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7贴子:7,797
  • 12回复贴,共1

168 黑之佣兵团的覆灭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没法摸鱼就没有时间


回复
1楼2017-08-16 19:08
     穿过艾斯塔德军的包围圈,骑马奔向桑巴特。只有这么做才有活路。所以逃出生天的黑之佣兵团全员都聚集在这里。妮卡和新人尤利西斯都在其中。其他的老成员们也聚集在这里。好像越是初期成员生命力就越是顽强。
    「……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逃不掉的」
     沃夫丧气地哂笑着。谁都没有反驳。谁都无法反驳。
    「不管我们多么地、多么努力地建立功勋,对国家做出贡献,我们终归只是佣兵。理解了吗?」
     曾以为是避难所的,桑巴特。关系曾那么友好的公主、带去了那么多胜利的国家,现在正对沃夫等人兵刃相对。
     他们数量并不多,也不是不能打败然后突破他们吧。但是,那样做得不到任何东西。桑巴特表明了敌意。你们已经无处可逃了,那态度如此宣告了他们的终结。
     佣兵团的成员对桑巴特兵恶语相向。除了骂人解愤,他们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这只是弃卒保车。为了自己能够存活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选择吧」
     前门有桑巴特,后门是艾斯塔德。不论突破那一边等着他们的都只是地狱。
    「你们拿着我的首级去向桑巴特投降」
     佣兵团的成员惊讶地看着沃夫。听到他那句话——
    「别开玩笑!」
     妮卡将小刀扔向了沃夫。小刀剜掉脸颊上的肉穿了过去。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躲开啊!?」
     妮卡的表情一下子崩溃了。她希望沃夫保持强硬。希望他轻巧地避开小刀说句「谁会死啊笨—蛋」。但是——
    「没有、躲避的理由」
     沃夫没有那种余裕以及力气。那个事实令妮卡绝望了。
    「像桑巴特选择存活一样,你们也要活下去。如果为此需要我的脑袋我就给你们。这是见面礼,是让你们陪同我个人行为的代价。你们不需要在意」
     成员们骚动了起来。妮卡则——颤抖着。
    「你打算、怎么对莉莉娅说?」
     沃夫地眼睛轻微地睁大了一点。胸前的吊坠摇荡。
    「……什么也、说不出来啊。只能说,因为我太弱了」
     妮卡握紧拳头,然后举起。但是,她没有挥落。她也是知道的,自己等人已经走投无路了。她非常清楚这个讨厌的事实。所以她没法像平时一样揍下去。因为一旦挥下这个拳头,说不定就会从梦中醒来。
    「兄长他、现在在哪里?」
     尤里乌斯介入了他们之间。团员中某人伸手想要制止,但却被阿纳托尔挡下了。
    「天知道。应该已经被杀了吧。他为了保护我这种家伙死了,都没办法安息吧。我会先走一步去向他谢罪的——」
     尤利西斯的拳头打断了沃夫的话语。他并对沃夫并没有妮卡那种爱。仅仅只是出于愤怒而出手。
    「难道将梦想寄托于你这种人身上的兄长是**吗?将你奉作王,想要与你共同前进的兄长是**吗?」
     尤利西斯颤抖着。他理解兄长所选择的道路。理解连加入其中都做不到的自己的弱小。理解只是逃走就拼劲全力,连想要保护都做不到的自己的脆弱。
    「说出想要见证你的未来,你的前途的兄长……到底是什么啊!?」
     他的眼泪是对沃夫的失望、对自己的绝望以及对自己贯彻骑士道的兄长的骄傲。正因如此,因为是对沃夫并没有寄以什么期望的尤利西斯,才能够挥出拳头。
    「……哈哈,到底是什么呢。自己真的是丢脸啊。和你说的一样。是那家伙看错人了。我,并没有被选上」
     尤利西斯垂下了肩膀。结果兄长,选错了君主。
    「那个男人是『狮子侯』。也有和『烈日』交战的经验。那个男人相信如果是你,就能够战胜他」
     阿纳托尔的话语令干渴笑着的沃夫抖了一下。
    「但是他错了。事实是我输了,那家伙死了!那就是答案吧!?这已经足够了吧!我已经不想再看见同伴死去了!知道已经输了,却还拼命就太过愚蠢了!如果我的脑袋能结束一切,那样不就行了吗!」
     沃夫哂笑着。嘲笑着自己的滑稽。嘲笑着误以为弱小的自己很强大的自己。他的笑容扭曲,一下子崩溃了。
    「不是现在。那个男人不是应该劝告过你了吗?他知道凭现在的你是赢不了的。但是,未来的你能够到达顶点,他坚信着那一点也是事实。所以尤文这个男人今天才拼上了性命,为了让未来的你存活下来」
     沃夫抓住了阿纳托尔的衣领。使劲将他拉近了自己。
    「那你让我怎么办!艾斯塔德有那个男人在!我们又被桑巴特背叛了!到处都无路可走!在这个局面下我还能做到什么!?」
     沃夫发出悲痛的叫喊。阿纳托尔反而抓住了沃夫的衣领。
    「给我挣扎!那个男人挣扎了多少你就等价地拼命活下去!如果现在已经坠入地底,那就为了将局面变好哪怕一点而努力!只要还活着就不要放弃!搞清楚,你放弃等同于在冒渎现在在场的全员以及所有为了你而死的家伙们!」
     激烈的话语令沃夫的表情更加扭曲。如果有任何办法,沃夫早就做了。正因为无计可施他才放弃了。不论是同伴的思念还是同伴的死,他都没有轻视过。他是背负着那些生存到现在的。即便如此,现在也已经走投无路了。
    「拜托。让我们看到梦的后续。让那个男人、其他为了你而死的家伙、还有现在在场的所有人,看到梦中的明天」
     阿纳托尔松开了手。背后是逼近的艾斯塔德军,眼前有桑巴特的军队。不论突破那一边等待着的都是地狱。已经无计——
    「……借我剑。要两把」
     沃夫的眼中,点起了些微光亮。
    「我用矛剑就借你吧!」
     妮卡的眼睛也恢复了神采。其他的家伙们也同样。
    「话说,也没有给他们团长的首级就会放过我们的保证啊。那么一来,挣扎反而更像我们啊」
    「说的没错。如果这次活下来了,就去加利亚斯带着死掉的家伙的份一起吃个饱吧!抱个好女人,睡在软乎乎的床上,积攒力量吧!」
    「被压着打不符合我们的性格!」
     黑之佣兵团是沃夫从头组建起的集团。有的人是在战场,有的人是在街边,在小巷,在某个村落,是从各种地方聚集起来的。尽管他们的出身以及人种五花八门,但唯一共通的是他们都是沃夫想要一同前行的人才。并且越是初期成员纯度就越高。他们的根本和沃夫很像。
    「那么,是桑巴特?还是艾斯塔德?」
    「哪边都不是啊。既然我要挣扎就至少要有一丝胜算。与其自暴自弃的特攻,把我的脑袋当做礼物反而更靠谱」
     沃夫站起身。破破烂烂的身体,被粉碎的心,已经被整合起来,再次振作了。尽管他满身疮痍——
    「还没有来吗。……喂豆丁助,你觉得你哥哥已经死了吗?还是认为他还活着抵挡着巨星?」
     沃夫发问。尤利西斯擦掉眼泪挺胸回答。
    「雷昂范的男儿不会屈服!他一定、一定还活着……不,绝对占据着优势!那就是尤文·奥普·雷昂范这个男人!」
     他的声音响亮得足以传达到远处的艾斯塔德和桑巴特军队。听到他的回答沃夫笑了。那句逞强令他有点被救赎。
    「好,那我就相信你!那家伙占着上风!那么追兵当然不会来!只有只剩脑袋的埃尔·席德滚在地面上!好!好!」
     沃夫鼓舞着自己。虽然没有气息,但就算埃尔·席德混在那些人中也不奇怪。时间经过了很久。尽管理性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力量差距非常明确,尤文不可能还坚持着,更不可能占优势——
    「突破眼前的艾斯塔德。然后前往东边」
    「东……是吗!?」
    「这是个赌博。前提是没有追兵。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马匹,如果敌人骑马追赶当然就没戏了。徒劳无功的可能性很大」
     即便如此也要前进。全员进入备战姿势,瞪着艾斯塔德军。
    「我不太明白不过沃夫去的话我也去!」
     妮卡面露笑容。就算要死,挣扎死去更符合自己等人的风格。
    「咻—咻—真火热呢」
     团员们一如往常地起哄。面临死亡也保持着自己。
    「结束后我要杀了现在起哄的所有家伙。所以,别死啊!」
     那种生存方式,离开国家的流浪佣兵生活。他们只能够如此生存。
    「太棒了!有了活下去的目标!」
     他们并不是出于好玩才选择了这种生存方式。他们一直随心所欲的生活着,那么就要随心所欲的死。那就是『黑之佣兵团』的生存方式。
    「笨蛋们。既然那么想死就跟着我来!到死为止我都会照顾你们!」
    「呀嚯嚯嚯嚯嚯嚯嚯嚯!」
     全员都是负伤的狼。然后负伤的狼很强。狼群跑了出去。
    「他们在向这边过来!用弓箭应战!对方毕竟是『黑狼』,别大意哦!」
     在沃夫手下吃尽苦头的艾斯塔德军不可能会手软。徒步的狼只要用弓箭射杀就行。然后这场战斗就结束了。黑之佣兵团的突击也会在此终结。
    「……果然还是不要了。还给你妮卡」
     沃夫将从妮卡那里借来的剑扔了回去,在出鞘的状态下。
    「喂!很危险啊!而且你空手打算怎么——」
     在妮卡说完前沃夫加速了。前方就是箭雨。
     沃夫独自进一步加速,达到了让人想不到他还穿着厚重铠甲的高速。给人造成短距离足以匹敌马匹速度的错觉。艾斯塔德的军队从他的身影中看见了巨大的黑狼王。
    「为什么!?为什么射不中!敌人只有一人啊!」
     黑狼不断以小动作闪躲着箭雨。脸颊被剜掉肉,手臂被划开口,却不会受到妨碍动作的伤势。他展现了仿佛看穿一切的动作。
    「你们这些下三滥的弓箭怎么可能会射中」
     黑狼,到达前线。敌人当然不是用弓而改用枪进行应战。沃夫轻巧地躲开——
    「我是……『黑狼』沃夫」
     从敌人的腰间拔出剑,接着斩杀剑主收拾掉敌人的集团。沃夫在敌军中肆意杀戮。剑承受不住他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折断。每折断一次他就从别的士兵那里夺来佩剑,接着在呼吸之间斩杀敌人。
     然后艾斯塔德回想起了。尽管今天由于『烈日』的影响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会变成不得不由巨星出面的理由正是因为除了巨星以外谁都没能阻止这个男人。不论是『苛烈』还是『鲜烈』。艾斯塔德引以为傲的猛将们都没能获胜。他们小瞧了那个怪物。明明只是不久前的事情,但沃夫被烈日蹂躏的样子过于鲜明地留在了他们的脑海中。
    「不愧是团长!令人着迷啊!」
     团员们不断进入战场。其中——
    「退下吧。我们可是在赶路!」
     『哭枪』阿纳托尔。死亡叹息将艾斯塔德兵招往天际。
    「噢啦!放马打过来!我会全都挡开然后杀了你们!」(注:妮卡是防反招式)
     妮卡也用尤文教授的挡剑短剑应战。在乱战中挡开全部的攻击如同起舞般斩杀敌人,那场景和她的话语相反极致的美丽。
    「咬住了!」
     将敌人的剑折断。折断。折断。然后斩杀呆滞的敌人。尤利西斯·奥普·雷昂范巧妙地操使着破坏短剑撕碎敌人。雷昂范引以为傲的秘剑正是狮子之牙。
     他们忘记了,黑之佣兵团的强大。
     烈日的强烈印象反而将他们逼入了死地。


      ○


    回复
    5楼2017-08-16 19:14
       久违的死斗让埃尔·席德露出了满足的表情。狮子之牙是足以取悦巨星的存在。埃尔·席德用满足的眼神,
      「这是场不错的战斗。自那个男人以来你是第一个让我如此沸腾的人」
       向只剩首级的尤文出声了。那脸上有着拼尽一切战斗,将精神气力榨干的男人的安详逝去的表情。
      「那么,顺便把剩下的吞了吧」
       他回味着余韵。埃尔·席德一旦点起火就停不下来。在战场上持续吞噬的怪物不知彼倦。他记得沃夫的马已经被干掉,其他家伙也失去了很多马匹。只要追赶,就能杀掉。
      「没用哦。全部都没有。从站在本大爷的面前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死了」
       埃尔·席德露出了追击的姿势。只剩首级的尤文无法阻止他。在沃夫等人不知情时,他们的死被决定了。
      「埃尔·席德·坎佩尔多大人,传令兵带来了书信」
       像是被、决定了。
      「王印?唔姆,难得是个好局面。竟然给本大爷泼冷水,如果是无聊的事情我就直接撕了。……!?」
       打开书信的埃尔·席德的脸上浮现了惊愕的神色。埃尔·席德突然看向沃夫等人可能所在的方位,接着看向尤文的首级。
      「……竟然能从本大爷手下逃离吗」
       他丝毫也没有怀疑自己的胜利。如果沃夫等人逃入桑巴特,他打算连国家一同毁灭。既然自己上场了,已经决定吞噬了,那些就是应该达成的事项。他就是诞生于那种星辰之下。例外只有和自己同格的巨星,以及兰斯洛展现的威胁性的胶着力让亚克逃走那一次。还有因为兰斯洛让自己满足因而被放跑。特别是兰斯洛年轻有着很大的成长空间。对他的成长感到期待——
      (……说到底为什么我如此执着于杀掉他?他值得期待。那么让他逃走应该也没问题。为何,我有那么兴奋的必要?)
       突然注意到,这次自己身上的违和感。不像是会放跑兰斯洛的自己所拥有的强烈欲望。虽然想过可能是出于饥饿感,但就连感到充足的现在,内心都在倾诉着必须要杀掉他。
      「您怎么了吗?」
      「不,什么事也没有。我马上返回艾尔利德。剩下的人继续追赶佣兵团!那些人是徒步。骑马能轻易追上。要确实地杀掉他们」
      「如果他们进入了桑巴特要怎么办」
      「包围起来。包围住后等我回来就毁灭桑巴特」
      「遵、遵命!」
       埃尔·席德的脸上露出笑容。那笑容是给予现在应该也在逃跑的男人的。正如尤文所说。时代的潮流让沃夫活了下去。毫无意义沃夫会存活下去吧。尽管不知道是用何种方法,但是,埃尔·席德能够确信。这份天运,正是被选中之人所拥有的。
      「赶快爬上来!爬到本大爷的高度……成为和这家伙的首级相符的男人!」
       顶点兴奋地等待着,某日将会来临的那个时刻——


      收起回复
      6楼2017-08-16 19:15
        将就下吧错字估计还挺多,没时间仔细查


        回复
        7楼2017-08-16 19:16
          太多角色有点记不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16 20:01
            居然没死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16 21:10
              狮子侯就这样便当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16 21:16
                我看到了豆之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16 21:54
                  獅子歐尼醬跪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16 22:42
                    沃夫这算是侥幸逃过一劫吧
                    不过代价够大的


                    回复
                    13楼2017-08-17 00:24
                      对冲巨星 死个狮子侯就能逃脱已经算万幸了。。想想威廉那边 大将军 所谓的护国之盾都被砍了 果然如你所说 退无可退即是必死 作为佣兵团的沃夫它们身后没有祖国 还是能逃跑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8-18 0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