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蓉吧 关注:18,080贴子:694,372

回复:【原创】江山行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宣鹤宫
端木蓉这二日,一直想寻找机会,同太后说明出宫之事,可成平公主总来宫中陪伴,实在无奈。
只得心生一计,在红莲面前道,这几日天气凉爽,正合适出门放纸鸢。
红莲兴奋的问她该去何处。
端木蓉只为难道,成平公主的云仙阁,风景秀美,且环境开阔,倒是个好去处。
不过公主这几日一直陪伴太后,想来不会同意。
红莲兴奋的表示,自己立马去同成平商议。
太后十分疼爱红莲,对她撒娇央求,自是立刻答应。
成平公主只得心中不愿,面上依旧温婉亲切的答应。
终于被端木蓉寻到机会,今日诊脉,端木蓉以要为太后全身针灸之名,将宫女太监遣出。
低声在太后面前说起此事,也不好说明是盖聂之意。
只得告诉太后,师傅念端回京了,想必有替太后解毒之方,想太后放她出宫二日。
太后心知自己所得之症,必有诡异,
若继续下去,必然油尽灯枯。
可如今皇帝将宣鹤宫中之人皆换。
若是端木蓉连续不在二日,必会有疑,只答应让她出宫一日,且要带上红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2楼2017-08-04 23:40
    将军府
    端木蓉带着,红莲和二个壮实侍女,找人一打听,找到这在京都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府。
    门头十分气派,先帝亲题“大将军府”四字,高挂门前。门口镇宅麒麟,栩栩如生,十分威严。
    端木蓉上前敲门,不一会,沈叔就迎声出来。见是个清丽貌美的陌生女子,疑惑问道“姑娘何人?”
    “老伯,小女子端木蓉,今日来拜会盖将军的!”端木蓉客气有礼的对他道。
    “拜会将军?”沈叔听端木蓉,开口就是来拜会盖聂,更是不解。
    也不曾听说我家将军同哪家的姑娘,有来往呀?
    沈叔只心中疑惑,却还是开门请她入内。
    端木蓉道声谢,又唤红莲进来。
    沈叔领着她们一行,四个女子进前厅,心中暗道,这前面二女,必不是普通人家女子,也不知同我们将军,什么情形?
    盖聂听沈叔来书房说,有四个女子来了府中。
    其中一位端木姑娘,说是来拜会将军的。
    知是端木蓉,盖聂立马出门去前厅见她。
    “端木神医?”盖聂刚到厅中,见的确是她,拱手相迎道。
    “盖将军!”端木蓉回手一礼。此时不在宫中,端木蓉实在懒得去行那些繁琐之礼了,只和那江湖儿女一般,同他拱手示意。
    “嗯,端木神医请坐。”盖聂见她如此随意洒脱,倒也不在意。只唤她落座喝茶。
    落座才看见,红莲竟然也在,才想起沈叔说是四个女子,立马起身,拱手施礼道“微臣见过红莲殿下!”
    “盖将军,起来吧!端木波伊说,今日是来你家做客的,你是主人,不必多礼!”红莲爽直的回到。
    “是,那殿下也请随意,沈叔,陪殿下,去府中走走,伺候好殿下。”盖聂出声对沈叔吩咐道。
    “老奴知道了!”沈叔刚才见盖聂对那端木蓉,如此尊重客气,已是十分惊讶。此刻见听自家将军,唤这个一身红衣的女孩,殿下,更是诧异不已。
    红莲倒是听说要去逛逛,十分开心,只对盖聂道了句谢,便领着人跟在沈叔身后出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6楼2017-08-05 00:05
      “端木神医,为何将红莲殿下一同带来?”盖聂疑惑问道
      “太后的旨意,不得不从。只红莲殿下不过少年心性,也没甚影响。”端木蓉解释道,又冷冷开口“之前将军说,让端木出宫,告知详细,不知现在?”
      “嗯,端木神医稍等!”盖聂拱手施了一礼,回身去了书房。
      不一会,回转,手中拿着封书信。
      端木蓉有些疑惑,盖聂对她解释道,这是军师张良留下的解毒之策,只是此事具体如何实施,还要等他回转才知。
      端木蓉第一次听闻张良之名,有些疑惑,这太后之病怎么又和军营军师扯上了关系?
      接过信件,细细看了起来。
      张良的字体十分洒脱不羁,端木蓉看的心累,只粗略过了一遍。
      心说,竟是准备拿我当盛毒之器!盖聂你还真会拿我寻乐子啊!
      面色不悦,放下书信。也不再多言,只看盖聂如何叙说。
      盖聂见她神色清冷,似有不悦,心中疑惑,这张良到底在信中写了什么,惹恼她了。
      张良今日去映雪楼喝酒,将此信交给他,只叮嘱他,除了端木蓉,绝不能让其他人看到。
      盖聂虽有疑惑,但也只点头应下。
      见端木蓉今日就来了,便立马将信拿出给她相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8楼2017-08-05 00:16
        端木蓉面色不悦的端坐于厅中,盖聂只心中疑惑,安静坐于一侧作陪。唤她喝茶,也只换来个冰冷的眼刀。
        一个时辰后,张良才悠悠回转。
        到了厅中,望了眼面露疑惑的盖聂,又侧头望了端木蓉一眼。
        只见清冷如冰的女子,有些疑惑不悦的看着自己。
        张良低头轻笑一声,转头对端木蓉笑着施了个大礼道“蓉姑娘有礼!”
        端木蓉,盖聂皆是一愣。
        “怎么蓉姑娘不记得小生了?”张良躬着身,抬头对端木蓉笑道。
        “我何时同先生见过?”端木蓉疑惑问道。
        “嗯,想是年头久远,蓉姑娘记不起了。”张良起身,笑着道。
        “端木实在不知?”端木蓉还是没找到,关于眼前这个,一脸笑意风流俊秀的男子的回忆。
        “当年蓉姑娘同念端前辈,曾前往北境行医,张良当时幸得念端前辈救治,又得蓉姑娘尽心照顾,才得以挽回性命!”张良悠悠开口,说起这段回忆。
        “张良?北境?”端木蓉重复一遍,似在回忆。
        盖聂一脸茫然看着二人。
        “小生字子房!”张良提醒她道。
        “子房?你是那个货郎的儿子?”端木蓉总算有了些印象,开口问他,语气中也有了些惊喜。
        “嗯,子房当年未曾感谢蓉姑娘大恩,今日还望蓉姑娘受子房一拜!”说完,竟真要朝她下跪行礼。
        端木蓉也顾不上男女之防了,立马起身,上前拉住他,笑着道“你如今活的好好的,不就是最好的报答了。再说救你的是我师傅,我不过给你煎药换药罢了,受不起先生一拜,先生可千万不要如此。”
        许是面对当年救治之人,如今生龙活虎的,端木蓉笑意十分明显的对张良说道。
        张良又谢了二声,才请她入座,相谈解毒之事。
        盖聂在一旁,看二人故人重逢,略有尴尬。
        又见刚才端木蓉对张良如此温柔说话,倾身相扶。
        心中略有闷意,只也搞不清楚,是身体不适,还是这厅中空气沉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9楼2017-08-05 00:40
          张良坐在端木蓉对面,言道“蓉姑娘,刚才可看信中内容了?”
          “嗯,先生好计策,只是先生如何肯定我会答应那?”端木蓉看着张良道。
          “蓉姑娘,医者仁心,自是不会对病患坐视不理的!”张良望着她,十分诚恳的对她道。
          “端木倒是不好拒绝了,只此事,先生有多少把握,且不说,南疆苗族,神秘诡异,即使能寻到解药,先生如何保证能安然带回?”
          端木蓉虽有不满,张良竟和盖聂,把自己当做盛母蛊之器。
          但知道此事重大,还是该先行商议,再做打算。
          盖聂看二人聊的隐秘,心中也是十分疑惑那信中到底写了何法?
          “蓉姑娘,此事虽有风险,但并非不可成功,子房知道姑娘有考虑,但还请相信子房,无论如何,子房都不会为难于你。且定会护你周全!”张良声音清越明朗,眼神中一派坚定诚恳。
          “张良先生,容端木回去思考几日,到时端木会给先生答复的!”端木蓉沉思片刻,见张良如此恳切,也不好多言,只世事难料,不得不多加考虑。
          “嗯,那子房,在将军府等蓉姑娘思虑周全。无论姑娘如何考虑,还请不要勉强!”张良说完,拱手的施了一礼,十分恭敬。
          “先生多礼!”端木蓉轻点头应到。
          之后,二人又在厅中聊起北境往事,张良笑语连连,一派风流。
          端木蓉平日里寡言少语惯了,只应和着张良,说上二句,偶尔说到有趣之处,嘴角又微微勾起,淡淡浅笑。
          盖聂端坐于上座,只静静倾听,二人旧事。
          才知端木蓉原来七岁时,就跟随念端,四处行医了。
          张良幼时患有癫痫之症,直到十二岁那年,被念端所救。
          此后张良出任谋士,被左相司马长空赏识,推荐入军中。
          而当年念端带端木蓉不辞而别,张良四处寻人打探多年。
          近年听闻,端木家有位女神医,又从盖聂处得知端木神医,本名端木蓉,才心下有数,特来京都,感谢旧恩。
          盖聂不知端木蓉此前经历,只听张良回忆往事,对她盛赞,不免心中对端木蓉也有了些敬佩之意。
          张良为人机谋千变,洒脱不羁,也有些清高自傲,但看他对这端木蓉,倒是十分敬重佩服,盖聂也不知做何想法。
          只看他闷闷的端起,手边茶盏喝了二口凉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4楼2017-08-05 09:01
            端木蓉同张良,相谈许久,红莲觉得将军府实在无趣。又来寻端木蓉。叫她回宫。
            盖聂原叫沈叔准备午膳,可红莲硬要回去,端木蓉也不好多留,只道声抱歉,带红莲离去回宫。
            张良,盖聂,将二人送到门口,拱手施礼相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5楼2017-08-05 09:07
              地下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8楼2017-08-05 10:50
                端木蓉回到宫中,思考二日,终定下主意。
                找时机同太后说明,要为她出宫寻药,却遇上阻挠。
                端木蓉无法,只得故计重施,又去寻找天明,叫盖聂来太医院一趟。
                只可怜天明,被她吓得脸色苍白
                今日盖聂来了太医院一趟,端木蓉告知太后那边,遇到了麻烦,出不了宫,盖聂只让她安心,回去安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9楼2017-08-05 11:00
                  将军府
                  盖聂从太医院回来,张良正在厅中独酌。
                  也不知这位军师,什么时候有这饮酒之好了。
                  见盖聂回来,张良凤眼微眯,狡黠一笑道“将军?怎么宫中遇阻了?”
                  “嗯。不过盖某自有办法。”盖聂只客气说了声,就回书房去了。
                  张良只对着他的背影,轻笑一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0楼2017-08-05 11:15
                    六王府
                    “六王,盖将军来了!”侍女轻声上前,对正躺在榻上闭目养神的卫庄道。
                    “嗯?”卫庄疑惑的轻哼一声。
                    不过一会,侍女去屋外请来盖聂。
                    “盖将军,多日不见啊!”卫庄只闭着眼,慢悠悠的一声招呼。
                    “盖某有礼了,六王!”盖聂只拱手施礼道。
                    卫庄挥手示意。房中侍女皆领命退出房内。
                    “师哥有事?”卫庄也不看他,慵懒的问了一声。嘴角微微勾起,邪气一笑。
                    “小庄太后的病,我已寻到方法,但你得想办法将端木神医,送出宫来。”盖聂声音冷冷的说道。
                    “哦?端木神医?”卫庄有些疑惑。
                    “我不便多说,等你将端木神医送出宫,我自会相告。告辞了。”
                    盖聂实不想同卫庄多言,
                    且卫庄屋里暖气蒸腾,侍女太多而发散着浓重的脂粉气,盖聂待的实在尴尬又不适。
                    说完,只拱手施礼,告辞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1楼2017-08-05 11:28
                      等会吃完饭,来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4楼2017-08-05 12:02
                        宣鹤宫
                        几日后,端木蓉在宣鹤宫内殿,跪在地上,低头不语。
                        皇帝端坐上首,冷声道
                        “端木神医,六王突染恶疾,太医们束手无策,要劳烦神医跑上一趟了。”
                        “是君上,民女自会尽心竭力!为六王好生诊治!”
                        端木蓉低着头,恭敬回话道。
                        “好了,皇儿,如今庄儿感染恶疾,不可耽误,快让端木神医前去诊治吧!”太后劝道。
                        “是,母后。不过如今端木神医前去六王府,母后的身体实在让儿臣忧心啊!”
                        “皇儿不必多虑,端木神医早日治好六王,也可早些回宫来。
                        且高太医他们在宫中,本宫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太后温声宽慰皇帝。
                        “好,端木蓉孤命你,尽快治好六王之症,绝不可怠慢!”皇帝冷声望着他道。
                        “端木遵旨。请君上放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7楼2017-08-05 13:27
                          六王府
                          端木蓉昨日刚领完旨。
                          今日太后就安排童公公,早早送她出宫去六王府。
                          刚到六王府,端木蓉也不多言,直接进了卫庄寝室。
                          一进屋,一股奇异的香气,钻入端木蓉鼻中。
                          “六王,端木神医来了!”侍女凑到卫庄耳边道。
                          “嗯!”卫庄只轻轻挥手示了示意。招端木蓉上前。
                          “六王!”端木蓉轻步上前,微微躬身施礼。
                          “端木神医,可能诊出本王之症?”六王声音听来十分虚弱无力。
                          “端木先为六王诊脉!”
                          端木蓉三指覆上卫庄腕处。
                          卫庄体内竟是,一股深沉阴寒之气,四处流窜,好似练功之时走火入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0楼2017-08-05 15:57
                            卫庄只闭着眼,眉头紧蹙,十分难受。
                            端木蓉面色清冷的开口道“六王,最近不要过度练功,端木开上几副补气之方,再替六王准备些恢复功力之药,无甚大碍。”
                            “哦,本王的病症如此好解决?端木神医不是在愚弄本王吧,太医们可是说是恶疾!”卫庄一声轻哼,不解的向她道。
                            “这么说,六王是不信端木的医术?”端木蓉眉角轻扬,冷声道一句。
                            “哼,盖聂也不知看中你什么?”卫庄语气十分讥讽。
                            盖聂?看中我?
                            “六王,看来还是病的不轻,都说起胡话了?”端木蓉凝眉看他,面上有些不悦。
                            “哦?是本王说错了?”
                            卫庄一副讨人嫌的嘴脸继续说道。
                            端木蓉只低头不理会,忽然伸手,朝卫庄几处大穴,扎上银针。 接着不顾卫庄,惨白愤怒的脸色,冷冷道
                            “六王,可千万不可乱动,要是一不小心,可能下辈子就要在榻上度过了。”
                            说完。也不管卫庄,只吩咐侍女,让她们半个时辰后,来房中寻自己。侍女点头应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1楼2017-08-05 16:19
                              六王府
                              昨日端木蓉将卫庄,针灸的一夜无法动弹。
                              今日,端木蓉来诊断时,卫庄全程紧绷着脸,十分冷漠。
                              “六王,没事。我先退下了。”端木蓉也不管他冷脸,收拾好医具,自行准备出去。
                              “盖聂传信来,叫你去将军府见他!”卫庄沉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端木蓉略一停顿,片刻回神,又提步离去。
                              卫庄看她身影消失,眼神一挑。这女人又冷又闷,长的一般,说话也不讨喜,盖聂的眼光也太差了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4楼2017-08-05 17:51
                                将军府
                                盖聂今日邀端木蓉前来商议,去南疆寻药之事。
                                只早早就起,在书房等待端木蓉。
                                沈叔在院中扫着落叶,此时已近深秋,院中满地枯黄。
                                将军府外的二棵银杏树,随风飘到将军府的屋顶,院落。
                                在这深秋里,勾勒出一幅庭院深深的寂寥景象。
                                门外,传来门环轻扣的声音。
                                沈叔开门见一个俊美的少年公子,站在门口,轻声对沈叔道了声好。
                                沈叔有些疑惑,少年出声解释道“老伯,我是端木蓉。盖将军可在?”
                                沈叔一听她清冷的声音,又细细打量了二眼,只点点头道“原来是端木姑娘,请,将军正在书房等候!”
                                端木蓉点头谢了声,同沈叔进府。
                                这院落秋景,但是让端木蓉不住,张望二眼。只觉得这灰色屋檐青色院舍,配这金色落叶,倒有些诗意。
                                沈叔引端木蓉前往书房,到了回廊,沈叔指明书房位置,让她自行前去。
                                此刻盖聂正在房中练字,一身白衣,黑发只用灰色发带,系在颈后,脸侧二缕垂落下的鬓发。星眉朗目,五官深刻。
                                “笃笃”书房门被敲响,盖聂只继续挥动手中狼毫,言道“进来吧,沈叔!”
                                端木蓉听他唤自己沈叔,也不多言,直接推门进去。
                                盖聂应声抬头。
                                眼前一个青衣少年儒生,黑发束起,面如冠玉,白皙俊秀,眉如远山之黛,眼若秋水含光,只有些疑惑,面色微红的看着自己。
                                “公子是?”盖聂看着她,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盖将军!”端木蓉熟悉的清冷之声,从那张粉润樱唇传出。
                                “呃?端木神医?”盖聂望着她,询问道。
                                “嗯,怎么,端木今日装扮如此吓人,让将军都认不得了?”端木蓉假装愠怒的问他。
                                “盖某失礼了,一时眼拙,还望神医见谅!”盖聂见真是她,拱手施礼道。
                                “盖将军,今日也让端木有些讶异啊?是端木打扰将军挥毫雅兴了。”说完,躬身施了一礼。
                                盖聂有些尴尬的,道了声“神医见笑了,请去厅中议事吧,张良先生马上就到!”
                                “嗯!”
                                二人一路无话,沿着将军府的秋景,到前厅等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6楼2017-08-05 19:04
                                  端木蓉盖聂二人,来到前厅,刚斟上茶。
                                  一身青紫色儒生袍的张良,笑声爽朗的进厅。
                                  刚一进门,张良先向端木蓉施了一礼,道声蓉姑娘安好。
                                  端木蓉心中觉得有些好笑,这张良,只在门口远远望自己一眼,就知道这青衣男子是自己。
                                  可盖聂那个木头桩子,看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张良回头同盖聂寒暄几句,十分自然的坐到端木蓉左侧。
                                  “张良先生,不知南疆之行,何时启程?”端木蓉对与张良距离过近此事,倒也没甚在意,只直接开口问道。
                                  “若无意外。后日便可启程。”张良端起端木蓉未喝的茶盏,品了一口道。
                                  “那不知此行,端木是与何人同往?”
                                  端木蓉倒不是怕些什么。只有些好奇才有此一问。
                                  “嗯,蓉姑娘放心,此行……”
                                  “盖某会同神医前往,护神医周全!”
                                  盖聂忽然打断张良,接口道。
                                  端木蓉侧头看盖聂一眼,也不说话。
                                  “将军,容子房直言,将军恐怕是出不了这京都的!”张良轻笑着说道。
                                  “盖某明白先生之意,只此行凶险,端木神医一人前往实在不妥,盖某会多加小心。不引人注意的!”盖聂客气的说道。
                                  “将军,此行路途遥远,若顺利少则几日,多则半月。将军忽然失踪许久,如何让宫中之人放心?”张良只笑道。
                                  盖聂知道张良所言有理,可让端木蓉一人前往,实在不妥。不知该如何抉择,眉宇微蹙,沉思片刻。
                                  “盖将军,张良先生所言有理,你还是留在京都,端木定会多加小心,争取早日回转的!”端木蓉低头,客气的劝他道。
                                  “蓉姑娘。子房曾言会护姑娘周全,蓉姑娘不记得了?”张良狭长凤眼,狡黠一笑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2楼2017-08-05 19:54
                                    端木蓉面色一愣,片刻后,又点点头道“端木自然记得,只是张良先生不必回军营了?”
                                    “蓉姑娘放心,子房早已安排妥当,一路上,子房自当全力护卫蓉姑娘安危!”张良笑意明显,语气却是真诚坚定的很。
                                    盖聂坐于上首,此时只静静听二人交谈。
                                    端木蓉侧过头,看向盖聂道“那端木就同张良先生前往,定会一路小心,争取早日回转,将军且在京安心等待!”
                                    盖聂神色冷漠,只静静端坐。听端木蓉说完,只点点头道“那二位路上多加小心!盖某会在京都等二位回转!端木神医,多加注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3楼2017-08-05 20:00
                                      将军府
                                      端木蓉商议完事,便回六王府了。
                                      此刻只余盖聂同张良,坐在饭桌上,对酌几杯。
                                      张良好似心情不错,不停的给盖聂斟酒。
                                      盖聂倒还是一幅冷漠的表情。
                                      “张良先生,此行有几成把握?”盖聂忽然冷声问他。
                                      “将军原是个杀伐果断之人,如今回了京都,怎么如此瞻前顾后起来?”张良只反问他道。
                                      “张良先生,端木神医本不该卷入此事。盖某希望先生,能尽心护她周全,别惹她无辜受累!”盖聂客气的回答,对刚才张良的讥讽并不在意。
                                      “将军放心,即使将军不说,子房也会尽全力保全蓉姑娘的!”张良笑着眼神十分诚恳。
                                      “如此就好!”盖聂说完,端起手中酒杯,敬了张良一杯。
                                      二人又聊些军中旧事,边塞战情,只不觉间,已月上中天。
                                      酒过三巡,盖聂倒是神色如常,只张良面色微红,有些醉意的开口道“将军觉得,端木姑娘如何?”
                                      端木神医?
                                      盖聂有些疑惑不知他问的何意,沉思片刻道“医术精湛,心思机敏,虽是有些性情难测,但是个可信之人,也可当大任!”
                                      张良听他一本正经的如此回答,忽然笑出声道“将军啊!哈哈,子房所言是,哈哈,罢了罢了。哈哈”
                                      见张良如此开怀大笑,盖聂心中不解,这端木神医不就是如此吗?
                                      “将军,子房如今也是成家立室的年纪了,有时间,还望将军,能替子房在端木神医面前美言几句!”张良停止笑声,对盖聂说道。
                                      盖聂虽是对男女之事,有些疑惑,但张良此话说的,就是个村口小儿都能明白了,盖聂一时愣住,不知该做何回答。
                                      张良又出声唤他将军,盖聂只端起酒杯,客气又有些为难道“感情之事,外人如何插手。先生还是自己去说为好。”
                                      说完只端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嗯,将军说的也是。此次南疆之行,子房当好好把握才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6楼2017-08-05 20:27
                                        二日后
                                        端木蓉收拾好行李,着一身男装,来将军府同张良碰面。
                                        盖聂原本准备,替二人饯行,可宫中忽然传旨,召他入宫面圣。
                                        端木蓉见只有张良一人出来,心中有些不悦,这盖聂前二日说的如此好听,可要走了,竟连送也不送。
                                        只端木蓉一向神色清冷,张良也没察觉她眼中不悦。同沈叔辞别后,便和端木蓉启程上路。
                                        出京都,往南疆去。
                                        骑快马大概三日。
                                        端木蓉自上次与盖聂同乘一马,经历尴尬后。
                                        在宫中就寻机会,和红莲去跑马场,勤练骑术。
                                        此刻只十分潇洒自如的,同张良并肩骑行。
                                        二人,
                                        一个清逸俊秀,
                                        一个儒雅风流,
                                        快马骑在路途中,
                                        在天地悠悠间,一派赏心悦目之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7楼2017-08-05 20:50
                                          承光宫
                                          皇帝端坐殿上,盖聂站在殿前,左相司马长空正拱手向皇帝回禀国事。
                                          “君上,微臣认为成平公主,暗地所拥势力,实在有些太过。”司马长空是图壁左相,年长盖聂五岁。为人迂腐耿直,说话难听。但十分忠心,
                                          平日里只专心替皇帝处理政事,不理朝堂争端。
                                          前二日,有人将一份密报送入相府,其中记载的皆是成平公主在广南,以护卫之名,行招兵之实,在广南林德更有一处隐匿的练兵场。实在是危害我大图江山之患啊!
                                          “荒唐,左相拿着份毫无依据的信件,就来回禀孤,成平公主有造反之心?”皇帝气的拍桌呵斥道。
                                          “君上,成平公主与君上是亲兄妹,虽图壁新王是君上,但难保公主不想取而代之啊!”司马长空不怕死的继续说道,一副苦口婆心模样。
                                          “好,那孤问你,此信中内容,你如何辨明真伪?”
                                          “君上,辨别有何难,微臣建议,现在就让盖将军,带人前往广南,搜查一番,且行动要掩人耳目。”司马长空道。
                                          盖聂立于殿前,不发一语。
                                          “左相大人,若此事是真,难道公主这点戒备之心都没有,就站城门口静等着,盖将军去搜查?”皇帝有些好笑的问他。
                                          “君上可赐婚盖将军,成平公主。如此让盖将军陪成平公主归乡,再行搜查!”司马长空回话道。
                                          盖聂一时愣住。
                                          面色有些不佳。
                                          “左相,若真依你此计,那孤不是陷盖将军于不义?”皇帝只低头看了眼盖聂,又转头同司马长空说道。
                                          “君上,此事若真,那盖将军便是剿除叛逆的功臣。
                                          若有误,那盖将军同成平公主也是段良缘!”
                                          司马长空严肃认真的说道。
                                          盖聂此时不知在想什么,只眼神中有些莫名怒意。
                                          “哦,如此说来,倒也是个良策,盖将军觉得如何?”皇帝询问道。
                                          “微臣,此事重大,且关系公主声誉,君上也可先秘密查探一番,再做打算。”盖聂只拱手恭敬回答。
                                          “盖将军,孤知道此事让你为难,但此事不仅关乎公主声誉,更是关乎国本,还望将军能多为社稷考虑!若此事是假,将军也是迎娶了我图壁的皇室公主,也不算辱没将军吧?”
                                          “这,微臣,不敢。”盖聂阴沉着脸,应到。
                                          “好,下月初孤会赐婚将军,还望将军到时,谨记人臣之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8楼2017-08-05 21:29
                                            南疆
                                            端木蓉同张良,一路骑乘快马,二日即到了南疆与岭南边境。
                                            “张良先生,此处就是南疆边境了。我们如何进入?”端木蓉拉着马绳,轻声问走在身侧的张良。
                                            “今日我们先去南疆城中,找个客栈,明日再做打算。”张良只笑着回答她。
                                            “嗯!”
                                            “蓉姑娘,如今你我同行,你不必如此生分,叫我子房便是。”
                                            “子房?嗯,还是叫子房先生吧!”端木蓉有些尴尬的回答。
                                            “南疆苗族,封闭神秘,我们若是表现的太过生分,定然招人怀疑,还请蓉姑娘委屈几分!”张良解释道。
                                            此行,二人商议,要以药材商身份,进南疆苗寨。
                                            此刻张良说的也有些道理。
                                            且南疆人抗拒外来之人,若是被察觉二人身份有疑,恐怕的确会遇上些未知之事。
                                            一路上,张良又同端木蓉详细介绍这苗人习俗,禁忌之处,以免发生意外。
                                            二人在南疆城中,寻了家无名客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9楼2017-08-05 21:49
                                              说停更,还是更了一下午。楼恨自己的言而无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1楼2017-08-05 22:41
                                                端木蓉同张良昨日在客栈,
                                                花了几两银子打听到。
                                                此处巫山有个落花苗。
                                                是专门采花制药,制食的。
                                                且那一族,多是女子,好相处些。可以先去那收购药材。
                                                端木蓉和张良,商议过后,决定先从这落花苗族入手。
                                                从客栈骑马,往西走,大概一个时辰。
                                                就到了落花苗族的住地,巫山了。
                                                张良今日特意和端木蓉,贴上假胡,在脸上画上皱纹。
                                                只是听说那落花苗,族长家正在女儿招夫。
                                                虽知道苗不与外族通婚,安全起见,还是早做准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2楼2017-08-05 23:08
                                                  这巫山,山路弯绕崎岖。二人走的十分艰难,许久才看到在半山腰处的,一片低矮房屋。
                                                  二人往村落走去,一路上有几个往来的落花苗人,盯着二人看了许久。
                                                  张良倒无所谓,平日里在边塞城镇,也有女子直勾勾的对他暗送秋波。如今面对这落花苗女的探究目光,倒是坦然自若。
                                                  只端木蓉,被人盯得心里发毛。
                                                  这巫山空气潮湿,村落里的低矮木制房屋,都显得十分荒凉,而且屋外还生长出了菌类,空气有些难闻。
                                                  端木蓉和张良,都是走南闯北惯了,自然不会在意环境恶劣。
                                                  只低头相商,过会见到族长,该如何交谈。
                                                  张良又拿一银,打听到族长家的位置。
                                                  二人,到了此处村落,最高点的一间屋前。这族长生活之处,却是十分干净。
                                                  只见三间木屋连排一处,屋前还围了一圈篱笆,篱笆上缠着花叶茂盛的金铃草。开着粉花的鸢尾种在屋边,一丛丛,十分喜人。
                                                  端木蓉和张良,在门口高声道“族长在吗?我们是外地来的药商,想寻族长买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4楼2017-08-05 23:26
                                                    张良话音刚落,中间木屋处,有人应声而出。
                                                    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穿着苗装的老翁,推开门,往外张望。
                                                    张良见人出,带着端木蓉上前,走到屋前,对那白发老翁施了一礼道“族长有礼,在下张子房,今日同好友来苗寨收药,不知族长可否能行方便!”
                                                    说完,端木蓉又上前施了一礼,道声“族长安好!”
                                                    老翁只打量了二人一会,也不说话。见面前这二人一身药商装扮,年纪也不小,额上眼角皆是皱纹,倒的确像二人中年商贾。
                                                    “呃,这二天寨子里在办事,没有药材给你们收!”
                                                    说完,就转身进屋,不准备搭理二人了。
                                                    “哦,那是我们打扰了。不过族长俗话说上门不赶远客。
                                                    天色渐暗,且山路难行,实在不想下山再等。
                                                    不知我们可否在此停留二日,等您族中事了,我们再行收购如何?”张良客气的同老翁商量起来。
                                                    “不行,我女儿这二日招亲,来的都是些别族客人,你们在这,不是碍眼嘛!”族长倒不客气,直接对着二人,一通嫌弃。
                                                    “族长放心,定然不给你添麻烦,且我二人不过二个药商,微不足道,也不会引起重视的。
                                                    如果族长不放心,我们可以住你家中,到时收完药,定当好好酬谢。”
                                                    张良说的情真意切,又将二人来意说明,送上一枚和田美玉做为族长女儿的贺礼。
                                                    老翁见他二人诚恳且明事,只叮嘱二人,在家里不要随意外出,让人看着,等亲事办完,早点收药离去。
                                                    他二人自是感激不尽,不做抗议,由着老翁引他们进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8楼2017-08-06 06:50
                                                      老翁引她二人进屋,安排了一侧房间。这屋中竟种植了大片花草,形色各异,只留一块大木板扔在地上,充做床榻。
                                                      老翁看二人都是男子,也没多想,就只给二人找了一间房。
                                                      二人进的屋中,心中明了,又不能言明,只谢了谢族长,便收拾起来。
                                                      此刻只剩二人了,端木蓉不免有些尴尬,只默默将自己的包裹拿着,寻了快没长花草的干净地方坐下。
                                                      “蓉,端木贤弟,天色已晚,你就将就下,睡在这木板之上。子房,守在门口。”张良客气的对她道,说完,只自顾坐到门口的百花丛里。
                                                      “子房兄,无妨你睡吧!我在这坐坐就好。”端木蓉轻声拒绝道。
                                                      张良又劝二句,才将她说动,只说二人各睡半夜,轮流值守。
                                                      “嗯,你可觉得此屋有些古怪?”
                                                      端木蓉打量了一圈,忽然对门口坐着的张良道。
                                                      “是这屋中百花有问题?”张良道。
                                                      “这花都是些南疆种类,端木只能看个大概,觉察不出什么问题,我是说,这屋里总有股腐烂的气息。”端木蓉轻声的说道。
                                                      “可能是这山中水气太重,且夜深了,让这屋有股木头腐败之味吧!”张良出言宽慰她道,寻思可能是端木蓉,第一次来这南疆,心中有些不安,导致精神紧张了。
                                                      “嗯,可能是我多心了吧!”端木蓉沉思片刻,轻轻点头道。
                                                      “早些休息吧!”张良温声提醒她道。
                                                      二人虽心中戒备,但一路奔波,的确十分疲累,端木蓉不一会就枕着心中疑惑和满鼻腐味入睡了。
                                                      张良见她睡着,只嘴角轻勾。
                                                      坐在这门边,闭目养神,留心戒备。
                                                      待第二日端木蓉醒来,发现自己还是睡在这木板之上。
                                                      知道张良没来换值,不免心中有些惭愧,只道了声谢,又同他说明。今晚她来值守才作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9楼2017-08-06 07:12
                                                        将军府
                                                        盖聂自那日入宫,就被皇帝下旨,要时常去陪,成平公主在宫中游玩。
                                                        盖聂不能抗旨,只得应下。
                                                        今日成平公主忽然玩心起,说要盖聂陪同去民间游玩一番。
                                                        盖聂本想以安全为由拒绝,但成平只不依不饶的表示,一定要去,否则明日就同皇兄请旨,回广南去了。
                                                        盖聂听她要挟,只得应下。同皇帝回禀完,带着几个侍从和二名宫女,陪公主出宫。
                                                        成平一件兰青色金丝幽蝶曲裾,青丝被绾了个灵蛇髻,发髻间插着一支玛瑙粉贝镶花水晶步摇,又在发髻顶端,系上一条素色轻纱发带,垂挂下来,随着莲步摇动,平日里倾城之色,此刻更添几分婉约清丽。
                                                        过路行人纷纷相看,且盖聂是图壁将军英雄人物。
                                                        自是惹得众人议论纷纷,猜测这倾城国色的女子,可是盖将军的娇妻美眷。
                                                        盖聂护卫在侧,同成平走在京都大街上,心中十分不悦,微服出宫,为何还要弄的这般招摇,是担心百姓不知,公主尊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0楼2017-08-06 07:30
                                                          南疆
                                                          端木蓉昨日一夜安睡,精神已好不少。
                                                          遂早起,去门口锻炼筋骨。
                                                          一套五禽戏演完,回头却见张良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这边笑着,

                                                          顿时有些郁闷,这五禽戏是丑了点,但也当不得你这种嘲笑吧!

                                                          “端木贤弟,这套身法,翩若惊鸿,令人震惊啊,恐怕这世上,也没第二人,能将这五禽之戏演练的如此曼妙精巧了。”
                                                          张良眼神赞许的夸赞道。
                                                          听张良竟是夸赞自己,端木蓉有些愣怔,只道这张良倒是个会说话的,和盖聂一点不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1楼2017-08-06 07:38
                                                            京都
                                                            成平只款款行步,不时同身侧的盖聂,谈论这京都之景,商贩买的物件。
                                                            只忽然留意到一摊当上的首饰之物,公主千金之躯,宫中异宝无数。金银首饰更是无尽,可看她却莲步轻移,走到那摊子上。
                                                            低头挑拣起那些饰物,盖聂站在身后,一言不发。
                                                            那摊主见这绝色的女子,在自己摊上流连,又见盖将军在身后,心中暗喜,连忙推销起首饰发簪之物。
                                                            要说这京都是图壁皇城,这小小的街贩摊上,竟也有不少造型别致材质优良的饰物。
                                                            成平听他介绍半天,只拿起一对东陵镶银玉环,细看起来,轻笑了下,转头对盖聂道“盖先生觉得如何?”
                                                            盖聂对这女子之物如何懂得,只点头道。
                                                            在下不知,小姐随意吧。
                                                            成平见他一本正经的回答,忽又眉眼带笑的说道
                                                            “婷儿觉得此物造型别致,十分好看,不如就要此物吧,将军可否能替我带上试看?”
                                                            “这玉环只需套在腕上,小姐自行便是,在下不好僭越。”盖聂想都没想,直接声音冷漠的拒绝道。
                                                            “将军大人,这女儿家是要哄的,怎么可以让夫人自行佩戴那?”那小贩笑嘿嘿的说道。
                                                            似乎这位大将军的不解风情,十分好笑。
                                                            盖聂听他误会,只斜眼望他一眼,眉宇微蹙,眼神不悦的道“你好生做你卖买就是。不要胡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3楼2017-08-06 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