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原哀吧 关注:697,560贴子:24,515,328

[伪七夕贺文] 思想罪(柯独哀独 短篇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久前叫自己默默,那就一直叫下去好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小宝贝认得我的id或者头像的。


另外如题这是一篇柯独哀独大家都独的毒文,最毒的是我吧……好久不逛贴吧不知道大家还看不看文了。
Anyway,祝大家七夕快乐。有另一半的快乐,没另一半的也快乐并记住,本人可撩谢谢。楼下发文。


(一)
爆炸声就在近处,碎石瓦砾满目皆是,汗水和火光模糊了视线。
“工藤,你还不明白吗……”


江户川柯南从梦中醒来,睁眼瞪着天花板。是早晨。阳光从窗帘缝隙间照射进来,恰好打在卧室的灯上。
洗漱间,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二十七岁,没有浪迹天涯也没有朝九晚五。熬夜造成的眼袋、红血丝和凌乱的胡茬让他稍显老成。耍滑板会出些意外失误,作为侦探也偶尔几次错过真相。草草开了侦探事务所,再不是为了追求真理啊对抗邪恶啊什么的。总要有工作维持生计啊,江户川柯南满不在乎地吐掉漱口水。

提包出门,这天太阳很刺眼——于是一手挡在眼前,一手随意找着挎包的拉链。挎包扣子早就坏了,拉链也在一个星期前出了点故障,时不时拉到前面后面就开了。原先的阿笠宅在差不多五年前新建,有了新的主人。现在它的新主人正浇着花,两个孩子在训练他们家的大金毛追网球。他向邻居问了个好。

快步走到转角处的花店,只是站在门口,店内的服务生就奉上了几束新鲜且各不相同的花。“谢谢了。”江户川柯南点头致意。
“江户川先生客气了。”服务生微微鞠躬。
花店服务生一直目送他到远处。


回复
举报|2楼2017-08-28 12:46
    (二)
    上午一般没有委托人。这时候,江户川就去事务所楼下取车。他坐上车,把花束放在副驾驶座上。这条路他走了有十年了。起初没有自己的车,他就搭地铁,或是骑单车。路旁原先的小商铺、水果街都被改建,马路也拓宽了好几次。一路上的行道树十年前还很不成气候,现在已经可以洒下一片浓荫了。


    越往前开便越少有行人。江户川柯南带着花下了车,向一扇破旧的大铁门走去。铁门锈迹斑斑,布满水渍,草本植物从凹陷的缝隙里生长出来。“柯南啊。”一旁的管理室里探出一个苍老慈祥的脑袋。“婆婆早,”江户川礼貌地深鞠一躬,“今天的太阳还真大啊。”“是啊,真是很大呢。”老婆婆收回了头,透过玻璃窗向柯南和善地笑。江户川回以一笑。


    这是最安静和毫不逼仄的一片墓地,江户川在几块墓碑前停下。取回昨天的花,再放下今天的。驻立几分钟后,他转过身去。


    “也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我说,我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啊。”茶发女子的话突然在耳边回响起来。“我说,灰原啊。”这时有一阵很大的风,像是从远处的行道树稍游荡过来的,把老婆婆晾在外面的衣服吹得七零八落。他开始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像是工藤宅里哪个灯泡该换了,哪个案子很没有意思了之类。


    他把四束略显干瘪的花丢进了垃圾箱。走出墓地的时候,老婆婆还在忙着整理被风刮落的衣服。“明天再见了,柯南。”她冲着江户川抖了抖刚拾起的毛巾。


    回复
    举报|3楼2017-08-28 12:46
      不知道为什么被吞了一楼……


      回复
      举报|6楼2017-08-28 12:50


        回复
        举报|9楼2017-08-28 12:56


          回复
          举报|10楼2017-08-28 12:57
            简直智障


            回复
            举报|11楼2017-08-28 12:57
              (四)
              事务所有很浓的烟味,桌面上各种案件资料凌乱不堪。他坐到椅子上,把文案资料向两边一推,冲了两杯茶。前不久有一桩女生坠楼的案件,由于涉及一些利害关系被当做是谋杀请他调查。然而通过调查发现,确实是意外。就像十年二十年前的他说的那样,真相只有一个。这名女生自信可以通过两间宿舍间的平台回到自己寝室,事实上,她们一群女生在忘带钥匙时经常那么做。连接宿舍的平台不大,但是有护栏,而且完全足够让人通过。也许是因为特别刺眼的阳光,加上自身的低血糖,这个叫抚子的女生在那一天意外坠楼死亡。


              没有再值得推敲的地方了,他确定。但曾被当做嫌疑人的藤井由奈却再一次主动联系了他。他一早就注意到,勘察现场时,由奈的眼里总有几分难以言明的恐惧和懊悔。而他知道,这样的情绪看似不应属于一个无辜者,但更绝不属于一个罪犯。


              眼前的少女局促不安,不等江户川询问,她就先开口了。
              “侦探,我最近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藤井由奈和抚子住隔壁寝室,当天抚子想从由奈的寝室爬回自己的住处。“我梦见抚子快从平台上掉下去了,我却没有救她,”由奈眼眶红红的,“在梦里她的眼睛好清晰,每次梦醒时再想起都觉得难以置信。”


              江户川放下手中的茶杯,思索片刻,“由奈,作为同学的抚子走了,你一定很伤心。当然是这样。但是你没有必要觉得愧疚,我知道,虽然抚子刚准备爬平台的时候你在寝室,但之后马上因为有安排的任务老师就把你和其他一些同学叫走了。我也很遗憾,但抚子的坠楼并不是你的错,当时你不在宿舍,根本没有施救的机会。在天堂的抚子也会希望你好好生活下去的……”


              藤井由奈手中的茶杯开始颤动,江户川看见了她紧抿着的嘴唇。“由奈?”江户川迅速从座椅上起身,坐到她身边。“侦探,你不明白。抚子长相甜美,家境优越,人也很优秀……”由奈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汗珠。
              “她待人和善,这样完美的女生让即便同是女生的我也觉得惊讶。人人都爱她……”
              “人人都爱她,我也不例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做了那样的事……”
              “侦探,那天我出门前看到抚子正准备爬护栏,我被叫出门时,我准备集合时,我一边跑,一边不受控制的想,像疯子那样想……”
              由奈猛得一抬头,“给我掉下去啊!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啊!”


              “思想罪。”江户川心里猛得一震,汹涌的回忆流让他欲要呕吐。
              爆炸声就在近处,碎石瓦砾满目皆是,汗水和火光模糊了视线。
              下一秒钟,眼前又是哭泣不止的少女。
              “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心理医生,”他轻轻拍着她的肩,“抚子的死不是你的错,但这样的痛苦和愧疚可能会跟随你很久。即便如此,即便如此啊,你也必须要好好生活下去。”


              回复
              举报|12楼2017-08-28 12:58


                回复
                举报|13楼2017-08-28 13:01


                  回复
                  举报|14楼2017-08-28 13:03


                    回复
                    举报|15楼2017-08-28 13:04


                      回复
                      举报|16楼2017-08-28 13:06
                        (七)
                        江户川柯南在看球赛时小睡了一会儿,醒过来时已是夜晚了。这会儿整个宅子只有电视微弱的光,而他起身关掉了电视机。在一片黑暗里摸来茶几上的烟盒,他为自己点了一根烟。江户川柯南睡前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就着咖啡整理文案资料。
                        日子就这样有迹可循的过去,每一天都是平淡无奇的每一天。
                        烟雾弥漫之时,他微微眯起了眼。


                        回复
                        举报|17楼2017-08-28 13:06

                          (八)
                          爆炸声就在近处,碎石瓦砾满目皆是,汗水和火光模糊了视线。
                          “让我下去吧,工藤……”

                          而后是曼珠沙华的花海,他一人在其中行走,每一株花都绽放在他头顶。没有目的,他自己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最后他走到悬崖边缘,看到一个背影。他知道是个女子的背影。每一次每一次走到这里,他总会伸手想要那个人转回来,有时他也问,“你是谁”。但每一次每一次他想这么做后,身体就开始急速下坠。耳畔是呼呼的风声,所有高于他的曼珠沙华铺天盖地地压下来。

                          江户川柯南从梦中醒来,再次感觉到了枕头的柔软。这天天气可不算好,大片的乌云在上方集结,叫人觉得心头闷得很。他在床上翻了个身。

                          洗漱,叼了一块干面包,出门。邻居没有在院子里,孩子们也没有在陪他们的狗玩耍。大金毛原先在它的大窝里耷拉着脑袋无聊,看见对面的朋友,一时间激动得不能自已,朝着江户川柯南友好地摇尾巴。“不能陪你玩啦大黄,晚上见吧。”他把这条名为克里斯汀的狗叫成大黄,朝它朝朝手。

                          快步走到转角处的花店,花店服务生早就准备好了鲜花。
                          “今天也谢谢了。”江户川柯南朝她微笑。
                          “江户川先生客气了。”服务生微微鞠躬。
                          江户川柯南朝前走了几步,服务生追了上来,“江户川先生没有带伞吧,看这天气,怕是要下大雨。”
                          “是会下大雨的样子。”他喃喃自语。
                          “那请您带上我的伞吧,今晚回家或者明早都可以带回来的。”
                          “那可真是麻烦了。”
                          花店服务生一直目送他到远处。“请务必生活幸福啊,江户川先生!”她朝江户川的背影喊道。

                          开车到墓地时,天开始下雨。江户川停好车,雨已经很大。他护着鲜花撑开伞,推开生锈的铁门。雨水从管理室的窗户上急急淌下来,一旁的雨棚被雨点砸的乒乓作响。“柯南啊!雨太大了!你进来躲躲吧!”老婆婆一边招手一边大声地喊,声音马上被雨帘吞没了。“不用了!婆婆!”柯南也大声地朝屋子里喊。

                          他踏着泥水走向那几座墓碑。和近十年来一样,取回昨天的花,放上今天的。花瓣被雨点打得七零八落。“喂,灰原……”雨声很大,他说得更大声,“灰原,我最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

                          即便撑了伞,他的裤腿上还是沾满了泥渍,脸上全是雨水。往回走的路上,正巧碰上拿着毛巾来找他的婆婆。接过毛巾,他赶紧护住了婆婆,把她送回管理室的屋子。“谢谢您,我就送到这里了。”江户川柯南在雨里鞠躬。“柯南啊。”婆婆透过模糊的玻璃窗看他匆匆离去的身影,“没有那么容易吧,柯南。”她对自己的火炉说。


                          回复
                          举报|18楼2017-08-28 13:07
                            (九)
                            江户川柯南浑身湿透回到事务所时,发现藤井由奈正在门口等他。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了半个月,由奈看起来状态好了不少。江户川让由奈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换好衣服后泡了两杯茶。


                            “侦探先生,谢谢您这些日子来的安慰和鼓励”,藤井由奈先开口,“我觉得自己不再总被之前的阴影笼罩了。”
                            “下周,我就要去英国了,其实是很早之前学业上的决定,不过因为这些事加快了一点进程……”由奈局促不安的抠着手指。
                            “呐,你说,像我、像我这样的人,离开日本去到外面的世界,会不会很容易就堕落了呢?”由奈抬起头看他。
                            具备一定的职业素养,江户川柯南其实可以说很多话。可以谈谈一切都会过去啊,你的前途一定会很光明啊之类之类的。但是这时候他觉得这些话无意义至极。




                            江户川想到,元太父母在侦探团的十二岁时离婚了。元太要跟着母亲去另一个城市继续念书。那天晚上,少年侦探团在他房间内帮忙收拾,光彦步美哭作一团,元太却意料之外的镇定。
                            某一段时间,元太没有在做事,只是静静坐在床沿,“我觉得十二岁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是总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爸爸,离开少年侦探团,怎么离开博士,离开小兰姐姐这些元太比喜欢鳗鱼饭更喜欢的人。”
                            “去到外面的世界的话,元太自己也没有把握会不会变坏呢,会不会变得大家都不认识呢?”他望向江户川,望向步美和光彦,也望向灰原哀,“小哀,你说呢。”
                            灰原哀正在帮元太叠衣服,没有慢下动作,没有抬头,“这世界不分里外。这世界只有一个。”




                            江户川拍拍由奈的肩。“‘世界不分里外,世界只有一个’——第一个说这句话的人究竟想表达什么,我自己也不能说完全清楚,”他很严肃地看着由奈,“可是那个人曾经历的痛苦比你我能想到的多得多。”
                            “后来她忘记过去的痛苦,开始新的生活了吗?”
                            “她不会忘记痛苦。但她开始了新的生活,她没有逃避,她很幸福。”
                            藤井由奈看着江户川柯南,眼里渐渐充满泪水:“究竟如何开始新的生活呢无从得知,但我不会逃避,谢谢你,侦探先生。”

                            灰原,不能完成自我救赎的只有我们吧?由奈走后,江户川这样想。
                            “……她开始了新的生活,她没有逃避,她很幸福……”当然不是这样的。但是有时真实的故事没有教育意义也不会有人喜欢。所以他不可能告诉他的委托人,灰原哀后来伤痕累累从悬崖上摔了下去,现在躺在最安静的那片公墓里。


                            回复
                            举报|19楼2017-08-28 13:08
                              (十一)
                              大雨连续下了几天,江户川柯南还回伞后索性来回冒雨狂奔。

                              “灰原,我最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
                              ……爆炸声就在近处,碎石瓦砾满目皆是,汗水和火光模糊了视线。
                              ……“拜托你,放我下去吧。”
                              ……曼珠沙华的花海,一人在其中行走,每一株花都绽放在头顶。
                              ……“你是谁?”
                              ……身体开始急速下坠。耳畔是呼呼的风声,所有曼珠沙华铺天盖地地压下来。

                              凌晨两点,江户川柯南从梦中醒来,点燃一根烟。他当然知道什么是梦,什么是事实。
                              “工藤,你还不明白吗”
                              ……
                              “也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我说,我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啊。”
                              ……
                              “何以受到如此大规模的审判?何以如此受全世界的关注?自己不过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对新交给的课题提出最合适的方案罢了。”
                              ……
                              思想罪。
                              十七岁的茶发少女清瘦苍白又美得叫人心碎:“我啊,每天都在杀人,夺走了好多人的人生。”
                              江户川有些发烧了。

                              和组织决战的事发生在十年前。所谓双刃剑是,深入敌方越多,胜算越大,危险也越大。愈加频繁的互相试探演变成在某天下午的突然爆发。

                              他当然知道真实发生的事,知道那个下午,他和灰原哀是怎样躲在阿笠博士发明的隐藏壁里,阿笠博士是怎样为了保护他们而被开枪打死。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不愿连累自己,灰原哀一定会以那瘦弱的身躯挡在博士身前。但是灰原哀当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也没有流泪。组织成员临走时放火烧阿笠宅,江户川拉着灰原另外躲藏时,灰原哀也没有回头。很久以后江户川柯南才意识到,灰原哀在那个时候已经彻底死了。

                              战线全面拉开后,才知晓毛利兰和少年侦探团已经被组织带走。

                              江户川体温还在上升,他熄了烟后踉踉跄跄回到床上。现在他想不起很多事情了。但是他还记得,倒数第二次见灰原哀的时候,她衣衫褴褛,从碎石瓦砾中背出因失血过多而昏迷的毛利兰。那时树上狙击手的红心瞄准了她,他迅速扑上挡下子弹。子弹击穿肋骨。

                              再次醒来时,十年的噩梦已经接近尾声。救护人员们用担架抬着他们,毛利兰在最前,已经出了危险区,江户川靠后,灰原哀浑身是伤,踉跄走在他身边。

                              最后一颗,也是唯一一颗没有被发现的定时炸弹爆炸了。

                              曼珠沙华铺天盖地压下来,叫人无法喘气。不对,这是梦。虽然发烧严重,但江户川还是分的清现实和梦境的。然而活在回忆里十年,事实和梦境不区分也没有所谓。


                              回复
                              举报|20楼2017-08-28 13:09
                                (十二)
                                爆炸声就在近处,碎石瓦砾满目皆是,汗水和火光模糊了视线。

                                巨大的气浪把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逼向悬崖。灰原哀即将下坠的一刻,江户川伸手抓住了她。他已经很虚弱了,甚至整个身子有向悬崖外滑的趋势,而他也知道的,不用坚持很久。也许五分钟就够了。FBI的探员会找到并帮助他们。有再大的难处,只要抓住灰原的手五分钟就够了,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而悬崖边茶发少女说:“让我下去吧,工藤……”他在自我催眠无所不能的间隙突然抬头,对上了她那双冰蓝色的眼。他永远忘不了这无限美丽也无限悲伤的眼。

                                “我啊,每天都在杀人,夺走了好多人的人生。”鲜血从她的额头汩汩流出。

                                从不知道她的悲伤和痛苦已到了这样无可挽回的地步。他本以为自己没有放任灰原哀沉入深海,他看她笑,看她责怪,看她脸红,还以为这么多年来灰原哀真的接受了阳光和新的生活。他以为她已经承受了够多的悲伤和痛苦了,可是,悲伤痛苦是无穷无尽的啊。
                                他也早该注意到的,这么多年里,她每一次生日的愿望,每一回看夕阳的眼神,可是他没有。他的心里自始至终只有毛利兰一个人而已。

                                “即使不是今天,也无论如何都会这样结局的啊!所以拜托你,放我下去”

                                他在当时一下醒悟过来,灰原哀早就应该死了。她从来没有想过逃避,死亡对于她来说从来不是逃避。都是因为他的缘故,受了更多的痛苦。可是,如果灰原哀早就知道自己会死,那么在这样一段结局注定的旅途中,一切都是徒劳吗?

                                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心痛,而他明白,只有放手才是真正拯救了灰原哀。他认为松手才是对的事,但并没有直接松开手。他只是失血过多,只是实在太虚弱,只是快要失去意识了。他看见灰原哀嘴唇动了动,事后却再也想不起她说了什么。
                                这是他最后一次见灰原哀。

                                曼珠沙华铺天盖地而来……
                                思想罪。


                                回复
                                举报|21楼2017-08-28 13:09
                                  (十三)
                                  江户川已经在发高烧。他下床找到退烧药,却没有现成的水了。干渴难耐。他勉强吞下退烧药,再次跌跌撞撞回到床上。
                                  “何……何以受到如此大规模的审判……何以如此受全世界的关注……自己不过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对新交给的课题提出最合适的方案罢了……”他闭着眼,一字一顿的念叨,
                                  “灰原,你说,我和阿道夫艾希曼是不是很像……”

                                  是曼珠沙华的花海,他一人在其中行走,每一株花都绽放在他头顶。没有目的,他自己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最后他走到悬崖边缘,看到一个背影。他知道是个女子的背影。他一直都知道那是谁的背影。这一次他走到这里,不说话也不动。

                                  后来他在女子身边坐下,也学着她的样子把脚悬空。他们就这样静静坐着。现实和梦境的太阳同时升起。他坐在她身边看太阳渐渐跃出地平线。梦醒之际,茶发女子转过头对他说了一句话,而后站了起来,转身走向了曼珠沙华的花海。江户川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

                                  阳光照进工藤宅,二十七岁或三十七岁的江户川柯南在床上大哭起来。


                                  回复
                                  举报|22楼2017-08-28 13:10
                                    --------------------------------------------------------------The End----------------------------------------------------------------------
                                    截图的几段是发文要审核的虽然很难看……


                                    回复
                                    举报|23楼2017-08-28 13:12
                                      emm……给自己顶一次


                                      回复
                                      举报|24楼2017-08-28 13:27
                                        楼主辛苦了,我看完了给你顶个贴支持你一下


                                        顶,写的太好了(๑•̀ㅂ•́)و✧


                                        再顶一次hh


                                        回复
                                        举报|28楼2017-09-01 11:12
                                          一开始看到柯南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觉得这是无法接受的崩坏。。

                                          到了结尾,正义至上的大侦探做了伪正义,如果因为有这样的思想罪导致崩坏,也是可以理解吧
                                          看到一半我差点以为那个老婆婆是我哀【脑洞太大


                                          水瓶座
                                          参与百度贴吧游戏《突击英雄》推广
                                          活动截止:2015-08-08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7-09-04 22:31
                                            忘了说,手机看电脑截图好难受啊


                                            水瓶座
                                            参与百度贴吧游戏《突击英雄》推广
                                            活动截止:2015-08-08
                                            去徽章馆》
                                            ww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9-04 23:54
                                              !!!!最后是不是应该有个番外关于那句话呀!不把那句话说出来嘛?工藤看到了口型,却装作不懂,在梦里终于正视了的,灰原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悬崖那一段的故事和名侦探对灰原这些年来的剖白真的是迷之泪目 说得很棒啊 死亡并不是逃避 反而是对她的一种救赎 江户川每一次叮嘱她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 可在她活下来的之后每一天里 不是在煎熬着受着自己灵魂的拷问呢
                                              七夕过去一阵了 这篇文章也一点都没有七夕的甜蜜哼!但还是忍不住表白楼主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9-07 23:14
                                                美女楼主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09-08 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