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域吧 关注:1,214,840贴子:15,544,205
  • 25回复贴,共1

Gun Gale Online 4 自譯 1~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序章

2026年7月5日(星期日) 12時15分
「嗚咽~」
蓮一邊悲鳴,一邊在跑。
身穿粉紅色的戰鬥服,兩腿裝了粉紅色的彈匣袋,頭戴著粉紅色的帽子,手持粉紅色的槍,身高150公分都不到的小不點說: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這下子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嗚要死了!」梨花帶雨地跑著。全力地奔馳。以壯觀的速度。
而蓮的左耳,經由通訊道具,傳來了Pitohui毫無緊張感的聲音:
「嗯,蓮啊,萬一有甚麼不測的話,我來幫你撿屍骨吧。」
還有不可次郎毫無緊張感的聲音:
「加油。」
一如往常處變不驚的M的聲線:
「嗯。」
以猛烈速度奔跑的蓮,比她更快的、發出低沉咆哮的子彈飛越她的頭上。而周圍則滿是顯示彈道的預測線蠢動。
蓮對著遠離她的隊友喊道:
「如果這樣死了的話,我要怨恨你們!我要變成厲鬼!」
「在遊戲中死了的話也能變成鬼嗎?」
「不知道呢,Pito小姐。不過蓮那傢伙很死心眼,搞不好真的找得出好方法呢。」
兩個女性同伴的對話實在是悠閒,如對她們而言,正在被槍林彈雨攻擊、為了不被打中而死命奔跑的人,就如隔岸的火一般。
「太過份了!我就算沒死也要怨恨你們!如果不是同伴的話,我一定會開槍射你們!」
蓮一邊咒罵著,為了不被殺死、為了不被射中、為了活下去,依然不斷地跑。
總算擺脫從左後方伸延過來的彈道預測線,這次又到斜前方飛來一發子彈,掠過她的帽子。
「呀呀!」


在酒吧觀賞在轉播的人也紛紛說道:
「太難了啦,這個。」
「早晚會死吧?」
都很明白粉紅色小不點絕望的狀況。
顯示在畫面上的,是一座鐵路設施。
一望無際的空間,鋪設了水泥和砂地上,平行設置了好幾條、不,好幾十條的車軌。其數量難以數清。
在路軌上的各處,停放了各式各樣的貨運車卡。
有的載了貨櫃,有的載了水箱,有的則載著金屬箱子。
有的車卡連在一起,也有的只是孤伶伶的一輛放在那裡。也有的脫了線倒在一旁。
這裡是稱為「調車場」的地方。是利用幾條分歧的路軌,將來到的貨車卡分門別類的設施。
在這個除了車卡之外別無躲藏之處的廣闊地方,粉紅色的小不點只能隻身一人,不斷跑來跑去。
在酒吧看轉播的所有人都認識她。
蓮正是第一屆Squad Jam的優勝者,亦是第二屆比賽的亞軍。小小的個子,加上鍛鍊出來的敏捷性,正是「難以攻擊的目標(Hard Target)」。
即使如此,
「就算逃來逃走,畢竟也有極限啦…」
在廣闊的野外,遭受敵人四方八面而來的砲火,早晚也會被追趕到射中為止。
而在此時,畫面上又有一發訊號彈射出。
發出紅光的訊號彈,升上暗鉛色的天空,在降落傘下緩緩降下。
「噢,又來了。」
「這下子周圍越來越多隊伍聚集了。」
酒吧的客人都明白是甚麼一回事。
那個照明彈,是表示「發現包括蓮與PItohui在內的隊伍,協助追殺」的意思。
已經有好幾發放到空中,而每次也會有隊伍以此為標識,嘩啦嘩啦地集結。
從酒吧天花板吊下來的眾多屏幕,其中一個正顯示著一隊茶紅色迷彩服的隊伍,在用突擊步槍向蓮發射無窮無盡的子彈。
儘管距離還有三百多米,還是不理會剩餘子彈數量,向著夾雜著大量路軌的那邊逃走的粉紅色小兔子射過去。
「那班傢伙!又結盟了嗎?」
「真是學不乖的人…不過這次可能會很順利。」
畫面裡,蓮一直在逃。
根本沒時間去發射手上的P90甚麼。因為,總之不跑就會被射中。
虛擬線上遊戲《Gun Gale Online》(GGO)。
隊際混戰大會──「第三屆Squad Jam」。
開始後僅僅15分鐘。
強豪隊伍已經陷入大危機。


蓮一邊逃跑,一邊大叫:
「果然不應該出來的!」
已經太遲了。


回复
1楼2017-08-02 17:01
    2020-10-28 11:28 广告
    第一章 有二必有三

    2026年6月6日(星期五) 14時20分


    在東京,雨從早上就一直淅淅瀝瀝地下著,加上高溫,整天都很悶熱。
    「呀~」
    小比類卷香蓮,正在輾轉反側。
    「嗯~」
    二十歲的女大學生,珍珠黃色的睡衣包裹著她那183公分的修長身體,
    「啊~」
    在自己公寓的房間裡,在自己喜愛的矮床上滾來滾去。
    雨天暗鉋的光線,穿透白色蕾絲的窗簾,照入了啟動了空調抽濕功能的室內。
    奶油白色的絨毯、簡約的家具、整理整頓好的書架、掛衣架,還有掛在那裡的P90氣槍,
    「噠~」
    就像默默守護著猶如動物園的小熊一樣滾來滾去的房間主人。
    從大床上的一側滾到另一側,滾到夠了的香蓮,最後把修長的雙手大字形地仰臥床上:
    「啊,甚麼都不做的下午……太棒了……」
    明明沒人聽到,還是微笑地細聲自言自語。
    沒做甚麼事、而且也不是睡覺,只是沉醉在懶洋洋地躺在床上胡思亂想的樂趣當中。
    一頭凌亂的短髮,化妝當然也是完全沒有,甚至令人懷疑到底有沒有洗過臉的墮落樣子,充分享受了下雨天的星期五下午。


    床頭一角,放了一台AmuSphere。
    只要把這台像是護目鏡的銀色機器連上個人電腦再戴上頭上,就可以用盡五官享受,去跟現實幾乎一樣的虛擬世界遊蕩。
    然而,香蓮的這台AmuSphere,表面卻披上了一層薄薄的塵埃,看不出這陣子有使用過。
    香蓮已經一個月以上沒碰VR遊戲、亦即是她唯一擁有帳號的Gun Gale Online。
    在Gun Gale Online內進行,由個人贊助舉辦的隊際混戰,就是Squad Jam),簡稱和通稱為SJ。
    至今舉辦過兩屆,而蓮兩次都有參加。
    第一屆Squad Jam,在重重激戰下取得優勝的,是在今年的2月1日
    而第二屆Squad Jam,達成了打倒Pitohui的參實目的後,以亞軍為終結的,是差不多兩個月前的4月4日。
    在那之後,與曾經很想見面的Pitohui的本尊神崎艾莎見面並慘遭毒手後,心裡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在現實中見面!」的,是在4月19日。
    可是自此以來,潛入GGO就僅僅只有三次。
    第一次是4月25日星期六。
    把SJ2亞軍得到的衝鋒槍(Submachine Gun)套裝全部賣掉,然後用那筆錢再買一枝新的P90。
    而同隊的篠原美優,亦即不可次郎,則回到Alfheim Online(ALO)去。
    「獎品?全部看你高興吧!你賣掉也可以啦!不過別賣掉儲物櫃中的右太和左子喔?」
    也就是說收到的東西全部任由蓮處置了。
    就算有很多錢,可到處也沒在賣,為了尋找吃了一番苦頭,幾乎走遍了GGO世界的首都格洛肯的所有槍械店。
    第二次就是5月5日,黃金週的最後一天。
    手握重新塗上粉紅色的P90,與Pitohui約好打怪的時候。第三把的「小P」,可是好好地工作。
    就手的槍把的曲線,跟矮小的自己很合襯的槍身。還有每分鐘高速發射900發子彈的50連射機槍。蓮下定決心一輩子只用這枝槍,絕對不會出軌。
    第三次就是翌日。
    傍晚時因為空閒而無所事事潛進去,在風景優美的地方一邊喝茶一邊發呆。途中不好運被其他玩家見到,因為沒必要勉強戰鬥而逃跑了。就只有雙腳逃得快。
    在那之後,香蓮就沒潛入過GGO了。
    理由有三個。
    其一,大學新學期剛開始要用心唸書。亦即是說現實中頗忙。
    遊戲畢竟只是閒暇消遣,如果因為這而令成績倒退,個性認真的香蓮一定不能容許。
    其二,因為在SJ2為了打倒Pitohui,已經盡情──就如依賴本能一樣,像惡鬼一樣大鬧一番,就分外有一種「燃燒殆盡」的感覺。
    其三,因為Pitohui幾乎沒在玩。
    Pitohui在現實中的本尊,是知道的話絕對令人嚇一跳的超有名創作歌手,香蓮和美優也是她歌迷的神崎艾莎。
    而她正準備下一場音樂會。
    由6月中旬至7月上旬,北至北海道,南及九州,在全國七處舉行的巡迴演唱。
    因為當然地不能失敗,所以才努力綵排吧。Pitohui就完全沒來GGO了。
    當「最佳拍檔」不玩,那自己也沒必要勉強去玩,香蓮也遠離了GGO了。
    說到除了Pitohui之外的熟人──因為視自己為宿敵而沒一起玩,但在現實中卻非常友好的附屬高中新體操部的各位,
    「最近我們也超Busy,所以GGO也暫時放置!」
    部長的新渡戶咲發來了電郵:
    「大家也很好!可是今年的新部員是零喔!有點危機了!不過沒多久就會有很多人想轉部,所以也不是全無希望的!告一段落時,想跟大家再去吃零食!」
    成了三年生的咲,發了很不得了的消息。
    而看到這的香蓮的感想則是:
    「真是青春呢……」
    悠哉遊哉地過活。
    大學那邊依舊沒交到朋友,香蓮都是孤零零一個,但她已經不再在意了。
    就算不勉強交朋友也不打緊,自由自在不也很好嗎,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
    明明開始GGO的契機,是想「在虛擬世界成為另一個自己,培養出自信和積極性,那就能交到朋友了吧?」,現在的香蓮卻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結論。


    收起回复
    2楼2017-08-02 17:03
      久待參加SJ3的各個隊伍,都陸陸續續提交報名了。
      SJ的人氣,看來還未衰退。
      雖然不及上一次,但槍、回復藥或彈藥之類的,前列名次的獎品也蠻豪華的。
      就算不奢望拿到前列排名,但能夠進入只限在SJ出現的戰場,就已激發起遊戲者的靈魂。就像上一次的叢林之類就是好例子了。
      可以跟意氣相投的同伴組隊作對人戰,也是魅力之一。
      另一個優點,就是可以被拍攝到酒吧直播,日後興高采烈地欣賞自己的活躍(又或者被打慘的樣子)也是一樂也。
      而在他們當中──
      其中一條規則成為了話題,「那個到底是甚麼?」
      SJ3基本上繼承了SJ2的規則。
      全數三十隊進行隊際混戰、每10分鐘進行一次衛星掃瞄而只顯示隊長名字、上次前四名可以免除預賽、在平方10公里的特備戰場戰鬥、屍體在會10分鐘內變成不可破壞物件留在原地等等。
      然而,這次卻加上了一條至今未有的神秘規則:
      「基於主辦者提案,在剩餘隊伍為六至八的場合,將會發動特別規則。想必能令參與者及觀眾倍感樂趣,敬請期待。」
      至於那是甚麼就完全不明,既不接受查問,甚至寫著如果不滿的話不參加也沒問題。
      為甚麼是剩下六至八隊、而這範圍的理由又是甚麼,則難以預測了。
      本來的話,會被罵「誰會參加連規則都沒寫明的遊戲啊?氣死了!」之類也很正常,可以這次卻沒人在意這個而放棄報名參賽。
      說回來,要來隊際混戰中倖存到六至八隊本來就決非易事,對大部分的玩家來說並不是那麼重大的事。相比起來,先活到那時候再說。
      另一方面,對於本來就擁有殘留在前八名的實力的隊伍,那只是瑣碎小事。
      「反正再怎在意也沒法子!總不可能是禁止使用機關槍吧!OB!」
      機關槍愛好者的某人說。
      「隨便怎也好,不管發生甚麼事,到時再適當對應就行。」
      MMTM的隊長說。
      「不管怎麼樣我們也是同伴,不要怕!」
      SHINC的老大說。
      「一點~也沒在意。跟平時不一樣,也會有點兒愉快哩。」
      Pitohui說。
      香蓮跟身在北海道的美優通電話時,雖也有提到這事,
      「嗯唔,會是甚麼呢?我玩過的其他遊戲,就試過在終局時,為了搞熱氣氛,把武器的耐久值自動回復至最大啊。
      「嗯哼。那會不會是補充彈藥呢?」
      「比起這個,距離擁抱我的右太和左子的日子還很遠啊!」
      但也就大概這樣看待而已。


      回复
      5楼2017-08-02 17:17
        在MMTM的人坐好後,又有兩隊包含了女性玩家的隊伍分別進來。
        穿上黑色戰鬥服的帥哥玩家,在SJ2直播中看過「蓮的戰鬥」的人都該會記得,呀呀,在巨蛋中的鏖糟時最後被MMTM射死的那傢伙嘛。
        話雖如此,也就是這種程度的感想而已。
        一入店後全場肅靜甚麼的,完全沒有。說到底,連察覺到看起來是個帥哥的她其實是個女性玩家的又有幾人呢。
        「算了,誰叫我們的實力就是這樣呢。就算進來了也沒人會留意啦。」
        克拉倫斯毫不介意,倒不如說有點開心地,向旁邊的山姆說。
        「唉……」身穿綠色跟茶褐色斑點迷彩服的山姆曖昧地回答。兩人在酒吧入口附近挑了位子。
        這次克拉倫斯的隊伍就只他倆而已。
        預賽時全體都有參加,因為對手是首次參加SJ而順利擊破對方晉級,但決賽時就只有二人。
        正常地想,這根本沒有勝算。雖說在SJ1蓮跟M也是二人出賽而取得優勝,但那些傢伙是例外的。
        山姆完全提不起勁也是合理之至,但克拉倫斯說:
        「好,大鬧一場吧。開始後馬上按計劃行事,知道沒?」
        「嗄呀」
        山姆發出不知道到底是回答還是嘆氣的聲音。


        而幾乎與克拉倫斯同時進來的,
        「啊,是上次被諜殺的那隊……」
        正如酒吧裡某個私私竊語的人所說,就是在SJ2中被Pitohui從後開槍的KKHC五人。
        四個男人、一個女人──當然就是綠髮的夏莉了。
        所有人都是穿著慣常的狩獵外套。是的,他們就只有這件而已。
        「那女人……就是讓Pitohui吃上一記的傢伙吧?真是有骨氣。」
        一如某人所讚賞,在SJ2中能令Pitohui負傷的,就只有她跟蓮而已。
        觀眾看不見SJ參加者的血槽,所以都以為Pitohui頭部被擊中卻死不去是因為「擦過」而已。
        事實上卻並非如此,Pitohui差一點點就即死了。
        剩下的血槽薄到幾乎看不見,真的只差一重頭皮Pitohui就進鬼門關了。而知道這點的,就只有Pitohui跟她的隊友而已。
        KKHC的五人一走進喧鬧的酒吧,便進了最近的房間。
        圍著圓桌坐下的夏莉等人,各自點了喜歡的飲料後:
        「我說啦夏莉,雖說來到這一步就只能盡人事啦,可是……有取勝機會嗎?」
        其中一個男人向其他一臉陰暗的同伴這麼問道。而另一男人說:
        「咱們完全沒作任何隊伍間連携的練習啊?可是SJ是隊際賽對吧?[6互相合作的隊伍打,能打得贏嗎?」繼續說出軟弱的發言。
        明明他們在SJ2解決最初的敵人時,
        「以我們的實力,應該能打進不錯的名次吧?」
        「對啊。狠狠把他們血祭吧!」
        這麼說大氣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人啊。


        那時候被夏莉的氣勢壓倒而決定出場的KKHC,在預賽時也只是勉勉強強而已。
        對手是裝備了突擊步槍或機關槍的六人,而己方所有人就只有為了練習狩獵、每射一發就要手動裝彈的栓動步槍而已。
        至於怎麼贏,那就是全靠夏莉的狙擊。
        本來就是可以不發出彈道預測線而狙擊的他們,「只計」射擊能力是相當優秀的,因此剩下來怎樣保持冷靜就是致勝關鍵了。
        而夏莉就達成了。
        眼見同伴在槍林彈雨下萌生退意,毫不畏懼衝鋒突擊,以惡魔一樣冷澈地不斷射擊。
        敵人的六人,其中五人都是被夏莉所殺。
        看到那冷澈的戰鬥,同伴都目瞪口呆忍不住問:
        「你甚麼時候對人戰變得這麼厲害的?還有,那『子彈』是……?」
        而夏莉則若無其事地答:
        「我一有空就玩。雖然也有打怪,但也常常PK。埋伏其他中隊,狙擊直到彈匣空了為止,然後就逃。那子彈……造的。」
        男人都不禁呆了。
        之前還在說「不想開槍射人」的人,竟然如此積極,一個人狩獵人類的去殺其他玩家。
        這支隊伍最強的勇者,不是自SJ2以來就萎靡不振的男人,而是夏莉了。


        在酒吧的獨房,夏莉向四位一臉陰沉的男人說:
        「不要緊,我想到個應該宥效的戰術。能夠用我們自己的方式,盡情大鬧一場的戰術。」
        說了這麼一句字面上令人安心的說話。
        男人的臉稍為緩和一點。
        算了,只要聽大概是現時隊中最強的夏莉所說的話,那總有辦法的。
        「所以,請聽我指示喔。」
        聽著夏莉的說話,大家都點一點頭。


        回复
        7楼2017-08-02 17:19
          11时35分左右。
          酒吧的萤幕播放了今次赞助人的那个五十多岁的小说家的访问。看来不是直播,而是录影的样子。
          在SJ1成了赞助者的五十多岁病态枪械迷,一如以往留著一把自以为帅气、但其实杂草丛生
          的须子。
          虽然现实身份曝光了,但GGO内的角色却未曝光,是很少见的模式。
          在访谈里,明明一把年纪,却雀跃地表示因为SJ2被人抢先了主办,今次能够举办十分高兴云云。
          好像总算知道自己在SJ1提供的奖品「附签名著作套装」的口碑有多差,今次也低头道歉,表示会提供GGO内的道具作奖品。
          被访问的女性问题有关特别规则时,他就故意地「那个呢……」卖一下关子,然后就「哎呀这可不能说」。
          「好的,演技演技。」
          「是那家伙想出的规则对吧?看起来性格蛮扭曲的,多数也是很歪曲的规则吧。」
          「枪械迷里头会有性格率真的家伙吗?不,没有。」
          「由你来说还真有说服力……」
          「也是啦。那是技术啊技术。」
          今次的观众仍旧大放阙词。

          11时40分左右。
          参赛队伍大都进场了,而客人也比上次为多——
          酒吧变得更热闹了,就好像被祭典快要开始的气氛包围著。
          今次同样也举办「到大赛完结为止合共开了多少枪(包括光学枪的能量弹)」的竞猜,但就没了上次和前次的准确猜测奖。
          也罢,要精准猜中以万发为单位的数字,就跟抽签没分别。但尽管而已还是很热闹,因为SJ不设猜测优胜者的赌博。
          好了,上届冠军T—S,到现在好像还没来的样子。
          「居然能恬不知耻参赛啊!」
          「他一到就喝他倒采!」
          「别这麼孩子气。虽然我也会祈求他们落败。」
          「那班**!居然开枪射我的小莲和不可次郎!」
          「之前就说过了,她们不是你的。」
          正当客人都在暴怒时——
          「果然一身轻装前来是正确的。」
          「对呢。」
          「没败露,没败露。」
          其实T—S的众人已偷偷坐到酒吧的一桌里。
          而且就像在比赛前开宴会一样,桌上堆满饮品和食物,正在享受虚拟饮食——一边听著其他人说自己坏话。
          为甚麼没被识穿呢?很简单,因为他们全都穿著不起眼的战斗服,都没穿那特徵的装甲。
          对於从没露面的他们来说,实在是轻松不过。
          一个男人轻轻靠近他们六人的桌子。身穿木林图案迷彩的战斗服、头戴红色贝雷帽的他小声说:
          「你们——」
          呜呀,被识破了?
          T—S的众人都警戒,但看来不是,
          「不是参观的人,而且参加者对吧?」
          队中愕然的其中一人:
          「欸?呀,是的……」
          不加思索就老实地回答了。
          「果然是。这个,如果方便的话就看一下。」
          那男人这麼说著,就放下邮票大小的讯息卡。那东西会向触碰到的玩家传送文字讯息,也就是信件了。亦可以把道具连在附件里。
          男人一言不发就离去。
          T—S的成员一个接一个侧著头触摸信件。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到,就把视窗拉到只有自己能看到的眼前。
          然后阅读上面的短文。
          「……」
          六人都吞一口气。
          看完之后数秒,讯息卡就自动消灭了。这是为了不留下证据。
          然后在同一时间,别的道具放到队员的道具栏里。

          11时46分。
          SJ3的参赛者,都必须在11时50前到达酒吧。然后就开始传送玩家到等候区域。
          剩下4分钟时,最强队伍之一终於来到酒吧。
          全部人都身穿点缀了大量细小绿点的迷彩服,正是SHINC。SJ1亚军、SJ2第四名,取得铮铮佼佼的战绩,队员全都是女性的亚马逊人。
          「终於来了!」
          「唷!等好久了!」
          「干翻吧!这次一定要取得优胜!」
          在一片打气声中,女人堂堂前进。
          站在前头的,是个子矮小,有著狐狸眼跟银色短发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塔妮亚。她是队中的区防的突前队员——在战斗中打头阵的高速前锋。
          用的是《野牛》冲锋枪,挥动在圆筒型鲢匣装了53发9毫米口径手枪子弹的这根枪,负责扰乱敌人的工作。副武器同时也带了9毫米口径自动手枪《雨燕》。
          紧随塔妮亚之后的,是位一边跟旁边同伴谈笑,一边前行,一把金色卷发在后摇摆、戴著墨镜的女郎。犹如外国电影女星一样出众的安娜。
          使用自动连射狙击枪《德拉古诺夫》,是队中两位狙击手的其中一人。而且还是最美的一个,不少男人都盯著她。
          而跟安娜谈天的,就是五短身材,像矮人族一样体型的苏菲。
          就像只需用撞的就能打倒敌人的体格,而她的武器就是能够发射漫天子弹的《PKM通用机枪》——在SJ1时。
          在上次的SJ2,苏菲舍弃了爱用的武器,担当搬运员。搬的就是SHINC所持有的GGO内最强级别武器。
          放在她道具栏里搬运的,就是《PTRD-41反坦克步枪》。口径为14.5毫米,比手持的枪还大的子弹轰出去、全长达两米的巨大枪枝。
          SHINC靠这枝矛从正面猛攻M的盾,并从结构上破坏它,使之不能再用。
          在那时,轰隆隆的炮击战、以及苏菲所担当的角色,观众依然历历在目。
          在她俩后面的,是黑发上披了绿色针织帽的高个子女人,亦是队中另一个狙击手冬玛。
          平常是带带附有可变倍率瞄准镜的德拉古诺夫,但当苏菲把PTRD-41实体化时,就由她拉动扳机。
          在任何可能的地方都可能毫不留情地使用的SHINC的必杀武器,参加者都对此感到恐怖。
          说到为何,就是因为这枝枪的大威力。从影都看不见的超远距离,也可能射来一发强烈的子弹。而越近的话贯通力就越强又是另一麻烦。就算躲在以往的铁板后面,也完全不能安心了。
          其中一个SJ3的参加者,以她们听不见的声量跟同伴说:
          「反坦克步枪太犯规了吧,别向著人射啊。」
          「对喔对喔。」
          「真是不温柔呢。」
          「对喔对喔。」
          在后面的SHINC第五人,是一头红色短发的雀斑脸,年纪看起来相当大,就像老街的大妈一样的女性。名字叫罗莎。
          作为PKM机枪手,背上背著装有大量弹药与替换用枪管的背包,在SJ1跟SJ2中也大射特射。
          而这次,想必也会作为队中唯一机枪手作火力支援吧。
          而走在队尾的第六人,是作为队长统领最强亚马逊人,身高180公分的粗壮女性。
          威严的脸孔跟黝黑的肤色,加起来就奴大猩猩一样,。可是却垂著两条充满女性气息的辫子。
          她的名字是伊娌,队员都唤她做老大,是队中的指挥塔。
          使用的枪是灭音狙击枪《螺纹剪裁机(Vintorez)》。
          虽话说灭音,但却跟之后再加装在枪口的抑制器(也被称为消音器或者灭音器)的枪不同,这是从一开始就在枪枝设计跟弹药上考虑消音的枪。其异常的宁静,就算是接近的敌人,也可以在听不见声音的情况下解决。
          而右腰则和塔妮亚一样,在枪套收了一把雨燕型手枪。
          她们SHINC的战斗,有一套必胜的模式。
          全员一丝不苟地行动,比敌人抢先占到有利地点后,首先用机关枪扫射制造弹幕,然后手持德拉古诺夫的两人就以精准的狙击支援。
          就算躲得过这攻击,对手亦变得难以乱动。然后塔妮亚和老大就偷偷绕到背后,用敏捷的动作和Vintorez逐个杀掉。
          又或者有时则会采取相反的战术。
          机枪手和狙击手故意打失,让以为自己的位置没曝露的敌人打算绕到背后,而塔妮亚和老大则等著他们。
          她们的合作能力非常优秀,观看直播的观众都不禁疑问要怎麼做才可以这麼合拍。而知道理由的大抵就只有莲和不可次郎。
          毫无疑问,SHINC跟MMTM今次也是并列优胜候补的队伍。
          虽然是这样,到了这时候也没多少空桌了。就在她们经过MMTM的桌子时,
          「唷,各位淑女。」
          队长随和地跟老大搭话。
          在SJ2也时在这种相似的情况下磨擦出火花的二人,到底这次又会怎样口角,周围的人有的紧张不已、有的忐忑不安、有的则兴奋雀跃。
          「哎呀,你好。」
          停下脚步的老大以冷淡、但没有敌意的口吻回答。
          然后就开始跟老大对话:
          「上次没能认真较量真是遗憾。谁叫都不怎顺利。」
          「对呢。算了,这也是运气。」
          这两支队伍,在至今的大会也未曾认真交火。
          虽然上一次SHINC的机关枪为了拯救陷入危机的莲而喷出火舌,但MMTM就利落的撤退了。
          「希望大家也能沾上好运而努力吧。对了……」
          MMTM的队长转换话题,嘴角微微一笑,但那英俊脸上的双眼,却完全没笑。
          「老实说,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你们。当然到了决定优胜时就另作别论,但在那之前,并不是。想必你们也是一样吧?」
          「原来如此。大家想的都一样呢。」
          老大保持著威严的样子回答。
          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对方,我们在SJ3也有想要打倒的敌人。所以,如果「运气不好」碰头的话,那时逃走也可以。
          好好确认了这共识的两人,听到了酒吧的一片骚闹声。
          是从入口那边传来的。
          不用看已经知道是谁来了。
          「来了吗……」「来了吗……」
          两人的发言和时机完全同步。
          对两队而言最大的敌人进来了。


          回复
          8楼2017-08-02 17:22
            過了11時48分。
            「為甚麼每次都要在最後一刻才!」
            蓮來到酒吧了。
            穿著慣常的粉紅色戰鬥服、戴上粉紅色的帽子,還有披著隱藏這些的茶色披風。
            「也太不負責任了!這對心臟太不好了吧!各種的難以置信!」
            蓮氣炸了渾身顫動。她向後面的人,每一句說話都加上感嘆號。
            那也不怪得她。因為再晚個100秒的話,就沒法出席大會了。
            「哎吖,抱歉抱歉,我請你喝冰紅茶吧!還有你最喜愛的酒盜~」
            完全沒愧意的不可次郎,從後入來了。
            細小的身體,跟蓮一樣披著披風。兜帽稍稍蓋住臉龐,就像哪裡的賢者一樣。雖然是個小不點。
            「哪來這種時間啊!」
            蓮還在生氣。
            「有甚麼打緊啊,只是遲一點點而已。」
            後面進來的,是穿著連身服的Pitohui。
            「總算趕上了。」
            還有穿T裇的M。
            兩人絲毫不在意勉勉強強才趕上,一如以往地悠然冷靜。
            「唉……」
            只有自己一個生氣感覺很笨,蓮也把披風下擺解下來。
            上一次SJ2,也是因為美優在潛行前一刻去吃冰條肚子痛而差點遲到。
            今次剛剛好趕到,說白了完全是這傢伙的錯。
            其實美優──應該是說她的虛擬角色不可次郎,居然今早還在ALO。正確來說,是直到剛才還在。
            好像是跟ALO的同伴來個大冒險,從星期六早上,除了間中吃飯上廁所之外──當然是現實中的──,就不眠不休地打電動。
            實在是對健康有害的遊玩方式。
            一天裡潛行超過數小時已對精神不好了,再進一步說,在虛擬世界待太久的話,可能會令人陷入「分不清哪邊是現實」的精神狀況。「不啦,雖然常被說一天不要玩VR遊戲超過兩小時,但像我這樣的篠原美優,就不會有問題囉?」
            這點先放在一旁。本來按預定,不可次郎在跟ALO的同伴驚心動魄的大冒險在早上就結束,然後留了幾小時餘地轉移帳號到GGO。因為過去曾待過GGO,所以就把心一橫待轉移帳號後才報名。
            可是,那場大冒險卻遲了又遲才完結,結果勉強才趕成。
            明明蓮就囑咐了就算事前一天沒法子,至少也預留時間今天10時在格洛肯集合,還把不可次郎的整副裝備搬到小貨車等她──。
            結果完全沒聯絡、人也不來,蓮的臉色整個蒼白。
            Pitohui跟M倒是跟事先約好一樣,準時11時正潛到GGO跟蓮聯絡。
            「大件事了!不可次郎沒來!怎麼辦!」
            她一邊安撫快要哭出來的蓮,一邊等了半小時以上。
            好歹等到轉移過來GGO的不可次郎,然後這樣子全力奔去酒吧。
            有一刻甚至想到乾脆三人去酒吧,直接當不可次郎死了放棄她。
            畢竟結果而言也趕上了,也只好忍受了,但蓮已經疲憊不堪了。
            「很累……真的是太累人了……」
            未開場就已經這樣,賓在是情況堪虞。


            當蓮踏進來,
            「來啦!」
            「噢啊啊!」
            「等好久啦!」
            一瞬寧靜的酒吧,復又一下子喧鬧起來。
            就算藏在披風下,誰來了卻是一目了然。兩個明顯的小不點既是顯眼,而且說回來後面的Pitohui和M兩人根本沒作掩飾。
            「這個根本壓倒性優勝候補吧……」
            「而且,太狡猾了,這隊……」
            觀眾都洩露了誠實的感想。
            那也是啦,這可是SJ1冠軍、SJ2亞軍跟季軍的組合。
            現在在酒吧走著的四人──
            總之就是矮小、總之就是很快,毫不躊躇地向出其不意的敵人突襲的蓮。
            雖然矮小但卻擁有超人怪力,以兩根連射榴彈發射器作高火力支援的不可次郎。
            一臉平常地使用瘋狂戰法的全能型高規格殘忍女,Pitohui。
            擁有無預測線狙擊的技術、以及反彈大部分子彈的盾牌,冷靜沉著的巨漢M。
            個別的能力都非常高──
            不如說是全都是把方向扭到奇怪一邊的隊員。
            雖然這支隊伍只有四人,但每個人都抵得上兩個普通玩家,實質上該算是八人隊伍吧。
            這支隊伍此後會顯示出怎樣的、名為「活躍」的狠毒而華麗的大量殺戮,酒吧的觀眾都樂不可待。
            要要怎樣打倒這支惡魔一樣的隊伍揚名立萬,SJ3的參賽者亦樂不可待。雖然可能有點難。
            「唷!姊姊要加油啊!」
            「我期待著啊!」
            傳來對Pitohui打氣聲,
            「是是,好好,謝謝你們喔,多謝。」
            Pitohui就像在競選車上揮手的候選人一樣,笑著跟他們揮手。
            在SJ2的時候,Pitohui也是這樣子。不過因為當然幾乎沒人認識她,場上的空氣一片靜寂,跟現在完全相反。
            「噢啊!大姊姊!」
            「我愛你!請殺掉我!」
            「很期待你的表現啊!」
            觀眾就像看到偶像一樣熱鬧。
            「多謝大家!」
            Pitohui就像歌手一樣親切。雖然在現實中的確是歌手。
            「啊,她對著我笑了!」
            「笨~蛋,是對著我啊!」
            對於酒吧內單純地起哄的觀眾,
            「……」
            默默地盯著他們的則是參賽者。一眼就分得出來。


            在哪裡呢?
            蓮在找人。她左顧右盼、蹬足跳高的找。
            找到了。一個綁著辮子的粗壯的人,在遠處也馬上認得出來。
            「各位出場的選手,久候了。30秒後就會開始轉送大家到等候區域,大家做好戰鬥準備了沒?」
            廣播開始了。
            「小蓮加油!」
            「要大鬧一場喔!」
            「今天還是那麼嬌小可愛!」
            觀眾紛紛送上打氣。可是蓮沒空向他們示好,急步走向老大那處。


            看一下手錶,已是11時49分50秒。
            雖然已沒時間,但唯獨這句一定要說。
            蓮站到老大前面,抬起頭。兜帽的下面綻開笑容。
            「我來了。」
            老大雙手叉腰待著。她威嚴的臉容,浮現出小孩子看到搞不好會哭出來的笑容道:
            「我在等著啊。」
            11時50分。
            突然開始的傳送,兩人化成光粒消失了。


            回复
            9楼2017-08-02 17:24
              不知道連到哪裡、也不知道地板以外有些甚麼的陰暗狹小的空間──這就是等候區了。


              在甚麼都沒的空間的高處,浮現著【等候時間 09:55】的大字,而數字則每秒遞減。
              在直到SJ3開始前的這十分鐘,參加選手可以整理裝備、又或者跟隊友再次確認戰略。
              而在大會中體力全失,亦即角色死亡時,也要在這等候區待上十分鐘再回到酒吧去。
              那是屍體成為《不可破壞物體》留在SJ3戰場上的同樣時間。在等候期間,可以看看戰鬥直播影片解悶,當然直接登出遊戲也無妨。
              「好了……」
              在等候區的蓮,馬上去幹應幹的事,做好戰鬥的各種準備。不管怎麼說已是第三次,甚麼都習慣了。
              左手在空中好像指揮家一樣地舞動,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指令視窗。
              蓮用觸控和拉動操作,首先把SJ裡用不著的披風收到道具欄。披風一聲不響地消失了,粉紅小不點又再次變回粉紅色了。
              蓮然後把配給品實體化。
              分配給全體玩家的,是SJ必須道具的三枝《急救治療套件》和《衛星掃瞄裝置》。
              急救治療套件是SJ入面唯一能回復體力的道具。
              長得就像大號注射器一樣的針筒,戳在身體哪處也可以。一枝可以回復百分之三十的體力,但就耗時180秒才完成,不能在戰鬥中一下子回血是它難用之處。
              而衛星掃瞄裝置,則是可以看到接著戰鬥的特設戰場的地圖,並且每十分鐘經由衛星掃瞄以得悉對手位置的裝置。外表看起來就是一台智慧型手機。
              因為是貴重到沒了這個就沒法子好好繼續SJ的道具,所以是設定為不會損壞。
              在SJ1時,蓮全靠把它放到胸口口袋而撿了一命。那是個子嬌小,就算用恭維話也不能說得上豐滿的蓮才做得來。
              也許是這個關係,在SJ2起就被設定為子彈可以穿過了。也是啦,耍滑頭是不許的。
              蓮把急救治療套件放入前面的細長小袋子、將衛星掃瞄裝置放進胸口口袋裡。雖然上次有教不可次郎怎麼用,但這次就不需要了。
              然後,蓮從視窗中選擇《裝備全部武裝》。
              在穿上粉紅色迷彩服的身上,裝備帶就無聲無息地實體化了。
              鬆緊剛好的帶子繫到腰和肩膀,而P90所用的窄長彈匣袋子則各加到腰的左右。跟以往一樣,每邊三個合共六個。
              道具欄裡也有後備彈匣,反省過上次差點不夠子彈,今次再增加份量,合共帶了十五個。那是以蓮的數值,能勉強不遭受重量懲罰的容許重量。
              今次所帶的彈匣,槍裡頭一個、袋子六個、加上後備的十五個,合共二十二個。一個彈匣有五十發子彈,合計1,100發。
              上次大為活躍、能抑制槍聲的消音器姑且也帶了。不在一開始時就裝上,是因為短一點比較易拿。
              而可以像電話一樣跟全體隊友同時通話的《通訊道具》當然也裝備了。而附了距離計的望遠鏡,這次也帶上了。
              她繼續把武器實體化。
              蓮把她貴重的副武器、黑色刀刃的凶惡的戰鬥刀放到腰後,在可以用右手反手抽出的位置。這把刀子,在SJ1和SJ2的最後一戰也大為活躍,沒了它,蓮早就輸了。
              而最後的,就是不管怎麼說沒了它就不能戰鬥、絕對必須的東西──主武器的登場。
              整體都是四邊型,只有手把部分變得滑溜,全長50公分的奇怪形狀的槍──P90。槍身跟服裝一樣塗成粉紅色,亦是第三把小P。
              只要拿起它,用肩帶把它掛到肩上,蓮就算是準備妥當了。
              蓮一邊感受愛槍的重量,一邊心想:
              再也不要弄壞它了。


              「啊!蓮!這就是新的嗎?果然跟你很合襯!」
              不可次郎從後搭話。
              「也是啦!」
              因為小P被稱讚而純粹地喜悅的蓮回身一望,看到全副武裝的不可次郎。
              不可次郎的虛擬角色,也是個子矮小的可愛女孩子。
              但臉型就來得鋒利,就像胡亂碰到就會被割傷一樣。長長的金髮綁在腦後,然後用代替髮箸的小刀繫好。
              那柄小刀,在SJ2時同樣也是在危急關頭大派用場。沒了它蓮就會輸掉。
              不可次郎的服裝和裝備都跟上次一樣。
              說當然也是想當然,因為不可次郎從SJ2到剛剛為止,都沒回過GGO,她的物品全都放在蓮租借的儲物櫃,沉睡了三個月。
              在不可次郎鮮艷的金髮頭上,是一頂稍為大了點的綠色頭盔。
              而蒐鬥服則是美軍稱之為《MultiCam(多地形迷彩)》的迷彩圖案。上面是長袖,下半身卻是短褲,腳上穿了黑色襪褲和茶色的短靴,頗為時尚。
              胸前的是鑲了防彈鋼條的綠色背心,附有可以裝下直徑40毫米榴彈的口袋。而背後就背了個塞滿榴彈的背包。
              而主武器,就是可以連射六發這些榴彈的榴彈發射器《MGL-140》。而且還是雙手各拿一根。
              最遠可以射到400米外,射出殺傷半徑5公尺左右炸彈的凶惡火器。在SJ2也完全發揮了它的實力,以拋物線方式攻擊直接望不見的敵人,不知屠殺了多少人。
              不可次郎撫著久違的愛槍說:
              「啊,親愛的右太和左子啊……你們還好嗎?是不是瘦了點啊?蓮有好好給飯你們吃嗎?就算我在妖精世界大活躍的時候,我也無時無刻沒……不,是沒怎麼忘記你們啊?。
              不可次郎一邊呼喊為左右雙槍所改的名字,一邊用慈愛的眼神望著。相隔了三個月的愛槍,它的溫暖到底會是怎麼樣呢。
              順帶一提,不可次郎還有另一根槍。
              放在右腿槍套內的9毫米自動手槍,其名為《Smith & Wesson M&P》……
              可是,不可次郎的手槍射擊技術卻非常爛,甚至要加上「超」字的爛。
              上次明明是向眼前的敵人開槍,居然一槍也射不中,令人懷疑到底帶來幹甚麼。
              收起它不就好了嘛。
              蓮雖然這麼想,但沒說出口。


              在這空間的其餘兩人,也就是Pitohui和M亦準備好了。
              M跟的風格跟之今為止也沒甚麼分別。
              覆蓋他那像大山一樣的強壯肌肉的身體,是像是有毒的綠色顆粒狀的迷彩服。而上半身穿著鑲了保護胸部的鋼板、附著彈匣袋的防彈背心。
              頭上戴了就似貼了很多短簽一樣的布的闊邊帽。而背後就背著裝了在上次和前一次也大為活躍、能彈開子彈的盾牌的迷彩背包。
              這個盾在上次被SHINC的反坦克步槍攻擊,破壞了連結八塊盾牌的接合處,當然現在已修好了。
              而且,由於上次Pitohui用手拿著盾牌防禦時蠻好用,所以再加工成可以輕易分開。
              「噢,真方便!」
              在等候不可次郎時聽說這主意的蓮,不由得佩服。這次蓮可能也會用得上。雖然因為很重沒法子帶著走來走去,但也可以在防守陣地之類時候用。
              M手持的槍,當然是和上次一格,外觀雜亂無章的M14‧EBR了。上面裝了高倍率的瞄準鏡,從狙擊到普通戰鬥都可以全天候運用的便利槍枝。
              右槍的槍套,則收納了在SJ1時向蓮吐出火舌的45口徑半自動手槍《HK45》。
              最後就是四枚比普通手榴彈更高威力的電漿手榴彈。由於是被射中就會誘爆的武器,所以放在腰後躲藏在背包下面是基本常識。


              回复
              10楼2017-08-02 17:24
                第三章 此處曾為島。然後

                蓮張開眼後,就看到一片海岸。
                充斥著她視線的,是洶湧的大海。在差不多三十米前,隨著浪濤弄出的低音,凹凸不平的岩石細散在海岸各處,猶如冬天的日本海一樣。
                而大海的顏色,則是好像溶了甚麼進去、看起來有毒的沉灰色。而上而廣闊的天空,也是染了一點點紅的灰色。
                今次SJ的天氣也不怎麼好。而且還有決不算弱的一陣陣風吹來。大致上都是從海側那邊吹過來,但方向不時改變,並不固定。
                「啊……」
                蓮呆望著這片就像上世紀末的演歌一樣的怒濤五秒左右,回過頭來。
                至於陸地,都是一片平坦遼闊、寸草不生的大地。而泥土的顏色則是深棕色。
                遠處可以看到很多粒狀的物體。不管怎看也是人工物,但因為太小而不知道是甚麼東西。
                而再遠的就完全看不清,物體的形狀漸漸消逝,與天色混成一色。
                在虛擬遊戲中,玩家的視力都甚佳,所以看來是從一開始就設成朦朧不給看到。
                在空氣中可以看到多遠的說法叫作「視程」,而現在來說大概有兩公里左右吧。
                當蓮看著這片景色的時候,
                「好,上吧!」
                旁邊傳來Pitohui愉快的聲線。
                當然了,同隊隊友也會被傳送到附近。蓮轉頭一看,其他三人都在那兒。
                M窺視著M14‧EBR的瞄準鏡,小心翼翼地觀察陸地。
                嗯,真不愧。
                既沒大意、也毫無破綻。蓮這麼想。
                另一邊,不可次郎全力把石頭丟向海裡。
                嗯,別鬧啦。
                這不是既大意又破綻嗎?蓮這麼想。
                「好~好,大家集合一下!」
                Pitohui像是帶領遠足孩子的老師一樣地喊。而大家也聽從吩咐坐下身子。
                SJ3的廝殺已經開始了。
                雖說在轉移時,一開始所有隊伍都會至少相隔一公里,但還是大口徑狙擊槍打得著的範圍,不能大意。
                這次出場的理由是跟老大她們決一勝負,一開場就死掉這麼難看可不行。
                啊,果然太久沒實戰,感覺都遲鈍了呢。
                「M,拿出地圖。」
                在SJ裡,在頭十分鐘把握現狀已是定式。雖然也有些隊伍不管這個先上再說,但那些人都活不久。不要輕視基本。
                「明白。」
                M操作衛星掃瞄裝置,把一米平方的立體地圖投射到空中。雖然也可以各自看自己的裝置屏幕,但既然沒有敵人,當然是這麼看立體映像比較輕鬆。
                地圖顯示的野外,就是今次的戰場了。




                規則上,「邊長十公里的正方形」是早就說清楚了的,其至於其他東西,沒去到的話也不知道。
                SJ1是在四周都被懸崖峭壁不自然地包圍的地方。
                SJ2則是被四面城牆包圍。
                至於這次,
                「果然是島呢。」Pitohui說。
                「是嗎原來是島根嗎,那會不會有砂丘甚麼呢──」
                不可次郎裝傻說,但全員都溫柔地忽視她。是的,砂丘是在鳥取縣。
                地圖上描繪出邊長約十公里、幾乎正方形的小島。但島嶼叫甚麼名字就沒寫出來。
                因為在GGO中,單是泡在水裡就會流失體力,所以靠游泳在海裡移動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當然,如果有小艇之類的交通工具就另作別論,但在這地圖來說是不可能的吧。
                也就是設定上,不管怎麼樣也不能離開這孤島。
                蓮和其餘三人都在細讀地圖,務求盡早把戰場的地形刻在腦內。
                只限大賽開始時,會顯示自己隊伍所在位置。現在地圖上唯一發光的亮點就是了。
                「在島看西南的最邊緣呢。」Pitohui一邊指著,一邊說。
                剛好在小島的西南方。由於地圖是上北下南,光點就在左下角。既然距離海邊這麼近,毫無疑問就是在最角落了。
                「又是跟上次一樣,把強隊故意放在四角。」
                對於M所說,蓮點一點頭。
                SJ2的時候也是這樣,蓮和不可次郎在西北角,SHINC在西南,MMTM在東北,而Pitohui她們則在東南,被漂亮地的分散開。
                多虧了這個,蓮在跟Pitohui碰頭前吃盡苦頭,
                「今次也是啊……」
                蓮的失落感,今次依然健在。
                「算啦算啦,蓮,只要把途中的的敵人殲滅再殺絕然後Kill them all不就好啦?OK?」
                「不可親說得對,氣勢一輸就不行啦,勝負這回事。你把自己想成被神選中的不敗戰士吧。」
                不愧是在遊戲世界歷盡幾許戰鬥的兩人,心態就是不一樣。
                「好咧!」
                蓮再次鼓起幹勁。
                「好了,那要從哪裡開始進軍好呢?」Pitohui指著地圖問。
                手套裡的手指,從左下角起掃上右上方。
                那兒有很多條細長的直線和分支。大量往左傾斜45度,從東南延至西北的線。範圍頗為廣闊,大概長約兩公里吧?
                那到底是啥?
                那大概就是蓮剛才極目張望的粒狀人工物的地方吧,但到底是甚麼東西,蓮完全不曉得。
                有想過是城市區,但全部都是直線而沒有交差的橫線這點太奇怪了。那應該不是道路。
                「這個是……甚麼?」
                蓮想了一會還是想不出來,於是問身邊的人。
                「嗯,不知道。」
                不可次郎立即回答。把地圖擴大的話也許能看出甚麼,但在這麼做之前M回答說:
                「是調車場。」
                「原來如此,是Diao Che Chang嗎!我就知道!──那是甚麼?」
                不可次郎聽了答案還是不懂。當然蓮也一樣。
                M老師,教教我!蓮射出這樣的眼神。
                M淡淡地說:
                「『調』配『車』卡的『場』所,用英名來說就是Yard、是一種鐵路的設施,按照目的地不同而將貨車卡換到不同的車頭去。」
                「哦~」「哦~」
                蓮和不可次郎的感嘆聲疉在一起。
                「地圖上的線就是平行分歧地敷設的路軌。剛才遠處看到的點,就是在那兒的貨車卡了。有的是好幾輛連在一起,有些四散一旁,也有脫線翻側了。」
                「原來如此……」
                這麼說起來,蓮也想起自己以前也曾在很多這種貨車卡的地方狩獵怪物。
                蓮努力回想起那情景,然後問M在SJ裡最重要的事:
                「那麼,應該是很開揚的地方了?」
                「雖然要看貨車卡的數量而定,但基本上很開揚,是個不太想施施然走動的地方。」
                「果然呢。不過……」
                Pitohui接過蓮的話:
                「對呢。這在我們的起點上面,不穿過也不行。」
                沒錯。
                地圖上的左下方幾乎都是調車場,蓮他們想要去這小島的任何地方,都非得跨過好幾條路軌不可。
                就算不在這種地方開始也行吧!這是讓子嗎?要怨恨你啊!
                蓮率直地想。
                「那過了對面就是,」
                Pitohui再次動起來。
                在調車場上方,也就是島的北側,基本上都是一片棋盤狀的圖案。
                「這我知道,是城鎮!」
                就像不可次郎所說的一樣,是在小島北側連綿兩公里左右的廣闊城鎮。因為有些頗高的大樓並排,看來是個略大的城市。
                雖然也看得到公園的綠色和水池的藍色,但基本上都是市區。那應該是高速公路吧?也看到幾條粗線。島的北面的海岸線都幾乎成一直線,但好幾處都有起稜角的地方,多半是有海港設施。
                「嗯……」蓮低聲呢喃道。
                都市區,是一種需要技術和知識的戰場。
                可以隱藏的地點實在是太多,而交戰距離也會變短。再加上要留神從大廈之類的上方攻擊,是個頗危險的地方。
                「看來是個可以好好享受市街戰的地點呢。那順時針繼續吧。」
                Pitohui繞著小島轉到東面。
                叢生的綠色圖案廣布的這一帶,蓮馬上就知道是甚麼了。
                「是森林呢。」
                如果有山丘的情況,就會畫上等高線表示立體。這兒沒有這些,代表就是幾乎一片平坦的森林了。
                森林除了視野惡劣之外,地面也絕不好走,是個跟市鎮差不多討厭的戰場。
                「好到下一個了。下面的就是小島的東南面──」
                那裡描繪著的,是每隔數十米就有些甚麼接連聳起的地方。看起來就像是長了大量竹笋,可是斷無此理。
                「我知道了!是巨大的竹笋田!」
                不可次郎猜錯了。
                「如果是自然物的話,那應該是甚麼岩石吧。在海外,我也見過一次被風雨侵蝕,剩下像塔狀的岩柱。差不多有二十米高的。」
                多半M是對的。
                蓮一邊想原來如此,一邊在想像。
                感覺很像在SJ1決戰時的荒野,但那裡的岩石要小得多,輕輕一下就能登上去,這邊的應該不行吧。
                環繞了調車場、城鎮、森林和巨大岩場一周後,剩下就是小島的中央部分了。
                手指指著那兒的Pitohui,發出了少見的驚訝聲:
                「啊嗯?那是啥啊?」
                在地圖的中央,畫了一片草丘。
                是向著島中心遞昇的淺綠色的山丘。島中央的標高比較高這點很合理,沒甚麼好奇怪的。
                而山高也不見得那麼高,搞不好連五十米也沒有。今次的戰場整體而言都很平坦。
                Pitohui感到疑問的,是山丘的山上,也就是小島的正中央。
                那裡畫了一條塗黑了的長方形,上面寫著幾個大字。
                【UNKNOWN】。
                「啊嗯?那是啥啊?」
                不可次郎吐出跟Pitohui一樣的對白。
                「Unknown?是指『不明』嗎?」蓮問道。
                「呀,原來是這意思嗎。」不可次郎說。看來她也不懂得。
                寫著「不明」的區域,是個長五百米、闊七十米左右的長方形,垂直地面向南北方。也就是說,那裡到底有些甚麼,不親眼看就不曉得。
                「那最初在那附近的人,會看得到嗎?」
                對於不可次郎的疑問,M答道:
                「多半會用霧之類刻意隱藏吧。那裡──姑且叫作黑箱吧。我想各隊都會被配置到黑箱的兩公里以外。」
                「原來如此。可是如果去到發現真的只是個黑箱的話可是會生氣啊我!會用榴彈砲轟爆它啊!」
                「那個就是今次的『特別規則』嗎?。」
                Pitohui回答了蓮的提問: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好像是在剩餘六至八隊是發表吧?在那之前都只是個玉手箱而已。」
                「原來如此。」
                蓮同意這點。現在去煩惱這個也沒用。再說,還遠著呢。
                「大家,都好了沒?──好,」
                M關了地圖,保險起見再度警戒四周。
                Pitohui看著手上的手錶,蓮也跟著看。剛好12時05分。
                再在這裡警戒四方多等五分鐘,然後查看最初的衛星掃瞄,考慮敵方隊伍位置再慎動移動,如果判斷有危險的話,就在這裡埋伏。
                蓮心想,如果自己是隊長的話,就會那麼做。
                順帶一提,今次的隊長是M。
                在商討參加決定後,要決定隊長的階段時,Pitohui看穿了蓮沒打算做,就拍板決定了。
                M先生會訂定怎麼樣的作戰呢?反正就算多少有點亂來也會跟從就是了。
                「呀!等!大家,後面!後面!」
                不可次郎拉高了聲線。她會真心感到驚訝還真少見。
                「欸?」
                蓮照著說蹲著回過頭來,也就是望向海邊:
                「咦欸欸欸欸欸欸?」
                她從心底驚嚇到尖叫出來。


                蓮差點不相信自己的眼。
                她眨了好幾次眼,但還是沒看錯。
                「欸?啊?吓?」
                她愕然地張開口,露出一副呆臉。
                蓮看見了。
                大海──正在迫近。
                在剛剛看的時候,也就是遊戲剛開始時,自己的腳下距離波浪邊明明還有差不多三十米。
                而現在,則變成十米不到了。
                海浪仍舊那麼洶湧,浪花都快要濺到。明明浪聲變大了,但因為只顧看地圖而完全沒察覺到。
                「為、為、為甚麼?」
                雖然蓮把疑問講出口,但可能性也只有一個。
                「哈哈!」
                Pitohui大笑出來:
                「那傢伙性格還真惡劣呢,哈哈哈!這個戰場──也就是這小島,好像正在下沉呢。」
                「嗚呀!」
                果然如此嗎。也只能這麼想而已。
                剛才蓮已在疑惑還甚麼這小島上會有調車場了。因為如果路軌不是通向哪裡的話,那調車場根本沒意義。
                雖然蓮姑且當作「算了,畢竟是遊戲的野外,多少不自然也不要緊」勉強接受了,沒想到是有合理理由的。
                這裡原本是巨大大陸的一部分,但因為地殼變動而下沉、而剩下的最後一部分。
                「也就是說,版圖會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不可次郎接過蓮的話:
                「而倖存的玩家,亦必然只能走往島中心。」
                M:
                「而小島幾乎是平的,最終只能走到那黑盒去。」
                搞甚麼飛機啊!
                蓮呆了一呆,然後暴怒了。
                這樣一來,怎麼想也是對配在角落開始的強豪隊不利嘛!這讓子太過分了吧!
                同時,蓮也有點在意Pitohui的對白,轉頭問道:
                「Pito小姐,『性格惡劣』是指誰?」
                Pitohui臭了一下回答說:
                「還用問?當然是贊助這大會的小說家嘛!多半是他提出的設定吧,這個。」
                「啊,原來如此……」
                蓮明白了。
                之前也舉辦了SJ1的那個小說家嗎。香蓮家中還塞了一堆他的簽名小說,就是那個人嗎。剛才在酒吧看到笑咪咪的人,就是那傢伙嗎。
                「上次被我爬頭搶先舉辦了,想必非常惱火吧。」
                「啊,原來如──咦咦咦咦咦咦?上次的贊助人,原來就是Pitohui小姐嗎?」
                對於驚訝到完全忘了大海正在迫近的蓮,她身邊的不可次郎也十分吃驚:
                「咦咦咦?你都沒察覺到嗎?」


                收起回复
                12楼2017-08-02 17:32
                  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2 19:44
                    真大佬,不过我好像三都没看见诶


                    回复
                    14楼2017-08-02 20:16
                      辛苦了
                      翻译加油哦~


                      回复
                      15楼2017-08-02 20:19
                        第一章被度娘砍了...?

                        現在的香蓮卻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結論。


                        「嗯~」
                        這樣的香蓮正享受墮落的下午時,
                        嗶嗶嗶嗶。
                        「嗯?」
                        愛用的智慧型手機,在床頭的架子上震動了。那是有郵件或者短訊的通知。
                        「嗯?」
                        香蓮就這樣子仰在床上,伸出修長的手向後抓住電話,然後留心別掉落地挪到前面。
                        雖然世界上有七十五億人活著,但會聯絡香蓮的人少之又少。
                        佔絕大多數的,就是住在同一公寓樓上的親生姊姊。
                        因為老公遲了要不要跟女兒一起吃飯啊、要不要去車站那邊購物啊、老家寄來了芋頭和玉蜀黍所以來我家取啊、最近學習怎樣了啊等等,頻頻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而發訊過來。
                        她也身兼跟雙親匯報,托這的福,父母那邊就沒太多聯絡了。
                        而緊隨其後的,是在老家北海道的美優。最近都會發一些學車時的失親、又或者現在正在玩的ALO怎麼活躍的事。雖說美優也是個女大學生,但就從來不提學習的事。
                        再之後的就是咲。然後極之罕有會聯絡的,就是M亦即阿僧祇豪志。
                        雖然還沒把電郵告訴神崎艾莎,但必要時可以利用GGO內的訊息功能,那就都一樣了。
                        「好了,妨礙我睡懶覺的到底是誰呢?」
                        而映入香蓮眼中的節件的發信人,
                        「香蓮小姐,大消息啊!」
                        正是咲。
                        「是是怎麼了?」
                        香蓮機械性地回答,同時仰臥著只用右手捲動手機畫面。
                        「你看了新聞了沒?」
                        「嗯?怎麼了?」
                        對著畫面應了一句,然後看了郵件的內文。
                        「要舉辦了喔!下個月!果然相隔不久就來了!」
                        「嗯?甚麼來了?」
                        「你當然會出場吧!這次一定會!絕對啊!很期待啊!我已經沸騰了!」
                        「所以!到底是舉辦甚麼啊?」
                        香蓮放鬆的腦子,還沒能完全運作。已經放棄思考的腦袋,只向拇指下達滾動手機的指令。
                        「這次我一定會殺了妳!」
                        被這最後的文章嚇到,
                        「咦?」
                        香蓮發出奇怪的聲音,手滑掉了。手機就被重力引導,落下了幾公分的距離。
                        啪。
                        「痛!」
                        先撞到香蓮的額頭,再掉在床單上。


                        香蓮在床上:
                        「嗚、痛、好痛!」
                        在跟剛完截然不同的理由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同時,東京二十三區某處被混凝土包圍的地下停車場,有個美女坐在德國製的高級越野車內。
                        是個個子短小而纖幼,一把留到臀部附近的黑色直髮的二十多歲女性,身穿T裇牛仔褲的隨便打扮。
                        坐進後座後,就把她輕盈的身子,咚的一聲坐上豪華的皮革座椅上。
                        她的名前是神崎艾莎。
                        她是廣為人知的創作歌手,但沒多少人知道,她就是GGO內的瘋狂強者女玩家Pitohui的本尊。
                        艾莎坐好後就繫好安全帶,然後癱軟身子,馬上閉上雙眼。
                        「要關門了。」
                        一把年輕男子的聲音說著,後門就發出沉重的響聲關上了。然後那男人就坐上右側的駕駛席,車子輕輕地搖晃。
                        坐在駕駛席的,是一身合身的西裝,頗為英俊的男人。
                        他的名字是阿僧祇豪志。
                        他既是神崎艾莎擔任社長的事務所內的職員、又是她的專屬司機、可能也是她的戀人,還有就是她的「下僕」或者「奴隸」。
                        還有,就是在GGO作為混身筋肉的強將巨漢──M而戰鬥的人。
                        越野車靜靜地駛走,攀上地下停車場的斜坡,在下雨的東京裡,開往疏落的大街。
                        一駛出大街,坐在駕駛席的豪志,頭也不回地說:
                        「辛苦了,今天已沒工作了。還有另一件事──那個一如所料地舉行了,剛剛才收到通知消息。」
                        後座的艾莎閉上了睫毛分明的雙目,就像睡著了一樣。被搭話幾秒後,她才張動她的小嘴:
                        「啥?」
                        就這麼一句。
                        「你真的很累了呢…。」
                        對於豪志的慰問:
                        「也是啦。雖然不知道是甚麼,但聽到就想睡了。到了公寓後,就靠你背我回房間了。」
                        艾莎這樣回答後,豪志就說:
                        「……啊,聽到這個之後,你可能就睡不著了喔?」
                        他帶點疑惑說:
                        「是不是該起來比較好?」
                        「呵……?可以讓整晚沒睡現在已經是世界最強睡意保持者的我睡不著的理由?說來聽聽?如果是真的話,待會就踹飛你的屁眼;如果是假的話,待會就踹飛你的屁眼喔?」
                        艾莎閉著雙眼,用她美麗清澈的聲音,講出如果歌迷聽到一定會絕望的話來。
                        當然她也很清楚,所以絕對不會在公寓或車子這些私密的地方以外說這種話。
                        交通燈轉為紅色,越戰車靜靜停下。
                        豪志繼續望著前方,按照所吩咐的說:
                        「那我說了。之前一直謠傳即將舉辦的第三屆Squad Jam正式決定了。將會在下月的5日星期日,由中午十二時嗚啊!」
                        豪志之所以沒能說完,是因為一下子眨開眼的艾莎,用她纖細的手腕,使出直拳打向豪志的後頸。
                        「駕駛時請不要這麼做,就算是紅燈也是!」
                        就連豪志也不禁這麼說。從後毆打司機的行為是非常危險的,好孩子絕對不要學。
                        「吵死了呆子!回家後馬上潛行進GGO去!」
                        「咦,你不是說要睡嗚呀!」
                        艾莎又打了。
                        「誰睡得著啊呆子!我要出場!我要參加SJ3!你也是啊!」
                        「可是……,那天是巡演最終日的第二天,想必一定很累吧?」
                        對於豪志的關心:
                        「只要不是當日就好!」
                        艾莎立即回答。


                        回复
                        16楼2017-08-02 20:32
                          「Pito小姐,好久不見──嗯嗚!」
                          被高大的Potohui纖幼的身體如同老虎鉗一樣抱緊,蓮的內臟幾乎都要從嘴巴擠出來了。
                          Piotohui一如以往地穿著跟她纖幼的身體合襯的濃紺色連身服,臉上紋了鋸齒形的紋身,而黑髮就在後腦綁成一束搖曳。
                          蓮還是穿著那套已成為她商標的粉紅色戰鬥服跟粉紅色帽子。倒不如說,現在她就只有這麼一套衣服。
                          Pitohui用絞殺一樣的力度抱緊,
                          「不知怎的好像超久沒見了呢!還是一樣地很可愛很可愛!你是不是縮小了點?」
                          一邊雀躍地說,一邊把蓮左右搖動。
                          「呀!」
                          「Pito,差不多就好了。」
                          如果不是身穿T裇,長得像山一樣的巨漢制止,搞不好真的會被絞殺。
                          然後,蓮、Pitohui和M三人,就進了其他人看不到、聽不見的獨立房間裡。
                          「來,冰紅茶。」
                          Pitohui點了蓮愛喝的飲料,馬上浮現在桌子上後,
                          「來,乾杯乾杯!Yeah!──就是這樣,真的很期待在SJ3戰鬥呢!」
                          Pitohui開門見山說。
                          「吓?」
                          Pitohui單手拿起謎樣顏色、像酒一樣的東西,向用吸管吸吮著紅茶呆然了的蓮說:
                          「就是說,剛才訊息裡不是寫了嗎?SJ3要舉辦啊!」
                          「我曉得,可是我從來沒答允過要參加啊?」
                          「哎呀?你不願意嗎?你該不會想說第一屆名譽的冠軍,還有在第二屆打倒我取下亞軍的勇者,會在我燃起復仇心之後捲起尾巴逃走吧?」
                          雖然實在是很有Pitohui風格的說詞,
                          「慢著,我可不受這一套啊!」
                          蓮也整個變得堅定起來。在紅茶沾濕她嘴唇後,毫不留情地回答:
                          「要以Pito小姐為對手實在太累人了!老實說很麻煩!可以的話才不想幹!不,是絕對不想幹!」
                          「欸,壞心眼!」
                          「還有,最!重!要!是!我們根本沒有戰鬥的理由!」
                          「欸!」
                          「對了!,今次我就在酒吧幫你打氣吧!我會把Pito小姐的英姿,好好的烙在眼裡的!」
                          怎麼樣?認輸了吧?像是這樣地答覆後,蓮再從吸管吸吮冰紅茶。
                          「呀,原來如此哩。的確,跟我沒有戰鬥的理由呢,這個我理解了。」
                          Pitohui肯定了蓮的意見。
                          「嗯?」
                          這意料之外令蓮瞠目結舌,但…
                          「那這次我們一起組隊出場吧!」
                          這句話,幾乎讓蓮噴出口中的紅茶。
                          「吓?」
                          「因為,你不想跟我打對吧?那樣就只好組隊了不是嗎?終於可以在SJ作為同伴出場了!我好高興!嗨,戰友!」
                          「……但、不過、可是。」
                          Pitohui把笑臉湊向負隅頑抗的蓮。那是張很符合Pitohui、腹黑的微笑。
                          「而且,小蓮,你不是跟人作了一個很重要的承諾嗎?」
                          「甚麼?」
                          蓮聽到後,就認真地側首思索。
                          跟Pitohui的約定已經在SJ2達成了,應該已經沒有甚麼遺留才對。
                          「那個,跟亞馬遜人的對決!」
                          Pitohui提醒她。
                          「…呀!」
                          蓮想起了差不多兩小時前,手機跌到額頭上的原因了。
                          的確,正如Pitohui所言,在SJ2裡,咲也就是亞馬遜人的老大渴望的認真對決,因為蓮的關係而延期了。
                          托這的福,Pitohui還好生生活在眼前,啊倒不如說根本就是你害的好嗎!先把這種想吐槽的心情拋諸一角,但跟老大的女生約定,總有一天要兌現。
                          不過,那就有一個很自然的疑問。
                          「Pito小姐,你怎知道的?」
                          在SJ2中的約定,她跟誰也沒提過。就算看到轉播錄影,也聽不見聲音。而說到老大她們跟Pitohui有連繫,就怎想都不太可能。
                          「欸?那個──」
                          Pitohui就以難以理解為何蓮會問這種事的樣子回答:
                          「當然是小美優告訴我的啊!」
                          蓮的腦海中,馬上像暴風雨一樣湧現當時另一人物的樣貌。美優和不可次郎的面孔,像圓扇子的表裡一般交互出現,而兩者都是在笑。
                          那就是說,美優在香蓮不察覺的時候拿到Pitohui、亦即是神崎艾莎的聯絡方法,然後暪著香蓮肆無忌憚地交流吧。
                          跟被突如其來的深吻感到貞操危險,而跟神崎艾莎採取保持距離的香蓮完全是對比。
                          「那、那、那──那傢伙!」
                          雖然很想大喊,但香蓮已經無可奈何了。
                          「是、是,小蓮你就死心吧。既然當日能夠去酒吧,那就代表沒甚麼特別要緊的事吧?」
                          「咕……」
                          「而且,為了實踐和亞馬遜人的約定而參加SJ3,那麼,為了跟強隊戰鬥,你也要組成強力的隊友,那就是我和M──索性也叫小美優加入吧,反正只要再轉換就成。」
                          「嗚……」
                          在蓮鼓起雙頰的眼前,計劃已一步一步落實了。
                          「雖然一隊最多六人……不過以我們的實力,四個就夠了!」
                          「唔……」
                          「不用那樣忿忿不平嘛!這次就一起在大會戰鬥吧!這只是遊戲啊遊戲!不就是普通的遊戲嗎!只要單純地從心底享受就好!」
                          被至今兩次都完全不讓自己單純地當作遊戲去從心底享受的犯人,以一臉爽颯的笑容說到,
                          「……」
                          蓮已經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笑才好了。
                          就這樣,蓮在不置可否下決定參加SJ3,而在那幾天,其他熱愛SJ的各隊也──


                          「太好了!蓮跟Pitohui和不可次郎她們組隊出場了!」
                          由咲當隊長的附屬高中新體操部(按:這裡原文寫作附屬女子校新體操部,但考慮到校名好歹要統一就改掉了)、亦即《SHINC》的各位已經歡喜若狂了。
                          「好,要報仇了!」
                          「SJ1的仇!」
                          「期待的認真較量!」
                          「我們的戰鬥現在才開始啊!」
                          「幹掉他!」
                          一群穿著校服的惹人憐愛的女高中生,在人來人往的大道上這樣大喊,讓周圍的途人都被嚇到了。


                          「SJ3來了啦,大家如何了?」
                          平時都用聊天室交談,遍佈全日本熱愛機關槍的傢伙,名稱也叫作「全日本機關槍愛好者」、簡稱《ZEMAL》的各人:
                          「當然了!」
                          「上吧!今天也要留意上方啊!」
                          「倒不如說我現在就想知道不去的理由。」
                          「就算父母被當人質也要去!不知道會值多少錢呢?」
                          同樣都很熱鬧。
                          「好!那就馬上登記!──可是,還有一個空額能出,老實說真的想誰加入呢。」
                          「雖然也有同感,但現在才找人已不可能吧。」
                          「要找到跟我們一樣熱愛機關槍的人喔?這有點太苛刻了。」
                          「明白了,那這就作為我們今後的課題。今次就照樣我們五人努力吧!」
                          「好啊!願機關槍之神佑護我們!」
                          「噢噢!佑護我們!開放式機槍!」
                          「佑護我們!OB!」
                          「神啊!OB!」
                          「OB!OB!OB!」
                          就像快要開始一種新宗教一樣。


                          收起回复
                          17楼2017-08-02 20:33
                            「就是這樣,緊急召集大家來了。」
                            前次被蓮和M、上一次則被Pitohui殲滅的隊伍《Memento Mori》、簡稱MMTM的男人:
                            「今天不打怪,來開會議吧。」也在GGO內碰頭了。
                            這裡是首都格洛肯一家酒吧的其中一間房間。
                            所有男人的服裝,都是在SJ2時統一的、以直線基調的綠色所組成,舊瑞典軍的迷彩服。這個好像也已經他們的商標的樣子了。
                            「作為團隊,當然會考慮參加了。有沒有人在7月5日無論如何都不能參加的?」
                            對於帥哥隊長的提問,圍在圓桌的其餘五個人,全部都回答沒問題。
                            「好!這次一定要優勝!」
                            隊長用拳頭拍打自己掌心:
                            「SJ的知名度也提高了,可能會有新的強豪也說不定──但先別管這個,現時的強敵就有擅於團隊合作,由大猩猩率領的亞馬遜人、太過矮小而打不中的粉紅色小不點隊、以及瘋女人Pitohui的隊伍。此後的集會,都是針對那些傢伙而謀定戰點和訓練。」
                            成員的其中一人,戴著墨鏡的男人舉手,對興致勃勃的隊長說:
                            「關於這個,我有點東西要說。」
                            他的名字叫拉克斯,使用5.56毫米口徑的突擊步槍《G36K》,在SJ1被沉入湖裡溺死、在SJ2則被Pitohui的光劍身首異處。
                            「以前就在想了,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轉職成狙擊手呢?」
                            「哦。」
                            拉克斯想了一下,對和應的隊長和其他視線投向自己的隊友說明:
                            「在SJ裡,在開揚地方的戰鬥比所想為多。我想如果有一個能夠狙擊800米距離的狙擊手就好了。所以賣掉G36K,再買根《MSG90》,只要有自動狙擊槍的話,就應該可以好好支援大家。不過,因為這會改變了整隊的戰略,所以也要全體成員同意才成。」
                            《MSG90》就如同拉克斯所說,是根只要拉動扳機就能發射的自動狙擊槍。
                            廠商跟G36K一樣,都是德國的黑克勒&科赫(HK),根基是《G3》突擊步槍,使用的是大口徑的7.62毫米子彈,跟M的M-14‧ EBR相同。
                            既可用作狙擊,必要時也可以使用連射,是從中至遠距離都能用的全方位高威力槍枝。而用途、性能也跟M-14‧ EBR相似。
                            「原來如此……」
                            聽了提議的隊長開始思索。
                            這支隊伍迄今都是依靠機槍手的傑克,去身兼簡易狙擊手的工作。
                            他的《HK21》同樣亦是以G3為藍本,也可以透過選擇開關切換成半自動射擊,亦附有狙擊用的瞄準鏡。
                            可是,機關槍本來的目的,就是利用不斷射擊去製造彈幕,其命中準繩度勝不過狙擊槍,而且所附的瞄準鏡的倍率也很低,難以正確狙擊遠處。
                            只要隊中有一個專門的狙擊手,在開揚地方的戰爭就更為有利了吧。而拉克斯既是隊中最狂熱槍械的人,他的射擊能力也是確確實實的。
                            反過來說,近距離衝鋒陷陣的人員由五人降為四人也是事實。下跌百分之二十可不是小事。而且肯定要重新檢視一直以來的合作、再重新訓練。
                            就像這樣,一切的決策都一定有利有弊。
                            4秒後,隊長就下決定了。
                            「好,就這麼做吧。」
                            「啊,可以嗎?」
                            隊長這麼回答拉克斯和其他隊員:
                            「凡事都是挑戰,不行的話到時再算。大伙兒,到時再怨恨我的決定吧。」
                            拉克斯等五人都微笑。
                            我們選他為隊長的抉擇果然沒錯。
                            快速下達決定,萬一的時候背負責任的高潔,是優秀領袖的資質。


                            「怎麼樣?……還要出場嗎?」
                            在冊一時間、在同一GGO內的另一家酒吧,亦有玩家談及參加SJ3的事。
                            是七個男性跟一個女性的團體。
                            男人的髮型各適其適,但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女性的頭髮特徵就非常顯眼,說到為何,因為是鮮艷的綠色。
                            他們是簡稱KKHC、亦即《北國獵人俱樂部》的諸位。
                            現實中在北海道狩獵的各人,為了提升狩獵和射擊技術而組成的中隊。身上穿著的外套,是比起戰鬥更適合於狩獵的木紋迷彩圖案。
                            他們上一屆也因為機緣關係而組成了四男一女的編隊首次參賽。
                            「還真吃了苦頭呢……」
                            一如前額禿髮的威嚴的中年男人所說,實在是很傷感的結果。
                            初次的對人戰鬥。初時利用地利和技術而撂倒了幾人,但在之後跟由Pitohui率領的強豪隊伍提出共鬥卻失敗了。
                            在被乾脆地拒絕後,就被給騙到而被從後開槍射擊。
                            四個男人一發子彈都還擊不了,當場一下子戰死。
                            唯一逃脫的綠髮女玩家夏莉在孤軍奮鬥下,終於讓可恨的Pitohui吃了一記──
                            但還是報不了同伴的仇,而被亞軍的蓮直接射中頭部而結束遊戲。
                            誰都沒說話,過了靜靜數秒,參加過SJ2的男人開口說:
                            「不、怎麼說…那個……不用勉強參加也可以啊?」
                            這個發言,令場上的氣氛緩和不少。
                            大家都以熾熱的溫柔視線,望向幫大家都這麼想但難以說出口的他。他就繼續滔滔不絕說:
                            「因為隊際戰鬥雖然很有趣,可是我們來GGO是為了練習狩獵的射擊、決不是為了作殺人訓練對吧?所以這次──」
                            砰!
                            拍打桌子的聲音,制止了那軟弱的發言:
                            「太鬆懈了!」
                            雙手拍檯、然後一邊喊著一邊站起來的,正是綠髮的夏莉。她露出雪白的牙齒,就像一樣生氣的狗一樣。
                            「大家都不悔恨的嗎?反正那個女人還會再出場吧!這是當眾堂堂正正幹掉她的機會啊!你們就沒有唯獨要向她報復,用愛槍轟穿她腦袋的氣魄嗎?你們就沒跟強敵對幹的骨氣嗎?」
                            驚人的熱氣從綠色的頭髮滲透出來。即使是在遊戲之中,好像也能看到鬥氣一般。
                            「呃……」
                            「啊該怎麼說……」
                            「那個……」
                            「不……」
                            他們都頗為退縮。該說是十分退縮。
                            真奇怪啦……SJ2時明明到最後的最後才願意參加,還說甚麼「就算是在遊戲中開槍,那也不是在現實中擁有真槍的人相應的行為」的人好像就是妳啊……
                            男人都不約而同地這麼想。
                            可是同樣地,大家也沒勇氣把這說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當然會出場了!大家呢?有誰會參加?」
                            夏莉盯著同伴。


                            回复
                            18楼2017-08-02 20:34
                              還有再在同一時間。
                              「當然要出場呢!我也要出場啊!真是令人期待呢。」
                              其中一個玩家對著五位死氣沉沉向前行的同伴說話。
                              那是在GGO的野外裡。
                              在GGO的世界,是設定為地球因最終戰爭而被荒廢不能住人,而人們乘坐宇宙船歸來。
                              連大氣也變成大白天就一片紅色的天空下,處處都是寸草不生的荒野。而遠處則可以看到傾斜的超高樓大廈。
                              跟同伴搭話的,是個黑色短髮的帥哥玩家。黑色戰鬥服的上下,分別在胸口裝了四個細長的小袋,而右腿的塑膠製槍套則配了一根手槍。
                              他──不,她的名字是克拉倫斯。
                              雖然外表是個帥哥,而自稱也是用「老子」,但卻是千真萬確的女性玩家。凡是使用AmuSphere的虛擬遊戲,都不可能偽裝另一性別。
                              而克拉倫斯是在上一次初次參加的其中一位玩家。
                              她所屬的隊伍,在室內為叢林的巨蛋裡,選擇了跟其他隊伍結盟共鬥。
                              為了以量取勝去打倒蓮所在的LF、或是SHINC和MMTM等眾多強敵,其中三隊共十八人展開捕網,在逮到粉紅色的小不點隊那一刻為止還好,但一山還有一山高。
                              在濃佈粉紅色的煙幕不利視野下,一個又一個地被敏捷的小不點屠殺。
                              那時的戰鬥被喚作「巨蛋中的鏖糟」,令觀看現場直播的玩家的情緒大為高漲。
                              克拉倫斯偶然下跟蓮說話,在發生很多事的最後,將手持的彈匝、亦即子彈,提供了給她。然後即隨被MMTM射中死亡。
                              在荒野中走動的克拉倫斯後背搖晃著的槍,就是《AR-57》。
                              是根頗為罕見的槍。
                              M-16系的的下機匣,簡單來說就是只拿下面和後面的一半,上面的前半部就換成別的東西,就作合成獸一樣的槍。
                              至於上半部又是怎樣的構造呢?那個就跟蓮所用的P90幾乎一樣,同樣也是彈匝插在上面,用特殊的5.7毫米口徑射擊。
                              無論是在GGO世界抑或現實世界,會用這彈匝的就只有這兩款槍。之所以能夠提供彈匝給蓮,就是這個理由了。
                              「好想再遇到那個小不點啊!碰到的話,就用盡所有卑鄙手段戰鬥,今很想堂堂正正地贏啊!好想從背後開槍射她!好想射她可愛的屁股!好想把槍塞進她口中開槍啊!」
                              雖然克拉倫斯是用輕快的聲調地說,但內容實在太噁心,身穿不同迷彩不同裝備向前走的五人都露出不快的表情。
                              就算再遲鈍的人也察覺到,他們明顯「不想參加SJ3」。
                              不,也許該說「他們不想跟克拉倫斯一起參加SJ3」。
                              「就是這樣,大家也參加吧!那我去報名囉!隊員跟上次一樣行吧?」
                              對不斷說講下去的克拉倫斯,
                              「不!那天我有點忙。」
                              「我也是。今次就跳過。」
                              「我也是。」
                              「同上。」
                              四個人頭也不回地說。
                              在野外不望著別人說話,在GGO玩家之間是常有的事。並非不想看到對方的臉,而是要警戒怪物或敵人。
                              可是,現在的他們,可能就是不想看到克拉倫斯的臉、也不想自己的臉被她看到。
                              克拉倫斯跑到最近的一人:
                              「那、山姆呢。」
                              一邊說著一邊抓住他肩頭。
                              回過頭來的,是個中東系褐色肌膚的人物。名字就是簡單的「山姆」。
                              因為是虛擬頭像而五官端正的他,這時候就如實在反映出玩家的心理,一臉不情願、困擾的表情。
                              「呃……那個……」
                              「是男人就乾脆一點!那天有沒有事!」
                              「雖然沒有……」
                              對於好像被壓倒而使用敬語的山姆:
                              「好,那就決定了。」克拉倫斯放開本來抓住的手,用力拍拍他肩膀。山姆的臉上,浮露出放棄的表情。
                              克拉倫斯又說:
                              「各位,那只我跟山姆兩人出賽囉!那起碼在預賽就拜託了!」
                              上次的SJ2,為了淘汰參賽隊伍而設了預賽,恐怕今次同樣也有吧。而只靠兩人通過預賽有點嚴苛,那大家至少這個也會出場吧?克拉倫斯這樣地提出美妙的邀約。
                              因為四個男人沒有回覆,克拉倫斯就笑著補充:
                              「不然的話──我就曝那件事出來囉?」
                              「當然會出場了!」「肯定會出啊!」「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只是預賽的話我真的很想出賽呢!」
                              四人都七嘴八舌地說,都聽不清楚各人在說甚麼了。
                              只是,這些男人有甚麼弱點被克拉倫斯抓住一事,這點倒是十分清楚。


                              久待參加SJ3的各個隊伍,都陸陸續續提交報名了。
                              ....


                              回复
                              19楼2017-08-02 20:34
                                这是那个GGO外传?


                                回复
                                21楼2017-08-04 08:50
                                  求问还有没有后续


                                  回复
                                  24楼2017-11-14 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