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神的英雄与七个...吧 关注:7,619贴子:22,757
  • 22回复贴,共1

5-3 旅程的开始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8-12 21:25
    下一天的早晨,比预定时间稍微早的到达王都城墙北门。那里有五辆马车和十多个冒险者正在做着往马车上搬东西的作业。
    那其中一辆,一个豪华马车的周围,有穿着与冒险者不一样的铠甲的骑士风格的士兵四人。梅莲提亚雇佣的人吧,虽然不明白是不是侍奉巴顿家的骑士,不过还是明白他们穿着全身铠甲警戒着周围,并且也有着一定的能力。就这样结果到底是谁还是没明白,没有见识到他们的动作也就只能想象了。
    就这样看着骑士中的一人,这时被那四人守护着的位置上站着的芙兰谢斯卡察觉到了我。接着,梅莲提亚也看向了这边。
    连招呼都不打的话也很失礼,往那边走了过去。虽然对生硬的招呼有些不擅长,不过也不能当做借口吧。

    「莲司大人,今日能让我同行,非常感谢」
    「没有,我才是,能为我准备马车,非常感谢」
    「没有这样的事,对我来说,能让我坐同一辆马车……」
    「虽然对你有些抱歉,不过我比较喜欢骑马呢」

    这么说着,委婉地拒绝了同乘一辆马车这件事。虽然同乘也没关系,不过还是想珍惜和像梅莲提亚这样的美人说话的机会。只是,要在太阳底下的马车中一直进行生硬的对话的话,我也是敬谢不敏的。感觉有些可惜。虽然并没有想过让个人关系变好,不过难道不想珍惜每一次邂逅么。如果是这样的美人的话就更加了。
    这些事情, 对男人来说是理所当然的想法,嗯。
    但是,她的眼神跟语调不同非常锐利。前天也是一样,说不定这个眼神就是天生的吧。妹妹是一副舒适的气氛,因此反衬出她的眼神的锐利了。嘛,这样也有一定的趣味。

    「真遗憾呢,跟你的对话,我非常的有兴趣」
    「能这么说是我的光荣,不过我可没有这么稀奇的战功哦」
    「是这样吗?根据我妹妹的说法,是非常优秀的男性——」
    「姐,姐姐!」

    那么,芙兰谢斯卡说明了我的事情了吧,虽然有些在意,不过要将这些在现在展开来还是有些困难吧,毕竟,这里人来人往。
    嘛,如果还有听的机会的话,暂时先记住这件事吧。

    「我一个人的话,要到王都去的话很难,都是多亏了妹妹和其他的伙伴」
    「真是谦虚呢」
    「没有这回事,真的得到了您妹妹帮助。我都想要感谢的帮助」

    我这么捧着她,芙兰谢斯卡的脸变红了。

    『咳』
    「那么,稍微失礼了。在那边还有同伴在等着,如果还有什么的话,请告诉我」
    「好的,那么请稍微再等一下,还有一会儿,行李就装载完毕了」
    「诶诶」

    好的好的,在内心给同伴可爱的插嘴苦笑着道谢。离开了这里。芙兰谢斯卡给人一直都在笑着的印象,梅莲提亚则是优雅的微笑。

    『露出了不像样的表情哦』
    「这脸是生来如此的」
    『……呼嗯』
    「仅仅只是招呼而已」

    因为闹起别扭的艾尔梅因谢尔丁苦笑着,轻轻地抚摸着口袋中的徽章的边缘。虽然不认为就这样能让她心情变好,不过碎碎念减少了。
    觉着这样的艾尔梅因谢尔丁很可爱,没有离去的意思看了看周围。虽然说了在让同伴等着,不过实际上没有这回事。不如说,我现在刚刚到,就连菲胧他们来没来都没有确认。毕竟是刚刚说了那样的事,走来走去找人也不好。就这样只用视线寻找着,结果马上发现了金发的精灵和白狼的兽人。真是显眼呢,那两人。他们在稍微远的地方的长椅上,索尔内亚也一起坐着。

    「抱歉,迟到了?」
    「嗯」
    「……我刚来的时候,你们也不在就是了」
    「你看错了」

    不要这么干脆地说谎啊!因为着可爱的谎言微微笑着,稍微放下心来。果然,在相互熟识的伙伴旁边让人安心。
    虽然不是不能信赖周围的冒险者,即使如此还是竖起了墙壁,划分群体是长时间过着冒险者生活的人的本性。

    「有什么?」
    「嗯?」

    这么想着的时候,姆露露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网上看着我。……依然还是,她的眼睛一副要睡着的呆呆的样子。

    「是呢,在我看来,感觉莲司能来得稍微早一些的」
    「是这样吗?」
    「比约定的时间要早一些,已经结束准备了的感觉」
    「我是有多么认真的人啊」
    『是啊……哈』

    我想我不是这样认真的性格,不过,嘛。在约定时间前行动还是主意下吧。
    还有,艾尔梅因谢尔丁?这么大的叹息的话,就算是我也会失落的哦?

    「昨天夜里发生了很多事呢」
    「很多?」
    「嗯,很多很多」
    『难道不是只是被生气而已吗?』
    「现在先请闭嘴吧,伙伴」
    『还有就是,喝了酒』
    「真是的,只是一天,没忍住吗?」
    「因为被邀请了啊,而且,睡过头不是因为喝酒」

    话说回来,有好好地在出发前到达就不能说是睡过头了吧。


    回复
    2楼2017-08-13 00:00
      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13 01:06
        辛苦啦大佬(。・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13 03:44
          vb少玩点的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13 04:05
            在这点上反驳感觉也有些不识趣,在这我先退让吧,被捉弄才是正解吧或者说这样比较有趣。这样子的对话也很开心。
            菲胧也呆着,感觉很有趣似的笑了起来

            『真是的,没劲了,是被生气了啊』
            「被生气了?」
            「大人的男性有许多麻烦的哦,姆露露」

            这样用演戏一样的腔调说了,她那快要睡着的表情稍微清醒了一些。觉得这细微的变化很有趣,看向了菲胧。

            「你那边呢,做了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的,可以这么说」
            「无聊」

            据他说,好像是委婉地拒绝了帮忙打包行李的帮忙。姑且我们是芙兰谢斯卡的友人,梅莲提亚的客人的立场啊。
            虽然我们没怎么在意,作为贵族帮客人收拾行李也不行吧。关乎贵族的面子还是什么的。比我这样的要更为麻烦啊,所谓的贵族。
            虽然姆露露没怎么在意,菲胧的话就要牵扯上这方面的事情,无聊地等着的这件事也没有特地说出来。内心的话,我想肯定是跟说的一样觉得无聊吧。
            现在还是一大早,我们以外的人很少。最多就是,看守城墙和在王都内巡逻的士兵们而已,城门附近酒馆也好公会也好都没有。几乎没有冒险者的身影。

            「这个打扮是怎么了?」
            「嗯?」
            「跟之前的服装不一样」
            「啊啊,拿回了之前存在国王那里的装备」

            我这么说了之后,菲胧露出了稍微惊讶的眼神,姆露露只是「嗯」地一声。真是不值得自夸的家伙。

            「真是反应淡薄的人啊」
            「我不明白装备的好坏」
            「因为是兽人呢,对姆露露来说,肉体就是武器和铠甲」
            「嗯」
            「即使如此,还请稍微表现出兴趣。真是需要说明的人呢」

            挺着没有的胸,这动作非常可爱。狼的尾巴慢慢地摇着,是不是心情很好呢。菲胧也并不是想要表扬她吧。
            然后,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鼻子发出了声音。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的脸贴近了我。

            「有森林的气味」
            『能知道吗』
            「我鼻子很灵」

            这么说着,鼻子吮吮地吸着。我也模仿她,把衣服的袖子拿上来放到鼻子前。我也是在意汗臭的年龄啊。

            「森林的气味?」
            「果实和花草,森林深处的空气……还有风,土精灵和风精灵的气味」
            「是精灵的加护吗,不愧是,和魔神战斗时的装备吗」

            对姆露露的声音,菲胧有了回应。从他的回应中知道,似乎明白了我的装备到底是什么东西。果然和精灵一起生活的亚人(エルフ)和兽人,对这种装备的加护很敏感呢,再次确认了这些。
            人类锻造的装备确实很坚固。铁,钢,银。但是这些东西,会随着时间劣化,激烈地使用的话就会磨损变坏。
            但是,矮人锻造的精灵银的装备和这类有精灵加护赋予的装备,只要精灵的加护没有消失,它的防御力就不会下降。虽然在腐灵之森那样的死掉的森林里效果会变弱。不过接下来要去的艾尔弗雷姆,阿贝艾尔姆大陆上精灵的加护很厉害。能发挥看起来还要强的防御力,这件事在一年前的旅行中就早已经知道了。
            关于这件事,这两人好像已经明白了。
            ……果然,不需要说明

            「真是没趣……这样的话,说明的趣味也没了吧」
            「莲司的长串说明,太难了」
            『偶尔会奇怪地进入戏剧的说话方式呢』

            移开视线,姆露露这么嘟囔了一句。我想应该没有过这么长的说明吧。在姆露露心中,我变成了什么样的人了啊。
            总觉得心里有东西放不下,或者说是在意呢。看来必须要来一次慢慢地谈话呢,这么想着看了看周围。
            然后,稍微离了一点距离的长椅上坐着的索尔内亚映入视野。是因为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昏暗的时间带吗,感觉这黑衣的美女有着幽鬼一样的气氛。存在感微薄,她的表情也是呆呆的,感觉不到意志。孩子们看见的话,说不定会把她看成比人类还要精巧的人偶。

            「这么想的话,看来还需要学习呢」
            「……不错」
            「学习很愉快哦」


            回复
            6楼2017-08-13 11:09
              感谢楼主!vbg的大公!我最喜欢的一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13 16:29
                666666厉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14 07:30
                  将不明白的事弄懂,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快感
                  我想是因为以前讨厌学习,还做着一般般的工作吧。来到这个世界后,拼命读书,旅行的心得,魔物的生态,武器的用法,战斗方法,拼命学习了。我想不是因为这不是生活而是生存下去所必要的吧,并且也察觉到了这些知识有用武之地而让我很开心这件事。就算是勉勉强强的临阵磨枪,被别人依靠也是很让人高兴的。
                  知识和力量,知道我身上有着这些东西,下次有时间的话教给姆露露一些吧。

                  「菲胧和芙兰谢斯卡也在学习呢」
                  「嗯」
                  「什么?」
                  「呼……啊啊,是呢」

                  不只是我连菲胧也点了点头,姆露露逃似的移开了视线,似乎相当的不擅长学习。但是,没有反驳回来说不定不是因为讨厌学习吧。

                  「在王都时和芙兰谢斯卡一起读书了,但是马上就腻了」
                  「菲胧,明明说了别说出来的」
                  「哦呀,是这样吗?」

                  这样大大地耸着肩的菲胧,虽然平常给人冷静的印象,现在似乎发现了捉弄姆露露的行为非常有趣的样子。
                  姆露露也是,一到不擅长的学习的话题上时,就变得沉默了。刚刚还慢慢地摇着的尾巴,现在没精神地垂下地面。不只是心情,感觉她的狼耳也垂了下来。

                  「坐着马车,和芙兰谢斯卡一起读书一起旅行怎么样?」
                  「不要」

                  马上就回答了,声音中的认真感情让人发笑。

                  「是吗?乘着马车,让护卫守护着,一边读书一遍旅行,我觉得看起来像大小姐」
                  「就是这样,不擅长」

                  姆露露也不比芙兰谢斯卡差,原本就很好。嘛,这也是从健康方面的魅力上来比较的。

                  「真遗憾,明明还像嘲笑这一点都不合适的」
                  「莲司还是依然坏心眼」
                  「没办法,就是这样的性格」

                  我这么说着耸了耸肩,姆露露要藏到菲胧后面似的。

                  「被讨厌了呢」
                  「不过在我看来不是这样」

                  然后,这么说着的菲胧的后背被敲了敲。从声音听来,没有那么用力的样子。被敲的菲胧也不发出声音地微微笑着。从气氛来看,可以说是年轻的女儿在闹别扭的感觉吧。

                  「那么,似乎还有点时间,先到那边去吧」
                  「啊啊,拜托了」

                  这么说了后离开两人,靠近了索尔内亚坐着的长椅。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也完全没有动吗,跟刚刚看起来时完全一样的体势。不会累的吗。
                  在这样的索尔内亚旁边坐下来,这时终于有了细微的变化,说是这么说,也只是她的脸往旁边看过来了而已。

                  「早上好」
                  「嗯」
                  「早上的问候是早上好,索尔内亚」
                  「……早上好」

                  这么说了后,鹦鹉学舌似的从口中说出词语。一定也不怎么理解其中的意义吧。想着要怎么说明这个事,一下子找不到词语了。说起来,我们为什么每天早晨都说「早上好」呢。就算会想到自己的孩童时期,也找不到答案。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开始说的,这么说比较正确吧。像是理所当然的,父母每天早晨都这么说,所以自己也跟着说了。
                  孩子模仿父母,问候也好行动也好都是模仿父母的吧。总觉得,自己的思考陷入了海洋之中。

                  「怎么了?莲司」
                  「没有,没什么事。说起来,今天就开始旅行了,有什么变化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想就是这样吧
                  旅行的乐趣就是发现自己所不知道的景色,邂逅各种各样的人,发现宝物什么的。人各不相同,我所认为的乐趣跟索尔内亚没有联系。我明白这位女性,无论对什么都不抱有兴趣兴趣。
                  仅仅只有语言这些生活下去的必要知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女性。
                  至今为止的人生,看到什么东西而感觉美丽或者开心的感性也好,想要得到什么的欲望也好,完全没有作为人的,心中所持有的『感情』。这些是从孩子开始成长的过程中得到的,跟身体一同成长的东西。应该说是『心』吗,索尔内亚并没有这个东西。至少,感觉不到。

                  「是吗」

                  应该说什么呢,还是说现在这样就好呢。不擅长因为会话而一直烦恼。就算跟商人交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烦恼呢。
                  对这样的我感觉到了什么呢,索尔内亚盯着我。

                  「怎么了?」
                  「没有,我有什么,做错了吗?」
                  「……什么?」
                  「跟平常,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 什么?」
                  「我不知道」

                  感觉有好好地对话了,有感觉没有成为对话。总感觉是微妙的交谈。说不定是因为,察觉到了我比平常用了更多的头脑来交谈吧。
                  但是,说了这些的索尔内亚的视线从我身上移开,又往装卸行李的佣兵方向那边看过去。一点也不追究自己的疑问。

                  「在意吗?」
                  「什么事?」
                  「我跟平常不一样的理由」
                  「嗯」

                  然后再次,她的视线看向了我。没有浮现出任何感情的黑色眼瞳,特别深邃冰冷。仿佛一个深不见底的洞。被这眼瞳盯着,我也没有移开视线看回去。

                  「那么,问吧。不明白的事也好在意的事也好。什么都行」
                  「我知道了」


                  回复
                  9楼2017-08-14 11:37
                    推一個


                    回复
                    10楼2017-08-14 22:42
                      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14 23:10
                        这个声音也是非常平坦,里面什么都没有。
                        跟刚刚见到的武器(艾尔梅因谢尔丁)可以说很相似吧,不叫艾尔,而是被称为艾尔梅因谢尔丁时的她。仅仅只是作为武器其他什么都没有的她,以及什么都没有的索尔内亚。
                        这么想着,摇了摇头,艾尔是艾尔,索尔内亚是索尔内亚。虽然从索尔内亚身上联想到艾尔说不定是没办法的事,不过被这样比较是很失礼的吧。对双方来说都是。

                        「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吗?」
                        「没有,只是,想说在做什么呢」

                        果然她的视线和声音,没有蕴含任何感情。跟第一次见面时没有变化,感觉只是把想到的事情用语言表达出来而已。

                        「是什么呢?」

                        我捡起她的词语向索尔内亚反问到。虽然并不知道这到底正不正确,不过跟索尔内亚对话就要这样,必须要从我发出有趣的话题来引起她的兴趣。
                        平常的话能一定程度上预想出对话对方的声音和举动,但是对方是索尔内亚的话就特别难。有时她的表情会有很细微的变化,不过我不觉得那是兴趣这类感情。单纯只是有了疑问,这种程度的思考吧。

                        「穿着豪华的衣服,为了他人工作得到佣金。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价值呢。」
                        「这还真是,该说哲学吗,很难回答的提问呢」
                        「要帮忙吗」
                        「这要考虑到事物的根本」

                        我这么说了后,索尔内亚似乎不能理解地,又盯着我看着。嘛,因为我也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哲学这个概念,这是正确的反应吧。
                        话说回来,我自己对于哲学也仅仅只是知道这个词语的意思而已。不,我知道的意思也只是一方面的吧。仅仅知道词语一方面的意思,说不定也是哲学的一部分。

                        「人类什么的,只要有食物和水,居住的地方就能生存下去,衣服也好金钱也好都不需要,你是这么想的吗」
                        「没有这样想,穿着衣服人会安心,为了穿衣服需要金钱。然后,有金钱的话就能穿更好的衣服,也能戴上饰品。还能雇佣别人,保护自己。这样的话就能得到安心。人的生活需要金钱和衣服」
                        「……头脑真好呢」

                        看来比我想的要更加地,索尔内亚似乎一直有看着所谓人类这种生物。因为用词太生硬了,听起来多余地染上了哲学的味道。
                        但是,我最近都没有一起行动,是从谁那里听来的呢。会说这些事的……是芙兰谢斯卡或是菲胧吧。姆露露……感觉她并没有这么想过这方面的事情,这么说的话会不会有些失礼呢。
                        话说回来,想到在我不在的时候就变得能思考那么多东西了,感觉真是丢人。我,说不定不是什么必要的人吧。

                        「没有」

                        我正为接下来的旅行感到说不出的不安,索尔内亚像是要否定我的话一样发出了声音。想要弄清她的意义投去视线,不过她的脸正面向……装卸行李的佣兵们。

                        「我不理解,人类,应该是只为了自己做事就能生存下去了啊」
                        「……」
                        「为何对他人伸出手,我不能理解」
                        「嗯呜」

                        人类只为了自己就能生存。真是极端呢……到底怎么样呢。这个答案,我想一定永远都的不出来吧。
                        建立家庭,耕作天地,饲养家畜,确保水源。
                        确实这些事情,想要做的话说不定一个人也能做到。

                        「大概,不行的吧」
                        「是这样吗」
                        「所谓人类,生来就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一个人生存呢」

                        例如像这样对话,就要对象,如果不是有更多的一个人在的话就不能成立。没有对话的生活,我想人类不能忍受下去,一个人的寂寞——我认为我是知道的。能治愈这些也也是人类。
                        所以我认为,人类是不能够一个人生存下去的。
                        但是,我想这些一定是,不是索尔内亚自身察觉到的话就不行,不是她自身感觉到的话就不行的事。

                        「嘛,这些事情只要在接下来更多的察觉到就行了」
                        「这样就好了吗?」
                        「行了,所谓人生,就是这样的啊,大概」

                        虽然没有确信。明明连自己也没到人生的一半,没有资格去谈论人生吧。这些是教会的神官僧侣,神明的工作。

                        「呐,索尔内亚」
                        「是」
                        「发生了,什么愉快的事情吗」

                        我这么问了后,感觉索尔内亚的没有人话感情的瞳孔看起来微微地动了

                        「没有」

                        但是,回答跟一直以来同样,声音也好,态度也好没有变化。

                        「你笑了也好,芙兰谢斯卡他们笑了也好,我笑不出来」

                        这些,这种事非常让人悲伤。有这样的感觉。

                        「是吗」
                        「是的」
                        「……想要笑吗?」
                        「我不知道」

                        我想,现在这样就好。稍微的,仅仅只有一丝的——感觉到连蚂蚁的一步都不如的微小的一步。然后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那么,等下再见」
                        「是」

                        什么时候会变得能笑起来,应该这么说吧。这么想着,离开了那里。


                        收起回复
                        12楼2017-08-15 11:02
                          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15 23:24
                            「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呢,早上起来后,去了莲司外出去的地方」
                            「也就是,藏起来跟着我」
                            「说得真是难听呢,因为担心啊」
                            「嚯」

                            跟我一样身上穿着以前的装备的阿弥,一边用手指拨弄着头发,一边没有特别在意我的视线地微微笑着。她旁边放在地上的行李袋里,恐怕放着旅行必要的道具吧。
                            察觉到我发出来的气氛,菲胧和姆露露闭着口看着事情的进展。

                            「我呢,应该说过了不行吧」
                            「诶诶,说过了呢。但是啊,莲司。我被芙兰谢斯卡前辈邀请到她家中」
                            「什么?」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视线望向姆露露,嗯地点了头。

                            「昨天晚上,来房间里相谈了」
                            「是在我说了旅行的话题之后吗」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呢。我不知道哦」

                            真是厚脸皮。
                            从阿斯特拉艾拉那里听到索尔内亚的事情的第二天,我对约修亚王,奥博莱恩,还有留在这个国家里的以前的伙伴讲了这次旅行的目的。然后,当时结衣和阿纳斯塔西亚想要协助我,但是我拒绝了。理由是英雄去复活魔神有许多问题,这样最为正经的理由,实际上不想让小孩们遇上危险的事这种自我满足的想法才是本意。这连阿弥也不例外,说过了不允许一同旅行。
                            说回来还是个学生,学园要怎么办这种肮脏大人的借口都说出来了。
                            我觉得也许这些不能让他们接受,所以说了出发日期是明天这种谎言。真正的日期只告诉了约修亚王和宇多野而已。明明是这样,似乎预测到了的样子阿弥行动了起来。……真是没头没脑的努力。
                            早上出发时宇多野的样子有些奇怪,是因为察觉到了这件事吧。就是这样吧,比起这样的我,更加地看穿了阿弥的行动。这样看来,阿弥的这个行动是被宇多野承认了吧。
                            对于让孩子干这些勉强的事,她应该跟我一样去否定才对啊。
                            还是说——把阿弥当成孩子的,已经只有我而已了。

                            「啊,从藤堂那里,拿到了便当过来的哦」
                            「太棒了」

                            一这么说,姆露露发出了喜悦的声音。尾巴也是,比刚刚还要更用力地摇着。菲胧什么事都没说,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全部交给我判断了吧。

                            「呐,阿弥」
                            「诶,……什么事啊?」

                            我再次这么问了后,这次稍微有些胆怯地抬起眼看着我。

                            「跟宇多野说过了吗」
                            「……没有。我想,到商业都市后,写封信什么的」

                            这确实是会让我生气的行为呢。那个人,总感觉对孩子们太温柔了。这种情况,应该严厉地起到监督者的作用,这样还要我回来处理是预定调和吗?
                            这么说了的阿弥,感谢我会生气似的视线一直游离着。
                            穿着皮手套的手按了按太阳穴,看起来阿弥的表情非常灰暗。嘛,意识到做了坏事吧。说起来,并不是坏事。是危险的事,让周围的人担心的事……这我也一样。所以我把错误的出发日期告诉了阿弥和宗一他们。
                            想让孩子们遇上危险的事的大人……说不定确实存在,但是我和宇多野,还有其他人是不这么希望的吧。
                            想着要这么说服她的我,和一直以来把她当成孩子的我。究竟哪一个才是正确的呢。

                            「姆露露,我们到那边去享用便当吧」
                            「嗯,莲司,待会见」

                            这么说着菲胧带着姆露露离开了,他真的会看气氛。艾尔梅因谢尔丁,你再给我学一学。姆露露向阿弥挥了挥手,关系真好呢,你们。

                            「于是,呢」
                            「嗯」

                            她的声音里,完全畏缩了起来。刚刚的强气到哪里去了。

                            「……真的,只是被叫去芙兰谢斯卡家里去吗」
                            「那是——」
                            「我不会生气说来听听」
                            「……不是」

                            这样啊。
                            深深吐了一口气,再吸一口气。嘛。

                            「我知道了」
                            「诶?」
                            「我说我知道了,给宇多野的信,由我来写」

                            说回来,因为还没有做好出发的准备只是来王城这里走走……这样的理由实在不太行啊。而且,因为是那个人的事也想到会变成这样吧。这个想法,可以被称为信赖吗也完全是个疑问。
                            嘛,去梅尔迪奥雷的途中遇到商人的话就委托送信吧。这个世界上没有专门配送邮件的人。把这些东西交给商人运送是非常普通的。不过没有太高的隐匿性,而且商人被魔物袭击的话不要说把信送到,就连信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了。不过,也有用魔术师的使魔当做信鸽的手段……说起来,芙兰谢斯卡就是魔术师呢。嘛,没听说有使魔,多半是没有吧。等下去问问梅莲提亚吧。
                            总而言之。

                            「是自己决定的吧?那么,我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事了」

                            已经十八岁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对旅行的艰辛,也充分地了解了。还有战斗的危险,受伤的痛苦也了解了。在知道这些的情况上,即使如此还是决定要来的话,我就没有多嘴的理由了。
                            虽然不是宇多野,我也太宠他们了吧。太宠了。只有18岁,比起长长的旅行,明显在魔术学院更多地交朋友才更好。明明知道这些……还是这样决定一起旅行,不由得地觉得很坚强。
                            很坚强,就算弄错了,也不觉得开心。这是,嘛,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大人真的是,有许多麻烦。
                            对我是怎么想的呢,阿弥的表情依然阴沉着。恐怕是觉得我还在生气着吧。实际上,她来这里的时候稍微生气了……说不定。


                            收起回复
                            15楼2017-08-16 00:54
                              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16 12:20
                                不想勉强她,不想让她遭遇危险,想让她乖乖像个孩子一样在学院学习。作为大人,本打算是站在保护者的立场上的,结果这也仅仅是我的自以为是。我的意志完全无视了阿弥的心情。这样子——我知道是不行的。以前旅行的时候也被生气过几次,果然这个感情是根一样的存在。十八岁的话,还是不能无视掉她的心情啊。
                                ……不,一定无论阿弥他们多少岁,变得多大了,小孩就是小孩,我们是大人……一定在心里有着这样的想法吧。
                                看向这样的孩子(阿弥)。比起一年前,稍微长高了一些。虽然还不打算这样说,我认为她变得美丽了。可以预想到她将来一定会变成不得了的没人。如果这么说的话,阿弥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虽然这么想,不过这样子的「恶作剧」跟我的主义不符。所谓恶作剧,就是要以对方的反应为乐。如果再此混入了真正的感情的话,就不太好。

                                「成长了呢」
                                『这是什么啊』
                                「变大了呢,我这么想的。看吧,身高也高了一些」

                                以前就只是到我胸口这样的身高而已,现在比那个位置要稍微高了一些。指出这点,阿弥的表情稍微安心地平静下来。

                                「但是啊」
                                「是」
                                「不要勉强自己哦?因为约定好了要保护你。如果阿弥你勉强自己的话,我也不得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到天平上了」
                                「这是……」
                                「当然没有打算死掉,也不打算让你死掉……虽然是危险的旅行,大家一起平安回来吧」

                                大家一起。以前是失去了太多生命的旅行。这次,不会让任何人死掉。这是非常困难的事吧,不想缺少任何一个人的这个想法,太天真了吧。
                                一定就是这样的。
                                就算理解这些,还是说出来了。如果不这么说出来的话,我就不能前进。会被负面的思考压垮。因此,我许下约定。如果为了遵守约定的话,就算是多么困难的,艰辛的,痛苦的……悲伤的事也好,我也能前进。我就是这么弱小的人类啊。

                                「谢谢了,阿弥」

                                再次,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同时这么说到。
                                因为很弱,所以就这样……一定这是我的真心,阿弥能在一起让我很开心。虽然绝对,不会说出来。

                                「诶?」
                                『真稀奇啊,你是天邪鬼吗』(出自日本传说中的恶神之名形容爱故意和别人唱反调,违逆他人言行想法,性格别扭的人)
                                「……这不是,昨天,宇多野说过的原话吗」

                                不知道意思的话就不要用啊,这么笑了起来。

                                「我啊即使如此也是个怕寂寞的人,越多越好,旅行的伙伴」
                                「是这样啊……」

                                然后,阿弥看起来已经平静下来了。感觉肩膀也放松下来。她的反应,是对很稀奇地道了谢的我接下来的语言有什么期待吧,这么简单易懂的话我怎么可能说。
                                阿弥露出又笑又遗憾的眼神往上看着我。明明这个反应很有趣的。
                                ——一定是,我也对这个旅行感到了不安吧,这么想着。
                                世界的救济,魔神的复活,女神的委托……这个旅行的最后,一定会有牺牲发生。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吧。
                                索尔内亚已经对自己笑不出来这件事感到在意了。现在还只是称不上疑问,只是默然的态度这样的东西吧,不过感觉确实在她心中留下了一些疑问。一定这应该是件令人开心的事吧。虽然现在的索尔内亚身上没有可以称得上感情的东西,不过就这样见识广阔的世界,继续学习下去的话……可以期待起来。
                                但是。
                                这个结果,是作为魔神生活。不是名为索尔内亚的个人,作为魔神,过着与人类无关的生活。这么向她告知的时候,索尔内亚会怎么样反应呢。……嘛,阿斯特拉艾拉也偶尔会到小摊上去看看。这么考虑的话,这个想法有多么愚蠢啊。果然我一个人的话就会往坏的方向去想。所以,眼前的阿弥的存在让人安心。……在我的视线里,稍稍侧着头的身姿非常可爱

                                「怎么了啊,莲司?」
                                「没有,索尔内亚……」
                                「索尔内亚?」
                                「笑起来的话是个美人吧,这样」
                                「……」
                                『……什么?』

                                之后马上,被尽情地用手肘打了一下侧胸。……感觉骨头要折断了。真的。
                                明明是为了缓解这僵硬的气氛,小小的玩笑而已。因为从不错的角度打进来,呼吸真的变得困难起来。丢下这样稍微弯腰的我不管,阿弥走开了。然后,走了几步后回头越过肩挥手。

                                「莲司他不需要早餐了」

                                露出非常好看的笑容往菲胧他们方向走去的阿弥,明明是笑容却觉得可怕是怎么回事啊。

                                「真过分,明明是为了缓和气氛的玩笑」
                                『自作自受』

                                理所当然的。
                                嘛,比起在沉重的空气下开始旅行要好吧,我这么认为。


                                收起回复
                                17楼2017-08-16 21:30
                                  感謝


                                  回复
                                  18楼2017-08-16 22:0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8-22 15:17
                                      看来应该是被羽多野灌药强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17 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