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5贴子:7,791
  • 14回复贴,共1

159 薄冰的均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回复
1楼2017-07-26 18:23
     阿尔卡迪亚主阵陷入了大混乱。尽管斯特拉克勒斯的猛攻超乎常理,但守护主阵的阿尔卡迪亚士兵们也是从各军中严选出的优秀人才,在综合实力上绝对不逊色于奥斯特贝尔格一方。尽管斯特拉克勒斯这一人令他们无从对抗,但仍然还勉力维持着战局。
     卡尔也是其中的一人。
     他召回残存的石弓兵队,弓兵替补上空位从远距离狙击巨星。结果,尽管斯特拉克勒斯有着压倒性的威势但前进速度依旧没有提升。可以说这正维系着现在均衡状态也不夸张。
    「重点果然是在那里啊」
     斯特拉克勒斯和卡尔的视线重合了一瞬间。感受到巨星的重压,卡尔的内心差点被挫折。在战场上的绝对者的眼神能够轻易压垮人心。卡尔简直如同被蛇盯上的青蛙。
    「——尔大人!卡尔大人!」
     把进入失神状态的卡尔唤醒的是部下的声音。
    「我们,能赢的吧?」
     软弱的话语。能从中感觉到一旦卡尔摇头就会突然放弃的软弱感。他那份软弱,拯救了卡尔。
    「当然哦。只要我们好好地守护住基尔伯特他们攻击组就能决定战局。我们至今都是这样配合过来的。不是一直这样赢过来的吗」
     卡尔笑了。他将笑容展现给周围人。
    「绝对别让距离缩短!对手也是人类,我们一定能够获胜!」
     卡尔在这个战场上,大概是最弱的男人。他的语言能够给弱者力量。他是弱小群体的王,尽管对于君临这个词他有些过于弱小,但他还是成为了弱者们的精神支柱。
    「打不垮吗。真是强大的内心啊。那么我就从正面进攻吧!」
     斯特拉克勒斯将目标特定到卡尔身上改变了前进方向。这个战场上最有价值的首级是巴尔迪亚斯。但是考虑到未来,那价值就会稍微产生改变。奥斯瓦尔德精妙的剑技、加德纳的复活、这个空气的发端都是来自何处。
    「就让老夫将你讨伐吧!为了未来的奥斯特贝尔格!」
     由于某个原因,奥斯特贝尔格军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有余裕。于是巨星做出了必须讨伐卡尔的判断。
    「别让他靠近!集中箭矢的目标!」
     箭雨阻止着巨星。如果进入了他们肯定赢不了巨星。绝对不能让巨星接近。为了阻止最强的力量,最弱群体的战斗开始了。


      ○


    「……到此为止了吗」
     巴尔卡地亚抬起沉重的腰身。从斯特拉克勒斯的进攻方式中,巴尔迪亚斯看出他有着摘取未来嫩芽的余裕。比起自己的预想,对方直到现在的战斗中明显有些急于进攻,巴尔迪亚斯推测对方可能有什么内情但那好像是自己的误解。
    「我要出阵。如果我被讨伐那就放弃奥登加德」
     做好觉悟的出阵。
    「等会儿啊老爷子。那是我的职责吧。现在还温存我有什么意义啊」
     制止他的是阿尔卡迪亚第二军师团长古斯塔夫·冯·艾布林格。他是不知为何在这个战场被温存的强大战力。
    「……如果想要获胜,如果要将巨星从这里击退的话,有一个绝对必要的男人。而你是那个男人的枪。只是在时机来临前的短暂等待。就算时机没来,在我被讨伐后,要由你来率领军队撤退」
     古斯塔夫刚打算反驳,就被巴尔迪亚斯的眼神封住了话语。因为那眼神中有着做好觉悟的身经百战的武人,巴尔迪亚斯这男人的生存方式。
    「你打算死吗!」
    「我不会白死。要守护住未来」
     阿尔卡迪亚第二军之长,『不动』终于行动了。
     那意味着这场战斗的收束。


      ○


     客蒙的左右同时被突破了。与血风一同出现的是基尔伯特和希尔达。这如同商量好的状况令客蒙苦笑。如果自己被讨伐,战局确实会改变吧。即便如此他们仍然——
    「但是,事情不会如你们所想发展哦」
     看低了巨星。他们还没有理解。客蒙的苦笑中也有着对他们肤浅思考的嘲笑。
    「讨伐我,击溃中继地点,在中途完成包围。确实只有那个方法。如果我在这种状况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基尔伯特架起剑。
    「但是那是白费功夫。你们的敌人是巨星,『黑金』斯特拉克勒斯。不论后背被如何攻击他都不会败北。那位大人所处的次元不同」
     策马前行。无需多言。
    「你无法理解吗。那也好。还有一点,让我再补充一句——」
     基尔伯特挥起剑。白银奔驰。像是擦肩而过一样——
    「凭你们,是无法讨伐我,客蒙·冯·冈特尔的」
     基尔伯特的胁腹渗出血液。全力一击被躲避,还被顺势切开了侧腹。尽管不是多深的伤口,但已经足以打碎基尔伯特的荣耀和骄傲了。
    「这里是战场的分水岭。守护重要要地的我比平时还要强。万能如我也有状态浮动。现在的我,很强哦」
     奥斯特贝尔格第二位,不可能会弱。也不可能轻率。
    「我理解了。即便如此我也必须要突破你」
     基尔伯特也做好了觉悟。不论如何只要不讨伐可能他们就没有胜算。不可能从这里撤退。因为自己的盾现在也在战斗着。
    「那你就死吧!」
     那时希尔达打算介入两人。蕴含凶暴性的一击将客蒙的首级——
    「女人,你的对手是我」
     阻止那一击的是,通过打中『战枪』一击而在这场战争中一跃成名的年轻新锐,雷斯塔。
    「我还以为那时已经收拾掉你了。战场可不是女人该来的场所!」
     雷斯塔灵巧地挥舞长枪进行威吓。
    「……啊啊,你是那时的家伙吗。混在乱战中,只给我脸上造成伤痕就逃走的窝囊废」
    「我、我不可能会怕你这种女人!那时是你们那边的大将」
    「连牙都没长全的小鬼,别在那吼什么男女如何!」
     打断对方的借口,希尔达的剑击飞了雷斯塔。事出突然,雷斯塔虽然避免了落马但还是被扰乱了姿势。那时——
    「我来给你添点男人味」
     希尔达进行了追击,雷斯塔打算抵挡而挥动枪杆却没能赶上。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斯塔脸上划过笔直的一字型伤口。那粗暴的动作应该是希尔达刻意而为吧。雷斯塔脸上刻下了和希尔达脸上斜向蔓延的伤痕类似的拙劣伤口。
    「雷斯塔!」
     就算客蒙打算去支援,但他的对手是基尔伯特,当然被阻挡了去路。
    「这不是稍微有点男子气概了吗?小男孩」
     希尔达的挑拨让雷斯塔激怒。他的脸上涌上了和血红的伤口同样颜色的红潮。
    「不可原谅女人!本、本人,雷斯塔·冯·法尔科一定会讨伐你!」
    「哼。小毛孩儿别在那虚张声势啊。我连对你报上名号的必要都感受不到」
     雷斯塔过于激愤,鲜血从他脸上的伤口喷出。
    「我、要杀了你!」
     黑枪旋转着。希尔达再次嗤笑了一声,
    「我就迅速收拾掉你吧。不巧我没什么时间」
     希尔达向基尔伯特送去一个眼神。基尔伯特沉默地点头。
     攻陷这里是最低条件。不需要无用废话。必须要获得胜利。
     双方都是——


    收起回复
    2楼2017-07-26 18:23
      威廉要来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6 18:38
        他们在等谁啊。。我看了好几遍还是不懂。。不动都愿意牺牲自己讨伐 还让师团长待机的对象不可能是威廉吧。。到底是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26 19:30
          6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7 00:04
            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7 11:45
              你的好友威廉即将上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27 1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