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神的英雄与七个...吧 关注:7,606贴子:22,635
  • 17回复贴,共1

5-2 旅程的开始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占坑


回复
1楼2017-08-09 22:0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9 22:17
      打开宝物库的像是宝箱一样的木箱,那里面收着的是一套看惯了的装备。
      房间里满是似乎不怎么有实用性的带有装饰的剑,盔甲,以及长袍和装饰品,这个木箱看起来非常陈旧。不过因此反而这个木箱在这宝物库中最为显眼。
      虽然不是小偷之类的人能偷偷进来的地方,即使如此还是确认了一下这最不显眼的保管方式保存的装备。衣服的外套,皮手套和皮靴。衣服虽然是皮制品还像布衣一样柔软,为了紧贴皮肤带有数个皮带。收纳投掷用短刀的口袋和被扔出去绝对会命中的魔术加工过的短刀数支。不能使用艾尔梅因谢尔丁时用的匕首。这是用下位龙的牙齿加工而成的。外套施加了风精灵的加护,有着从高处落下的时候减轻冲击的效果。外套的固定在胸口的部分,有着精灵特制的装饰品。这个小小的装饰品也加入了魔术,有着让装备者身体变轻的效果。
      虽然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变化,如果从防御力的观点来看的话,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了。毕竟,这是工藤以阿贝艾尔姆大陆上的魔兽和魔族为素材,用心打造的作品。只是讨伐其中一只就需要数十个冒险家,可谓是以怪物为素材。市场上没有的,世界上仅仅一个的只属于我的装备。不只是物理的防御力,还有对魔术抵抗力,就算是龙和魔兽的吐息也能稍微抵抗一下。只是这样,就大大地提高了生存率了吧。

      「哦,有了」
      『终于找到了啊』

      将其取出,特别地轻。稍微占有一些灰尘,果然是因为长时间没有使用了吧。不过,我想就算一年没有使用状态也不会变坏。有好好地,以不会损伤衣服的状态保管着的样子。

      「你那边没有找到吗?」
      「啊啊,有了哦,你那边呢?」
      「我还要再一会吧」

      想着如果从着宝物库出去的话,首先去外面稍微将其干燥一下。这时,宝物库的另一侧有声音向我搭话。
      这个声音在装饰过多的铠甲的对面。拿着衣服走过去,就看到宇多野形状良好的屁股正对着这边,她正在收拾着旅途中可能用得到的道具。为了防止侵入者,房间没有窗户,被魔力灯淡淡的光芒照着的屁股在摇晃。紧紧的礼服的身姿,因此能清楚看到那阴影中的细微变化。要更进一步说的话,在礼服下浮现出的内衣轮廓正及其诱惑着我。
      为了不输给诱惑移开视线,无意义地用手指摸着看起来完全不能在战场上起作用的铠甲。扫除似乎无微不至的样子,手指没占有一丝的灰尘。嘛,因为是宝物库,每天都有打扫吧,大概。
      在头脑中,也在冷静地分析着盔甲。

      『怎么了,莲司?』
      「没什么,想说这个盔甲似乎能卖个高价呢」
      『是呢,虽然装饰品很多,没有魔术的保护。只是沉重吧』
      「因为是礼仪用的盔甲,这样就够了」

      没看向这边,屁股这么说了。不,是宇多野。好像是在找着什么在深处的东西,屁股在左右晃动。
      如果这里没有艾尔梅因谢尔丁在的话,会变得怎么样呢。这几天,认认真真地工作的反作用,就是奇怪地意识到了宇多野,对这样的自己叹了口气。更不如说,宇多野太没防备了。在这样黑暗的地方跟男人独处,如果没意识的话难道不奇怪吗。嘛,艾尔梅因谢尔丁也在一起就是了。


      回复
      3楼2017-08-09 23:05
        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10 00:44
          以前的话,应该会对自己的空隙更加敏感的。还是说,就是在诱惑我呢。
          在艾尔梅因谢尔丁在的情况下不会这样吧,这么想的话果然宇多野可能也在缓口气吧。大活动刚刚结束,直到下一个活动之间的休息时间。宇多野也是人类。就算能使用强大的魔法,也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保持紧张在意周围。就这样,在能休息的时候休息,我也知道身心放松的重要性。
          那么现在一定就在放松吧。虽然对于男人来说有些复杂,不过也说明就这么的被信赖着,感觉也不坏。


          「还有其他必要的东西的话,拿去就好了哦。从约修亚(ヨシュア)王那里得到许可了」
          「就算这么说呢……」

          接下来的旅行,作为国家来给予支援很难,那么至少随便使用宝物库的东西,国王这么说了。伊姆捏吉亚大陆的话拿一些金币银币就好了,但是艾尔弗雷姆大陆上还没有金钱的概念,所以就请宇多野帮忙选出一些能用于物物交换的贵金属和装饰品。
          虽然我也能分辨出实用的东西,不过像是宝石和饰品那样的装饰物就不擅长了。最多只是,这个东西似乎适合谁呀,这样的程度。以及,能够区分真品和赝品的程度吧。而且,如果不是看过很多次的真品的话也很难区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以前在旅行中拼命学习过了。不过毕竟在战斗中实在是没有什么用,所以就真的只是累赘了。
          往周围看了看,感觉就只有没有实用性的武器防具而已,因为我没有魔力,就算明白有魔术的加护,也不能使用。其中有诸多不便,还有我的体质也是。
          把装饰着的小小的指环用一只手拿下来,用手指转圈把玩。被魔术灯的光芒照着,就看见指环内侧刻着精灵文字。看了看这些字,似乎有着能稍微提高装备者身体能力的效果

          「呼嗯」
          『要送给谁吗』
          「好像这样也不错」

          比起要送给谁,要使用的话才是正确的吧。菲胧和芙兰谢斯卡的话就能使用吧。姆露露能在战斗中将手变大,指环好像只会更麻烦。这么说起来,还没为芙兰谢斯卡庆祝过武斗大会呢,就把这个送给她吧。
          想到这里,果然谢礼的话还是自己选择比较好吧,就这样,从宝物库中借来的东西的话,感动什么的都没有。总而言之把这个指环放到口袋中,开始物色其他东西。

          『右边那个是什么,伤药吗』
          「嗯?」

          按她说的那样看过去,那边五颜六色的药品装饰着。这时用魔力灯照去,锐利的光线穿透过去。标签上写着发音都困难的名字。继续看下去,就看到上面记着它的药效。看起来,似乎是强力的**药的样子。
          虽然不是伤药,还是能有一些作用的吧。毕竟,要处理毒药还是有些困难的,将其放回去。接下来拿起旁边的瓶子。果然还是发音困难的名字。但是,这个瓶子中的东西比起别的要少了很多。其他瓶子中都是慢慢的,就只有这个里面只剩下一半了。

          『这是什么?』
          「稍微等等」

          药效是……仔细看了看。在写着各种各样的药草名字后面,写着兴奋药
          里面减少了的药,以及药效为兴奋药。嗯嗯,这说不定是。

          『伤药吗?』
          「不,看起来不是这样的东西」
          『那么,没有什么用吗』

          虽然没有什么用,不过,这样,该说能非常撩动男人的心呢,还是非常让人感兴趣呢
          还有没其他类似的东西呢,往旁边的瓶子伸出了手。


          收起回复
          5楼2017-08-10 11:38
            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10 13:35
              「这是」

              我确认了一下瓶子里面,突然向宇多野搭话。果然,屁股还是向着这边。
              就这样把兴奋药和这个瓶子放进了裤子的口袋中,不,是条件反射还是别的什么呢。感觉像是做了个坏事。反省……说不定也会反省吧。

              「虽然听说了旅行的目的,不过要多久才能回来呢」
              「到底怎么样呢。半年呢,还是一年呢……」

              还是更久呢,说不定也会很短。

              「不知道」
              「这样」

              我老老实实这么回答了后,她用比平常还要平坦的声音回答了。

              「嗯……嘛,大概就是这样吧」

              实在是毫无计划的样子,会被生气吧。这么想着,宇多野伸了伸懒腰叹了口气。
              她的手上拿着装着看起来不重的东西的袋子。

              「有这些的话,暂时就没问题了吧」
              「啊啊,谢谢。」
              『谢谢了,优子』
              「真少见呢,这么坦率地道谢」
              「是吗?」
              「一直都是乖戾的回应,难道不是天邪鬼吗(专门唱反调的妖怪)」
              「道谢什么的,我还是打算好好地说出来就是了……」

              这么多地用了别扭的话语了吧。对别人恶作剧的时候虽然有意识到,道谢的时候——打算好好地说出来就是了。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感觉这样的反应很有趣的宇多野掩嘴角轻轻笑着。

              「开玩笑的哦,你有好好地说出,谢谢,这样的话呢」
              「这还好,没能好好说出来的话,对宇多野不太好呢」
              「就只有着点,你是认真的呢」
              「……只有着点,吗」
              『嗯』

              你也是宇多野那边的吗!艾尔梅因谢尔丁。感觉有些伤心,接过递过来的皮袋。随便就能放在手上的大小,但是却非常重。
              是感觉失落着的我很有趣吗,宇多野把背靠在刚刚还在找东西的架子上,眼角微微地张开了一些。即使如此还是感觉眼神很锐利,还是不要说出这点为好吧。

              「会好好地回来的吧」
              「当然,会回来的……借的钱,也还没有还完」
              「是这样呢,不要赖账哦」
              「我不是这么忘恩负义的性格哦」
              「嗯……这我也知道」

              然后,这次露出了无论谁看到都知道是笑容的表情,看向我。

              「不过实际问题是,要怎么把那个叫索尔内亚的女性,变成魔神呢」
              「是呢,虽然说了引导至神之座,那个在哪也不知道。总而言之,打算先去杀了涅菲尔的地方」
              「哦,变成了不得了的旅行了呢」
              「也不是这样。已经是去过一次的地方,第二次的话已经有了经验」

              住在阿贝艾尔姆大陆上的魔物的生态和特性,魔族聚集的地方,地形。如果将这些活用的话,我一个人也可以到达魔神的城堡。

              「关于这点还是相信你的,总感觉,你的生存能力最厉害呢」
              「是吗?」
              「只有你和柊哦,辨识魔物,还有,能分辨出野草」
              「也不是全部啊」
              「但是,能知道能吃的东西不是吗,只是这样我觉得就很厉害了」
              「这么说起来,宇多野能看懂古精灵和矮人的文字,也能听懂精灵的声音」

              从我看来,那样子才是对旅行有帮助。
              嘛,我要这么说出来的话就会绕圈子了。毕竟,都是在抬举对方,所以会话就终止了。


              回复
              7楼2017-08-11 11:47
                我觉得需要加快速度了,就不琢磨每个词了


                回复
                8楼2017-08-11 23:47
                  『那么,莲司有什么主意吗?』
                  「嗯?」
                  『把索尔内亚推举成讨厌战争的魔神的主意』
                  「是呢,让她看看人们的生活,让她吃美味的饭,让她欣赏美丽的景色……」
                  『就这样就能让她喜欢上人类吗?』
                  「我想应该可以的」

                  艾尔梅因谢尔丁用呆然的声音这么说,因为这个声音我笑了出来。宇多野也用右手掩住嘴角笑着。

                  「就是有这样就喜欢上人类的神明哟」
                  『阿斯特拉艾拉大人吗』
                  「那么,到底怎么样呢」

                  那人是,只在意美味的饭菜的样子呢。
                  只是,觉得这么说着的艾尔梅因谢尔丁有些有趣的同事,一丝悲伤从胸中划过。艾尔的记忆没有取回来。不,艾尔和艾尔梅因谢尔丁是不同的存在。她只有我们的记忆,这么说才比较正确吧。
                  即使如此,这份悲伤真的只是一丝。没像以前那样叹息。一边笑着,只是一边感受着胸口深处的刺痛而已。
                  这个感觉一定在最近也会感觉不到了吧
                  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哭出来的吧

                  『怎么了,莲司?』
                  「嗯?」
                  「突然呆掉了哦,是不是累了?」
                  「没有,那个,只是想起了那个喜欢人类的神」
                  『嗯?』
                  「……这样啊」

                  艾尔梅因谢尔丁用不可思议的声音问到,宇多野因为这一句话就理解了我的内心。
                  艾尔得死。知道这个事的只有我和宇多野,以及接下来要到艾尔弗雷姆大陆去见的幸太郎三人而已。如果我做不到将这件事告诉别人的话,一定宇多野和幸太郎也是,不会去告诉谁的吧。这样的话,名为艾尔的少女……女神的死,就变成只在我们三人之中存在的事情了。

                  「这个旅行结束的话,也有不能不对你说的事」
                  『对我吗?』
                  「啊啊」
                  『呼姆,那我就不怎么期待(期待)地,不过稍微快乐(楽しみに)地等着吧』
                  「到底是怎么样啊」
                  『因为莲司说这样的话的时候,恶作剧的时候比较多。所以,没有期待……不过,稍微有些开心』
                  「根据你这说法,被恶作剧很开心吗?」
                  『不对,就算被恶作剧——跟你的对话很开心』
                  「呼……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呢」
                  『没办法啊。因为是莲司的伙……武器啊』

                  你刚刚,是想说伙伴吧。本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感觉到了有些难受的对心脏不好的气氛。

                  「虽然知道你们关系很好,不过请不要忘记我进入你们的二人世界哦」
                  「没有没有,也没有那么关系好啊」
                  『姆』

                  我耸着肩戏谑地说着,艾尔梅因谢尔丁发出了不满的声音。这也是,一直都有的事情。
                  对于这样的我们,宇多野静静地走了过来。她漂亮而冰冷的手指,摸着脸。

                  「嗯」

                  这个表情无论谁看到都会说是笑容吧。但是不知道为何,我看起来像是看到了哭着的样子。

                  「那么,接下来,出去买东西了呢」

                  于是,她为了改变心情吐了一口气,用比平常还要明快的声音这么向我说了。

                  「总而言之没问题的。直到商业都市,都是坐马车过去的」
                  「是么?」
                  「而且,说不定也有一些难买到的东西,就在那边买吧」
                  「那么首先先从这里出去吧」

                  这么说着宇多野就走出了宝物库,我也跟在后面出去了。虽然是个简易的木制门,出入口处有两名士兵常驻着。
                  这士兵,对从宝物库出来的我和宇多野问候了一下。

                  「这个,能穿吗?」
                  「满是灰尘」
                  「那么,借个地方去干燥一下吗」
                  「顺便也去晒晒太阳吧」
                  「也不错呢」

                  不,我只是在开玩笑。
                  总感觉这一句话后,宇多野的步伐变得轻快了起来。视线依然还是一样尖锐,用手指把玩着长长的黑发。这是她心情不错的习惯。
                  表情还是平常一样,不过能从这些细微的习惯中一定程度地了解到她的心情,这也是一起旅行了的优点吧。宇多野察觉到了我的视线,诧异地看过来

                  「没什么,想说你心情似乎不错呢」
                  「……也不是这样呢」


                  回复
                  9楼2017-08-12 00:38
                    即使这么说了,她也没有停止玩弄头发。本人没有察觉到这个习惯,还真是可爱呢。要不要告诉宇多野她有这个习惯呢?
                    这种蠢事,谁会去做呢。
                    目的地是可以称为内廷的城门的对面的空旷场地。女仆常常晒衣服的地方。那里的话,把装备拿去晒也不会被说什么吧。这个时候太阳也出来了。晒晒太阳也正合适。
                    之后跟数名士兵,骑士,贵族擦肩而过走到内廷。那里已经有先到的人了,而且不是女仆们把晒干的衣服收好。
                    留着长长的银发,穿着只用些微饰品装饰着的白色礼服的女性——约修亚王的女儿,阿玛露塔·伊姆捏吉亚(アマルダ・イムネジア)公主,她正在长椅上坐着休息。没有在武斗大会中见到的凛然的表情,而是一副很舒服的表情眺望着远处。觉着跟平常的气氛不一样,这么想着望着她的侧脸时,她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转过视线看向我们。

                    「阿拉」
                    「这真是,阿玛露塔公主——」
                    「呵呵,不要搞这些死板的问候,现在谁都没看到」
                    「我知道了」
                    「诶」

                    能这么简单地就改变口气?
                    怎么说呢,在我不在的时候,这两人关系变好了?
                    以前是更加生硬的感觉,或者说是阿玛露塔公主害怕宇多野的感觉呢。因为她的视线和语气,我想不熟悉的人会害怕也是没办法的。但是,一年的时间真厉害呢,有浦岛太郎的感觉。
                    有稍微静不下心的感觉,效仿宇多野走到了阿玛露塔公主旁边。

                    「公主大人,稍微失礼了」
                    「嗯?」
                    「山田,衣服」

                    这么说着把左手上的衣服递给她,宇多野明明是在公主前面还啪塔啪塔地拍着灰尘,这真的好吗。该说是不敬,还是失礼,或者是让人感觉害怕。这么想着看向了阿玛露塔公主,结果发现她正一副好像星星都能看到的表情看着宇多野。

                    「好像很有趣呢,我也可以一起吗?」
                    「……诶」
                    「没关系哦,山田,裤子」

                    诶诶……。为了再次确认看向宇多野,她正啪塔啪塔地拍着上衣,似乎很忙的样子没看着这里。
                    真的好吗,这么想着,按照她说的把裤子递给了阿玛露塔公主。这时,公主浮现出似乎很开心的笑容,跟宇多野一样也开始啪塔啪塔地拍着裤子。她的纤细的手腕好像就跟看起来一样没有力气,看着就觉得危险,看着这样的阿玛露塔公主,这时宇多野晒完了衣服向我要外套。
                    就这样也把皮手套和皮靴也晒完后,两名女性带着稍微急促的呼吸坐到了长椅上。不是,先不论公主,宇多野体力下降太多了吧。

                    「怎么?」
                    「运动不足?」
                    「……我擅长的是办公室的工作」
                    『她是这么说的』

                    这个,好像从以前就开始说了呢,想起这件事,同时在地上摆出投掷短刀和龙骨匕首。从刀鞘中取出,在阳光下一支一支地确认着刀身的状态。
                    状态是现在马上就能使用吧,投掷了一把短刀,刺在了稍微远处的地面上

                    「回来」

                    这么轻轻念着的同时,这把短刀回到了手上。短刀一共有七把。把这些全部试过,确认了这些都能好好地使用。

                    「真是有趣的剑呢」
                    「嘛,因为是精灵制作的东西」

                    这么说着,这次把龙骨的匕首像杂技一样耍着确认它的状态。这把也是没问题。这是在魔物和魔兽,魔族横行的阿贝艾尔姆大陆上托付性命武器。很让人心安。
                    这些都结束后,听到了小声的拍手声。看过去就看到阿玛露塔公主正在拍手。

                    「因为让我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呢」
                    「不不,真的拿不出手」

                    把匕首收入刀鞘中,艾尔梅因谢尔丁保持沉默,恐怕是因为心情有些不好吧。
                    使用精灵银的剑的时候也一样。果然似乎不怎么喜欢我使用艾尔梅因谢尔丁以外的武器。对这样的伙伴的可爱的抗议苦笑了着,把沾上泥土的短刀刀刃一支一支地擦干净。

                    「于是,那边的两人,看起来真是要好呢」
                    「用词有些奇怪哦,莲司」
                    「因为有些吃惊,居然有跟宇多野亲密的友人……」
                    「这么说的话,好像是说我没有朋友的样子?」
                    「你会错意了」

                    不知怎么的,擦着第三把短刀的时候,听了两人的对话。

                    「以前开始就这样吗……」
                    「嗯」
                    「勇太大人,我觉得他过于温柔了」

                    ……嗯—。感觉明明是严肃的气氛。手上拿着的短刀不小心落到了地上。

                    「姑且先问问」
                    「啊,是什么呢,莲司大人」
                    「这是,我也能听的话题吗?」
                    「没关系,不,不如说也想听听男性的意见呢」
                    「山田的意见……能不能起作用呢」
                    『在说什么?』
                    「是你不用在意的话」
                    『为什么?我也想听听』

                    为什么会对奇怪的事情兴趣盎然呢,我的伙伴啊。

                    「那么,九季怎么了呢?」
                    「现在没什么人,就不要用生硬的词语了哦,莲司大人」
                    「哈啊」


                    回复
                    10楼2017-08-12 11:55


                      回复
                      11楼2017-08-12 18:14
                        这时看向宇多野,她左右摇了摇头。说不定她也是,一直都是坚持这个态度吧

                        「那么,九季到底做了什么?」
                        「没,不如说,什么都没做吗……昨夜也是」

                        讨厌。不想听女人说这些话题。会这么想,是因为我对女性这种生物抱有幻想吧。嘛,阿玛露塔公主也只有十八岁,宇多野今年是28说是女孩子实在是——。

                        「什么?」
                        「没」

                        人类是说不定只被盯着就会死掉的生物。来到这个世界后感觉有好几次这种想法了。不被察觉到地,我的视线落到了手上的短刀上,有种我是弱气的食草动物的感觉。

                        「于是,昨夜怎么了?」
                        「晚上,拜访了寝室……」

                        那家伙也有一手吗,还是食草系吗。像阿玛露塔公主这样的美人深夜拜访房间,对他能忍耐住这件事不由得尊敬起来。

                        「……我不小心睡着了」
                        「是这样!?」
                        「诶?」
                        「啊,不好意思,请继续吧」

                        不好,这个公主大人,天然啊。
                        以前觉得她是深闺的小姐,看来实际上是相当的天然。是我不由得吐槽的程度的天然。

                        「但是,对睡着的我什么都没……」
                        『没有一起睡在床上吗』
                        「诶诶,这是当然的」

                        这也是很厉害呢,九季。对那家伙的自制力,我只剩下了惊愕。不如说,这样的对话让我这个男人听到也可以吗
                        已经是好几次的自问了,果然没有什么回应。

                        「因为双方都是第一次,我觉得一开始有意识的话比较好哦,也可以成为纪念」

                        感觉你这表达有些下流哦,宇多野。
                        奇怪,女性之间,经常进行这种对话吗。总感觉有些害怕,握着短刀的手加大了力量。

                        「不过,引诱他也没用,让他喝酒也没用,让他看到睡姿也没用。……感觉要没有自信了」
                        「公主……」
                        『呼姆』

                        她是这么的肉食系吗,我没有隐藏住对此的惊讶。看起来也好氛围也好都是清纯系的,结果是肉食系……女孩子真是可怕。而且,本人好像还没自觉,只是思念着九季在行动。宇多野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我,我什么办法都没有。
                        我知道九季的性格。那家伙一定,非常看重公主吧。但是对公主来说,虽然被看重非常开心,她更想遵从欲望吗。
                        ……虽然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变成了搞不懂的事。

                        「说起来,一直都跟宇多野进行这样的相谈?」
                        「等」
                        「诶诶,优子大人有时会听我说这些呢」
                        「随便说一下,什么样的?」
                        「这些就保密吧,让您知道的话,有些不好意思」

                        这已经,虽然事到如今也不是没有这种感觉。总而言之,刚刚对话中出现的引诱啦喝酒啦什么的,难道不是宇多野的主意吗。一定是被说了经验丰富,被这么抬举了。想到她的样子,不出声音地微微笑了起来。

                        「那么,莲司大人,请问有什么不错的主意吗?」
                        「是呢,我认为,正攻法难道不是最好的吗」
                        「正攻法吗」
                        「一起吃晚餐,一起喝酒,营造气氛,要不就在床上引诱。如果是九季那样的男人,感觉比起用奇怪的方法侧面攻击要更有效呢」
                        「这些也不行就是了」
                        「……那个弱鸡」
                        「我想雄太唯独不想被山田这么说呢」
                        『就是就是』

                        艾尔梅因谢尔丁,你站在谁那边啊
                        对于伙伴残忍的背叛感到心痛,一遍思考着方案。嘛,也有五成今晚九季身上就会发生有趣的事这样的下流的思考。

                        「这样的话,有个好东西哦」
                        「反正也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吧」

                        对于宇多野的嘟哝当做没听到,把手伸进口袋。是刚刚,在宝物库找到的兴奋剂。也有这种东西哦,也想过说出这样的话来……
                        拿出来的是,里面满满的瓶子,不是兴奋剂,是之后拿出来的,还没有确认药效的药。

                        「这是?」
                        「这是从哪里拿来的呢,这种东西」
                        「宝物库那里」
                        「在我帮忙的时候,找到了这样的东西?」

                        宇多野的视线变得锐利起来。

                        「那么,里面是?」
                        『上面写着什么,莲司』
                        「诶……诶多」

                        遮住阳光,确认药效。淡红色的液体很美丽,列了好几个材料的名字,最后是——媚药

                        「……」
                        「请问怎么了,莲司大人?」
                        「山田君?」

                        不行了,这东西比兴奋剂还要危险,这时想要把这个瓶子放回口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宇多野啪地打了个响指。只是这样,手中拿着瓶子的感觉就消失了。
                        慌忙看过去,那个瓶子就在宇多野的手中。

                        「……」
                        「优子大人,怎么了呢?」

                        这时,轮到宇多野沉默了,不愧是贤者大人,明明是媚药这种东西,似乎还是很了解的样子。觉得我肯定会拿出奇怪的东西所以要回收掉吗,不过没想到着奇怪的东西是媚药吧。当然,我自己也没想到。
                        看着看着,她的脸红了起来。这是在公众场合绝对看不到的表情。一直都是面无表情呢,还是说避开人的氛围呢,这个变化似乎连阿玛露塔公主也惊讶了。
                        看着宇多野的变化,我今天说不定就会死掉呢,不知怎么的有了这样达观的想法。
                        到底是谁,把这种东西保存在宝物库。

                        『到底是什么啊』
                        「我不知道呢,艾尔梅因谢尔丁大人」

                        听着两人悠闲的声音,我从口袋中拿出艾尔梅因谢尔丁,放在了稍微离远点放着。像是等着这个,啪地宇多野打了个响指。
                        九季就到地狱(天国)去吧,我到地狱去就好,这么想着。能好好地帮我回收地面上没收入皮带中的短刀这点,我觉得很温柔。
                        明明马上就不得不踏上关乎性命的旅行……我们依然还是一样。
                        我做着蠢事,被惩罚。像以前一样——有回来了的感觉,回到伙伴们存在的圈子中。
                        的确,媚药是蠢过头了,自己也这么认为。还有,小孩没有在旁边真是太好了。


                        回复
                        12楼2017-08-12 20:07
                          本话完


                          回复
                          13楼2017-08-12 20:07
                            感謝~!!


                            回复
                            14楼2017-08-12 20:51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7-08-12 22:21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7-08-12 2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