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龙蛋吧 关注:20,036贴子:83,620

355.〖悪鬼之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怎么大家接坑不积极了- -


回复
1楼2017-08-24 18:07
    以下正文:


      我弓下身子,为了不让绕着我飞的两只塞壬中的其中一只离开我的视野,用视线追逐着她的动作。
     另一只则由小伙伴盯着。
     这种时候双头真是便利啊。要是只有一个脑袋的话一定会被敌人从死角冲过来。
     塞壬的〖混迷之歌〗的影响还残留着么,脑袋深处魔力宛如漩涡一般、产生了很严重的晕车般的感觉。
     我调整好呼吸,戒备着边慢慢转圈边拉近距离的塞壬。
     虽然不觉得塞壬有什么正儿八经的接近战技能……但从被逼急了之后主动缩短距离来看,还留着啥技能的可能性很高。
     现在这帮家伙唱的歌,没有让我表现出什么歌声技能的影响,也没有会出现什么影响的预兆。
     难道这帮家伙现在唱着的,是对自己同伴产生影响的歌么?
     但是,如果是类似〖狂战士〗的技能的话,就come on 吧。
     单纯只是提高了攻击力打过来的话,我有着不费太大劲将其击退的自信,但……。
     塞壬歌声的激烈度更上一层楼之时,两只塞壬的身体上开始缠上不详的红光。
     我注意到周围一带的气氛似乎改变了。
     虽然如此,塞壬的歌声也并没有结束。
     塞壬大大地张开嘴、咆哮一般地歌唱。
     红光越来越强。
     红光达到最高潮之时,塞壬一口气缩短了与我的距离,展开突进对我发起了夹击。
     ……似乎不是〖狂暴〗状态呐。
     那么,这样一口气缩短距离是打着什么主意呢?
     我姑且瞄准前方的塞壬,在预测其行动轨道后放出三发〖鎌鼬〗。
     已经近到这种程度了。就算能反应过来,想要避开应该也是很困难的才对。
     塞壬睁大了眼睛、大幅扇动翅膀将两发〖鎌鼬〗连续放出,利用这个势头在空中漂亮地二度转折,钻过了〖鎌鼬〗间的空隙。
     就算是做出了那样激烈的转折动作,其速度也基本没有降低。就算是敌人也不得不说这是漂亮的动作。
    「風魔法〖狂风〗!」
     亚萝立刻就用〖狂风〗展开了追加攻击,牵制接近过来的塞壬。
     但是塞壬冲入风中,强行突破。
     比起随意闪避而被我抓住破绽来,她似乎做出了承受攻击的选择。
     然而就算是塞壬,面对亚萝完全不考虑残余MP魔力全开的攻击,似乎所受的伤害也达到了无法无视的范畴,穿过龙卷后,塞壬全身充满了割伤。
     一边的眼睑似乎脱落了,真红充血的眼球滴溜溜地盯着亚萝。
     ……嘛,塞壬与我相比的话,攻击力是我这边处于格上的地位。
     就算是施加了多少提升status的技能,我们之间也存在着无法颠覆的差距。
     如果要变成以接近战分胜负的话,我没有什么不满。
     前方用牙咬杀。后方则用尾巴甩过去。
     尾巴的一击应该没法打倒对方……但只是收拾剩下来的一只而已,应该不会花上太多时间才对。
     前方的塞壬,以我的脸为目标飞了过来。
     缠在塞壬身上的真红之光,在塞壬的前方伸出,光的前端如漩涡一般翻卷。
     难道说是接近战专用的魔法攻击么!?
     这种魔法,从来没见……不、见过。
     托尔曼手下的魔術師,使用〖恶魔之手〗(デモンハンド)这一魔法技能时见过。
     那时候的使用者,其魔力也顶多就是人类当中的顶级程度、C Rank上位魔物的程度而已,而且因为技能等级也很低没法正儿八经地发挥其力量,就算如此也有着足以自夸的相当大的威力。
     我记得,那个叫做『恶魔之手』的魔法技能,其预备动作确实也是红色的光漩涡一般翻卷。
     而现在这些家伙的技能中,有这种感觉的是……〖悪鬼之歌〗么。
     既非支援技能也非妨害技能,出乎预料之外。
     从塞壬的身体中突出的光,形成了巨大的红黑色手臂朝我打了过来。
    『后面也有同样的东西打来了! 那个超不妙! 混合了相当大量的魔力!』
     敌人桑也秘藏着大招,就是这回事么。
     反过来说,顶住这一招就是最后了么。
     在近处有亚萝他们在、没法随意躲避的情况下,就只有打回去了。
    「唧呀!」
     我晃动身体,将亚萝甩下去。
     如果继续那样会很危险。以亚萝的等级来说,虽然可以做出牵制,但那帮家伙认真打过来的话,亚萝不是对手。
     等级还压倒性的不足。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和小伙伴同时发出了叫声,各自对盯着的塞壬放出了〖咆哮〗。
     遵循监视着后方的小伙伴的指示,朝后方将尾巴伸了过去;前方则是用两翼挡住,进入对正面突击的塞壬所发出攻击的防御态势。
     红黑色的光之臂猛地抓住我的翅膀,将其撕裂。
     疼啊!
     几乎同时尾巴处也传来了痛感,宛如麻痺了一般,尾巴前端的感觉没有了。
     被夺走了么。
     但是,这并不是无用功。
     我一边将被撕裂的翅膀挪开一边张开大口咬住失去气势的红黑之臂。
     口中传来了灼烧般的痛感,但我依然强硬地用牙咬住将其拖倒在地。
     红黑之臂大幅剜开地面、宛如蒸发一般消失了。
     我以恶魔之臂根源处的塞壬为目标,挥出了前足。
     塞壬朝我击出了〖鎌鼬〗,利用其后坐力朝后逃去。
     我探出肩膀,爪击塞壬的脸部将其打飞。
     我与塞壬之间鲜血飞舞。塞壬展开翅膀、想要抵消掉向后方弹去的冲击,然而依然以背部猛地撞上了地面,以激烈的势头一边弹起一边飞出。
     ……总算还留着一命么。
     毫无疑问她已经濒死了,但还没有死掉。
     另一只怎样了?
     我将头转向了后方,落在地上的塞壬翻着白眼横躺在地。
     塞壬的两翼已经没有了。
     就像啪嗒啪嗒在陆地上跳着的鱼一般,挥动着身体。
     看向小伙伴那一边,则看到了牙齿缝隙间滴答滴答垂落蓝血的小伙伴的身姿。
     在臼齿边,还夹着塞壬的翅羽。
     从后方飞来的悪魔之臂,靠着牺牲尾巴让其偏离了轨道……之后的对处就交给了小伙伴。
     你这家伙……那个、莫非……。
    「咕噜啊……」
    『吃掉了。好痛啊』
     哎哎……。
     我虽然也用牙咬了,但怎么也不会像你这样做啊。
     话说,能这么干的想法和胆量还真是相当不得了……。
     看来,是将牺牲尾巴弹起的塞壬那以魔法构成的恶魔之臂,以整个吞下的气势吃了进去,并将其深处的塞壬之翼咬碎了。
     何等豪快……我也这么干的话就能收拾掉对手了吧……。
     虽然免不了会受到大量伤害。
    『在嘴里消失了』
     ……那是自然的,毕竟只是魔力的凝块般的东西。
     别说的跟“在舌尖上溶化了”一般啊。
    【获得経験値1411点。】
    【因称号技能〖行走之卵Lv:--〗的効果,进一步获得経験値1411点。】
     在神之身如此宣告的同时,塞壬不动了。
    「啊~~~啊啊……」
     被我打飞滚到远处的塞壬盯着我。
     面对脸上这里那里都被削掉缺失的塞壬,我不由自主地感到了畏惧。
     脸颊被削去,臼齿(衤果)露了出来。这皮肤的断面实在是让人看着就疼。
     塞壬踏着地面、朝我的反方向飞起。
     用着相当大的仰角。
     是准备一口气提升高度、从我这里逃走吧。
     糟了。我一边咋舌,一边射〖鎌鼬〗,然后注意到了自己破损的翅膀。
     没、没法做成风。
     〖鎌鼬〗,是利用翅膀使出魔力操作风,顺着手臂从爪尖放出的话则能发挥出十全的威力。
     为此,有必要首先用〖自我再生〗将翅膀恢复原状。
     在那瞬间,噩梦以猛烈的势头朝塞壬飞去。
     我一瞬间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
     虽说达不到我的最大速度,但噩梦依然是以相当高的速度一边低空飞行、一边宛如滑行一般朝塞壬突击。
     在其脸前,从之前就一直在准备着的〖暗黑法球〗正发出黑光。
     那、那啥啊? 是啥技能啊?
     一瞬感到困惑,但看着噩梦从塞壬斜下方杀到、描绘着奇妙的轨迹向塞壬冲去,终于意识到其谜底正是蛛丝。
     在我用牙咬住恶魔之臂的时候,噩梦似乎将蛛丝黏在了塞壬的身体上。
     似乎是配合着塞壬猛然跃起的动作拉着蛛丝,利用其反作用力冲了过去。
    「啊~!?」
     塞壬发出了也分不清是怒吼还是悲鸣的声音。
     毕竟一直在噩梦身边的我也一瞬间大吃了一惊。
     塞壬在逃脱成功放下心来的时候,被至今为止老实呆在一边的家伙突然神速地飞着逼近过来,所受到的惊吓远远在我之上吧。
     噩梦冲向因惊讶而体势不整的塞壬的脸孔,在几乎零距离的地方以脸孔为目标放出了〖暗黑法球〗。
    「啊啊啊啊啊啊啊~~~~!?」
     塞壬一边从脸孔处燃起黑炎,一边发出尖叫掉了下来。
     噩梦虽然直到途中还挂在塞壬的身上,但遇到适当的树枝就吐出了蛛丝、将身体移动过去。
     塞壬在身体撞向地面之际,仍狠狠盯着站在树上的噩梦。
     还、还有HP剩着啊……!
     虽然塞壬已经濒死,但因她与噩梦的status差过于巨大,中了那种至近距离的〖暗黑法球〗似乎也没被干掉。
     糟、糟了。
     我离了相当一段距离。如果被怒气冲昏了头的塞壬盯上噩梦的话,这边是敌不过的。
     在我想要冲过去的时候,塞壬的身体在与地面冲突前的一瞬间被固定在空中颤抖着、脖子像被压缩着一般缩紧了。
    「哦……」
     最后吐出这样的声音,塞壬就这样伸出舌头、保持着挂在空中的样子不动了。
     很明显是以脖子为支点被挂起来了。
     似乎噩梦在从塞壬处离脱前,将蛛丝卷在了塞壬的脖子上。
     还真是无情的手段……。
     塞壬还有着人类的脸孔,让人不忍直视。
     我转开了视线。
    【获得経験値1738点。】
    【因称号技能〖行走之卵Lv:--〗的効果、进一步获得経験値1738点。】
    【〖双头衔尾龙〗的Lv从98升到99了。】
     ……看不到头的Lv125也渐渐接近了呐。
     果然,要升级的话和一个Rank之下的群聚的家伙们战斗是最好的。
     那么、接下来。
     我低下头轻吟,将魔力朝着翅膀循环过去。
     破损扭曲的我的翅膀以眼睛能看的到的速度堵住了缺损,形状也恢复了正常。
     正是〖自我再生〗的技能。
     接着将魔力送往尾巴前端。
     从切断面那里尾巴伸长出来、回到了原来的长度。
     呼……这就平静下来了。
     这次,亚萝他们应该也提升了不少等级才对。
     确认后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前往遗迹吧?




    本话完。


    回复
    2楼2017-08-24 18:07
      升级完毕


      回复
      3楼2017-08-24 18:34
        是我的錯覺還是噩夢的攻擊手段越來越毒辣了.....


        回复
        4楼2017-08-24 18:38
          ……蜘蛛都比傻龍聰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4 18:55


            收起回复
            6楼2017-08-24 19:00
              戈壁头终于上线了啊。不过,最后一只是噩梦给的最后一击吧,应该会比之前的经验少才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4 19:48
                隔壁完全是龙脑袋 野性十足 再看看傻龙 完全没有战斗天分可言


                回复
                8楼2017-08-24 21:1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4 21:4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4 22:09
                      哪个塞壬比前俩等级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24 22:19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4 22:5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4 23:08
                            99离125还很远啊,之后杀完几波亚当夏娃之后肯定要和同格的对手厮杀,难不成是A+的上帝?


                            回复
                            14楼2017-08-24 23: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4 23:55
                                最近都出门在外,而且之前下载的游戏一直没玩所以打算补补,估计一段时间不会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25 00:0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8-25 00:14
                                    。。剧情进展好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25 00:19
                                      岛里A+d boss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25 00:2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25 00:31
                                          舌尖上的魔力塊有個雞湯凝塊的畫面融化於腦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25 01:30
                                            我突然想起傻龙为什么不用 煽动翅膀风刃+毒鳞粉
                                            之后两个头用吐息 而且这还可以飞起来 尾巴什么的也可以格斗
                                            这不是移动要塞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8-25 01:55
                                              作者的經驗表是隨機的……之前13xx能升4……現在17xx才1…我有點囧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25 02:06
                                                感谢楼主。
                                                傻龙大概甩不掉A级耻辱的称号了


                                                收起回复
                                                24楼2017-08-25 07:17
                                                  説好的獨奏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25 14:27
                                                    就我觉得噩梦是高端玩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25 14:38
                                                      课堂上,喜羊羊史无前例地没有回答上慢羊羊村长提问的问题,而受到了严厉的批评。
                                                      放学后,小羊们都在草地上吃草,喜羊羊也不例外,只是吃得无精打采。
                                                      美羊羊很为他担心,便问他:“喜羊羊,你最近是怎么了?”
                                                      “我说出原因,你可别不理我了。”喜羊羊停止了咀嚼,眼睛温存地看着美羊羊。
                                                      “当然,我们是朋友。”美羊羊的笑很美。
                                                      “我……我不要你做朋友了……”喜羊羊鼓了鼓勇气,脱口而出:“我想要你当我的女朋友。”
                                                      美羊羊的反应果然很大,差点***噎着,“我们不合适的。”
                                                      喜羊羊连连牵住她的手,认真地说:“怎么不合适了?在青青草原上,我们是公认的最可爱的两只羊,相似点也很多,再般配不过了。”
                                                      “可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看待。”美羊羊解释说。
                                                      “你这理由out了点吧。”喜羊羊笑了下,说:“是,我们曾经两小无猜,但无奈,现在长大了。”
                                                      美羊羊没再解释什么,挣脱开喜羊羊,泪意盈盈地跑开了。
                                                      大概是偶像剧看多了的缘故,喜羊羊觉得美羊羊心里一定有别的羊了,便决定跟踪她。
                                                      果然,他发现美羊羊和沸羊羊正坐在草地上约会。
                                                      不甘心的喜羊羊刚要从树丛里窜出来,却被暖羊羊从身后按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喜羊羊不解地问。
                                                      “小声点,我也在跟踪。”暖羊羊小声回答。
                                                      “啊?”喜羊羊想象不出,羊村里最善良的暖羊羊也会做这样的事。
                                                      “没办法,”暖羊羊垂着头,羞答答地说:“我爱沸羊羊”
                                                      喜羊羊和暖羊羊低语了一阵子,觉得该干正事了,便安静下来,偷听各自中意的两只羊在一起会说些什么。
                                                      只听沸羊羊对美羊羊说:“你就接受我吧,我是真心爱你的。”
                                                      “我会做你女朋友的,但现在还不行。”美羊羊回答得很低沉。
                                                      “看得出,你喜欢喜羊羊。”沸羊羊神情沮丧到了极点。
                                                      美羊羊再没说什么,扭头跑开了。
                                                      听到沸羊羊的话,喜羊羊心花怒放,在回羊村的必经之路上拦住了美羊羊。
                                                      “我都听到了,你喜欢我。”喜羊羊乐呵呵地对美羊羊说。
                                                      “什么,你偷听我们的谈话了?”美羊羊稳定了下情绪,说:“好吧,我承认对你有感觉,可我们没可能的。”美羊羊随即落下泪来,“我可以嫁给青青草原上的任何一只羊,惟独你不行。”
                                                      “即使你拒绝我,可为什么也不答应沸羊羊兄弟?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喜羊羊似乎想到了什么,惊愕地问到:“难道网上说的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
                                                      “度羊网,搜羊网,我都查过,世界上根本没有长角的母羊。”喜羊羊惊惶地看着美羊羊,“难道你真的是只公羊,也就是传说中的伪娘!”
                                                      接着,美羊羊重重地给了喜羊羊一记耳光,又一次跑开了。
                                                      喜羊羊独自站在羊村外,后悔自己刚才说了那样重的话,但美羊羊万一真的是伪娘呢?就在这时,他发现手心里攥着一簇柔柔的羊毛,再仔细一想,是方才不小心从美羊羊身上拉下了。
                                                      于是,喜羊羊心里有了主意——去慢羊羊村长的实验室里检测一下美羊羊是不是伪娘。
                                                      悄悄来到实验室后,喜羊羊轻车熟路地将手中的那簇羊毛放进基因分析仪,机器嗡嗡作响,不一会儿,一组基因数据就出来了:
                                                      “sheep-5s15s15s15s15s15s1-3505525 ……”
                                                      喜羊羊看着这组数据,越发觉得熟悉,后来竟不自主地笑了起来,“这不是我自己的基因数据吗?看来这簇毛也是我自己的。”
                                                      喜羊羊决心要将这事查个水落石出,便打算重新去弄些美羊羊的毛发回来。
                                                      就在这时,慢羊羊村长堵在了门口,严肃地说:“我是老眼昏花,可心里却和明镜似的。你不能去找美羊羊,更不能去证明你心中的疑惑。”接着,慢羊羊又耐下心来,温和地说:“喜羊羊,你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个乖学生,是我们羊村的希望,你可要控制住自己呀。”
                                                      “可我控制不住,控住不住最原始的冲动,就像亚当和夏娃。”喜羊羊觉得自己越说越有理,便理直气壮地和慢羊羊讨论羊村的现状了。他说:“慢羊羊村长,您不能忽视一个事实,羊村的公母比例严重失衡,除了美羊羊和暖羊羊外,剩下的全是小公羊。您更不能忽视我们的长大,要我们永远生活在两小无猜里,不能触碰爱情。”
                                                      “可是……”慢羊羊似乎无言以对。
                                                      “我要查出真相。”喜羊羊说到:“暂且不管我对美羊羊的爱意,万一美羊羊真的有性别问题,那羊村里就只有暖羊羊一只母羊了。”
                                                      “不会的,不会的,只要美羊羊过了实验期,公母失衡问题就解决了。”慢羊羊心里一着急,脱口而出。
                                                      “什么,美羊羊的实验期?”喜羊羊听慢羊羊这样说,觉得羊村里一定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事已至此,慢羊羊只好从头说起了。
                                                      慢羊羊坐在一张陈旧的椅子上,说:“汝之身托吾麾下;吾之命运附汝剑上
                                                      响应爱之绿光之召唤,遵从这意志、道理者,回应我!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者,吾乃集世间万恶之总成者
                                                      缠绕三大言灵之七天穿越抑制之轮出现吧!天平的守护者。”光的魔法阵在地上显现,苍穹被冥河取代,天空不再是灰蒙蒙,而是成为了一片漆黑,遮盖了日月,可偏偏在这漆黑中,却有点点如星辰的光芒,洒遍大地。浩大的声音仿若从天外垂落而来——我 秦始皇 打钱 丞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25 20:31
                                                        這戰鬥還真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25 23:58
                                                          噩夢 技能:【抢人头 LVMAX】
                                                          【首斩舞 LV1 习得】
                                                          真是人才辈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26 01:20
                                                            抢坑不积极 是因为你们动作太快啦
                                                            本来就没翻很快 作者又写的慢
                                                            两三天回来看一次时都被翻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26 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