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909贴子:2,079
  • 15回复贴,共1

【番外篇 4】王女的初恋(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危険をおかす覚悟はありますか?」


这个星期挖书运算是蛮好,又憋了一身卖安利的欲望无处宣泄(._.)
嗯,总之看得很开心,但译文就迟了(


我以为我没见过深红色的康乃馨,搜出来看一下感觉还是见过的……


回复
1楼2017-08-07 21:21
    尤基斯王国之南,布洛埃湖畔的离宫,有夏之离宫之称,其透明的青蓝湖水上映入倒转的白墙建筑物的美丽景色颇负盛名。在这个离宫度过从初春到秋天的时间,是第二王女希尔德加德每年的习惯。
    因此,她在这个季节回王都,是非常少有的事。
    王都齐也纳总有一股潮湿又带有烟臭的气味。任谁都称赞它是个美丽的王都,但她就很不以为然。
    如果可以,永远都不想回那什么王都是她的真心话,不过毕竟也有王族的义务在身,遂不能如意。
    「欢迎回来。笔下」
    长长的白色走廊上大理石的圆柱连续排列,女官和侍从们毕恭毕敬地鞠躬,她一边微微一笑以对一边穿过走廊。
    所谓温和而收敛的王女,是希尔德加德所饰演的角色。目前,知晓这是谎言的,只有一小撮随从。父王也好哥哥和姐姐他们也好,都没有看穿这本性。
    譬如说在下棋的时候,她故意以数步的差距让哥哥赢。刺绣时,则比姐姐稍作稚拙地用线。然后,毫不犹豫地干脆认输。
    她一直以来都靠这么干来巧妙地避开竞争。假如认真去争,大概第一次是能赢的。然而,第二次往后,就会被他们赌上上位者的骄傲,用尽一切手段打败。这是她小时候就已经体验到厌烦的事了。
    这种毫无意义的竞争,很累人。再也不干了。
    她进了谒见室,向坐在玉座上的父王深深地低下了头。
    「好久不见了呐。希尔德。别来无恙吧」
    「是的,父上您也依旧安好,我衷心高兴」
    隐藏在内的坏心眼,好不表露在外,一心一意地惹人喜爱。
    她相信这是得到父亲疼爱、不受兄长和姐姐冷待的方法,一直都是这么活过来的。
    被迫悟到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是在去年的冬天。那是她与克莱因王国的林德侯爵的亲事突然出现的时候。
    「怎么样。要嫁到克莱因看看吗。气候温暖,是十分美丽的好国家哦」
    她忘不了父亲这么来推荐的时候,贴在他脸上的僵硬笑容。
    北之大国卡尔斯丹阿列克谢王子与第一王女多萝西娅的亲事正在稳步顺当地进展。假如卡尔斯丹和克莱因间起了争斗之类,哪一边会被舍弃是可想而知的。
    (就是说若追不上两头牛,其中一头用蟾蜍代替也罢?)*
    想起尤基斯自古流传的谚语,希尔德加德膝上的力气一瞬快泄光了。
    尽管做过那么多努力,她还是得不到父亲的爱。
    「嗯,听闻是温暖宜居的国家。一定是极好的地方」
    「那么,你接受吗」
    「当然。身为尤基斯王家光荣的一员,谨从陛下所言」
    那天下午茶的时间,侍女们陷入了收拾十个碎盘子的麻烦。
    (无论是怎样的餐具,都能够得到认真清点数量陈列在碗柜上。但我连算都不能算在王族的数量里。和没有也无所谓的,缺口的盘子一样)
    这在伤口上胡乱抹盐般的感觉铭刻于心,在过了一年的而今也能与愤怒一同回想起来。
    她曾想,至少,要闯进那个国家,搞砸这亲事。
    她曾想,要对将成为她婚约者的人作出无礼的举止,让他彻底厌恶她,到考虑不了什么结婚的程度。
    ——可是。
    「哦呀,希尔德」
    她姐姐第一王女故作优雅地从走廊过来,发出了从头顶窜出来似的声音。*
    「自音乐祭以来呢,多萝西娅姐姐大人。您还是照旧」
    「你也是,一如既往地黝黑健康」
    姐姐为了衬托出雪白肌肤而在眼底常用的假黑痣,看上去大得犯蠢。
    「话说回来,父上把你从离宫叫来的缘由,你知道吗?」
    「不」
    「阿列克谢王太子殿下微服光临了。当然,是为了来向我『求——婚』哦」
    『求婚』这个词,故意一脸骄傲地拖长。希尔德加德差点缓不过气来。
    「……竟然,事情会进展得这么快」
    「所谓好事不宜迟吧。这样一来,包含我尤基斯的北方三国和卡尔斯丹王国的羁绊,便要打下坚如磐石的基础啦。会成为世纪的『结——婚』呢」
    她哼着鼻子冷笑趾高气扬地看着妹妹。仿佛,就在说与你的亲事天差地别一样。
    「我衷心祈愿姐姐大人的幸福啦」
    「谢谢你」
    姊公主和她的侍女们走了后,希尔德加德悄然走向房间。
    如果在往常,是会在腹底怒火直冒,有好一阵都要为保持平静而辛苦的,但今天,就完全没有这个精神了。
    (终于,与卡尔斯丹的同盟要成立了)
    尤基斯会凭武力为后盾,把与克莱因的谷物交涉推向有利的方向吧。交涉场上,双方的高官会夹着桌子,以压抑着愤怒的低沉声音,以及冤家敌人似的冰冷视线来应酬吧。
    假如成了这样,和克莱因首席大臣缔结婚姻的意义就会永远消失了。
    「公主大人,已拿来更替衣物」
    那个人,说不定已经不能再见到第二次了。
    「……公主大人?」
    「对不起。稍微等一下」
    她站在窗边装作热心地眺望王宫的庭园。她需要时间来想办法熬过喉底涌上的东西。

    『两年,不,请等一年。我会名正言顺地来迎接您——作为新娘』

    约定的一年,已经早就过了。
    政治上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第二王女之流,是怎样都无所谓的吗。要是这样,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呢?
    还是说,男人这种生物,只要是对女性,不论对象是谁,都会以那种做法来留下『证据』吗?
    希尔德加德的唇,现在也会有发肿发热般的感觉。每当自己的指尖轻轻地触碰它,身体的深处,便会像缓缓地融化开来似地麻】痹。
    门打开了,老女官长出现,敬了一礼。
    「公主大人,王立图书馆的馆长到来了」
    「是吗」
    「道是有无论如何也有望您能至急决算的事。加之,殿下您担任名誉总裁的看护协会的理事们也前来问候了。那之后还有园艺生产合作社的人的拜谒」
    「知道了。我立刻就去」
    她答道,微笑着回头。这时候,希尔德加德已经戴上了完美的王女面具。
    只要身为王族,就不允许随心所欲。
    要吃什么,要去哪里。一切都被仔细规定好了,要按那剧本行动。在所到之处播撒极上的笑容,说出老一套肉麻的慰劳话。
    那就是生为王女之人的职责。然后,与哪个国家的某某人结婚,也是由某个谁来决定的。即使要忤逆命运,最终也是一成不变。——只会疲惫罢了。


    收起回复
    2楼2017-08-07 21:23


      回复
      6楼2017-08-07 21:29
        翌日、然后那翌日,希尔德加德都抽空去庭园散步。
        那之后,在王宫哪里都没有目击到谜之商人。
        (能听见卡尔斯丹这个词。或许,是阿列克谢王太子的关系者?)
        如果那种人在出入王宫的话,与卡尔斯丹的亲事正式决定的倾向就越来越浓了。
        那,意味着与克莱因的关系会无止境地疏远。每日,都是如同失却手边的烛台在黑暗中行走的心情。
        当她在大理石的亭子眺望庭园的景色时,爬上旁边格外高大的樟树清扫枝条的似乎是园丁的徒弟的人,喃喃了一句。
        「咋啦,一脸不景气嘛」
        虽然她也吃了一惊,但吓了一跳的是在一起的侍女们。
        「何、何等无礼!刚才的是向殿下说的话吗!」
        「那真是,万分抱歉。刚才的,不过是自言自语」
        年轻人顺溜地下来,轻轻地拿起头戴的满是尘土的稻草帽,微微一笑。
        希尔德加德差点没「啊、」地叫出来。
        「您怎么了?」
        「没事」
        她略过侍女们那疑问地表情,弹起来似地站了起身。
        「刚、刚刚好。园丁。放在我房间里的盆栽没有精神。能帮我看看吗」
        「是。公主大人。小事一桩」
        希尔德加德把发呆的侍女们甩在后面,一把拉过年轻人的袖子,开始小跑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打扮成这样在做什么」
        「啊啊,这个呢。园丁在募集助手,我就觉得刚好啦」
        冲进自己的房间后,希尔德加德四处把门窗的所有锁都关了。对追上来的侍女们,则严加命令旁人退避。
        「好,这样就行了」
        年轻人以这句话为信号,终于脱掉了帽子。
        是用染粉之类的染过了吗,涅色而蓬乱的头发,打了补丁的粗糙衣服加上脏了的脸和手足。
        但是,站在那里的,千真万确,就是克莱因国副主席大臣,爱德华·德·拉瓦雷伯爵本人。
        「好久不见。王女殿下。啊,因为手脏了,容我仅此失礼」
        他把稻草帽子抵在胸前,身穿农作服按仪礼优雅地屈膝,看着这幅姿态,她觉得简直莫名其妙。
        「啊嘞,您不为时隔一年的再会欢喜吗。真冷淡啊」
        「所以,为什么会有用这种滑稽的打扮潜入王宫的必要!」
        对不禁大声吼叫的希尔德加德,爱德华「嘘」地把手指抵在唇上。
        「我听说阿列克谢王太子会来访问。卡尔斯丹的密探,应该已经混入王宫四处了」
        她一下倒吸了口气,慌忙捂住嘴巴。
        「得这么隐密地行事,克莱因与卡尔斯丹的关系糟糕到这个地步了吗」
        「不算好呢。假如卡尔斯丹与贵国缔结了军事协定,克莱因就会无计可施。虽说正在想办法希望至少避开这个」
        这悲观的回答,让希尔德加德以眼前变得一片漆黑的心情,摇摇晃晃地坐在了沙发上。
        「没有什么办法吗」
        「这么想着,在绞尽脑汁行动就是了。但似乎给对手握住了强力的杀手锏」
        「所谓杀手锏是?」
        她坐起筋疲力尽地瘫着的身子,就见伯爵背着她,蹲着不知在不停地动手鼓捣着什么。
        「在做什么」
        「您说做什么,按您的委托照顾盆栽啊。叶枯得厉害,我就想稍微给它修一修」
        「……汝,真的是贵族吗?」
        「我自己也偶尔会有搞不清楚的时候耶—」
        说着,他发出爽朗的笑声。
        希尔德加德在内心,感觉很不擅长应付这个说是克莱因王的外甥的伯爵。明明他总是以直爽的笑容露出天空般的眼神,然而偶尔,接近他身边就会本能地感到可怕。说不定是那次差点被他打屁股的事害的。
        比起来,和带着冰冷的苍蓝冰色的眼睛的那个人在一起,就让她放松得多了——想到这里,王女不禁泪眼汪汪起来。
        爱德华站起来,用衬衫的下摆抹掉手上的脏东西后,恢复了认真的表情。
        「从去年的冬天开始,有大量买断各国小麦的动向」
        「小麦?」
        「不是一点点或轻轻的。似乎是投入了莫大的资金,以组织集团的形式干的。这害得小麦的价格,在这一阵子暴涨。上周达到了1歇尔50索尔特」
        「50索尔特!」
        在昨年与尤基斯的谷物交涉上,克莱因说的应该是把每1歇尔的小麦价格提高到40索尔特才对。现在变成了远超于此的市场价格。
        「在哪里的谁,搞这种阴谋诡计?」
        爱德华耸了耸肩。「在大陆东北部的谷仓地带,我听闻去年因冷夏每家都小麦歉收。那样一来在背后的果然是——」
        「卡尔斯丹吧」
        王女突然想起了数日前遇到的事。
        「说起来,我看见了可疑的商人出入,和我们的大臣在密谈哦。有什么关系吗」
        「是怎样的家伙?」
        「肥胖穿着花哨的服装……好像,被叫做弗拉什么的」
        爱德华吃惊地睁大了水色的眼睛。
        「那可真是厉害的功劳,王女大人。我就是因为想知道这个,才潜入这里找的」
        「那是谁?」
        「武器商人行会的弗拉维奥。是很久以前就和我们有因缘的家伙」
        「武器商人买断小麦?」
        希尔德加德一副困惑的样子,不停地拉着薄红色长刘海的发梢。莫名其妙。
        「和那家伙说话的大臣的名字是?」
        「克尔……啊,等等」
        见到拉瓦雷伯爵一听到回答就气势汹汹地一副要从窗户冲出去的架势,王女慌忙改变了话头。
        「林德侯爵他,也来这个国家了么?」
        爱德华听到这话,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什么啊,您想见塞尔吉吗」
        「这事和你没关系呀。我在问你在还是不在」
        「在哦。而且,还在这尤基斯的王都当中」
        「……」
        胸中像打鼓一样开始砰砰直跳。只需听见他在近处,眼边就像燃烧起来一般炽热。
        「那——那么,为什么不来这里」
        「那家伙的脸尤基斯王室关系者是认得的。而且那个美貌,无论到哪里都显眼,但变装又没我擅长」
        伯爵把声音再压低一层。「再加上,前来迎接的约定也仍未能完成,他没有脸见您」
        希尔德加德听了这番话,一下子红了脸。
        「不过,如果您想见他,我会带您到隐匿处就是了」
        「我主动去见?」
        她急忙,傲气地扭过头去。「办不到,这种事」
        不够眨眼的工夫,拉瓦雷伯的唇便靠近过来,快要触碰到她的耳朵。
        「您有冒着危险的觉悟吗?」
        「诶……?」
        「对您的国家而言,与克莱因的政略结婚已经没有意义了。视事态发展,搞不好二国会断绝国交成为敌人也说不定」
        这询问很温和,但也蕴含着宛如坛上的法官一般,不由分说的严肃。
        「我身为塞尔吉的友人,想先确定清楚。即便如此,嫁到那家伙身边的觉悟,您可还有么?」
        「……」
        「请您考虑。如果,做好了那个觉悟,随时唤我来修整盆栽,我将上门前来」
        异国的青年伯爵重新戴上稻草帽走出去,希尔德加德茫然地目送他的背影。
        「等一等!」
        她猛地抓住裙裾,跑了出去。
        「我去!」
        也没注意到跳到庭园的时候,一边的鞋子掉了。
        「觉悟,已经早就做好了。所以——把我带到林德侯的身边吧」
        爱德华回头了。惊讶的表情,慢慢地被心满意足的微笑取而代之。他再一次脱下稻草帽,深深地颔首。
        「知道了,公主。那么马上,做逃脱的准备」


        回复
        7楼2017-08-07 21:29
          6L再被吞的话告诉我一声……
          ——————
          注:
          1.(就是说若追不上两头牛,其中一头用蟾蜍代替也罢?)原文(二頭の牛を追えぬとなれば、片方はヒキガエルで満足せよということ?)不知道怎么译得好看,按我的理解意译了一下,不过讲真我也不完全懂这句话的意思
          2.「她姐姐第一王女故作优雅地从走廊过来,发出了从头顶窜出来似的声音。」后一句原文てっぺんから抜けるような声を出した,应该是形容她姐姐说这话时音调拉得很高
          ——————
          这话好难译……
          不过我蛮喜欢这章的,如果说第八章是波尔坦斯的旅游宣传片的话,这章就是尤基斯首都的旅游宣传片(不


          回复
          8楼2017-08-07 21:39
            感谢翻译,我还以为那商人已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7 22:44
              王女這不是完全愛上林德侯了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7 22:50
                这小说里的情侣都好养眼!(捂脸!)


                回复
                11楼2017-08-08 00:21
                  顶!d=====( ̄▽ ̄*)b~~~~~


                  回复
                  12楼2017-08-08 18:4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8 19:55
                      呀~~~好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09 10:26
                        我依然想起了上次那副图


                        回复
                        15楼2017-08-11 12:19
                          謝謝大大 怎麼辦 我愈來愈喜歡霸道總裁了 為什麼會怎麼有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12 02:55
                            林德侯不是公爵長子嗎?

                            怎麼和主角變朋友了。(我跳這看後面,以為王女的初戀是主角)


                            回复
                            17楼2019-08-19 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