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邪羽吧 关注:46贴子:3,722
  • 6回复贴,共1

【原创】薄幸皇帝活该戴绿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笔一般。没别的了,我最爱开坑,完结困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12 19:20
    前言。
    墨遥皇朝尚男风,故后宫中人多为男子,有奇人制一良药服之可令男子有孕生子,自此,后宫妃嫔再无女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12 19:30
      第一章。大婚。
      墨遥十七年,新帝即位,不日大婚,大婚之日新帝遇刺,皇后遇袭香消玉殒,镇国大将军为救新帝重伤,入宫行刺的刺客全灭,一年后,墨遥举兵征讨了罗刹国,后,罗刹国覆灭。
      墨遥十九年,镇国大将军严苛被轩辕帝召入后宫,封为皇贵夫,地位仅在皇后之下,而轩辕帝此前曾言此生再不立后,如此便可见严苛恩宠无双。
      御花园。
      端坐的帝王眉目清冷面有愠色的直视着跪在地上的老迈大臣沉默不语,年迈的臣子老迈的身躯颤抖着低头不敢再多言一句。
      静,却是风雨欲来的前兆,随侍君王的太监总管悄悄抹了一把脑袋上的并不存在的汗水拿着拂尘的手也忍不住有些颤抖。这宫里乃至朝野上下谁都知道,这立后一事是大忌,万万不可在帝王面前提起此事否则那便是难逃一死啊,也不知这尚书大人是发了什么疯竟在辞官回乡之时提了皇上心里的这根刺,这不是找死嘛,唉只盼别牵连了别人才好。
      大太监心里的念头是转了好几转,而轩辕夜此刻心里也是不平静,若非在位多年磨砺去了当年那焦躁的性子,如今这老尚书怕早已人头落地了。这些年了他始终放不下,一声几不可闻得叹息落下,再开口他又变回了那个果决无情的君王。
      “老尚书年事已高,也该告老还乡了,今日朕不曾听过什么,老尚书若无事就退下吧,文德送老尚书出宫吧。”冷淡至极的话却让老尚书和大太监文德的心皆是一松,如此看来总算逃过一劫。
      “文德,传朕旨意,今后若是再有人提立后之事,杀无赦。”
      “奴才遵旨。”
      刚走出凉亭的老尚书闻言险些站立不稳多亏身边的小太监眼疾手快搀扶住了他,老尚书站定,推开了小太监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御花园。
      十日后,柳老尚书辞官回乡返乡途中身染恶疾不治身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8-12 20:05
        “此事做的未免急了点,这些个老东西的命虽说不值钱可如今安王虎视眈眈,你该再忍耐些才是。”严苛执子落下,又耐着性子劝了句,在这皇宫里能让他如此上心的也只有他面前这万人之上的帝王了,同样,这天下怕是也只有他能与这位性子阴晴不定的君王如此说话了。
        轩辕夜头也不抬的落下一子赢了棋,这才斜着身子靠在了栏杆上挑了挑眉道:“安王蛰伏已久如今也该是露出马脚的时候了,我若是不给他机会岂不是对不起他,严苛,也该是了结的时候了,这些年我也等的够久了。”
        “罢了,既如此,你且放手去做就是,我会助你斩草除根。”
        轩辕夜闻言一怔随即释然,严苛待他确实极好,可偏生这般好,却让他承受不起,严苛入宫已有两年之久,可他们二人却只是有名无实的关系,严苛不似其他宫人,甘于在床笫之事上屈于人下,而他是一国之君于此则更是不肯,偏生他们二人又都是极傲气的,谁也不肯于此事之上强求,故此这二年便成了这般局面,严苛于外仍是盛宠不衰荣宠无二,于内却仍是如当年一般是他手中最锋利的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20 14:46
          日落西山,月上柳梢,轩辕夜自严苛的锦华殿而出,上了轿撵径自回了浮华殿,殿内烛火摇曳却是早有一人等候多时了,轩辕夜惯来喜静,这浮华殿平日里也少有宫人伺候,就连后宫众人也只有寥寥数人可随意出入。
          白凤萧提着酒壶盘膝而坐,见人推门而入也不避讳更无意起身行礼,随侍的太监文德见状识趣的退下了,殿内便只留了轩辕夜和白凤萧两人。待人走远,白凤萧方才展袖摸出一个白玉瓷瓶置于案上,笑道:“这是两月的量,不日我会出宫一段时日,若无意外严苛不会有碍,你放心就是。”
          白玉瓷瓶雕工精巧细致,细看可见瓶内物什,入手温润细腻可见其不俗之处,宫内自是不缺无暇美玉,只是这玉易得药却难得,毒圣亲手所制,万金难求。
          “这也无妨,不要耽搁了严苛的药就是了。”
          “啧,可真是好生冷淡了,陛下后宫佳丽三千独宠一人,如今就连我都分不了几分恩宠了,唉…”这般捻酸含醋的话从白凤萧的嘴里说出来不似争宠的宫妃们一般让人生倦,倒颇为有些让人忍俊不禁的意思,原因无他,只因他实在是个一等风流不羁的人物,江湖之上谁人不知毒圣是个风流不羁的绝世公子,虽是个极无情极狠毒的人却又引得多少美人趋之若鹜甘为其舍生赴死,是个让人又爱又怕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21 14:13
            因相识日久,知晓其脾性如此,虽是古怪却极为守信,也因此,轩辕夜才留他在宫中为严苛治伤,这一治便是两年之久。
            “严苛不同。”他也不肯多言只一言答之,白凤萧闻言一笑也不再多言,只将酒壶推近,“这可是好酒,便是你的宫里也未必能有,今夜我们不醉不归如何?”
            “好,不醉不归。”
            甘醇浓香的酒液入喉虽不辛辣却极为醉人,轩辕夜举壶灌了几口,许是喝的急了,一时竟让他有了些许醉意,他虽海量却架不住这酒烈如火,一时间只觉酒劲上涌眼前已是有些模糊了,“好酒,好酒。”
            “这酒虽好却烈性十足,哪里禁得住你这么灌…”耳畔响起白凤萧的轻声低语,他却懒怠反驳了,只斜靠在了长案上闭目养神起来。
            酒意上涌之时,轩辕夜不知怎的竟忆起了些许往事,当年他即位之时,也曾有一人常伴身侧,研墨掌灯,柔情百转,那时,他也曾为他许下此生只为他一人封后的承诺,可惜,他终究还是负了他。
            “修罗也有心?可笑至极。”
            “妾身毕生所愿不过是只愿陛下不得善终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21 15:1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