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灿烈小说吧 关注:56,646贴子:326,832
  • 34回复贴,共1

「P.CHAN YeoL」阿楚姑娘【BG 参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南城有诗,北城有梦。
请用一支玫瑰纪念我。
【高黄.江岐音出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30 20:30
    审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30 20:31
      使用说明
      -
      并非灿烈粉丝,单纯对活动感兴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30 20:32
        c.0
        -
        阿楚姑娘,在炊烟寥寥的故乡,在我努力奔跑却始终追不上的远方,亦或在我去过的那些有你气息的村庄……故事最后,你也随着旋律住进了我的心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30 20:32
          c.1
          昨夜的风里有点玫瑰花的清香,今早起来时阿楚姑娘的小院里开满着全是玫瑰花。
          -
          她推开木门发出嘎吱的声音,村子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姑娘的眉眼游荡着那丝温柔,就像春日里的人们那件单薄的夹克,从缝隙里透着那一阵清凉的风。
          -
          人们常说阿楚姑娘是一个从北方来的女人,从北方寄来的信中总是叫着阿楚人们自然也就跟着叫起来了。那姑娘也不知是谁加上去的,每次别人叫起她的名子,那姑娘眼睛中就仿佛有一层光芒。
          -
          “灿烈啊,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家院子里前前后后都载满了玫瑰花,你现在又在哪里呢?”这是玫瑰花开的第一天,姑娘心情颇好地自言自语,路过的人没有听清她念叨的那个名字,但看见姑娘单薄的背影在春风中瑟瑟发抖。
          -
          寄给阿楚那封信邮差曾经偷偷看过,也没有信封很好看到内容。邮差看完后默默合拢牛皮纸,手上沾着未曾褪去的笔墨香。
          -
          有一天邮差给阿楚送信的时候无意问了问信的内容,阿楚姑娘笑笑不说话,抬头望向北方的天空。邮差盯着阿楚清秀的侧颜发呆,半晌阿楚透净如水的声音响起:“我曾经在北方遇到过一个很棒的人,似乎一切都快水到渠成的时候他却说要自由,我没有去处便一个人在这里住下了。他现在一定是在过着他想要的生活吧。”
          -
          娓娓道来的故事让邮差愣了愣,他看着阿楚那张祈望的脸庞,恍惚地说:“万一他最后落得俗气的下场呢?”
          -
          “不,他那么特别的人,那么向往自由的人怎么会甘心尘埃落定呢。”
          -
          “可是人就是在一瞬间决定安定下来,最后变成庸人的啊。”邮差历经风霜的眼睛透出疲惫,他只是注视着阿楚。最后他还是叹了口气,提着那破帆布包冲阿楚挥了挥手,一步步走远了。
          -
          阿楚觉得那双眼睛是那么熟悉,但她又好像记不起来了。她几乎已经记不清生命中每个重要的人,但她谈起来的时候却又是那么记忆犹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30 20:33
            c.2
            朴灿烈背手抹了一把眼睛,摊开发黄的信纸,咬咬手指开始伏案写信。他粗糙的手指上有厚厚的一层茧,他曾经想过用刀刮掉算了,想到刮掉反而越疼,就任由它不管了。
            -
            这些日子里他写给阿楚有近十几封信,她似乎永远都不知道那个每日给他送信的邮差就是曾经狂傲的朴灿烈。
            也对,人都变了模样,记不得很正常的。
            -
            朴灿烈边写信边回忆着往事。
            -
            第一次遇见阿楚姑娘是在他的故乡。他还是背着一个摄像机在那个小小的村庄正日游荡的无业游民。他从没离开过那个小村庄,拍下的照片也不。他手中仅有几张照片全是一成不变的天空,蓝的清澈看久了却又乏味了。
            -
            朴灿烈的邻居从隔壁村子里回来时告诉他,隔壁村里有一个叫阿楚的姑娘,美的不可方物。起初他是不信的,但人们口中总传有阿楚的消息,久而久之他便也决定去看看那位阿楚姑娘。
            -
            那是个月明星稀的夜晚,背着摄像机的朴灿烈终于赶到了邻村。随着人们的指引终于找到了阿楚的小房子。
            -
            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无法体会到当她们在月光下静静梳头时的模样有多么迷人,但是作为男人那是朴灿烈第一次感受到那么真切的美,摄像机便控制不住地照下来了。
            -
            他有些发呆都忘了闪光灯的存在,阿楚姑娘回头冲他笑笑。姑娘身上淡淡的桂花香是从她院子里飘出来的。
            -
            朴灿烈那之后每天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赶到邻村就为了和阿楚见一面,晚上的月光轻轻洒落在姑娘的院子里。
            -
            就仿佛是一段毫无开端的感情,阿楚姑娘似乎是真的爱上了朴灿烈。但朴灿烈不知道,他某次和阿楚姑娘提起从远方归来的人告诉他有一种叫玫瑰花的花,希望阿楚能让玫瑰花开满整个院子。
            -
            说这些话时阿楚姑娘往朴灿烈身上靠了靠,月亮在天空发亮。阿楚回头看见朴灿烈对远方渴望的眼神一言不发地收回了目光,似乎想开口说话但欲言又止。
            -
            后来的时候朴灿烈与阿楚告别,说他要去远方了。阿楚也不惊奇点点头,说:“那你走吧。”
            -
            朴灿烈发愣,心头尽管有千万种不舍与遗憾也只能埋在心里。他想说出告别时悲伤的话,最后也只能故作坚强地与阿楚对视,仿佛告诉阿楚他会很好。
            -
            自从他走了之后,再也没听过阿楚姑娘,消息,那一段短暂的爱恋变成朴灿烈永远无法言说的遗憾。
            -
            心中有愧,便是如此了。
            -
            边回忆着往事,朴灿烈觉得很幸福。心间的思念像是关不住的水阀一样喷薄而出,那是思念到一个人无法自拔的痛苦。
            -
            朴灿烈无奈地写下最后一个字,装进自己的帆布包,明天就得跟阿楚送去了吧。他起身在阴暗的屋子里穿过,挪到床边躺下。身子很沉重,连眼皮都知道他的疲惫似的,很快就榻下了。
            -
            但是朴灿烈睡不着,只能不断醒来看窗外的月亮。一遍一遍地叹息,在缓慢地躺下强迫自己睡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30 20:33
              c.3
              -
              花开一段时间后,初春的寒气也退了去。村子头顶也是刺眼的阳光,枯黄的大地被照耀地更加沉重。但对于阿楚姑娘来说这个冬天总算是熬过去了,天气也逐渐转冷了。
              -
              她坐在床边将朴灿烈寄来的信收在一个小小的铁盒子里,数一数大概有三十一封。就在她和上盒子的时候,突然停下了动作,怔怔地看着信封上熟悉的笔迹。她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将盒子和上,藏在蓝底印花枕头下面。
              -
              “阿楚,有你的信。”
              -
              邮差来了。阿楚拍拍枕头,起身去开门。推开门便看到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阿楚与邮差对视。她看了很久邮差也没有说话任由她看着,直到她眼神中的深邃淡去。
              -
              真的很像朴灿烈呢。
              -
              阿楚姑娘心中有些疑惑但没有说出来,她既不愿相信这是朴灿烈也不愿确认他的身份。其实她又是那么确信,她了解朴灿烈,朴灿烈从来都是不会垂眸的,他也不会驼着背。
              -
              但邮差却在把信递给她后微微弓起身子,低头摸摸鼻子。
              -
              奇妙的是邮差说话的时候那深沉的低音炮,与朴灿烈一模一样。还有眼神,即使他眼中是旅途的尘土,总有那么一些东西,是阿楚能清晰分辨出来的。
              -
              大门口突然吹来一阵过堂风,阿楚猛烈地咳嗽起来。直到她涨红脸拍着胸脯继续跟邮差说话的时候,她依然在尽力保持身体平衡。
              -
              朴灿烈目睹阿楚自从搬来这里后身体日益消瘦,每日都只看得到那苍白的脸,他都快忘了当初他爱过的那个面如桃花的姑娘。
              -
              “我以前见过你,没在意出现在我眼中的你。如今我想出现在你的眼里,却发现你的眼神已转去了远方,不在我这里停留。”咳嗽着的阿楚姑娘看了看朴灿烈来信中简短的一句话,最近,他的话好像越来越少了。就仿佛是她难熬的生命一般,好像马上就要断线了。
              -
              那短短的几句话,朴灿烈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气才写上去的。此时此刻他看着阿楚读过那封信便也安心了。这,是最后一封信了吧。从此以后,不会有人深夜思念你到整夜未免,也不会有人会因为亏欠你整日愧疚。
              -
              从那以后,就用平和的朋友关系相处。至于未曾提过的爱意,就此全部放下吧。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对于这个年龄的朴灿烈来说。他今年满39岁。
              -
              “喂,你看到那满院子的玫瑰花了吗?那个人说要看到我的院子里开满玫瑰,你说他还会不会来看啊?”阿楚姑娘突然指着那开的正艳的玫瑰花,鲜红的一片,像当初朴灿烈当初描述的那样。
              -
              其实朴灿烈想告诉阿楚,那个人在外面的世界早就见过玫瑰了。有白的,蓝的,粉的,黄的,哪只有红色这种单调的颜色。只是他回来了,庆幸的是还能遇见阿楚。
              -
              但他没有说,他不想把阿楚带出那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他会心地一笑。他想伸手触碰阿楚那仿佛枯树枝样的头发,早已没了初见的柔顺。
              -
              他没伸手,阿楚心知肚明。
              -
              这样最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30 20:35
                c.4
                -
                若有风来 便随风来 等风走
                若有思念来袭 便随思念来 等思念走
                如此 定然会有痛苦吧
                或许会留下来就此生活吧
                或许在生活中会就此离去吧
                -
                玫瑰花季的结尾,阿楚走了。
                -
                在一个安静的午后,玫瑰花瓣已然凋落,被风吹出了那个小小的院子。唯一留下的是花边的黑土地,那里埋着明年的玫瑰花种子。阿楚等不及了,提前几天就埋下了。似乎那对她也是个念想。
                -
                下午的阳光温软和熙,混杂着玫瑰花香和远方的炊烟气息。
                -
                邮差是以朴灿烈这个名字参加的葬礼,村子不大居民也就那么几户于是家家户户间都算相依相存,所以都很热心地办了葬礼。请到朴灿烈的时候,村长敲了几次门,也不见有回音。
                -
                年迈的村长叹了口气,撂下一张字条塞进朴灿烈的家门里。
                -
                朴灿烈偷偷将阿楚房间枕头下那个铁盒子收走了,还摘了一朵即将枯萎的玫瑰,而他被人看见了的时候只是笑笑地说:“这本来就是我的。”说着将那个铁盒子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你看,这是我给他写的,那是我先前送给她的发带,这是她常戴的佛珠手链。都是我送给他的。”他的笑容中包含着太多旁观者看不懂的东西,若阿楚还在,一定看得出那其中的疲惫和无奈的痛苦。
                -
                问问题的人不再语了,他大概知道了什么叫表面风云不惊,内心已经波澜壮阔。
                -
                他拿着那个铁盒子转身看了很久阿楚的遗体,他知道这是最后一眼了,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回这个小屋。他已经抱走了阿楚的全部,最后一步一步如履薄冰似的他出了阿楚姑娘的小院。
                -
                朴灿烈一出小院就开始奔跑,跑远这个留有阿楚气味的地方,他口袋里的玫瑰花瓣纷纷掉落出来,男人的身影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有玫瑰花瓣铺成的道路。他尽力奔跑到村子十里开外。
                -
                “啊!”
                -
                这是朴灿烈一生最后一次嘶吼,用尽毕生的力气吼叫出来的,那之后他对谁说话都是一股子泥土味,平实沉稳。声音嘶哑着大吼了一声,就没了力气。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堵在喉咙发出啜泣声,像是呜咽又像是嚎啕大哭。
                -
                那日过后的朴灿烈第二天很早地回了家,他手上没有抱着那个铁盒子。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30 20:35
                  -------THE END--------
                  共计4243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30 20:36
                    此文我之前在别的吧发过,所以如果人名有差错请无视。
                    艾特好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30 20:37
                      随便艾特的一点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30 20:39
                        补c.4
                        他在阿楚的一生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直到以后他都是无法补偿的,那似乎是一种对他曾经自私的惩罚,又似乎一种解脱。
                        -
                        阿楚不会知道朴灿烈曾经偷偷在半夜摘下她的玫瑰花,回到家仔细清洗后摆在窗前,对朴灿烈来说那就是阿楚。后来的朴灿烈将那花撕碎了埋进土里,那是朴灿烈决定不再对阿楚日夜牵挂的夜晚,本是想着阿楚会日夜思念的,现在看来这一辈子都不会脱离苦海的人倒是他了。
                        -
                        想到这朴灿烈呲笑了一声,后悔曾经的自己不够珍惜,又害怕今后的自己会受煎熬。这真是自找了。
                        -
                        只是朴灿烈没有哭意,只是望着蒙蒙亮的天空,揉了揉风湿的膝盖叹了口气。
                        -
                        他的眼中蒙了一层雾,里面生长着无法自拔的悲伤。但那之后的人们在也没见过朴灿烈哭,人们说,朴灿烈这辈子没有哭过。
                        -
                        邮差又开始送信了,他骑起了一辆自行车,骑了一辈子直到他老了,人们问起他为什么不换车,他鬓发已白:“这次我可不想再把它丢下了。”
                        -
                        人们不懂,邮差只是低头笑起来,皱纹挤在眉头,像是一个少女笑起来绽开的嘴角。
                        -
                        朴灿烈死的时候,人们给他举办了葬礼,那是一个没有一个亲人家属的葬礼。恰逢远处一家废弃的房屋里的玫瑰花开,这次的风把花瓣吹到了朴灿烈的家中。
                        -
                        有一位老人家坐在门槛前抽着烟,吐了一口烟圈慢吞吞地说道:“那不是邮差年轻时常去的姑娘家吗?”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30 20:4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30 20:43
                            然后你就这样end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7-30 20:55
                              这么牛的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7-30 20:55
                                辛苦了!


                                收起回复
                                18楼2017-07-30 20:56
                                  改成泡菜鱼的啊!
                                  赞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30 20:58
                                    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30 21:01
                                      妈的还是超喜欢这篇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7-30 21:22
                                        哇哇哇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7-30 22:14
                                          捧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31 00:57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31 08:01
                                              敲爱这篇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31 08:43
                                                瓶子!!!


                                                回复
                                                27楼2017-07-31 18:07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08 19:31
                                                    好多参赛的啧啧,这文名是首歌吧好像,这里宋恩夏昂混个眼熟,今后的文继续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09 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