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我思存吧 关注:46,910贴子:344,795
  • 9回复贴,共1

【匪我思存】海上繁花填白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可能有的亲看过这篇文,之前海上繁花吧发过。
这个其实算不上番外,因为匪大的番外跳跃性大,我只是一时开了脑洞,对杜晓苏出国那几年进行了补充,所以最多算填白吧
某些情节上可能有bug ,如果不喜欢,望轻拍
好了,上正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8-24 07:41
    就在雷宇峥驾车向北飞驰的时候,一架铁鸟也带着杜晓苏飞往那个陌生的国度。
    曾经数度纠缠的两人,如同天地间两只蝼蚁,轻轻触碰又默然离去,直到下一次相遇,纵然物是人非,却还是认出了彼此。爱恨之间擦出绚丽的花火,以为南辕北辙,从此相见无期,殊不知自己早已被卷入命运的漩涡。
    *******************************
    杜晓苏下了飞机,很快有人联系她,而且居然是雷宇峥身边的单秘书。不同于之前见面时职业地客套,却依然极有分寸地称呼自己杜小姐。
    去住处的路上,单秘书对雷宇峥绝口不提,只说房子可以放心居住,一切都已经收拾妥当,就离杜晓苏申请的学校不远。临走前,单秘书留下张银行卡给杜晓苏,说每个月的生活费都会打到这张卡上。
    送走单秘书,杜晓苏随手就把卡扔到了最底下的抽屉,并未打算用它。一个人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很普通的小洋房,收拾得很整齐,甚至连婴儿房都已经整理出来了。杜晓苏坐在客厅沙发上,在这种陌生的环境里,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终于一个人开始了新生活,既然决定不再与雷宇峥有任何瓜葛,杜晓苏决定在课余找份工作,毕竟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很多。好在她是T大建工系毕业的,以前在国内又有过工作经历,这事还算顺利,很快就找了一份设计工作。
    日子平静,杜晓苏每天的时间被学业和工作占据得满满的,好像又回到一个人初到上海的时光,每天充实而快乐。孩子也在腹中渐渐长大,那种感觉很微妙。
    一开始因为雷宇峥的缘故,杜晓苏对这个孩子也连带着不待见,害怕以后看见孩子就会想起那个激烈又痛楚的夜晚,黑暗中雷宇峥那些带着酒气的吻,房间里飞舞的钞票,可是最后却又总会记起在刺眼的灯光中,他一把推开她时苍白而恐惧的脸孔。
    想到ICU里雷宇峥刚醒来时,固执地要见她,因为他一直认为她死了。雷宇涛带自己过去,见到她,雷宇峥才终于虚弱却踏实地再次晕睡过去。其实不是不感动的,所以在后面的日子里,恨意被暂时冲淡。杜晓苏以为只要他康复,自己就可以离开,从此他和她就像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没有纠缠,一直延伸到生命尽头。老天却在这时与他们开了一个玩笑,残忍击碎她的妄想。
    那个混乱又迷惘的夜晚,当雷宇峥在耳边呢喃,告诉她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手,她是他的,就是他的,杜晓苏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然而更离谱的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道德让她觉得羞耻,而良知更让她绝望,他明明是振嵘的二哥啊。
    最终她决定一个人带着孩子避走异国,除了雷宇峥承诺的永远不打扰,更让她动心的是孩子可以姓邵。振嵘走得那样突然,自己的心恐怕这辈子也不能再向另一个人打开了,那么有个孩子陪着,可能会不一样吧。
    不得不说,生命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感受到孩子由一个小小的胚胎一点点在腹中长大成形,会舒展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和妈妈打招呼。每次产检看到宝宝的变化,杜晓苏已经空无一物的心也好似一块干瘪的海绵,再次吸饱了水,逐渐变得充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8-24 07:42
      办公室里,雷宇峥面色阴沉,把玩着手中的银行卡。刚刚单秘书汇报说杜晓苏去到美国的这几个月,这张卡里的钱分文未动,不仅如此,她还自己找了份工作。
      强压下心里的火气,雷宇峥拿起桌上的电话,“单秘书,帮我订最快到波士顿的机票。”
      将近20个小时的飞行后,雷宇峥直接驾车前往杜晓苏住处,远远就将车停下了。此时正值下班时间,所以他并没有等多久,一根烟刚抽完就从后视镜看见杜晓苏渐渐走近,不过她并没有发现等在车里的雷宇峥。
      从她出现在他的视野,他仿佛三魂七魄都已被她摄走,来之前的愤怒此刻全化作思念与不舍。当她走过他身边,他好像心跳都停止了一般,怔怔地伸出手想要拉住她,终于在触到车窗玻璃时才好像突然被人从梦中唤醒,颓然地垂下手去。
      这段时间里,雷宇峥的脾气很不好,公司一班主管都生活在低气压里边,只有他自己知道症结在哪儿。但是又能怎样呢,明明是自己答应放她走,承诺一辈子不见她的。她就像最毒的噬心蛊,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这样悄悄地躲在车里看她一眼。然后那种解毒般的熨帖终于从心底化开,慢慢传至五脏六腑。
      看着杜晓苏慢慢走远,最后掏出钥匙,然后客厅亮起了灯光。因为穿着厚厚的冬装,所以不大能看出身型有什么变化。但是现在终于不再像以前好似蒙尘的明珠一般,脸上又重新有了生动的色彩。
      雷宇峥发动车子,只要她能心情愉快,其他的事也就不再计较了。他仍然每个月按时往卡里打生活费,虽然那些钱从来没用过。杜晓苏每次的产检报告他也会留一份,并且找相关专家再三确认母子健康才安心。只要有空,他都会飞去波士顿,和第一次一样,并不打扰她,就只是躲在车里远远的看着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8-24 07:43
        今年的夏天,波士顿好像特别热,才六月就已经让人燥热难安了。雷宇峥和以前一样,守在杜晓苏家门口等她下班回家。
        这几个月以来,他的心思全都留在了这里。公司里甚至已经有好事者向单婉婷打听,老板最近频繁飞往波士顿,是不是要准备成立分公司。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就像魔怔了一样,只有看到杜晓苏,知道她和孩子都好好的,一颗心才仿佛被妥善放置了一般。
        终于,杜晓苏缓缓出现在视野中,大半个月不见,虽然身材依旧纤瘦,但八个月的身孕让她行动已经非常不便了,只能扶着肚子,走一段路就要停下来捶捶酸痛的后腰。雷宇峥握着方向盘的手上青筋暴起,才生生忍住想要下车搀扶她的冲动。
        杜晓苏气喘吁吁地走到家门口,只要再迈上三级台阶就可以进到屋里坐在沙发上让浮肿的双脚舒缓一下了。她和以前一样,扶着台阶旁的柱子,行动开始变得不方便以后她每次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这三级台阶自从搬来以后她每天进出走了无数次,但今天不知道是因为工作时坐得太久还是炎热的天气让她心里发慌,谁也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看见她捂着肚子倒在了台阶上。
        杜晓苏只觉得撕心裂肺的疼,之前还热得心烦,现在却痛得冷汗涔涔,整个世界都化作了一团混沌的白色。终于,在这片混沌中,一个人仿佛乘风破浪般向她奔来。待来人走近才发现,居然是雷宇峥!
        看着杜晓苏痛得眼神都涣散了,雷宇峥既心疼又后悔地想要抱起她。没想到她在看清是他之后明显地往后瑟缩了一下,雷宇峥不由分说,抱起她就开车往医院赶。
        一路上,两旁的建筑飞快地向后移动,躺在车后座的杜晓苏咬着牙想要阻止一波又一波袭来的阵痛,雷宇峥听着她隐忍的呻吟,一颗心好似在油锅中煎炸一般,偏偏每一分每一秒又都被无限延长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8-28 13:52
          到了医院,杜晓苏立刻被事先联系好的医生送进了手术室,一道门将雷宇峥隔在了外面。他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像每一个心情焦灼的丈夫一样等待妻子平安生产。原来生命的传承是如此神圣又美好,有着自己骨血的小生命由此生最爱的女人诞下,也许灵动漂亮的眼睛如她抑或像他一样目光深邃似海。一时间,好像心中千头万绪,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只余一种单纯的喜悦充斥心间,而那种感觉的名字叫做,我要当爸爸了。
          走廊上人来人往,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才终于熄灭。杜晓苏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脸色苍白,被汗濡湿的头发贴在脸上。雷宇峥正想像其他丈夫一样上前,亲吻自己的妻子,温柔地表达自己的爱意与感激,然后和她一起分享初为人父母的喜悦。但是杜晓苏在看到自己后就默默地将头扭到了另一边,一句话都没说。他只能讷讷地站在原地,看着医生将她推走。一直到杜晓苏在病房安置好了,雷宇峥才想起向医生询问孩子的情况。
          因为早产,所以孩子要暂时待在培养箱里观察。雷宇峥站在婴儿室外,目光贪婪地看着那个沉沉睡着的小人儿。大概是早产的缘故,显得他比别的孩子要瘦小一些,此刻在培养箱里睡得无知无觉,丝毫没有感受到爸爸关注的目光。雷宇峥看着儿子,才终于有了一种踏实感,就像乘着船在海上漂泊了许久,终于踏上了陆地,那种坚实与安稳的感觉,让人心里突然有了底气。
          同时后怕与悔恨又几乎将他淹没,如果今天的意外不是刚好被他碰见,如果当时周围没有人注意…雷宇峥不敢再想下去,因为每一个如果都能把他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更加讽刺的是,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回到病房,杜晓苏已经睡了,雷宇峥帮她仔细掖了掖被角,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也只有在她不注意的时候他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看她,早已经不记得当初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答应让她离开,原本以为今生今世,相见无期,自己很快就能忘记她。但原来永远的期限要比想象中长得多,身边莺莺燕燕再也入不了他的眼,只余一种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怅然萦绕心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8-28 13:55
            杜晓苏醒来时雷宇峥已经不在病房了,只有一个保姆在病房里,大概是雷宇峥请来的,见她醒了,赶紧把一早准备好的热粥端了上来。
            看着杜晓苏喝粥,保姆在一边絮絮叨叨地说开了:“雷先生有事出去,之前都是他一直守着你,连孩子都只匆匆看了一次。可不像有些新当爸爸的,有了孩子忘了娘。”看样子雷宇峥并没有给她解释过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她只当两人是一对最普通不过的夫妻。
            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又吃了点东西,之前散掉的气力才好像终于又回来了。杜晓苏下床想要四处走走,去婴儿室看看孩子。
            一个人踱步到婴儿室外。怀孕的时候,每当夜里一个人,她常常一个人蜷在沙发上抱着肚子里的孩子,幻想他的模样。脑海里浮现出的却多是那双深沉似海的眼睛,每每惊得她再也不敢多想。时间久了,那个温润如玉的身影反而渐渐模糊,变得像梦一样不真实。也许是因为时间太短,连她自己都怀疑那么快乐的日子是否真的存在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8-30 08:34
              现在是搬的以前的存稿,不过现在地主家的余粮也不多了。我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坚持写完,所以各位入坑需谨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8-30 09:46
                出院后,因为孩子的到来,杜晓苏像变了一个人,没有了邵振嵘,她每天都过着无波无澜的日子,就像一段朽木,只是静静地待在那儿,等时光流逝,最终变成一抔黄土。可是现在,孩子就像一缕阳光照进她的生活,慢慢地连朽木都抽出了新芽。
                雷宇峥后来再也没有露面,就像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一样,短暂的交集之后又匆匆消失于人海。不过杜晓苏现在再也没时间想这些了,一个人照顾儿子弄得她简直手忙脚乱,好在雷宇峥请来的保姆挺麻利的,月子里省了她不少麻烦。
                杜晓苏抱着儿子帮他拍奶嗝,吃饱了的小家伙惬意地偎在妈妈怀里。月子里,杜晓苏老是心疼地叫他丁丁,因为早产的缘故,他刚出生时比别的孩子瘦弱得多,好像只有一丁点儿似的。现在,快满月的孩子,终于褪去出生时的黄疸,小脸也圆起来了,小胳膊小腿逐渐变得莲藕一般丰盈。
                关于孩子的名字,她并没有如雷宇峥许诺的那样让他姓邵,而是随她姓,叫杜竑廷。孩子的出生让她沉寂的心又终于活泛起来,雷宇峥说过,永远不会来打扰他们。那么,独在异国他乡,这个孩子日后就将是她一个人的宝贝。
                兀自出神间门铃突然响了,一个人在国外,很少会有人找她的,杜晓苏疑惑地抱着丁丁去开门。没想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杜茂开夫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9-02 09:22
                  “爸,妈”。又惊又怕之间,杜晓苏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向父母解释孩子的事情,只得先请他们进屋。
                  杜茂开什么都没说,径直进屋了。倒是杜妈妈,一见到女儿就红了眼眶。
                  在沙发上坐定,杜茂开先开了口:“晓苏,雷宇峥已经把所有事情都跟我们说了”。
                  杜晓苏生下丁丁后不久,雷宇峥就直接飞回国内,去了杜晓苏家里向杜茂开夫妇交代了事情经过,希望求得杜家二老原谅。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杜晓苏不明白雷宇峥到底想干什么,既然承诺了永远不来打扰她,却又找上自己家去,把原本应该日后由她来解释的事情提前告诉了爸妈。
                  怀里的丁丁好像感受到妈妈紧张不安的情绪,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终于将一家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杜妈妈最先反应过来,“这就是我的小外孙吧,来外婆抱抱”,说着就将孩子抱了过来。
                  杜茂开自从进屋就将女儿的不安和无措看在眼里。晓苏从小独立,凡事都自己拿主意,所以他和妻子对待女儿的问题一向很开明。她大学里谈恋爱,毕业就去了北京,他找朋友帮女儿安排好工作;女儿失恋,心灰意冷一个人前往上海,他虽然心疼但也没有反对;邵振嵘走了之后,女儿整个人如同丢了魂一般,葬礼结束,他和妻子本想带女儿回家,但她执意留在上海,他也只能无奈地由着她去。
                  从雷宇峥那儿得知一切,他除了怒火中烧,更多的是对女儿的担忧与牵挂。二十多年来被自己如珠如宝宠爱的女儿,现在被迫在国外独自产子,而每次与他和妻子通话时都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所以最后当雷宇峥希望能求得他们原谅的时候,多年的涵养才使得他堪堪忍住冲动,没有将眼前这个臭小子用扫把轰出去。
                  杜妈妈抱着丁丁坐到丈夫身旁,“你看,这孩子和女儿小时候长得多像”。
                  杜茂开微微一笑,从妻子手中接过外孙逗弄起来,杜晓苏这时才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就这样揭了过去,杜家二老没有再问起,杜晓苏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就什么都没说。
                  父母在波士顿陪着杜晓苏母子待了两个多月,直到过了丁丁百日才回去。
                  那天送父母去机场,杜妈妈抱着丁丁亲了又亲。杜茂开看着一旁的女儿,以前的她活泼开朗,仿佛一颗明珠熠熠生辉。自从邵振嵘走了以后,女儿也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哪怕现在有了丁丁这份牵挂,也只是如同大病初愈,仍旧令人不得不小心翼翼。
                  “自己在这边好好照顾自己,如果愿意的话,就多回来看看我和你妈妈。没空也没关系,你妈妈就快退休了,我也准备退居二线,以后有机会就过来看你”
                  即将过安检,杜茂开终于还是把想了一路的话说了出来,“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爸爸妈妈都支持你,我们只希望你幸福。”
                  杜晓苏声音哽咽地叫了一声“爸爸”,却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抱了抱爸爸妈妈,看着他们安检登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10-06 22:50
                    这个严格来说不算更文,只是我薅到了以前的存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10-06 2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