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白王道吧 关注:1,827贴子:3,436

Chan♥Baek┃070822『转载』供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阿伊◎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22 18:56回复
    义宁十年春,七月初七,明主盛能,国家平定,百姓们安居乐业。尽管年年还是有大量的税收,可日子倒也过得清净。



    各位别说,俗话讲的好,愈是安定的日子就愈容易出这种耐人寻味的奇闻异事。特别是长安城这种人多繁杂的地方。

    不过客官来得不巧了,我这里并没有什么值得一听的故事,只有一个沾有“情”这个字眼的风流韵事。这个故事比较长,如果客官有兴趣,那就烫一壶茶,且听我慢慢道来……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22 18:57
    回复
      天下之佳人,多莫于长安。世人都知道,长安美人,哪个不是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特别是风尘之人,真的是回眸一笑百魅生,轻扬柳腰似娇花。

      只是那些少爷公子的,一般并不常去那些个地方,正所谓处子胜佳人,另有春常在。
      长安城里哪个不晓得当今有个为之罕见、倾国倾城的美人,艺名为白贤。
      这白贤美可不止美在外貌,更美在性格。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凡是见过他的人不管男女,谁不为之倾倒。但是可惜普通人只能远观,不能亵玩也。原由就在于这白贤虽算风尘之人,却并不出于风尘之地。凡是想和他来上一晚的,不止要多金,而且要长得英俊潇洒。

      当时长安城里有两大地位显赫的家族,一个是在朝中为官的朴家,还有一个是世代从商的吴家。两大家族本也是忘年交,朴家老爷子膝下抚有一子,名为朴灿烈,年方十八岁。长得那可叫一个精致水灵,五官大气而又不失紧致,八尺的身高,在配上黑色玄衣,就有点儿江湖大侠的那么点气质,所以即使还未到弱冠之年,来提亲的人就踏破了门槛。

      吴家小儿子,吴世勋。正值豆蔻之年,从小就和朴灿烈玩到大。只是他性成风流,最爱去的地方便是风尘之地。这不,刚听到一个新鲜消息,就来找他的灿烈哥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22 18:59
      回复
        “灿烈哥!”

        正在练字的的人听到这个叫喊,手不禁一抖,一大滴墨洒在纸上。

        “哥终于找到你了!那个臭管家居然说你正在睡觉,还好我没信,找了你好久!”吴世勋兴冲冲地跑过来,低头看了看朴灿烈面前的东西,“哈!你在练字啊! 一览众山……小……这小字怎么多了一个点儿呢?”

        “还不是你害的!”朴灿烈头疼地扶额,无奈地放下笔,“说吧! 又什么事儿?”

        “嘻嘻……灿烈哥!今儿是乞巧节,我带你去……”

        “我不去!”朴灿烈打断他,“你和那些个小乔风仙儿勾搭了不算又要叫上我是吧。”

        “不是!灿烈哥!你听说了吗?白贤今天要去看戏………”

        “我不看。”朴灿烈抖了抖这张写着自己著作的纸,嗯,感觉还不错,如果没有这滴该死的墨痕的话就更好了。

        “灿烈哥!”吴世勋有点急了,“那白贤长得真的是倾国倾城,今天晚上第一次出门,很多人都慕名要跟着去看呢……”

        “哎!行了行了!”朴灿烈一把放下自己的作品,转身把吴世勋往外推,“你就给我老实呆着去吧! 爹娘都说那白贤看不得,一看便迷上了。这年头为了和他共度春宵而把自己搞得倾家荡产的人你都没听说过吗?”

        “所以我才想去看一看,那白贤到底是何方神圣,像个妖精似的!”吴世勋抗拒着朴灿烈的推托,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拿出两张纸票,在朴灿烈面前晃一晃。
        “看吧,我票都买好了,是白贤旁桌的座儿呢!这票有多难买你知道吗?我足足收买了十个人,才抢到了两张。”

        朴灿烈看着吴世勋得意洋洋的样子,无奈叹了口气。看来不去是不行的了,再加上今天是乞巧节,自己也不想在家里窝儿着……

        “好吧,这次就去吧!”

        “耶!”吴世勋激动地跳起来,“那我们就快点走吧!”

        “哎!你说你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朴灿烈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叫来了两个丫鬟更衣。

        “喂!把这个裱上,写下我的大名,挂在我的房中。”准备妥当后,朴灿烈拿起自己的得意之作对丫鬟说。

        “是。”丫鬟看着这张纸,低下头答应着。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22 19:04
        回复
          二.

          “快点快点!灿烈哥”吴世勋拉着朴灿烈在人群中穿插着。

          真不愧是乞巧节,周围的男孩女孩们成双成对对地走在大街上,羞羞答答的如雀儿般你追我赶。两旁的小店人满为患。路边卖小吃的,卖女孩子爱戴的小饰品的,甚至还有些敲锣打鼓卖艺的,全都张灯结彩,庆赏佳节。看着这灯红柳绿的景色,朴灿烈竟然有些不想走。仿佛这里才应该是最好的美景。

          “哎,世勋,你看这个烟花。”朴灿烈拿起一旁小摊上的烟花筒朝吴世勋挥了挥。

          “啊好看好看,我们快点走吧。”吴世勋不以为然地接过烟花筒放回去,继续拖着朴灿烈在大街上疾走。

          不知道为什么,不远处吵吵嚷嚷的一片。

          “行了行了!你给我放手!”朴灿烈一下子挣脱开拉着自己的人,“反正离戏开始还有两个时辰,早着呢!我们可以先逛儿会儿!”说着,大踏步向旁边奔去。

          “哎!灿烈哥!”吴世勋想抓住朴灿烈的衣袖,可是却抓了个空,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朴灿烈消失在人群之中。

          “卖香袋喽!卖香袋喽!”一位老大娘使劲在街边吆喝着,来买东西的姑娘争先恐后地拥挤着。有的,还为了一个好看点儿的香袋差点打了起来。

          朴灿烈在一旁看着,只觉得很有趣儿,却没想到那几个卖完香袋的女子却直径走过来,羞答答地把香袋递给他。

          朴灿烈愣了一下,不禁失笑着接过香袋。敢情这是为我买的呀。

          前面轰轰嚷嚷的越来越近,原来是一辆大马车疾驰而来。

          马车渐渐地停在街边,一个长相惊艳的男子从马车上下来,直径走到了街旁的蜜馅小店。

          “公子,又来买蜜馅了啊,因为是乞巧节,来买的人超多,我专门给你留了一袋呢。”小店老板笑得狗腿,一边殷勤地帮男子装着蜜馅。

          “谢谢。我也是来为我们家公子买的。”男子笑了一下,精致的小脸配着如春的笑容,就连眼角的尾纹也显得风情。另旁边的人唏嘘不已。

          “你们家公子?敢问尊姓大名?让小的也好奇一下?”小贩笑着把蜜馅送到他面前,顺便问了一句他一直以来都好奇却不敢问的话。这个公子几乎每天都来买蜜馅,却一直都看不见人,永远都是坐着马车,像神仙一般神秘。

          周围的人也各个伸长脖子好奇地听着。连下人都这么美丽,那公子肯定就是哪家的大少爷了。

          可没想到那个前一秒还笑得如沐春风的人,听到这句话后却立马板起脸,变得严肃起来,
          皱着眉头瞪了小贩一眼,挥起拳头警告道
          “不该打听的最好别打听,自己有那么空闲还不如多来卖点蜜馅。”

          然后白了小贩一眼,拿起蜜馅,把钱扔下后快速的走了。

          “……什么啊……”小贩莫名其妙地嘀咕着,又不是真的仙人,就算是皇室家族也不用这么见不得人吧,问一句又怎么了。

          朴灿烈看着那个人上了马车。不一会马车开动,风把帘子吹得掀起来一半。朴灿烈更是不由自主地仰头望着那窗子里边。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2 19:06
          回复


            温润和丽的清风,熙熙攘攘的的大街,雍容华贵的马车,如玉如春的眉眼。

            朴灿烈就是这样遇到他爱了一辈子的人的。

            窗帘被缓缓掀起一半,就像轻轻拉下美人遮容的面纱一样,一个不似凡间的公子静静地坐在里面。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清风。含美目露秋色,意如菊清霜华。

            杨柳般的眉,纤细而又风情的眼,俏丽笔挺的鼻子,花瓣一样的薄唇。线条流畅的侧脸平淡的微微抬起,一眉一眼都显露着风华。

            他就这样静坐在马车之中,目光微垂,纤纤玉手握着一支叠扇,青丝环绕在簪子上,被风吹得轻轻飘起,恍若天间仙子。

            这绝对是世间最好看的人,用尝矜绝代之色,复恃倾城之姿来形容绝不为过。


            朴公子自然是被惊艳得不轻,呆呆的望着那倾城面孔。

            可惜,就只有那么一眼,马车很快飞驰而过,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喂!灿烈哥!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你了好久!”

            就在朴灿烈还站在原地发呆时,吴世勋气喘吁吁地跑来。

            摇了摇朴灿烈,见他没反应,不由分说拉起他就走。

            “诶诶诶!你干什么!”

            “快走!戏快开始了!在到处乱逛就来不及了!”

            奔跑在大街上,看着身旁的灯红柳绿,朴灿烈竟然有些不想去的感觉。

            不一会儿,一张挂着“风月阁”三个烫金大字的牌匾出现在眼前。进出的人群络绎不绝,吴世勋迫不及待地把票交给门口的粗莽大汉,然后由他们带着路和朴灿烈一起大摇大摆地进去。

            进入戏院后,吴世勋他们上二楼,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一旁的小侍女连忙上前来摆茶具。

            “怎么样?”待闲定的坐下来后,吴世勋笑着问对面神色淡然的人。

            “不怎么样,只想回去。”

            “你看你,怎么那么煞风景呢!”不满地瞪了对方一眼,“至少要看到了美人才走啊!”

            “那美人呢?”朴灿烈四处张望着,既然是来看美人的,那看到美人便可以走了是吗。

            “急什么急?”吴世勋朝旁边的座儿努努嘴,“旁边就是白贤的位子,只是还没来呢。”

            说着指了指二楼那一大群向这看过来的人,又向朴灿烈凑过去,在他耳边悄声说,
            “看到那些人没有?我敢说这儿有一半的人都是冲着白贤来的。”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22 22:57
            回复
              “那又怎样?”朴灿烈端起面前的茶杯,不以为然地说道。

              人再多又怎么样,还不是个受人供养的妓,这白贤吹得再出神入化,有自己刚才见过的公子好看吗?

              还没等喝下去,楼下的人突然喊了一句,“白贤来了!”

              话音刚落,就看见二楼的人全都一齐冲到楼间的栏杆上,纷纷把头探出来往下看,有的人甚至头探的太深差点掉了下去。

              “一群愚蠢的好色之徒。”看到这个场景,朴灿烈不屑的嗤笑一声。

              不一会儿,楼梯间传来了响声,周围的人发出啧啧赞叹,而第一次见的人早已惊羡得发不出声音。

              有这么好看吗?朴灿烈疑惑的把头转向楼梯口。
              然后就移不开眼了。


              这个世上巧的事情多了去了,但是有一种是让人感到最奇妙的,也是世上很多人都相信的。


              它叫做缘分。

              有缘千里来相会,大概就形容的是自己和他吧。命中注定的人不管在哪里都会遇到。

              不管是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还是美人济济的戏院里。

              朴灿烈着迷的看着眼前的人,同时心里也是一分的惊讶,九分的坦然。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3 17:35
              回复
                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希望可以留一下言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23 17: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25 11:44
                  回复
                    楼楼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25 11:45
                    收起回复
                      “来了来了,公子做这儿。”
                      那人手持一把湘妃竹扇,一件迎风白衣衬着如雪的身子,就好似山雪间高洁孤傲的白梅,性情清冷,孤芳自赏。 但又那么美,那么洁白,仿佛让他留在人间都是玷污了他一样。
                      真是质傲如莲清霜色,香含美目秋露华。
                      “可真是仙人啊……”吴世勋恍惚着要迷了眼。
                      “如果不是他的身份,我这辈子可是要栽在他手里了。”
                      对了,他的身份,这句话仿佛让朴灿烈从梦中惊醒一般。

                      痴迷的望着眼前的人出神。
                      尽管有这么多人看着,可仍然不觉得慌神,依旧平静地走自己的路,仿佛他们不是来看他的美貌,而是来朝拜他的一般。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气质是那么的纯洁,真的就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可是,可是……
                      他就是白贤啊……
                      那个传说中淫荡不堪、性情
                      放浪的尤物,白贤啊……
                      那个千人倾,万人迷,一颦一笑,颠倒众生的男子,白贤啊……
                      那个受人供养的妓,白贤啊……
                      看看他的样子,哪里像个风尘之人呢。
                      哪里像一个日日夜夜,在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人呢。
                      他那漂亮澄澈的眼睛,分明就含着悲伤,痛苦。
                      被人嬉笑着当物品般观赏把玩。
                      他明明很痛苦啊……
                      对此,朴灿烈觉得可惜,又难过。
                      “公子,坐。”身旁一个穿着青衣的男子替他拉开了椅子。他就是那个朴灿烈看到去买蜜馅的男子,长得也是个清秀漂亮的可人儿。亮亮的眼睛,又小又尖的锥子脸,可偏偏是放荡不羁的气质,两个人加在一起,看起来就像一个老师和他贪玩的学生。
                      白贤慢慢地坐下去,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漫不经心地瞟了眼正垂馋欲滴地看着他的人。一个慵懒的眼神,带出一片风情。
                      没多一会儿,戏就开始了,下面的打扮华丽的姑娘翘着兰花指,发出细细悲伤的曲调,可仍不即身边的人抢眼一分。
                      白贤专心地看着下面舞台上正唱得悲伤的人,手里的扇子随着语调一下下轻敲在桌角上。仿佛并不知道自己沉淀了全场人的目光一样,看到投入时竟也轻轻跟着哼唱起来。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25 13:41
                      回复
                        “喂,要不要去。”吴世勋用脚踢了一下身旁的朴灿烈,看着前面的人,细长的眼睛里透露出玩味。
                        “啊,什么?”
                        “我说,你看了这么久多没意思啊,去讲一下话呗。”说着,下巴对着那边扬了一下。
                        “什么啊……吴世勋你是不是傻啊。”朴灿烈皱着眉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咱们和他认识吗?”
                        “不认识为什么就不可以呢,在风尘之地里就要这样,这叫风流……”
                        “风流个屁!记住这里是戏楼!不是你那妓院!还风流,你怎么不去大街上风流呢,不被喊调戏良家妇女,然后被别人拿着棒子追着打才怪!”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吴世勋这么随便地说白贤,朴灿烈就莫名的生气,好像自己也被玷污了似的。
                        “哇!哥!”吴世勋看着朴灿烈,故作惊奇地看着他
                        “你这是拿白贤跟良家******啊。”
                        “不,不可以吗?”朴灿烈瞪了他一眼。
                        “咦~ 哥!你这是被迷得不轻啊!”吴世勋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知道白贤的价钱吗?不菲啊!你们家准不准哟!”
                        “诶!我说你小子!……”
                        “你们俩说话能不能小声点!吵着别人看戏了!”旁边那个站着的青衣男子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就连白贤也闻声转过来看了他们一眼。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朴灿烈赶紧收了扬起的拳头,抱歉地说。转眼却对上白贤闻声看过来的眼神,心猛的一跳,紧张的顿了一下,吞了吞口水。
                        “嘿。”吴世勋对那个男子抛了个眼色,却招来一记毫不留情的白眼。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5 13:41
                        回复
                          棒棒棒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5 17:53
                          收起回复
                            多更啊,求求了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25 19:45
                            收起回复
                              “那个……我们不是故意的。”朴灿烈小心翼翼地朝白贤低了低头,却没有听到期望的答复,那个人淡淡地撇了他一眼后又转回头继续看戏。
                              “额……”朴灿烈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平时自己在朴府里不管是谁,就算是生气了也会给他朴大少爷一个面子。可这次……
                              看眼前的人没有答复,朴灿烈只好向他身边的青衣男子点了点头,“对不起。”
                              可那个人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忽然像领悟到什么似的,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哼笑了一声,没说话。
                              “……… ”这次朴灿烈更尴尬了,一下子愣在那里不知干什么,看到男子的怪异眼神,只好涨红了脸,傻乎乎的想解释几声。
                              “我,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
                              “噗……噗……”还没等他说完,站着的男子看着他就忍不住笑了,像在看傻大个一样瞧着他。弯下腰似乎对坐着的白贤说了什么,边说还边憋着笑。
                              “他再说什么呢。”
                              “肯定是在说我坏话呗。”朴灿烈懊恼的说,在心里暗骂着自己的笨——明明在其它姑娘小倌面前那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可怎么偏偏在白贤面前就如此……之傻。
                              果然,只见白贤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眼里有藏不住的笑意。尽管很有礼貌的没有笑出声,但嘴角还是不由自主的向上翘了起来。
                              本身就是佳人,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再届笑春桃兮,显得百媚而生,就连皇室三宫六院都皆所不及也。
                              丹唇外朗,明眸善睐。一丝浅浅笑意都吸引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目光。
                              看到白贤的笑容,让朴灿烈有些不知所措,在不知道他是不是嘲笑自己的情况下,朴灿烈只能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喝着茶。
                              “看看,灿烈哥,白贤都对我笑了!”吴世勋用手肘碰了一下身边的人,得意地甩了几下头发,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姿势,
                              “喂,我是不是很仪表堂堂,貌若潘安啊。”
                              “求求你先照照镜子,再跟我说这句话。”朴灿烈看都没看一眼吴世勋,就冷冷地说。如果不是这又傻又憨的人的话,他们至于这么窘迫吗。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5 21:2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