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出的杀戮者吧 关注:4,867贴子:7,446
  • 6回复贴,共1

[機翻腦補] 155. Soldier (士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酗酒是不好的!
酗酒是不好的!
酗酒是不好的!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3遍。


回复
1楼2017-08-19 00:04
    在佛魯薩從維西獨立之後,雖然多少也有以商業和政治為目的的人出入,不過,比較在同一個國家時銳減了。

    雖然能輸出一些海產加工品和鹽之類的商品,但是,因為遠離維西以外的國家,並沒有相當的規模。

    本來除了一部份貴族外,就只有少數觀光者,這意味著商人不會來沒有人的地方。

    為此,佛魯薩國內的異變,在對國外造成影響前,沒有人會知道。


    從自稱是本國的特務的人那兒接收的魔法導具的傳令兵,在歸途的路上閱覽了寫上使用方法的文件。

    本來是要就那樣交給擔當國主的米諾索的,不過,判斷了無法說明自己為何到了奧斯庫蘭特的王都去,這些魔法道具是'在交涉完結後,由佛卡羅爾贈送的東西',為了說明這個是怎樣的東西而需要預先知道,是這樣的考慮。

    對為了欺騙而使謊言不斷重疊感到焦躁感,除此以外什麼都無法做了。

    "這個是...居然有這樣的東西..." (傳令兵)

    那裏被寫上的魔法道具的效果,讓他充分地感到戰慄了。而且,讓人充滿野心的魅力溢出來了。此外,環境也很到位。

    "在做些不常見的呢" (士兵)

    "不。只是到遠方久了。所以才會做的" (傳令兵)

    途中。在城鎮與城鎮之間的遠處,有一個能夠野營的地方。在那裏傳令兵承擔了食事之一的湯的製作。通常是士兵在做的,但那個時候辯解作'作為慰勞及禮儀'。

    就那樣,在喝下了安眠藥的湯的士兵們在酣睡期間,魔法道具準備好了。安眠藥,以'為了在睡眠其間施術'為由被附在信內。

    首先把其中一人的上衣剝下,與瘦弱的自己完全不同,被鍛練過的胸口讓人感到嫉妒,之後把自己的血塗上去,把魔法道具貼到胸上。

    在濕淋淋地埋入心臟期間,士兵的身體jirogi了一下。魔法道具完全埋沒之後,數秒。

    "哇" (傳令兵)

    對突然豎起身體的士兵,傳令兵發出悲鳴並屁股著地的摔倒了。

    全身都在痙攣,激烈地呼吸的士兵,接下來身體中的肌肉在膨脹,如字面那樣累積鼓起了兩倍以後,往接近原來的體型的尺寸縮小了。

    那裏,有纏繞著像用岩石做成一樣的肌肉,強壯的強化兵的身影。

    "很,很厲害..." (傳令兵)

    帶著空虛的眼神呆坐著士兵,在傳令兵下了'站起來'的命令後,迅速地站起來了,雙手留在挺直的背部。

    興奮的傳令兵,不斷對睡著了的士兵們裝下魔法道具。

    "只要有這個,我便..." (傳令兵)


    把成為傀儡的士兵們一同帶回去的傳令兵,為了報告而接近稱為國主的米諾索,對教科兵強行安上了魔法道具。

    對變得對傳令兵唯命是從的米諾索發出命令,把寫著自己作為繼任的內容的退位宣言交給親信,向國民發表。

    成為王的傳令兵的男人,不斷地將士兵們強造成強化兵,更有十尊巨人兵製作成功了。

    對非難或抵抗的人沒有猶豫的處型,並經常讓不知疲累的強化兵警備,確保人身的安全。

    軍隊也再編成了,自己是唯一的指揮官,其他全部的指揮官解任,改造成普通的強化兵。不中意的人也找適當的理由殺了。

    "厲害。這就是持有力量的人所擁有的舒暢心情嗎" (原傳令兵)

    在習慣了的王座上,醉酒的原傳令兵的口鬆開了。

    "那個佛卡羅爾的遠野伯爵,也有這樣的心情嗎?不不,那個結果也只是甘於一個地方的領主。...反正,不過是個人的力量" (原傳令兵)

    自己,到底在害怕遠野伯爵的什麼,止不住從腹底裏湧出來的笑聲,佛魯薩的王說道。

    "對了。我的士兵們已經不是單純的人類軍隊。維西的中央委員會,似乎過度害怕遠野怕爵,但是,畢竟是個人的力量。不就單純是個士兵嗎!" (原傳令兵)

    從王座站起來的王,醉酒發作履行著奇怪的步伐。

    "有沒有必要,結束這樣的小國之王!受奧斯庫蘭特所托的遠野伯爵。在霍蘭特與奧斯庫蘭特的戰鬥也會稍微疲備..." (原傳令兵)

    抑制住噁心的感覺的聲音,不過,重新考慮後,羞恥的東西什麼也沒有,往叫過來的侍女所拿著的水盆裏盡情地吐了。

    往粘著的口內注入酒,再吐出來。

    "先從維西開始。之後是粉碎奧斯庫蘭特的佛卡羅爾,到時候那個女王也是我的東西了..." (原傳令兵)

    用手指著在房間的角落排在一起的強化兵們,攙雜唾沫的喊叫道。

    "強化兵,將會使用你們掌握世界!首先攻擊維西!襲擊附近的城鎮和村落,展示你們的力量" (原傳令兵)

    回答也沒有,收到了王的命令的士兵們一個接一個的離開房間。對那個背,王繼續說道。

    "也向其他的強化兵和巨人兵傳達!補給在那個地方奪去就行了。無需介意裝束!是不是抵抗者也全部殺掉!" (原傳令兵)

    聽到那句話,強化兵們緊緊地停止了活動。

    "怎麼了?趕快做!" (原傳令兵)

    強化兵們對命令非常忠實。

    把劍拔出來了,不介意裝束的殺死了附近的侍女,依次殺害了在室內的東西。

    當然,士兵也迫近到王的前方。

    "怎,怎麼了?到底怎樣了?" (原傳令兵)

    說不定沒有酩酊大醉的話,便能發出'停下來'的一句話。

    但是,在眼前的侍女被突然殺死的前面,酒醉的愚王,除了狼狽以外沒能夠做其他的事。

    "啊" (原傳令兵)

    短短的悲鳴,是那個王臨終的話。

    對倒伏的王的屍體看也不看的轉過頭來,強化兵們從房間走出去了。

    "...強化兵全員。巨人兵也是"

    "殺掉所有人。把食品奪去"

    每張嘴,也嘟噥著來自王的指令。雖然他們的思考需要集中指示的作用,不過,那個的行動絕對不笨重。

    根據不慎的發言被放出來的殺人鬼們。

    他們一轉眼間便將建築物內的人全部殺光,也向待機的同伴傳達指令,折疊中的巨人兵也把警備殺了而解放了。

    拉引著制御巨人兵的鎖鏈,強化兵們往城鎮分散了。

    二百人的強化兵,城鎮大體一日便會毀滅,逃出來的人被追趕著,像在國外把蜘蛛的孩子弄散了一樣地擴展了。


    就這樣,佛魯薩這個小國便自行滅亡了,同時把災難往維西散佈了。

    關於成為原因的原傳令兵,沒有誰留下記錄,成為了虛幻的王,不過,是這個世界上牽連最多生命的愚王大概是沒有錯的。

    總算逃避了強化兵的攻擊,想盡辦法逃脫的人向維西傳達了那個消息,但直到中央委員得到可靠的報告前,相當大的受害正在蔓延。

    狀況也總算從這裏,傳達到奧斯庫蘭特及霍蘭特了。


    回复
    2楼2017-08-19 00:05
      真是符合小人得志的垃圾的下场


      回复
      4楼2017-08-19 06:14
        帶領數名操縱佛卡羅爾軍的台車的士兵的一二三,在搖晃著的貨架上,坐在奧莉嘉和碧妮前。

        "即使如此,真是極好的刀法。不愧是一二三大人" (奧莉嘉)

        在不斷向一二三說出讚揚的話的奧莉嘉旁邊,碧妮像玩具一樣的把頭上下搖擺的贊同著。在頭上的一隻兔耳,在脖子後面搖擺著。

        但是,一二三'那樣的沒有所謂'的截斷了。

        "應該關注的部份,不是那裏" (一二三)

        首先,回憶起蕾菲襲過來的時候,一二三在考慮蕾菲那裏的問題,這樣說道。

        "那個...拿著武器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嗎?" (碧妮)

        "是在攻擊時隨意的發出聲音的問題呢" (奧莉嘉)

        對各自的回答,一二三在那裏點頭了。

        "我和蕾菲的手臂伸縮長度的差距也應該考慮。要把我的手臂斬斷不使用武器是不行的,只要到達了短劍的有利距離,便可以打得更好了" (一二三)

        儘管如此,因為有著基本的技術和肌肉的力量的差距,依然是沒有希望的。

        "而且,殺人,打算拼命地考慮殺死的話,馬上便會被對手讀到敵意" (一二三)

        只有你能做到這樣的事,隨同的佛卡羅爾士兵們同一時間有著同樣的考慮,不過,當然沒有說出口。

        "就是這樣。一直考慮把人殺死的話,氣氛鬱結會使眼神變得奇怪" (一二三)

        對像是將自己完全置之不理一樣的發言,碧妮不禁啞然,不過,奧莉嘉坦率地點著頭。

        "把人殺死,沒有必要那麼認真的沉思。當然,磨練和準備殺的技殺是必要的,不過,並沒有那樣擺架勢的必要" (一二三)

        把水筒取出來,大口地喝下筒中的水。

        "喉嚨乾渴時便要喝水,肚餓時便要吃飯。發睏便需要睡覺。必要的文件會加上標籤...這些都是一樣的。殺是因為需要殺,不殺是因為不需要殺" (一二三)

        需要的不是心情或是覺悟之類的,一二三這樣說道。

        "那個...主人大人,那麼發生什麼會殺,還是不用考慮?" (碧妮)

        對碧妮的問題,一二三返還了笑容。

        "我不是殺人狂嗎?殺的都是不考慮前後的單純的笨蛋。有必要殺死,其結果是理所當然的吧" (一二三)

        "那,那個。接受那個結果的覺悟是..." (碧妮)

        一二三輕輕地把手放在碧妮上。

        "為什麼要如此緊張的活著" (一二三)

        這是可笑的東西,一二三笑起來了,士兵們的臉緊張地移開了。

        "吃飯是不能改變的。離下次發薪還有三天。能使用的只有三十枚銅幣,對在小攤子吃銅幣5枚的飯,還是在飯堂吃銅幣20枚的飯感到迷惑了。選擇在飯堂吃的話,剩餘兩日便不得不減少吃飯的次數。為此還需要煩惱幾個小時嗎?" (一二三)

        奧莉嘉作出微笑地回答'正如一二三大人所說的那樣',碧妮則混亂地回答理解了。

        士兵們對碧妮投以同情的視線。

        "認為應該殺的便殺。其結果是有必要考慮的,但不需要在關於殺的事上踏步。那只是一種手段而已。...在那個意義上,依梅拉麗雅也可能快了" (一二三)

        為了維修而把刀拔出來,將道具排在一起的一二三高興地嘟噥著。

        "女王陛下,怎麼了嗎?" (奧莉嘉)

        雖然臉是笑著,但奧莉嘉的眼裏並沒有笑容。

        "那個也差不多,從沒有殺死我的目的以外的狀態,到達了能準備'該怎樣殺掉'的階段。感受了戰場的空氣,也得到了自己在現場發出殺人的指示的經驗了。在精神上對殺的忌避感漸漸薄弱了,能變得考慮殺人只是其中一種方法了" (一二三)

        碧妮被刀的複雜結構奪去了目光,不過,奧莉嘉認真地看著一二三。

        "想把我殺死和排除之類這樣的心情沒有改變。冷靜地把我排除的事。關於那個結果,是能夠想到的。反過來,關於把我殺死的方法,需要用更冷靜的頭腦去考慮吧" (一二三)

        認真地確認內圈的狀態,仔細地拭擦。

        "一二三大人..." (奧莉嘉)

        奧莉嘉剛開口說著什麼,便停止了。

        一二三,也沒有問上奧莉嘉。

        "這個零件,很漂亮。主人大人" (碧妮)

        "啊啊,這是鍔,是為了保護雙手的東西。關於這個我也挺講究的,簡單而有足夠強度的設計,由於洞孔的極力很小,刀鋒錯了便會進不來" (一二三)

        在碧妮面前被伸出來的鍔,放出了鈍光,刀的通穴周圍有著六個小孔。空出來的空間刻上了'一'的單字,不過,碧妮除了像橫線被拉著一樣的以外的都看不見。

        "價值並不清楚,不過...明白是認真地打造出來的" (碧妮)

        "這不是很好嗎?你認為它在明白的範圍內便好了,對你來說應該有那個價值。我覺得在這個意義上是受到了讚美,我會很高興的" (一二三)

        呼呼,笑著地把擦好的刀身塗上油。

        "返回佛卡羅爾的話,打聽戰爭的情報和製作新武器吧。維西會變成怎樣呢。怎麼說,一轉眼便被擊潰的話會很沒趣...不不,因為霍蘭特已經把它放了一會,現在還不能期待太多嗎" (一二三)

        把完成維修的刀放入收納裏,一二三橫臥下來了。

        "只能稍微預先期待。奧莉嘉,辛苦你了,想讓你回到佛卡羅爾幫忙。能看見凱姆理所當然地被工作壓住了" (一二三)

        "辛苦之類的沒有想過" (奧莉嘉)

        接近仰望著的一二三,奧莉嘉投下了一個吻。

        "我是一二三大人的妻子。直到一起滅亡的那一天...不,在滅亡之後,魂魄也會與你在一起" (奧莉嘉)

        "那樣喔" (一二三)

        為了很短地回答了的一二三,奧莉嘉悄悄地移動做出膝枕了。

        羞愧紛紛地交換的凝視著的碧妮很小地'令人羨慕'的嘟噥著。

        對聽見了那個後浮起了富餘的笑容的奧莉嘉,羞恥與嫉妒混雜的表情,碧妮咬著唇,到最後也沒有說出'我也是'。

        (完)


        回复
        5楼2017-08-20 02:02
          感谢楼主


          回复
          6楼2017-08-20 05:36
            感謝翻譯
            一、醉酒誤事。
            二、腦 殘無藥醫。
            三、以上皆事←我的選項


            收起回复
            7楼2017-08-20 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