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间杏红吧 关注:25贴子:504
  • 9回复贴,共1

眉间杏红·《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6 22:33回复
    人设(有变动)
    【典客】成准-25
    (秦臣,成乃清白世家,父早逝,经褚提拔,位列九卿,有一亲妹,成黛。)
    (1)成准脑子直,一心唯有读书高,却略了人情世故,被官员排挤,所幸得“伯乐”赏识。
    (2)成准瞧不起晟弑父篡位,听闻故友囚于东宫,只想救故友脱困。
    (3)成准善音律,常传召于宫中,晟为辱其,在其奏一曲便置一金银。
    (4)父早逝,长兄如父,对亲妹疼爱有加,却无奈谁也救不了。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6 22:34
    回复
      王·姬瑜
      春深尽头,杏花谢尽,独行闹市之中,香车桃花骑。
      拨雾再远眺,一人身形清瘦,不疑是他。
      青白衣袍,再加僧冠,阻断十丈软红。
      和风不暖,如霜雪彻骨寒,冰火两重天,两字滚在喉间,舌尖一跳,猛然止住,炽热如火,肌骨都焚尽。再量心而论,何敢相忘?
      掌按袖间刀锋,热血滚烫,才止心间悸动,眼里有他,欲灭心火,任世事沉浮,按兵不动。
      笑也寡淡,长袖凰腾灼目,遥遥相立,不肯再前,才把珠玑吐,九分笃定,一分试探,沉声:“成准。”
      道一法师·成准
      是削发披缁,形羸骨瘦。
      有风来探衣衫,无果。杏花落跟前时,抬目。
      未及二十四刹那,心中一声阿瑜念过。薄唇微动,万语千言,字字句句,悉数卷入这上京的混沌风里。
      指间滚过念珠几颗,道一句阿弥陀佛,贪、嗔、痴三毒空扫。
      此时最后一朵杏花落地,尘埃静了,风声皆去。提步近前,仍是遥不可及。
      将话尽数听过,念珠一收,一拜。
      “人生八苦,贫僧只余老、死未尝。师傅要我六根清净,了断尘缘。施主,成准二字不必出口。”
      双手合十,再躬身
      “贫僧号曰道一。”
      王·姬瑜
      风声过耳,如霜刀冷冽,阴阳昏晓斩断,哑然失笑,呵声:“荒唐。”
      长风乍起,卷杏色入怀,心间一窒,血气上涌,良久才吐息:“既说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易憎恨、求不得、放不下,孤是你的求不得,还是……放不下?”
      进一步,步步无莲,亦无果。
      “典客成准,孤的王夫,就此去了。孤要其妹成黛,鬼门关里,忘川河中,阎王殿上走一遭,如若成准不归,就拿成家众人白骨陪他,一个别留。”
      六根清净,尘缘了断?他眉目悲悯,既不肯渡我,何必妄称为僧。
      可笑至极。
      眼里春花次第,笑意温软,足尖一点近他身侧,提剑拦路。
      “……别走。”
      道一法师·成准
      一声荒唐罢过,怅回当年八荒岭,是利刃舔血,枯骨埋岗。竭力喊过姬瑜千百声,无人应我,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合该要我目断魂销!
      红尘勘破,双目清明,抻袖。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八荒岭上,你我尘缘已尽。佛要我遁迹空门,施主何必再强求。”
      长眉细眼,容貌一如当年。只指间念珠滚过,口中陀佛三声,是叫人幡然醒悟。
      “凡间之事,美中不足,好事多磨,乐极悲生,人非物换,到头一梦,万境皆归空。”
      再念一句陀佛,二指抵剑锋,一拜,再劝。
      “施主,莫要做那顽石。”
      王·姬瑜
      耳边惊雷乍响,指骨泛青白,剑锋再进两寸,堪堪抵他喉间,灵目浊浊,声冷:“好个空门,好个强求,一招金蝉脱壳,当真精明,可孤要你,命拿命偿。”
      两处猩红交融,剑走偏锋。
      秦宫巫山,府邸云雨,从前几载风流,可皮囊易满,心却难足。
      “秦宫地牢冷彻骨,王姬府里胭脂浓。断琴已缮,成府依旧,破镜……可还能重圆吗?”
      若我为顽石,五感尽失,心不妄动,不妄动则不痛,焉知非福?
      咬碎银牙,哂一声:“你往前一步,孤杀成家一人;天涯路远,你若就此离去,孤教世间再无成氏,成准,同孤赌一赌,是你对孤狠,还是孤对成家狠,嗯?”
      金乌隐云翳,远山埋忠骨,且醉他一醉,做回昏君如何?
      道一法师·成准
      垂首低颈,二指已见红,两目是慈悲,浑不惧她一剑、二剑、三剑,要如何舐肉、舔血、割喉。
      “命命相抵,何时能尽?”
      犹记秦宫地牢,是呼啸风雷,斩我长琴。缮,如何修缮?破镜,又如何圆?枉自嗟叹,终是吐个不字。
      甚么赌与不赌,狠与不狠,字字句句,竟要我心中杂念涌乱,血气倒腾,活教我长眉叱咤!
      直身,定目。
      “施主贪、嗔、痴三毒尽全。成家如何,与贫僧无关,贫僧只知,成准已死八荒岭上。纵以往有风月叠肩,施主又何必纠缠,一心要逆乾坤阴阳!”
      以掌去抵,五指握剑刃,殷红淌下,浑然不觉。恰有风点过鬓角眉梢,脑中惊雷响过,视、听、触三觉尽归,松手,平掌摊来自看,动作有顿,心中念个错!错!错!
      而后眉峰尽舒去,只余双目悲悯。
      “施主生死杀伐,这阿鼻地狱,百亿年劫难,皆由贫僧代你,去入、去受。”
      王·姬瑜
      掷剑松手,两步开去,神色一如旧时,步步如临刀锋,风剐眉骨。
      “……秦王三年,太子褚死于战乱,此后秦王晟加诸暴行,好奢靡,放荡形骸。”
      丹唇榴色褪尽,几分苍白。冰肌艳骨,春帐风流,抵不过他一字一句。
      “成准,你当真心狠,舍得教孤步他的前尘。”
      河山疆土重及千鼎,如霜雪覆肩,而今八荒合一,皆掌我手中,不得不慎重。
      目及四海,再及他:“孤有双全法。”
      只知风流,不晓风月,我于太清极处,又遑论逆乾坤阴阳?
      近他耳边轻喃,唇自颊边擦过,恍若一吻:“你要姬褚,孤就掘地百尺,寻他尸骨;你要成黛,孤就玉楼金阙,护她周全;你要天下无奸佞,孤就还天下以太平。孤从未迫你,独这一回,你跟孤,回家。”
      笑意渐浓,纤玉攀他脖颈,再对侍儿:“罪臣成准,欲刺先王未果,逃逸数载,给孤,带走。”
      结。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6 22:35
      回复
        存一些想说的,怕以后忘了。
        成准根本就不是一个会表达自己的人,他和姬瑜,是孽缘。
        斯德哥尔摩,折磨之中产生爱。
        第一次戏这种皮,当时比较激动,因为有些变态吧,但是很过瘾是真的,倍感纠结也是真的。
        我和秃子戏的第一篇,当时说是成准和姬瑜两个人的结局――多年以后的重逢。现在构思的是,这是成准临死前,做的一个梦。他们始终没有相认,也没有互相道出自己的心意。
        梦中成准对姬瑜说:“阿鼻地狱,百亿年劫难,皆由贫僧代你去入,去受。”
        或许成准本就不是一个该死的人,姬瑜更不是。她只是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一个对的人,如果在姬瑜人生最灰暗无光的时候,她遇到了那个衣衫鲜活、抱琴怀珍的少年成准。
        却只是如果而已。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2-27 19:38
        回复
          贴一下姬瑜的自戏吧。
          假定十六岁的姬瑜遇到了十六岁的成准,也许是这个样子。
          王·姬瑜
          袍袖沉沉,误入旧梦。
          ……
          霜冻朱檐,清光洒落肩头,尚可辨簌簌雪声。
          庭有小雀振翅,叽喳熙攘,一改肃容,才拢轻狐裘,去灌袍寒气。
          此情此景,分明是第十六载秦宫。
          心存片刻疑犹,迎光辨得来人模样,始才惊觉,犹如炸响惊雷。
          喉间干涩,吐字都轻。
          “成准……?”
          吞去余下几字,眼底情绪纷杂,终是只余一句。竖指要他噤声,嘘——
          “你得记得,我叫……瑜。”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27 19:43
          回复
            太懒了,就不改动了,从秃子那照搬过来,就当做个记录吧。
            官配走到这里,应该是结束了。之前戏的那一场结局是成准死前和姬瑜一起做的一场梦。姬瑜要顾及太多,他们没有相认,一直到死,也没有。
            故事的最后,这场梦醒时分,姬瑜将血洒在成准的骨灰上,她才知道爱人的死讯。
            他终究是去了。
            ……
            王·姬瑜
            瘦骨不禁衣,缎帛艳烈,平掌抚过袍泽,终是愣怔划下。
            才经故梦一场,他日青史留名,合该寥寥字句,尽是骂名。索性一人身负,无论荒唐。
            及夜过三鼓,眯眼见万里星汉,有从侍跪奉,世间尘垢,是他独独余下,指间细细碾过,始抽刀出鞘,刺破瘦腕,以烫血来祭。
            徐徐唤谁,分明无人相对。
            “成准,”
            猩红溅落凰腾,似无痛觉,任一滴一点,淌尽夜色。
            行步稳当,藏尽癫狂,生生咽下腥甜。
            “合该同葬陵寝,他日举国朝贺,孤宴众生,为你成典客。”
            该当如此。
            众生皆苦,孰能添得圆满?
            无人啊。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2-27 19:45
            回复
              前段时间刚结的一篇。
              秃子说有点水,管他呢,就当磨皮了。背景是成准初到王姬府。
              我自己觉得这一场写的还是可以的,当然还是要感谢陆喝酒的提示。
              成准偶尔攻了一把,还是很带劲的。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27 19:55
              回复
                王姬·姬瑜
                衮衣纹日月,眼底收河山。
                有小奴来奉珠玉,捧我莲足,珠履蹬来,一步踏业火而过,眉目里倨傲。
                明知偏欲顾问,抬臂一掩春光,有还无。
                “典客成准,何在?”
                吐息里戏谑,提步踏春红,步步直去篁林最深处,寻他风雅。
                提剑挑他下颔,出手落拓,扫落杏花两朵,垂前襟处,不顾。
                眼底光斑交错,不知几分有他。剑锋过处,未见猩红,再逼近一寸。
                谑问。
                “既来之,如何不肯安之?”
                再一句,似调亦笑。
                “春光满溢,成大人,避得过吗?”
                典客·成准
                风波乱我成家儿郎,生就电掣风驰。好似缨枪,刺破长风,更似霜刀,斩琴身,逆其中乾坤,天机道尽,散我魄与魂。
                幽篁里端坐,唯天日不见,天泉尽处,有风打叶穿林,独我。雨骤风狂,心头上翻飞。
                白光乍破,直探眼底苍穹。
                剑锋抵上,只喉头一滚,脖颈、身形,不动。
                仰面而观,定声。
                “鸷鸟不群飞,异道如何相安?”
                断我焦尾,绕梁不存;掠我妹成黛,翠眉不见;戕我伯乐,更要我不及阶下之囚,直戳脊骨戏谑。
                桩桩件件,如何肯安!
                口中吐句。
                “你我并非同谋,准不入春帷,何必沾衣。”
                王姬·姬瑜
                寒光沾春花,柳絮也轻薄,白刃刺破,恰得红蕊点点,斑驳交错。
                提刃悬腕,此一观,尤有兴味。扬声。
                “孤曾道,生死不由命,由我。孤要你生,则苟延残喘,孤要你死,也可……尸骨无存。”
                眉峰略扬,尾音半挑,平白道出玄机。
                抬颔直视,缓声。
                “如今孤要你,春帐里生,风月里死,为我一人,生死不休。”
                剑锋襟前过,清风都污浊,虚虚一捞,引人来前,桃花开遍。
                凝神于人,半刻。
                “孤即春色,大人怀里一朵,眉间一颗,颈边温软。处处是飞絮,如何未沾衣?”
                典客·成准
                柳絮飞霜,春色香满,直访我心中四象。
                愁绝,怫恚。
                平掌抵寒刃,使力三分,抵,再抵。借势来身,再拾阶三级,剑来直斩襟前杏花两朵。
                眼底惊风,见怒,狂扫八方风物。
                愤然斥出。
                “成家不复,伯乐无存,秦室衰颓,胸襟宽广并非准,生死又何必妄论。”
                四目而对,因她身形一动,脚下踉跄几步,险下石阶一级,胸中陡然蹿跳,霞红侵来,切齿。
                “如何。”
                好似蹬我额上髻与冠,嘲我胸中筋与骨。
                青筋乍起,要我拍坛笑哉。狠吐息三口,竟作白团。面上愤然,掌间着力,生生断她掌中衣襟,取来,再退三步。
                肃声。
                “如同此襟。”
                王姬·姬瑜
                苍翠重叠,春令花时,独此风雅一处,桃花燃似火,焚尘烬,炬焦土,何处寻竹?
                舍去锋刃,珠履再前,一步一生莲,眉眼里,国色都开遍。
                “大人抱薪救火,薪不灭,火不尽,何乐之有?”
                唇脂腻脸,印得满袖盈香,青衫烈艳。花筵春丛,邀万方风流。字句顿挫之间,骤将话锋转,声也彻骨寒。
                “丹心赤诚,供孤股掌玩捏,热血浇烫,仅孤足下方寸,折翼燕雀,遑论振翅九皋,成准,你当孤真看得起你?”
                分毫不顾,抱臂一侧,袖手观他神色,唇舌相讥,字字诛心,欲要他避无可避。
                任是天地悲怀,难绿朽木一具。
                微光无芒,何堪照彻四野,映耀八荒?
                岂非,荒谬。
                典客·成准
                似有悲笳渐起,或以鼙鼓惊溃五陵年少,跋过劲流险滩,掠过荒州草木,破入琼楼。
                恰如风雷,谑破衣襟,直击肌骨,终是擂进心间。
                眉峰霜雪叠,千般沉,万般重。
                侧身提步再进,掌挟其颏,揽人进怀中,余力分毫不留。
                猛然间贴耳吮咬,唇间使力,寸寸吮来,再添力道三分,誓将血骨都融尽。只手自臀间向上,以指触点,到颈间,长臂深锁,迫使二人四目相接。
                狠吐息三口,急喘数声。
                “现今准去薪灭火,火尽与否,皆在王姬。”
                眉攒怒火,舌作狼毫,其唇作白宣,狂走龙蛇。一近再近,两唇吮咬不断,鼻息缓急,吁吁。如霜刃,刺破冰肌。
                一时间胸中起伏,唇舌纠缠,再舐遍齿间,余力不遗。
                唇间约有二指距。
                “王姬置身春宵帐中,**焚身…”
                再询。
                “看不起?”
                鬓间印一吻,却仍是愤愤,哑声。
                “此乃谬论。”
                王姬·姬瑜
                身抵幽篁,**焚至灵台,眼底依旧清明,似覆三寸冻雪。扫落眉骨光影,抬掌强撑,恍若春光骤开,难数其间花色。
                共他唇齿交缠,掌按腰间,再抵进一寸,偏头凑进耳畔,悄声一句。
                犹似情人呢喃,万般柔软。
                “尚不知薪火,如何去呢……”
                纤指抵他额间,心火强压,似烹沸人间百味,尽数杂陈喉间,实在难辨。
                乌睫投落阴翳,将情绪尽数掩罢,教他看不分明。
                唇角稍扬,惹得春山轻皱,有意远他几寸,才道。
                “成准,你这人有趣。”
                抽手归袖,再捏额心,有意独自清明。竖指压唇,暗诉口脂香。
                “禁不得一逗。”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2-27 19:57
                回复
                  接上。
                  典客·成准
                  舌尖扫过唇角,有闻娇吟数声,面上波澜未起,魂已自乱。口衔津液,舔来舐去,恍惚间竟有笑意。
                  俯首察其动作,一时掌离腰间,与人三步远,呵气一口,喉间滚笑三声,徐徐吐来,无平无仄。
                  “殿下饕餮之徒,尝遍玉盘珍馐,饮罢琼浆玉液。”
                  乍有蛮风问林,一敛星目,抑声。
                  “准,不过疏食饮水之辈。”
                  林中风歇,恰有窸窣草鸣。目光陡然迟滞,鼻息都止,心头郁结难解。心火蚀过灵台,怒火强压,偏有脂香来助火。
                  猛挟来其颊,指尖窜白,锁过玉颈,要我贴面来话。
                  “要准跪吻裙裾,折肱侍主,再入你花兵月阵。”
                  猛吐息一口,再添。
                  “现准入春帷,飞絮撩袍弄我,食髓知味…”
                  眉睫藏鸷,绿卿舔罢瘦骨,眼底沉阴翳。声已半哑,还寻肌骨来捏。
                  “殿下却嘲准禁不起一逗。”
                  快走三步,掌落襟前,使人背抵竹上。贴耳喘息一声,好似个耳鬓厮磨。
                  力竭声嘶,气音可闻,似询似问。
                  “究竟…要准如何?”
                  不待人答,掀袍疾走,青衫瘦骨难寻。
                  结。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2-27 19:58
                  回复
                    时隔多月之后,一个艰难的自戏。
                    不算是脑洞,剧情线的一个自我的小延展。
                    道一法师·成准
                    额间一点菩提红,如霜刃斩日月,踏万顷蛮荒,破人间囚笼。
                    风趟过眉峰,新柳拂面,又是一年春。恰如去岁王姬府里,幽篁林中,垂杨落窗间。引我诱我,要我峰前采骨,现狂魂,入花兵风月阵,探洞口阳春,险起战戈。
                    恍惚间,心魂缠乱,十殿阎罗收我。一滚念珠,阖目,点首,叹过一声时,竟有三分恨意。
                    “教我贪、嗔、痴三毒俱偿,扰我六根不得清净,六尘不得辨明。”
                    掌间使力,佛珠尽散蒲团前,愤然一声。
                    “竟仍是你…姬瑜!”
                    一敛星目,再将佛珠细细数来,三十六颗。四野静过一刻,到底太息,却是几不可闻的一声。
                    “竟仍是你…”
                    “姬瑜…”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6-12 21:0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