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吧 关注:1,055,028贴子:21,597,709
  • 32回复贴,共1

『原創』眼眸(葬儀屋X克勞迪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克劳迪亚就是漫畫里少爷的祖母,名字被刻在葬仪屋的其中一个吊牌上 吊牌如今是少爷保管
第一次吧里写文 文笔没有很好 可能ooc 欢迎点评 不要喷就好QAQ


回复
1楼2017-08-29 23:31
    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29 23:33
      这是个讲葬葬还是死神同时也是情报贩子跟克姐的故事,
      此时的葬还没有UNDERTAKER的店
      注明下


      回复
      3楼2017-08-29 23:34
        開始更~


        回复
        4楼2017-08-29 23:35
          “记忆中那个男人总是在笑,微笑,大笑,以及怪异的笑容,
          但不管是哪种笑容,她始终感觉,他眼里没有丝毫笑意”

          第一章

          克劳迪亚第一次得知那个男人的是透过伯爵,也就是克劳迪亚的父亲
          父亲口中的那个男人是个情报贩子,他消息很灵通,虽然大部分不知从何而来
          不过对克劳迪亚的父亲而言,只要能给他需要的东西,那些小事似乎也不是太重要
          只是每当伯爵提起那个男人的时候,,脸上带的揶揄和无奈是真的
          “是个怪异的麻烦人物呢”
          当时的克劳迪亚是这么想的
          直到她真正的见到他,更加应证了这个想法

          那个男人有一头长长的银发,修长高挑的身材,本来应该是个英俊的美男子,如果忽略他脸上由于笑话造成的夸张笑容导致五官有些微变形的话……
          是的,笑话
          这个男人不要任何的金钱,能使他把情报交出来的只有令他大笑的极品笑话

          每次在伯爵讲笑话给男人听时,克劳迪亚总是自觉得离开房间,她知道一向严肃的父亲不希望在女儿面前露出小丑般的一面
          在这一点上,克劳迪亚还是挺善解人意的
          尽管她并不喜欢自己父亲
          不喜欢他狠厉的处事风格,不喜欢他面容上的虚伪
          然而,她知道她最终会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她必须如此
          逢场作戏,老谋深算,走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就和下棋一样
          这时的克劳迪亚18岁

          那个男人总是称克劳迪亚为”凡多姆小姐”喊的时候脸上还会挂着戏谑的笑容
          而时间长了,她也见到了他各式各样的笑
          克劳迪亚记忆中的那个男人总是在笑,微笑,大笑,以及怪异的笑容,
          但不管是哪种笑容,她始终感觉,他眼里没有丝毫笑意
          那个男人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祖母绿的眸子泛着莹光,但是眼里却有着彷佛不属世间般彻骨的寒冷
          她承认那时她是怕他的,他总是令人捉摸不透


          回复
          5楼2017-08-29 23:36
            目前更到第六章 我一次发出来

            然后之后续更


            回复
            6楼2017-08-29 23:38
              “虽然贵为凡多姆海威当家,邪恶贵族,女王的番犬,对他而言仍只是众多悲哀人类中的一个而已”

              第二章
              就这样的相处模式过了三年,老伯爵去世了
              一切是那么突然
              克劳迪亚是第一个发现睡梦中去世的父亲
              伯爵走的安详,没甚么痛苦,以他的身份来说
              这样的死法着实不容易
              她悲伤之余,却也为自己的父亲感到庆幸
              克劳迪亚身为凡多姆海威家独身女,顺理成章的继承爵位和一切事务
              而那个男人自然成为了她的情报贩子
              起初她是抗拒去请那个男人来的,因为她实在不会讲什么笑话
              后来,终于在一次不得已的情况下,她请了他来到宅邸

              克劳迪亚老早就做好了事前准备,包括自己应该摆出甚么表情和说的第一句话
              她也不清楚自己内心的害怕从何而来
              在旁人眼里,那个男人只是有点疯癫的怪人

              尽管克劳迪亚认为自己的表情和说词都很到位一如一位合格的淑女,
              那个男人依旧一语道道破了她的情绪
              “嘻嘻,凡多姆小姐似乎怕小生?”
              她有些窘,她自认为隐藏得很好,没想到被一眼看穿
              “不,我并没有怕您”
              她嘴硬着,只是不信身为凡多姆海威当家的自己居然是这么容易被看透的一个人
              只见银发男子虽然依旧保持微笑的表情,一双绿眸子却幽幽地直视着克劳迪亚
              克劳迪亚多年在凡多姆海威家的训练自然不会这样就投降,虽然紧张,脸上却也是努力保持着优雅的微笑

              双方僵持了一阵,率先打破沉默的是那个男人
              “嘻,既然凡多姆小姐不承认,小生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克劳迪亚悄悄转过身舒了口气,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嘴角的弧度又加深了

              而此时的克劳迪亚还是个年轻女孩,虽然经过训练,但是对于社会,这个污浊充满欲望的地方仍有许多要学习的地方,那个男人在她眼里是个难应付的情报贩子

              而此时或许在男人的眼里,克劳迪亚虽然贵为凡多姆海威当家,邪恶贵族,女王的番犬,对他而言仍只是众多悲哀人类中的一个而已


              回复
              7楼2017-08-29 23:39
                “彼此的心距离不但遥远,似乎中间还隔了一道高耸的墙,前提是死神有心的话”

                第三章
                房间内,克劳迪亚给那个男人讲着笑话’
                于是,我们的凡多姆小姐讲笑话的细胞真的接近于零
                她很努力,那个男人的嘴角弧度却下垂着,像一艘风吹翻的小船,而且有越来越下垂的趋势
                克劳迪亚看着这情势,无可奈何的思索要准备请仆人上阵还是继续讲下去时
                那个男人打断了她的思绪
                “既然凡多姆小姐无法给小生应有的报酬,容小生先告辞了”

                或许是经过那么长时间依旧无法看到属于自己的理想国,感到无聊了,男人起身准备离去
                克劳迪亚懊恼着,却也因为真的讲不出笑话的事实而无法做什么
                於是,她成为凡多姆海威当家后第一次与那个男人的交易以失败告终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那个男人是凡多姆海威家历代的情报贩子,她需要他的情报,可是第一次的交易却如此不顺利,那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她承认她有些沮丧
                那个男人毫不留情的冷漠令克劳迪亚胆怯
                但比起胆怯,她更恨自己的没用,

                绝不能就这么放弃,无论是为了凡多姆海威家,还是自已的尊严
                克劳迪亚暗暗心想

                此时此刻克劳迪亚与那个男人彼此的心距离不但遥远,似乎中间还隔了一道高耸的墙
                然而,前提是死神有心的话


                回复
                8楼2017-08-29 23:42
                  “不是大笑,也非微笑,
                  是一种很特别的,怜悯般的笑容…...”


                  第四章
                  终于,到了那个男人第二次来凡多姆海威家宅邸的日子
                  那个男人依约来到凡多姆海威宅邸,在客房等待着这次的交易的开始

                  老实说,有了上次经验,男人自然是对这次的”笑料”不报甚么希望
                  但当他被仆人请到表演厅时,却还是难免感到狐疑

                  表演厅内空无一人,灯光却缓缓暗下,
                  克劳迪亚慢慢走上舞台
                  但令那个男人惊愕的不是克劳迪亚,而是她身上的衣服,和面上的妆容
                  克劳迪亚原本秀丽的脸庞此时此刻画着浓浓的,奇形怪状的鲜艳符号,一头红褐色仿佛彼岸花般的发丝也粗糙的绑成麻花辫
                  身上则穿着七彩的,令人眼花撩乱的衣服,还有那件南瓜裤……让她看起来像个小丑……不,就是个小丑
                  而克劳迪亚居然还真开始身穿这身奇装异服开始了

                  只见她表演杂耍,球却不时频频砸到自己的头,扔飞镖时更是一支都没中,还有这样那样的,丢尽了脸的举动,也都在这里上演

                  而当克劳迪亚气喘嘘嘘的结束时,她听到了一阵尖锐刺耳的拍手声
                  那个男人鼓掌的速度很慢,嘲讽般的缓缓地拍着手,
                  直到表演结束他都没有笑,但是此时的他嘴角却扬起了一丝弧度
                  不是大笑,也非微笑,
                  是一种很特别的,怜悯般的笑容…...
                  “难为凡多姆小姐了,依小生,以后这笔交易都免费,您看如何?”


                  回复
                  9楼2017-08-29 23:43
                    “就算那个男人的悲悯是那样嘲讽式的悲悯
                    就算她感觉他看她的眼神是如此卑贱“

                    第五章
                    直到送走那个男人,她整理好自己回到寝室,克劳迪亚的被羞辱感都挥之不去
                    脑海不停回放着当时男人那施舍一般的话语,和自己尴尬的接受的情景

                    是的,她接受了那个令自己尊严尽失的提议,
                    原因是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接受他一时的怜悯,或许会令自己颜面扫地,这或许也不是最完美的方式,然而想
                    到日后得以免费取得所需要的情报,这是方便并且绝对有利于凡多姆威家的提议


                    就算那个男人的悲悯是那样嘲讽式的悲悯
                    就算她感觉他看她的眼神是如此卑贱


                    所以她告诉自己,这算不得甚么,
                    然而那天,克劳迪亚连双手都在颤抖,只为了不让高傲倔强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

                    自此以后,克劳迪亚再也不用为了所谓”顶级的笑料”发愁
                    只要她想,随时可以找那个男人讨情报
                    而自然的,凡多姆海威宅邸再也没有那个男人夸张怪异的笑声
                    就像乏味无聊的例行公事,男人来了便走,走了再来

                    她和男人,仿佛一般随处可见的贵族之于情报贩,
                    克劳迪亚以为她和他便会如此一直下去
                    一如两条毫无交集的并行线……

                    直到那个噩梦般的雨夜


                    回复
                    10楼2017-08-29 23:44
                      “巨大的镰刀泛着金属特有的光泽,
                      鲜红的血液缓缓顺着刀尖滴下,碰到地面的剎那绽放出一朵一朵妖艳的红花”

                      第六章
                      那是个漆黑看不见月亮的晚上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都不会忘怀的一切的起始

                      一如往常,克劳迪亚准备就寝
                      她有个习惯,睡前喝杯热牛奶缓解一整天操办公务的紧张与劳累
                      但那天很反常,克劳迪亚的执事迟迟不见他把热牛奶送来
                      房间四周静悄悄,一点脚步的声响都没有
                      如此情况,克劳迪亚难免感到狐疑

                      她起身打开卧室的门,却只看见长长的走廊空无一人,
                      克劳迪亚只好开始顺着长廊走着,周围却依然悄无声息,只有争先恐后好似将要吞噬她的黑暗
                      克劳迪亚想寻找她的执事,但不光是执事,连仆人们的踪影都没有
                      整个大宅静的诡异……

                      而此时此刻,一种奇异的声响打破了寂静,回荡在这空虚的凡多姆海威大宅
                      那是一种缓慢的,有规律的滴水声,
                      使得克劳迪亚内心的不祥感又加深一层

                      她循着声音的来源悄悄的移动,倚着墙安静地朝外看了过去……
                      夜里,巨大的镰刀泛着金属特有的光泽,
                      鲜红的血液缓缓顺着刀尖滴下,碰到地面的剎那绽放出一朵一朵妖艳的红花
                      一滴,两滴,三滴……
                      它们不停滴滴答答的,声音回荡在空洞的城堡内
                      顺着镰刀往上望去,可以看见镰刀的主人一头银发闪耀飘逸,背影在夜空的衬托下显得绝美而残忍

                      克劳迪亚屏气凝神看着这一幕,
                      她不明白为何那个男人此时此刻会是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
                      或许是她太专注了,所以没发现身后逐渐接近自己的诡异黑影
                      等到她发现时,为时已晚
                      黑影迅速地摀住克劳迪亚的嘴,紧接着就是一阵迷人的香
                      意识便陷入了黑暗中……


                      回复
                      11楼2017-08-29 23:46
                        今天就发到这里 希望有看文的小伙伴冒个泡喔~~(比心)


                        回复
                        12楼2017-08-29 23:48
                          附上葬葬帅图做结束~~


                          回复
                          13楼2017-08-29 23:51
                            能不能來個人啊......


                            回复
                            14楼2017-08-30 13:51
                              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30 16:04
                                頂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31 21:13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那种颜色的眼,不知怎地,记忆中似乎还有另一个男人有着特殊色的眼睛,虽然颜色不一样,但是都同样让人感到冰冷”

                                  第七章
                                  克劳迪亚感觉自己昏睡了好久,似好几小时,又似好几天…….

                                  她做了许许多多零碎的梦,有辉煌空虚的大宅,有父亲去世时撒手一切的安详微笑,有葬礼上贵族夫人们的侧目低语……期间陪伴她的依然是永无止尽的黑暗
                                  朦朦胧胧中,克劳迪亚感觉到有甚么东西滴在脸上,湿漉漉的,
                                  寻找来源,才发现似乎是头顶的天花板漏水,她感到有些不适,连忙抬手把脸上残余的水分抹掉.

                                  缓缓环顾四周,自己似乎身处在一个破旧的房间内,墙壁斑驳,有着剥落的痕迹,破旧的木制地板有虫蛀,唯一的光源是右上方一个小小的开口,月光从开口处照射进来,让克劳迪亚分辨出现在是深夜……

                                  可能是听见房间内轻微的响动,老旧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走进来的男子身着西服,梳的整洁体面的金发,一尘不染的外表,优雅的举动,都让克劳迪亚差点以为是个绅士,而不是甚么卑劣的绑架犯.

                                  男子面容挂着习惯性的浅笑,轻声开口:”比预想的早醒呢,看来身体比想象中好,果然是优秀的特殊体”
                                  克劳迪亚并未见过这个男人,她细想了凡多姆海威家历代与之不合的仇家和利害关系家族,都没有对这个男人的印象,
                                  而能把凡多姆海威当家的她绑来这里,难道宅子中经过格斗训练的佣人和管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都被打败了!?就他一个人!?

                                  克劳迪亚并没有回答男人的话语,只是警惕地看着他
                                  而男人微笑着,并且同样的与她对视
                                  克劳迪亚突然注意到男人得眼睛,是罕见的血红色,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那种颜色的眼,不知怎地,记忆中似乎还有另一个男人有着特殊色的眼睛,虽然颜色不一样,但是都同样让人感到冰冷

                                  而在克劳迪亚与金发男人对视的期间,周围悄悄又多出许多黑影,他们都有个共同点,就是血红的眸子
                                  “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灵魂的特殊体?”
                                  “看起来很一般嘛?”
                                  “果然食物还没进到口中无法得知它的美味吗?”
                                  金发男人并不理会身旁的吵闹,仍然微笑的看着克劳迪亚

                                  ”想必妳也猜到了吧?关于我们是甚么东西……


                                  回复
                                  18楼2017-11-13 17: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14 12:37
                                      很好看啊!求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16 18:40
                                        难得看到写这个CP的文呢~~~期待更新~


                                        收起回复
                                        22楼2017-11-17 21:23
                                          樓樓你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3-27 21:54
                                            “隨時都有人死去,自然也會有人出生來填補,我不認為我有甚麼偉大的過人之處,值得祂花心思把一個普通人類留在世上”

                                            第八章

                                            “……”
                                            没有回答"男人"轻佻的问句, 克劳迪亚只是沉默地凝视他们,
                                            她当然明白自己碰上了甚么东西,但相比起一般人有的惊恐无助,
                                            她很平静,平静的简直可以说异常

                                            金发男人,不,应该说是恶魔,察觉了克劳迪亚不同别人的淡然
                                            疑惑的问:"妳不害怕吗?"
                                            就算是稀有的特殊体,但还是区区一个人类,没道理不恐惧这一切

                                            "恐惧只会使我做出错误的判断,在这种情况下"

                                            听见了克劳迪亚的说词,恶魔很是诧异,接着纷纷笑了起来,
                                            一时间狭小昏暗的房间内充斥着低沉的笑声

                                            “妳不会还相信,能凭一己之力逃出去吧?”

                                            “还是妳觉得有甚么认识善与恶的至上权威可以拯救妳?”

                                            紧接着又是片刺耳的哄笑
                                            克劳迪亚淡淡地看了眼恶魔,缓缓道:"我只是一个人类,怎么可能遇上恶魔后还能逃走?"
                                            “至於你所謂的認識善與惡的至上權威……”
                                            克勞迪亞頓了頓
                                            “隨時都有人死去,自然也會有人出生來填補,我不認為我有甚麼偉大的過人之處,值得祂花心思把一個普通人類留在世上”

                                            惡魔聽罷,微微一笑:“有自知之明”

                                            “喂,跟食物廢話那麼多做什麼?”
                                            “我們可以了吃了嗎?”
                                            有幾個耐不住性子的惡魔鬧騰了起來,金髮惡魔只是淡淡的掃了它們一眼,它們便不再作聲

                                            “既然如此有自知之明,那妳還需要判斷甚麼呢?”

                                            “判斷你們究竟有多蠢”克勞迪亞脫口而出這句話時,看起來不像面臨生死一瞬的囚犯,她眼角帶著忍俊不禁的笑意,宛如剛贏了象棋遊戲的小女孩般天真和殘忍

                                            “妳說什……呃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7-18 01:30
                                              “真伤心哪~没想到小姐就是用这种语气对待救命恩人的?”


                                              第九章

                                              霎时间鲜血飞溅,艳丽的血花一朵一朵的渲染着老旧的房间,克劳迪亚眼前只剩下一抹腥红。

                                              黑影还来不及反应,便没了声音。
                                              牠们也不会再出声了。

                                              待尘埃落定,黑暗中缓缓的走出熟悉的银白色身影。

                                              “嘻嘻,没想到凡多姆小姐如此临危不乱。”

                                              那个男人戏谑地笑着,发丝间荧光绿的眼眸幽幽的泛着光。

                                              克劳迪亚并不理会男人的调侃,只是凝视着他

                                              “你又是什么?为什么可以杀得了牠们?你出于什么目的救的我?”

                                              她凝视着他,眼神充满警惕,毕竟天下没有平白无故得来的好事。

                                              “真伤心哪~没想到小姐就是用这种语气对待救命恩人的?”

                                              “况且凡多姆小姐问题这么多,小生应该先回答哪一个呢?”
                                              男人的笑容又加深了

                                              克劳迪亚察觉自己语气的确有些不妥,再说现在自己立场处于下风,实在没理由用这种质问的语气说话,便道:
                                              “抱歉,是我唐突了。”

                                              男人凝视着说着婉转言语的克劳迪亚,淡淡开口:
                                              “目的嘛⋯⋯只不过在执行上层的命令罢了,不过,小生也没想到,凡多姆小姐竟然是“那样的”特殊人物?”

                                              男人似乎想看清楚眼前女孩似的,往前了一些。

                                              “⋯⋯命令?特殊人物?”
                                              听见这些词汇,克劳迪亚全身再度紧绷了起来。

                                              “可以请您说的再清楚一些吗?”

                                              男人将手放在了下巴,做了一个思考的动作。

                                              “本来是要“报酬”的,但小生与凡多姆小姐有过约定(男人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了起来)
                                              便告诉小姐吧。”

                                              “不过在这种破屋子实在不怎么有气氛,不如,小姐随我去一个地方?”

                                              他伸出了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7-18 03:07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18 12:25
                                                  “然而他们都忽略了,那一晚,满天的星光闪烁。”


                                                  第十章

                                                  面对着男人突如其来的邀请,
                                                  克劳迪亚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细长而骨节分明指尖。
                                                  而男人露出了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只是快速地握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呈现公主抱的姿势,就那样一跃上了一栋建筑的屋顶。

                                                  “!?”
                                                  “飞起来了!?”克劳迪亚惊呼着。

                                                  男人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扶着克劳迪亚腰的手紧了些,
                                                  深蓝色的天幕,被浸润的彷佛要滴下水来,
                                                  柔和的夜色里,死神抱着少女在一栋一栋的各式建筑屋顶间跳跃着。

                                                  克劳迪亚看清了这里是离森林不远的城镇的街道,这个时间点居民大多熄灯了
                                                  街道空无一人,微风轻轻的拂过克劳迪亚的身子,她下意识往男人怀里缩了一下。

                                                  “毕竟是脆弱的人类,会感到寒冷呢?”男人戏谑地说着,却悄悄放慢了跳跃的速度
                                                  让风势缓和一些。

                                                  听见话语的克劳迪亚觉得有些尴尬,她知道现在和男人的姿势有多暧昧,耳根子微微泛红,克劳迪亚低下了头,装作不在意的看着城市的风景

                                                  然而他们都忽略了,那一晚,满天的星光闪烁。

                                                  很久以后,克劳迪亚回想起来,
                                                  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体会在他胸膛的感觉,
                                                  虽然有些凉意,但却有着属于心的温度。

                                                  那是他的心。


                                                  回复
                                                  31楼2019-08-07 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