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游记吧 关注:139,149贴子:5,091,139

【纸鸢】【文】珂赛特曾经有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有看卡利亚视角的同人文,觉得去写反派的故事很有趣,犹豫再三写了克拉洗白黑化的同人,yy了克拉大人的黑历史。
这里新人纸鸢,文笔啰嗦而且小学生。
瞎涂一张克拉大人的青春年少时期镇楼画渣无所畏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31 17:37
    克。。。。。。克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31 17:52
      我现在好忐忑啊 毕竟这是在星吧第一次发文
      就怕这次再弄一个整楼的回复都是我来组成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31 18:04
        壹 珂赛特有歌

        我出生在一个叫做珂赛特的小星球,这是一个很小的星球,但是和平而富裕。这里有花,还有人们在唱歌。

        很不幸,我出生在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个日子是古书上记载的战争之神克拉出生的时间,我作为一个出生而没有父亲的孩子则被认为昭示着不幸。所以长老给了我“克拉”这个名字。克拉这个词在古珂赛特语中的本来意思就是“战争”或者“灾厄”。但是这仅仅是个名字而已,阻止不了那个女人像所有正常母亲一样爱我,也阻止不了珂赛特人盛大的祭祀。我们信神并祭祀。我们祭祀谷物女神,祭祀雨神风神,也包括战争之神。祭祀的时候人们会唱古老的歌,每一首都很美。我还是最喜欢祭祀战争之神的那一首,雄壮又威严。
        族人也有厌恶我的家伙,因为我的不祥的名字或者我私生子的身份,但是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对那个女人和我友善而客气。但是依旧有些顽劣的同龄孩子叫着我灾星和野种。我是比较孤独的一份子。他们避我不及,我也不愿和他们相处。我唯一的亲近的朋友是一只火药鸦,全宇宙只有珂赛特星还存在少数的濒危生物。它是我救下的。它没有名字。我想过给它取一个名字,后来放弃了,因为别人给我的名字就把我与灾厄捆在了一起。生物本来都没有名字,是人自作聪明擅自给他们绑缚上了名字而没有问过他们愿不愿意。祭祀的时候我会和它一起坐在高高的墙上,听人们祭祀时唱着的辽远的歌。
        总之我还是喜欢这个星球。

        祭祀即将开始,所有人都已经赶到了场地。那个女人早已去帮忙了。我也马上就得走,我的歌也马上要开始。我轻唤一声,黛黑的鸟心领神会地飞到了我的肩上。远处那是——祭祀谷神的歌,下面就是战神了。动作要快了。我自言自语。
        爬上又跳下墙头。翻过围栏。我跑得很快也很熟练,黑鸟从容地和我保持同速度展开双翼类似滑翔一般优美地飞着,让我有一种不是在跑而是和它一起飞着的错觉。祭祀的地点在我的家的北边,但我朝着东北方向跑去。最后一关是一座高墙。爬了无数次,这早就难不倒我。助跑——起跳,这下我真的飞了起来。可惜我无法一下就飞到顶部,而是刚好能抓到墙中部一块凸起的砖。接下来爬上去就变得容易的多了。我手脚并用翻至高墙墙头,黑鸟刚好轻巧地落到我肩上。
        歌也同时开始了。
        歌从远处传过来,我轻轻地跟着哼唱。这是一首祭祀战争之神的歌,可是歌的内容实际上是赞颂和平与自由。
        远处有什么东西。
        远处有云。
        这朵云飞得很快。
        越来越近。
        有什么不对。
        歌至末尾。第八小节的最后一个音符还在空气里微微颤抖。
        祭祀的场地上沉寂了一会儿。不同于即将开始祭祀下一位神之前的中场休息,这样的完全没有声响的诡异氛围让空气仿佛随着奇怪地变暗的天色而渐渐凝结。
        良久。似乎是长老的声音。在这无人出声的时刻,传来的任何声音都特别清晰,使我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战争之神……”
        我望天。
        “显灵了……”
        那根本不是什么云团,而是黑沉的舰队遮天蔽日。舰艇底部的信号灯断续闪着带寒意的细小蓝光。
        它们的出现毫无征兆。他们的屠杀早有预谋。
        “黑旗”两个字特别的刺眼。
        第一发炮弹落下,在人群中心绽开流金的花。这样,燃放了侵略之前预祝胜利的华丽焰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31 18:04
          好的我可能没有解释清楚
          镇楼的克拉还是少年时期还没有黑化变得时髦值爆表
          所以镇楼图和克拉差得有点大
          但是那个就是克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31 18:22
            果然比起续写我更喜欢看前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31 18:22
              克拉洗白?看看我这个:http://tieba.baidu.com/p/5246784425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31 18:35
                问一个问题。。。。。。这时克拉还没有彩虹石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31 18:40
                  本章搞事情要死人了
                  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31 18:48
                    贰 微笑与火光

                    珂赛特这个星球最古老的城市阿尔伦亚的祭祀在该城以北的沃野上举行。祭祀是这个星球每年最大的盛事,阿尔伦亚城的祭祀又为其中之首,该城所有的人集聚在这片土地上,无疑是蔚为壮观的景象。
                    如今人群集中带来的视觉上的绝妙效果转而成为令人绝望的劣势。因祭祀而集中的人们好似自动围拢在撒网地点的鱼,现在出现的黑旗海盗便是那极轻松即可一网将鱼群尽数收获的狡猾的渔人。
                    鱼群惊慌失措,疯狂着四处乱窜游动,不顾一切寻找着生的出路。可是现在鱼群由平时的分散在海域各处转为太过密集的形式,祭祀的场地又只有鲜花彩带而没有任何躲避的地方或有效反抗的武器,他们无力阻止那天空中的渔夫微笑着从容地撒下罗网,哼着歌轻易就将他们囚禁。即使侥幸有鱼暂时逃过一波撒网,很快又会被下一波逮住而无力挣扎。
                    和平的歌声飘散在海中消失不见,绝望的嘶叫哭喊震颤着大地。
                    绚丽的火光映红映亮天空吞没了鲜花和彩带,焦黑的灰烬蝇般飞舞轻覆在几分钟前还有温度的躯体上。
                    千里沃野,瞬为焦土。
                    而阿尔伦亚,仅仅是这个星球成百座城市中的一座。
                    相比祭祀场地上的那些人我显然幸运得多,因为我没有直接参加祭祀而是躲在远远的这里,自己手足无措地看着人群被炮火吞没却暂时不会被找到。
                    现在该干吗?逃吗?
                    我所身处的阿尔伦亚城的某堵墙的墙头显然不能再呆了。不等到那边的人被搜捕干净或是全部炸死,黑旗海盗恐怕就会迫不及待地闯入空虚的阿尔伦亚城洗劫放火。我无论躲在城中哪里都只会死而已。试着跑到其他城市的话……既然都精心策划要趁祭祀这天侵略了,海盗应该不会只盯着阿尔伦亚一个目标,贸然投奔也是找死。跑到城市以南的森林里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我对危险的那里极为不熟悉,可是要逃走的话这里是最后的一条路了。
                    说到底宇宙这么大又躲得到哪里去呢。天空已经没有一处不是敌人了。
                    总之先回到家里收拾一下东西再做逃命的打算。不能再拖延了,不以最快速度抄上必要的家伙细软和那个女人一起躲进森林的话,碰上赶早进城抢劫的海盗她和我都会没命。
                    对了,那个女人还在祭祀场上。
                    真麻烦。
                    现在那个女人有这几种可能:被海盗抓住,被炮弹炸死,或者在没命地试图逃跑。
                    去找她,还是自己逃?
                    可恶。麻烦死了。
                    我唤了一声黑鸦,纵身跳下高墙。所有人在拼命地从祭祀场地逃出来,我在拼命地向那里跑去。黑色的鸟跟在我身后。
                    一定要还活着。
                    跑了多久,被愈来愈浓的硝烟呛到流泪。撞了好几个人,最后一个彻底把我撞倒在地上,但是并不疼,一具血肉模糊的躯体的上半身保持着炸飞前的姿态挺在地上给了我刚刚的缓冲。我猛扭回头奋力向前方没命地跑。喉头泛起腥甜,滋长弥漫着整个口腔,那感觉很恶心。我向地上狠命啐了一口企图摆脱那种感觉,一边努力不让脑内充斥刚刚的场景一边满心祈祷着那个女人不会被这样炸飞炸成亲儿子都不认识的惨状。
                    一定不会的对吧,不然,救那个女人那么麻烦,我赶过来有什么意义啊?
                    看见了,看见那个女人了。在远处。好像还活着,太好了,还活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31 18:49
                      她本来就是很纤细苍白的女人,身上为了祭祀而穿上的盛装稍嫌宽大,风一吹衣物紧贴在身上就更显她竹竿拼凑一般瘦得离谱。她现在伏倒在地,美丽的头发凌乱地撒在地面上,长裙撕破粘着血迹。她看见我了,吃力地转过头来对上我的目光,隔着几米远对着我微笑,笑得努力像平时一样温柔,可是她嘴边还有划痕流着快干的血,很狰狞。
                      我一跃而起想上前去拉住那个女人的手。火光突然照亮了那个女人的微笑。那一瞬间一片白茫中我似乎看见她的嘴翕动着说了三个字。然后是耳鸣,同时我感到我被狠狠抛到了十几米开外。唯一还存在的知觉是巨疼,尤其是大脑和耳朵。
                      恢复意识。胸口疼痛,耳鸣还没有消除。我用着依旧天旋地转的大脑思考那三个字究竟是什么。几个海盗已经向这里走过来,手中拿着绳子。我没做出什么反抗,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思考别的事情了。我就知道那个女人刚刚被一片突如其来的火光吞没了,而我只想搞清她最后对我说了什么。
                      我极力回想着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她好像是我挺讨厌的一个人,因为她给了我生命却偏偏要赶在一个被诅咒的日子,更是未婚先孕使我背上了私生子的身份被人叫做野种,被人排斥,被人欺负。她还会经常批评我不给她省心,很多时候却是人家骂我时捎带着骂到了她我才会忍无可忍和那人扭打起来。她总是抱着我哭哭唧唧地烦死了。可是她还会经常对我温柔地笑,只会在别人的小孩欺负我的时候站出来少见地发怒发得像只刺猬。她很瘦可是有好吃的东西都会让给我。
                      我到底是讨厌她,或者还是爱她呢。
                      我麻木地任由海盗一圈圈绑着我,极力模仿着她最后说出的三个字的口型。
                      那三个字是——
                      【活 · 下 · 去】
                      我望向她刚刚消失的地方,那里只剩一圈人形状的焦迹。我这么一停立刻就被身后的海盗催着快点走而捱了一脚。我没有理会。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故作倔强叫她为“那个女人”而拒绝叫出作为孩子应该叫出的称呼。这个还真是必须道一句歉啊。
                      对不起。
                      妈妈。
                      让我活下去的话我会努力的。
                      珂赛特星上唯一会应答我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了,而漫天的灰烬仍旧在不知疲倦地飞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31 18:51
                        我要被尬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31 18:52
                          细软是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31 18:52
                            142阅读量2人回复的惨案……
                            我觉得已经对我宣告死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31 18:59
                              各位小哥哥小姐姐求求你们评论一下吧
                              【乖巧可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31 19:36
                                放弃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31 19:4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31 21:5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8-01 11: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1 13:14
                                        请加油继续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08-01 17:25
                                          叁 弱者即原罪

                                          脚上的镣铐显然不是为了未成年人量身打造的。它很大不过并不大到足以让我的脚从那禁锢中拔出来,此外沉重得不知道能不能砸碎人的脑袋。拖着这副铁家伙走路让人极为不舒服,它一刻不停地奋力撞击着我的脚踝压着我的脚面,已经可见紫色的淤青。
                                          即使如此我并没有选择停下来休息的权利。前后都是珂赛特人。他们或哭泣或面色沉重,脸上糊着血迹和烟灰,泪水在上面开出了一道道游蛇般的印痕。女人和小孩居多。根据以前听到的关于海盗的传闻,有反抗能力的男人们和没有用的老年人恐怕已经被杀掉了,剩下的被海盗押送着的妇女儿童估计将被送到也许是宇宙的另一个角落去当一辈子的奴隶。
                                          如果我的年龄再大一点也会被直接杀掉吧。
                                          我努力地扭过脖子,身后是沦陷的阿尔伦亚城。这片土地曾欣欣向荣着的绿树红花只怕是早就在昨天的炮火里化为了焦炭。昨日这里炮声连天今天这里却死寂一片。连人们痛苦的哭喊声都没有,更没有什么歌声。
                                          身边的那个海盗由于不得不来干押送女人小孩的这份苦差事却不能进入阿尔伦亚城把金子装进口袋而十分暴躁。我向回望的举动似乎让他更加不爽。他破口大骂了一句什么,然后我的肚腹就挨了一拳。我闷哼一声,口中涌出咸咸的温热液体怕不是血。
                                          【给老子站起来别装死!继续往那边走你听见了没有!】
                                          走你(和谐)大爷啊……
                                          算了,不惹怒他来保住我的小命似乎更重要些。
                                          我强忍着肚腹的疼痛,挣扎着爬起来。
                                          我抬头望着前方的上方,那是运送奴隶的巨大飞船的入口。它像一张巨嘴,已经吞没了队伍走在前面的人。
                                          我咧嘴惨笑了下,挪动沉重的双脚向着那里走去。

                                          自从被押送到这里以来已经过了三天。每天都有新的人被抓过来,不过数量不多且逐渐变少着。所在的飞船的内部有极为庞大的空间,是艘专门运送奴隶的飞船。这里已经关满了在三天前的屠杀中残存下来的小部分人,都来自阿尔伦亚和邻近的几个城市。这里很暗,但我占到的位置由于靠着一排巴掌大的舷窗其中的一个,还能够沐浴到一缕光线并能看到外面的景色。我把火药鸦藏在我的宽松的袍子底下定时通风,祈祷着它不被海盗发现。
                                          三天里供应的只有水和一点变质的食物。
                                          那几乎不能被称之为食物的东西看起来很是难以下咽,气味更是令人不很舒服。第一天我开始觉得有点饿,但是还没有到不吃东西就会马上死掉的地步。我喝了一点水,又喂给黑鸟一点,胃里增加的一点暂时的填充感让我心里踏实了一点。但是接下来两天不那么好过。我把水喝得干干净净,但是缓解不了胃里的痉挛。我捏起一块食物放进嘴里强咽下去,忍住它带来的反胃。我决定不到快死了的时候就不碰它。
                                          我知道因为飞船上由于条件限制提供不了什么多样的食品,在这艘飞船到达目的星球后或许奴隶的伙食会改善一点,但在那之前我恐怕只有这样的东西来填饱肚子。照我这个样子,我又能撑得了多久呢?火药鸦似乎是很耐饿的生物这是件好事,但即使再耐饿它又能撑得了多久呢?
                                          我将来总要习惯吃这个的。

                                          下午船上突然气氛紧张起来,外面传来海盗的大声命令和叫喊。这个空间里的人们也开始骚动起来,对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议论纷纷。我看见外面远处的阿尔伦亚城火光冲天。我知道阿尔伦亚附近的人已经不是死了就是被抓总之清理干净了,城市也已经被打劫完毕放火烧毁,这一片的海盗,应该是要撤退了。
                                          引擎的轰鸣。
                                          脚下一轻的不踏实感。
                                          渐渐缩小远去的阿尔伦亚。
                                          失重。
                                          窗户外面是宇宙。
                                          珂赛特星古老但科技并不发达,污染也因此而微乎其微。在阿尔伦亚的夜晚,抬头所见的璀璨繁星,并不比现在窗外的景色逊色多少,只是舷窗左侧多了一颗占据大部分视野的在阿尔伦亚地面上一辈子也看不到的星星,一颗由土黄色和墨绿色交织而成的宝石般美丽的星球。
                                          那是珂赛特星。
                                          沦陷的阿尔伦亚已不可见。
                                          又还有几个城市还在努力地抵抗着呢?
                                          说不定已经没有了。
                                          科技的发展缓慢让我们保留着污染严重的发达星球见不到的美丽星空,在强大敌人侵略的时候却让我们无力阻止失去它。侵略弱小的我们容易得就像拍死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一样。
                                          原来力量就是一切,没有它我们什么都守护不了。
                                          就这样完了么,一个星球。
                                          我们弱小,但是热爱和平,千百年在这片土地生活欣欣向荣。
                                          所有的一切毁于一旦。
                                          我们什么都没做错,仅仅因为我们弱小而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01 18: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02 08:05
                                              肆 简单的道理

                                              我现在是……睡着了吗?
                                              旁边不知道谁晃动着我的肩膀。
                                              好困啊,我想多睡一会。别晃了,烦死了。
                                              这一觉好像很甜美,但是却没有梦境。四周很黑。我只觉得在这一觉里我飘飘然快要融化了,下一秒就可能升上没有病痛和饥饿的天国。
                                              我强烈地想让那人对我的晃动停止,可是真困啊,动一下的话可能会醒来,醒了就再也不能延续这一觉了吧。我在心里想着给我停下啊你这家伙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一件事只在心里祈祷的话多少遍都不会让别人听见的,所以那种晃动持续着,持续着,愈加强烈,感触愈加清晰。
                                              停下啊,烦死了。
                                              停下啊,烦死了。
                                              【别晃了!】
                                              我忍无可忍地喊了出来。
                                              该死。本来还剩朦胧的睡意,这回真醒了。
                                              我睁开眼,眼皮异样地沉重。
                                              摇晃着我肩膀的人也停下了,应该就是我旁边这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绿眼睛少年。他看上去不像珂赛特人。
                                              我想揪住他的脖子质问他为什么要搅扰我天国一样的美梦,可是也许是因为饿,我的大脑发出了指令,身体却拒绝执行。
                                              没有力气。
                                              算了,饶这小子一命。
                                              【你总算醒了,我本来都打算放弃了。】
                                              【托你的福。】
                                              【你确实该感谢我。】
                                              突然把我从美梦中叫醒,还真是感谢你啊。
                                              【喂,我说……呼……叫醒我干嘛?呼……如果是因为发放食物的话你以后就别来叫我了,我都是不吃的。】
                                              说几句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累,我可以听见自己呼哧的喘气声。
                                              【哈?你问我叫醒你干嘛?麻烦您先摸摸自己的头好吗?】
                                              我的头……我的头有什么好摸的?
                                              我把手放了上去。
                                              我的手好凉啊。
                                              不对,准确的说,是我的额头好烫啊。
                                              我发高烧了?!
                                              【你似乎是内脏受损出血,所以发烧了。幸亏肋骨没断。那边的盘子是你的吧?里面的东西一点都没动,高烧加上久不进食,所以才会晕倒的。我想把你弄醒的时候你说不定正在鬼门关徘徊。晃了好久你还不醒,我差点以为你没救了。】
                                              爆炸,还有那个海盗看守的一拳,让我内脏受伤……我又不肯吃海盗提供的食物,所以我……所以我刚才差点死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8-02 18:44
                                                【谢谢……】
                                                【现在知道谢我了吗?】少年把一小块面包放到我手里。【赶快吃,别让别人看见。】
                                                【呼,为什么要躲起来?】我看着面包,相比海盗们提供的食物它可算是无上的美味,但高烧让我没有胃口。我想喂给黑鸟,便去找它,袍子下面却是空的。
                                                【为什么不要让别人看见么……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面包吃啊。在绝境里如果物资分配不均,即使平时是谦谦君子,也会马上就变成不顾一切运用暴力抢夺东西的罪犯。现在你们上船的时间不长,也许情况稍好些,时间久了之后,人本来的兽性总会取代人性。】
                                                【不要摆出那么不信的眼神啊喂,你不信也得信。我可是见多了呢。在这个时候,平时所谓的法律是不起作用也不符合三观的,真正的铁律是,谁强,谁就可以建立秩序。】
                                                【……难以理解。】
                                                【现在理解不了没关系,之后你总会看到的。还有,你的鸟我喂过了,不用找它,它在那里。】
                                                【我待会再吃面包吧。】
                                                【最好还是吃掉吧,我想你的身体要撑不住了。我这里还有一点点退烧药,不过也只能搞到退烧药了。还要记住,海盗的饭难吃,但是得吃。不是每顿都有面包送到你手里。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想活下去吗?】
                                                ……活下去吗?
                                                【想。】
                                                我当然要活下去了。
                                                【好。看看四周,像你一样的不愿意吃东西的娇贵人多了去了,很多撑不住饿死了。死了的人我见得都麻木了,他们会被海盗直接拖下船,叫野兽随意吃掉。死得跟牲畜一样。我呢,能帮一个是一个,但是太多了帮不过来我也习惯了。你不想死呢,就要学会吃这个,简单的道理。】绿眼睛的少年说这些就像在说自己某天跌了一跤一样平静。
                                                【呼……你见过很多人死了吗?】我问。
                                                【是啊。】
                                                【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不喜欢。以及我劝你少说一点话防止自己虚脱。】
                                                【那你为什么还选择活着呢?】
                                                【我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02 18:46
                                                  更新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8-02 19:04
                                                    写的好棒!以及珂赛特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悲惨世界里的那个妹子


                                                    收起回复
                                                    34楼2017-08-03 10:31
                                                      伍 苟活的理由

                                                      像牲畜一样死掉吗?
                                                      ……我果然不想就那样死掉。
                                                      我根本就不能死,因为她让我活下去。
                                                      不过这个世界,原本就对我没有偏爱,现在这个绿眼睛的少年又通过描述挑起了它令我感到新奇和一时无法理解的小小一角。这一角让我对这个世界开始感到失望。
                                                      我们所坚持的和平,自由,平等不是坚不可摧吗?为什么他说环境变了之后它们就会变得……什么也不是呢?
                                                      也不是怎么难理解。毕竟因为我们是科技不发达的星球,所以,现在才会有那么多人在海盗的炮火铅弹下死去。我们的文明度过了那么久的和平岁月,只是强者对我们的恩赐。
                                                      现在这种狼多肉少的情况,一块肉就只能分给打的赢的狼,这好像也确实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只是不知道在这里有多少人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从人变成了狼。
                                                      我也会变成狼,牺牲同胞换取自己的生存吗?
                                                      变成狼之后,我会成为打赢的那一个吗?
                                                      ……这个世界让我困惑和失望。
                                                      那这个少年又怎么看呢,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他说看过很多人死了。
                                                      他说不喜欢这个世界。
                                                      可是他也选择了活着。
                                                      【你又为什么要活下去呢?】
                                                      【我嘛……】
                                                      少年没再说下去,转身摘下腰里的锡水壶递给我。
                                                      【你最好还是试着别讲话,我看你说几个字都挺吃力的,这么喋喋不休下去病就该恶化了。这里有水,把药吃了。半小时之内别和我讲话,我得去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快饿死的倒霉鬼。】
                                                      少年麻利地爬起身走了。我撑起身来,捏起白色的药片,就着水吞了下去,倒头大睡。黑鸟偎在我身边。

                                                      【她是谁?】
                                                      醒来。
                                                      少年双手环在胸前盘腿坐在我旁边,劈头盖脸地丢过来一句。
                                                      烧好像退了,但是头还有点疼。
                                                      【什么她啊……】
                                                      【你刚刚睡着的时候念叨着她叫我活下去的我不能死之类的中二感爆棚的话。】
                                                      【我说梦话了?】
                                                      【说了很多。所以她是谁?】
                                                      【你为什么要知道啊?】
                                                      少年绿眸微暗。
                                                      【……是你母亲对吗。】
                                                      他怎么猜出来的。
                                                      【她是不是,死了?】
                                                      【对,就死在不久前的珂赛特星的屠杀里。】
                                                      【……我很抱歉。】
                                                      沉默。
                                                      【你知道为什么我选择在这种世界活下去?我本来也不想说的。】少年指向他的脚。我才注意到,他的脚上没有一样这个空间里所有人都有的东西。
                                                      脚镣。
                                                      这艘船上所有的奴隶都带着枷锁,但是他没有。
                                                      而且我之前发烧糊涂,竟然没有诧异他为什么可以搞来面包和药品。
                                                      所以,他是……
                                                      【你是海盗!】我猛然撑起身体。
                                                      就是海盗毁了我的星球啊!
                                                      【你的星球毁灭了吧,我很抱歉。】
                                                      【干嘛抱歉!你一定也看多了吧?你们侵略了那么多星球,那么多像我的星球一样毁灭了你也看习惯了吧!】我冲着这个年轻的走狗大喊,揽过黑鸟警惕地后退。
                                                      【住口!你要引来海盗吗?】
                                                      【你不就是吗!】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我有选择吗?一出生就被海盗抓走的人,连自己父母的一面都没有见过的人能有什么选择吗?!】
                                                      一出生……就被抓走的人?
                                                      我一愣。
                                                      【你到底……】
                                                      【你很幸运,至少你可以在自己的星球长到这么大,你的母亲可以陪在你身边,我呢?我有记忆开始就带上了脚镣。因为几分机灵,十岁出头可以当上干杂活的小卒跟着舰队出去征服星球。看见这个胎记没,还有这颗珠子,我父母留给我的所有东西。我长到现在,忍到现在,看了很多星球被毁了,我活着我想去找我的父母啊!】
                                                      少年一把拽下衣领,一块铜钱大的胎记赫然在目,脖子上还挂着一颗用细绳穿起来的玻璃珠子。
                                                      【对不起,我……】
                                                      【没有什么。不当上海盗,不到宇宙里来四处游历,即使他们还活着我也永远无法找到他们。和我一样失去了母星成为奴隶的家伙,我也都尽量帮忙了,算是减少心里的一点愧疚吧。我想着,如果找到了,我就会逃出去……】
                                                      少年垂下头。
                                                      【算了,可笑吧,这是我从小以来的愿望。可是长到现在我早就明白宇宙太大我们太渺小,他们说不定也早就死掉了。果然我一辈子,也找不到他们吧。】
                                                      少年把珠子攥紧,又松开手。
                                                      【你母亲死之前对你说要你活下去,我想我的父母一定也不会希望我死的。今天说了这么多,我想我们是朋友了,我是帕尔,你呢?】
                                                      【克拉。】
                                                      【好,克拉,一起在这个令人失望的世界活下去吧,这条命就是我们仅剩的东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8-03 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