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洵吧 关注:4,034贴子:78,309

【燕字回时】蓦然回首 灯火阑珊处(原创同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主看小说,真的是超喜欢燕洵,有帝王霸气,怎奈何电视剧改编如此垃圾。。。。于是决定从冰湖开始续写,女主原创,楼主认为小说中楚乔和燕洵属于信仰不同,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再加上两个人都是初恋,啥都不懂,憋在心里都不说,一来二去误会就出来了。所以我笔下的女主角性格比楚乔放得开,而且赞同燕洵的做法,同时没那么多仁义道德,只保护该保护的人。。。。目前就这样构思,笔调相对来说欢快一点,电视剧看得我想骂
娘。。。。。。








回复
1楼2017-08-04 23:33


    第一章 裂痕

    万里云山,长风冷月。

    “燕洵,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燕洵,求求你……”

    燕洵望着她,望着她鲜血淋漓的额头,心底是刀子般划过的钝痛。

    这个女人,是在他孤独绝望一无所有的时候唯一誓死跟随的战友,是在帝都那个牢笼里陪伴他八年的阿楚,他曾经发誓要守护她一生,给予她幸福安乐的生活,实现她心中的愿望和梦想。可惜,往日的誓言终究要被他自己亲手推翻了。

    他嘴角微微牵起,扯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就好比很多年前那般,她于外面回来,看到伏在书案上写字的他,他抬起头来,对着站在门口的少女微微一笑,灯下的笑颜温柔如三春暖水。

    阿楚,其实我从未改变,只是你从来都不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

    而如今,我却要以这样的方式将我的信念我的抱负一一告诉你了。

    “放!”

    世界突然间变得那般安静,风雪似乎也止息了,她的耳朵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唯有苍穹上飞过的鸟儿扑扇着翅膀,从他们的头顶掠过,轻飘飘的,那样自由。

    你从来不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


    回复
    2楼2017-08-04 23:35


      第二章 逝去

      “燕洵,从今以后,你们分道扬镳,再无半点瓜葛,你是死是活,是成王还是败寇,都与我再无一丝关系。同样,我的事,也再也轮不到你来置喙。”

      时光那般急促,岁月的沧桑在眼神交汇中激荡出命运的火花。十一年,足以让一株树木成才,让一个时代覆没,让一个帝王崛起,时间那般无情,如同冷冽的刀子斩断了他们之间的所有过往,在记忆的脑海里刮下一道幽深的鸿沟。

      直到程远跪在那里,仍旧是一贯的谦恭:“开放水路关口,放楚大人南去吧。”

      燕洵微微一愣,转过头去,看着程远道:“怎么?你也来为她求情吗?”

      “属下不是为楚大人求情。”

      程远平静的说道:“属下是在为陛下求情。”

      他一个头深深的磕在地上,语调低沉的缓缓说:“陛下,放自己一条生路吧。”

      燕洵的心,似乎突然间就被刺中了,生生的疼。强留终究留不住,他的阿楚要奔向别人了。。。。。。只是他的一生似乎都在一条歧途上行走,每一步都有无穷无尽的岔路,渐渐的,身边的人各自上路,虽是同时结伴出发,却是各自有着各自的方向。

      他抬起头来,面前是他父母亲人的衣冠冢,高高的灵堂,巍峨的陵寝,占地千顷,里面埋葬的却只是几件生平的遗物和衣裳,他们的头颅,至今还在大夏圣庙的罪臣殿里搁置着,而身体,早就在乱世的战火中给野狼果腹了。而如今他燕洵不光要燕北甘心臣服,他要大夏民不聊生、断壁残垣,他要这天下来祭奠父母的亡魂。

      阿楚,是你告诉我哪怕像狗一样,也要活下去。。。。。。如今我按你说的活下来了,为了我的信仰努力奋斗,你却告诉我我变了,其实我从未变,是你从来不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


      收起回复
      3楼2017-08-04 23:36




        第三章 琉璃(女主角要出现了)

        此时正是卞唐国内大乱,靖安王妃举旗叛变,联络靖安王旧部,私自带兵打开唐户关口,放燕北军进入卞唐。卞唐东南一代守军尽毁,国都岌岌可危,燕北取道卞唐,联合怀宋大军,攻打白芷关。
        四月初三,燕洵率领四十万燕北军,取道卞唐,攻入大夏,西南国土全线沦陷,约四百万国民沦为亡国奴。
        四月上旬,燕北对大夏展开了全面进攻,他们与卞唐靖安王妃仇氏联手,从靖安王妃开放的唐户关进入卞唐,以雷霆风火般的速度打垮了眉山以西的卞唐守军,为靖安王的军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然后在卞唐内战全线爆发之前,迅速的抽离兵力,迂回包抄大夏白芷关。
        四月十五,燕北军终于于珩河下游完成了第一次会师。到场的有燕北第二军、第六军、第九军、第十三军、黑鹰军,由程远做主统帅,燕北军队迅速集结,后续部队还在源源不断的赶来,总人数多达二十万。

        邯水江畔。即便是离得这样远,燕北的战士们还是能够听到那正东方不断传来的厮杀声。

        穆阆小跑上前,对坐在马背上的燕洵说道:“陛下,我们该出发了。”

        燕洵默默的点了点头,可是身形却并没有动。他长久的凝望着东方的冲天火光,神情有着莫测的难解。

        他终究还是来了。

        不知为何,心底的那根高悬的弦突然就崩裂了,有着静悄悄的回音,空荡荡的。

        也许,潜意识里,也是不希望她去死吧。

        可是,却终究不希望他会来。

        江山和美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难解的抉择。

        他放不下的东西,别人终究还是能放下的。

        “陛下,诸葛玥离开之后,我军对雁鸣关发起冲击,如今陆将军已经攻破关口了。”

        “陛下,赵彻带着残兵败将已经出了北关,程远将军乘胜追击,已经占领了东北十八个行省。”

        “陛下,大夏境内目前只剩下赵飏一只军队,目前正在方寸山附近。”

        “陛下……”

        大风呼啸而起,两只战鹰盘旋在头上,发出尖锐的鸣叫。

        他回过头来,神智一凌。

        别人已经做出了抉择,他也该按照他早就确定的路程前进了,不管前方是何种命运,终究,是他燕洵自己为自己选择的道路。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容不得儿女情长,容不得彷徨踟蹰,容不得徘徊犹豫,容不得后悔回望……

        他在心底一遍遍的重复燕氏的祖训,遥想着很多年前父母被逐出赵氏家谱,父兄被残忍杀于燕北高原上的情景。

        从此以后,大夏的八百万国土之上,将遍插燕北鹰旗,天下苍生将臣服在我的脚下,我的意志,将覆盖整片大地,我,将会是这片土地的新一代王者。
        燕洵策马上前,走在军队的最前方,千军万马跟随在他的身后,像是一片汹涌的海洋。

        “琉璃,琉璃。。。。。。”阿精在大营的马厩旁,找到了叼着狗尾巴草晒太阳的琉璃。

        “阿精啊,我说你这么大声把我的美梦都搅了!”琉璃翻身从草垛子上下来,“说吧,又有啥屁事,跟后面有狼狗追着似的!”

        “陛下头痛又发作了。。。。。。。”阿精脑门上的汗都流下来了。一路行军回燕北,可是陛下自从知道青海王救了阿楚姑娘之后,脸色愈发阴沉,快到燕北头痛不止。

        “容本神医瞧瞧去,想华佗再世也不过如此啊~~~我得敲他个五百两~~”琉璃整了整衣服,一溜烟就直奔燕洵大帐。
        阿精也很无奈,心想神医不应该是那种仙风道骨、救死扶伤的吗?咋他碰上的是这么个吊儿郎当、见钱眼开的家伙呢!!!


        回复
        4楼2017-08-04 23:39
          电视剧把好多燕洵干的移到宇文玥身上,最让人骂娘的是 为了一个人,放弃一座城 在星月在一起时放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4 23:46
            这就是明显的踩一捧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5 00:04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05 04:50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05 06:37
                  写的不错,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5 10:41
                    准备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8-05 14:00


                      第四章 神医

                      说起琉璃,也是一个奇人。阿精回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情景也是记忆犹新啊!

                      那日燕洵被大夏的皇子行刺,匕首上有毒,生命危在旦夕,回燕北的路上四处寻找神医大夫。突然有一日,一个清秀的书生骑着个毛驴,晃晃悠悠来到大营门口,开口便说:“我就是你们找的神医,叫个主事的和我说话~”

                      阿精出来便说:“你说你是神医,可有何凭证?”

                      “救活了就是凭证,死了就不是呗~”琉璃一出口,阿精听了想打人。琉璃一看阿精表情不对,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主,马上把带着的信函丢了过去,“我是风四爷请来的,信函在此,信不信随你~”同时亮出了手上的玉扳指,那是风四给的,说是要是不相信,就亮出这个。

                      阿精看了看信函,又看了看扳指,再看了看琉璃,“放他进来。”

                      没想到琉璃一到大帐内,没出半刻钟就配好了解毒药,燕洵喝了一碗解药后,脸上的黑气就先去了一半。

                      “接下来五天,每日早晚各服一次,药嘛本神医会亲自煎好送来。”琉璃转头突然一本正经的对阿精说:“本神医受风四爷嘱托,一定要将世子救活,所以为预防万一,我得在大帐里歇息。”

                      阿精看出事情不妙,赶忙问道:“神医,可是有问题吗?”

                      “此毒毒性反复,如不对症下药,会留下后遗症!”琉璃面色凝重说道。其实到后来阿精才知道,她是怕他们不给钱,知道真相的阿精欲哭无泪。

                      这五日来琉璃确实寸步不离的照顾燕洵,熬药喂药不经他手,风四说了燕洵的命关乎燕北存亡,务必救活。五日之中,燕洵逐渐好转,虽然昏迷,却总听到耳边有人时不时的嘟囔:“奇了怪了,照常理早就醒了,莫是配错解药了?不应该啊,你可一定要醒来啊,我可还等着从你这里兑五百两黄金呢,风四可是在信函里写得一清二楚啊。。。。。。”燕洵虽然昏迷,却心里想着我就值五百两黄金啊~~~

                      第五日燕洵缓缓睁开了眼,就看见一个叼着狗尾巴草秀才麽样的人满脸开心的叫到:“你TM的终于醒了,再不醒老子就要被追杀了。。。。。。”然后就跑出去了,远远地听到他喊着:“醒了醒了,你们这些兵蛮子,老子说了是神医,你们再架刀试试!!!”

                      那日燕洵伤好差不多了,见琉璃又端着一碗黑乎乎黏稠稠的药进来,忍不住皱着眉头。琉璃也不惧怕,翻着白眼说道:“世子,良药苦口啊!这一碗药我煎了几个时辰,喝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你掺了黄连,就不怕我砍了你的头吗?”燕洵抬头定定的望着她,“你说你煎了几个时辰,我怎么听阿精说你出去遛马刚回来,你莫要在我眼前耍小聪明。”
                      琉璃听了也不怕,堂而皇之的说道:“掺黄连,那是黄连清热解毒,你不懂瞎嚷嚷啥!我去遛马是找找草药治你的病,你要是砍了我的头,我看你到哪里找神医,我可告诉你你可是余毒未清。还有风四说了治好了你得兑五百两黄金给我,你啥时候给我。。。。。。”

                      “你不是说我余毒未清,没治好如何给你兑换?”燕洵也好整以暇的说着。“看你医术了得,听风四说你师从神医王奎子,你要钱我有,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价钱你随便开,条件是你留下来负责调养我的身体。如何?”

                      “价钱随便开,你说的哈,我到时候找阿精拿钱便是,先说好我每个月就得领钱一次,不然我不放心。还有神医熬的药一定要喝~~~”琉璃坏笑着说道。

                      燕洵眉头都没有皱,一口气喝下了那碗黏稠稠黑乎乎的药。琉璃似乎很满意,哼着小曲离开了。

                      自此琉璃就自封御医,留在军中。


                      收起回复
                      11楼2017-08-05 14:05
                        就喜欢这么有个性的女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05 23:08
                          这种性格希望能让燕洵重拾笑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6 01:45
                            我就纳闷了凭啥他诸葛玥(宇文玥)能大权在握,儿女双全,幸福美满,我燕洵世子就不可以


                            收起回复
                            15楼2017-08-06 23:18


                              第五章

                              琉璃一溜小跑来到大帐中,见燕洵扶首撑额,头痛难忍。于是从兜里掏出了个瓶子,放到燕洵手中,说道:“这是天竺葵花香油,你摸些在人中和太阳穴,我再给你按一按。”

                              燕洵也听话,按着琉璃说的去做,效果挺明显的,尤其琉璃按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舒缓了很多。

                              “琉璃,你说人生有后悔药吃吗?我若说我后悔了呢。。。。。。”燕洵闭着眼沉沉的说道。

                              “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我寻了好多年都没有找到。。。”琉璃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带着一层薄纱,转瞬便消失了。“时间能治愈一切,你既然爱她,就学会放下,成全也是一种救赎,有另一个人替你保护她不也是很好吗?”

                              “你说的是轻松,可我看你日日抚摸脖间的链子,也没见你放下!”燕洵嘲弄道。

                              “我说不是您问我怎么办吗?我怎么感觉你从挤兑我中,找平衡啊?”琉璃气的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许。

                              “我看你脖子上的狗链也是蛮好看的。。。痛痛痛,你轻点,小心我治你罪~~”

                              琉璃不知,这种孩子气的话语甚少出自燕洵的口中,或许是病了才如此放松。

                              帐外的阿金悬着的心放下来了,总感觉在琉璃面前世子放松许多,神医果然是神医,可是看着手里的账单阿精想打人,琉璃说那瓶天竺葵花香油是她花费九九八十一天提炼出来的,要价二百两。怎么听都像是骗人的,可是没办法啊!


                              收起回复
                              16楼2017-08-07 02:12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7 07:1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7 08:21
                                    好想写亲热戏。。。。。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但是感情还要发展一下


                                    回复
                                    20楼2017-08-07 12:39
                                      还有风四(风眠)在我这里没有死,我不想这么个肝胆相照的兄弟挂了。风眠又称风四爷是燕洵世子的书童兼护卫。誓与世子共进退,主仆情深。


                                      回复
                                      21楼2017-08-07 12:48


                                        第六章 噩梦

                                        如今大夏的八百万国土之上,将遍插燕北鹰旗。曾今有一面之缘的羽姑娘也不见了,后来听阿精哭丧的诉说了来龙去脉,诉说着羽姑娘、乌先生双双殒命。。。。。。大帐之内,只有阿精的叹息声。

                                        “他们明明什么都懂,还要去做不可为之事,如何让燕洵相信他们。”琉璃却一脸淡漠说道:“背叛者是无法原谅的。帝国不是靠仁慈能崛起的,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就像虎吃狼、狼吃了兔子、兔子去吃草一样,此刻仁慈下次在刀下的就是你。若不是如此,当年红川为何被屠,逊烈垣上如何被万马践踏。。。。。。”琉璃忆起当年的惨烈,指节拧的泛白,转瞬却又恢复了平静。

                                        阿精吃惊的看着琉璃,此刻的琉璃似乎和以往嬉笑怒骂不一样带着份疏离,却也觉得她的话甚是有理,“陛下这几日吃的很少,估计也是难受的很。我去给他准备准备些吃食。”刚出门,却见燕洵站在大帐之外,似乎有一会儿了。

                                        “阿精,我要疗伤,你先退下吧。”燕洵语气低沉,一身戎装,手上的弯月狼刀血迹未干,手臂上一处剑伤仍在流血,眼睛却看向帐中的琉璃。

                                        琉璃看他好像是听到了她的话,也不理会,从桌下拿出医药包,默默的摆出药品。燕洵默不作声,在琉璃面前坐下,露出手上的手臂,便闭上眼睛了。

                                        琉璃忍不住欣赏起了燕洵,精壮结实的倒三角,剑眉星目,着实好看。又是缝针又是包扎,忙了好一会儿才好。

                                        “你家在燕北哪里?”燕洵闭着眼睛沉声问道。

                                        “红川被屠,便无家可归。。。”琉璃很平静的收拾着药瓶。“6岁那年全家被屠,最后娘把我和弟弟藏好就被杀了。”

                                        琉璃还记得红川被屠之后四天,她和弟弟实在快饿死了,从草垛子里爬出来,映入眼帘的是血染的城池,遍地尸体,还有活着的人绝望的眼神。。。。。。不曾跌入谷底的人,不曾从那种想要一死了之的境地中爬出来的人,如何能理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以生存为前提,人若是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那你会做噩梦吗?”燕洵少有的透露出一丝情绪。

                                        “会,时常。总梦见父亲母亲。”琉璃像是忆起曾经往事。

                                        “你不怕吗?女孩子家”

                                        “不怕,那是我的至亲,我想他们是想告诉我,要我活下去。。。”

                                        “平时你那样是装的?”

                                        “什么样?难道我要每天像你一样,愁眉苦脸,苦大仇深的?我师兄曾开导我,父母既然以命抵命让你活下来,你就要肩负起他们的意愿,好好活下去,活的开心快乐。”琉璃想到了一些温暖的往事,嘴角也和煦了起来。

                                        燕洵睁开眼诺有所思,眼中带着些琉璃看不懂的神色望着她。“你是个奇怪的姑娘~”

                                        琉璃不知道此刻她的眼睛里像似有星辰。


                                        回复
                                        22楼2017-08-07 13:04


                                          收起回复
                                          23楼2017-08-07 14:41
                                            就喜欢有才华的姑娘


                                            收起回复
                                            24楼2017-08-07 16:29
                                              6岁那年。。。大大我的时间线有点混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8-08 00:15
                                                感觉燕洵的心里要发生改变啦!之后应该会慢慢露出笑脸,不再像从前那样只冷着脸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08 02:33


                                                  第七章

                                                  燕北的人马早就占领了真煌城,那一日燕洵骑着乌黑的战马,手握弯月狼刀,一身铠甲,气宇轩昂,曾经被大夏皇室唾弃的燕北质子如今以王的姿态回来了,后面跟着乌压压一片的燕北铁狼之师。

                                                  多少次梦里都是长河泛滥,兵马冲破真煌山阙,如今大业已成,血仇得报,他燕洵终于又回来了。

                                                  真煌城里大夏的士兵所剩无几,逃的逃,死的死。。。。。。燕王下令格杀勿论,活捉的大夏将领择日公开斩首示众。

                                                  大军在城中驻扎,夜晚的真煌城一片寂静,曾今繁华。圣金宫里阿精、程远(在原著小说里可是没有死的!!!)跟在燕洵身后,慢慢走到大殿之上。

                                                  燕洵忆起当年九幽台之后,每次来到这里他都是匍匐长跪于金銮宝座之下,如履薄冰,担心某个失误让夏皇加快痛杀他的步伐。慢慢的走到宝座边上,燕洵诺有所思的说道:“当年我觉得这宝座遥不可及,金光闪耀,可如今却觉得如此暗淡,没了当年的辉煌了。”

                                                  “当年王是质子,受制于人;如今一统燕北,大破真煌,此一时彼一时。”程远谦恭的说道。

                                                  “看来真是这样,原来这个位置也不过如此。”燕洵轻蔑的笑了笑,坐在了宝座之上,看着空旷的大殿,许多记忆纷至沓来,不觉撑着脑袋,闭幕思索了起来。

                                                  阿精见燕洵似头痛,施礼道:“臣等退下,可否需要唤琉璃姑娘过来?”

                                                  燕洵点点头便不做声了,整个大殿上只剩下风吹过的声音。他静静的坐着,极远处的天边露出一缕光线来,透过窗子,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他的身上流着燕北大地的兵戈血脉,骨子里填充着多年隐忍的郁结之气。如今这郁结之气消散了许多,而常年行走于军伍之间的锐气,却是有增无减。


                                                  回复
                                                  28楼2017-08-08 13:48


                                                    第八章
                                                    忽的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燕洵心下了然,闭上了眼睛。

                                                    琉璃一进大殿,看见燕洵一身黑衣,闭目坐于宝座之上,以为他在打盹,悄悄靠近。
                                                    她今天做了个带着香囊,里面把她这三个月来收集的天竺葵花香油全部用上了,现在看燕洵似在打盹,悄然摸过去想系在他腰带上。

                                                    就在她双手快要靠近的时候,忽的感觉耳旁一阵风声,燕洵猛地挡住她的双手,将她双臂反扣腰间。

                                                    “你在做什么?是想行刺吗”燕洵手中力道不自主的加重。

                                                    “痛、痛。。。。。”琉璃脸色发白叫到:“好心当做驴肝肺,我给你弄了个治头痛的香囊。。。。。。”

                                                    燕洵摸到琉璃手上的香囊,才知道错怪她了,手中的力道放轻了许多。可是突然如此靠近(其实这个姿势挺羞耻的,楼主吐槽),他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清香,像是当年母亲身上的淡淡香草味,突然一伸头,埋在了她的颈间。

                                                    琉璃身子一颤,本能的想推开,燕洵整个将她圈住在怀中,她根本推不动。燕洵头却搁在她颈间,声音带着一声嘶哑:“你说母亲为何要抛下我撞鼎而亡?为何~~~”想起当年九幽台上铡刀破风铡下的声音,想起母亲最后看向他的眼神,这个之前面对千军万马都不曾皱一下眉头的年轻帝王身体忍不住轻颤。

                                                    原来是想念起母亲来了,琉璃目中带着怜惜,伸手环抱住他,轻轻拍打着他宽阔的背,“往往最后留下来的人,需要更大的勇气,因为要背负更多的东西,你定是更有勇气的。”说完琉璃哼起了燕北高原上的曲子,渐渐地燕洵慢慢恢复了情绪。

                                                    “你还要抱多久?我可是要收钱的~”琉璃哼了好一会儿,燕洵还是不撒手,也开起了玩笑。“你思念母亲,可你这样搂着我要是被手下看见,传出去可不大好听~”

                                                    “如何不好听,谁敢议论!”燕洵调整着情绪说道。

                                                    “那当然是燕王离开了阿楚姑娘,情场失意,伤心至极,遂喜好上了男色。。。。。。”琉璃狡黠的说着。

                                                    燕洵哈哈大笑,松开了手,看着一身男装的琉璃:“你还真是奇怪,一般的姑娘家此刻要么是害羞,或者恨不得马上扑到我?”

                                                    “我知你不是有意的,况且我不是一般姑娘家~”琉璃面色淡定“这个香囊你自己挂好,可大大缓解头痛。”

                                                    “说吧,又准备敲多少两?”燕洵知晓她套路问道。

                                                    “今日大破真煌,就当是给你的贺礼,不收钱~”琉璃莞尔一笑,“望你日后夜里能睡的踏实些。”

                                                    琉璃离开后,燕洵手中摩梭着香囊,香囊里淡淡的香味一丝一缕的向似缠绕在心间了。


                                                    回复
                                                    30楼2017-08-08 13:53
                                                      再来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8-08 15:40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8-08 18:4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