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出的杀戮者吧 关注:4,861贴子:7,467
  • 10回复贴,共1

[機翻腦補] 152. Don't Stop The Party (別停止派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加班,慘。


回复
1楼2017-08-08 23:59
    "把滲了油的槍弄上火後打進去!" (依梅拉麗雅)



    "目標是不死兵!在從箱子出來之前把它燒盡!" (納爾格魯)


    對依梅拉麗雅和納爾格魯發出的指示,奧斯庫蘭特及霍蘭特的聯合軍一個接一個的將火箭及燒得很旺盛的槍往城的方方打進去。


    偶爾把投槍器的本體燒掉的士兵也挺可愛的。


    "...那個...真的好嗎?往城的方向放火之類..." (普塞)


    臨時被給予了諮詢委員這恰當的職位的普塞,表現出不相稱的平靜,向依梅拉麗雅說道。


    "無需介意。本來,城內為了讓火災難以發生,基本上是用石頭做成的,在外壁附近不放置易燃物品也是基本。也向納爾格魯大人確認了,周圍的小屋會燒掉,不過,城本身是沒有問題的" (依梅拉麗雅)


    "是,是那樣嗎。真熟悉呢" (普塞)


    對普塞的感想,依梅拉麗雅感到很有趣。


    "嗚呼。我作為奧斯庫蘭特的第一王女出生成長。城堡便是自己的家" (依梅拉麗雅)


    "啊" (普塞)


    重新認識到自己說話的對象是什麼人,普塞臉紅了。


    "這是很好的。如果有什麼不明白便請教吧,不管是什麼都會聽的。而且,我也想從各種來源聽聽" (依梅拉麗雅)


    依梅拉麗雅的視線返回了,在城門方向的火炎上升了,湧起的呻吟聲一個接一個消失了。


    "不死兵的無力化好像很順利。再稍微打進去的話,便能完全壓制" (納爾格魯)


    對納爾格魯的話點頭的依梅拉麗雅雅,把視線往莎布納古轉移。


    對上眼的莎布納古無言的點頭了。


    "那麼,納爾格魯大人。按預定那樣" (依梅拉麗雅)


    "我明白了。作戰開始!" (納爾格魯)


    與納爾格魯的號令一起,沒有附上火的數根長槍,被霍蘭特士兵射出去了。


    長槍瞄準的,是作為暴露了而被吊下來的庫澤姆宰相那個人。


    "欸!?" (庫澤姆)


    聽不見聲音,只能在燒得很旺盛的前庭發呆地看著的庫澤姆,自已目睹了腋下的牆壁被槍擊中了,石頭的碎片飛了出來,再次開始掙扎。


    但是,被繩子完全捆上的身體,能動的範圍比芋蟲還少。


    在數根長槍貫通了的時間點,繩已經解開了,不過,那個時候庫澤姆已經流血死了。


    一根長槍,偶然切斷了把淒慘的屍體吊著的繩,在外壁的突出處反彈出來的屍體,往燃燒中的前庭掉下了。


    "確認落下了。恐怕,不會活下來的" (士兵)


    "啊,能看得見" (將領)


    追隨納爾格魯的將兵們的對話,在噪音之中完全被消除了。


    對士兵們來說,能充分地體會到審判了為了私利私欲而打算操縱自己的奸臣這樣的成就感,對把那個機會讓出來的奧斯庫蘭特一方也作出感謝。


    但是,有一部份的將官的感想不同。


    "...為了不留下透過奧斯庫蘭特的手把霍蘭特的高官殺害這樣的記錄,要我們在始末自己對付嗎。我不知道是否那個精靈的建議,但看上去也只是個天真的少女,對不知不覺間國號也改變了感到很奇怪" (將領)


    "不好意思。不是聽得很好" (士兵)


    在噪音中也混雜了非常不痛快的話。


    在附近的士兵,似乎沒有聽到指示而不斷反問,於是咳嗽了一聲再說一篇。


    "納爾格魯大人的指示是,待火平息下來後再作說明。時間是很可貴的。魔法兵使用水魔法開始滅火。步兵確認狀況及進行魔法兵的護衛。還有不死兵殘留下來也說不定" (將領)


    "明白了!" (士兵)


    在後方待機的魔法兵,聽到命令後便以燃燒中的城堡為目標急忙前進,在水魔法的使用者前,為慎重起見其他的魔法似乎也追隨了。


    "正面由我的霍蘭特軍。側面由奧斯庫蘭特軍突入,嗎。可是打算怎麼辦?側面是沒有門的..." (將領)


    在意也沒有辦法,一個將領抖開了雜念。


    "一滅完火便進行突擊!已經來到了這裏!向奧斯庫蘭特的士兵們看看我們的實力!" (將領)


    統一了聲音作出響應的士兵們,能看到將領的笑容。


    即使嘴被撕毀也無法說出這一切都是誘餌,這昰一種苦笑。


    回复
    2楼2017-08-09 00:00
      感谢翻译


      回复
      3楼2017-08-09 05:54
        在城內,不死兵以外的庫澤姆一方的霍蘭特士兵有五十名被留下來。



        他們並不是戰鬥人員,而是根據受一二三指導的卡普的指示設置陷阱,在敵人突入後確認陷阱及對手的狀況,被逼承擔像雜事一般的任務。


        本來是在城內警備的士兵們,很熟悉城的結構。


        "那樣燒起來也不要緊嗎?" (士兵)


        在被當成休息室的二樓的房間。從城的西端的那個房間,能看到燒得旺盛的前庭。


        "大概,沒有問題的。城的本體沒有起火,也沒有能讓火勢蔓延的東西" (士兵)


        "是不死兵嗎?乾脆地被幹 掉了" (士兵)


        收到待機命令,除了出去巡邏的人外都閑得無聊,正在談得起勁。


        這也是,對他們來說是為了減少不安的重要的交流。


        "正面的防守已經完成了。差不多要突入一樓了嗎?" (士兵)


        "啊啊,確實一樓的陷阱狀況是由五個人確認" (士兵)


        預先決定好的五人站起來了,拿著工具往一樓的走廊走去了。


        "順利的話,或許能殺死部隊長" (士兵)


        "那樣的自信從哪裏走出來..." (士兵)


        邊說邊送別從待命室走出去的人,留下來的士兵們也站起來了。


        "那麼,為被突破來到二樓時做好準備嗎" (士兵)


        "...喂,果然不做不行嗎" (士兵)


        看著準備好的道具,一名士兵嘟噥著。


        "還是死心吧。對我們來說,別無選擇只有做的份" (士兵)


        抱著一樣的工具的士兵,這是命運,這樣談道。


        回复
        4楼2017-08-09 22:38
          "真的嗎..." (士兵)


          在城的東側,仰望高聳的城牆的奧斯庫蘭特士兵,目定口呆地看著以附有四米長的繩子的鎖鐮順溜地上去的佛卡羅爾士兵們。


          在城牆上站立著的佛卡羅爾士兵,俯視著在下面被選拔出來的奧斯庫蘭特士兵。


          "鎖鐮就這樣放下去。似乎已經開始滅火了,快點" (士兵)


          滑溜地把話傳達,往對面跳下去了。


          十名佛卡羅爾士兵全部,同樣沿著繩子,不斷地往對面跳下去。


          那裏對奧斯庫蘭特的士兵來說是這場戰鬥最大的修羅場。


          與除了以皮革製的胸甲的輕裝裝備外便什麼都沒穿上的佛卡羅爾士兵不同,奧斯庫蘭特士兵大多穿上了金屬鎧甲與頭盔。重量的差異是不用說的。


          "什麼這麼一點點" (士兵)


          還在緊緊抱著繩子的人也有,不過,大部份在還沒到達一半便掉下來了。


          放棄裝備,到達城牆上。並且讓全員鼓氣從那個高度跳下來的勇氣,花費了二十分鐘。


          回复
          5楼2017-08-09 22:38


            回复
            6楼2017-08-10 06:35
              滅火完成後,突入了一樓的霍蘭特士兵們,進入了非常寬廣又什麼都沒有放置的入口。


              "很痛!?這是什麼?" (士兵)


              "哇啊!?" (士兵)


              訴諸疼痛的同時,不斷打轉且因痛苦而昏過去的士兵們。


              較遲進入的部隊長看到了,入口的地板上鋪滿了帶線的釣鉤。


              在明亮的入口是難以發現小釣鉤的。穿上涼鞋狀的鞋的士兵因針的痛楚而坐下來,打轉了,接著就這樣摔倒了,全身承受著小小的針。


              "鎮定!不要失去冷靜...atsu" (部隊長)


              越過在地板上打轉的他們的部隊長,肩膀被裝有液體的小陶器瓶擊中了,不由得踉蹌了。


              "什,什麼?" (部隊長)


              看著肩膀,被意想不到的顏色的液體緊緊附上。


              確認不是有害的攻擊的事,呼吸稍微緩和下來。


              "很臭!" (部隊長)


              像腐 爛掉的雞蛋一樣的刺激惡臭,襲向了部隊長了。


              以極近距離盡情地吸入了的部隊長在昏倒的咫尺之前扭動了身體,周圍的士兵們也打算離開那裏。


              可是,不僅只有部隊長,還有停止行動的士兵們被不斷扔去液體,入口瞬間變成了腐 臭的地獄圖。


              在線和針上被糾纏,到全身承受著小小的痛楚的同時,即使止住呼吸,鼻的深處也被那樣的惡臭包圍,少量士兵吐出來了。


              "這個是訓練,說了不會取去生命的!" (士兵)


              略微低沉的那個聲音,是從入口處上二樓的大樓梯上的警備兵發出的。


              投完手持的瓶子的警備兵,難以發出聲音,取下了卷在臉上的布。


              "掉進圈套,受到了攻擊!因為是同國人所以在這以上不會攻擊,撤退,喂..." (士兵)


              一起投瓶的警備兵,看到那個情況後隱藏了眉。


              "為什麼取下布..." (士兵)


              在這個隔著面具流下眼淚的狀況,警備兵往不考慮後果似的同僚移開了視線。正面看的話,是會受影響的。


              "輸了,嗎..." (部隊長)


              部隊長拼命地抬起臉的嘟噥。


              "但是,在這裏輸了也沒有問題" (部隊長)


              他們只是佯動而已。城內的壓制只是虛假的目標,為了讓霍蘭特和奧斯庫蘭特的士兵產生錯覺。


              當然,對他的真心來說,有什麼戰果的話也是想要的,不過。


              "納爾格魯大人,祝武運..." (部隊長)


              說著祈禱的話,部隊長悄悄地閉上眼,吐出來了。


              回复
              8楼2017-08-10 22:55
                臭屁攻击


                回复
                9楼2017-08-11 06:40
                  "這邊是隱道的入口。本來,只為了緊急事態,讓王族及其侍從使用的..." (納爾格魯)


                  納爾格魯,及在與城內連接的隱道,處於城的正後方,樹木生長茂盛中的石碑。


                  站在石碑前的納爾格魯回頭確認同行者。


                  護衛的霍蘭特士兵兩名,依梅拉麗雅,莎布納古,瓦伊亞,然後是阿麗莎及普塞也同行著。


                  "其他國家通過...而且精靈來到我的城裏也是第一次" (納爾格魯)


                  對緊張地說著話的納爾格魯,依梅拉麗雅能夠理會的。


                  "對此感到榮幸。...納爾格魯大人,抓緊吧。時間不太足夠" (依梅拉麗雅)


                  從遠方,城的對面聽見了霍蘭特士兵們突入的吶喊。


                  相反,應該從東側入侵的奧斯庫蘭特士兵們的聲音則聽得不太好。


                  "阿麗莎。侵入方法的斥候已拜託你了,真的沒問題嗎?" (依梅拉麗雅)


                  "沒問題,沒問題的。說的是很簡單的方法" (阿麗莎)


                  比起那個,被阿麗莎催促快一點,依梅拉麗雅還是感到不安,不過,現在有要做的事,還是先切換心情。


                  "那麼,來吧" (依梅拉麗雅)


                  "是。在士兵們作出犠牲之前,便把它終結吧" (納爾格魯)


                  在石碑中間,像打楔子一樣地把小石頭的零件擊落,納爾格魯的肩膀靠在石碑的本體,用力了。


                  於是,石碑慢慢地從石碑的台座上滑行了。


                  然後,梯階露出來了。


                  "這個道路是沒有陷阱的,只是一條直路。兩人並排的話便是最大的寬度,所以請小心" (納爾格魯)


                  霍蘭特的士兵們先進入了,納爾格魯緊隨其後。


                  "那麼,來吧" (納爾格魯)


                  隨瓦伊亞其後的是依梅拉麗雅和普塞,接著是莎布納古及阿麗莎。


                  中間是很暗的,前頭的兩人,和騎士兩人依靠著持有的霍蘭特製的魔導具照明。


                  石造的地板,牆壁,天花均沒有裝飾,沒完沒了地向前延續的道路,挑起了不安了。


                  但是,在燈的對面有看上去很模糊的上行樓梯,只是稍微給予了希望。


                  "稍微有點暗呢..." (納爾格魯)


                  "納爾格魯大人" (依梅拉麗雅)


                  對慢慢地走著的納爾格魯,依梅拉麗雅發出聲了。


                  "怎麼了" (納爾格魯)


                  "跑吧。時間寶貴" (依梅拉麗雅)


                  "可是,讓依拉麗雅大人跑的話..." (納爾格魯)


                  "我是什麼人也沒有關係" (依梅拉麗雅)


                  穿著乘馬服的依梅拉麗雅,緊握著對放置的場所感到為難而拿過來的鞭子。


                  "一二三大人,是被稱為我國的騎士。身份和種族也不同,人是全部一樣的。我不想成為在應該跑的時候以身份和性別作辯解,像是不把目的當作一回事的愚者" (依梅拉麗雅)


                  "...我明白了。兩人也提高步調吧。因為是一條直路,所以不用擔心背後" (納爾格魯)


                  "是" (士兵)


                  霍蘭特士兵開始跑了,全員也跟著。


                  "哈,哈,一二三大人,絕對,會吃驚的,一定會kupi?" (依梅拉麗雅)


                  "跑的時候說話咬到了舌頭嗎?" (阿麗莎)


                  呼嚇地喘氣跑著的依梅拉麗雅,似乎盡情地咬到舌頭了。


                  對捂住口,呼呼地吹著鼻息的依梅拉麗雅,阿麗莎用富餘的臉說道。


                  基本體力完全不同的事實依梅拉麗雅是知道的,但是,她非常生氣。


                  雖然想說一句,但是,舌頭超乎想像的痛,聲音也出不來。


                  "噗噗..." (莎布納古)


                  看到含淚盯著阿麗莎的依梅拉麗雅,莎布納古禁不在噴出來了。


                  通過道路的話會再次用鞭子敲打,依梅拉麗雅強硬的發誓了。


                  (完)


                  回复
                  10楼2017-08-11 23:49
                    感谢楼主


                    回复
                    11楼2017-08-12 07:04
                      感謝翻譯~加班辛苦了
                      不死的陷阱看起來有種惡作劇的感覺呀XD
                      是說女王滿拼的,難怪最後是她成功


                      回复
                      12楼2017-08-12 21:29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