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蓉吧 关注:18,102贴子:695,079

回复:【原创】江山行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晚上,端木蓉被安排到禅房休息,另外还有二个宫女同住。
在这寺中,梳洗都要到后院井边打水。
端木蓉整理好床铺,就拿着木盆出门去了。
盖聂此时正一人,站在走廊廊沿下。
抬头望天上明月,神色冷漠。
端木蓉端着木盆出来,
就看见盖聂一身白衣,站在月光下,神情冷淡,
如水月华洒在他身上,映在他深刻俊逸的侧脸旁,都让盖聂好似天宫谪仙。
端木蓉一时有些愣住,也不知该进该退。
犹豫片刻,还是迎上前去,出声唤他“盖将军?”
“嗯,端木神医!”盖聂回过神来,立马拱手施礼道。
“将军,凉夜已深,怎么还站在风口赏月?”端木蓉轻声问到。
“哦。盖某刚安排好巡逻之事,正要去睡。端木神医这是去哪?”盖聂客气的回应道。
“这几日行路艰辛,准备打些水回去梳洗一番。”端木蓉抱着木盆,轻声的回答道。
“嗯那神医自便。盖某先告退了。”盖聂拱手施礼,往回走去。
“盖将军!”端木蓉忽然开口唤他一声,盖聂还未回头。
就听端木蓉低声说道“在驿馆时,多谢盖将军关照。”
盖聂听她说起这事,有些尴尬,只声音冷淡的回复道
“端木神医还请。宽恕盖某冒犯之处。
神医身负皇命,盖某自当尽力,绝不会怠慢神医。
神医不必客气!”
端木蓉听他又是那套,身负皇命之言,心里有些不知滋味。
又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
只道“嗯,还是谢过将军了。端木告退!”
说完,躬身施礼完,就自顾往后院走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0楼2017-08-03 15:52
    锦绣宫
    端木青鸾明日要陪同皇帝,设宴款待百官,及百官家眷。
    今日正在锦绣宫中,查验名册。
    突然看到一处空白,心中疑惑,对竹儿问道“这左相家眷之处,怎是空白?”
    “回娘娘,左相夫人,去年年末,就因病过世了。如今还未续弦那。”竹儿上前,轻声回话道。
    “那怎不叫二夫人前来?”
    “娘娘说笑了,左相大人只有一位夫人。并无侧室。”
    “看来这左相大人,还是个痴情男子啊!”端木青鸾轻笑着说道。
    “这奴婢就不知了!”竹儿回话道。
    “娘娘,依我看啊,是那左相大人是个惧内的,才不敢多娶那!”秀儿却忽然出口道。
    “嗯,秀儿倒是聪明伶俐啊!下去掌嘴五十!”端木青鸾忽然下令道。
    “娘娘,奴婢知错了。娘娘,奴婢。”秀儿知道多嘴失言了,连忙跪地求饶道。
    “滚出去领罚,别让本宫看见你!”端木青鸾只声音如常。轻轻的吩咐她,连眼都未曾抬过。
    “奴婢遵旨!”秀儿领命退出殿外。去找罚赏司领罚。
    竹儿静立在端木青鸾身侧,递上茶盏,只温声道“娘娘,茶温了!”
    “嗯!明日你替本宫,去安排各宫妃嫔的位置,不可疏忽,可知晓了?”
    “奴婢记住了,请娘娘放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1楼2017-08-03 16:08
      灵山寺
      今日是太后来礼佛第二天,庙中除了几个重要的大殿,其他又陆续向香客开放了。
      明日便是十五中秋,来上香之人极多,为了保障安全,盖聂更是寸步不离太后身侧。
      成平公主陪在太后身边。见盖聂紧随,低声同太后说了句什么。就停步,等盖聂上前。
      “公主殿下!”盖聂拱手施礼,客气道。
      “盖将军,明日便是中秋佳节了,不知将军,打算如何得过?”成平公主声音婉转动听,眼波光转,侧目看了眼盖聂道。
      “多谢公主关心,只是微臣有皇命在身,自当护卫太后和公主安危,无心过节。”盖聂十分恭敬的低头回答。
      “盖将军尽忠职守。本宫也是十分感激将军,听方丈说,这山寺中,明天有天灯会,不如到时将军同本宫一同前往观赏?”
      成平公主十分温婉羞涩的看着他。
      盖聂原本一直低着头,听她说完,只侧眉看了她一眼道“多谢公主好意,微臣有要事在身,实在无法陪同。若公主想去,微臣自当加派人手,护卫公主。”
      “啊?”成平公主许是,没想到盖聂会如此直接拒绝。一时有些尴尬,只轻哼了声,就朝前赶上太后一行。
      盖聂倒是神情冷淡,一脸无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4楼2017-08-03 16:27
        玉藻宫
        今日中秋佳节,帝后在玉藻宫设宴款待百官。
        自清晨起,各宫各司就早早忙碌起来。御膳房自不必多说。
        连太傅府的诸多夫子,也是早早安排殿下们的功课。
        好让殿下公主们能晚宴上,为皇帝皇后,文武百官奏宴会之乐。
        天明今日倒是十分舒服,不在其列。可一想到盖聂不在家,没人陪他过节,又不免撅嘴不悦起来。
        高渐离却突然,来太傅府替他向夫子告假,带他回高府了。
        说晚上要让他代替盖聂参加宫中晚宴。
        雪姬一见天明圆嘟嘟的,也是十分喜爱,领他进家,开始给他挑选衣袍。
        皇后皇帝,前往太庙祭祖。
        宫中嫔妃,早上就开始研究晚上所穿所戴之物,力图艳冠群芳,得皇帝侧目。
        皇帝昭尹自登基来,极少流连各宫,除了几个已生龙子的妃子,偶尔能得宠幸,连端木青鸾,这东宫之主,皇帝都不曾留宿,都是直接寝在承光宫中。
        众妃都想着能在中秋之宴上,得皇帝青眼,好早日诞下龙子,母凭子贵。
        端木青鸾对后妃们的这些心机倒毫不在意,只是冷笑,这些痴傻的女子。连嫁的是个什么样的男人都不知道,还一味想着争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6楼2017-08-03 16:48
          灵山寺
          不觉天色渐黑,寺中灯火通明,山脚下的城镇也是一片阑珊灯火。
          太后用完膳,就同方丈在正殿听经。盖聂守在门口。
          成平公主昨日遭拒,心中郁结。在禅房朝宫女呵斥,也不说出门赏灯之事。
          红莲倒是第一次在中原过节,看着热闹非凡的场景,更是十分兴奋。只拉着自己的侍女,在寺前眺望远处城镇的繁华景象,和天空燃放的火树银花。
          端木蓉在屋里洗漱完,准备歇下。
          同住的二个宫女都出去了,去等待那寺中的天灯会。
          “端木波伊!”红莲兴奋的推门而入,把端木蓉吓了一跳。
          “红莲殿下,你怎么来了?”端木蓉十分疑惑的问她。
          “端木波伊,怎么睡了,快,陪我去看灯。”红莲伸手拉她起床,端木蓉还没换寝衣,就随她拉扯了。
          “红莲殿下,你还是找别人陪你去吧,端木实在?”端木蓉十分为难的说道。
          红莲却似没听见般,只顾拽她出门。到了寺庙门口,才放开她道“端木波伊,你能带我下山去玩吗?”
          说完,对她眨了眨眼,十分可怜的模样。
          “这,红莲殿下,这山下人流混杂,十分危险,还是在寺中玩吧!”端木蓉实在对她这张俏脸,发不出什么脾气。只言语清冷的劝她。
          “啊,不要,端木波伊,求求你了,带我去吗?带我去吧?”红莲抓住端木蓉的衣袖,撒娇的说道。
          “红莲殿下,其实这山下城镇,只是你在高处望去,觉得灯火阑珊,繁华好看。真要去了,你就知道,那还不如这寺中景色那。”端木蓉劝她。
          “那端木波伊先带我去看看,若是不好看,再回来。”红莲不依不饶。
          “今日这寺中山上有天灯会,听说十分壮美,每年都有慕名而来赏灯的,红莲殿下就去看天灯会,岂不更好?”
          “哦,那好吧,端木波伊我们一起去吧!”红莲心中暗笑,面上却依然纯真的说道。
          “这,殿下,现在我们四人都是女子,若是在山上遇着危险,就麻烦了,我去同盖将军回禀一声,让他派人随护!”端木蓉不愿前去,又不好拂了红莲的面,只得想着去找盖聂,说明一番,让他陪同前去。
          “哦,那好吧,端木波伊快点来,我在这等你。”
          “嗯”
          端木蓉点头,离去。
          绕了半天,才找到佛寺正殿。只见盖聂此刻正守在门口,神情严肃。
          “盖将军”端木蓉走到他面前,客气的唤了一声
          “端木神医?”盖聂有些诧异,端木蓉怎么好好的跑来了?
          “盖将军,红莲殿下想去山上看灯,不知你可否前去护卫公主?”端木蓉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他。
          盖聂神色如常,只道“恐怕不行,盖某要在此护卫太后。端木神医见谅,若不然,盖某现在去安排人手,保护你们。”
          “啊,我不去。我只是奉殿下旨意而来!”端木蓉声音冷冷的回答。
          “盖将军!”成平公主忽然到来,声音婉转的唤道。
          端木蓉心道不好,又该遭她猜忌了。
          “微臣见过公主!”
          “端木蓉见过公主”二人一齐出声施礼道。
          “二位请起吧!”成平公主仍旧一副娇媚动人的模样,轻声道。
          “谢公主!”
          “不知太后可在?盖将军”成平公主娇声问道。
          “回公主,太后正在听经。”
          “嗯,盖将军那本宫先进去同太后说话。过会再出来寻你。将军可莫要随处走动。”说完,暼了旁边的端木蓉一眼,莲步轻移,进了大殿。
          盖聂和端木蓉,皆是面色清冷的站在原地。
          “盖将军。太后传你进来!”忽然一个沙弥出来,对盖聂合十说道。
          “好。多谢小师傅!”盖聂说完。就进去了。只留端木蓉一人,在外,不知是走是留。
          过了片刻,成平公主眉眼带笑的出了大殿,盖聂毕恭毕敬的跟在她身后。
          成平公主回身,对盖聂笑道“本宫多谢将军,同太后说情。也要劳烦将军去护我周全了。”
          “公主客气了,这是微臣份内之事。”盖聂拱手施礼道。
          “嗯,那过会,劳烦将军来禅房,接本宫一同前往。”
          “嗯。微臣遵旨!”盖聂只点头应到。
          成平公主说完,也自顾自离开了。
          “端木神医怎么还在?”
          盖聂有些疑惑的问她。
          “怎么?端木打扰到。将军同公主的良辰美景了?”端木蓉冷冰冰的说道。
          “这?端木神医休要胡言,公主千金之躯,岂能容人,容人议论?”盖聂声音听来,十分冷漠。
          “是啊,公主身躯娇贵,将军自当好好爱护。
          红莲殿下不过番邦公主,如何能比?”
          端木蓉冷硬刺人的说道。
          盖聂听到红莲,才明白她是气愤刚才自己拒绝前往护卫红莲。
          只是现下,也没时间解释过多。 只道
          “红莲殿下的安危,盖某自会安排,端木神医就不要多费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7楼2017-08-03 17:38
            “是端木僭越了。告辞。”
            说完,端木蓉就急步离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8楼2017-08-03 17:40
              盖聂见她匆匆离去,心中也是略有无奈。
              太后召他进殿,开口就是责骂公主,说她不该让将军分心,实在该罚。
              成平公主更是委屈的向他道歉。
              盖聂一脸疑惑尴尬的向太后说明情况。
              谁知一解释完,太后就立马下旨让影卫长来保护,命他陪公主去赏灯。
              太后旨意,盖聂岂敢不从,只得无奈应下。
              停顿了会,招手叫来影卫,去保护红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1楼2017-08-03 21:24
                玉藻宫
                宫中盛宴正酣,帝后端坐正中,百官携同家眷,端坐下首,纷纷对帝后恭祝贺词,献上节礼。
                高渐离带着雪姬坐于天明对面,天明和六王同坐一桌。
                众臣纷纷献上节礼,高渐离今年献了一幅临江登楼图,是图壁大家朱余生之作。
                朱余生人称朱仙人,是图壁六大家中,最受推崇且最为神秘的。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真迹难求。
                高渐离竟能献上如此,长约百米的一幅巨作,实在令人惊讶。
                六王所献之礼,倒是十分特别,竟是头雪山灵狐,通体雪白,只余双眼赤红如火,口出嘤嘤童语之声。
                六王献上灵狐,只余天明一人,端坐在侧,未曾献礼了。
                今日盖聂不在,天明代为出席,已是让百官惊诧,不知这小孩什么来历,纷纷议论,这盖将军不是还尚未娶妻吗?怎么还有了个这么大的公子了?
                现在众人更是齐齐看向天明,不知他会献何物。
                天明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低头看向高渐离雪姬,雪姬手在桌下握住高渐离,十分愧疚紧张。
                今日高渐离原是替天明准备了一份昆仑血玉做为礼物。
                可雪姬忽然想起,自己只顾给天明换衣,竟忘了此物了。
                高渐离面色略有迟疑,又拍拍她手,以示安慰。
                毕竟,天明是代盖聂前来,且年幼无知,第一次参加这宫中之宴,有些疏漏,也没甚大碍。
                天明磕磕巴巴的开口道“将军,府天明,为君上献上祝词。呃,祝君上阖家幸福,龙马精神,呃,长命百岁……!”
                天明把夫子教的还能记住的贺词,说了一通。
                众人见他连个贺词都说不好,纷纷憋笑不语。
                帝后坐于上首,一脸疑惑的望着他。
                皇帝心中暗道,盖聂今日不来,竟派个无知幼子前来,是在戏弄于孤?
                端木青鸾倒是不在意,只笑看着天明。
                “我为君上献的,是我的一片赤胆忠心。”天明忽然灵光一闪,开口说道。
                “哦?你的赤胆忠心?”皇帝有些不解反问到。
                “嗯,将军告诉过我,
                男儿当顶天立地,志存高远,无愧家国天下。
                天明有志,将来定要做我图壁的大将军。
                我虽然现在还小,但定会好好学习兵法武艺,日后为君上镇守河山。
                所以现在把我的赤胆忠心献给君上。”天明声音响亮,眼神坚定的对着皇帝说道。
                “好,没想到,孤今日还先行,收下了一员大将。哈哈”
                虽是戏谑天明,但皇帝笑意却十分明显。
                高渐离看向天明,心说,这小子,真是和他父亲一样油嘴滑舌。
                “谢谢君上!”天明十分庄重正经的拱手施礼。
                “你叫什么名字?”皇帝向天明问道。
                “回君上,我叫天明。”
                “好,不错,孤会等着你,成为大将军的那天,希望那天早日到来!”
                皇帝微笑着对他点头道。
                天明抬头看向皇帝,心中有些不可置信,微愣了一会,坚定的点点头承诺。
                百官皆是十分惊讶,热闹没看成,没想到却被这小子误打误撞,惹得龙颜大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6楼2017-08-03 22:59
                  灵山寺天灯会
                  端木蓉有些气恼的回去,找到红莲,只说,今日盖将军有要事在身,我们自行前往吧!
                  红莲倒无所谓,只笑嘻嘻拉着她,就往灯会行去。
                  放灯之处,原是灵山寺的一处山头,被特意推平了,建了座当凌亭。
                  此刻山顶已放置了满当的孔明灯。宛若一大片白色轻雾笼在山顶。
                  观灯的被围在外围。
                  放灯的还在检查天灯。
                  中秋圆月,闪烁星光,映照在白色灯纱上,似梦似幻。
                  灯身上皆题着字,有寄托哀思的,有倾诉恋慕的,有为人祈福的……
                  在过半刻,这些表达着世俗心意的天灯,便会随风而起,直达天穹。
                  在这中秋佳节,成为那题字人,放灯人,心中的一份美好祈愿。
                  端木蓉来到这,被眼前的人间之景,山顶清风,吹散了心中烦闷,只拉着红莲,静静站在外围。心中郁闷也消解了不少。
                  红莲兴奋的指着天灯,比划。
                  端木蓉见她如此喜悦,只有些无奈的对她笑笑。自己也被红莲的笑意,感染的心中愉悦了不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7楼2017-08-03 23:25
                    “嗯?红莲表妹也在?”忽然从身后传来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
                    红莲应声回头,见是成平公主,身后还跟着盖聂和侍女。
                    红莲高兴的拉她道“漂亮心格你也来了!”(心格是赤火语的公主之意。)
                    成平本想推开她,略一迟疑,又伸手握住红莲。
                    道“是啊,我和盖,盖先生,一同来观灯!”
                    为了安全起见,成平换了件浅粉流仙裙,公主之仪卸下,头饰也只是普通玉簪。步摇。看起来,只是个颇为美丽的大家闺秀。
                    所以此刻,她唤盖聂盖先生倒也十分在理。
                    盖聂不好同红莲施礼,只点头道“二小姐!”
                    “二小姐?”红莲有些疑惑这二人,怎么说话这么怪怪的。
                    “嗯?端木姑娘也在啊?”成平轻声细语的唤她。
                    端木蓉知无法装傻,只得转过头去,神色如常道“嗯,端木陪红莲姑娘来此观灯!”
                    端木蓉明白他二人,互换称呼何意,所以回答时,已是省了尊称。
                    “端木姑娘”盖聂客气的叫她一声。
                    端木蓉神情冰冷的点了点头,回了句盖先生,不再说话。
                    盖聂见她如此,也不再多言。
                    红莲孩子心性也察觉不出,只成平公主,心中暗笑道“你一个民间医女,如何同我相争,不自量力!”
                    又回头对盖聂娇声道“盖先生,我们去当凌亭坐坐吧!”
                    “是,婷儿小姐有请!”盖聂面色冷漠,轻声应到。
                    婷儿小姐?不过片刻功夫,就叫的如此亲热?
                    端木蓉不禁在心里剜了盖聂的背影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9楼2017-08-03 23:49
                      成平今夜心情十分愉悦,只端坐在当凌亭中,对站在身侧的盖聂道
                      “今日中秋佳节,先生怎么好似不太高兴?”
                      “微臣不敢,只是这山上人流混杂,要时刻注意殿下安危!”
                      盖聂实在有些尴尬,不知为何成平公主刚才非要,要求他叫她闺名。
                      只见四下没有闲人,才恢复了尊称。
                      “盖先生,好似不太喜欢和成平出游啊?”
                      成平公主略带娇嗔之意的问他道。
                      “微臣不敢,只是殿下千金之躯,微臣不敢怠慢!”
                      “成平相信将军的能力,定能护我周全。
                      只是今日中秋佳节,盖将军,在此作陪。
                      面上却如此不悦。成平也心中十分愧疚。”
                      说完,只柔弱的看他一眼,又垂首低眉。十分温婉。
                      “微臣并非不悦,还望公主不要多心!”盖聂十分恭敬的回话。
                      “嗯,那今日将军。就陪本宫,好好观赏这中秋美景吧!”
                      成平公主知盖聂性子沉闷,对男女之情不甚了解。
                      一时也不敢话说的太过,只寻思着找些机会,再点他一点。
                      盖聂此刻虽站立在她身侧,欣赏天灯盛放之景,但心里却寻思着如何脱身,回去护卫太后。
                      端木蓉同红莲站在人群中,看着千灯齐放,慢慢升腾到月色撩人的夜空。
                      整个天空,被映衬的如同白昼。
                      红莲一脸不可置信的痴痴看着。端木蓉此刻心绪渐宁,只面色清冷的抬头看天空之景,眼中也有些惊艳之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0楼2017-08-04 00:22
                        直到天边的最后一点光亮消失,红莲才肯回去歇息。
                        端木蓉任她拉扯着衣袖,下山回寺。
                        影卫隐匿身形,紧随其后。
                        成平公主在山顶观了会灯,就同盖聂道,感觉衣服穿少,身子有些发凉。
                        成平原想盖聂替她披上披风,谁知,盖聂十分不解风情,只点头应了一声微臣明白。
                        然后竟直接送她回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2楼2017-08-04 00:28
                          灵山寺
                          端木蓉昨夜陪红莲观灯到深夜,有些着凉了。
                          今日只得同太后告假,不去诊脉。
                          红莲听说端木蓉身体抱恙,立马跑来,陪她说话。
                          只见端木蓉包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听红莲兴奋的说赤火国的趣事。
                          “端木波伊,等你病好。你去我们赤火国吧!我请你吃最好吃的东西,还可以骑我的王狮。”红莲对她大方的说道。
                          “谢谢红莲殿下,只是赤火国虽然一派异邦风情,但毕竟不是我自幼习惯的环境,去了恐怕更水土不服了。”端木蓉心中还是有些感动的。面上微微有了些笑意道。
                          “端木波伊,笑起来很好看!”红莲第一次见端木蓉笑,有些诧异,又觉得笑起来的端木蓉更漂亮了些,不禁感叹了一句。
                          “红莲殿下,别取笑我了,端木只是个寻常女子,比不上殿下半分娇艳可人。”端木蓉这话倒是发自肺腑。
                          这二位公主,都姿色绝佳,且各有千秋。
                          成平公主是国色牡丹
                          红莲殿下是满树樱花
                          只端木蓉此刻,对成平公主实在没什么好感,就越发让她觉得红莲真是娇俏可爱的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3楼2017-08-04 00:42
                            “端木波伊,你有心上人吗?”红莲忽然凑到她跟前,眨眨眼好奇的问道。
                            端木蓉一时愣住,不知红莲怎么没头没尾的忽然问这种问题。
                            “端木波伊?”红莲又唤她一句。
                            “没有,红莲殿下问这些干吗?”端木蓉疑惑的看着她道。
                            “嗯,没有啊?
                            我看昨天,端木波伊不高兴公主心格,还以为是因为盖将军那?”
                            红莲忽然狡黠一笑,对她轻声说道。
                            “红莲殿下,不要胡说!”
                            红莲莫名其妙来上这么一句,端木蓉顿时心中一窒,生硬冰冷的轻吼了一句。
                            红莲看她忽然生气,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道“端木波伊,生气了?”
                            “没有,红莲殿下,是端木失礼了。”端木蓉知道刚才语气有些过激,轻声对红莲道了声歉。
                            “呃,那端木波伊昨天为何不高兴?”红莲疑惑的对她道。
                            “我,红莲殿下,端木一向不喜言笑,且昨夜被风吹的有些不适,不是殿下所想的那般!”端木蓉对她解释道。
                            “哦,那,既然端木波伊没有心上人,那,就去我们赤火国,嫁给我非哥哥做王妃好了!”红莲开心的说道。
                            “非哥哥?韩非世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6楼2017-08-04 11:25
                              “端木波伊认识非哥哥?”
                              红莲兴奋又好奇的,看着端木蓉道。
                              “端木曾听闻,赤火国韩非世子,师从儒圣。通读百家经典,有不世之才。
                              曾不费一兵一卒,替韩王收复了几大部落。实在令人佩服!”
                              端木蓉客气的恭维了一番,惹得红莲眉眼带笑的说道
                              “嗯,非哥哥可厉害了,而且温柔体贴,什么都好,就是缺个像样的王妃了!”
                              红莲又转回了之前的话。看着端木蓉笑道。
                              “殿下说笑了,且不说世子身份尊贵,端木也只一心想发扬救世之学,对嫁人一事无心考虑!”
                              端木蓉一本正经的回答她道,面上清冷如常。
                              “呃,那端木波伊,一辈子就一个人多孤单啊?”
                              红莲有些不解,寻常女子听到韩非大名,都是恨不得贴上去。
                              这端木蓉,怎么对自己这么鼎鼎有名的非哥哥,一点不感兴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8楼2017-08-04 11:45
                                端木蓉同红莲在禅房闲聊。
                                盖聂听闻端木蓉今日不适,未来诊脉。
                                心念一动,觉得此时正好可以同她商议太后病症。
                                遂安排好太后护卫,独自一人前往禅房寻端木蓉。
                                只走到回廊,见红莲的二个壮实侍女,守在门口。
                                只得先行离开,再寻机会。
                                屋里,端木蓉实在被红莲缠的有些头疼了。
                                红莲一副端木蓉不去赤火国,就一辈子纠缠于她的样子。
                                喋喋不休的在端木蓉面前,拼命赞美韩非。
                                端木蓉心中好笑又无奈,别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什么韩非世子,就是真的爱慕于他,又有何用?这些王公贵族,自然是不会寻一个,无法为他们增添权势地位的女子的。
                                连盖聂那般严肃木讷的家伙,面对公主,都会如此殷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2楼2017-08-04 12:14
                                  距那日盖聂寻端木蓉议事未果,已过三日。
                                  盖聂这几日一直疑惑,怎么端木蓉每日替太后诊完脉,就匆匆退下。
                                  每从自己身侧经过,也只招呼一声盖将军,便头也不回的自顾离去。
                                  再过二日,太后就要启程回宫了。若再不相谈,恐怕日后就更没机会了。
                                  只这天,盖聂从端木蓉同屋的宫女处,得知端木蓉每日诊完脉,便会去山顶,不知做些什么,直到午时才会回转。
                                  盖聂将太后护卫交给影卫,叮嘱道有要事去处理,便独自上山寻端木蓉去。
                                  上到山顶,只见端木蓉正在当凌亭中。
                                  白衣轻纱,一头青丝随风扬起,面容清冷的靠坐在亭中,专注的在翻阅手中医书。
                                  端木蓉本就生的清丽,此刻在这青山绿翠,薄雾缭绕的山顶,沉静的阅读书卷,倒有种灵气悠然,脱俗而去的仙人之感。
                                  盖聂一时不知所措,看她看的专注,不好打扰。
                                  又不知这端木神医,何时才能留意到自己在此等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8楼2017-08-04 15:04
                                    端木蓉早已留意到盖聂从山下而来。
                                    心中略有疑惑,盖聂怎么上山来了?来寻我的?
                                    可见他向亭中望了二眼,就在远处止步,不再往前了,不知何故?
                                    端木蓉见他古古怪怪的,也不管他,也没想出声与他招呼,只顾自己低头翻阅医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9楼2017-08-04 15:12
                                      如此二人,一个在亭中静坐,面色如常的翻阅医书。
                                      一个在远处,微低着头,神情冷漠的静静等待,既不离去也不往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0楼2017-08-04 15:15
                                        待日头渐盛,端木蓉起身整理好,走出亭子,准备下山。
                                        快走到盖聂身边时,盖聂忽然拱手施礼道“端木神医!”
                                        “嗯?将军?有事?”端木蓉神色清冷的问道,只侧目望了他一眼,便转过头等他回话。
                                        “盖某的确有事同端木神医相谈,不知神医可还记得,出宫前,盖某同神医之约?”盖聂十分客气的问到。
                                        “嗯?端木还以为,将军事务繁忙,护卫太后不止。
                                        还要陪公主同游,赏乐,用膳,早把此事忘了那?”
                                        端木蓉慢悠悠的开口道。
                                        “神医多虑,之前盖某的确有些无法抽身。
                                        今日可同神医,相谈此事!”盖聂依然一副深沉客气的模样。
                                        “抽不出身?端木看,将军是乐在其中吧?”端木蓉回道。
                                        只这二人,一个木讷,一个清冷,都没发现端木蓉语气,十足有些捻酸吃醋之意。
                                        盖聂拱手回她“端木神医此话何解?
                                        盖某身负皇命,护卫公主是为本分。
                                        同公主也从不曾有什么逾矩非分端木神医如此揣测,岂非污蔑公主同盖某清誉?”说完,盖聂神情也有了些不悦。
                                        “盖将军,若你有事相谈,我们就去亭中坐坐,若无事,端木就先下山去了。”
                                        端木蓉心里气恼,实在不想同他,在此事上纠缠。
                                        只声音冷冷的开口道。
                                        “端木神医请!”
                                        盖聂见她冷着个脸,既无歉意,也不多言。
                                        只道这端木神医,性情难测,还是别同她过多纠结了。相谈正事要紧。
                                        遂不再多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3楼2017-08-04 15:46
                                          二人坐在亭中,刚才之争让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盖聂开口道“之前神医替太后诊治,可曾发现异常?”
                                          端木蓉听他发问。只微微抬头看他一眼,沉思片刻道
                                          “既然盖将军,邀我相谈此事,端木自会将所知,如实相告,还望将军,也不要有所隐瞒!”
                                          盖聂点点头承诺她。
                                          “之前端木刚进宫时,曾为太后,诊出,诊出,喜脉!”
                                          端木蓉面色微红,有些尴尬。
                                          可见盖聂神色如常,并无惊讶之感,又接着开口道“可之后,却发现太后之症十分怪异,虽有喜脉之像,却不是怀孕之态。既不见小腹隆起,也没有孕吐之状。”
                                          端木蓉见盖聂,面色冷漠,神情不变的听她叙述,毫无惊讶之色。
                                          端木蓉心中也有些诧异,这盖聂怎么好似早已知道太后之症了。
                                          又将其他症状说明。
                                          直到说到,太后所呕之物,十分腥臭难闻,且如活物会移动出声。
                                          盖聂神情才有些改变,只见他眉宇紧蹙,紧抿双唇,不发一语。
                                          “盖将军,端木所知已全盘相告,盖将军,还请知无不言。”端木蓉看着他,眼神清冷道。
                                          “端木神医,盖某听一位前辈说,太后此症非病非疫,而是南疆苗毒。金蚕子母蛊。”盖聂声音低哑沉闷的对她道。
                                          “蛊毒?”端木蓉不曾想到,这太后居于深宫,竟是染上这种稀奇阴毒的南疆之毒。
                                          南疆地广人稀,世代不同外族往来通婚,十分神秘。
                                          端木蓉师从医家,也只能在医书上看到这诡异的南疆蛊毒。且医书上所记之毒,都不过是些轻症,用些稀奇古怪的方子,便能医治。
                                          看盖聂神情,太后所中蛊毒,定然是十分罕见难解!
                                          端木蓉心中惭愧自己医术不过如此。可又不禁疑惑这太医院,竟也无人诊出此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4楼2017-08-04 16:09
                                            “盖将军,可知太后为何会染上此毒?”端木蓉疑惑问他。
                                            盖聂面色一沉,阴着脸轻声道“盖某不知,只是偶尔听闻高人提起,觉得同太后之症有些相似。”
                                            端木蓉见他脸色难看,也不知如何惹他不悦了,只接着说
                                            “那为何将军,不回禀君上请那位高人,入宫来替太后治疗那?”
                                            “盖某也是猜测,且那位高人,闲云野鹤,不为俗事所扰,请他入宫绝不可能。”
                                            “那不知那位高人,现下何在,端木也好同他问询,如何治疗此毒?”端木蓉见他为难。也不多说,只问询那高人之处。
                                            “盖某也不知。”盖聂客气回了一句,低头,沉思片刻又道“端木神医,此事你不必多虑。
                                            盖某会另想办法。
                                            神医在宫中,一切多加小心。
                                            且太后之症,不要同任何人提起。”盖聂忽然严肃的叮嘱道。
                                            “为何?难道这宫中有人不想让太后,早日……”
                                            端木蓉欲言又止,神情微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低头沉思片刻,只轻轻点头道“端木记住了,盖将军也多加小心!”
                                            “时辰不早了,端木神医,我们下山吧!”
                                            “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5楼2017-08-04 16:22
                                              发现越写越偏,越没劲,硬着头皮更的感觉好难过,实在写不好阴谋诡计啊,对不起大家,大家只将就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6楼2017-08-04 16:24
                                                三日后。
                                                太后一行启程回宫。
                                                临行前,太后吩咐盖聂留下香钱千两,让方丈为佛祖再添金身。
                                                灵山寺众僧侣,出庙相送。
                                                一路上,盖聂十分戒备,用心护卫,又行三日,终到了玄武门。
                                                太后换乘凤撵回宫,红莲在灵山寺疯玩几天,今番回转,十分不悦。只撅着嘴去和成平公主共乘一撵。
                                                盖聂安排妥当,便回宫向皇帝复命。
                                                端木蓉跟着宫女们,行在后头,入了宫,自行回去太医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2楼2017-08-04 19:00
                                                  太医院
                                                  端木蓉收拾好东西,也不顾现在是什么时辰,只和衣躺在床上。
                                                  秀儿不在院内,端木蓉饿得难受,也只得忍着。
                                                  恍恍惚惚间,端木蓉自顾自睡去了。
                                                  等秀儿回来时,已是月上中天。
                                                  端木蓉起来,吃了些饭食,梳洗一番,又回房躺下了。
                                                  只恢复了精神,端木蓉心绪百转,开始寻思起,太后所中蛊毒。
                                                  当日,盖聂明显有所隐瞒。
                                                  且他二次提醒自己多加注意,不要与人谈论此事,想必是有些秘辛。
                                                  到底是何人对太后下毒?太医又为何诊断不出丝毫?
                                                  而皇后当初听闻,诊出喜脉,似乎并不惊讶,只愤怒呵斥?
                                                  而盖聂一个外臣却对太后病情如此了解,且十分关心?
                                                  既他知道,又为何不禀报君上,而要私下与我相商?
                                                  太后之前暗示过,宣鹤宫中宫女太监,都十分面生?
                                                  还有六王,也是个奇怪之人,年纪轻轻一头白发,且眼神邪气凌厉?
                                                  太后给的玉牌又是何物?
                                                  还有初进宫时,锦绣宫夜晚出现的二个黑影?
                                                  端木蓉越想越乱,无法安睡,只得起身,看书,安静宁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4楼2017-08-04 19:13
                                                    楼明天要出门了,可能会暂时停更几天,和大家说一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6楼2017-08-04 19:52
                                                      送一张我老公的玉照陪伴大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7楼2017-08-04 19:57
                                                        将军府
                                                        盖聂回禀完,从宫中回来。已到傍晚。
                                                        将军府内,灯火初上,只沈叔一人在厅中整理。
                                                        “沈叔?何人来过?”盖聂见桌上俱是些酒壶,酒杯,疑惑问道。
                                                        “将军回来了!”沈叔见他回来,停下手中事物,就去倒茶。
                                                        “不必了,沈叔。我出门几日,家里都有何事?”盖聂挥挥手,示意他道。
                                                        “将军,是张良先生来家,此刻先生,被高大人请去雨竹轩喝茶了。”沈叔恭敬的回答道。
                                                        “张良?嗯,我知道了。”盖聂点点头,又交待了沈叔几声,出门去寻他。
                                                        此时,雨竹轩内
                                                        高渐离一身烟青色常服,盘膝坐于坐席之上,茶榻上燃着的檀香,散出缕缕轻烟,安人心神,炉中的君山银针新茶,煮出一股淡雅清香。
                                                        与高渐离同席对坐的,便是盖聂营中军师张良。
                                                        着一身青紫色鹤髦裘,衣摆处绣着烟纹仙鹤,衣襟上是金丝暗云纹,一幅低调高深的儒生装扮。
                                                        盖聂寻到此处,二人正在细细品茗。
                                                        “高大人!张良先生!”盖聂拱手施礼道。
                                                        “盖将军!”高渐离放下茶碗,拱手回礼道。
                                                        张良却只眼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将军可是让子房好等啊!”
                                                        “张良先生,怎回了京都?”盖聂也不管他的抱怨,只开口问他。
                                                        “将军领旨回这京都富庶之地享福,倒苦了子房,同将士们在边塞吃风沙啊!”张良委屈的说道。
                                                        盖聂知他,不过逞口舌之快,也不与他多争,只问如今军中情况如何?蛮族可安生?
                                                        张良本就是嬉闹几句,听盖聂一脸认真的询问,只收回刚才狡黠的神色,一一回禀军中情况。
                                                        “这段日子,辛苦张良先生和将士们了。”盖聂拱手致意
                                                        “将军啊,刚刚回京我却是,只能在府中枯等。也不知将军如何补偿于子房?”狭长凤眼中一股精光闪过,张良笑问道。
                                                        盖聂知自己这位军师,绝不做无用之功。这次前来。既不为军中之事,就必有他求。也不开口询问,只笑了声道
                                                        “让君上替军师赐份良缘如何?”
                                                        “将军许久不见,刮目相看啊!子房前来,一是给将军送个人情,二是来寻个故人之后。到时还望将军相助一番。”张良收起玩笑之意,正经的说道。
                                                        高渐离只一脸冷冰的坐于一旁。
                                                        “先生准备送我什么人情?”盖聂疑惑道。
                                                        盖聂平日里给人印象十分严肃冷漠,可此刻在张良面前倒是轻松了些。
                                                        盖聂在军营中时倒是颇有人味,只回到京都,处处谨慎,让他难以放松,此刻见到军中出生入死的同袍,是有些平日没有的亲切。
                                                        “将军可是在为太后之症烦恼?”张良直接开口道,也不顾高渐离还坐于其中。
                                                        “张良先生,直接说是何事,岂不更好?”盖聂又恢复了往常神色,冷漠的问道。
                                                        高渐离听盖聂之意,有些尴尬,只起身面带疑惑的告辞。
                                                        “将军,怎么这高大人,也信不过?”张良有些诧异,高渐离同盖聂荆轲自幼相识,怎么盖聂对他还如此防范。
                                                        “先生还是说正事吧!”盖聂不好多言,只打断张良道。
                                                        “好!”
                                                        张良遂将所知之事,相告于盖聂,且为他谋划,如何为太后医治,一一细表完。
                                                        盖聂也不多言,只低头静思,片刻后冷声道“此事,我并不想牵扯无辜之人!”
                                                        “将军,如今,在这局中无辜的,也不只一人。”
                                                        盖聂不知做什么打算,没再多言,只道明日会去宫中相商,绝不会勉强于人。遂丢下银袋,自顾离去回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1楼2017-08-04 22:51
                                                          太医院
                                                          端木蓉刚刚回宫,实在疲累。
                                                          今日替太后诊完脉,回来见秀儿又不在院中,一人独自回房,准备再歇息一会。
                                                          “笃笃”门外忽然想起敲门之声,以为是秀儿回来,端木蓉径直走去开门。
                                                          一推门,竟是盖聂杵在门口。
                                                          “盖将军?”端木蓉疑惑的唤他。
                                                          “端木神医!”盖聂拱手施礼道。端木蓉还未出声,却见盖聂忽然侧头移开目光,急声道“盖某不知神医在歇息,得罪了!盖某去院前等待!”说完,面上一红,赶紧转身走到院中。
                                                          端木蓉一脸疑惑的望他离去,心说这盖聂又发什么癔症?
                                                          回身关门,走到盖聂身侧,冷声道“盖将军前来,所为何事?”
                                                          “盖某今日有事想问询端木神医!”盖聂只目光望着院前药架,不侧头看她。
                                                          “哦,那盖将军说吧?”端木蓉见他一幅尴尬不已的样子,心中十分莫名,又实在困的难受,只想让他快点把话说完。
                                                          “盖某已寻到解毒之方,不过需要端木神医出宫前往!”
                                                          “哦,既已寻到,为何不直接送来,端木出宫去取,药效更好?”端木蓉忽然玩笑一句。
                                                          “嗯,此药的确稀奇,恐怕只有端木神医能取来!”盖聂十分严肃的回答她。
                                                          “为何?我怎么不知,我还有如此奇特之处?”端木蓉不解的问道。
                                                          “端木神医,自幼遍尝百草,体质特殊,自然是与常人不同。”
                                                          盖聂如实交代。
                                                          昨日盖聂听张良竟对端木蓉,底细如此清楚,心中也十分诧异,只是若真如张良所言,端木蓉的确是解毒最关键之人。
                                                          盖聂今日前来,也已打算好,只是将此事告知于她,若她不愿或是为难,绝不会勉强于她。
                                                          端木蓉听他如此回答,心中也有些费解,虽自己的确体质特殊,可也不是什么仙丹妙药啊!
                                                          盖聂见她不语,立马说道“今日盖某来,的确冒犯了。端木神医不必为难,盖某会另寻法子,绝不勉强神医!先行告辞!”说完,提步离去。
                                                          “盖将军,端木不是为难,是实在不懂将军之意。”端木蓉在他身后唤道。
                                                          “端木神医可向太后请个旨意,出宫一趟,盖某自会如实相告。”盖聂停步,对她道。
                                                          “好,端木这几日会同太后相商。”端木蓉轻声回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4楼2017-08-04 23:20
                                                            待盖聂走后,端木蓉满腹疑惑的回了屋中,准备解衣歇下,才看见,刚才因开门匆忙,而未拉好的衣襟处,漏出锁骨下一片肌肤。
                                                            忽然明白盖聂刚才,一直只抬头向远处说话,从不低头侧头看她。
                                                            端木蓉面上一红,心中暗骂,盖聂这个登徒子,占了便宜,还不提醒我拉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8楼2017-08-04 23:25