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吧 关注:18,801贴子:1,054,225

回复:【墨白渊浅】三生天不老 情难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追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7-08-26 10: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7-08-26 10: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7-08-26 10:2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4楼2017-08-26 10:28
          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7-08-26 10:39
            每天搬一章吧,稍作修改。其余还要找出时间时间是要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8楼2017-08-26 10:52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0楼2017-08-26 10:53
                中午好,莹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1楼2017-08-26 10:54
                  楼,你叫莹莹,我叫梦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7-08-26 11:01
                    顶顶顶(。・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7-08-26 11: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7-08-26 11:07
                        报道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7-08-26 11:08
                          第一章(上)
                          配乐:凉凉

                          第一章:(上)
                          配乐:凉凉
                          须臾之间,天地更迭,六合交替。夜华已去了近百个年头。
                          十里桃林春风依旧,满园盛灿,月光下,蓝袍男子迈着轻缓的步伐。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落入凡尘伤情着我........
                          生劫易渡情劫难了......
                          深吸一口浓浓的花香,久违的味道令他如此神往,这感觉就如同她近在自己的身侧,两万年的相伴,七万年的执念......以及这百年的等待。闭目中他眉宇微蹙,上扬的嘴角渐渐落了下来。他捂着嘴一阵轻咳微喘,过后又掏出了帕子默默擦拭掌中的殷红。
                          从夜华离开,他便一直担心着她,借着闭关为由实则这近百年一直待在青丘,隐去身形,掩了气息陪在她身边。每每她醉倒在地,他便将她抱回榻中,或是在旷野中,凛风中为睡了的她披上自己的衣袍。

                          即便如此,墨渊感觉自己是幸运的,能这样一直无声的陪伴,轻抚着睡颜时为她拭去泪痕,日日看着心念的人儿一解相思。而他亦是不幸的,此生终究再也等不到她的回望,错失了渴望的幸福,这悠长的岁月中她已然不会想起自己,夜华不在了,她也不会再见他这个师父了,只怕自己这张脸会让她望而心伤吧....
                          长年的煎熬中看不到一丝希望,她日复一日的在悲戚中沉沦,将自己折磨的形消骨瘦.....,而他也只能看着无能为力!渐渐的她每一滴泪都化作他心头的一道疤.......

                          他墨渊这一生从来都未体会过“无助”二字。父神之子,天族战神注定位于至高点,令他无法掌控得少之又少,修的逍遥道也使得他将一切视如浮云,包括天地万物生死轮回。即使这样,终是造化弄人,自遇到她开始,便注定了他难逃一个“情”字。

                          他为了心中所念之人执着的坚持着,逆转自己了运数,强行历了东皇钟之劫,千辛万苦的回归却躲不过天命.......无缘所爱.....孤独一生.......

                          看着她每日因失去夜华而伤心欲绝,活得了无生意。他满腔热焰就像被人硬生生的拖入冰冷的深渊。心虽渐凉,情却难灭。他的归来已然毫无疑义,她爱的,需要的从不是他。
                          最后在绝望中...他选择用自己残缺而无望的人生换回她朝思暮想的人....即使自己无缘幸福,他也要拼尽一切给她一个圆满的成全。只愿....她以后都不会再流下伤心的泪。
                          那日他去了趟无妄海,硬撕下自己一片元神作为载体来聚集夜华其他散落在各处的元神碎片。

                          可待夜华自行拼凑尚需时日,也许像自己当初那样要用七万年,或许更久......他怎么忍心让她再继续的等待、煎熬。回去后,他又将自己余下所有修为炼成这枚丹药。
                          而今日来此,就是嘱托折颜将这丹药交与他的小十七.....
                          一切都交代妥当后墨渊精疲力尽的回了昆仑墟。

                          回去后他肝肠寸断....原来....每日见着她已成为无法忽视的渴求。
                          只是如今他不能留在青丘,也再使不出法力去看她。现在的他......一无所有,不能隐去身形伴着她,也不能再护着她,照顾她。只剩下...满腔的思念以及不足三个月的残生。只是不舍....对她不舍....

                          深夜,墨渊独自撑在窗前,他目光悠远而悲凉,望着深邃的夜空心底一片黯然。这深沉的夜,漫天的乌云能住了月,遮住星,却遮不住自己对她的相思,好想再见一面.....我的小十七!还会再来一次昆仑墟么?许是师父.....等不到了。

                          他注定将在孤独中走完余下的...每时每刻.....
                          可他不悔....这一切都值得!想着她日后能快乐,他便能安心的走了.....
                          天不老.....情难绝....
                          天长地久有尽时.....此爱绵绵无绝期......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6楼2017-08-26 11:18
                            已收藏,楼楼加油


                            回复
                            107楼2017-08-26 11:22
                              第一章(下)
                              配乐:路漫漫

                              青丘美景如画卷般秀丽宜人,春雨绵绵落下,犹如给这青山碧水又罩上了一层薄雾。青衣佳人坐于湖边凉亭,她一杯杯的饮着桃花醉,从开始的醉梦人生到后来世无可恋,如今的白浅心已麻木不堪。看着点点细雨,冬去春来,又一个年头的起始,可她却终不能参悟这万物轮回,依旧因执念于生死而悲哀。没错,她的狐生真悲哀。

                              浑浑噩噩的一瞬间,淡粉色衣角映入了她迷蒙的眼帘,抬头顺势望去,原是他呀,茫然的面上反衬出了她一丝淡淡的笑:“老凤凰,今儿怎有空来我青丘闲逛,莫非...四哥又让你气跑了?”

                              这副不争气的慵醉之相,让折颜看了失望至极,面上再无往日的悠然亲和:“你这番醉生梦死是给谁看,白家怎地出了你这只不济的狐狸,我只恨当初不该将你送去昆仑墟!”拧紧的眉间夹杂着隐隐地怒气,一面说着一面掏出锦盒,“啪”的一声,拍在她面前的桌案上:“拿去....救你那未婚夫吧!”

                              他拍桌的声音和突如其来的几句话惊的白浅醉意全无,从未见过折颜也有这般疾言厉色的时候。她执起锦盒一刻不详的预感隐隐袭来:“这.....折颜,这是.....”

                              “你不是想夜华么,没了他就活不好,过不去么?还问这些做什么!”折颜一时心疼墨渊,语气过于严厉,可当他对上了白浅那双似有水雾的眸子,心又软了下来,怪她有何用,这一切都是墨渊自愿,原都是用情太深而已....
                              ..

                              稳了稳心绪的折颜,无奈的长叹一声又缓缓开口“夜华元神未灭,你将这修为丹药送去无妄海,置于他口中,待有了气息,再以双修之法助他转醒!”

                              听着他的话白浅并未因欣喜而激动。反而看着这枚泛着幽幽蓝光的丹药,心中莫名地闷闷作痛,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列,仿佛有某种珍贵即将离去,而迎接她的不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却是更加深刻的痛楚。此刻她心乱如麻,沉沉的握紧手中之物,这并不是夜华的命,而是她更珍视的......

                              她瑟瑟发抖,小心翼翼的开口:“这世间再无神之草,怎可随意渡修为...”话一出泪已落!他答与不答,她都已知晓。同胞双生,元神相近气息相融,能这么做的只有....师父...

                              果真她还是能想到的,原以为小五一时大喜过望,急着救她那未婚夫婿,已无暇顾虑这些,看来墨渊也没白疼了她这些年。可又有何用呢,他所期所盼,她都给不了。

                              抬目紧紧的看着折颜,不敢错过他现下的任何表情:“师父....他.....”想问又不敢,怕最坏的结果她难以承受.....

                              元神归位不久,身子那般虚弱,全靠那几万年修为撑着,亦不知这段时间他闭关修养的如何。可如今他......越想越怕...恐惧让她开始颤抖......

                              这些年不是不想念师父,只是她沉浸在失去夜华的心伤中还未走出,怕这般贸贸然去昆仑墟见着师父会忍不住大哭一番。给他添堵....

                              “他...无碍!”折颜背过身去,负手走了两步,亏心呐......可是他已经答应了墨渊.....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任凭他医术再高超。也难医心死之人....他撕裂元神,耗尽修为,如今已油尽灯枯....

                              只可怜他半世守护这四海天下,从未为自己而活过,偏偏头一遭尝了情滋,却伤的透骨寒凉。可他却用情至深,为了她,飞蛾扑火一般将自己燃烧殆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8楼2017-08-26 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