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苑吧 关注:3,798贴子:167,335
  • 20回复贴,共1

【宇众不同】(2017七夕)旧忆(陆乔角色衍生,民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大橙子&炉子镇~




回复
1楼2017-08-28 00:43
    陆乔角色衍生
    cp:周宇浩×程慈航
    胭脂×昙花梦混合同人
    以剧昙花梦框架为主,具体情节纯靠脑补,可能存在各种ooc...
    楼主历史渣,近代史尤其渣orz...小伙伴们多多包涵


    回复
    2楼2017-08-28 00:45
      1950年初春,南京郊外。风中还残存着冬日的凌冽,草木尚未返青,入眼依旧是一派凄凉萧索,与城内的蓬勃生气相比,竟让人在这充满希望的春日无端的生出落寞之感。


      一人裹着长风衣,行色匆匆的踏上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他在路的尽头停了下来。那是一座新坟,孤零零的守在那里。看到墓碑的那一瞬间,周宇浩的眼眶就红了起来,那个曾经包裹着他所有温暖的名字此刻正静静的嵌在碑上。周宇浩摘下手套,用手指温柔的拂过那一笔一划,略微冰冷粗粝的触感,竟让他回忆起多年前名字主人笑着递给他盛有豆浆的瓷杯时的感觉。两种感觉明明截然相反,却殊途同归的勾起他内心近乎陌生的柔软。


      “慈航,我来了。”


      =


      周宇浩第一次见到程慈航也是在这样一个乍暖还寒的春日。那时的周宇浩不过是个初露锋芒的军校学生。他的老师恰与时任团长的莫采石相熟,又是程慈航的父亲程国栋生前好友,听说莫采石找到了故人遗孤,便让年龄相仿的得意门生周宇浩在训练学习之余抽空多去陪陪程慈航。


      初见时,程慈航正安安静静的坐在书房看书,阳光透过窗帘在他的身上染上一抹温暖的亮色,愈发衬得整个人秀气又柔软。周宇浩站在书房外一时间竟不知该不该上前打破这份安静。所幸程慈航似有察觉,他抬起头看见杵在门边的周宇浩,“是周宇浩周大哥吗?快进来坐。”说着便放下手中的书笑着将周宇浩引进书房,“叔叔提到过你今天下午会来。我叫程慈航,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叫你周大哥吧。”


      ”慈航,你我年龄相仿不必那么客气,叫我宇浩就可以了。“在门口时周宇浩原以为程慈航是个安静内向性子,恐不爱与陌生人交谈,看着眼前这少年,不禁暗笑自己看人太过草率,默默的把刚套上的标签揭了下来。


      周宇浩见识广博口才又极好,将那些稀奇古怪的见闻说得如同身临其境一般,引得程慈航几乎入迷,而程慈航又十分聪明,总能敏锐的发现那些见闻中旁人不会注意到的一些隐秘细节。这让周宇浩对程慈航不禁心生好感,此后,也时常来同程慈航聊一些军校的趣事,一来二去两人关系也愈加亲密。


      时局日益紧张,莫采石担心自己抽不开身来保护程慈航,便将程慈航送入军校学习,不求出人头地,只希望他能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周宇浩得知程慈航进入军校学习,刚巧还和自己是一个老师十分欣喜,便半开玩笑的叫他”师弟“,谁知程慈航竟然乐呵呵的叫起了师兄,连之前的名字也不叫了,这让周宇浩有些哭笑不得。程慈航聪明好学,成绩在同届中出类拔萃很得老师看重,老师有心让他历练,便时常让他和学长们一起搭档完成实训任务。


      一次,程慈航恰好和周宇浩一组,二人本就相熟,完成任务时更是配合默契,一路顺风顺水本想提早完成任务返程。可惜天公不作美,一场暴雨将两人困在山上。


      风餐露宿在实训中本是常事,二人也如往常一样一人警戒一人休息。周宇浩和程慈航换岗后,正靠在石头上半梦半醒,突然听到程慈航一声惊呼,周宇浩条件反射般的从石头上弹起,担心他遇到什么不测,急急冲向程慈航。程慈航看到周宇浩被自己吵醒不免有些愧疚,本想让周宇浩回去休息,但是趴在自己脚上那只八腿怪物却让他不敢妄动。“师...师兄,实在抱歉吵到你了。我...没事,只是...只是...”程慈航不住的望向自己脚上的那只蜘蛛,想让周宇浩帮他把蜘蛛赶走,却又羞于启齿。


      周宇浩第一次看到程慈航这个样子不免有些奇怪,顺着程慈航的目光看去只见半个手掌大的蜘蛛定定的趴在程慈航脚上,心下了然,再看程慈航如临大敌的模样,差点让他控制不住笑出来。枪林弹雨都不曾皱过眉的人竟然害怕一只小小的蜘蛛。周宇浩本想借此嘲笑他一番,但抬头看到程慈航极力克制又略带一丝请求的眼神,心里像是被细毛扫过,一阵没来由的悸动,顿时没了开玩笑的兴致。他默默的把那只蜘蛛从程慈航的脚上扒拉下来,扔得远远的,看着程慈航长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只觉得这小师弟很是可爱。他拍了拍程慈航的肩头,让他遇到什么只管来找自己,只字未提蜘蛛的事。见周宇浩没有点破他害怕蜘蛛这件事,程慈航心里一暖对周宇浩满是感激,若有若无的“嗯”了一声。这一个小小的插曲本应随着世事浮沉慢慢淡忘,谁知多年后周宇浩回想起这件事却恍如昨日,原来那时情已种下,只是当时竟未曾察觉分毫。


      之后,日军兵临南京城下,莫采石留守南京,周宇浩加入军统受命潜入日军内部,程慈航本想和莫采石一起留守南京但是被莫采石极其强硬的拒绝了,又顾念婶婶孤身一人,只得同莫夫人一道前往重庆。此一别,前路莫测,也不知再见是何期。


      回复
      3楼2017-08-28 00:50
        四年时间足以改变很多。四年间,周宇浩凭借着超凡的能力在军统内部崭露头角,一步步升任南京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谋,又以”影子“的身份打入日军特高课成为特战总部督察员,期间又被中共策反,成为了三重间谍。这样如履薄冰无比压抑的生活几乎将他逼至极限,每一次在麻木与沉沦边缘时,他总是不断的回忆曾经在军校那段时光,拼命的抓住那一丝光亮,支撑这自己前行,因为他答应过那个人会活着回去见他。


        4年后,潜伏在日军内部的中共卧底奉命夺取日军511部队研究生化武器的一套绝密档案。蓝胭脂知道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代号为”北雁“的卧底一起参与夺取档案,但是她并不知道卧底的真实身份,直到”北雁“真正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知道原来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北雁“竟是外表柔弱平日里娇滴滴的施玉。本来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却因为冯曼娜的搅局差点功亏一篑。施玉为了保住胭脂,孤身一人带着盗走的那一部分档案躲避日军的重重追捕。周宇浩原本猜到部分她们的计划,担心计划存在漏洞被敌方反将一军,反而暴露了己方卧底,但是当他赶到时一切已经晚了。他暗中寻找”北雁“的踪迹,却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施玉是程慈航少年时的玩伴,两人可以算是青梅竹马,她陪伴着程慈航度过了那段失去双亲孤苦无依的日子。只是因为后来的战事,二人从此失散。程慈航在重庆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施玉,无意中猜到了施玉的身份,又担心她的安危,便在施玉离开重庆的一年后处理好重庆的事情只身前往上海。等程慈航几集周折找到施玉时她已经身受重伤,她将盗走的那一部分绝密档案交托给程慈航后就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去引开日军让程慈航脱身。只是日军早已堵住各个通道,纵是施玉身死也无法让程慈航顺利离开。


        日军认定程慈航知道档案的下落,对他进行刑讯逼供,却始终无法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正当他们一筹莫展打算另寻突破时,竟发现程慈航自己逃了出来,还顺手炸了日军的一个军火库。消息一出特高课上下一片哗然,没人知道程慈航是如何做到的,也没人能找到程慈航的下落,就算是全城搜查也是一无所获。


        而此时,程慈航正躺在周宇浩的家中陷入昏迷。周宇浩在离军火库不远的一片乱葬岗找到程慈航的时候他已是遍体鳞伤,意识也不是很清醒。更要命的是程慈航童年时经历的那些黑暗血腥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里障碍,选择性的遗忘了那段记忆,在此次的刑讯中这段记忆被强制唤醒,身体受创的同时心理也受到了极大折磨,他凭意志力强撑着逃了出来,精神稍一松懈便陷入了无休止的噩梦中。周宇浩担心程慈航就算能够顺利醒来也可能无**服这样严重的二次心理创伤。


        ”不!不要!父亲母亲!“程慈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母亲死在炮火中却无能为力,铺天盖地的鲜血浸透的每一寸土地,没顶的绝望令他窒息,他想逃离却无法辨认方向。


        周宇浩听到程慈航的微弱的呻吟,心里蓦地一痛,他轻轻是为程慈航擦去额角沁出的汗水,”慈航,不要怕,我在。“他紧紧握住程慈航的手,”你不是最喜欢叫我师兄吗?有师兄在,不要怕。你试着睁开眼睛,所有的黑暗、绝望都会消失的。不要放弃!“周宇浩不知道程慈航能不能听到自己说的话,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能否将程慈航从昏迷中拉出来,但是就算只有一线希望他也要试一次,决不放弃!


        回复
        4楼2017-08-28 00:52
          事实证明话痨的我并不能一发完结orz...

          附赠大橙子和宇浩小哥哥的两张美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28 01:01
            浪浪加油~害怕蜘蛛的大橙子2333如果师兄不在,会不会拔枪杀蛛(ಡωಡ)hiahiahia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8 11:19
              哇,好厉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8 12:54
                啊啊啊啊!浪浪的新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8 17:11
                  我也来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8 20:38
                    昏迷中的程慈航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着自己的名字,之后又和他说了什么似乎是想要安慰他,不由得感到一阵心安,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原来自己还活着。他用尽全力睁开眼睛,一瞬间,白色的亮光刺破黑暗,梦魇烟消云散。

                    似乎是周宇浩的话起了效果,程慈航醒了过来,虽然眼睛一时间还找不到焦距,整个人都被冷汗浸透,显得有些憔悴。

                    “慈航!”周宇浩欣喜的叫着他的名字,原本有许多话想说,却都堵在胸口,凝成一滴滚烫的泪水从眼眶滑落。

                    在程慈航的记忆中,周宇浩总是一副冷静果决,胸有成竹的样子,当他刚刚看清楚时,看到周宇浩喜极而泣的样子着实惊讶。愣了片刻之后,他笑着抬起有些无力的双臂,抱住周宇浩,“宇浩,不用担心,我没事了。”看着程慈航这样安然无恙的醒了过来抱住自己,周宇浩也小心的避开程慈航身上的伤处,回以一个大大的的拥抱。周宇浩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急急忙忙的放开程慈航,系上围裙在厨房一阵忙活。当周宇浩再一次出现在程慈航面前时,围裙还没来得及解下,手里多了一碗热腾腾的瘦肉粥。

                    程慈航慢慢的喝着热粥,回头看见周宇浩系着围裙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心情大好,毕竟这个样子的周宇浩一点也不多见。“想不到特战总部督察员的厨艺也是如此精湛,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谁若有幸成为尊夫人必定十分幸福。”程慈航看着周宇浩笑的一脸狡黠。“慈航,快别取笑我了。”周宇浩脸色微红,又端起一副大哥哥的样子,“伤这样了还有心思开玩笑,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程慈航看得出来周宇浩是真心实意担心自己的身体,便不再逗弄周宇浩,笑着摇摇头。周宇浩想到之前的种种惊心动魄,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又担心刺激到程慈航,一时间有些犹豫。程慈航看着周宇浩的神情便猜出他想问什么,他轻描淡写的将之前的经历叙述了一遍,又托周宇浩帮他取回藏起来的档案。周宇浩问他地址时,程慈航贴着他的耳朵说了一个地名,周宇浩刚刚恢复正常的脸色又红了几分。程慈航居然将档案藏到日本人开的妓馆里,谁能想到这珍贵的档案竟放在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周宇浩不由得暗叹自己这个小师弟真是才总让人意外。

                    周宇浩取回档案后,利用职务之便,暗中安排程慈航带着档案绕过重重关卡离开上海。

                    莫采石知道这件事后大发雷霆,半是生气半是不安,他担心日军特高课不会轻易的放过程慈航,便狠下心将程慈航送到美国警校学习,远离战乱。


                    回复
                    11楼2017-08-28 21:33
                      1945年日军投降,周宇浩顺利结束日军内部的卧底工作,回到军统任职。由于在卧底期间功勋卓著,年纪轻轻便有少将军衔,一时风头无二。


                      与此同时,程慈航归国,受聘警罖察总署特聘侦探,开始着手追查失窃的五九档罖案。当时程慈航带着档罖案离开上罖海,正准备将档罖案交给前来接头的人,却发现接应的人已经被人半路截杀。他心思缜密,稍加推测就猜到中罖共内部可能存在内鬼。他不敢冒险去联罖系接应的上线,更不可能回去找周宇浩,只得带着档罖案回到重庆。


                      回国后,恰逢剩余的那一部分五九档罖案失窃,程慈航深知这份档罖案的重要性,刚刚安顿下来便马不停蹄的去调罖查五九档罖案失窃的事。程慈航这样的执着令莫采石颇感无奈,他了解程慈航认定一件事就决不罢休的性子,也没过多的干涉,只是告诫程慈航在警罖察厅这种鱼龙混杂的环境下处世需更加的小心谨慎。


                      几年的磨练让程慈航成熟了不少,他虽然厌恶官罖场的尔罖虞罖我罖诈却也知进退,一直不远不近的游离于南京的各色人物之间。程慈航也曾听闻周宇浩的一些消息,本想登门拜访,但考虑到他现在的身份,又不欲和军统有过多交集只得作罢。


                      只是世上总有诸般巧合,马歇尔专车被盗案让老头罖子颇为震怒,着令警罖察总署和军统协同破案,而军统方面的负责人恰巧是周宇浩。二人多年未见,再次合作竟依然和少时一般配合得天衣无缝。周宇浩之前曾听闻程慈航归国破获了一系列大案要案,今日一见才发现当年那个略带稚气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为一把锋利凌冽的利剑。


                      警厅刑侦处处罖长严达庆平素对程慈航多为不满,本想借这次马歇尔专车被盗案给程慈航下绊子,谁知此次行动有军统加入,周宇浩又总是和程慈航形影不离,他也就不敢妄动,憋了一肚子的气。


                      马歇尔专车被盗案顺利告破,总署和军统的人也不由得送了一口气,周宇浩便约着程慈航出来好好的吃顿饭。席间二人谈论着这些年的经历,仿佛回到了还在军校的时光,依然亲厚如昔。此后,周宇浩闲暇时也会约程慈航出来吃个饭,随意聊聊近况。原本程慈航还有些顾虑,但周宇浩主动相邀,他再回避就太过意不去了,更念及他和周宇浩这些年的情谊,身份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程慈航曾以为这样有长辈疼爱知己相伴的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只可惜美好不过短短一瞬,而五九档罖案正是击碎这一切平静美好的一道惊雷。程慈航成功的夺回五九档罖案,将这至关重要的档罖案罪证送上远东军事法庭,他本来已怀死志,想一力承担罪名,谁知莫采石用自己的死挡下了所有罪责,又有关天平暗中抹去一切证据,明面上看竟和程慈航毫无关联。


                      程慈航幼年失去双亲,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莫采石,另一个是周宇浩。而今莫采石一生奉献给了他的信罖仰与国罖家最后却背负着叛罖国的罪名死去,莫采石于程慈航是一个如父如师般的存在,莫采石的死令程慈航一度自责消沉。程慈航清楚的记得莫采石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要他不管怎样好好的活下去,为了这句话他表面上一直如同往常一样,但内心却时刻处于极度压抑状态。那几日,周宇浩恰巧奉命到外地巡视,等回到南京时才知道这件事。他马不停蹄的赶到程慈航家,一推门就看见程慈航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烧得意识模糊。


                      周宇浩看到这样脆弱一面的程慈航,心里密密麻麻的疼,他找来自己的私人医生为程慈航看病,坐在床边守了一整夜直到体温恢复正常。程慈航醒过来第一眼便看到一脸疲惫的周宇浩伏罖在床边补眠,场景意外的和五年罖前的那一幕重合起来,同样是他最孤立无援的状态,同样是那个强大而温柔的人。他伸出手想要拂去周宇浩额前凌罖乱的发罖丝,却没料到周宇浩在这时候醒了过来。


                      “昨夜辛苦你了。”程慈航定定的看着周宇浩略带血丝的眼睛。


                      “你我之间何须如此,你等等,我去拿点吃的。”周宇浩起身正欲到厨房去做早点,却不想被程慈航一把拉住。


                      “不用麻烦了,我现在还不饿。你一夜没睡,躺下了休息一会儿吧。”周宇浩正想要推辞,但看到程慈航一脸认真,便点头答应了。


                      或许是太久没好好休息的缘故,周宇浩一沾枕头就睡着了。程慈航侧头看着周宇浩安静的睡颜,原本空荡荡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一下子填满了,只觉得无比安心,望着他略带水色的双罖唇竟鬼使神差的俯身吻了下去。就在快要触及的一瞬间程慈航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原本他以为自己对周宇浩是知己之情兄弟之义,谁知道原来在自己内心深处早已将他视作可以一生相伴的人,几种不同的情感混在在一起迸发出最为浓烈的情感。


                      程慈航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他既认定周宇浩是他此生所爱便不会逃避自己的感情,只等周宇浩醒来向他表明罖心迹。他不知道周宇浩对自己是否也抱有同样的情感,但他知道在生死难料的漩涡中,如果他不说出来,或许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正当程慈航准备翻身下床时,忽然看见周宇浩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慈航,为何不继续?”


                      “什...什么?”


                      周宇浩浅笑着并未作答,只是一把搂住程慈航吻了上去。周宇浩和程慈航再度重逢时便清楚的认识到他对程慈航已经超越知己兄弟间的感情,只是他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而今程慈航的那一番动作,让他觉得世界都明亮了起来,原来他也是一样喜欢自己。


                      政局越来越紧张,周宇浩的卧底工作愈加艰难。他在二人定情后不久便向程慈航和盘托出了自己的真罖实身份,他知道以程慈航的敏锐不可能发现不了自己身上的端倪,与其让他担心倒不如直接告诉他,他相信程慈航。程慈航听到他的真罖实身份时,并没有追问其他,只是让他万事小心保护好自己。


                      破获五九档罖案后,老头罖子碍于程慈航的声望虽然没有追责,但始终对他心存芥蒂,将程慈航从总署调职到中罖央警校,明升暗降。程慈航本就无心官罖场,五九档罖案事毕,他也乐得清闲的去当一位警校教员。


                      一日,他在一次和警署旧友的闲聊中无意中得到军统打算整罖肃内鬼的消息,莫名的觉得一阵心慌。程慈航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便着动用之前的人脉关系搜集信息,七拼八凑推测出部分信息。原来南京一个中罖共的情报站不久前被秘密围罖捕,其中有人叛罖变,供出军统高层有卧底,只是叛罖变的人并不清楚卧底是谁。戴笠决定借此针对军统高层放出假消息诱使内鬼向情报站传递消息,将内鬼一举铲除。


                      程慈航得知消息后,打电罖话给周宇浩,却一直无人接听,他本能的感受到了一丝恐惧。程慈航沿着周宇浩可能会出现的地方一处一处的找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周宇浩,但是他只能一试。


                      在最后一处可能的地点附近,他找到他了。只是这时,附近几条通道已经被军统严密封罖锁。军统在情报站没能等到想要钓的大鱼,便开始在附近展开拉网式排查。程慈航找到周宇浩时,他被困在一条小巷中,两头的街道上都有军统和警罖察局的人。


                      看这情况两个人要想全身而退已是十分困难,程慈航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宇浩落入险地。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了,他不想失去第二次。


                      “宇浩,等我引开那些人,你看准时机迅速离开。”


                      “那你呢?”周宇浩猜到了程慈航的计划,紧紧的抓罖住程慈航的手。


                      “我不会有事的,信我!”程慈航定定的看着周宇浩,目光坚定。说完他便一把推开周宇浩朝巷子的一端跑去。


                      之后的事周宇浩的记忆有些模糊,他只记得程慈航在巷子一端的街道上和警罖察交涉了一段时间,然后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另一条街上军统的人也被引了过去。周宇浩逼着自己不去想程慈航现在怎样,他借机逃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去的。那一夜他彻夜等在客厅,希望下一秒程慈航能毫发无损的站在他面前,他相信程慈航。


                      只不过这一次他等来的是第二天的报纸,共罖匪枪罖杀前总署特聘侦探后下落不明,多么荒唐可笑的标题,内容也含糊其辞,可是这却真真切切的击碎了周宇浩的所有希望。想来那些人杀了程慈航之后,又担心舆罖论压力,便将所有的脏水泼向对方,捏造出了这样荒唐的所谓“事实”。


                      回复
                      12楼2017-08-28 22:02
                        时间过去了许久,久到国罖民罖党败退台罖湾,久到失去挚爱的伤痛渐渐麻木。周宇浩站在墓碑前,想起这段往事已是泪流满面。

                        这时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周宇浩的肩膀,周宇浩未曾料到背后有人,瞬间绷紧神罖经,他低头抹去泪水又恢复了平时风度翩翩的模样,转过头去。身后那人他并不熟悉,依稀记得好像是程慈航原来警厅的同罖僚。

                        “周先生,我是关天平,是原来程先生在警厅的朋友。”

                        “关先生,你好。”周宇浩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样子,他不能确定眼前这人的意图。

                        “程先生之前和我提到过您”,看到周宇浩的疏离关天平也不恼,“不过,我想周先生可能更熟悉我另外一个名字,‘夜枭’。”

                        听到这个名字周宇浩十分震罖惊,“夜枭”是卧底国罖民罖党罖内部一根最为锋利的刺,和他同为中罖共在国罖民罖党高层的卧底,不过二人并非同一根线,任务也毫无交集。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夜枭”竟是首都警罖察厅年轻的刑侦处处罖长关天平。

                        “周先生,程先生其实没死,只不过他没办法和您联罖系。”

                        当日,程慈航在寻找周宇浩之前联罖系了关天平,得知他也参与这次行动,为保万无一失,便确定一个十分凶险的计划,没想到后来这计划真正用上了。

                        程慈航出现在警罖察面前说些无关痛痒的猜测,假意帮助搜罖捕卧底,实则引起军统的人注意有罖意拖延时间。关天平佯装怀疑程慈航通共,二人发生冲罖突,程慈航借机开罖枪将动静闹大,将军统大部分注意引过来,而关天平趁乱朝程慈航开罖枪,避过内脏,造成程慈航假死的表象。之后,接应的同志及时的为程慈航取出子弹止血,将他秘密送出南京。

                        这一系列的计划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老头罖子因五九档罖案的事一直想将程慈航置于死地,就算不是这一次,也会找另外一次机会随便按个莫罖须罖有的罪名秘密罖处决。程慈航被罖逼无奈只得用这金蝉脱壳计脱身。

                        程慈航离开南京后几经辗转定居香罖港,一方面局势紧张通信不畅,另一方面不能轻易暴罖露南京的地罖下组罖织,因而无法联罖系周宇浩。

                        “程先生走前还托我向你道个歉,没能及时告知您真罖实情况。”

                        “没有没有,他不需要道歉,他现在在哪里?”周宇浩听到程慈航还活着的消息只觉得是上天眷顾,只想快些见到他,好让他确定这一切不是一个易碎的梦境。



                        1950年初夏,周宇浩拖着行李箱只身来到香罖港。他以最快速度完成和组罖织的交接,根据关天平给的地址来到一处精致的小洋楼前。他立在门旁,抬手敲门时竟有些近乡心怯,他安安静静的等在门旁,听到门内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才发现自己这辈子心跳都没那么快过。

                        门开了,那人还是和当年一样穿着衬衫马甲一派温和斯文的样子。程慈航见到门外的人一时愣在原地,等他反应过来后,无比熟络的接过周宇浩手里的箱子,眼角微润。

                        “宇浩,欢迎回家。”


                        回复
                        13楼2017-08-28 22:05
                          完结啦,小伙伴们七夕快乐爱你们
                          第一次尝试写民国风的文,话痨的我终于拖到二发完结了,文里各种ooc+金手指大开23333333【我在说什么】
                          总之,希望小伙伴们看文愉快,天天开心~来吃我一口陆乔安利


                          回复
                          14楼2017-08-28 22:12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9 00:3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03 02:2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