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微小说吧 关注:66,791贴子:481,896

【古微】原创小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8-23 13:04
    浣泱勾着笑,美眸微眯着看了看眼前新人。
    沉王府今天可谓是普天同庆,三王爷苏珩可不是娶了惦念已久的女人。
    鲜艳的红色刺得浣央的眼睛有些疼,泛起一阵酸意,却是无泪,是啊,她所有的泪,都已在三天日前的夜晚流光了。浣央纤细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抚着衣袍上精致的刺绣,身前女子端着茶的杯子微颤,蒲柳般的身子好似就要倒下,好看的眸子也是蒙上了一层水雾,楚楚可怜。
    阿泱”男人淡淡出声,浣央顿了顿手,她不用抬眸也知道男人脸上的阴翳,语气带着警告,浣泱终还是抬起了头。
    眼前男人轻搂女子眉眼间是毫不掩饰的关切与温柔,两人一身大红喜袍着实刺目。
    浣泱伸手,指尖还未触碰到杯沿,一杯热茶就滚滚洒下,苏珩瞳孔一缩伸手飞快将身旁女人护在衣袍内,浣泱吃痛的皱了皱眉,望了望脚边打碎的杯子,和冒着热气的自己的绣鞋,脚面蔓延着的疼痛,看着眼前璧人紧搂,望着苏珩怀里的池嫣愈发的不怀好意,轻启红唇,还未开口。
    池嫣身着喜袍倒是扑腾一声跪了下来“姐姐,嫣儿不是有意的,还请姐姐责罚。”珍珠般的泪水,吧嗒一声便落在喜袍上。浣泱不语,眼神却是落在苏珩要将她扶起来的手臂上,嘴角的笑意加深目光却愈发的寒冷“那嫣儿便是有意的了,嗯?”
    浣泱,过了,嫣儿也只是无意。”苏珩轻斥,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苏珩望向她眼神的冰冷和厌恶,而那又怎么样,她莫浣泱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任人欺辱的人,素手拿起侍女托盘上的热茶,一滴不落的倒落在池嫣绣鞋上,池嫣吃痛的叫着,巴掌大的小脸越发的苍白,浣泱满不在意将手中瓷杯放入托盘内,才摇曳着转身,倾城的容颜,笑意愈发的灿烂,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却又散发着致命的诱惑“罢了,这下便扯平了,还有嫣儿妹妹,姐姐我也不是有意的。”浣泱声音慵懒,灵巧的嗓音在有意二字上顿了顿。
    苏珩慌忙抱起池嫣,好听的声音透着隐忍,就连好看的眉头也紧紧的颦着,一如她初见时的那样俊美的不可方物,只是眉间愁绪却不再为她而生。


    收起回复
    3楼2017-08-23 14:03


      回复
      4楼2017-08-23 14:04
        苏珩看了看浣泱,浣泱却早已离去,大殿之上残留下的便是她绯色的背影,他突然有些不识她了,又才惊觉她似乎从来都是这般,嚣张跋扈,骄纵恣意,在这皇城之内却是无让她惊惧之人,他眯了眯狭长的眸子,好看的薄唇微抿。
        浣泱离去,她甚至感到了身后苏珩对她的丝丝杀意不禁冷笑,阿珩,何时开始你竟对我也起了杀意。
        一连三日,苏珩都未曾找过浣泱一次,王府上下都传言王妃失了宠,以后便只能将梅院当冷宫。
        传到浣泱耳朵里的时候,她正在绿荫满满的葡萄架下乘凉,轻躺在软塌上,脸上松松垮垮的盖了张绣着梅花的手帕,三千青丝尽未挽起,铺盖在瘦削的肩膀,尽显小女儿姿态,一旁的小莲紧张的揪着手帕,一边同她娓娓道来。
        浣泱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伸手佛下手帕,眼眸里尽是娇俏“小莲,这王府里有人开始不安分了。”
        小莲微愣,浣泱起身走向院门,小莲才突然醒悟,望了望眼前的声音,不禁急道“王妃,还没穿鞋呢?”
        浣泱霍然回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赤着玉足便又走了回去,一边白皙的玉足上还留着热茶留下的淡淡红印,格外鲜明。
        池嫣还未嫁进来之前,苏珩也是有些许妾室的,一开始也会闹一闹,不过自从浣泱接二连三的解决掉后,也就没有了,如今,池嫣嫁进来了又有人开始不安分了。


        回复
        5楼2017-08-23 14:33


          回复
          6楼2017-08-23 14:34
            来到苏珩的书房前,门前守卫的弋阳似乎早知道浣泱会来,并没有阻拦,小莲留在原地,浣泱独自踏步进去。
            男人认真的看着眼前奏折,眉间轻颦,浣泱走前,纤细的手指抚平苏珩轻颦着的眉,动作熟练似至做过千百遍,浣泱俯身轻望着眼前一叠叠的奏折,眉眼间染上笑意“阿珩,我没有想到你父皇会如此之快将奏折交于你。”
            苏珩轻笑,长臂一捞边将身旁浣泱代入君怀,低头轻含住浣泱娇嫩的唇瓣,轻轻啃噬,一片情迷意乱,大掌从衣低轻探,还未抚上柔软,便被女人制止,浣泱睁眼看向苏珩染上情欲的双眸,直直的,似要看进他心里“阿珩,你三日都未来找我,府里都在传我是不是失宠。”浣泱道,语气里带着情动的沙哑,隐隐透着委屈。
            苏珩勾了勾唇,狭长的眼里布满情欲,大掌覆上柔软“怎么?阿泱不喜欢,这是我给阿泱的惩罚,嗯?”苏珩轻咬着浣泱的唇瓣,隐隐透出血丝,却愈发的娇艳,浣泱轻颤“因为我泼了她么?”
            “嗯。”苏珩轻哼,却是抱起浣泱往,”床榻上走去“阿泱,你可知错,她不是你能动的。”
            浣泱轻笑,嘴角的酒窝要漾出了酒“所以,阿珩除了她,我做什么都可以吗?”
            “嗯”男人毫不犹豫。
            是啊,浣泱听着眼角落下了泪,隐入锦被中,男人似乎是察觉了浣泱的情绪,连语气都开始好起来,像是在哄着伤心的孩童,语气里尽是轻柔,浣泱弯了弯嘴角,搂着男人的手臂紧了紧,果然,只有池嫣才会是他唯一的心尖好,唯一的逆鳞阿泱,除了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闻言,浣泱笑的更开心了,语气轻柔,带着她对苏珩特有的缱绻“阿珩?”
            “嗯?”
            “君若成皇,赐我离去,允我百年无忧,此生无虑,可好?”闻言,身上男人猛地一顿,又是猛的回神,望着浣泱眼眸坚定的脸上,心里猛的一沉,他知道她真的想要走了,手抬起浣泱的下颚,看着那双倔强又妖娆的双眸,苏珩心里冷笑“莫浣泱,你休想。”


            回复
            7楼2017-08-23 15:13
              楼楼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3 16: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3 19:12
                  浣泱撇了撇头,依旧妖娆“阿珩,你知道的,要是我想,没有人可以拦得住我,如同我当初嫁给你一般,没有人可以。”浣泱低语轻喃。
                  苏珩皱了皱眉,薄唇轻吐“阿泱,你以为你逃得掉吗?”略带薄茧的手掌轻抚着浣泱凝脂的肌肤,眉眼温柔,声音蛊惑人心,只有浣泱知道他的残忍。
                  浣泱伸手捂住苏珩的眼睛,那双眼里似乎有着夜空星辰的眼睛“阿珩,你爱我吗?”苏珩不知浣泱为何要捂住他的眼睛,但他没有回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
                  浣泱感觉到苏珩纤长的睫毛扑闪在她的掌心里,她突然感觉到很累“阿珩,你知道吗?我从来都看不透你,但是我知道你不爱我,你无法掩饰你不爱一个人的眼神。”
                  语罢,浣泱的手被苏珩猛的握住,带着炙热的温度和力气,不用看浣泱也知道,手腕肯定已经青了一圈,唇瓣上触碰到微凉的薄唇,长驱直入,似是带着怒气,狠戾的索取发泄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3 20:07
                    唇齿间弥漫着一股腥甜,浣泱知道那血是她的,这一夜彻底无眠。
                    恍惚间浣泱看到了从前,那时的他们还是美好的,没有皇位,没有权利,更没有池嫣,她还是那个整天打打杀杀的将军府大小姐,只因为遇见苏珩一见倾心,所以才开始立志做一个贤妻良母,那年,她和池嫣还是好姐妹,她依旧还是那个柔柔弱弱的邻家小妹,只因为庶女才被备受欺负,她还是会为了她出头,护她。
                    可是浣泱也是从来都不知道啊!原来她磕磕绊绊追逐了一整个豆蔻的男人只因为遇见池嫣一眼就丢了心,如同她一般飞蛾扑火,她也还记得,苏珩十里红妆迎她入府,那天,梅院里的梅树开满了花,苏珩眉眼温和的对她说“阿泱,我会对你好。”
                    第二日。
                    苏珩才悠悠转醒,屋外弋阳还在守着,太阳从窗前射进,尽是格外的燥热,苏珩眉间突突的跳着,回眸才发现,身旁早已没有了浣泱的身影,昨晚旖旎的气味还在盘旋,她却早已人去床空,微微眯了眯眸子,身边透出一股寒气“弋阳,王妃呢?”
                    弋阳毕恭毕敬“王爷,王妃昨晚就没有出来过。”
                    几乎是那一瞬间,离苏珩不远的软塌几乎碎成了粉末,化为木屑
                    “王爷,今日一早,皇上便宣您入宫了。”
                    苏珩轻应了声,心里却是波涛汹涌,原来昨晚,她的那句话根本就不是询问,而是告别。

                    来个有点羞羞的美图。


                    回复
                    11楼2017-08-23 20:43
                      来一波图片暖楼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3 21:04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3 23:14
                          马车内,女子倾泄着三千青丝任由着身后侍女打理,小脸素净不染黛粉。
                          小莲战战栗栗“王妃,我们真的要走吗?”
                          女子勾唇,半眯着美眸“小莲,我已经不是王妃了,以后便唤我小姐,知道了吗?”
                          小莲点点头“小姐,我们为何要离开?”
                          浣泱睁眸“小莲,你可知王爷要为皇了?”浣泱回眸,撇了撇小莲懵懂的神情“你小姐我,可不想一辈子窝在宫里头,老死,病死,被人害死,到最后膝下无子,孤独终老。”浣泱垂眸,想起昨夜男人的粗暴,又是一阵颤栗,她终究还是错了,动了不该动的念头,爱了不该爱的人,不知道现在逃还来不来得及。
                          “小姐,那我们现在逃了,王爷怎会放过将军府?”
                          浣泱转了转黑曜的眸子“他不会说的,于我于将军府,他都不会说的,世人皆知我爱极了苏珩,又怎会相信我会离他而去,他怕是给将军府都不会有个好交代。”
                          “那小姐即是爱极了王爷,又为何离去?”小莲疑惑,这也是第一次浣泱没有嫌小莲啰嗦。
                          “既然他不需要我来温暖他,那我便为他寻一个能暖他之人,池嫣极好”是啊,她不敢想了,也不敢爱了,不论池嫣待她如何,苏珩依旧是爱她的。
                          浣泱一路赶到江南也已是三日后,江南贵为水乡,风景也是极美,便连人也是个个清秀,听小莲打探到的消息,三王爷以贵为皇,也是在三日前,小莲说完浣泱脸上也不见丝毫惊讶,想必也是早早的便知晓,倒是心血来潮想在江南安置间酒楼。
                          三个月的风风火火,酒楼也是顺利开张,名唤鸣金酒楼。


                          回复
                          14楼2017-08-24 09:14
                            又是三月,小莲急急忙忙的从街上回来,原本红润的小脸竟是有些苍白“小姐小姐,不好了。”
                            浣泱一袭湖绿正站在湖边,手里捏着酥软的糕点投喂湖中锦鲤“怎了?”
                            “小姐小姐,奴婢看见王爷了,不不不是皇上,皇上来了。”小莲紧张的语无伦次,浣泱勾了勾唇“嗯。”
                            小莲浣泱风轻云淡弄得愣了愣。
                            小莲,该来的总会来的。”
                            是夜,浣泱窝在床榻上,心里却是异常的平静。
                            突然,远处的最后一盏油灯熄灭。
                            浣泱被男人狠狠压在身下,从一开始的惊慌,浣泱嗅了嗅鼻翼间熟悉的紫檀香,心跳的飞快。
                            男人亦是毫不掩饰,狭长的眸子望着她,眼里波涛汹涌,是要将她撕碎的怒意“莫浣泱,你怎么敢。


                            收起回复
                            15楼2017-08-24 09:30
                              快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24 11:12
                                浣泱望进他的瞳孔里微愣,她看见了她自己,看着苏珩带着愤怒,揪心,急切的情绪。
                                温热的液体落在浣泱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咸涩,她看见苏珩哭了,那个骄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哭了。
                                苏珩埋头窝在浣泱的颈间,鼻翼间是浣泱的清香“阿泱,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呢?”浣泱刚想言语却是被男人堵住嘴,带着急切和热烈,带着他害怕失去她的恐惧,良久,苏珩才放开那张红肿的唇,看着身下女人黯红的小脸“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以为把什么都看得明白,以为什么都知道,其实你就是一个傻瓜,一个陷在爱情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
                                “我也曾以为自己爱上了池嫣,我见不得别人欺负她。”苏珩轻道,闻言浣泱明亮的眸色暗了暗“直到你的离开,我才明白,我对池嫣的感情究竟是爱还是愧。”
                                浣泱不言不语,但是她明白,那颗死寂已久的心又开始跳动了。
                                后来,浣泱也才知道,原来三年前,苏珩在外受刺客追杀,是在外游玩的池嫣为他挡了一剑,以此他便对池嫣产生了情愫,只是不知那是愧还是爱。
                                “阿珩,我是不会与你一起回宫的。”浣泱伸手推拒。
                                男人勾唇邪魅一笑“阿泱,你可知我这次不是微服私访。”
                                浣泱皱眉。
                                阿泱,皇位我已经让给二皇兄了,我这次就没有想过要让你逃离我。”
                                在很久很久以后。
                                浣泱与某男人闹脾气的时候,也还是会经常计较当年的侧妃池嫣
                                苏珩,你究竟是先喜欢的我,还是先对池嫣有意思的?”
                                苏珩勾唇,满脸宠溺的将浣泱搂入怀间,不语。
                                所以,浣泱永远也不会知道。
                                当年苏珩受歹人追杀,他其实是为了去莫府提亲。
                                所以,苏珩也永远不会明白,他对浣泱动情的时候到底有多早。
                                可能是在梅花树,第一次遇见浣泱的时候。
                                那是的浣泱傻傻的对着他痴笑,眼里毫不掩饰的是,对他的喜欢。


                                收起回复
                                17楼2017-08-24 14:48


                                  回复
                                  18楼2017-08-24 14:50
                                    三更时,皇上派人急匆匆的传叶书入宫,叶书微眯着眸子,抬头看了看大堂之内的大红喜字,终是皱了皱眉。
                                    果然不出他所料,西北敌军入侵,短短七日便攻破了三座城池,皇上下令,令他带三十万精兵前去抗敌,皇上含着笑看着叶书接下圣旨。
                                    “爱卿可有不愿?”
                                    “自然是有。”叶书不卑不亢,便连语气也冷了几分。
                                    “那为何不抗旨?”皇上勾着唇,浑浊的眼里透出几分凌厉。
                                    叶书低头“不敢。”他不敢,纵使他如今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他也不敢,抗旨可是要满门抄斩的,他心爱的姑娘还在等着他来娶她,他又怎么敢让她一进门便丢了性命?
                                    西北来犯我国土地,便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连叶书也没有办法把握是否能回来。
                                    出了宫,叶书便匆匆去了相符。
                                    原来,他心爱的姑娘早早的便穿好了喜服,坐在铜镜前等着。
                                    “娇儿”叶书唤道,这名字纵使他唤过千万遍,今日却有些唤不出口


                                    回复
                                    19楼2017-08-24 15:11
                                      都没有人吗?有没有宝宝愿意为楼楼,暖楼


                                      回复
                                      20楼2017-08-24 21:02
                                        女孩回眸,晶莹的眸子带着惊喜,忽然又似想到什么,匆匆将脸遮住“书书,喜婆说还没入婚房揭盖头前,新郎是不行看新娘子的脸的。”
                                        叶书胸腔里弥漫着钝钝的痛,走过去,将她拥入怀间,坚硬的下巴磕在她柔软的发丝上“丫头,这次我恐怕娶不了你了。”
                                        他感觉到身前小人微微僵硬,穆娇儿一动不动,小手却还是捂着脸“娇儿西北来犯,由我带兵出征。”
                                        “为什么?”穆娇儿语气里带着不甘“书书,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我们,你知不知道你此番前去有多危险?”
                                        是啊!她担心他再也回不来,他也是,不怕死,怕她哭。
                                        她的丫头是他看着长大的,好不容易就要娶到她了,他又怎么会甘心?
                                        叶书拍了拍娇儿的脊背“娇儿,不哭”
                                        叶书最见不到娇儿哭了,她哭,他疼,心疼。
                                        娇儿摇了摇头才抬起头“书书,我没有哭。”
                                        叶书督了督她泛着血丝的眼睛,心里泛起一阵酸意,他的娇儿没有哭,泪却打湿了他胸前的衣襟,他说“娇儿,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西北的扶桑花吗?这一次我帮你取回来,嗯?”


                                        回复
                                        21楼2017-08-24 21:19
                                          暖,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4 22:20
                                            哇好好看啊,喜欢之前那个故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25 11:25
                                              娇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从小便想要一枝扶桑花,那花是母亲生平最爱的花,每每提到这花,母亲总会神采奕奕的说着她与父亲的爱情,他们便是在扶桑花海一见钟情的,这令娇儿羡煞不已。
                                              可那花只有在极寒的西北之地才有,传闻扶桑花极美,娇儿仅仅只在叶书面前提过一次,没想到他便记住了。
                                              她说“书书,我还是比较喜欢琼花。”她仰着一张白瓷小脸,声音忍不住抽噎着。
                                              叶书垂眸轻抚上娇儿娇嫩的脸颊,琼花吗?琼花素来喜温,只有在江南那般温暖的地方才有,可如今大战在即,他如何能让她看见心仪的琼花。
                                              叶书沉了沉眸色,看琼花得等到他回来才行,不过他还有命回来吗?
                                              这一场战又不知会打多久,她的心思他又岂会不懂,她想要他回去,平平安安的回去,可是这承诺太重,他怕给不了她,他不敢让她等。
                                              到后来,娇儿也不知他是以怎样的方式离开的,她只知道,他没有给她一个承诺,他第一次待她那样冷,她哭着喊着,他竟是不曾回过头。


                                              回复
                                              24楼2017-08-25 13:31
                                                过了半年,战事萧条,她爱的人没有回来。
                                                又过了一年,听着西北传来的消息,叶书和西北公主定了婚,那一次,她头一回收到他从西北来的第一封信,一包扶桑花的种子,和一句话“娇儿,对不起了。”
                                                她不信,不信她爱的叶书会如此对她,可是丫鬟们都说,叶将军叛了国,只因为那西北公主貌美如花。
                                                娇儿看了看纸上的字淡淡的笑出了声,她送去了西北的他一包琼花的种子,也是一句话。
                                                “书书,娇儿信你,浪子是会回头的。”
                                                是啊!叶书是她爱的男人,她信他绝对不会叛国。
                                                还记得那一年
                                                她刚满十六,却早已与他情愫相生。
                                                他说“娇儿,我既不是天子更不是世子,何德何能?”
                                                她调笑“你是浪子。”
                                                他满不在意,唇畔之间尽是笑意“我是浪子。”
                                                娇儿疑惑“为何?”
                                                他低头将女子美好一寸寸纳入怀间,不留余地“浪子可以回头。”
                                                问他“什么时候回头。”
                                                他答曰“触礁(娇)的时候”。
                                                是啊!只因有她,他才可以回头,她是他保存一切的余地。


                                                回复
                                                25楼2017-08-25 14:16
                                                  嗯~没有人没有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25 18: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25 18:35
                                                      有人哦,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25 18:40
                                                        潜水的报到,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25 18:47
                                                          好看。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25 19:16
                                                            又过了三月,叶书托人送了书信回来,那时娇儿正在给扶桑花浇水,不知是不是气温的原因,那时正值冬季,扶桑花开得异常的好,娇儿看了看熟悉的笔迹,连指尖都忍不住颤抖。
                                                            为什么这里的每个字她都识,组起来她便有些不明意味了呢?
                                                            叶书他送回来了一纸婚约,和一块玉佩。
                                                            叶书推了婚约,连她送他的定情玉佩都送了回来。
                                                            纸上写着“娇儿,我回不了头了,找个待你好的人嫁了吧。”
                                                            那是第一次娇儿痛到窒息都没有流泪,因为她知道,不会在有人同她擦泪了,指尖对着开得正艳的扶桑花缓缓道
                                                            “烧了吧。”
                                                            送信来的伙计看了看,终是不忍的劝道“小姐,这么好的花烧了可惜了”。
                                                            娇儿抬眸才注意到送信来的伙计,眉清目秀的样子很是好看,特别是那看人的眸子,莫名的熟悉。
                                                            “你唤何名?”娇儿问道。
                                                            伙计微愣“小人唤清朔。”
                                                            清朔吗?娇儿低下头,唇齿间淡淡呢喃,真像他啊!
                                                            清朔,你想去江南吗?”
                                                            清朔不语。
                                                            清朔,陪我去看琼花吧,我可以给你银子”娇儿道,瞳孔望着他,又像是看到了另一个人。
                                                            清淡的嗓音响起“姑娘想去,清朔便陪着。”


                                                            回复
                                                            31楼2017-08-25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