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轻染吧 关注:2,298贴子:74,092

【轻风依染】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主个人觉得轻染这一生太苦了,他明知道自己的结局,却成就了容景,为什么,容景已经得到了一切,却还要夺走轻染的天下,本文想给轻染一个好的结局,(云浅月党慎入,本文专虐云浅月,以下部分内容摘自原著)

三日之后,京城在望。
距离城外三里处,大军堪堪止步。
天圣京城的大门并没有如大军进犯一般四门紧闭,相反,四门大开。城门前立着全副盔甲的士兵,队伍整齐肃穆,是西山军机大营守护京麓之地的重兵,同样是五十万。
星旗招展,大大的“天圣”两个字的旗帜迎风飘扬,与“慕容”两个字的旗帜辉映。
夜轻染一袭明黄龙袍,立在南城门上,风吹来,他龙袍衣袖飘摆,遥遥看来,如九天之上飞舞的腾龙。即便兵临城下,依然我自尊荣。
容景缓缓挑开帘幕,下了车,长身玉立地站在车旁,看向城墙上,月牙白锦袍一如往昔优雅从容,没有锋利,不居高处,却是有着天地间唯我一人的清贵。
一高一低,一明黄一月白,四目相对,千军万马在两人中间被隔离拉远。
曾经,夜轻染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
曾经,容景是荣王府的世袭世子。
曾经,一个人是混世小魔王,一个人是病弱世子。
曾经,一个被夜氏祖祀祠堂的帝师暗人训练数年,从鲜血和白骨中爬出,伤痕累累。一个从小父母双王,被人毒害,寒毒加身,十年不见天日,日日所苦。
他们是天圣京城繁华之地王府之中的特别公子,从出生就背负了各自的命运。他们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一个被命运戏弄,中了生死锁情明明很近却是比九天还遥远,一个戏弄命运,生生将不可能两全的姻缘变成了现实。
他们骨子里有着一样的骄傲和高傲,天生来的尊贵让他们在这一局棋里游刃有余。两双执棋的手从暗处斗到明处,无数交锋,今日终于下到了最后一步棋。
晴朗的天空在这时突然刮起了一阵凉风。
两方兵马队列整齐,纹丝不动。
凉风过后,天空忽然飘起了细碎的烟雨,古老的城墙将烟雨织染成了天青色。雨轻轻细细,落在身上,脸上,若有似无,天空中日色未被云彩遮蒙,烟雨柔如女子的手,百万人马的铁血肃杀似乎在被轻柔地一丝丝抚平。
百万人静寂,呼吸不闻,连战马的踢踏声也不见。
只有细雨静寂地飘着。
一盏茶后,忽然马车内传出咿呀咿呀声,分外稚嫩清脆,打破了静寂。
容景昏暗的脸色似乎突然放晴,偏头看了一眼马车,勾起嘴角笑了笑,这一笑,如日之清,月之华,温润的声音轻柔悦耳,“容凌,你又调皮。”
容凌得到父亲的回应,更是兴奋地传出几声咿呀声,须臾,一只小手扯开车帘,他探出小脑袋,小腿在云浅月怀里踢腾,似乎要从马车中出来。
容景看着他,对云浅月笑道:“他既然不想待了,你们就出来吧!”
云浅月向城墙上看了一眼,与夜轻染隔着烟雨看过来的目光对了个正着,距离不近不远,却也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只一双眸子分外地漆深,她移开视线,对容景摇摇头,“容凌刚睡醒,外面下着雨呢,我们先不出去了。”
容景看着她,目光温柔,点点头,“也好!”
容凌听得懂父母的话,本来兴奋的嘴角噶了噶,使劲抓住帘幕不松开,一个劲地往外看。这么多人的大阵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也是第一次来京城,分外新奇。
云浅月也不阻止他看,抱着他静静地坐在马车一侧,挑开的帘幕正好看到母子二人一大一小的脸。
容景转过身,对夜轻染道:“还记得兰城的一个赌约吗?”
夜轻染忽然笑了一声,语气听不出情绪,“容景,你今日是来找我履行赌约还是带着你的妻儿来我面前显呗成绩?”
容景挑了挑眉,“景得上天厚待,我的妻儿平安归来,自当欣喜,随身携行。”
夜轻染看着他,语气突然如海底礁岩触发,灼烈异常,“上天的确是厚待你,让她解除了生死锁情,还意外地带着你的孩子回来。”话音一转,他凛冽地道:“只是不知道今日你是否还能够幸运在我手中活着,若是活不下去,她也白忙一场活着了。”
“你有把握胜过我?”容景扬眉。
夜轻染冷笑,“你当我胜不过你?好运不会一直是你的。”
“既然如此,那就拭目以待吧!”容景看着他,语气轻浅。
夜轻染眸光一凛,忽然从城墙上飞身而下,轻飘飘地落在五十万天圣大军面前。威仪的声音对身后五十万大军命令道:“尔等听命,今日夜轻染和容景立约,以天之日,夜之月立誓。我与他一战生死。若我死,五十万大军归顺容景,天圣消亡,再不复尔。若他死,天圣永存。”
五十万大军队形不乱,齐齐跪在地上,整齐一致地高喊,“是!”
“容景,我的生前身后事可都交代了,你敢不敢?”夜轻染话落,扬眉看着容景。
“有何不敢?我的女人能九死一生活着回来,我的孩子能历经万难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焉能差于他们?”容景淡淡看着他,面色没有什么情绪,“只是你要想好了,五十万大军若是死守皇城,未必能让我好过去。你一人与我决战生死,那么奈何桥的幽魂注定有你一个。”
夜轻染忽然哈哈大笑,“容景,你未免太过自信了!”
“你的自信也不小。”容景看着他。
夜轻染收了笑,对他挑眉,“那么你还等什么?”
容景回头看了一眼,语气清淡,但是能传到百万兵马每一个人耳中,“容景和夜轻染立赌誓约,一决生死。不波及黎民,不战火践踏百万精魂,输赢胜负,成败一人尔。若我赢,自不必说。若我败,这个天下再不踏前一步。”
“谨遵世子命!”容景身后五十万大军和北城南凌睿率领的大军齐齐应声,震耳欲聋。
“容景,你百万兵马对我五十万兵马,皇城围困,若不立誓,血染皇城的话,这个天下就是你的。如今这般立誓,若是死了的话,别事后在黄泉路上说你吃了亏。”夜轻染冷冽警告。
“荣王先祖能协助夜卓兰天下归属,夜氏盗国百年,荣王府历代能俯首称臣,为的无非是天下子民,大仁大义。今日容景一人之战又有何不可?今日夜氏千疮百孔,荣王府也有权收回河山。我是为了还天下一片锦绣江山,不是为了血染天下。兵临城下,百万人马留中不发。又有何稀奇?”容景淡淡倨傲。
“荣王府的确世代大义。”夜轻染冷笑了一声,“说得冠冕堂皇,为了还天下河山锦绣吗?无非是为了一个女人的愿望而已。”
容景淡淡一笑,“那又如何?我的女人能主宰我的江山天下,这是我之幸。因为有她,才有天下。因为有天下,也自然该有她。”
“既然如此,拔剑吧!”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眸光闪过万丈沟壑深渊投影。
容景颔首,再不多说,轻轻一甩衣袖,冰魄顷刻间落在了他手中,清白如雪。
夜轻染向背后微微一伸手,一柄龙腾剑握在了他手中。
冰魄是荣王之剑,酬情是夜卓兰之剑。百年前,荣王容奇为了天下百姓没能拔出冰魄,百年后,容景终是对夜轻染,这个夜氏的江山的继承人拔出了冰魄。
这一瞬间,两秉宝剑光芒万丈,似乎照耀了整个天地。
须臾,一抹明黄的身影和一抹月牙白的身影衣袂如风向对方而去,山河在这一瞬间暗了暗,日色微隐,飘雨骤停。
两道身影顷刻间过了一招后,凌云直上十丈高空。
刀剑碰撞声和宝剑击碎的霞光如层层细雨飘落,闪了百万人马的眼,不能直视。
容凌却不怕两个人影缠斗在一起耀眼的光芒,一双小眼睛满是兴奋,欢腾地舞着小手。
云浅月知道容凌因为有传承的灵力,所以不惧双目直视,她自然也不怕,静静地看着那两道身影。只看到清光漫天,剑击如花雨,明黄和月白如两道疾风。
这是王者之战!
这是百年风云沉积的历史之战!
这是慕容氏对夜氏百年恩怨的终结之战!
跨越历史长河,碾碎时光之机,命运的齿轮于这一刻开启。是走向光明,还是黑暗,天下是锦绣山河,还是乾坤尽覆,旦此一举。
“唔,夜轻染竟然这么厉害,真没看出来啊!”玉子夕在车中嘟囔。
云浅月闻言轻声道:“他是夜氏继承人,从夜氏祖祀祠堂和帝师布下的人肉白骨中走出,是夜氏暗龙的继承者,焉能差了?他若没有和容景一较高低的能力,老皇帝岂会将夜氏江山托付,放心撒手人寰?”
“二姐姐,我记得他在你手下可吃了不少亏!”玉子夕看着她,“这么说他是故意隐藏或者让着你了,他对你倒是极好。”
云浅月脸色被漫天洒下的光雨照得极清明,但她眸光昏暗,“他之于我,没有恩义,但总归有些情义。”
玉子夕看着半空,“我看着他和姐夫不分胜负,你就不担心姐夫败给他?”
云浅月淡然一笑,肯定地道:“容景不会败的!”
玉子夕伸手去抱容凌,“走,舅舅带你出去看,在马车里看得不畅快,憋气!”
容凌本来也想出去,闻言立即扑向玉子夕。
云浅月也不阻止,将容凌递给玉子夕。
玉子夕抱住容凌,轻轻一纵,跳出了马车。耳目霎时开阔,容凌高兴地乐起来。
云浅月将身子懒洋洋地靠在车壁上,即便容景和夜轻染如今看起来不分胜负,但她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担心,最后的结果一定不出她所想。容景从来就没有让她失望过,又怎么会江山在握,幸福已得之时让她失望?
时间一点点过去,百万兵马无声无息,天地的光芒聚在一点。那一点地动山摇,乾坤日月被剑影覆盖,失去光芒。
从巳时到午时,从午时到未时,从未时到申时,从申时到酉时。
从艳阳高照,细雨清濛,到夕阳西下,再到夜幕降临。即便山河昏暗,但他们的剑光和身影也点亮整个天幕。
帝京城外,百万兵马队列整齐,无人乱动。
容凌虽然小,但是极其精神,不见困意,一双小眼睛有神地盯着半空,小脖子仰着,也不见累。
一夜似漫长又短暂,无人算计时间流逝,只关注着半空中那两个人影。
晨起的第一缕阳光滑出天幕,大地在经过了一夜黑暗之后重见光明。金色的阳光灼然照耀五洲,帝京城沧桑的城墙被踱上了一层金色,全部被洗礼。
这一瞬间,有一个人影从半空中失了重心急速坠下。
明黄得刺目!
有一个人影从半空中飘然落下。
玉雪山之雪般清华!
一日一夜,高下分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23 08:10
    就在此时,狂风大作,云浅月突然绝望地喊了一声:“夜轻染,不要死!”云浅月把容凌递给南凌睿,一个转身,消失在原地,直奔夜轻染坠落的方向,用灵力接住了夜轻染。夜轻染愣了一下,不甘心地问道:“小丫头,难道我想死都不行吗?”云浅月一身紫袍,潋滟芳华,平静地说:“当然不行,你不准死!”
    彼时,容景看到这一切,眸子里沾染了一抹轻雾,怒吼道:“云浅月,你在做什么?”云浅月不回答他,只是念起了神秘的咒语,“尘归尘,土归土,时光之门打开吧,让一切回到最初!”话音刚落,一到白光闪过,所有人都消失在原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23 08:22
      下一章要写轻染和云浅月的前世,大家帮忙想个名字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23 08:24
        大家帮忙给轻染想个前世的名字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23 09:23
          之前在贴吧看到过一篇染月文,现在找不到了,有谁知道地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3 09:26
            贴主好像写的是云浅月重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23 09:26
              第一章前世今生
              白光消失的时候,云浅月并没有出现在云王府。她被困在一片不知名的空间里,渐渐地,云浅月从昏迷中醒来,她看到了周围的一切,感到十分奇怪: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念了咒语吗?“这里是冥界!”一个雌雄莫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近了,更近了,来人身着玄色衣袍,面如冠玉,额上的彼岸花更衬得他俊美不凡。“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云浅月静下心来,沉声问道。“我是谁并不重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3 10:04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为你解答你想知道的一切。”男子平静地回答。“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想知道的一切?”云浅月不自觉地攥紧了手心。“灵歌,你还不相信我?哎,好吧,给你看个东西。”男子从袖子里拿出来了一个水晶球,“这里面装着你前世的记忆。看不看,由你自己决定!”话音刚落,男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你一定很好奇你到底爱的是谁吧?是容景,还是夜轻染?看了它,你会明白所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3 10:14
                  有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3 10:15
                    你们说前世是虐轻染还是云浅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3 10:16
                      雪灵歌(云浅月前世)
                      君宸轩(夜轻染前世)
                      洛逸风(容景前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23 11:47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为你解答你想知道的一切。”男子平静地回答。“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想知道的一切?”云浅月不自觉地攥紧了手心。“灵歌,你还不相信我?哎,好吧,给你看个东西。”男子从袖子里拿出来了一个水晶球,“这里面装着你前世的记忆。看不看,由你自己决定!”话音刚落,男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你一定很好奇你到底爱的是谁吧?是容景,还是夜轻染?看了它,你会明白所有!”
                        云浅月听了神秘男子的话,感到十分震惊,“前世今生,难道我还有别的身份?”她从神秘男子手中接过水晶球 ,心里想:究竟看不看呢?我也想知道爱的究竟是谁,就决定看吧!就在云浅月下定决心地那一刻,水晶球发出一阵璀璨的光芒 ,云浅月昏迷了过去。她做了一个梦:
                        天地初始,混沌之后,神界有四大神帝创立,而雪灵歌,君宸轩,洛逸风,萧凌分别是雪落神帝,君默神帝,风羽神帝,萧翎神帝的唯一传人,奇怪地是,千百年来,从未有人知道四位传人的生身父母,从此,四位传人成了神界千古流传的谜题。
                        千年难得一遇的神帝大会又到了,首先到达神殿的是雪落神帝和雪灵歌,其次是君默神帝和风羽神帝,最后才是萧翎神帝。雪落笑着说:“一千年都没见了,你们三个人还好吗?”“当然,没有你的日子过得非常好!”君默笑得十分肆意地回答。“君默,你怎么还不改改这性子?小心雪落收拾你!”风羽和萧翎幸灾乐祸地说。
                        “罢了,我们难得一聚,就不和你计较了!”雪落扶了扶眉,无奈地叹道。然后,四人开始共同探讨修炼上的难题,而他们的徒弟早已悄悄溜走。
                        神殿后面,雪灵歌正在努力领会“冰魄诀”的意义,忽然听到有个男子在说:“修炼一门法诀,不在于领会意义,而是在于从源头上了解它,才能修炼成功!”雪灵歌听完之后,感到十分受用,立马开始按照男子所说的做,过了半个时辰,终于彻底领会了“冰魄诀”。她睁开眼睛,看到一人正站起身向她走来,一身淡青色的锦缎长衫,腰束玉带,腰间挂着一枚碧色玉佩,玉佩随着他轻快的脚步左右摆动。雪灵歌搜寻了一下记忆,发现自己并没有见过他,不禁疑惑地问道:“你是?”来人站到她身侧,用手敲了敲她的头,不悦地问道:“小丫头,你忘了一千年前你掉进灵池中谁救的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3 16:44
                          各位猜雪灵歌接下来会怎么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3 16:45
                            哎,楼主没人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23 16:46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3 17:29
                                加油,我会支持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23 17:29
                                  之前我也写过染月文,但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写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23 17:31
                                    楼主不在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23 17:33
                                      快点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23 17:34
                                        萧翎是谁的前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23 17:34
                                          楼主快出来快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23 17:34
                                            还有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4 09:13
                                              各位觉得楼主写得还行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24 09:45
                                                快写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24 10:23
                                                  楼主之前说错了,萧凌是玉子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24 11:26
                                                    “一千年前……你是君宸轩?”雪灵歌期待地问。“当然,小丫头,算你还有点良心,没把救命恩人给忘了。”君宸轩玩味的说。“那个,你来找我有事吗?”雪灵歌恢复了平静,疑惑道。“你记不记得一千年前你答应我的约定?”雪灵歌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点了点头。“那我想娶你可以吗?”某个黑心的人不耻地问,“喂,我说你救了我,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可也没说你可以娶我吧?”雪灵歌怒吼着某人。“灵歌 ,你是不是想说话不算数?”某人装可怜地说。雪灵歌一听就慌了,立马不知所措言:“没有啊……”于是,某个黑心的人就拉着她去了神殿,两人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身后,洛逸风黑着脸,不安地看着一切。
                                                    这边,四大神帝正在如火如荼地讨论着。另一边,雪灵歌被君宸轩生拉硬拽地拖到了神殿。大殿内,君默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切,开可言……“臭小子,你拖着雪丫头干什么?还不快放开!”“师傅,我这不是给您找了个徒媳妇吗?”君宸轩恬不知耻地回答。“什么?你要和我徒弟在一起,不行!”雪落一听,立马不乐意了。“雪落神帝,您消消气,我们可是两情相悦的!”君宸轩一看情况不对,立马开口笑着说,还有眼神威胁了雪灵歌,那意思就是你不配合我,我就把一切都说出来。雪灵歌一看,没办法,只好赶紧出来圆场,不情不愿地说:“师傅,我们是真心的,你成全我们吧!”于是,雪落神帝和君默神帝相视一笑,这装婚事就被定下来了,十五日后,大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24 11:42
                                                      你们说让容景来抢亲怎么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24 12:43
                                                        如果让轻染死,你们会不会杀了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24 17:42
                                                          如果楼主黑容景,各位有何看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24 21:18
                                                            染月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24 2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