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青青吧 关注:1,218贴子:44,028
  • 42回复贴,共1

【蓝桥易乞】新修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次和冰儿说好了要把蓝桥转到青吧里来……结果转过头来居然忘记了……自罚100大板…
ps:此乃新修,不喜欢误入。
霸王条款:作者对作品拥有一切解释权。
么么哒,感谢冰儿对蓝桥的喜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7-25 11:37
    (一)
    我姓顾,回首之顾。我嫁入袁府已经有三年了,出阁时父亲对我说,女儿你既然已经嫁人了,就是大人了,切莫再犯孩子脾气,撒娇胡闹。从此以后,你是袁府的当家主母,一行一动切莫犯了大忌。母亲对我说,衿儿,莫怕,莫怕,你夫君长你十几岁,为人又谦和端正,看见你这么小的女娃自是会疼你的,他会护着你的。
    其实我觉得我夫君也是极疼爱我的,大抵天下所有男子都喜欢年幼天真的女孩子吧……每次我在府里犯了大忌,比如嫁入袁府第一年时我不知道八月十六日是公爹的忌日,中秋节的时候贪玩睡过了头,误了大事,又比如我不知道削铁如泥的金蛇剑是我夫君恩师金蛇郎君留给他的遗物,看见宝剑锋利,我一时兴起,擅自用先师遗物砍了后花园的几颗花树,我夫君都会默默地帮我收拾了残局,从来都不会训斥我。每当我说了傻里傻气的疯话时,他都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你啊还真是个孩子。
    其实,我并不喜欢他觉得我是个孩子,我虽然比他年幼许多,但我却是他的妻子。我总觉得这个府里的人都和我有距离,没有人和我说过我公爹的事,也不曾有人和我提过夫君的恩师。他们或许认为夫人还是个孩子,这样的事怎么又会对一个孩子说呢?
    人是会不甘心的,我总想得到夫君更多的关心,我知道我自己太贪心了,是我的错……我成亲三年,一直不曾有孕,夫君是家里唯一血脉,他三十多岁时才娶了我,而我却不能给他生个孩子,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不断有人来给他说媒,想让他纳几房小妾,他这般身份的人,这也是稀松平常的事。那形形色色的美人,环肥燕瘦,各有风姿,连我看着都动心,他却连眼都不抬。有一次他喝醉了,我大着胆子问他为什么,他抱着我说,皮色之欲罢了,我不能对不起你。这一晚我看见了他眼角居然有泪水流下。原来他这样爱我,这般疼我,即使有些不如意,我也没什么可在意的了。我觉得我夫君是这个天下最好的男人了,再没有人比得上他。
    细细想来,我都快认识他四年了,我第一次见他时真是糟糕透了,也不知他有没有嫌弃过我。我是父亲的老来女,从小便被宠的不成样子,少女时我最爱的便是穿上男装,混进园子里听戏。我记得那日唱的便是一出紫钗记,霍小玉正和李十郎破镜重圆,我还洒了几滴泪。这时却不知谁喊了声走水啦,大家快跑!须臾滚滚的浓烟弥漫而来,火苗沿着二楼的楼梯直接窜了上来。既然四下已无路,我狠了狠心,砸开了花窗,跳了下去。与其被火烧死,还不如跳下去有活路,说不定还可以捡条命来。不曾想我刚刚踏出窗台,忽得一股水流直接喷了上来,我脚上一软,就栽了下去。等了半天也没发现自己砸到地上,我睁开使劲儿闭上的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男人怀里。他肤色黝黑,浓眉大眼的,但眸子里不知为何却有几分黯然。我虽然自幼淘气,却也从来没有和陌生的男子如此亲密接触过,不由得羞红了脸。他似乎是察觉了什么,怕我尴尬,淡然自若的放了我下来。我真是糗死了,就这么一身狼狈的满脸污迹的出现在了一个男子面前,幸好还是他后来娶了我,我想我应该是这岛上第一次和夫君见面就这么不成体统的女子了吧……
    春夜凉意袭人,衣服冷冰冰的贴在身上,凉风吹过,我既尴尬又冷。他看见后却细心地为我披了衣裳,还给我擦了脸,我家里有不少哥哥,但都年长我许多,平日里都不大爱带我玩,更别提这般细心的照顾我,我第一次突然发现其实有个这般疼爱自己的兄长竟然是如此滋味。他看我独自一人出行觉得不妥,甚至还问我是哪家的姑娘,亲自送了我回家。分别时,我略微有些不舍,却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本来想了一路致谢的话却说不出口,支吾了半天才对他说:大哥哥,我姓顾,回首之故,叫子衿。顾子衿。他愣了半晌一直没有回过神来,我以为他不懂,又补充了一句:“就是回顾往事的顾,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子衿。”我歪了歪头,又顽皮道:“大哥哥,我名字很好听吧,谢谢你啦。”
    后来我才明白开来,我们之间应该是宿命吧,我和夫君之间其实也不似戏文里的书生小姐一般,初见倾心,再见婚嫁。他是很喜欢我的名字顾子衿,却不知是不是很喜欢顾子衿这个女子。有的事情,料得到开头,却不一定想的到结局。紫钗记里的霍小玉和李益双宿双飞,现实中的霍小玉因李益负心而病亡,李益被霍小玉所咒,误了一世才名。这个世上没有黄衫侠客,却有不少痴男怨女。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既然如此又何必当初呢?美人回首,顾盼生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个女子却并不是我,我从来都不是那个素颜青衫却不掩绝色的那个名叫青青的女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7-25 11:37
      (二)故人安在
      岛上的冬日里总是雾蒙蒙的,有时大雾整日也散不开去。我一向没有晏起的习惯,出阁之后年纪虽小,却也是当家主母还要打点府里的上上下下更是偷不得懒。中原一向是礼仪之邦,我更要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切不可让旁人寻了错处,让阿爹难堪,说海外蛮夷不会教养女儿,也不能让外人寻了短处,说夫君堂堂的督师之后,武林盟主却娶了一个不学无术的绣花枕头。虽说我总是做的马马虎虎,所幸也没有出过太大的纰漏。
      夫君他幼承庭训,一向自律,每日不过卯时就已经醒了。他有时是醒来练剑,有时是醒来坐着等我起床理妆。他偶尔兴致来了,还会帮我画眉,可他画的并不好。他第一次画眉时甚至都不晓得眉墨是要用水化开的。但书上说夫妻闺房之趣,莫过于画眉了,所以我还是喜欢的。可有时我觉着他并不是在等我,就连画眉时他的目光也仿佛在透着我看着别处,想必他从前喜欢过的女子必然有着极出色的眉眼,眼波横水,眉聚春山。
      我的夫君,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可惜他从来不曾对我讲过他的故事。龙有逆鳞,每个人都有他不可触碰的往事罢了,这样两厢静好也不是不好,而我恰恰却是个喜欢听故事的人。
      紧挨着西厢阁楼的后面有一处园子,这园子位置不错,还引了一尾活水,可见修建时必是花了心思的。可能是因为靠近主院,夫君为人又有些寡语少言,对年轻貌美女子的总是不假辞色,府里的小丫头们多多少少有些怵他,平日里就甚少有人过来赏玩了。我刚刚嫁过来时这里便有些荒凉,虽说种着各色花草,却甚少有人修剪。我几次打算整修一番,可是夫君却说好好的花草,就由它们长着吧,何须按照人的意思束缚了它们?他一向对内宅的事甚少插手,他这么一说,我为人妻子,自然也不好多嘴了。
      薄雾浓云,轻烟弥漫,园子里上香的那个背影必然是夫君,想必他又是在祭奠那位故人了,这时候如果看见了他,我就会敛衣走开,毕竟惊扰亡灵总是不妥的。
      我曾经也好奇过,他究竟祭奠的是哪位故人,逢五逢十,他都会静静地这么点着一只香追思故人,从不例外。有时我甚至觉得这位故人曾是他整个世界,是他的悲喜合欢,是他的情义千秋,也是他的生离死别。可他既然如此看重这位故人为什么却无牌无位,连个神龛都没有,只有一注清香,一碗清水?他每次总是一个人特别虔诚的做着这件事,那神情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安神祥和,他不喜有人打扰,这府里除了我谁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惊动他。我想没有人的时候,他应该会对这位故人说些悄悄话吧,也不晓得他有没有和他说过我?
      从前我刚刚嫁进来时不知是魔怔了还是如何,还揣测过这故人是夫君爱慕过的女子,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那位姐姐红颜薄命却始终让夫君魂牵梦萦,就像戏文里的那般。我实在忍不住还试探过他,“既然相公你心念故人,为何不立牌位,让她享受后人香火呢?她是不是长的很美,是不是死于中原的战火之下?”
      “不是,她不是……长得如何我记不清了,记不清了,我什么都记不清了……”
      既然记不清了,那不是什么?想必肯定不是夫君爱慕过的女子吧……书上说男儿长情,女儿痴情,她肯定不是夫君爱慕过的女子,不然他为什么会记不清呢?
      于归后我回门时还问过母亲,母亲说,你夫君是个心系天下苍生的人,他想必是在祭祀那些中原之中被屠于战火的人吧,千千万万的人又如何立牌呢?
      夫君他最爱的地方便是江南,是啊,诗里说,人人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炉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这样的地方怎能不爱?可现如今的江南早就已是物是人非了,外族入侵,昔日的人间天堂已是满目疮痍,血流成河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7-25 11:46
        又有新续看了..........


        回复
        4楼2017-07-25 12:32
          嘿嘿,烟雨把蓝桥转来了
          烟雨这篇文笔超好


          收起回复
          5楼2017-07-25 21:47
            还没改好吗?楼主快转后面的续文吧....


            回复
            6楼2017-10-12 15:29
              就是的,烟雨啥时候改好呀?等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0-12 20:23
                这里还有坑没填哟....


                回复
                8楼2017-12-06 22:52
                  新年好多顶帖


                  回复
                  9楼2018-02-20 18:47
                    啦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20 22:37
                      想着寒假快结束了,专门上来看蓝桥有没有更新,结果,还米有。
                      啥时候能有呢


                      收起回复
                      12楼2018-02-27 15:26
                        想看袁大叔和顾小萝莉的日常
                        烟雨没状态,我自己脑洞一下


                        收起回复
                        13楼2018-03-22 22:06
                          看了这个视频,我立马就想到烟雨文里的袁大叔和顾小萝莉。


                          我的妈呀,萌我一脸血,太甜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043047?from=search&seid=10357053709772718409


                          回复
                          14楼2018-03-22 22:26


                            收起回复
                            15楼2018-03-25 12:54
                              又看一遍,这篇文字真的很棒,烟雨催更啊啊啊。文里的青青隐约有白浅的范儿,很喜欢(最近总关注刘亦菲,补了影版三生)。既然我青青都已经飞升上仙了,求给青青安排个夜华人间那一段苦不堪言的纠缠就当是下凡历劫吧 另外,真心希望袁大叔和顾小萝莉把烟火人生的小日子过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5-24 23:33
                                昨天重读这篇,真的让我从文中青青身上读出了白浅的味道,还建议烟雨给青青安排个夜华。我真亲妈,我是多想青青幸福。然惹,我自己先忍不住YY出了一篇青青的番外,跟烟雨美妙的文字没法比,不好意思,就拿来献个丑吧。@烟雨朦胧青花瓷


                                回复
                                17楼2018-05-25 22:57
                                  青青脚踏琅鸟,身披彩衣,借力东风,扶摇直上,一路东行,往仙岛蓬莱方向疾行而去,转瞬便隐匿于五彩云霞之中。目极远眺,便望见一人身着白色衣衫立在天边翘首期盼,那熟悉的身影,不用细瞧,便能让青青在心中生出欢喜之意,特别是在人间走这一遭,更是让青青感慨身边能有个两情相悦情投意合的良人体意相伴实在颇为不易。

                                  及近此人身畔,青青从琅鸟背上飘飘然跃下,还未站定,来人已疾步迎上。青青绽开笑颜,“只是去了结些事情罢了,怎好劳烦月华君在此久侯。”月华上前携了青青的手,“自你从人间历劫回来,这都过了十几日了,似乎总是对人间的那些事有些念念不忘,想你这么一个清淡性子的人,难有什么事能让你思虑挂怀,可这次回来,倒显得添了些许心事。按说,这人间的事从你历劫回来也就此作罢了,可你今早又不知从哪儿来的兴致突然就说还要去人间走一番,做个了结。你这个样子,怎能不平添我的担忧,我知你素来不爱以那些道理规矩约束自己,所以我这是真怕你去了就随了自己的性子想不回来便不回来了。”

                                  青青噗嗤笑出了声,俏皮地拽了月华的袖子,“若我真不回来,你便要如何?”
                                  月华叹了口气,无奈地笑道:“还能如何?也只好下凡去陪着你罢了。你这性子,连你师傅和爹娘都约束不下,我又能奈你何。”言语间,全然一派放纵宠溺之意。

                                  青青知道身边的人都疼她爱她,思及自己在人间的遭遇,又不免一阵惆怅,“起初,刚回来时,我只是懊恼自己在人间少了慧根,怎就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这般无知,甚或是有些痛恨自己在人间的作为。那人间的青青姑娘怕是不知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的这些法子只会对深爱自己的人管用,只有他们才会心软、心疼,才会伤痛欲绝。不爱你的人,看着你的尸身,大不了掬一把同情泪,说一声‘真是可怜!’过后风花雪月依旧。变了的心,变了就是变了,饶是你再不甘不愿,一个人的心给了旁人,再怎么作践自己那也无能为力。虽说此番是在人间历劫,却也觉得这结局窝囊,我夏青青本是爱恨分明之人,怎会在人间这般委曲求全不成反而害了自己的性命,这哪里是我的做派。不该!不该!”想来人间那一遭的确是苦,否则也不至于让青青一念起便悔恨连连。

                                  思及此,青青不觉间眉梢眼角都胧上了一层郁色,似乎那惨烈决绝的一幕仍让她心绪难平,叹息一声,又继续说道:“可谁又曾想,所有的身后事原都是我想错了,我本以为那位袁公子没了青青姑娘的阻碍,早该如愿以偿,携着如花美眷环肥燕瘦地逍遥去了。可万没料到,这青青姑娘一走,竟也带走了他半条命,就此彻底失了人生乐趣,这十几年沉湎于回忆,过得颓唐苦闷,倒是让人心生不忍。按说我已飞升上仙,那人间事早就与我没了干系,我此次前去了结,到底也不是为了自己。那袁公子本是个端方中正的君子,不料遭此心魔还差点废了一生修为,我特意去说些狠心绝情的话也是想让他断了那过往的羁绊,好好地走完这后半生,毕竟我在人间这一趟,也就真心实意地爱过他这一人,实不想他如此这般郁郁寡欢地了却残生。况且,我见他现如今的夫人生的风流灵巧又不失稳妥,真真是妙人一个,她理应得到自己夫君全心实意的爱护。只是现在想来他对那青青姑娘到底是情多一些,还是悔多一些,我就又参不透了。”青青抬手揉了揉眉心,人间的那些个爱恨只让她觉得身心疲累又怅然:“那袁公子和那青青姑娘到底是少了些缘分吧。”


                                  回复
                                  18楼2018-05-25 23:00
                                    月华见青青只要一提起人间过往,便免不了一派伤怀之色,开口宽慰道:“我倒觉得你在人间那娇蛮的样子甚是可亲可爱。”
                                    青青歪头问他:“你又是怎知我在人间的样子的?”
                                    月华挑眉一笑,“你去历劫,少则一月多则两月才能回来,我在这仙界却等的焦灼又无趣,索性去找了司命,想看看你在人间的命薄,可司命那厮却总拿天机不可泄露当托词,好歹都不给我看。我扭他不过,干脆自己去人间找你。这刚一下凡,便看到你在江上被一伙强盗匪徒欺负,我自然是看不过的,便化身那位姓袁的公子前去搭救。”
                                    他这一说,青青也着实受了一惊,“那位袁公子是月华君你的化身?可惜我肉眼凡胎,竟是没瞧出。”

                                    “没瞧出来倒也没什么打紧,我认得你便是了。你在人间和你本身的性子确是大有不同,凡间的青青姑娘虽说刁蛮任性时常不讲理,但与你一路风雨同行数月,你的那些个小性子却让我十分受用。常想青青上仙什么时候可对我这般着紧过?怕就算我有个什么事你心里在意,露在面上的神色也已将情绪掩去了大半。”月华说着,便望向青青,果然,正如他所言,青青面上永远着一派云淡风轻之色,只望着他浅笑不语,这样的青青果然是与那个动辄伤心哭闹,未得片刻复又笑逐颜开的凡间姑娘大为不同。月华轻叹一声,继又开口缓缓道来:“我原想着就这样陪在你身边安稳走完这凡间一世,可谁知中途却出了岔子,我竟又对另一姑娘泛起相思之意,我心下明了这应该是命途所致,想要强行扭转,却又完全无法自控。这样跟在你身边总觉得甚为不妥,思来念去,只好赶回司命处想去寻个缘由。岂料司命却劝说,让我还是回仙界等你,那位袁公子的路还是让袁公子自己去走。命途早已刻在命薄之上,即便位列仙班,也无法违抗天命,是福是劫总要自己去历,有违天道的强行改名终会酿成更可怕的祸端。司命所言,句句在理。本想陪你历完这个劫,可我实不愿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做伤害你的事,只好先返回仙界。可万没想到,也不过就多了一日,你便也回来了。”言及此处,月华疼惜地望着青青,将青青的双手握到手中,“青青,人间这一遭,你受苦了。”

                                    到底这天地间还是疼爱她的人多些,青青已全然释怀,给了月华一个宽慰的笑容,转身凭栏远眺,脚下缭绕的云雾铺陈远去,映衬着天边的光华璀璨,好一幅云蒸霞蔚的绮丽景观,似是永不知那云层之下的风霜泥泞,凄苦无助。

                                    “对了,你刚才那一番说辞倒是提醒了我,我怎就把司命给忘了。我在人间遭遇这一切苦楚还真是都要拜司命所赐。不行,我得去好好问问他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安排?”说罢,青青提裙便要去找司命理论,却被月华给拽了回来,“罢了,你此次下凡历劫是为了要飞升上仙,这劫少了一分一毫都不作数的,回来可还要再经历别的劫数考验。这也怪不得司命,不把你的命途写的坎坷一些,难道你愿意回来再挨几道天雷吗?”月华说的入情入理,青青停了脚步,闭上双眼,长舒了一口气,“罢了!”罢了,世事一场大梦而已,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一阵困顿之意不觉袭来,青青以袖掩口打了个哈欠,面上也有了倦容,“人间走着一遭着实劳心伤神,我要去好好补一觉,养养元神,勿让他们来扰我。”青青以手握拳在腰上轻捶了几下,似仍不能解了疲乏,干脆伸了个懒腰,向寝殿走去。


                                    回复
                                    19楼2018-05-25 23:01
                                      青青那副慵懒的样子最是惹的月华心疼,月华跟在青青身后笑着说:“你历劫凡间的时候,玉山王母开蟠桃会,得知你因历劫未能前往,特意在私下给了我一封桃花酿让我带给你。”月华紧了两步,靠近青青身侧,悄声说:“我藏在你的卧榻下面了。”青青眉眼都笑化了,桃花酿,是用集了玉山天地灵气的瑶池水酿造的,王母酿酒的时候更是会用自己的灵力做引子,这天下怕是再也没有比桃花酿更醇香浓烈的琼浆玉液,而每年王母也只会在蟠桃宴的时候才会将酒取出,让众仙家品尝,且每人也只不过分得一小壶而已,有些嗜酒的大仙想要和王母讨要更多,却都被王母无情回绝,从无例外。真没想到,王母竟然会给了她一大封。想必,她每次随师傅去玉山玩耍,趁人不注意溜到酒窖去偷喝的事,自己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看来王母早就知晓,不过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月华也觉得这玉山王母对青青大为不同,蹊跷不解道,“要说这玉山的娘娘,冷心冷面,高高在上,一众仙家都敬而远之,怎么就引你为忘年交了?”

                                      说话间,二人已行至寝殿前,青青推门而入,转身正欲关门,却看到立于门外的月华一脸茫然不解地望着自己,青青笑意盈盈地对月华说:“想知道缘由就进来陪我饮酒,我自会将个中曲折一五一十说给那你听。”美人相邀,自是不必多言,奉陪便是。月华上前揽了青青的腰身一同入内。纵是天下奇酿,也需与心意相通之人同饮方能品出其中的千般滋万般味。正合了神仙眷侣佳偶天成,喁喁细语暖室生香。


                                      注:
                                      我也是懒,直接拿夜华改了一个字改成了月华,便成了青青在仙界眷侣的名字。
                                      琅鸟、桃花酿这种东西似乎很多小说都有,我想到就拿来用了,也不知出处啦。
                                      “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段直接引了若曦对敏敏说的话,嗯,觉得若曦很会讲道理。


                                      回复
                                      20楼2018-05-25 23:06


                                        带青爹青妈顶帖


                                        收起回复
                                        21楼2018-08-23 11:59
                                          月华夜华好听的名字


                                          回复
                                          22楼2018-11-20 11:19
                                            我只要一看何以琛和杉杉的视频,就自动脑补袁大叔和顾小萝莉,简直停不下来,这也太甜了,2333333


                                            求番外呀,求更新呀~~~~~~~~~~~~~~~~~


                                            回复
                                            23楼2018-11-28 23:43
                                              话说,青青都已经飞升上仙了,求袁顾CP发糖,我想看他们Happy Ending
                                              这是唯一一篇支持【袁不青】的文 @烟雨朦胧青花瓷


                                              收起回复
                                              24楼2018-11-30 22:22
                                                青青


                                                回复
                                                25楼2019-08-05 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