋。
                                                          “不是,我…”
                                                          “不要做梦了。”少女狠狠的吃了块饼干。
                                                          “……”
                                                          “你是没有任何机会的。”少女振振有词的说。
                                                          “所以谁会吃啊!!!”塔兹米实在是忍不住了,在这件事情上对方不是能够用语言正常交流的对象,于是只好认输。黑发少女自豪的从点心袋里拿出一块饼干咬了一口,仿佛在炫耀自己的胜利,顺便让塔兹米注视点心袋上的五个大字‘黑瞳的点心’。


                                                          回复
                                                          33楼2017-09-03 08:41
                                                            “喂,问一下,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塔兹米看着心情大好的黑发少女问道。
                                                            少女小口小口吃着饼干看向满脸疑惑的塔兹米“你不是来参加特别警察会议的吗?”
                                                            “特别警察会议?”塔兹米思索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是。”
                                                            “哦,是吗。”少女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塔兹米,“还好,我还以为特别警察(特警?)是一个连你这么弱的人都能参加的政治组织呢。”
                                                            “What?什么叫我这么弱啊!”塔兹米愤怒的咆哮着。
                                                            可惜少女再一次无视了他,专心致志的对付着手中的饼干。如此情况下的塔兹米心里异常不爽,很想吼几嗓子或找人打一架发泄发泄,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毕竟对方是一名美少女。
                                                            “这里是特别警察会议室哦。”少女突然说了一句。
                                                            “哦,这里原来是个会议室啊…等等!你确定这里是特别警察会议室?”塔兹米指了指四周问道。
                                                            “嗯。”少女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道。
                                                            塔兹米觉得是不是自己跟时代脱节了,会议室不应该指一个房间,难道帝都高层都爱把四面透风的庭院当成会议室,不应该啊。
                                                            等等,不对啊。
                                                            塔兹米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喂!你知道哪里是什么地方吗?”塔兹米指了指庭院尽头的一个房间问道。
                                                            “不要‘喂喂’的叫,很不礼貌,我有名字的,黑瞳。”
                                                            “好吧…我知道了。”就这样,塔兹米知道了一名美少女的名字。念着黑瞳再次指了指那个房间,而名为黑瞳的少女毫不犹豫回答了一句。
                                                            “是特别警察会议室。”
                                                            “那那个呢?”塔兹米指了指庭院另一边的房间。
                                                            “是特别警察会议室。”
                                                            看着不停的吃着点心的黑瞳,塔兹米终于承认了一个事实,这个少女远远不是他能够战胜的存在。
                                                            自我安慰了一会后,塔兹米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吃她的饼干了,虽然还是用手拿着一块小小的饼干,但却似乎没了品尝的兴趣,一脸平静的左望望右望望,但是仍然没有看到她所期望的,又只好埋下头盯着饼干看。如此重复几次之后塔兹米大概也懂了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你不会是找不到那个特别警察会议室了吧。”塔兹米略带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
                                                            “……呜……”名为黑瞳的少女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发出细小的声音“怎么可能……这里就是。”
                                                            “…但是应该出现在里的人却一个也没来不是吗?除了你。”好不容易抓住了黑瞳的一个弱点,不好好报复下怎么行,于是在继续的发射言弹。
                                                            “……”黑瞳陷入了沉默,更加低着头,黑色的短发垂了下来让人看不透她的表情,仿佛是在哭泣,令人心软,然后…塔兹米就被攻陷了,(靠!这么可爱的少女,又露出那样的表情,谁受得了。)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对付女生啊,塔兹米心里想着。就在这时,黑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张纸慢慢将它展开后放在了桌面上。
                                                            “这个能给我看看吗?”塔兹米一边黑瞳一边伸手去碰那张纸。
                                                            “恩…”黑瞳依然不愿抬起头,在答应着的同时稍稍的点了下头,黑色的短发也随之浮动着。
                                                            在得到允许后,塔兹米才把那张纸从圆桌上拿起来,在仔细审视了一遍上面的东西后,塔兹米觉得自己对黑瞳的认知又到了一个新的层次(我为什么要说又呢?),这是一张很明显的区域地图,上边有用黑色的线表示建筑和用红色的箭头勾出行进的道路,在一个用粗笔画了一个圈地方标注了“特别警察会议室”的字样,整张地图异常的简单明了,路线也基本上没有太多的转角或者岔路,而就是在有着这样精心绘制的地图的情况下,眼前的这位少女仍然迷路了。这种层次简直堪比伊耶亚斯啊,塔兹米心里这样想着。
                                                            在某个地方,一个少年打了一个喷嚏。
                                                            “这个会议很重要吧。”塔兹米说道。
                                                            “……”黑瞳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啊啊…”看见少女的反应,塔兹米也是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没办法……走吧。”
                                                            说着塔兹米拿出怀表看了看时间,然后从圆椅上站了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之后又把手中的地图看了一遍,面对自己的行动黑瞳却不明所以,一脸茫然的看着正在做着侧压腿的他,而过了一会儿,结束了运动塔兹米却对着黑瞳摇了摇手中的地图,脸上带着微笑并说。
                                                            “会议室。我带你去。”
                                                            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塔兹米好像觉得在那一瞬间黑瞳的脸上透露出了几分欣喜的味道,但是太快也太过细微所以他也没法确定,倒是后来黑瞳却难为的在桌上的点心袋和塔兹米之间来回的看,颇为苦恼的思索了许久之后,还是下定决心一般对着他说了一句。
                                                            “即使这样…你依然不能吃我的点心。”
                                                            “……”塔兹米笑了笑,“放心,我是不会吃你的点心的。”
                                                            在塔兹米的保证下,两人终于开始前往特别警察会议室。


                                                            收起回复
                                                            34楼2017-09-03 0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