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的魔法太落...吧 关注:25,573贴子:70,672
  • 25回复贴,共1

112(完整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想說要修正一下,就乾脆重發好了,搞不好有些根本忘了後半


回复
1楼2017-08-21 23:50
    黎二他們在阿提拉旅店留宿一夜,第二天為了取得遺物而再次前往神殿拜訪。
    在昨天法依蕾帶他們到的房間裡等了一段時間,而法依蕾晚了一點才抵達房間


    「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法依蕾)

    「不,請別在意。對了,封印已經解除了嗎?」(黎二)

    對於黎二的詢問,法依蕾點了點頭。

    「是的,今天早上所有的封印都解除了。已準備妥當隨時都可以進去。那麼,
    請跟我來。」(法依蕾)

    這樣說的法依蕾擺出請的姿勢,伸出了她的手臂。被她美麗的樣子所催促時,
    蒂塔妮雅對跟在後面的騎士們搭話。

    「你們到外面去等著吧。格雷戈里,另外兩個人也交給你了。」(蒂塔妮雅)

    「是。」(格雷戈里)

    對於蒂塔妮雅的命令格雷戈里敬禮並表示了解。另一方面路卡對遺物深感興趣
    ,很想要跟進去的樣子。但被羅弗理?(ロフリー)「之後在借來看吧!」而勸使
    他放棄了。

    葛萊茲艾拉那邊也讓跟隨著自己的士兵到入口待命。

    看到那光景,好像想到什麼似的瑞樹。像要講悄悄話一樣靠近了黎二。

    「格雷戈里さん他們、帝國的軍人們,看起來關係沒有那麼差呢。」(瑞樹)

    「也是呢。和他國的士兵相處說不定會有什麼問題,看來好像是杞人憂天了呢
    。」(黎二)

    那是因為將葛萊茲艾拉也帶來而產生的煩惱。雖然害怕著會因此起了爭執,但
    好像自行畫線區隔開來一般,到現在為止沒有發生任何衝突。

    這時聽到瑞樹他們講的悄悄話的蒂塔妮雅和葛萊茲艾拉也加入了話題。

    「我們與帝國是同盟國,只是並沒有公開出來而已。」(蒂塔妮雅)

    「跟著我來的都是我近側的人,長期執行軍務已經很熟練了。而且厄斯泰勒那
    邊的騎士們有格雷戈里殿跟著,應該能良好應對吧。」(葛萊茲艾拉)

    「阿,阿哈哈……」(蒂塔妮雅)

    表現出來的是兩人都很明事理的樣子,但實際上兩人的眼裡已迸出火花。
    對於知道了不想知道的事情的瑞樹,露出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微笑。

    在法依蕾的引導下經過了兩旁有許多燭臺排列著的通道,到需要下樓的地方停
    了下來。

    「在地下嗎?」(黎二)

    「是的,稍微下去一點的地方,就在那裡了。」(法依蕾)

    那樣說完便踏上階梯向下前進,通道的外觀中途開始改變。
    先前的通道是使用跟神殿內部一樣平整的石頭所打造的,
    但這個洞窟卻是直接讓岩石裸露在外的外觀。

    一邊感受像是通過鐘乳石洞窟的感覺,法依蕾一邊向前繼續走,直到通道前方
    巨大的岩石面前等待著。

    「是石窟嗎…?」(黎二)

    「這裡還神殿之中。」(法依蕾)

    對於神殿的保管場所來說,所呈現出來的樣貌完全不同,對此抱持著疑問的黎
    二,走向前去向法依蕾詢問。

    「法依蕾さん,為何只有這裡造的不一樣呢?」(黎二)

    「對於這個封印場所都是以勇者大人們所希望的形式為主。如果以神殿的形式
    建造,似乎會受到女神的神秘性的影響而使封印術變弱的樣子。因此必須要建
    造成別種樣式的神祕的空間之類的才行,是這樣說的。」(法依蕾)

    「哎?」(瑞樹)

    瑞樹因疑惑而發出的聲音,她表現出困惑的樣子,黎二擺出『這確實是一件無
    法理解的事情』,是因為擺出這樣的表情嗎,彷彿看透黎二心中疑問的法依蕾。

    「勇者大人的意思應該是(封印術原本是為了幫助神明降低被抑制的力量,不知
    為何神明與封印術會互相削弱相互影響..)。」(法依蕾)(譯:因為神秘性是不同的
    所以會被女神的神祕性影響,互相削減;原本是用來提升神的力量。這句話
    搞了快一個小時…還偷偷請求老師的幫助(╥﹏╥))

    「蒂雅,是這樣嗎?」(黎二)

    「非常抱歉,我也是第一次聽說。」(蒂塔妮雅)

    黎二向蒂塔妮雅詢問後也看向葛萊茲艾拉。但是她也是不知道的樣子,聳了聳
    肩膀搖了搖頭。


    對魔法有一定程度理解的她們也不是很明白的樣子。

    「那麼呢,麻煩後退一點。」(法依蕾)

    在法依蕾的催促下,黎二他們與她拉開了一段距離。這之後,法依蕾在岩石面
    前不知道嘟囔著什麼,魔法陣從巨大的岩石上浮現出來。

    突然發出(咯噹~)讓人耳鳴般的聲響傳入腦中。發出聲響後巨大的岩石慢慢的橫
    向朝裡面移動。

    內部空氣被解放的同時,空氣中伴隨著雞蛋腐爛的味道。

    「嗚….這味道真濃。」(葛萊茲艾拉)

    感到強烈的臭味而不由自主皺眉的葛萊茲艾拉,除了法依蕾以外的人都捏住自
    己的鼻子,將頭轉向旁邊。

    「這個臭味是從暴君所持有的書籍所散發出來的。因為那個原因,造成周圍的
    空氣潮濕腐敗。」(法依蕾)

    對這不尋常的話,瑞樹以不安的口吻說。

    「沒、沒問題嗎?」(瑞樹)

    「沒問題的,流露出來的力量已經不會對人體造成損害似的。」(法依蕾)

    「太好了……」(瑞樹)

    因鬆一口氣而將手輕輕擺在胸口的瑞樹,黎二在心中也很贊同瑞樹的看法。一
    方面法依蕾將手指向散發味道的元兇。

    「那就是先前說所提到的暴君所持有的書籍。」(法依蕾)

    法依蕾柔順的手指指向的是用黑色裝訂成的書籍,就放置在台子上。那書籍總
    覺得散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氣氛,只是看著而已就覺得心裡不舒服。仔細一看
    ,放著書籍的台子僅管是用金屬製成的但就溶解的像鐘乳石一樣的形狀,如此
    就可以知道那書籍的不尋常。

    葛萊茲艾拉感到有趣被吸引過去,來到書籍的附近。
    想要阻止的法依蕾,改變先前的語氣激動地大喊。

    「等一下!」(法依蕾)

    「怎麼了?怎突然這麼大聲。」(葛萊茲艾拉)

    「抱歉,失禮了。因為那是碰觸不得的東西,因此稍微有點激動了點。」
    (法依蕾)

    「不能碰嗎?」(葛萊茲艾拉)

    「是的。那是絕對不可以不觸碰的東西,據說人類只要觸碰那個的話就會遭
    受操縱暴君的邪神所控制,以前所發生的惡夢將會再度上演。」(法依蕾)

    對法依蕾的話瑞樹因疑問而出聲。

    「诶?不是已經被打倒了嗎?」(瑞樹)

    「暴君是死了只是暴君的意識並沒有消失。只要還是神人類就無法打倒其的存
    在。」(法依蕾)

    「昨天所說明的Sacramento不就是為此存在的嗎?那是連神也可以殺的武具不
    是嗎?」(瑞樹)

    「持有它的勇者大人是『說元凶所存在的地方無法到達,因此也無法打倒。』」(法依蕾)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被封印在這裡呀。」(法依蕾)

    葛萊茲艾拉聽懂了以後向書籍撇了一眼,便回到黎二他們所在的地方。
    確實是危險的東西,不論是誰都會和書籍一起從這世界上消失。(誰であ
    ろうと書物ごとこの世から消してしまいたいだろう。不確定)正因會那
    東西無法出來所以才會被封印。

    介紹完暴君的遺物後,法依蕾示意了另一個台座。

    「那就是您要找的遺物。」(法依蕾)

    與放置書籍所使用的台座一樣是金屬製的,上面放著一個小小的盒子。

    好像沒有被書籍的邪氣所汙染,台座保持漂亮的樣子沒有腐爛掉。

    法依蕾靠了過去,靜靜的打開盒子

    ──真的如艾略特所說裡面裝的是一個裝飾品。(有疑惑的語氣)

    是一個別具匠心做成的羽毛形狀的別針,好像是用銀所製成的,金屬所
    產生的光澤格外的顯眼,那中心還鑲著一顆水藍色的寶石(青い可以是青
    、藍、綠GOOGLE一下發現水藍色比較接近)。

    「這就是Sacramento嗎?真是漂亮呢….」(黎二)

    「水藍色的寶石,跟青金石好像。」(瑞樹)(青金岩,又稱為青金石,是
    一種較為罕有的寶石,為變質岩的一種。要看圖片請自行GOOGLE)

    閃耀著神祕的蒼色光輝,女性陣營都露出陶醉的表情。…正在這樣想的
    時候。

    「….怎了?我的臉上有什麼嗎?」(葛萊茲艾拉)

    「呀,沒有,對這麼精美的東西。葛萊茲艾拉さん是怎麼想的呢?」
    (黎二)

    「嗚嗯。果然在意的還是能不能夠使用呢。」(葛萊茲艾拉)

    「…………」(黎二)

    帝國的第三皇女殿下好像對珠寶飾品不怎麼感興趣的樣子。儘管是如此
    的出格的裝飾品也並不在乎。她的打扮也是比較隨意,外觀上並沒有特
    別刻意的打扮的樣子。

    像是除了實用性以外怎麼樣都好,葛萊茲艾拉向法依蕾詢問。

    「只有這個嗎?」(葛萊茲艾拉)

    「是的,被遺留下的的只有剩下這個而已。」(法依蕾)

    「如果還有其他能夠使用的東西的話,有點想要呢。」(葛萊茲艾拉)

    葛萊茲艾拉這樣說,法依蕾只是搖了搖頭。


    「勇者大人們所使用的物品,都是我們所不能用的東西。即使留下來
    了也沒辦法維護呢。」(法依蕾)

    「真的嗎?」(葛萊茲艾拉)

    「與我們所使用的魔法不同,是使用著非常高度的技術。在那之中Sa
    cramento是使用著最高層級的技術的樣子,但據說唯有Sacramento是
    他人可能可以使用的東西。」(法依蕾)

    聽到了事情的原委,黎二詢問了。

    「那,法依蕾さん。這該怎麼使用……當成武器嗎?」(黎二)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勇者大人是從裝飾品的狀態變化成武器,拿
    在手上並念著不知道什麼的言詞。恐怕那段話就是讓Sacramento覺
    醒的關鍵吧……」(法依蕾)

    「那麼那段話是…(什麼)?」(黎二)

    「非常抱歉(就是不知道的意思)。」(法依蕾)

    將頭深深低下表示歉意的法依蕾,蒂塔妮雅詢問。

    「沒有聽到那段話的內容嗎?」(蒂塔妮雅)

    「聽是聽到了,但是聽不懂。是這樣子的,我不清楚使用者說出的話
    語是怎麼樣發音的。」(法依蕾)

    「這樣的話不是誰也無法使用了不是嗎?」(蒂塔妮雅)

    「聽說只要是能使用的人就自然會知道,首先先拿起來試試如何?」
    (法依蕾)

    法依蕾這樣說,將Sacramento拿回到自己手上,拿到黎二附近。原
    來如此,應該是武具自身來選取使用者吧,武器具有自我意識嗎,
    還是沒有符合條件的人無法使用,不是很明白,但首先應該先嘗試
    喚醒的言詞。

    黎二為了從法依蕾手上取得Sacramento並走了過去時,瑞樹突然叫
    出聲來。

    「黎二君!」(瑞樹)

    「怎麼了嗎?」(黎二)

    「先讓我試試看可以嗎~哈哈(乾笑)」(瑞樹)

    「诶……诶!?」(黎二)

    「不行嗎?」(瑞樹)

    「嗯……是沒有關係啦….」(黎二)

    瑞樹一邊這樣說一邊感到洩氣的樣子,瑞樹有前科在先的以上,當
    然那個前科就是中二病,但最終還是得到先試看看許可的瑞樹「太
    好了─!!」發出高興的聲音。

    黎二露出苦笑揮了揮手(快去~快去~的意思),葛萊茲艾拉便靠了過
    來。

    「這樣好嗎?」(葛萊茲艾拉)

    「嘛阿,不給他試的話到時候瑞樹肯定會鬧彆扭的。」(黎二)

    「如果瑞樹真的能夠使用怎麼辦?」(葛萊茲艾拉)

    「那時候就只能拜託瑞樹努力點(給力點)了不是嗎?」(黎二)

    「ku ku ku,你為了得到力量而來到這裡,最後變成瑞樹的東西你
    不就很沒面子嗎」(葛萊茲艾拉)

    「你說這話時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呢。」(黎二)

    「當然是因為這將會變成一樁笑話阿。」(葛萊茲艾拉)

    笑得很高興的葛萊茲艾拉。一方面聽到她們對話的蒂塔妮雅,表情
    卻表現出猙獰的樣子。

    「葛萊茲艾拉殿下,你想把黎二大人當成玩笑話嗎?」(蒂塔妮雅)

    「恐怖的表情呢。那樣的表情會讓黎二討厭喔?」(葛萊茲艾拉)

    「诶!?黎二大人我的表情很恐怖這樣嗎!」(蒂塔妮雅)

    「不,我並不(覺得)」(黎二)

    覺得,蒂塔妮雅要找葛萊茲艾拉爭論。

    「葛萊茲艾拉殿下!」(蒂塔妮雅)


    回复
    2楼2017-08-21 23:51
      pan點baid u點com / s / 1cjgoIq
      PASSWORD:nqks


      收起回复
      23楼2017-08-22 19:35
        3到22樓怎麼都不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22 21:46
          「等一下大家你們是不是把我給忘了!現在傳說中的武器即將覺醒的
          瞬間喔!睜大眼睛好好看著我喔!」(瑞樹)


          對沒有關注瑞樹的行動這件事,瑞樹氣得跺腳,一轉成為反派角色
          ,並露出有如能夠將世界征服將得到寶藏般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臉。


          從旁看來很恐怖,但法依蕾卻露出溫暖的笑容,露出像是小孩子夢
          見勇者一樣的眼睛與慈母般平靜的微笑。


          瑞樹從法依蕾手上握住Sacramento,然後——


          「呋呋呋、Sacramento喔!回應我的召喚吧!」(瑞樹)


          ——景象(全場定格)。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嗯—! 嗯—!」(瑞樹)


          瑞樹將Sacramento舉起來大叫,Sacramento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樣總算逃過瑞樹中二病再次覺醒的災害。與之相反瑞樹淚流滿面
          一副後悔的樣子把臉頰鼓了起來,在角落以女子座的方式座著。 (鴨
          子式坐姿。把小腿並在大腿外側,臀部完全貼地的坐姿)


          「那麼,再來是黎二大人嗎?」(蒂塔妮雅)


          「嗯。」(黎二)


          蒂塔妮雅的催促下,黎二從瑞樹手中將Sacramento拿起來。凸出手
          掌一點點的Sacramento,因為是金屬制的可以感受到清涼的觸感。


          但在感受那觸感時,得到不知何來的力量似的想到了(記憶?)。並不
          是發熱,也不全然是魔力,不可思議的脈動。與來到這個世界剛學
          會魔法時的全能的感覺不同,該怎麼說呢,應該這樣形容。


          (只是看著它,力量就不斷湧現出來….)


          這是,這個光輝是希望,希望之光。不論怎樣的絕望深淵,能給予
          看的這個光景的人明日活下去的動力,讓人可以看到明日的青藍色
          燈火。


          從現在開始我將這個力量解放開來,化為我的東西。用這個力量來
          將魔族打倒,為這個世界帶來和平。 (黎二你才中二吧,世界和平什
          麼的,┴—┴(╰(`□′╰ )




          為了實現夢想的言詞,還沒能夠想出來,但,讓嘴巴自然流露話語
          的話,或許……有這樣的預感。


          相信那份預感,黎二舉起Sacramento,準備說話。


          ——不對,要將口張開之時。


          突然間後方,從石窟入口的方向傳來讓石窟整體震蕩的巨大的破壞
          聲。


          因震動的巨響而整場全員轉向入口的方向,那裡飄揚著由細小的沙
          粒所組成的沙塵。


          飄在空中的沙塵漸漸靠近。為了不吸進鼻子裡每個人都將鼻子摀住
          ,瞇起了眼睛,在視線即將明朗之際,看見將沙塵斬開的手臂。


          不久那裡出現了一個男子。


          覺得灰塵還討厭的一直擺動著手,身高很高、穠纖合度的美貌,嘴
          唇紅潤的樣子,乍看之下會誤會成是女性,但是看見上半身結實的
          胸肌,是男性不會錯的。


          手腳身上捆綁著厚重又生鏽的銅鍊,細長的手指像是野獸一樣整齊
          尖銳。


          與法依蕾一樣的白髮,但不是精靈的樣子,耳朵是圓的,眼珠像血
          一樣通紅,空氣中醞釀著說不出恐懼感。


          男子高是很好,但用那赤紅的眼珠斜視黎二他們。看過來的眼神宛
          如沒有一絲慈悲心,冷酷的視線。因為那個關係嗎,身體緊張的手
          腳不能控制,無法動彈。其他人也一樣,大家都露出詫異的表情停
          固在那裡。


          回复
          25楼2017-08-22 23:45






            回复
            32楼2017-08-23 00:15
              黎二被膽怯所束縛的期間,蒂塔妮雅動了。

              「黎二大人,我來掩護!」(蒂塔妮雅)

              「我知道了。……瑞樹!瑞樹盡可能的離遠點!這個魔族很危險!」
              (黎二)

              「嗚,嗚嗯……」(瑞樹)

              確認瑞樹退到後面後,保持距離盡可能的窺視著伊魯薩魯的空隙。

              這時,從後方聽到清脆甜美的詠唱聲。

              「——樹啊!將我的敵人束縛壓制,從叢林竄出的大蛇。現在遵從我
              的意志,把違背我的人消滅吧! Solid Snake Bound Mada—」(法依
              蕾)(你也會鍵言阿?)

              背出呪文,說出鍵言的剎那,從伊魯薩魯周圍竄出東西,地裡面粗
              大的藤蔓冒出,木屬性的魔法。由外而內包覆的樹木宛如大蛇一般
              ,可以看見樹木翻騰的樣子,將伊魯薩魯的手、腳、身體捆綁住。

              相當強大的魔法。樹木的成長並沒有停歇,並非將對象捕捉而已,
              這魄力像要將對方壓死似的,這樣的數量,想要擺脫是很困難的。
              不久之後,成長的樹幹互相纏繞交合,組成一顆樹木。已經看不到
              伊魯薩魯的踪影了。

              只是,施放那個魔法的是。

              「法伊蕾さん!?」(黎二)

              「我也能夠戰鬥。我來支援,趁現在。」(法依蕾)

              「——這是支援嗎,垃圾也能有用處當做掩護呢。就只是樹,真的以為能
              有什麼用處嗎?」(伊魯薩魯)

              那之中發出令人吃驚的聲音。那聲音來自於應該被困在樹幹中的伊
              魯薩魯。精靈強大的魔法應該很可靠才對,但地面卻破裂開來。

              霎那間,洞窟內發出雷鳴的轟隆聲,突然出現的赤色閃電將樹乾炸
              裂開來。

              那之中伊魯薩魯慢悠悠地一邊讓脖子發出喀喀聲一邊出現。

              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怎(麼會)?」(法依蕾)

              「沒有效果…..」(黎二)


              法依蕾發出驚訝的聲音與黎二焦躁的聲音重疊再一起。之後,緩解
              疲勞樣子的伊魯薩魯就像剛從事完無聊的工作一樣露出(該怎麼做
              呢?)的表情—

              「首先從你這傢伙開始。」(伊魯薩魯)


              「誒——?」(法依蕾)

              伊魯薩魯視線對上法依蕾,甩動捆綁在腰間的銅鎖鍊。銅鎖鍊像無
              視質量、運動法則一般射出,赤紅色的閃電纏繞在鎖鏈上一併襲向
              法依蕾。

              「——樹啊!以你萌芽的力量守護我!LittleForest Bunker—!」(法依蕾)

              在法依蕾的前面出現數根粗壯的樹木,朝洞窟的頂部伸去,樹木不
              只是粗厚,具有份量,而且還是用密度極高的魔力構成的,可以想
              像比所看見的表面還要堅固。長出來的樹木還斜傾向牆壁,面對正
              面過來的攻擊具有超乎想像的對抗性——才對。

              「我說過了吧。只不過是樹木而已。」(伊魯薩魯)

              被赤紅色的閃電索纏繞的鎖鏈像是沒有遇到任何阻礙就輕易的突破
              樹木的障壁。然而馬上,鎖鏈就將法依蕾樹束縛住了。

              之後所發生的事只在一瞬之間,沒有給她反應的時間,被鎖鍊綁住
              的法依蕾被簡單的拉到空中來回甩動,與周圍的岩壁有好幾次的摩
              擦相撞,最後,被丟了出去。

              撞擊岩壁的法依蕾如同球一般的彈力(所以是用彈的?真瞎),飛向
              黎二她們的後方。

              「法依蕾さん,怎麼會這樣……」(黎二)

              「法、法依蕾さん!」(瑞樹)

              瑞樹追了過去,並對她使用回覆魔法。

              一方面伊魯薩魯並沒有行動,像是在等待我們反擊一樣,不需要說明
              ,對方有著不需要直接進攻的戰力差,伊魯薩魯對自己將會得到的勝
              利沒有半點懸念。

              一派輕鬆的站著的伊魯薩魯這次面向黎二,一點一點的踏步逼近,
              我一邊保持距離伊魯薩魯也沒有什麼動作,也並沒有要趁虛而入的
              意思的樣子。

              黎二加速飛快的迫近伊魯薩魯迫近的瞬間馬上發出斬擊。

              放出袈裟斬。瞄準伊魯薩魯的肩膀,然而卻—

              「好輕。」(伊魯薩魯)

              「什!?」(黎二)

              用左手輕鬆的接住,露出『很輕』的表情,星殞石的劍刃就像他所說的一樣
              被輕鬆的擋住了。僅管是沒有任何防具所保護的肌膚,刀刃卻連表面都沒辦
              法穿透。

              我沒有放手,用力一擊,但還是沒有效果。

              連勒賈斯都都需要使用膨脹暗黑的力量來彈開我的劍擊,他卻像說不需要一樣在
              嘲笑我似的。

              發生了到目前為止不曾出現的狀況,黎二驚訝的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動作
              停止)。

              之後出現的是,伊魯薩魯的右手掌,不對,是爪。讓人覺得是刀刃一般的長
              度與尖銳,手的大小彌補了長度並襲擊過來。

              這時我瞬間將星殞石的劍抽出阻擋。

              「咕、咕嗚……」(黎二)

              千鈞一髮之際阻止了爪擊。但同時受到可怕的力量穿透全身,被推向後方去
              ,那威力所造成的暴風將沙塵吹起,如果沒有英傑召喚的加護的話,別說是
              阻擋了直接就被打飛釘在牆壁上停止呼吸了。

              「能夠反應嗎?明明就這麼弱,這只是沒有意義的掙扎…(罷了)。」(伊魯薩
              魯)

              「還、還沒(結束)…」(黎二)

              活用身高,加強力道。用那恐怖的臂力施加在雙臂上,伊魯薩魯用手將黎二
              夾在地面之間不斷給黎二施加壓力,骨頭開始發出(喀、喀)不吉利的聲響。
              腳也漸漸陷入地面。(賽亞人嗎? (((゚Д゚;))))

              脫離不了,想要架開也沒辦法依魯薩魯的力量實在太強了,光是持續擋著已
              經極限了。額頭上流出討厭的汗已經分不清是汗水還是冷汗了。

              稍微感受到後方魔力有高昂的感覺,是蒂塔妮雅的援護魔法。但難道是因為
              威力不高的關係,伊魯薩魯看都不看一眼,用冷淡的眼光就這樣俯視著著黎
              二。

              蒂塔妮雅放出了風魔法,但被擊中的伊魯薩魯連動也沒動過的樣子,看到那
              個狀況蒂塔妮雅發出不痛快的聲音。

              「ku……魔法幾乎都沒有效果…」(蒂塔妮雅)

              「我來,蒂塔妮雅殿下去幫助黎二」(葛萊茲艾拉)


              回复
              33楼2017-08-23 00:16
                「──嗤、我知道了。」(蒂塔妮雅)

                蒂塔妮雅應答後,葛萊茲艾拉站到前面解放她的魔力。

                「──土阿,化作我暴虐的結晶。釋放化作波瀾的力量、破碎吧。成為散華
                讚嘆的石碑吧。」(葛萊茲艾拉)

                洞窟裡響起詠唱的聲音,這時黎二被不知何時出現的蒂塔妮雅抱住了身體。

                從後方將雙手環繞抱住的蒂塔妮雅,黎二─

                「蒂塔!?」(黎二)

                「黎二大人!用全力接住!之後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蒂塔妮雅)

                「嗚、嗚嗯!」(黎二)

                黎二坦率的順從了蒂塔妮雅,將不斷逼近的伊魯薩魯的手全力的偏向旁
                邊。之後,蒂塔妮雅將黎二的身體以抱著的姿勢橫向旁邊,伊魯薩魯的手插
                到了地面上去,葛萊茲艾拉唱出鍵言。

                「CrystalRaid(結晶攻擊)!」(葛萊茲艾拉)

                趁伊魯薩魯滿身破綻時,隆起出現的透明石膏(Selenite)破碎四散成無數的破
                片,用有如砲彈的速度加速射殺過去。

                因為土魔法有重量,所以威力上與別的魔法有很大的差別。然後射出的礫石前端
                有尖銳處,對肉身也是很有效的。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才對、
                「這樣的威力也沒傷害嗎!怪物!」(葛萊茲艾拉)

                突向伊魯薩魯身上的礫石被消耗了其威力,掉落在地上發出了聲響,透明石
                膏(Selenite)的礫石最後化為魔力的殘渣消失不見。伊魯薩魯的身上,一點傷
                痕也沒有。

                「──土阿,化作我暴虐的結晶。釋放化作波瀾的力量、破碎吧。磨利的像劍
                一樣尖端!成為散華讚嘆的石碑,照亮映照出劍的目標(墓標)!CrystalRaid
                Refine(煉結晶攻擊)。」(葛萊茲艾拉)

                葛萊茲艾拉唱出的呪文與先前的魔法不同。隆起出現的透明石膏(Selenite)全
                身磨利的宛如劍身一般又長又薄,葛萊茲艾拉用慣用手將劍射向伊魯薩魯殺
                去。

                「這個的話如何!」(葛萊茲艾拉)

                「呋、用什麼魔法都是沒有用的,女人!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透明石
                膏劍(Selenitesword)到達伊魯薩魯身體之前,他發出可以讓耳朵受不了的大
                分貝音量,音波讓石窟整個震撼晃動,葛萊茲艾拉所施放的魔法全部被粉碎。

                「ku……怎麼可能!僅憑聲音就將魔法消除了……」(葛萊茲艾拉)

                葛萊茲艾拉一面嘟囔一面卻呆然的站著,伊魯薩魯用視線捕捉葛萊茲艾拉,葛
                萊茲艾拉遭受他釋放的殺氣和武威,緊張的趕緊退後。

                「ku……場地不好,這裡的話搞不好可以使用(ディヴィーギコネクティDivy
                Guy Connectic(查不到是什(|||゚д゚)))

                露出苦澀的聲音,因為在這個地方,葛萊茲艾拉拿手的大質量轉移不
                能夠使用。對於不能盡全力感到惋惜,因此試著向後方退去的她。

                「太遲了」(伊魯薩魯)

                被伊魯薩魯的視線捕捉到以上,已被認知為是獵物了,他跳起來超越
                葛萊茲艾拉退後的方向,只在一瞬之間。

                「糟(了)!?」(葛萊茲艾拉)

                「危險!」(黎二)

                「黎二大人!?」(蒂塔妮雅)

                認知到葛萊茲艾拉有危險的黎二,馬上脫離蒂塔妮雅的手,衝了出去
                。全力衝向葛萊茲艾拉的位子。對於同伴發生危機的當下,黎二腦中
                的警鈴越響越大聲迫使身體速度更快。

                伊魯薩魯踢出的右腳,使葛萊茲艾拉臉上染上了絕望的色彩。聽得見
                蒂塔妮雅和瑞樹的聲音。對伊魯薩魯即將踢到葛萊茲艾拉臉上的踢擊
                ,黎二全力的砍了下去。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黎二)

                有如砍到金屬塊的感覺。敵我之間的差距極大之上,並沒有辦法將他
                的腳成功擊退。但是,多少可以降低一點威力,黎二瞬間做出這樣的
                判斷。

                使勁全力的瞬間,黎二將星殞石的劍放手,帶著葛萊茲艾拉跳離脫出
                那裡。(這不科學阿!)

                緊抱著葛萊茲艾拉在地上滾著,黎二用全力跳脫,還為了保護葛萊茲
                艾拉,背不斷的撞擊到地面。

                直到慣性解除停下來時,葛萊茲艾拉理解到了發生什麼事情,而大叫


                「你是笨蛋嗎!為什麼要救我!」(葛萊茲艾拉)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很危險,不知不覺就……」(黎二)

                「不知不覺個頭!你是勇者!你保護我要做什麼阿!」(葛萊茲艾拉)

                在疼痛和頭還在搖晃,意識也稍微模糊的情況下,黎二無視了葛萊茲
                艾拉料想之外的責罵,聽起來像是侮辱對方的言詞,但實際上卻是明
                確的理解並表明勇者的必要性與優先順序。

                ──對不起。這樣的話自然而然在黎二的腦海中浮現。並不只對著葛萊
                茲艾拉,還有相信著自己而跟著過來的蒂塔妮雅和瑞樹,另外還有並
                不在現場的自己所珍惜的人們說。道歉的理由,不言而喻。(好像沒有
                水明也,有嗎?還是沒有? ψ(`∇´)ψ)

                放下抱著的葛萊茲艾拉。

                「這個笨蛋──!!」(葛萊茲艾拉)

                「黎二大人!!」(蒂塔妮雅)

                「黎二君!!」(瑞樹)

                這樣就好就夠了,自己接受這樣的理由的瞬間,背後傳來令人害怕
                的氣息越靠越近。

                「保護女人嗎!以無聊的方式結束才是勇者的結局!」(伊魯薩魯)

                「ku……」(黎二)

                確信已經死定了的時候,眼前突然吹起陰鬱的風。(青い風可以當成陰鬱的風)
                「嗯?」(伊魯薩魯)

                伊魯薩魯發出詫異的聲音時,他一副感到某種討厭的東西似的,快速的向
                後方退去。看那個姿態,馬上轉頭確認時,看到的卻是插入自己與伊裡薩
                魯之間擺著雙劍交叉的姿勢的蒂塔妮雅。(七劍登場(ノ>ω<)ノ)

                「诶!?蒂塔!?那個劍是……」(黎二)

                「這件事之後再說黎二大人!現在先快點退後!」(蒂塔妮雅)

                注意到她的話黎二馬上離開那裡。

                正想要思考為何蒂塔妮雅的外套的衣領蓋住了她的嘴巴,反手握著劍時。
                蒂塔妮雅就從視線中消失,宛如瞬間移動出現在伊魯薩魯的背後砍了一刀


                伊魯薩魯查覺到氣息回頭之時,蒂塔妮雅與劍擊一同消失。然後再次出現
                在伊魯薩魯的背後,再次施放劍擊。這次伊魯薩魯用鎖鏈將劍擋下了。

                「動、動來動去的…..」(伊魯薩魯)

                感到煩躁的伊魯薩魯所發出的聲音。然後蒂塔妮雅的身影又從視線中消失
                了。

                「好厲害……」(黎二)


                回复
                34楼2017-08-23 00:18
                  沒想到從口裡吐出的話,是那麼幼稚的想法。

                  蒂塔妮雅像是在愚弄伊魯薩魯一樣,運用英傑召喚的加護所得到的動態視
                  力才終於能夠看到她的動作,彈射過來的鎖鏈用劍去阻擋。並鑽入懷中以
                  二刀流的劍擊連續的放出。

                  伊魯薩魯採取迴避,相對於我的劍擊並沒有躲開,反而蒂塔妮雅的劍擊卻
                  不想被命中,為了逃離劍擊接連的閃避,而且因為蒂塔妮雅斬線上所描繪
                  出獨特的弧形的劍擊,要迴避的話與普通的斬擊相比,不得不做出大幅度
                  的動作。

                  不斷的鑽伊魯薩魯的空隙,蒂塔妮雅的斬擊並沒有停止,有如跳舞一樣。

                  之後由上而下大力的交叉斬擊捕捉到伊魯薩魯的臉──蒂塔妮雅接觸地面
                  後快速地退後。

                  看來秘銀的劍確實地捕捉到伊魯薩魯的樣子。只是、

                  「明明沒有女神的加護,還真的算是不錯的招式呢。然後呢──」(伊魯薩
                  魯)

                  被斬擊捕捉到的只有伊魯薩魯臉頰上的一塊皮,伊魯薩魯也不在乎在蒂塔
                  妮雅的面前,大膽地看著她並用手指確認有沒有血。

                  「真是久違的讓我受傷了呢,區區的人類呦」(伊魯薩魯)

                  「不要舔!」(蒂塔妮雅)(還是翻的文雅點好…)

                  「但,就到此為止了。」(伊魯薩魯)

                  怒吼地蒂塔妮雅在岩壁上飛奔時,伊魯薩魯就隨手一揮。那是用銳利地爪
                  子所形成的斬擊。霎那間,與手指數量相同地斬擊襲向岩面,蒂塔妮雅沒
                  有停下腳步。

                  看到的是,伊魯薩魯的鎖鏈上浮,其前端有幾條分裂開來,分岔開來地鎖
                  鏈前端有如錨一般,為了包圍蒂塔妮雅向地面突刺過去。

                  這簡直是鎖鏈所製的監牢。

                  「蒂塔!」

                  「──嗤!土阿!環繞著我成為堅固地障壁吧!我的命之外的所有東西都不准放
                  行!Room wall rising(領域上昇)」

                  蒂塔妮雅的詠唱之後,她與鎖鏈之間形成了土壁,赤色地閃電襲來,土壁
                  外圍出現真紅色與漆黑色之間忽明忽暗,不斷重複地雷擊直接打擊在土塊
                  上面,非常容易就被破壞了。裡面露出了蒂塔妮雅的姿態,因捲起的白煙
                  又變得看不見她的蹤影了。

                  「蒂塔啊啊啊啊啊!」

                  閃電所造成的聲響沒有消失,黎二使勁的吶喊。但是,沒有聽到從那裡傳
                  回來的聲音。

                  「不是吧、怎麼會……」(瑞樹)

                  聽得到瑞樹摻雜絕望地嘀咕聲,在那裡的所有人都和她有一樣的預感倒吸
                  了一口氣。

                  ……彌漫地是包覆赤色閃電的白煙。赤色閃電強力的攻擊將法依蕾地魔法
                  簡單的撕裂。沒有奢華的英傑召喚加護的蒂塔妮雅的身體正面地接受這樣
                  攻擊,沒有人覺得她能夠承受的住了。

                  可是,白煙消散時,蒂塔妮雅的上半身顯現出來。

                  「還、還沒完呢……」(蒂塔妮雅)

                  「千鈞一髮之際防禦住了嗎?但──」(伊魯薩魯)

                  鎖鏈從地上彈起,綑綁住蒂塔妮雅。蒂塔妮雅像是想要甩掉擾人的蚊蟲一
                  樣擺動身體,但就維持這個樣子被丟向黎二他們後方去了。

                  「喀、哈….啊」(蒂塔妮雅) (推測應該是撞牆的聲音)

                  蒂塔妮雅就以無法動彈的狀態下被強硬地釘在牆上。原先在那裡的好像是
                  放置暴君的遺物的台座,將蒂塔妮雅釘住時所造成的衝擊將書籍吹飛了。

                  飛往的方向是伊魯薩魯的腳邊,伊魯薩魯的注意到書籍,被它的樣子所吸
                  引,想要將書本撿起來。


                  看到那個狀況的是,讓瑞樹攙扶著的法伊蕾。

                  「那個是!」(法伊蕾)

                  「怎樣?這個怎麼了嗎?」(伊魯薩魯)

                  「不可以碰觸那個!」(法伊蕾)

                  可以聽到擔憂他一般的叫喊,但不是這樣的。透過法伊蕾的話可以知道觸
                  碰那本書的話,會化身與暴君同樣,就完蛋了。

                  如果魔族將軍變成那樣的話,無法想像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唔~,的確這個東西施放出來的不是很好的氣息呢」(伊魯薩魯)

                  「既然知道的話就……」(法伊蕾)

                  不要碰,拜託,拜託你不要碰它。她是這樣說的只是、

                  「但──我並不是不曉得你所說的東西。」(伊魯薩魯)

                  願望沒有能夠實現,伊魯薩魯一邊這樣說一邊將書撿了起來。只是,什麼
                  也沒發生。伊魯薩魯仔細的端詳書籍裝訂的樣子,法伊蕾所說的情況並沒
                  有發生。

                  「……為什麼。碰了那個,還能夠保持清醒呢……」(法伊蕾)

                  「這想必是因為這個身體所持有的特權的關係,話說回來,它和撒迦利亞
                  有相似的力量呢……」(伊魯薩魯)

                  伊魯薩魯嘀咕著意味深長的話,並將書籍綑綁在腰間的鎖鏈上。

                  「這個我就拿走了。──接下來,現在還能動的只剩下勇者和後面的女人了
                  。」(伊魯薩魯) (還有好幾個女的在講哪一個(◔౪◔),大概是指瑞樹跟葛萊茲艾拉)

                  「…….黎二你帶著瑞樹逃走吧。」(葛萊茲艾拉)

                  「诶……?」(黎二)

                  「勇者的你被打倒了就虧大了,那傢伙就讓我來阻擋,快走!」(葛萊茲艾拉)

                  「可、可是」(黎二)

                  黎二在猶豫不決之時,爬了起來的蒂塔妮雅也附和著葛萊茲艾拉。

                  「黎、黎二大人。葛萊茲艾拉殿下說的沒有錯,別在意我們快從這裡逃走
                  。」(蒂塔妮雅)

                  「怎麼可以!不能拋棄大家!」(黎二) (忍不住想要加上(笑)…)

                  「不必擔心,這裡還有葛萊茲艾拉殿下和法伊蕾大人在。」(蒂塔妮雅)

                  「黎二、你還有你應該要做的是吧。現在那武具被拿走、連你也被殺的話
                  會如何?勇者所形成的壁壘會從一角開始崩落,魔族的力量會變得更加的
                  強大的。」

                  「但、但就算這樣....」(黎二)

                  「抱持著必須將其他人拋棄的覺悟,快走!。在這樣下去的話在這裡的所有
                  死的人都將喪失意義。」(葛萊茲艾拉)

                  「………….」(黎二)


                  「最壞的情況就將蒂塔妮雅當作人肉盾牌逃跑。」(葛萊茲艾拉)

                  露出顫慄的冷笑的葛萊茲艾拉,是想被看做還很從容的吧,在這樣的狀況下
                  ,只可能被當成準備壯烈犧牲的決意。

                  「遺言已經講完了嗎?」(伊魯薩魯)


                  回复
                  35楼2017-08-23 00:20
                    [...原來如此,那傢伙才會說瑟卡萊斯到達之前,讓供品的戰鬥能力提升到大致上能夠戰鬥的程度呢](伊魯薩魯)


                    瑟卡萊斯是什么东西来着?


                    收起回复
                    37楼2017-08-24 14:58
                      大膽靠過來的影子,我感覺就向死神一樣。對現在的我來講,是絕對不可能
                      打得過的對手。只能逃走了嗎?如她們所說,就算在怎麼討厭,已經沒有能
                      夠讓我耍孩子氣的時間了。

                      「不對──」(黎二)

                      突然注意到。不對,還有還沒顯現真實姿態的Sacramento在。但是、能不能
                      夠使用我自己也不知道。將武具覺醒的言詞即使現在拿著也沒有在腦中浮現。

                      「ku……」(可以不要拖時間嗎大哥…)

                      只能咬牙體會那什麼都無法做到的感覺。『快點走』發出這樣催促的聲音的
                      葛萊茲艾拉和蒂塔妮雅,一臉不安的瑞樹所散發出來的眼神。在被迫作下殘
                      酷的決定的當下,聽見了自己內心的細細耳語。『在這裡逃走好嗎?現在力量
                      發揮不出來該怎麼做、連幫助她們也做不到要怎麼辦?』。

                      現在能仰望的只有Sacramento,只有這個了。因此緊握,更加的緊緊握住
                      Sacramento。

                      然後、

                      「醒過來吧……覺醒、醒過來吧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然而自己所發出的聲音是從不曾想過的巨吼。在被迫做出選擇之下,想要與
                      命運抗衡的靈魂的吶喊。

                      在這樣的危機下,Sacramento竟然回應了──

                      盤據在裝飾品中心的水藍色寶石剎那之間施放出一道強勁的光芒、向周圍散
                      波青藍色的波動。注意到的是,周遭所有一切化為黑白色全部靜止了。(應該
                      是像按下時間停止鍵一樣吧)瑞樹也是、蒂塔妮雅也是、葛萊茲艾拉、法伊蕾
                      ,連伊魯薩魯也不例外,時間化為黑白色靜止不動了;唯有自己跟
                      Sacramento例外,還保有強烈的色彩。

                      不久,青藍色的波動像倒帶一樣回歸到寶石內。

                      原先在手中的裝飾品不知何時變成了散發出冰冷光輝的蒼白色的劍。

                      「成功了……」

                      是一把身形細長的劍,與這個世界和自己的世界所常見的劍完全不同,眼前
                      所看到的是無法想像是金屬的白皙宛如白瓷般的刀尖與刀鋒,劍身中心青色
                      的顏色宛如琺瑯製的藝術品一樣獨具匠心,握柄是用瀟灑的白色和青藍色所
                      構成,模仿護手(鐔)的樣子似的直列的白瓷的兩翼和二重圓環顯現在刀身與
                      握柄之間(應該是握柄上有跟護手一樣的圓環)。還有在那圓環中心的是水藍
                      色的寶石,寶石裡顯現出閃電,綻放著光輝,然後平息了。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就像是未來的武具一樣、能夠讓人讚嘆它的打造技術,並
                      能夠媲美古代的藝術品。

                      武具顯現後遲了不久,徹響著蒂塔妮雅和葛萊茲艾拉驚愕的聲音。

                      「黎二大人!」(蒂塔妮雅)

                      「黎二、你…」(葛萊茲艾拉)

                      黎二自己也驚訝不已,無意間回首,看見的是極限張大眼睛的瑞樹。

                      之後,查覺到氣息馬上向後跳,剛才的瞬間原先自己所站的地方出現了赤銅
                      的鎖鏈。

                      「呋。所以那傢伙才說是武具啊!原來如此的確是挺有意思的東西呢…..」
                      (伊魯薩魯)


                      伊魯薩魯一面從容的發表他的感想,只是銳利的眼神一點也沒有蓋上陰影。


                      黎二用Sacramento指向始終態度如一的魔族,然後,Sacramento像是回應
                      黎二的意志一般吸取了他的魔力,動了起來。


                      並排的白色圓環各自傾斜向相反的方向旋轉,從白瓷的翼感到舒適的涼風和
                      噴發出宛如描繪出手臂的樣子的魔力的蒸氣粒子,傳達過來的震動就好像內
                      燃機作動一般。


                      停不下來的震動,是劍自身的脈動嗎?即使如此無法抑制自己想要揮動它的
                      衝動。


                      腳邊描繪出現青色光輝的魔法陣,「颼─」揮動劍身,刀尖處描繪出變成青
                      色凍結晶化的空氣,化為粉狀灑落下來。連帶著空氣結晶化的連鎖反應,前
                      方的空氣和地面都被凍結了,這樣的連帶產生的效果並不強,與蒂塔妮雅、
                      葛萊茲艾拉、法伊蕾所使用的魔法相比,還很餘裕,感覺沒有用到全力。


                      但是能夠運用的力量是極大的。


                      「茲──!?」(伊魯薩魯)


                      瞬間,伊魯薩魯在結晶到達之前,查覺到絲毫的危機感馬上從那裡離開來不及
                      迴避的赤銅鎖鏈前段被凍結成青色,破碎散去。輕鬆的將可以穿透強大魔法的
                      鎖鏈破壞。


                      「結晶劍伊薩路拉斯塔……」(黎二)(IsarCluster拙翻,有更好的譯名請指教)


                      頭腦瞬間浮現劍的名稱。法伊蕾說過這劍可以將萬物凍結,看來那是錯的,恐
                      怕根據這把劍的力量,凍結只是一種型態上的表現。


                      ……只是,不知為何剛才可以看出伊魯薩魯的動作緩慢的樣子。劍的顯現之時
                      、力量的行使,那個時候所產生的極大的空隙,不知為何沒有趁那空隙攻擊的跡
                      象。那是顯現強者的從容所以不在乎嗎。黎二一邊心裡保持這樣的疑問,一面將
                      伊薩路拉斯塔的握柄握緊,朝伊魯薩魯的方向跳躍過去。


                      「诶?诶诶─!?」 (瑞樹)


                      這時,瑞樹從口中發出驚訝的聲音,跳躍之際身體還加上了沒有察覺到的速度提
                      升。現在的跳越能超過所想範圍之內的距離和速度。


                      那樣超過自己能夠控制的動作,在空中時感到吃驚。『這樣下去就糟了』在空中
                      翻身以左手先接觸地面,兩腳張很開再接觸地面試圖停下來,但力量並沒有因此
                      衰減、沙沙沙….後方的沙子發出吵人的聲音。


                      「停下來了……」


                      因沒有撞到牆壁,而安心的吐了口氣。然後馬上注意到自己盡是空隙──


                      「在後面!?」(黎二)


                      「诶……?」(伊魯薩魯)

                      對於伊魯薩魯驚訝的聲音,黎二發出了困惑聲,有去注意的話大家都驚訝的露出
                      又大又圓的眼珠,就好像看到預料之外的情況一樣

                      看到那個情況,不會吧──

                      推測所發出的聲音。對於剛才的動作感到驚訝的不是只有我而已嗎,聽到遲了久
                      許的訝異的聲音,難道不是因為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的關係嗎,伊魯薩魯對我隨
                      意的反應遲疑了一下,是因為自已的速度是不是多少有些提升了阿?

                      在心中如此推測著,視線被伊魯薩魯的動作所吸引,不出所料伊魯薩魯的動作與
                      之前相比慢了許多,他冷靜的保持在留有餘裕的狀況,然而不知為何從那動作中
                      並沒有感覺到之前所體會到的絕望性的力量差。

                      飛射過來的赤銅鎖鏈用伊薩魯庫拉斯塔阻擋,可以感受那攻擊的承重感,但和先
                      前受到的那個爪擊相比的話,確實力量衰減了。

                      「這就是,這個劍的力量----」(黎二)

                      [...原來如此,那傢伙才會說澤克萊亞(邪神)到達之前,讓供品的戰鬥能力提升到
                      大致上能夠戰鬥的程度呢](伊魯薩魯)

                      聽到伊魯薩魯的聲音中存在驚訝的感覺,看來是還有餘裕的樣子。確時,並沒有
                      感受到絕望的力量差,但還是能夠感受到與強者對峙時的感覺。

                      現在的話應該將解放劍的力量吧,黎二果斷的下了決定,將伊薩魯庫拉斯塔使勁
                      的往地面揮去。

                      [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黎二)


                      咆哮的同時伊薩魯庫拉斯塔急遽的吸取魔力,宛如巨大的水晶礦石從地面竄出,要
                      將伊魯薩魯包覆蠶食,伊魯薩魯也不干示弱用赤色閃電包覆的銅鎖鏈回擊破壞,碎
                      掉的冰塊擴散開來將原本已裂開的鎖鏈漸漸的冰凍起來。

                      這樣下去搞不好可以贏,要揮劍時,
                      黎二正這樣想之時──

                      「---欸?嗚,啊.....怎,怎了......?」(黎二)

                      突然間眼前的東西開始晃動,就像是貧血一樣頭腦開始發暈眼前一片黑暗,同時間
                      膝蓋也配合好一樣似的顫抖,身體宛如力量被抽出一般腳步蹣跚。再來發生的是,
                      水晶礦山般的隆起的冰石破碎四散,消失不見。

                      [黎二大人!?](蒂塔妮雅)

                      [身體裡的魔力...被吸走了....](黎二)

                      [使用這份力量當然是需要具備相應的魔力,以你的程度來說這武器你還沒辦法駕
                      馭吧](伊魯薩魯)

                      伊魯薩魯一面說著好像是很清楚理由的臺詞,一面靠近過來。

                      萬事以休,但還沒有結束。


                      收起回复
                      38楼2017-08-24 22:59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8-26 22: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8-27 00:15
                            好久没来确实忘了好多!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1楼2018-01-05 00:33
                              难道舐めばい不是不要小看我吗?我不懂日语啊,随便问问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8-08-08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