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容吧 关注:6,636贴子:93,951

【安氏陵容携熙然而归•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章,凄凉而死,熙然而归
“甄嬛,抱歉!你的安稳人生,终究是被我毁了!”体内毒药发作,安陵容忍着体内翻江倒海般的疼痛,说出这句话,看着甄嬛驻足脚步回头看自己一眼,对她说出自己最后对她的歉意回报:“皇后,杀了皇后。”
然后体力不支,缓缓倒下,目光最后,是她走出延禧宫正殿的身影,以及斜阳照射家具的墨影!血从嘴角流下,划落衣襟,染上她娘给她的传家玉佩!这是安陵容最后的一丝牵挂!
安陵容在虚无中走了很久,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黑白无常来带走自己,只是觉得这样往前走,心很静,很静,终于一片白光,她到了一个仙境一般的地方,面前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俊美男子!
“老夫等了几千年的有缘人,终于来了!”俊美男子开口便是老夫,安陵容奇怪的看他一眼,这人不老啊?“几千年?先生说笑了!不知这里是那?阴曹地府不会如此漂亮吧?”
男子手指一直安陵容心口说道:“阴曹地府自然不敢收老夫看上的徒弟,这里是一处灵悟空间,不存在与世间,只存在于你那传家玉佩!”
“玉佩?”安陵容疑惑的看着男子。
“老夫是仙阳真人,千年前,你的祖先与我有恩,我答应他,若有朝一日,我功效有成,定当择他后人为徒,后来我稍有成就,便赠予这玉佩,告与他,若是参破这玉佩机关,便来仙阳峰找我!等了几千年,倒还是要老夫先来接你了!!”仙阳真人说道,看安陵容仍旧迷茫的看着自己,摇头又说:“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我定自当好生教你!”
安陵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中听到之话,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嘶——!”
“你这小妮子有趣,还怕老夫制梦骗你不成。”
“真人赎罪,我不是爬您骗我,只是我不觉得自己有如此好的运气罢了!”语罢,安陵容跪下:“仙阳真人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让师傅久候,是徒儿不是!”
“起来吧!如今往后,你便是我的徒儿了,以前都已与你不相干了!我再给你起个名字可好?”仙阳真人扶起陵容,询问她的意见。
“请师傅赐名!”安陵容这名字是她父亲在她及箕之前她父亲给气的,虽然她也叫了几十年,但是她着实不喜欢,没有父母对孩子的期盼,只是随意起了安上去,为了好看用的。
“就叫熙然吧!熙熙为乐,光以为然。”顿了顿,仙阳真人又道:“以后,跟师傅回峰,好好过自己的人生。”看了安陵容低头没有搭话,轻叹一口气:“痴儿,你还想前世种种吗?他们的以及那些记忆已经不属于你了!你是熙然,不是安陵容了!”
“可是我的百般痛楚却是难以抵抚,那些与我是真真儿经历的事情!”泪珠不自觉划落,仙阳真人看着不忍:“唉!罢了!有个心结在以后终究是大患!你且告诉我你最后悔思念的是什么?”
“娘亲,孩子!”
“唉!熙然呐!这本着我的意思是领你直接回去的,我也知道你的一生有多苦,先前觉得时间能修平一切,但是看来你的执念要深啊!如此会在以后修炼之时形成心魔,会给你造成很大的伤害!罢了罢了,回去吧!我许你重来一世,你可以留下子嗣,但是有一点你却不能带任何人回来,有时候缘分了了,若是还能重续便是莫大天恩,你可明白!”
“徒儿明白,能重来便是最大的幸运,徒儿不会不知足的。”
“嗯,你要记得,修炼之后你的寿命会延长,但是你只能待到你六十岁,就要回去仙阳峰!明白吗?”
“是,徒儿明白!”
“这空间你且回去之后再细细看吧!仙阳峰也等你以熙然回来之后再回吧!以后找我就来点燃这桌上焚香!你出进这空间在心里默念便好,行了,去吧!且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心!”仙阳真人一挥扇子,安陵容(为了避免没有带入感,还是用这个名字,但是,她确实改名字了!等她这一世完了,她便以熙然的身份活下去了!)一阵眩晕,再一睁眼,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里,旁边竟然还坐着萧姨娘,此刻姨娘正在拄着头微阖着眼睛打盹,安陵容掀开小帘看外面天空,发现天色未亮,但是已到破晓时分!看了自己的打扮,她明白自己现在是在进京选秀的路上,她为了赶路已经两天两夜都是在马车上度过,除了马儿累的不行了,才歇一会儿!虽然遗憾,但是能重来一次,已是幸运,她奢求过多,只要能够有幸再次见到母亲便好。她看了眼外面的天儿,黎明时分,他们连夜赶路,马上就要到北京城了!现在是刚刚踏入北京地界儿了!安陵容神识进空间这才好好的看到屋子的全貌,这应该是一间修炼室,一个蒲团,后面一副八卦图,对面一个小塌上面挂着一副他师傅的人像,安陵容拜了一拜直接,走出门外,门外两旁分别有一个房间,安陵容走进去一看,发现左边这间是间书房,里面满是藏书并且外面看着不大,进去之后发现别有洞天,里面里面放了许多书架,搁置的藏书怕是够看个千年了!右边这间是间卧室,整个屋子的偏江南一带的感觉,很是清新有趣儿!一应家居全是紫檀木的,家具多是样式新奇,安陵容细细看去发现梳妆台上满是首饰,衣柜里的衣衫也是数不胜数,床上铺的用的无一不是精品,这屋子里大多即使是安陵容上辈子一直在皇宫里呆着也没见过,首饰衣服的样式,家具的款式都是工艺精湛,优雅精致,看着即大气又不张扬,安陵容往外走,才发现后面练功室后面还有两间屋子,走进去才知道是库房,与卧室相对的屋子放的是生活用品的库房,里面满是绫罗绸缎金银翡翠,一应吃食寝具样样都有看的安陵容直眼花缭乱,相比有了这些以后宫里的库房就是打开眼儿让她挑,她估计也没几个看的上的!与书房正对的那间里面具是瓶瓶罐罐各式武器,塞得满满当当,安陵容现在也看不明白,但是知道大概对自己好一点以后会有用处,这些都是师傅给自己准备的,肯定不会没事儿瞎放的。安陵容往屋子东走,发现有一个大湖,湖里有着一些莲花,后来她才知道,这是九品仙莲,-_-||,湖面山氤氲着些许雾气,远处有几座山峰,接连相印到是似条山脉,西边则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草原,这是三面环山一面临草(原)了?安陵容有些哭笑不得,人家都是临海她是临草,她兜兜转转转悠这一圈估摸着用了不少时间,在库房随便拿了个荷包装了个成色在这一堆(没错,就是堆!-_-||)里算是下等,但是拿出去绝对算是上品的翡翠,就出了空间,她再睁开眼睛外面天色有些微变化但是不大,安陵容暗自琢磨:这在空间最少待了有半个时辰怎么外面天色不似有什么变化啊?倒像是没过多大会儿似的。
“容儿醒了!再过些时候就到京城了!”萧姨娘已经醒来,见安陵容已经醒了,正撩开帘子看外面,想到已经做了两天的车了,怕她性子耐不住,如是说到。
“是,姨娘!”安陵容看着萧姨娘面孔,心里发酸,前世也是这样儿!萧姨娘送自己进京选秀,自己成功入选,从此在没见过娘亲和姨娘。这世重生在途中,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娘亲。
“姨娘,在等一会儿估计便入的京城了!陵容想,我们入了京城,找一个庭院租下来,这马夫也不让他立马回去,给他些银钱让她在这待到我选秀结束,出门也方便,我是入选秀女,若是我们到了京城像以往般找一个客栈,且不论选上选不上,抛头露面终究是不好听,有了马夫也有正经的住处,说出去也总是好听的。”陵容把想法跟萧姨娘一说,萧姨娘也是同意,只是:“容儿说的是,只是,先下咱们银钱已经见底,连你选秀的装扮,姨娘都给你置办不出来,这……”
“姨娘我知道,你为陵容费心,陵容铭记在心,如今,便是把它当了吧!”说着陵容从荷包里掏出一块儿翡翠
“容儿不可,这成色一看便知是你母亲留着多年的东西,怎可随意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25 00:14
    “姨娘,陵容知道,只是我必须中选不可,陵容不想再让娘亲姨娘受那起子小人的气,咱们总是要好好整顿一番,况且这只是母亲以前在苏州做绣娘时,一个夫人赏给她的,她从前给了我,也是看我身上没有正经物件,原没什么念想,以后若是陵容能够入选,保的娘亲姨娘不再受苦,当什么也是值当的!”安陵容说着想起了,自己自幼在家跟母亲一起受的折辱,泪便在眼眶里打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25 00:14
      “容儿,难为你小小年纪,便要受这等苦楚。”萧姨娘把安陵容给搂到自己怀里,目露坚定:“也罢!拼的这一次,左右最后一次机会,姨娘帮你好好绸缪一下,容儿莫要多思。这些银子总是还够租房,等到安顿下来,我就去当了这个翡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25 00:15
        不会弃文,只是有时候忙可能会更新的慢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25 00:16
          在晋江网同步发布,宝宝是新手,若有写的不好的地方,大家见谅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5 00:17
            周二周四周日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25 01: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5 03:01
                楼主棒棒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5 07:49
                  有新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5 09: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5 12:23
                      快快更新啊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26 17:0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6 20:47
                          大家不要嫌我啰嗦,下一章就进宫了!以后不会有这么多的空间之事只是现在需要交代清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26 23:26
                            第二章
                            进京城,得安顿,初入熙然初入修炼大门
                            入得京城,萧姨娘跟着马夫一起打听了一下,租下来一处周围多是富足人家且治安不错的街道中段的院子,虽然不大,但是也算有三进,毕竟有男的,若是没有隔置总是不方便的。进去之后是个道壁影,再转一道小门是一排倒座房,正好给车夫居住,旁边又隔了个马窖出来,倒也安置的开,从垂花门进去正对着的就是正房,两侧是两排耳房,庭院稍侧有一个石桌,旁边围着一堆花草。
                            这些花草安陵容看着虽是不名贵,但是衬在这院子里中间儿再配个小桌到也还别致!“这些花草都有些蔫了,不过不打紧以后我浇些水给它们就是了!”
                            看陵容终于活泼起来了,萧姨娘也是高兴,这一路上她没精神的很,也是,他们虽是中选秀女,但是确是出身低微,受了好多的白眼脸色,还怎的开心的起来,“容儿还是最爱花草一类,当真小孩子心性!”
                            “这花花草草的,侍弄之后看着它们长的旺盛,有点还能开出芬芳鲜艳的花儿来,可不美丽!”陵容对萧姨娘辩解道,惹得萧姨娘伸手一指她的脑袋:“就你贪玩儿,偏还说辞多!”
                            俩人说话间,到了正房屋内,正房总共分三大间,中间是一副山水画,虽然画的粗糙,但是寓意很好,是日出东升的内容。下面是个几案,配上一两把椅子一个方桌,倒也还规矩,右边是寝殿,用几道青色纱帘和一个拐角,倒也很好的避开了主人的隐私,这正房一进来看着不算大但也不小,但是往右走,依次摆着几个书架,旁边还靠窗斜放着张书案,再来是梳妆台,也算快处在拐角处了!这间屋子往右再往里有一个小拐角,正好可以放下一张床和衣柜衣架等女子用品,拐角左边有一道小门,里面放着脸盆浴桶等洗漱用品,角落一道屏风遮住了恭桶,这里正好便是前厅少了的那点地方。而出来正房左边是一个床榻,上面放着四角桌,及软垫,地上还有一个圆桌,角落摆着几个圆凳。
                            她们又出去在耳房和后院看了看,耳房也同是差不多的寝殿摆设,不过比正房小些,这院子说是三进后面也不过是些厨房丫鬟住的地儿罢了!院子是万没有地儿来建造什么走廊花池了,不过也不需要,这屋子刚好够住,这一圈看下里安陵容倒也满足,毕竟她现在什么也没有,现如今的处境总比住客栈好多了!不过萧姨娘看着很是满意:“这屋子也算是五脏俱全了!”
                            “是,姨娘,一会儿我们去把翡翠给当了,顺便添置点东西回来吧!”这屋子里虽是基本物件都有,但是棉被梳洗的物件还是缺少的。而且少不得打扫一番,这些东西都得备齐了!
                            “一会儿我去就行,姨娘路上想了想,你说的对,你是待选秀女,还是少抛头露面的好,容儿若是得中,以后被有心之人给学去大肆宣扬,岂不自找麻烦!一会儿我去,要置办什么你跟我说,我顺便带点饭菜回来!今天咱们是开不了火了!”
                            “又要劳烦姨娘,本是我小辈儿该做的,只是如今咱们人微言轻,当真不好让人拿了话柄去。”
                            “姨娘知道,陵容想的周到,咱们现在棉被之类是必不可少的,这棉布也是缺不得……”萧姨娘念念叨叨说着要准备的东西,安陵容低头思索一阵:“姨娘别的无所谓,你一会儿出去卖几个丫鬟回来吧!这里不比客栈有人给收拾,咱俩也弄不过来,总不能做个饭烧个水也得咱们自己去弄吧!左右丫鬟也便宜,选些容貌最为平庸不过,年龄不必太大也不必太小,跟她们只管说是:我来寻亲,不必告知详情。旁的,容儿一时也想不到,姨娘看着置办吧!”她反正不缺银子使,这一世她可不想亏待自己,上辈子的教训告诉她有些事儿有时候是不必事事亲为的,有这个时间倒不如打发做些别的。
                            萧姨娘听她说的,倒也点头同意,现在虽说离选秀时间不短,但也不长,买几个丫鬟几兩银子够了,其他的置办置办也不过几兩银子的事儿,这块翡翠少说也能当个几十兩,算完房租,以及以后的开销,还能有闲钱给陵容置办两身衣服首饰,也还算富余:“行,那便听容儿的。”
                            “叫马夫跟姨娘同去?”陵容说,
                            “容儿不知,这种钱财之事儿,还是少让外人知道的好,这马夫虽说是咱们县里人品最好的,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分两趟的好,我先出去当了东西,然后再回来跟马夫一起出去置办。”萧姨娘慎重的说,安陵容思索一下,也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是容儿想的少了,姨娘去吧!路上小心些。”
                            “姨娘晓得!容儿在家等着就是,千万不要出这二院大门!”
                            陵容点头目送姨娘出去,自己便进了空间,再次进入这仿佛仙境的地方,陵容呆滞了一瞬间,很快恢复回来,她去了与书房对着的那间库房,里面的东西她之前没仔细看,但是明白是什么丹药之类的,推门进去,安陵容拿起架子上的一枚丹药仔细研究,中品伐髓丹?难不成还有上品与下品?再拿起一个,下品排毒丹?上品聚气丹?上品筑基丹?这些都是什么东西?除了那排毒的丹药,安陵容大概能从名字明白意思之外,其他的她都不明白。还没等她细想,又看旁边有一本书册,翻开里面写着:外面一天空间一年,在空间里熙然容貌不会有变化,进入空间可以选择是神识进入,也可以是肉体神识全部进入,你早上就是神识进入的空间,在外面你是睡着状态,等你进入修炼大门,外面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6 23:28
                              靠近,你自会知道,这空间里的一切都是给你准备的,这些灵药武器你以后都会用的上,那个库房的东西算是师傅给你的见面礼………………,熙然晚上到空间来,师傅教你入门。现在服用一枚下品伐髓丹,过程中可能会身体疼痛难忍,但是一会儿就好。
                              零零总总一大堆即解答了陵容心中疑惑,又算是的给她写了本空间宝典,安陵容用着很是舒心。放下书册,陵容思索,原来这里和外面时间不一样,外面一天,空间一年,怪不得早上自己明明进来许久,但是外面却还是没过多大会儿似的。现在她也不着急了,依师傅言论拿起下品伐髓丹的瓶子,倒出一颗丹药,放入嘴中,药品入口即化,她都没尝出什么味道来,还没细细品味,就感觉腹痛难忍,接着自己全身骨头好似被迫和肉分离,接着又被敲碎一般,安陵容疼痛的蜷缩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每一分每一秒都难熬万分,时间过去许久,安陵容仿佛觉得时间如同静止一般,她自己躺在地上,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昏过去还是清醒这,反正任凭疼痛侵袭自己身体,直到她身体渐渐重新有了力气,意识渐渐苏醒,她站起来,发现浑身恶臭味难忍,皮肤表层竟然还有一层黑乎乎油腻腻的东西糊着,也管顾不得的安陵容脱下衣服跳下莲池,刷洗着身子,反正其一现在她就算有浴桶也没有水,其二他师傅都说了,这里除了自己点香找他,他随意来不得,因为空间已经认自己为主了,若是有什么事儿,会直接给她下册子。她在自己地盘上也没什么好顾及的!搓洗身体的花费的时间和力气让安陵容把自己刚回来的那点子劲儿用了个一干二净,她拖着身子到自己寝殿里,随手拿了一套柔黄色衣衫换上,自己那一身,没眼瞧了啊!本是青色,现在却好像厨房油堆里检出来的一样,被她随手丢到盆里泡着。
                              坐在梳妆台前面,安陵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面容好似变了,看着虽然无甚大变化,但是她的五官更加立体柔和了,而且气质更好了,看着自己的双手,以及触到脸上的肤感,可以用白皙嫩滑来形容了!她其实以前因为养的不好皮肤甚是粗糙,上一世,她悉心养护多年的效果也绝比不上现在的肤质。走起路来安陵容觉得自己也身体轻盈了许多,好似仙飘飘的。
                              出来空间,萧姨娘又过了一个时辰才缓缓而归,此时陵容正斜坐在塌上看从空间拿的书,萧姨娘带着四个丫鬟进来,抬手为丫鬟引荐“这便是咱们小姐,你们若是伺候好了!以后少不得你们好处!”
                              “参加小姐,给小姐请安!”五个丫鬟双膝跪地,给陵容请安,萧姨娘很是满意,笑着抬手把这几个丫鬟卖身契递给陵容。
                              接过卖身契,安陵容低头大量她们四人:“我初到贵地,你们以后便就是我的婢女了,我此次进京原也没什么大事儿,只是会待上些日子,你们伶不伶俐倒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衷心二字,若是你们踏实肯干,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定是少不了你们的好儿,你们可明白?”
                              “是,婢子明白!”丫鬟们齐声答话。安陵容又问:“可有名字,都多大了?可有无擅长?”
                              “奴婢15,名红儿,会做些饭菜;奴婢17,名青儿,会制些糕点;奴婢19,名字平儿,会针线;奴婢15,名字明儿,会刺绣;奴婢17,没有名字,没什么擅长粗活什么的以后就让奴婢来吧!”
                              “没有名字?那以后便叫司夏吧!”思念她夏天没有的那个孩子!
                              “谢小姐赐名。”
                              “行了,都起来吧!你们以后就住后面的屋子里!无命不得外出,菜品会有人买回来,你们去把行李放下,都去干活吧!这正房耳房大小院子都是要好好打扫的。”
                              “是。”丫鬟行礼退下。萧姨娘面带笑容的对着陵容说“容儿越来越有威严了,以后,姨娘也不担心你了就!”
                              “不过是以后想的要多些,那里就有威严了!姨娘出去这一趟也累了,快些坐下歇会吧!”陵容拉着姨娘坐下,心想着这些里面那两个大的一看就有自己心思,虽然这些长的无一不是容貌普通无奇,但是心思倒不小,以后且再看吧!若是不行,就在入宫之前都打发了园子里去行了!
                              丫鬟收拾一天,到了晚上总算有个样子,铺上新到棉被,一应物件都换上自己用的,安陵容跟姨娘好好吃了顿饭,便让姨娘回去歇着,(萧姨娘住右侧耳房)萧姨娘把白天当的银钱跟当契给陵容,陵容留了够置办衣服的银子和当契,剩下的都退给萧姨娘了,她又不缺银子使,况且这开销都是要萧姨娘把持的。晚上丫鬟们伺候完主子吃饭,洗漱,便要回去后院,不能随便出来院子,等到第二天早上,卯时三刻起来给主子准备早膳洗漱用水打扫院子,等到主子起来,再伺候主子起床。
                              等人都走了,安陵容插上屋门闪身进了空间,在修炼室里点上香,等待师傅。
                              几乎是马上师傅就来,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师傅安陵容快速跪下“徒儿见过师傅!”
                              “起来吧!熙然在外可还适应?”仙阳真人挥挥手,边走向椅子边询问陵容。
                              安陵容愣了一下明白师傅是问自己在外界的生活:“左不过就那样,倒是多谢师傅给熙然准备的衣饰银钱,解了我好大的围。”
                              “你是我徒儿,我不护着谁护着,以后记着,无论何时何地不要丢了风骨气性,有我给你撑腰怕什么,那些俗物仙阳峰上给你准备的多了,现在不过是移了一部分给你到空间来。行了!快去盘坐在蒲团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26 23:29
                                面,闭上眼睛,认真听我说的,好好去做。”仙阳真人长的着实不凡,冷不丁一瞪她,安陵容心里几乎是一颤一下,这是师傅,安熙然你想什么呢!她闭上眼睛,把杂念撵出脑海,等待师傅下一步教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26 23:29
                                  提前一个小时放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26 23: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27 02:32
                                      会跟师傅有感情线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27 10:3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27 19:02
                                          今天有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7 19:02
                                            男主是皇上,还是其他人
                                            让容儿进宫前偶遇一下皇上或者偶遇一下大贞并让皇上知道大贞有多恶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28 02:1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28 14:27
                                                很喜欢楼主清新的文笔,所以……多写一点可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28 16:38
                                                  第三章,偶遇夏冬春,得选入宫
                                                  “现在你需要吐故纳新,一呼一吸之间,练得气感,方算是踏入修炼大门。记住要把自己和周围环境融化到一起,效果最好,仔细感受身边灵气。”这妮子是个什么灵根不好,偏要是个五灵根,练起来前期缓慢不说,要学的还非常之多,自己再过个一百多年差不多就要去闭关了!这一闭关少说得个六七十年的,多了就不好说了,这丫头到时候谁来教导?!罢了罢了,到时再说吧!“吸气要吸的到底,出气要出的均匀缓慢!”
                                                  安陵容按照师父教导之法,用着外面一晚上空间大半年的功夫才练出气感,无法,她的身体素质不强,这还是她师父一直在旁边悉心引导的效果呢!不过她不灰心,她师傅说以后多吃几次伐髓丹多加修炼就好了!现在她勉勉强强算是练气期一层,也算是正式踏入修炼大门了!感觉身体又轻盈不少,她去莲池洗了个澡,回到寝殿发现自己的皮肤又好了不少,人也更精神有气质了!陵容她师傅告诉她,书房架子上有一些小法术,可以让奴仆衷心,让她自己的容貌气质也可以想掩盖就掩盖,不会平白惹来祸端。这些算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了!她还真担心自己如果会容貌变化太大让人吓着,她先前服用的伐髓丹里可是有这排除自己身体杂质,更好的完善自身身体的功效。这不她这一天下来感觉自己都长高了不少呢!
                                                  陵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默默出神,思索这以后的路该如何走?上一世,若是没有自己不怯场的表现和那朵海棠花,以她的容貌家世,定是入不了宫的,这一世一切一定都会不同,都会不同……
                                                  安陵容闭眼放松一刻,踱步去了书房寻找书籍,凭他练气期一层的功力也只能给这些仆人下个衷心咒了!她空间师傅给准备的药人是暂且用不上了!不过衷心咒一样,只是不比药人来到能力强,通透万变。她师傅告诉她,这些药人得等练气期最少四层以上才可用。
                                                  出了空间外面天已大亮,许是修炼缘故,她到不觉疲惫,在屋子里给几个丫鬟包括马夫分别下了衷心咒,一道绝对不可以对小姐不利的想法深深印在她们脑海,过来伺候她洗漱的时候也亲切用心了不少。
                                                  “容儿,一会儿姨娘陪你去趟估衣铺吧!你定两件衣裳,再去看看首饰。”早饭间萧姨娘对着陵容说到,这如今手里也有银子了,自是要给陵容好好置办行头的。
                                                  “我一会儿带个丫鬟,自己出门就行,有车夫我坐车里左右见不着几个人。”若是姨娘跟着必定会对自己定下的衣料记得清清楚楚,她就不好那空间里的出来了!安陵容是打算用空间里师傅给准备的那些,精致不说还格外别致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29 03:42
                                                    “那也行,你自己好好逛逛,你单独出去多带一个也不妨。”萧姨娘想也是这个理儿,再说陵容从前在家并未这样出去逛逛散散心过,如今她做事儿自己也放心,就随她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29 03:43
                                                      “嗯,那便带着明儿与司夏一起吧!”陵容对着司夏昨日看着就挺有眼缘,只是碍于刚刚相识,如家有了衷心咒,她倒是不怕了!至于明儿,带着也无妨,反正年纪不大,当不得重用。
                                                      萧姨娘突然想起陵容昨日的衣服:“诶?容儿昨日那身衣服什么时候做的?倒是没见过,那柔黄色趁容儿气质,先留着,等以后做个备选,你今日就多选些这类颜色,这样才显得出容儿年龄。”
                                                      “嗯!姨娘放心,容儿晓得!”
                                                      用完膳,陵容带着丫鬟出门,去了京城最好的几个估衣铺和金银斋,她随意定了两身绿色玉色的绸缎料子,给丫鬟们也定下了两套换洗的料子,准备再去金银斋也就算是打发过去萧姨娘的那关了,毕竟空间里的东西识货的见了一眼,就再看不上外面这些“上品”。
                                                      不过在金银斋,陵容倒是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夏冬春。
                                                      想来她是来这里挑选入宫首饰,安陵容心中一动,轻移莲步状似无意的走到她身边。听她跟跟身边人抱怨这些都还是些平时样式,怎么能够出奇拔尖呢!
                                                      看着夏冬春目光终于定在一个玉簪子上面安陵容也伸手去拿那簪子,跟夏冬春的手正好碰上,她装作惊讶转头,像是没注意到身边有人似的,对夏冬春歉意一笑:“原来是这位姐姐先看上的,你请,我再看看别的。”说完就要转身往旁边走,但是回眸无意的打量了一下夏冬春回头对她说到道:“其实姐姐很适合簪与衣服同色的绢花,一样会衬得姐姐雍容大气,气质不凡,比这些平时用腻了的玉啊翠啊的要新鲜的多。姐姐可以试试!”说完陵容带着丫鬟拿着自己随便买的一套碎花首饰跟掌柜的结账出门。完全没给夏冬春深聊的机会,仿佛只是个不足为奇的偶遇,根本没放在心上似的,实际夏冬春到时仔细琢磨起来陵容的话,等她反应过来,想要跟陵容再聊几句的时候,才得知陵容早买完东西带着丫鬟走了。
                                                      安陵容想了,如果有些事情,从一开始自己就没去做,那结局一定是不一样的。况且这夏冬春上一世结局那样惨,她这类的人敬着她不亲近就好。
                                                      日子安逸之后过的便是很快,安陵容才适应每天晚上进空间修炼白天在这小院子没烦恼的住着的日子,宫里大选的日子就即将来临了,这些日子她又服用了一次伐髓丹,不然修炼也太过艰难,容貌的改变对于日日在她身边的萧姨娘以及丫鬟倒是没人察觉出来,只是现在陵容容貌气质初见一定会觉得品貌端正,出尘脱俗,想起上一世沈眉庄一进宫为何有年世兰刁难,还不是因为家世样貌样样不差吗?但自己没了家世更是会被她们轻贱,那就只能掩盖住一部分容貌气质暂且韬光养晦!
                                                      选秀那日陵容穿了一身儿玉色旗装,梳了一个普通样式的把子头,上面只攒着一个桃花簪子配了几朵小花儿在旁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29 03:43
                                                        天还不亮她就跟车夫上路了!萧姨娘在家里里等候,毕竟虽是租的,也算是有家有院了,家里还是要留主子在的,而丫鬟这时候还没往前院来,全部一概不知她去了那里!
                                                        陵容赶到皇宫外的时候,秀女才来一部分,她杨气笑容收敛了通身气质容貌走下车子。
                                                        “姑姑好。”陵容对着迎接她的姑姑轻伏了下身子,行了个礼。
                                                        “嗯,来,姑娘随着宫人往里走去就好!”
                                                        “是,多谢姑姑。”嫣然一笑,陵容跟着领路宫人往宫里走去!
                                                        管事姑姑摇摇头,猛一看着还行,就是不出挑,打扮的又素静,唉!
                                                        却不知这正是陵容想要的效果,她身份低微,若是拔尖露出真容,怕是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在院子里候了没多大会儿,陵容就看见夏冬春昂着头走进来,她默默的站的离她远了点儿,这人还是不招惹的好。回头便见甄嬛很沈眉庄站在一处说话,看着沈眉庄现在意气风发满心期待的少女情怀,安陵容是当真对她可怜不起来,皇宫里需要的从来都只有宠,不需要情!谁用情谁受伤,情越重伤的越重。
                                                        自嘲的摇摇头,她还有功夫担心别人,自己也又回来了呢!安陵容有一瞬间的迷茫,她这些天其实一直到刚才都是在**自己的,这些天的安逸生活,让她心里偶尔会产生一丝后悔,只是不敢细想罢了!她若是早早跟师傅走了,以后估计便再也没有烦恼了!没有轻贱,没有受制于人!这些天师傅对她的关心和爱护,如同亲父一般,是自己从来每有受到过的关爱,只是自己放不下娘亲和那个受制于人没有出世的孩子!对,母亲和孩子,不再受制于人的给自己想要照顾之人最好的生活,给自己孩子一个良好的出生环境!
                                                        “秀女安陵容,孙雅萱,王妙人……”姑姑进来宣读接下俩要觐见皇上进行殿选之人,安陵容回过神儿来,闭了闭眼睛,在睁开之后一片清明,有了目标,找回来自己回来的目的和初心:她的一辈子,她不甘心就那么窝窝囊囊的活!
                                                        “松阳县安比槐之女安陵容,年十六。”安陵容在进来一瞬间变换了周身气质容貌,只是宣读别人的时候,她低着头不显。
                                                        “臣女安陵容参见皇上太后,皇上太后万福金安。”陵容跪下行礼,声音婉转动听,已是吸引皇上注意,安陵容此时温柔典雅,静静独立,仿佛就是一个画上走下来的江南美人!她的样貌本不出众,服用了两次伐髓丹也只是下品,故而容貌虽然完善很多可以但是离一等一还是差着,但是,最重要的是那份儿出尘脱俗的气质,她本就是南方女子,虽不是水乡,但是松阳县也是云雾缭绕之地,这样儿的女子世间除了真心对待妻子之人外,没有男子能够抗拒。(江南的水乡温柔的小意那里的美人最多,只是松阳县也是个美地方,出来的美人自是不比水乡的差。)
                                                        “哼咳!”太后看了皇上一眼,清了清嗓子,引回皇上注意:“哀家看着不错,松阳县位处南方,倒也是个好地方啊!”
                                                        “皇额娘说的是。”皇上低头端起茶碗泯了一口,掩盖一下自己刚才差点看愣神儿的尴尬。
                                                        “哀家记得这宫里也就欣常在是南边的吧?正好现在她多了个说话儿的。”太后心里想着留个家世地位不高的,总比那些嚣张跋扈家世不俗的强。她看皇上也还算中意,不像是上一个,被自己强逼着随意指的,于是就出声留了牌子。
                                                        “安比槐之女安陵容,留牌子,赐香囊!”底下太监看两位主子的脸色,回头宣布安陵容的命运。
                                                        “谢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人寿年丰。”安陵容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磕头谢恩!她站在那里,远远看着就能感觉到这个女子定是个温柔敦厚蕙质兰心的。
                                                        甄嬛,我不欠你的了!我不欠你的了!我是自己被选中的不是因为谁的花中选的。这一世我必定不会主动害你,你且自去过你的安稳日子!
                                                        出宫的路上安陵容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这种自己努力了,就有回报的事儿真好,上马车前她回头看了一眼天空和身后的紫禁城,她的人生,绝对不会再这么窝囊了!
                                                        “姨娘。”陵容下来马车就跑过去抱住在门口等自己的萧姨娘,真好,好能抱着自己亲人。“姨娘,我选上了!我选上了!”
                                                        “姨娘知道,姨娘知道,我们容儿一定能选上。走进去说。”
                                                        “嗯”
                                                        “容儿,你可想好以后如何了?这些丫鬟奴才的怎么打发,我看她们刚才见宣旨的只是惊讶,并无其他反应,我先前还怕她们会动什么心思呢!”
                                                        陵容给她们下了衷心咒,她们自然做不出半点有损安陵容利益的事儿,若是做了,安陵容立马知道不说,这人还会受咒语折磨而死。“都是起子奴才罢了,姨娘一会儿好好训诫一下就好,这入宫是可以带个侍女的,我看司夏还算稳妥,入宫总不能没有自己人跟着,且她有家人,都握在咱们手里,用着也算放心。剩下的,我把卖身契给姨娘,姨娘就都领回去吧,让她们伺候娘亲和姨娘,若是心大点儿,也算是姨娘和娘亲的助力,日后若是我有势力了,我会派个得力的人回去好好教导安岩,咱们做事儿不能嚣张,但是今后也不必受他人欺凌,其他人姨娘不必理会,若是不然次回去再买几个男丁,让他们护着娘亲跟姨娘,就说是我吩咐的!”
                                                        “容儿出息了,太太和我也就能安心了!只是这司夏,能放心吗?还有容儿他如何不好,到底是你父亲,若是被人拿了话柄……”萧姨娘担心陵容对她父亲太过厉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29 03:44
                                                          若是让有心人拿去当成不孝来说……那不是自己找事儿吗!
                                                          “司夏的家人在南方,姨娘多多关照就是。而我父亲,我容着他才是给人烙下话柄,姨娘不是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性子,怕是回头就要仗着我的名声,好好肉鱼乡里大肆敛财了!岂不知若是我受他连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全家都没有个好下场,轻的流放,重则处死。姨娘记住,日后做事谨记这一点:小心谨慎行事没事不惹事遇事不怕事,以后也要这样教导安岩,毕竟他已后可是我的倚仗呢!”陵容面容严肃的给萧姨娘分析清楚利害关系,上一世她受他的牵连已经够多了,这一世,给他平安到老的生活,也算了却父女一场情意,其他的,他是莫要再多求了!
                                                          “倒是我想的糊涂了!差点连累了容儿你!”
                                                          “姨娘莫要说这样生份的话,只是在宫里到底不如外面随意。姨娘一会儿把司夏叫进来,以后她就在我身边儿近身伺候,当我的贴身丫鬟了!”陵容叫了司夏在身边近身伺候,打算好好培养一下,入宫之后,这可是自己心腹呢!
                                                          第二日宫里给的教引嬷嬷和位份旨意下达,还是答应,想也是,甄嬛在她后面出来,有她的那张脸,无论前面有谁估计皇上也都忘之脑后,这样也好,低调做事儿,总比当那出头鸟好。今生唯一的不同怕是这个单独分过来的教引嬷嬷,这位教引嬷嬷从前是太妃身边的人,姓王,安陵容很是敬重,毕竟以后她有可能是自己心腹的。
                                                          这边儿安陵容与嬷嬷学着礼仪,那边儿宫里也不安生,皇上在为甄嬛的面貌欣喜,皇后在为皇上多纯元皇后的念念不忘失意,华妃……在为后宫要新添许多新欢美人伤心!其他人则关起门过日子的有之,心存不憤的有之。
                                                          说到底,君恩如水向东流,得宠忧移失宠愁!为的不过“恩宠”二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29 03:45
                                                            大家不要嫌弃我啰嗦哈!大家不要嫌弃我啰嗦哈!大家不要嫌弃我啰嗦哈!≥﹏≤,周四那章就进宫了!(*/∇\*)楼主新手,写的不好多多包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8-29 03:4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