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804
  • 17回复贴,共1

161 苍声响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结果周末我还是来了


回复
1楼2017-07-30 17:15
     巴尔迪亚斯摔落马下。他已经没有余力。屈膝跪地,只用眼睛瞪着斯特拉克勒斯。他那逞强的行动,令斯特拉克勒斯产生了敬畏之情和一抹寂寥。对方是长年与自己交锋的对手。尽管比自己要差上一个层次却仍然数次令斯特拉克勒斯陷入困境。那是不动为了对抗斯特拉克勒斯的战斗苦思冥想后得出的结果。
    「那是个不错的时代啊」
     斯特拉克勒斯微笑。巴尔迪亚斯露出苦涩的神情,
    「哼。对吾来说也是痛苦的时代」
     吐出这句话。诞生在同一时代的两人。多少次剑刃交锋。多少次地、多少次地,在拉科尼亚,在这片土地,无数次、无数次——
    「新的时代来临。老夫……必须要让陛下,让奥斯特贝尔格存活下去。你暂且等待一会儿。老夫也马上会去你那边」
    「吾会等待着露出苦涩表情的你现身」
     巴尔迪亚斯的苦笑。这是不怎么笑的男人所展现出的最后的笑容。
    「再会了战友(吾友)唷!」
     斯特拉克勒斯挥起大剑。巴尔迪亚斯也闭上了眼睛。
     随着轰鸣声一同挥下的剑,发出了巨大的钢铁声——
    「呶喔!?」
     巴尔迪亚斯被击飞了。巴尔迪亚斯因和想象不同的冲击而睁开眼睛。他的眼中一瞬间映出由于惊讶而瞪大眼的斯特拉克勒斯,接着瞳孔中映出了地面。巴尔迪亚斯就那样翻滚出去。伴随着异物感一同难看的滚动着。
    「咕、啊啊」
     异物发出了苦闷的声音。听见那个声音巴尔迪亚斯终于理解了。
    「你、你在做什么?卡尔百人队长!」
     装备着被压瘪的大盾的卡尔就在那里。他是由于承受下巨星全力的一击,手腕骨折连带着冲势和巴尔迪亚斯一同被击飞了吧。过剩的痛楚令他的额头上浮现汗水。
     还以为他已经逃走了。因为让他逃走而安心了。没想到理应延续了未来的自己的性命,没想到却会变成这样的结果。这样一来——
    「没想到竟然回来了啊。那老夫不会手软。对老夫来说真是侥幸啊。因为能一并将现在,和明天共同摘去啊」
     巴尔迪亚斯浮现出了绝望。而斯特拉克勒斯浮现出的是失望。
    「为何回来了。这样,吾到底是为何」
     为了什么而赌上性命。一切都化作了泡影。
    「……那样不是不行的吗。因为,因为这样一来,大家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死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赌上性命啊!既然要拱手让出奥登加德,那本不必死的生命不是有很多吗!你要让放弃一切的我用什么脸面去面对他们啊!」
     卡尔的呐喊。这也是正论。然而——
    「小子,战争有着胜者和败者。胜者会接近愿望,败者则远离愿望,此次的败者是尔等。那么摸索如何获得更好的败北才是道理。你还没有完全成长啊,卡尔·冯·泰勒」
     此处乃战场。予胜者以美酒,败者以泥水,胜负间夹杂着天地之差。
    「确实,有时也会有战败的情况。但从战败中也有能获得的东西吧。但是,今天是不能战败的日子。对战败来说失去的实在太多。对学习来说牺牲是在过大。必须的要胜利,今天不能放弃!」
     卡尔被既是自己的好友亦是自己战场上师傅的男人灌输了要生存下去的理念。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生存下去,并且抓住在那未来的胜利。生存下去是第一要义。但是——
    「我是笨蛋。我说不定搞错了。但是,今天战败,奥登加德被夺走,在那未来还有着胜利吗?在那未来还能够实现生存的愿望吗?」
     巴尔迪亚斯的表情蒙上阴影。因为自己无法想象,就说着托付未来这种听起来好听的话,然而,结果只是将今日的败北的结局,扔向了未来。
    「正因为没有所以不能退缩!因为无法实现,所以这不是能够逃走的局面!如果是我的挚友就不会从这里撤退。这里是,应该赌上性命的局面!」
     卡尔站起身。手臂折断,浑身泥土,尽管如此他的眼神,声音都没有放弃。
    「如果今天就会决定阿尔卡迪亚的命运,我绝对不会放弃!我等的身后有着家族、有着恋人、有着朋友!一旦我败逃,他们全都会被夺走。我无法原谅那种事情!就算我会死,我也绝对不会承认那种事情!」
     这是太过幼稚的话语。


    「我等是阿尔卡迪亚的盾!弱小的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背负着消逝性命的战友的、他们的悔恨站在这里!来吧,巨星!你要是能粉碎就粉碎试试!我是,阿尔卡迪亚的盾!」
     和卡尔对峙的斯特拉克勒斯露出笑容。眼前的对手太过危险。不在这里讨伐,他就会成为威胁明日的奥斯特贝尔格的存在,巨星如此想到。
     满身泥泞,浑身是血,尽管折断的手臂无法抬起,卡尔仍然拼命地架起盾牌。他那难看的样子,差劲、泥泞的身姿——
    「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这个战场中最弱的存在正走向巨星。他的身姿——


    「「「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让人看见明日。
     越过步伐缓慢的卡尔,举着盾牌的士兵们向着巨星蜂拥而去。不论是强者,还是弱者,全都同样举着盾牌,向着巨星冲去。差劲、难看,却仍然意志坚定。
    「……这样,可不行啊!」
     将生命化作火焰蜂拥而至的士兵们。他们的眼中没有对巨星的畏惧。没有对死亡的畏惧。向着巨星冲去的所有士兵都做好了觉悟。
     接着——
    「你这、混账啊啊啊!」
     由于意识完全集中在了前方,斯特拉克勒斯没有预料到侧面而来的攻击。
     当然他还是避开了剑刃。但是,巨星没能完全挡住接下来由于马匹造成的身体冲撞。斯特拉克勒斯从贝尔加上落马。盾的海啸向他袭去。
    「真是的……最近的年轻人会做些什么令人想不懂!」
     斯特拉克勒斯一挥大剑。最前线的盾牌被吹飞。然而第二列、第三列毫不间断地涌了上来。无视性命的突击。
    「老夫一人没办法了吗。别输给他们!我等也没有后路了!」
     斯特拉克勒斯的号令传开。进攻到主阵的奥斯特贝尔格军也拿起盾和枪向着阿尔卡迪亚的盾们迎击。
    「……老夫被,逼退了吗」
     这场战争开始到现在,斯特拉克勒斯第一次后退了一步。那一步虽小,但那对这张战争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力,后世如此传颂。


      ○


     卡尔的声音,也传达到了基尔伯特他们那里。
     会有听到那声音而不感到振奋的人吗。
    「咕!?」
     基尔伯特的剑压制了客蒙。他之前认为失去了胜机,内心已经放弃了一半。像是为了挥去那弱小的自己一般,基尔伯特专心致志地挥舞着剑刃。
    「可恶!这些家伙!」
     雷斯塔也被强压入了苦战。突破雷斯塔他们的部下,希尔达的部下们开始陆陆续续出现在这里。当然就算其他人也开始应战,但火焰烧到末端的阿尔卡迪亚兵很强。
     中继地点形成了乱战态势。那里渐渐开始陷入机能不全的局面。


      ○
    「这时怎么能还不出战!我已经忍不住了。出战了!」
     古斯塔夫拿着自己自傲的大枪骑上马匹。现在已经不是能够等下去的状况。都已经听到了质问是否能失去明天的叱喝。作为年长者,作为前辈,不能露出丢脸的样子。
    「我们要去那边呢?去援护巴尔迪亚斯大人?还是去为包围阵型的完成助上一臂之力?」
    「你个大笨蛋!这里离中继地点也太远了,作为助力太迟了吧!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老爷子所在的、小毛孩所在的地方!」
     古斯塔夫气势强盛打算奔出时——
    「对你来说已经忍得不错了,但那是错误答案哦古斯塔夫」
     止住将要奔出的步伐,古斯塔夫向着传来不该在这里听到的声音的方向看去。
    「来,逆转局面吧」
     看着那男人不可靠的笑容,古斯塔夫「太慢啦混账家伙」如此低语。


      ○


     那里刚好是,离敌人后背较近的树林。是能够不被敌人察觉就突击后背,或是侧面的场所。
    「确认好了。和预想一样……那里发现了对中继来说充足得不必要的粮食和资源。应该十有八九,和推论一样」
     只有半边戴着面具的扭曲的男人恭敬地低下头。
    「好,这样条件就备齐了。之后……只需要蹂躏」
     身着白色铠甲,鲜红的红宝石在胸前闪耀。纯白的头发烘托出神圣的气氛,从面具中露出的细长眼眸强烈的闪耀着。已然完成的骑士。
    「我们走」
     那份美丽,超凡的魅力,令候在他身后戴着半面的男人颤抖。
    「哼,不用你说」
     银发的女性,像是为了令自己沸腾的血液平静下来一样,挥舞着有着独特形状不只是枪还是斧的武器。轰鸣声进一步提高了战意。
    「姆,你笑什么?我可没做任何可笑的事情」
     女性的心情突然变差。好像面具男的笑容令她感到不快。
    「啊啊,抱歉。我只是那声音非常清亮」
     先前听见的声音,回想起许久没有听过的那声音,面具男的笑容加深了。他果然爬了上来。来到了和自己相同的层面。预感转变为了确信。说不定他正是,能将自己——
    「原来如此。确实是不错的声音。内容也很好。那能令人沸腾。就连身为局外人的我都有所感触。更何况……怎么了恶心男,你那恶心的面容进一步变得恶心了哦」
     和女性指责的意义,半面男露出了厌恶、嫉妒、愤怒交杂的表情。他原本的面容越是好,现在就越是变成令人不越快的面孔。
    「废话就到此为止。走出这里就立即开战了」
     穿过,树林。看着前方展开的景象,面具男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收起回复
    2楼2017-07-30 17:15
      前排


      回复
      3楼2017-07-30 18:27
        终于来了~~


        翻译辛苦了~


        回复
        4楼2017-07-30 18:38
          翻译辛苦了


          回复
          5楼2017-07-30 18:58
            翻译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7-30 21:00
              面具男是谁?威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30 21:10
                辛苦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30 21:15
                  非常燃!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7-30 21:43
                    后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30 23:02
                      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30 23:22
                        威廉终于来了


                        回复
                        12楼2017-07-30 23:38
                          23333我知道你就是口嫌体正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31 02:16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31 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