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馨吧 关注:16,169贴子:124,218
  • 31回复贴,共1

【170810、原创】他走,他留(微虐、重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案
他们是双子。如两滴同源的水,汇入汪洋之际他们缠绵,不分彼此,相伴相携,他们的命运纠缠没有任何道理,也没有任何解释,连他们自己都只是最波逐流地默认了这一生存方式,他们无法分离。
若是当其中一滴水先于另一方蒸发上升到了这浩瀚天穹,他超脱于水以另一种形式获得了自由,那么剩下的那一滴,形单影只,又该如何寻求,如何挽留?

预警:有虐,想写个重生向。六年前看的TV版,希望不会COO。尽量写出我理解中的光馨。
不会很长,因为写着写着发现我不是在虐他们,而是在虐自己。还是喜欢甜甜甜。


回复
1楼2017-08-10 16:53
    第一章


    对于常陆院光来说,他是常陆院家的长子,是樱兰高校的一名学生,他的生活自然应当是丰富多彩充满趣味,或者跌宕起伏紧张刺激,也许他未来会继承家业成为常陆院家的掌权者,就如他的父辈祖辈一样,也许他会追逐自己的理想成为一名艺术家,每日思考人生或者作画。总而言之,他的未来充满了无限可能。


    然而在他那无数个未来设想中都不曾考虑过,哪怕一次没有馨的存在。


    从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的意识尚未清醒时,馨就陪伴着他。


    馨,他的弟弟,构成了他世界的基础。很长一段时间内,馨甚至是他世界的全部。直到在樱兰的那段时间,他有了男公关部的同伴们,他才稍稍打开内心接纳别人,甚至能够喜欢上一个女生。而这巨大的进步,馨居功至伟。


    可如今——


    “馨他,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医生?你回答我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突如其来的馨濒死的讯息在光的脑海中炸开,如烟花一般散落思维各地,灼烧着他的感知,甚至在他无法仔细思考医生话语里的含义之前,内心就已然替他做出了恐惧的反应。


    离开?谁?馨?


    单是馨这个名字与离开联系在一起,光就无法接受。他无法接受与馨保持着不可控的距离。哪怕是吵架,他也确信会和好。因为那是馨,是他的弟弟,他们相互了解到了心灵互通的地步。没有馨的生活他无法想象,那大概是一个冰冷空洞的世界,即使拥有光亮,也是苍白一片,毫无温暖。如同黑夜里的月光,遥不可及的希望,飘渺无踪的孤寂。


    更毋论,离开的限定词,是——永远。


    “不可以,馨,我不同意……”光失魂落魄地伏在馨的病床枕边,呢喃着馨根本听不到的话,但光却固执地认为他的挽留能够他的弟弟,他的馨。


    泪珠从光的眼眶中溢出,顺着惨白的脸颊流下,润湿了洁白的床单。他的双目已氤氲一片,他却仍张大着眼,看着咫尺可触的馨的面庞。多么熟悉,像是另一半灵魂,哪怕视线模糊,哪怕闭上眼睛,他都能勾勒出面前人的眉目,一颦一笑的温暖弧度,这是他的馨。他的馨正无知无觉地躺在病床上。光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随之被撕裂。
    悲恸。疼到难以忍受的心痛。


    “馨你不可以死,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光像是被命运扼住了咽喉一般,挣扎着,恳求着。但随着他歇斯底里呼唤,是节拍渐渐放缓的心跳仪
    “滴”…
    “滴”……


    分明是馨快离开,光的脑内却转起了走马灯,从小到大的每一天都快速地在眼前掠过,他们如两滴相融的水,不分彼此,命运本也应该如此缠绵到尽头。


    即使馨曾经鼓励光要走出他们的小世界,那也并不意味着光离开了馨,光只是接纳了更多人,但他的另一半灵魂永远是馨。


    而如今馨却以这让光难以挽留的方式离开,弃光的世界于不顾。光一个人再也无法苦苦支撑。


    他的世界,他和馨的世界,要崩毁了。


    “馨,你好过分。”
    “就算这样……我也还是……无法离开你……”


    “馨……我爱你。”


    回复
    2楼2017-08-10 16:55
      有点激动,因为回来发现过去了这么多年牛奶还是吧主,vivi已经从小吧转正了。
      啊啊啊感慨~


      回复
      3楼2017-08-10 16:57
        这篇文只是单纯写出来爽一爽自己的
        但是不足之处依然欢迎诸位读者批评指正TUT


        回复
        4楼2017-08-10 16:58
          时隔多年又见楼主!


          光和馨是两情吧!结局是HE吧!


          收起回复
          5楼2017-08-12 20:35
            第二章
            被身边炙热的光源灼伤,
            于是落入它的深潭;
            在晦暗的梦中踽踽沉浮,
            直到再也看不见光;
            沉重的水流侵入了思想,
            没有寒冷也没有黑暗……
            光再次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他的卧室,正对面墙的上甚至还留着他与馨假装吵架时用胶带贴上的大大的“馨是笨蛋!”的字样,馨却已经走了,徒留他一人在这世……等等,假装吵架时?不是早就被撕掉了吗?!
            光猛地惊坐起身。身边的被褥诡异地蠕动了一下,传出了他熟悉的嗓音:“光你干嘛啦,大早上的,哈啊~~~还是好困啊……”
            馨打了个哈欠,悠闲地伸了个懒腰,猝不及防被光一把搂住,“嗯?光?”馨轻轻拍了拍光靠在他肩膀上想脑袋“做噩梦了吗?没事啦,已经醒来啦。”虽然光还一句话没说,馨却已经感觉到光的心情,愤怒,委屈,难过,以及后怕。
            而馨,就像从小到大每一次光委屈地抱住他时那样,揉了揉光的脑袋,轻声安慰着这个孩子气的哥哥,因为他知道在这时候嘲讽光的话,下一次自己做噩梦光绝对!绝对!会在醒来再吓他一次!
            但是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光紧紧地抱着他,好久好久都没有松手,就好像一松手就会丢掉他一样。
            “光,行啦,你抱得太紧啦,我很难受的。”馨无奈地拍了拍光的后背,想唤他松开那死死箍着的手臂。
            光终于听话地松开了手,看向馨时眼底还有隐约的红色和水汽未散去,他轻声叫着馨的名字:“馨……”
            馨:“?”
            光用他骨节分明的右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眼底水雾散尽,他才皱着眉,认真地看着馨,问到:“如果馨你……我是说……假设……如果馨你要走了,不太经常能见到我,那你最后……会做些什么呢?”
            馨听到这问题,眼睛微微睁大,随即特别夸张地挑起眉:“光你梦到什么了呀,这个问题可不像你会问出来的。”馨能够感觉到了光认真之下潜藏的小心翼翼,这么多年同床共枕,他自然是听得出光的紧张和期待。联想到近日假装吵架的布局,他笑到:“没事的啦,只是假装吵架而已,我还是很爱光的,我不会离开光的。”
            光听到这个回答却显得有些烦躁:“馨,回答我!”
            “好吧好吧,嗯……如果真的要和光分开的话,那我应该会确认光身边能一起玩的朋友,能照顾光的朋友,光不会感到孤独,这样才能放心地走吧。毕竟光有的时候真的是很没安全感啊,明明是个男生,任性也好粘人也好,都让我这个弟弟感觉很苦恼呢。”
            馨一本正经地回答,到最后却不由自主地开始吐槽。颇有种养个哥哥不容易的感慨。但是心底里还是想劝一劝光这个困在自我世界的笨蛋,能够走出去多交一些朋友。
            不过其实自己也是这样啊,看起来很冷静,但事实上总是依赖着光,有光在身边才能冷静地思考,一旦离开了光就感觉魂不守舍地……不然也不会在假装吵架时还半夜偷偷跑回来跟光一起睡觉了。
            果然,离开光这个假设,即使是假设也让人觉得跟糟糕啊。回答时都很理想化,真正遇到这种事恐怕就不能这么冷静了吧。
            馨自顾自地在想着光的事情,却没注意到光低头不语的异常,抓着被单的左手因为过于用力而微微泛白。
            最终,光还是缓缓放松了手,抬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我不想继续了,假装吵架什么的也太~无聊了。好好拜托春绯的话,她是会答应的吧。还是不要戏弄她比较好,毕竟她也是我们的朋友嘛。”
            “唉?啊……嗯……那好啊……”馨被光这忽然的转变搞得有点转不过弯,但是想一出是一出向来是光的专利。对于馨来说,任性是光的专利。
            馨其实是无所谓这个游戏继续与否的,但是既然光会因为春绯而介意的话他也就无奈地答应了。因为那是光啊。
            虽然,是因为春绯才停止的吵架,而不是做噩梦害怕自己会离开他……哈哈,馨离开光,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吧,光离开馨还差不多。
            馨在心底里自嘲地笑了笑。
            他是知道的,他没有主动离开的勇气。但是他希望光能够打破这个令人窒息的二人世界。他已经不想要在这里越陷越深了。
            这么想着地时候,馨却突然被光吻住,光的舌头趁着馨因为怔愣而微微张开的齿间探入,用他自己舌尖轻柔地触碰着馨舌尖,没有得到馨的回应,又变本加厉地纠缠起来,用力地吮吸舔舐着馨的嘴唇,发出啧啧的声音。
            “嗯……别……”馨此刻才回过神,偏过头去想避开光大早上的胡闹。虽然心底还是有一点渴望光能够继续的。
            但是光没有松开,反而手一撑将他压倒回床上,像曾经伏在病床上的馨身上那样,紧紧贴着,嘴上还被馨的躲避激怒了似的轻咬了一下馨的下唇,随后又安抚性地舔了舔,最后以蜻蜓点水般地摩挲结束了这个吻。
            馨此刻双手被光擒住,被吻得动情了,脸色嫣红,眼底也似有春色:“光!”不满地叫了一声光的名字,也不知的责怪还是邀请。
            “馨,永远不要担心会离开我,也永远不要想离开我。”光的脸被阴影笼罩,但语气却无比认真。
            说起来这是光今天早上第二次难得的认真了吧,但是说的都是一些奇怪的话。
            果然还是做噩梦了吧,要好好哄呐。
            “光。”馨双手环住光的脖颈,两人再次相拥躺在大床上。
            这个时候,叫他的名字就好了。我的依赖,我的顺从,我的心意,他一定能感觉得到。
            “光。”
            “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12 22:55
              “光”
              “馨,我在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12 22:56
                果然认真的光超苏,光没发现自己重生了么?


                收起回复
                8楼2017-08-14 20:26
                  lz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19 10:55
                    更新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8-20 20:32
                      第三章
                      距离结束吵架已经有一周了。光与馨和好是男公关部里都知道的事情。甚至在那之后,光对馨的寸步不离简直到了男公关部众人看不下去的地步。
                      “感觉光忽然变成一个称职的哥哥了呢。”年纪最大的Honey前辈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只是又想出什么新的捉弄客人的花招了吧。”路过的春绯毫不留情地吐槽。按常理推断她说不定才是看穿真相的那个人。
                      环刚刚彬彬有礼地送走女孩子们得以脱身,于是端了杯茶来到Honey身边:“我倒是觉得很欣慰啊。”
                      静夜推了推眼镜,镜面划过一道白色反光:“但是无论如何,跟进一个卫生间隔间也太过了吧。”
                      众人:“啊!——”
                      “樱兰的厕所隔间是很大。”春绯从一个庶民的角度出发评价。
                      “所以他们是要……”天真浪漫的环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做一些……”年龄最大的Honey前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去一起准备恶作剧还差不多吧。”静夜一语打断了众人朝不可描述方向发散的思维。
                      “啊,这么一想也很有道理呢。”众人内心如此想着,迅速地结束了这个话题,并且暗自提防起卫生间这块被打上禁忌封号的领域。
                      在卫生间某一隔间内——
                      “啊,嗯,光……不想,你太用力了……唔……疼……”
                      “馨,稍稍忍受一下,马上就好了。”
                      “啊……哈……光,快点,我快要不行了——啊!”
                      “嘛,总算是弄出来了!”
                      “这样的话,进来的人绝对会吓一大跳的吧!”
                      “我才是被馨你吓一大跳呢,忽然要装个鬼怪投影什么的,装在这种地方除了环他们根本吓不倒别人啊,说不定自己忘记掉时都会被不小心吓到呢。”光无奈地看着一脸嬉笑的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对恶作剧这种事失去兴趣了呢?反而是看着馨兴致勃勃地想出一个又一个恶作剧戏码时可爱的样子,觉得很满足。
                      莫非……
                      这就是……
                      传说中的………………………………………………………………弟控?
                      啊自己果然是成熟了很多呢~成为了一个能够宠爱照顾弟弟的好哥哥啊~
                      思绪转悠了一大圈,视线却没有从馨的笑脸上离开。和自己一样充满英气的俊美面容,背后却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的依赖。常陆院光之所以能够成为常陆院光,馨的存在不可或缺。双子的相互依靠让他们在彼此身上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光当然是知道馨和自己的不同的,馨比自己更温柔,更善解人意,继承了母亲的设计天赋,那样出色的馨,真不想给别人看到——我的弟弟,真可爱。最可爱了!好爱他啊,怎么都爱不够的感觉。
                      心里这么想着,光也这么说出来了:“馨,好爱你啊。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馨被光抱住,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散去了,他回抱住光,踌躇许久,还是说道:“光,我也爱你,但是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不谈可以吗?
                      ——光的这句话到底没有说出口。
                      或许以前的他会任性地拒绝,把一切心理负担都推给馨。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意识到那样做也太残忍了,他一直都知道馨和自己一样在不安着,马车会渐渐成为南瓜。以前的他对此无能为力,选择了顺其自然,或者说,逃避。
                      真是个**,那可是你深爱的弟弟啊!你怎么忍心!
                      是啊,我爱他。就像水之于鱼那样,在还未意识到这份爱之前就已经深爱着,直到麻木,直到失去之后才再次发觉,自己有多么爱他。
                      回家的路上,坐在车内,两人连沉默也如此心照不宣。
                      光看着车窗外的蓝天,不规则形状的云朵在一片片缓慢地向后倒退,如他们共同度过的每一天那样草蛇灰线直至消失不见。然而蓝天始终是蓝天,即使会被乌云遮盖,它也依然在远方亘古不变。
                      他心中忽然涌起一阵急切的渴望,他想看向馨,他想知道馨在做什么,是不是和他一样在凝视着蓝天和白云,他的心里又在想些什么,想着我吗?还是想着他那自虐一般的南瓜马车比喻。
                      那是一个对于光来说一点也不贴切的比喻。光想不通为什么馨有这样偏执的认知——他们是不同的两个人,当然会有意见相左的时候——在光认为,馨的这个南瓜马车想法简直笨到无可救药。馨明明是和他一样不愿离开的,为什么却一直推他离开?明明彼此都会痛苦,明明馨也无法离开光,馨却为了“交朋友”这样无聊的坚持而迫使光离开。真残忍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做出了一样的事。
                      只不过一个在思想上先离去,一个用行动走远渐行渐远。
                      光曾经以为,他的离开是顺从了馨的愿望,馨会高兴的。于是他试着放松与馨的距离。说是离开了,但潜意识中他坚信着馨不会离开他,所以他可以任性,可以毫无负担,把一切离别的楚痛留给了馨。
                      直到馨的离开,才让他真正意识到“离开”这个词背后痛彻心扉的含义,他才明白,他永远也不能离开馨,他才明白,馨曾经经历着多么痛苦的悲伤还要强颜欢笑。馨怎么可以对自己这么残忍,硬生生地把一切习惯从此推翻,把自己的内心挖空,成为一个漂泊无依的人。
                      如果不是上天再莫名其妙地给了光一次机会,光觉得自己大概会成为那种幽灵般在城市大街小巷中游荡的人,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活在过去二十几年里与馨的回忆中。愈是回忆,愈加怀念,愈是痛苦。
                      求而不得。
                      求而不得!
                      幸好,上苍给了他一次失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24 17:49
                        复得的救赎。这一次,馨没有患上那个怪病。他和他的馨,还有很长很长的时光可以相伴。这一次,他不会允许馨离开他。
                        想都别想。
                        光伸手摸到了馨的手紧紧握住,就像曾经重复了千万次的步骤那样,馨即使还未意识到光的动作,铭刻在身体记忆深处的亲切已然使他与他的手十指相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24 17:49
                          其实发第一章时就把这篇文写完了,但是因为我是一个很经常改文的人,想着根据读者反馈边发边改,万万没想到,前几天生病以后一直在睡觉,居然把贴吧给忘记掉了……我错了_(:з」∠)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24 17:52
                            现在想改一改结尾,多写几章。
                            或者先以他俩互明心意为结局,其他的小故事另外开一篇文,类似以此故事未背景的不定期更新番外,主要是为了甜甜甜。
                            或者这篇认真写完,讲清楚上辈子的一些事情,这样的话会多一些冲突和波折。
                            就是无脑甜HE和内容更丰富但是虐一些的HE的区别。后者私设多如狗不保证不会OOC【喂!已经OOC了好吗!】
                            不知道你们喜欢哪种发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24 17:57
                              无论哪种发展,作者保证后续不会出现第三者的虐恋剧情,作者从来不用这种为虐而虐的情节来虐。毕竟他俩本身虐点就已经辣——么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24 18:00
                                嗯 越甜越好~


                                回复
                                17楼2017-08-27 17:5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04 22:52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13 17:40
                                      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22 13:27
                                        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04 21:11
                                          楼楼@かわいいHoney 还不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23 14:54
                                            我 现在看看觉得以前写的好羞耻啊我的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21 20:48
                                              是那样放松,就如同一只找到合适位置酣睡的仓鼠,不设防地摊成一张饼。是了,就是这个位置——光的眼里。前几日飘忽不定的心绪,历经了大海上的惊涛暴雨,历经了戈壁滩中炙烤曝晒,历经了崇山峻岭之间的迷茫无路,历经了极地苦寒的冰封与绝望,终于跋山涉水,回到了它该在的地方。光的心里一直都有他的位置,只不过之前的他迷路了。
                                              幸好,他现在回来了。回到了那个他能够获得幸福与安心的地方。
                                              “光,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爱叫你哥哥。你一直都很任性。”馨屈起双腿,在光的腰侧暧昧地摩挲,这是对光无言的邀请,小恶魔依然是小恶魔,即使被压在身下也依然想掌控节奏。
                                              “哥哥,抱我。”
                                              【这种气氛下不发生些什么简直对不起看到这里的诸位读者】
                                              【但是很显然上面那行是用来凑字数的】
                                              【因为就算要发生什么也不是这章的事】
                                              【更何况作者最擅长的就是biu地一下十年后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21 20:58
                                                楼主是弃坑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6-26 01:14
                                                  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6-26 01:14
                                                    亲,你都写到这种地步了,不写完的话就浪费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01 22: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23 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