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蓉吧 关注:18,055贴子:693,475

【原创】梦醒之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墨家桑海据点
竹屋里众人,担忧而期待的望着那床榻上,纤弱清丽的女子。
等待的时间太长,连最淡定的高渐离眉宇间都不禁有了些许紧张,盗跖受不住这氛围急得坐立难安。
雪女扶起她,将那最后一贴药剂喂入女子口中。
更漏又走了一个时辰,女子还是没有苏醒的症状。
“蓉姐姐,快醒醒!”梦里的人,听到耳边传来急切担忧的呼唤声。
端木蓉静静的躺在榻上,一如之前。
一夜终了,雪女眼眶红肿的坐在她身侧,不时伸手替她掖好被角。
“咳咳”一声轻咳从端木蓉口中溢出。
“蓉姐姐,蓉姐姐,你醒了吗?蓉姐姐”雪女不可置信的轻摇端木蓉的肩膀。一声声呼喊,把庄上众人都引了过来。
待众人进屋,端木蓉已醒了,靠在雪女的肩膀处,有些吃力的咽下清水。
“蓉姑娘”
“蓉姑娘”班大师,盗跖的声音都有些带了哭腔。在这一次次的希望落空后,她终于醒了。
端木蓉有些费劲的张开嘴“大家,还好吗?”
“蓉姐姐,嗯”雪女边点头边轻轻拭去眼角之泪。
众人看她一醒来,就是询问大家是否安好,更是心里难过不已。纷纷点头,笑着说好,大家都很好。
端木蓉环顾一圈,不见月儿和天明,还有那个人的身影。有些疑惑担忧的望着众人,问道“那月儿天明他们那?还有,还有盖先生怎么样了?”
该来的终是要来,众人纷纷互看几眼,斟酌许久,班大师开口回答她“蓉姑娘,你先安心休息。月儿天明之前遇上些麻烦,不过盖先生同流沙的人,已在寻找解决方法了。”
流沙?端木蓉眼神震惊不已,雪女将她昏迷后的事一件件相告。
“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这一场沉梦,到底有多长,竟让这世间不可能变成了现实。
众人知道她一时难以接受,只劝她要先照顾好身体,日后再详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23 07:49
    端木蓉醒后,还没休息几日,便开始忙活起墨家兄弟们的伤情。
    盗跖守在她身侧,挠着头不停劝,让她快回去歇着。
    知他一番好意,可,让端木蓉丢下伤势严重的兄弟们,实在不可能。只应付着盗跖,答应他忙到傍晚就回去歇着。
    入夜,独坐在屋中整理药材的女子。不经意看到那药材中的银芍。一时勾连起在镜湖医庄时的许多记忆。
    紫眸清淡,只低着头看了一会,收起药材,将眉宇间的担忧掩饰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23 07:58
      半个月后,端木蓉刚推开门,就见那流沙的赤练一身红衣,在前院,不知在等待什么,望着山路一动不动。
      端木蓉也没兴趣,管些流沙的闲事,只背起药娄准备上山采药。
      “哒,哒哒……哒哒,哒哒”山路上,马蹄声渐响,往这庄上行来。
      赤练喜悦不禁的迎了出去。
      一身黑衣的卫庄,紧蹙着凌厉的眉眼,悠悠进了院中。
      端木蓉脸色冷漠,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23 08:07
        还未收起眼中的嫌恶,却见那门口,一身白衣的盖聂,翩然进来。
        脚步停住,不知该进该退。
        他一身风霜,似乎很累。
        盖聂神情难测,只有些愣的望着眼前熟悉的人。不知所措。
        她醒了!
        二人都静静的站着,不开口说话,只偶尔眼神在彼此之间流转。
        谁都不知道,二人此时在想些什么。
        “端木姑娘!”二人,终是开口了。
        “盖,先生!”
        问好后,二人又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中。
        “盖先生回来了。一路辛苦了。”班大师从远处赶来,喜庆高兴的声音,打破二人的沉默气氛。
        “班大师!”盖聂拱手客气一声。
        端木蓉见班大师前来,也不多留,直接说了声要去采药,便径直离去了。
        女子倩影越行越远,盖聂看她一眼,同班大师去前厅议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23 08:18
          端木蓉采药归来时,众人正在前厅等候她来用饭。
          整理妥当,有些心不在焉的去了前厅。
          除了流沙。
          墨家众人纷纷起身相迎,邀她入座。
          端木蓉谢了一声,只随意坐在了角落处。
          刚才还有些闹腾的气氛,因为她的到来,一时安静,有些尴尬。
          雪女余光打量盖聂,只见他端坐如钟,眼神更是冷清,不曾往端木蓉身上停留半刻。
          端木蓉低着头,默默夹起食盘中的素菜,静静用餐。
          “蓉姑娘,快尝尝这个,这个山珍烤鸡可是庖丁的绝活。”盗跖高兴的给她夹起一只鸡腿,劝她多吃些。
          “哎呦,盗跖兄弟,真贴心啊!”赤练眯着眼,打趣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3 08:26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8-23 08:38
              搂主真,高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3 08:55
                楼主又开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3 09: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3 10:5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3 11:34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23 11:40
                        盗跖也不理她,只不停给端木蓉夹菜。
                        “够了,小跖,我吃不下了。”端木蓉赶紧推开他,看着满盘的食物实在有些无奈。
                        一餐结束,端木蓉也没吃二口,就急急告辞了。
                        众人留在议事厅中商议蜃楼之事。
                        议事完,雪女忽然叫住盖聂,开口问道“盖先生看见蓉姐姐醒了,好像没什么反应吗?”
                        盖聂神情如旧,只眼神流露一丝异常。
                        “端木姑娘醒来,自然是好的。”盖聂废话一句,也不直接回答她。雪女还没来得及开口,盗跖憋不住道
                        “盖聂,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你对蓉姑娘是什么打算?”
                        “哎呦,这种事情,还是等我们走了,各位再谈吧!”赤练身姿妩媚的走出去。卫庄走在她之后,到了盖聂身边时,只见他忽然侧目,嘴角斜勾轻蔑一笑道
                        “师哥,不知道你还是否当得起剑圣的名号。哼,嘿。”
                        盖聂被盗跖盯得紧迫,却仍然不动如山的站着,不发一语。
                        盗跖伸手拽住盖聂衣襟,气急吼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啊,你对蓉姑娘就一点情意也没有吗?”
                        盖聂冷着脸,闷闷的回答一句“盖某的确,不是……”
                        “小跖不要无礼,放开盖先生”端木蓉清冷的声音传来,打断盖聂没说完的言语。
                        “蓉姑娘”
                        “蓉姐姐”雪女脸色难看望着倚在门边的端木蓉。
                        盖聂仍然低着头,任由盗跖拉扯。
                        “我先回去了。”端木蓉声音冷清无比,有些无力的转身离开。
                        众人在厅中,气氛尴尬。纷纷散去。只留盖聂一人站在那,有些发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3 12:05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3 12: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23 12:44

                              其实我就喜欢盖聂这种闷闷的木头样子,要是开窍了就不像他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8-23 13: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23 14:07
                                  坐等更文


                                  回复
                                  17楼2017-08-23 16:28
                                    凉夜已深,庄上众人都已回房歇下了。
                                    端木蓉躺在床榻上,黑暗的屋中只余月光透过窗,洒在床榻边,映照她清冷的侧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23 18:43
                                      第二日清晨,端木蓉如往常一般去给墨家兄弟治病。
                                      经过溪流边时,见盖聂正在练剑。
                                      身姿宛若游龙,白衣翻飞,出剑凌厉,木剑带出的阵阵剑气,冲击起水柱一片。
                                      端木蓉是第一次见他练剑,不禁有些看痴。远远的立在远处,看他练完一套剑法。
                                      盖聂一向敏感,早已察觉到她的靠近。只一时不知该如何同她说话,默默的练完剑。
                                      待收起剑,转头望去时,那远处早已没了人影。
                                      盖聂有些糊涂了,难道刚才那人不是她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23 18: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23 19:03
                                          端木蓉醒了,又好像没醒。除了墨家的兄弟们能感受到她的存在,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改变。
                                          盗跖倒是一如从前,总是想着法的来逗她开心。有时又嘴里不把门的,嘀咕抱怨盖聂几句。
                                          端木蓉只默默听着,有时愣一会,劝他二句。叫他别同盖聂生气。
                                          像盖聂这样的人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和他的事情要做。
                                          盗跖听她说完,又嬉皮笑脸的问她“就是盖聂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要不是蓉姑娘,他……”
                                          “小跖,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从未想过让他报恩。所以,你以后也不要用这事再为难他了。”端木蓉目光清冷的缓缓说道。
                                          盗跖啊了一声,有些不解的望她二眼。片刻后有些反应过来,苦笑了下点点头,答应以后不在盖聂面前提及什么救命之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23 19:1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3 20: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23 20:46
                                                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23 21:4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23 22:0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23 22:31
                                                      雪女前几日出去办事了,盗跖也跟着去了,整个庄上更是安静清冷。
                                                      端木蓉平日冷清惯了,倒也不觉得如何。
                                                      没人来打扰,一个人安静独处时,总难免有些胡乱的心思。
                                                      想一会,回过神来。又继续做起事来。
                                                      这几日伤员增多,药材也用尽了,端木蓉不得不再上山一趟。
                                                      山上这几日已被封锁,前二日查探到阴阳家的傀儡踪迹,班大师布置了许多陷阱。赤练的毒蛇在山上整夜巡逻。整个山上
                                                      危机四伏。
                                                      此时独自上山,实在有些不太明智。端木蓉也顾不得许多了,只背着药筐,带上驱蛇的药粉。自行上山。
                                                      走过盖聂屋前时,他正一身白衣,端坐在屋边。削着木剑上的毛糙。
                                                      端木蓉一时脚步停顿,愣了一会,又提步匆匆离去。
                                                      刚她走来时,盖聂就已察觉。
                                                      见她停步,盖聂手中动作也随之停滞。
                                                      原以为她,是有话要说。
                                                      盖聂安静等着她开口,谁知她竟又直接离去了。
                                                      背着采药的药筐,行步匆匆。
                                                      盖聂眉宇轻蹙,不知想到了什么。
                                                      微愣了片刻,收起木剑,起身离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24 21:45
                                                        这山上杂草齐腰,道路湿滑,难行寸步。端木蓉一手扯住手边的藤蔓树枝,一手扶住身后药筐。吃力的往山中腹地而去。
                                                        班大师的机关陷阱,端木蓉倒还能应付,可小心闪避着。
                                                        可赤练的毒蛇,四处乱爬,实在无法躲开。只能在身上洒满药粉,忍着呛人的硫磺气味。
                                                        一株小野参在枯树上,斜斜生长着。端木蓉有些惊喜的攀爬上去,伸手轻轻勾住野参,费劲的反手抽出药筐中的柴刀,一把砍到树上,借以助力。手上使巧劲,取下参来。
                                                        一步步从树上下来,检查了下野参的情况,丢入药筐里。
                                                        继续往前寻药。
                                                        这山上原本就荒,且端木蓉之前来过几趟,实在找不到什么好药材了。
                                                        望一眼药筐中,只够二日之用的份量。继续前行。
                                                        希望山腹深处,能多寻些药材。
                                                        往日端木蓉是不往那去的,山腹中密布毒障,蛇虫鼠蚁,猛兽飞禽更是不知几许
                                                        如今也是顾不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24 22:04
                                                          这山中腹地,药材遍布,只粗略看了一圈。端木蓉就发现了不少好药,一时心中喜悦。都忘了已身处险境之中。
                                                          只低头在这毒障密布的山腹中,采集沿路的药材。
                                                          待她发现这轻薄的毒障,竟能使人产生幻觉之时,已来不及服下解毒之物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眼神渐渐涣散。
                                                          只看幻境中,似乎有人,往自己这急步走来。
                                                          那是谁?幻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24 22: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24 2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